想起這幾日查到的消息,穆芊顏眯起的眸子里,繁瑣的思緒很重很重。

穆芊顏思慮著,便語氣淡然的隨口問道,「爹爹,聽說晴兒妹妹是早產生下的孩子?那當年瑤姨娘生產時,豈非很辛苦?」

乍聽上去,她像是在關心瑤氏一樣!

而且聽聞她問起這個,穆錚明顯凝思了一下,「顏兒問這個做什麼?」

其實穆錚一直沒說,以往他待瑤氏相敬如賓,還有另一個原因。

那便是當年瑤氏生產時,極其不易,才給他生下來穆紫晴。

當年,瑤氏生產時大出血,險些保不住人。

而顏兒的母親,他的正妻,亦是難產而亡的!

所以瑤氏也遭遇難產的狀況,又險些沒命,所以穆錚才對她格外關懷了些。

說到底,穆錚心底里,是想彌補對他的亡妻……

可是…卻來不及在亡妻身上彌補,自然而然的就便宜了瑤氏。

穆芊顏這會兒顧著想自己的,是以並未注意到穆錚的神思,然後隨口就敷衍了句,「女兒就是隨便問問,偶然間聽聞趙姨娘提起過,女兒這才知道原來晴兒妹妹是早產的孩子呢?聽說,早產生下的孩子會比足月的生下的孩子體弱很多,晴兒妹妹能養活的如此好,看來少不了瑤姨娘的悉心照料。」

穆芊顏說話的語氣平淡,就像是隨便跟父親在閑話家常一般。

只不過,穆芊顏這話說的,她自己是不信的。

早產兒?

呵,穆紫晴,我倒要看看你是誰的早產兒?!

待拿下瑤氏,還愁不能真相大白嗎?

雖然穆芊顏說的淡然無波,像是隨口說說而已。

可穆錚卻聽著哪裡不對勁兒?

顏兒她一個未出閣的姑娘家,怎麼說起『早產』的事,似乎很有經驗的樣子?

穆錚隱隱的感覺到,他的寶貝女兒,好像隱瞞了些什麼?

「顏兒……」

「侯爺!」

穆錚這剛想開口,門外就傳來了李巍的聲音。

李巍隨聲進門,恭敬的稟報道,「侯爺,弘王殿下來了…」

聽聞李巍的聲音,穆芊顏便知是秦瀚宇來了。

時間剛剛好。

不然再拖會兒,父親可就要對她稍有疑心了。

畢竟一個未出閣的女子,哪會像她一樣『懂』這麼多啊?

易燃的青春 早產這種話都能張嘴就來!這哪像是一個閨閣女子會說的話?

父親不覺得好奇才奇怪呢!

但是李巍來的及時,很好的轉移了父親的注意力!

穆芊顏心頭鬆了口氣,她不急,很快,很快就能解決掉瑤氏,替她已故的母親討回一個公道!

「弘王可是一個人來的?」

穆芊顏開了小差,思慮幽幽,就又聽到了穆錚正兒八經的問話。

她曉得父親是在問李巍。

意在問,秦瀚宇可否是來提親的?

穆芊顏在旁邊瞧著,李巍支吾了一下,才面帶猶疑的開口,「回侯爺,弘王殿下帶來了許多的禮品,依末將看,弘王殿下像是來下聘的……」

雖然侯爺嘴上沒說,但李巍心裡明白,這些天侯爺一直在等著弘王前來下聘。

畢竟二小姐出了那檔子醜事,侯爺就是再生氣,也是希望二小姐能有個歸宿。

侯府出了這樣有辱門楣的事,自然是不會傳揚出去。

雖說府里是壓了下來,事情沒有外傳,可外面的人沒聽到風聲,但府中的人,多少還是聽到些流言的。

只是礙於侯爺的威望,沒誰敢不怕死的私下議論。

知道也當不知道!

李巍雖是一介大老粗,可下聘的一些東西,他還是認識的!

再者說,上次弘王便已經來下過一次聘了。

只不過,前後兩次,下聘的人不同,心竟亦不同!

上次弘王下聘求娶大小姐被拒,沒想到,這麼快就又來提親了。

不過這次,弘王為什麼來提親,李巍心裡是一清二楚。

聽聞李巍說弘王是來下聘的,穆錚心裡鬆了口氣,但說高興,穆錚是高興不起來的。

「李巍,隨本侯去見弘王殿下!」穆錚率先起身,即使生氣,可這樁親事,還是早些定下來要緊!

畢竟,紙是包不住火的。

李巍沒有猶疑,點頭應聲,「是!」

對於穆錚,李巍那是百分百的信服,是出自一個將士對將帥的信服。

所以穆錚的話,對李巍來說,是猶如軍令一般!

穆錚走到門邊,臨出門前,還記著回頭看了一眼穆芊顏。

穆芊顏自然明白輕重,淺笑頷首,「爹爹快去吧!讓弘王殿下等久了可不好!」

穆錚面帶欣慰的點了點頭,就往外走了去。

好在還有個懂事的女兒。

這是穆錚出門前心裡所想。

穆錚走後,穆芊顏的臉色,逐漸變得失落起來,泛著淡淡的憂愁……

父親方才離去時,臉上的欣慰,她都瞧見了。

父親以為她貼心懂事,可若讓父親知道,這一切都是她計劃的……

穆芊顏不敢想象若是父親知道了,會有多失望?

她沒有父親所想的那麼體貼善良……

可是她無法告訴父親,也不能告訴任何人,她經歷過怎樣匪夷所思的事情。

死後重生,這世間,恐怕沒有什麼比這更加匪夷所思的了。

望著父親遠去消失的背影,穆芊顏不知不覺的眼角滑落一滴清淚。

爹,對不起,即使女兒知道爹爹最不喜歡這種明爭暗鬥的算計,可女兒也不會罷手!

女兒定要讓那些欠下女兒血債的人,讓那些傷害過侯府的人付出代價!

「小姐…小姐這是怎麼了?怎麼哭了?!」

穆錚走了,清霜從外面一進門,就瞧見穆芊顏在哭!

嚇得她立馬就跑了過去,連忙拿絲帕替穆芊顏擦眼淚,小臉兒都急的皺到了一起,「小姐,小姐怎的了?是身子不舒服嗎?還是和侯爺吵架了?!」

「不應該啊!侯爺那般疼愛小姐,怎會罵小姐呢?是侯爺知道了……」

瞧著清霜一邊給她擦淚,一邊吧啦吧啦的嘴巴說個不停,都把穆芊顏逗笑了,「清霜,你好啰嗦啊,都成了啰嗦小太婆了。」

看著穆芊顏破涕為笑,清霜又愣了一下,「小姐你沒事啊?」

清霜重重的鬆了口氣,嚇死她了!

她還以為是侯爺知道了二小姐和弘王殿下的事……是小姐做的!以為侯爺責罵了小姐呢!

原來是她多慮了。

清霜也就放心了不少,不過嘴上嘟囔著,「好端端的,小姐為什麼哭啊?」

穆芊顏嘆了口氣,搖了搖頭,眼淚也被清霜擦乾了,她涼幽幽的瞥了一眼清霜,「你何時見我哭了?」

「……」清霜一噎。

望著自家小姐那『威脅性』的眼神兒,清霜噎了噎口水,連連擺手,「沒有沒有!小姐沒哭!是奴婢看錯了!」

清霜說的一本正經的!

實際清霜自己心裡想哭了! 「這還差不多!」穆芊顏故作滿意的哼了一聲,頗有幾分少女情懷的傲氣。

她並非是要哭,只是不由得感到感慨和自責罷了。

……

之後毫無意外的,府中傳開了弘王殿下要迎娶二小姐穆紫晴為側妃的『好』消息。

作為當事人的穆紫晴,自然是高興的合不攏嘴。

這麼大一個喜訊,連帶著瑤氏的禁足也自動解除了。

可把瑤氏高興壞了,忙活的不可開交。

又是吩咐廚房,準備豐盛的晚宴,慶祝穆紫晴即將嫁入弘王府。

又要給紫晴的院子置辦東西,準備嫁妝什麼的!

穆紫晴誠然已經是飛上枝頭了!

妖女逆世:靈師孃子狠囂張 總之,瑤氏母女倆,都高興的就是守得雲開見月明的架勢了。

至於瑤氏自動解除禁足這事兒,父親也是不聞不問,權當不知道一樣。

一來,穆紫晴的嫁妝什麼的,確實需要人置辦。

雖說穆紫晴做出那種敗壞門風的醜事,可在外人看來,到底是風光嫁入弘王府做側妃的人!

侯府哪能太寒磣?

絕品小神農 替穆紫晴操辦這些事,沒人比瑤氏更合適了。

也只有瑤氏,會盡心儘力替穆紫晴張羅!

換了其他人,可就沒那個心了。

至少她穆芊顏就沒有那麼『好心』

除了她,府里就剩個趙瓊歌能管事的。

但,一想到趙瓊歌發病,穆芊顏就眉目間泛起了擔憂。

連清霜在她耳邊嘰嘰喳喳的都被她自動忽略了。

清霜說完了,穆芊顏卻還不見回過神來。

「小姐!你在想什麼呢?!小姐有沒有聽到奴婢說話啊!」

清霜不滿的嘟著嘴!她跟小姐說了這麼多,怎麼小姐像是一副沒聽進去的樣子!

穆芊顏回神一愣,「嗯?你說什麼了?」

「小姐!」清霜好沒氣的跺了跺腳,嘴巴翹的更高了,「親事一定之後,二小姐可高興了!還有瑤姨娘,又開始在府中作威作福了!小姐,你都不理奴婢說話!」

清霜一副小情緒的模樣,倒是逗樂了穆芊顏,她不緊不慢的往外面望了一眼天色,輕笑道,「穆紫晴如願以償,成了弘王側妃,自然要高興了,瑤氏又是穆紫晴的親娘,她不替穆紫晴張羅,難道你去替穆紫晴操辦吶?」

清霜哪能聽不出穆芊顏是在打趣她,當即就不依了,「哎呀小姐!你就別拿奴婢說笑了,小姐你是沒看到啊,瑤姨娘那個盛氣凌人的樣子!恨不得把所有的好東西都搬去二小姐的院子呢!」

清霜說的,頗有一股咬牙切齒的意味兒。

哼!要不是小姐,二小姐哪能成為弘王側妃啊?!

清霜心裡憤憤不平的想著。

而且剛剛,她去廚房讓人給小姐煮一份甜湯,結果廚房居然說沒空!

更重要的,是瑤氏居然盛氣凌人的說廚房要準備為未來弘王側妃娘娘慶祝的晚宴,沒空煮甜湯!

我可以無限升級 把清霜氣的夠嗆!

這才回來找穆芊顏抱不平!

哪知道穆芊顏還這麼一副不以為意的樣子,清霜真要把自己氣哭了……

穆芊顏瞧著,好笑的睨了一眼清霜,「你呀,好了,隨我去看看我那好妹妹吧,即將嫁入弘王府,我也該去祝賀一番才是。」

這麼大的『喜事』,她確實該去恭喜一下穆紫晴。

免得有些人得意忘形,忘了這是在侯府。

別說她穆紫晴還沒有飛上枝頭變成鳳凰呢。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