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這,沈飛對那隨軍雜役就沒了什麼興趣,不過沈飛雖然沒有興趣,那三個大漢的話語還是繼續傳入他的耳中。

「呃,這倒是,曼雅城邦從兩國賺取太多的財富了,認真說起來,要是沒有曼雅城邦的支持,兩國也法堅持了數百年的邊界戰爭,看來兩國是已經忍不住要宰掉這條大肥豬了。」鬍子漢子『摸』著下巴的點點頭說道。

而大眼漢子卻把這問題甩到一邊,很是緊張的問道:「這隨軍僕役就是德萊克國兵源不足的補充吧?這隨軍僕役肯定就是負責佔領地的治安維持和收刮戰利品的工作,不過當這個隨軍僕役有啥好處?我可不希望搶到的東西要上繳一大半啊!」這話一出,那鬍子大漢也雙眼放光的盯著約翰。甚至包括已經不感興趣的沈飛也不由得豎起了耳朵,如果好處多多的話,沈飛也是非常樂意去參加這個隨軍雜役的,不管以後如何。先撈到好處再說。

「嘎嘎,搶東西上繳一半?不不,怎麼可能上繳一半呢?是所得必須全部上繳!」約翰晃著食指嚴肅的說道。

「媽的!全部上繳?我呸!鬼才去當這個隨軍雜役呢!靠那從軍的幾個銅板軍餉,哪兒夠老子吃的!」大眼漢子立刻就爆了。

「嘿嘿,不用生氣,我不是還沒說完嘛,告訴你哦,這次的隨軍雜役有了新的規定,這可是當初準備組建盟軍進攻曼雅城邦的時候就決定下來的,我的關係夠廣才能夠如此提前獲得消息呢。好啦。不用瞪我,我這就說,那就是隨軍雜役沒有軍餉也沒有軍籍,但是卻會按照各人上繳的價值來計算,當價值達到一定程度的話,將會獲得領地!」

「領地?!」沈飛赫然一驚,在這混了一段時間,沈飛可是知道領地的貴重,一般人根本別想弄到領地。可現在居然一個隨軍雜役努力一下都能得到領地賞賜?開玩笑吧?

而那兩個大漢更是激動,已經一起出手抓住約翰的衣服,一個嚷著:「這不是真的吧?」一個嚷著:「快說有什麼條件!」不過他們很快發現自己行為不妥,連忙幫忙整理衣服。還諂媚著的捏骨倒酒。

享受一陣后,約翰也不拿捏了,點點頭說道:「條件很簡單,只要上繳的物資達到1000金幣。就可獲得一塊騎士領,然後依次類,當你擁有十塊騎士領的時候。就可以擁有勛爵的爵位,而一百塊騎士領,自然就可以獲得男爵爵位,據說這爵位上不封頂啊,擁有一千塊騎士領就是兩國認同的子爵啦,而一萬塊自然就是伯爵啦。」[

包括那豎著耳朵聆聽的老闆和侍女,聽到這些話后,全都和那兩個大漢一樣愣住了,然後中年侍女咯咯笑著的回到廚房,而那老闆也回到櫃檯擦拭酒杯,那兩個大漢更是直接呸的吐口水,然後直接抓起酒壺咕嚕咕嚕的灌了起來。反倒是沈飛在『摸』著下巴思索著自己該弄多少塊騎士領來。

「喂喂,你們怎麼這個表現?難道一千枚金幣就讓你們退縮了嗎?要知道那可是能夠換來一塊可以讓你,讓你子孫後代都成為騎士的領地啊!」約翰發現情況不對勁,連忙大叫起來。


「一千枚金幣?我呸!說得倒輕巧,老子我十四歲就拿了把斧頭去當傭兵,當到現在都快二十年了,出生入死什麼任務沒有執行過!可我他媽的長這麼大來就還從沒『摸』過金幣是什麼感覺的!麻辣隔壁的!一千枚金幣換一塊騎士領?你問問那些伯爵,看看他們寶庫里有沒有一千枚金幣再說!真當錢不是錢啦!」大眼漢子已經口沫橫飛的『亂』喊『亂』叫了。

而那個鬍子大漢則陰陰的說道:「首先,老子要是搶到了一千枚金幣,老子去哪兒當個富翁都行,幹嘛拿來這兒換一塊騎士領土啊?再次,這騎士領地不可能在德萊克王國內,更加不可能在全國屬於一人的威嵐帝國,那麼就只有放在曼雅城邦,而從兩國居然拿戰利品換領地的制度出來,說明兩國根本只是準備搶掠一把就走人的把戲,根本就沒準備守住佔領地,那麼兩國大軍撤離后,那些拿戰利品換了領地的人就變成了前線,必須迎戰反攻的曼雅城邦,白痴都知道曼雅城邦這數百年來發了多大的財,真不信兩國聯盟能夠把曼雅城邦給徹底滅絕了!所以曼雅城邦的反攻是肯定!戰爭的消耗可想而知,相信一場戰爭打下來,這些歡天喜地去當領主的新晉騎士,不是戰死就是領地被攻陷,然後跑回國內當個苦『逼』的假騎士,對了,說不定兩國就是需要這些假騎士去消耗曼雅城邦的反攻,反攻結束后,曼雅城邦恢復原土,但又因財物損失過大而法再次反攻入兩國,因此兩國就可以安穩的享受掠奪而來的大批財物了!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誰白痴誰才參加這隨軍雜役!」

沈飛眨巴著眼睛,沒想到這個看起來沒頭沒腦的鬍子大漢居然能有這麼細膩的心思啊!居然一下子就把這拿戰利品換領地的前因後果都給說了出來?靠咧!這個世界的傭兵這麼牛『逼』的嗎?只是從一個制度就看出這麼多的問題來?單單這個鬍子傭兵就比自己那3500名陰魔手下牛『逼』多了啊!

「哎呀!不是你們所想的那樣的啦!」約翰連忙搖手辯解,可兩個同伴顯然都看出這傢伙就是王國派出來的一個套,勾引那些沒腦子傭兵加入的套!所以二話不說,直接咕嚕咕嚕喝掉酒壺內的酒,各自丟下一枚銀幣就走人了。那約翰還叫喚了一下,最後只好低頭嘆口氣,同樣也丟下一枚銀幣離開。

見到這幕,沈飛反而沒有在意隨軍雜役的事情,反而有些懊惱自己一下子把五枚銀幣丟給老闆了,感情這兒的幣值堅挺啊,看看自己能啃肉骨就知道了,不過這樣也太浪費了,自己還不知道下一餐的錢在哪兒呢。

而就在那三個大漢離去沒多久,沈飛也啃完骨頭,用麥酒唆嘴準備走人的時候,酒館大門再次被開,原本想要去迎接的老闆直接就僵硬在原地,因為進來的是四名身穿黑『色』盔甲的王室禁衛軍!

沈飛瞄了一眼,奈的一嘆,對方還真看得起自己啊,居然直接就派來四名黑鐵劍士級別的軍人!自己現在大武士的等級,面對他們絕對是毫反抗之力的。所以在其中一個黑甲劍士冷聲說道:「曼德拉,跟我們走一趟吧!」的時候,沈飛很是淡然的點點頭:「好,帶路吧。」大搖大擺的朝大門走去。(未完待續……)

ps:呼呼,五百章啦,求票!

小說網 沈飛嘟著嘴被四個王室衛隊的黑鐵劍士半是護送半是押送的朝王宮走去,是的,走去,而不是坐著馬車前往,這也是沈飛嘟著嘴的緣故。

不過這一切都通過一顆水晶球的呈現在四人面前,不用說,除了麗莎這個光明帝國來的預言師,剩下三人就是德萊克王國的最強武力了。

德萊克國王『摸』著下巴問道:「麗莎殿下,這就是您說的變數」

「是的,一開始我的預測是直線一條,可在經過那處山林時,我的預測卻變成了複雜而扭曲的數條線,在驚疑至於,略微測一下,就是那山林里出現了擾『亂』未來的生物!所以拜託威爾遜男爵前去山林中尋找,沒想到卻讓威爾遜男爵帶回來一個少年。」麗莎點點頭說道。

「威爾遜那個曼德拉的身份查清楚了嗎」國王問道。[

「在經過那處莊園的時候就查清楚了,那小子確實是佐爾特勛爵莊園內的一名羊倌,事情的經過和結果都如那小子所說的一樣,確實是老羊倌收養的孝,也確實是因為被狼叼走了兩隻羊,從而被管家責打,然後昏『迷』過去,被莊園內的人抬到那處山林掩埋,估計沒啥交情,所以掩埋的泥土很淺,因此讓清醒過來的那小子輕易回到地面,這些都經過詳細的查探,可以斷定身份上沒有問題。」威爾遜格萊斯一臉沉穩的說道。

「奇怪,如此說來這樣一個普通出身的小子,是根本沒有可能直接成為大武士能耐的,是不是被什麼邪靈附身了」國王依舊『摸』著下巴的問道,不過這次他的目光轉向了**師。

**師伸出鳥爪一樣的手掌。虛『摸』了一下水晶球,然後就見到水晶球上的五個人,身上都冒出了白光,不過那四名黑鐵劍士的白光比較亮,沈飛的白光比較暗而已。然後這**師才用嘶啞的聲音說道:「邪『性』探測發現,他是名正常而普通的人類。」

這是麗莎出聲說道:「陛下,這種變數深受世界的氣運,莫名其妙提高實力的事情不是沒有發生過,而且他的實力也只提升到大武士級別,並沒有直接擁有鬥氣或者魔法能力。也算是屬於標準狀態了。」

「嗯,我討厭這樣被世界寵愛的傢伙,好了,我們該怎麼處理這個變數呢,這個變數會不會對我們的計劃造成影響」國王來回踱步一陣后,盯著水晶球的沈飛喃喃自語道。

「變數出現。影響自然就有的,只是就得看這影響是好還是壞,像這種被世界所鍾愛的人,我們自然是萬萬沾不得手,不過要是被敵人幹掉的話,那麼倒霉的自然就是敵人了。」一直籠罩在黑袍下面的**師閣下突然出聲說道。

國王身子一頓,目光先是瞄向麗莎。那麗莎笑了笑:「只要不減少我光明帝國的利益就沒有任何問題。」國王猛地點頭,扭頭看向威爾遜格萊斯,威爾遜同樣猛的一點頭:「我會安排好的!」

「哈哈哈,很好很好,這次也多虧了麗莎殿下,不然讓這個變數混在國內並且成長下去的話,說不得就會有大麻煩了!」國王哈哈大笑起來。

麗莎一副聖女模樣,很是矜持的笑道:「這只是小女子應該做的,小女子的預言術也就是為這樣的萬一而服務的。」

不去說這幾個算計著沈飛的人,沈飛被四個黑鐵劍士壓著進入王宮。都沒資格進入正殿,直接被帶到一處偏殿,就這麼兩個守住殿門,兩個一左一右的守在沈飛身邊,既來之則安之。沈飛也不客氣,直接就拿起侍女送上來的甜點紅茶猛喝起來,完全是一副不吃就吃虧的樣子。

等啊等,等了好長一段時間,威爾遜格萊斯這名黃金騎士,穿著厚重的盔甲,咔嚓咔嚓的進入了偏殿,面對這個把自己拉入雜役營的傢伙,沈飛只好一臉驚喜的起身行禮:「小的拜見騎士老爺。」

「曼德拉不用多禮,起來吧,這次是我把你叫過來的,因為我覺得你應該蠻有本事的樣子,所以乾脆就抬舉你吧,你就去前鋒營的烈武大隊當個小隊長吧。」那威爾遜格萊斯綳著臉,神『色』根本不像是嘴裡說的那麼好,同樣也不給沈飛說話的地步,噼里啪啦就說了出來,然後一拍手,大門外立刻進來兩個黑甲的劍士,一個手裡捧著一套王室衛隊的軍服和一把佩劍,另一個則提著一具金屬胸甲和一小袋的東西。

看到這些東西放在沈飛面前,威爾遜格萊斯指了一下說道:「這就是你的軍服、佩刀、鎧甲、身份證明、還有一百枚硬幣的賞賜,趕緊試穿一下,然後讓這兩位兄弟領你去烈武大隊報道,嗯,我還有事,就先走了。」話語落下,直接就這麼離開了,搞得沈飛一愣一愣的。

「我靠,怎麼擺出這樣個臭臉的來給我好處啊一副不情願被『逼』的樣子!咦難道我之前的認知都是誤會,反而是因為那個麗薩殿下的另眼相看才讓我遇到這些事嗯,看那黃金騎士的臭樣子,應該是這樣的呢,呼呼,看來我多慮啦,我就說嘛,陰魔入侵了如此多的世界,哪兒被人識破過啊。」沈飛腦子裡思索一陣后,自然滿心歡喜的趕緊更換衣服穿戴盔甲,既然是那個預言師殿下看重了自己,那自己還不趕緊順著杆子往上爬就真是蠢蛋了!

一概以自我為中心的沈飛,可根本就沒想到,人家把他當成了「變數」這種詭異的東西,不想得罪他,又想敵人得罪他,就是這麼樣的情況下,威爾遜格萊斯才親自出馬的來個演戲,不這麼演的話,還真法解釋,幹嘛莫名其妙的把一個羊倌帶到王城來,幹嘛直接就給這羊倌提升了軍職,那其他事當借口。不要說沈飛這傢伙,就是自己人都騙不過,不過拿麗薩的另眼相看來當借口就能很好的解釋了,給個小官給預言師殿下有好感的人,在各國來說都不算個事啊!所以不論這裡有沒有間諜。只要把這事給傳出去,那就啥問題都不會有了。

衣服鞋子都算合身,只是那胸甲大了點,沈飛只好讓黑甲劍士幫忙拉緊牛皮帶,把胸甲弄得比較貼身,忙完這些。就把那袋一百枚的硬幣拴在腰間,跟著四名黑甲劍士再次出了王宮。這次沈飛就有些趾高氣揚了,沒想到麗薩殿下的面子還真值錢,一下子就給了100枚銀幣,要知道在這兒,完全可以換來1枚金幣啦!

離開王宮。四個黑甲劍士直接領著沈飛穿過城門大道,直接走向王城的北上角,柔軟的皮靴踩到軟綿綿的泥漿里,沈飛直接就皺起眉頭,可看那四名黑甲劍士的金屬戰靴都毫不在意這點,沈飛也不能太過嬌氣,直接很用力的踩踏起來。沒一會兒,整個靴子和小腿的褲子,就已經滿是黑臭的泥漿了。

再行走一段路后,兩邊的居民建築越來越稀疏,等再走一陣后,就徹底消失了,換上了空『盪』『盪』的環境,泥土地也變得干硬起來,同樣也立馬見到一座巨大的軍營就聳立在王城的最北端。


看到這營地居然足足派出十人小隊的守門,而且營地外還有一隊隊的十人小隊在巡邏。沈飛立刻雙眼放光,不用說,這個大營就是所謂的王室近衛軍的屯兵之處啦。看看這些守門巡邏的兵丁都和自己身邊的四名黑甲劍士一樣的裝扮就可以知道。[

驗證身份后,四名黑甲劍士領著沈飛繼續往前走,不過走到營地中央的時候。沈飛發現這兒不是啥主將營帳,反而是由一圈鐵柵欄圍繞起來的營中之營!鐵柵欄的外邊全部被牛皮紙遮擋住,營地大門更是兩扇手臂粗鐵條交織出來的大門!根本看不到這個營中之營是什麼情況。

而守門的兵丁則讓沈飛愕然,看起來只是很普通比較壯實的戰士,但眼睛一瞄,腦子裡自動出現實力評價:「青銅劍士」

「靠咧!這啥地方啊不但放在近衛軍大營中央,而且還是青銅劍士守門太牛『逼』了吧」沈飛胡思『亂』想著,那四名黑鐵劍士向那兩個青銅劍士行禮,靠前去指著沈飛低語一陣,並且還拿出一卷羊皮紙的東西遞過去讓人查看。好一會兒,那兩個青銅劍士才點點頭,一個把大門打開一道縫隙,一個則上前一步說道:「曼德拉小隊長,你自己進去向烈武大隊的大隊長報道吧,很好找的,全場最彪悍的那個就是烈武大隊的大隊長了。」

「哦,謝謝,謝謝各位。」沈飛雖然搞不懂幹嘛各個一副古怪模樣,但還是點點頭禮貌道謝,再然後見到那鐵門只是開了容許一個人通過的門縫就不再擴大,知道自己不用想大門洞開的待遇了,也就點點頭走了進去。而在鐵門關上之前,沈飛聽到其中一個青銅劍士嘀咕道:「還真沒見過自己走進烈武大隊的呢。」

本來還想豎起耳朵在聽喧密可對方已經閉嘴,再加上大門關山,然後不知道怎麼回事,居然聽不到外面一點的聲音,沈飛只好聳聳肩膀,查看一下這個所謂的烈武大隊的營地。

營地很是遼闊,所有營帳都沿著鐵砸爛安置,空出中央一塊足有近萬平方米的『操』場,而此刻那『操』場上,東倒西歪的,兩個一夥三個一群的或站或坐或躺的布滿了人,看那雜『亂』的樣子,怎麼都不像是軍營,反而像是集市!沒錯,還真是集市,因為沈飛這個時候才發現,你那些坐著躺著的人面前都擺著一些東西,而那些站著或蹲著的人卻是在討價還價的!

「我靠!」沈飛腦子裡只冒出這個聲音來,一個是因為軍營里居然在擺地攤的震驚,二是因為他入眼見到的人,實力顯示最低的都是大武士等級!最高的不知道,但黑鐵級、青銅級的隨處可見,甚至還見到一個白銀級的中年人正口沫四濺的向一個大武士銷著他手中的一件東西。

「小子,新來的什麼等級啊」就在沈飛發愣時,最邊上一個和同伴閑聊的傢伙突然瞄到了沈飛,自然領著幾個同伴,一搖三晃的走過來問道。

看著這眼前怎麼看都是痞子流氓混混的傢伙,沈飛苦笑著說道:「我叫曼德拉,是大武士等級。」至於什麼來當小隊長的事,沈飛根本就沒說出來,因為眼前這個混混的實力居然是青銅級,而且他的幾個同伴都是黑鐵級的,在他們面前說自己要來當小隊長,跟找死沒兩樣。這個時候,沈飛只能咒罵威爾遜格萊斯這個傢伙了,居然把自己丟到這樣大武士不如狗,青銅滿地走的大隊來當小隊長這是想害死自己還是怎麼的啊!(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票、月票,。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ps:抱歉,碼字慢了點。

小說網 「曼德拉啊,不錯哦,才十六七歲的樣子就具備大武士的等級,你是怎麼進來的?」那混混樣的青銅劍士弔兒郎當的說道。


「呃……」沈飛腦瓜子一轉,擺出一個非常苦澀的面容說道:「我本來是迎接光明帝國麗莎殿下來王城的一員,只是不知道怎麼的,也就是看了一眼那位麗莎殿下,然後我就莫名其妙的被威爾遜*格萊斯大人派來這兒了。」

「哈哈,原來你是看了那個賤妞一眼才來到這兒的,不qgu不qgu,那個叫麗莎的預言師,別看一副聖潔模樣,其實就是個婊|子,哪兒有好處就跑到哪兒去的!而且那賤人折騰起人來絕對與眾不同,你被送到這炮灰大隊來算是不錯的啦,據說有些冒犯她的傢伙,直接被閹掉送去貴族家當奴婢啦。」混混劍士直接大笑,然後就破口大罵,看他滿面猙獰的樣子,顯然像是和那麗莎殿下有什麼深仇大恨似的。

不過沈飛沒在意這些,反而全部心神都集中在「炮灰」這兩字上面,這麼強悍的大隊,居然是炮灰?這不可能吧?就在思索的時候,突然一聲銅鑼的巨響傳來,那個還在咒罵著的混混突然停嘴,和幾個同樣yyng的扭頭朝那操場中央張望,沈飛踮起腳跟眺望一下,赫然一個全身白色重甲裝扮的巨漢,正敲打著一面直徑達到兩米的巨大銅鑼,哐哐的聲響傳遍了天際。

沈飛呻|吟一聲:「媽的!黃金級別的,靠咧,這烈武大隊也太牛逼了吧?隨便出來一個人都是黃金級別的?這豈不是說比王室衛隊還要強悍嗎?這樣一支大隊居然是炮灰隊?開玩笑吧?」沒法,沈飛那新獲得的功能告知他,這個敲銅鑼的大漢就是黃金級別的貨色,而且實力比那個威爾遜*格萊斯還要強大。[

隨著銅鑼聲響起,整個操場的人就動作緩慢,可身形又迅速的排列成一個個的隊列。沈飛自然也乖巧的跑到最後一列的最後一個位置站好,而站好的瞬間,沈飛就察覺到那名敲打銅鑼的黃金級巨漢用那銅鈴大的眼睛朝自己這邊瞪了一下,只感覺身子一緊,好像自己的實力就被對方看出來了。

不過那個大漢顯然沒在意沈飛這個新丁,反而等大家排列好隊伍后,直接把銅鑼一丟,敞開喉嚨大吼道:「王國即將徵集一批隨軍雜役來替正規軍進行物資搬運和維持佔領地治安的工作,所以呢,我們烈武大隊的所有成員。都必須再王國正式頒布徵召令之前,把炮灰的人數給湊齊了!所以現在老子我特別准許你們出營,去王城內外拉人!記住!不要拉多了,就拉和你職位相當的人數,而且拉夠人了,就給老子去城外集結!我們這票炮灰要比正規軍早上一段時間的開拔到前線!」

沈飛眨巴下眼睛:「靠咧!原來是這樣的炮灰啊!居然是去王城內拉人?還是拉自己軍職內規定的人數?那自己這個小隊長就得拉上10個人?而那些中隊長就得拉50人,而大隊長就得拉100人?可是,這裡都足有三四百人的樣子,而且我個大武士等級的人就是小隊長。那黑鐵級是中隊長,青銅級是大隊長?白銀和黃金呢?他們是指揮自己這些人的將軍?靠!這樣一來,這還能稱為大隊嗎?」

沈飛在胡思亂想,已經有戰士再叫嚷了:「大隊長!我們可不可以把正規軍拉來啊?我那票部下可是老早就想重新跟著我的啦!」

「沒錯沒錯!大隊長!可不可以去把那些貴族崽子給拉進來啊?我早就看這些娘娘腔不順眼了。還是讓我教他們怎麼成為一個男子漢吧!」

「麻辣隔壁的!你們這些王八蛋!是不是還想在這烈武大隊待多幾年啊!統統給我聽好!只能去貧民窟招人!不準撩事斗非!不準在酒館鬧事!人數一招滿立刻帶到城外三里坡處集結!」那個巨漢惱怒的吼道,換來的結果自然就是眾人嘻嘻哈哈的應聲:「知道啦大隊長,我們還不知道行情啊,不就是想讓我們趁機清減一些賤民嘛!知道怎麼做的啦!」

「媽的!上頭搞屁啊!就該把那些貴族崽子都給丟到我們烈武大隊來!不然在這麼下去。那些貴族崽子全都成廢物啦!」

「哈哈,誰捨得讓自家子弟來這個炮灰大隊啊!別看你現在說得歡,以後你家小子大了。看你會不會讓他進來這裡!我們這些人哪個不是在犯事後千方百計找門路,最後沒法才進來的嘛!」

嘻嘻哈哈一片熱鬧,但也讓沈飛知道這烈武大隊還真是炮灰大隊yyng的存在,不過因為投入這個炮灰大隊的人,各個都是實力強悍的傢伙,當初都是被綁著入營的,這也是當初門衛qgu沈飛是自己走進來的緣故。而在這個世界,實力強悍自然就代表擁有著地位和身份,因此這地方只能算是懲戒營,用來對外有交代,對內也可給這些桀驁分子一個教訓的地方。

而之所以把大營弄得跟監獄yyng,那是因為在這個大隊的人全都是犯了事而又自身很強大的傢伙,據說大營的柵欄和大門都給大|法師施展過魔法,黃金級以下的人根本沒法破壞,之所以如此嚴格,那是因為沒有這些限制的話,這些最低都是大武士,最高更是黃金級的貴族罪犯們,絕對就會隨時跑出去喝酒嬉鬧,不到天亮絕不會回營的。而這樣的話,那就失去了處罰的意義了。

同樣,因為大家實力都很強,又都有身份,誰都不服氣誰,沒可能把他們編成一隊進行作戰,所以才有了臨戰前讓他們出去自己徵召炮灰,然後帶著炮灰上戰場作戰的規矩。當然,運氣好炮灰死|光光,領隊灰溜溜的回來,運氣不好,包括領隊在內的全軍覆沒!對於這樣的倒霉蛋,王國雖然有些可惜,但也不以為意,畢竟死掉的是罪犯。

最後就是。烈武大隊的戰功是用來減刑的,想要早日出去,那就立下可以抵償關押的時間的功勞。聽到這,沈飛愕然到極點了:「靠咧!我又不是犯人!需要什麼減刑啊?!這豈不是說我立下功勞后,不但不能換領地還不能換錢了?麻辣隔壁的!難怪會有人罵那麗莎為賤人!真他|媽|的賤啊!好端端的幹嘛把我丟這兒來了?!」沈飛依舊以為是因為麗莎的緣故自己才會這麼倒霉。不過認真說起來還真是因為麗莎的緣故,如果不是她,說不得沈飛還在鄉下勛爵的莊園廝混呢。

而在這一片嬉鬧聲中,突然有個嗡嗡作響的聲音響起:「大隊長,我們這次的敵人是誰?」

那個大隊長還沒說話,場地中就響起一片噓聲:「喂!老二哥。你的消息不會是這麼不靈通嗎?現在幾乎全國都知道我們要聯合威嵐帝國去搶奪曼雅城邦的財富啦!居然還問敵人是誰?老二哥你實在是太過孤陋寡聞啦!」

「哈哈!我們的敵人是曼雅城邦!嘿嘿,聽到就流口水了,要知道那曼雅城邦可是富得流油的啊!我們這炮灰大隊這次可算是撈到好機會啦,首發先鋒中的前鋒就是我們啦,這次一定要搶他個飽啊!」

沈飛沒有注意這些嘻嘻哈哈的人,反而把目光透過人群瞄向那個出聲問話,也是被人稱為老二哥的大漢,感應到這個大漢的實力居然是如此:「白銀巔峰,即將突破黃金級」。沈飛不由得眨巴下眼睛嘀咕道:「靠咧!差一步就是黃金級,這炮灰大隊超級牛逼! 電競圈里當臥底 ?是想挑戰大隊長的權威還是覺得兩軍聯盟不可能對曼雅城邦開戰?」

這個莫名產生的念頭一出,沈飛立刻肅然,也是啊。怎麼說兩國都打了幾百年的仗,說和談就和談,說結盟就結盟的啊?再說了,就算真的要對曼雅城邦開戰。也不可能搞得如此天下盡知啊!真當左右逢源賣了幾百年軍火的曼雅城邦是吃素的嗎?還是說這一切都是掩人耳目的行動?我靠!要真是如此的話,那麼肯定是個大陣仗啊!說不得還是三國聯盟啊!因為這種事沒有事先得到曼雅城邦諒解和支持,根本就不可能如此大張旗鼓的。因為要是曼雅城邦沒份參與的話,一聽兩國要對她發動戰爭,說不得第一時間就先下手為強的攻入兩國了!

沈飛在思索的時候,那些嬉鬧的傢伙也發現事情有些不對勁,各個安靜下來的看看大隊長又看看那個傢伙,他們自然清楚那傢伙的實力就差那麼一個機遇就可晉陞為黃金級,要是晉陞到黃金級,那就跟大隊長yyng了,所以才尊稱為老二哥,可謂是整個大隊的二號人物,現在他如此嚴肅,那事情肯定不是自己想的那樣!

大隊長皺眉盯著這個大隊實力第二人的傢伙好一會兒,然後才展顏一笑:「重複一次,我是讓你們拉齊人手後到城外三里坡集結。」在場的人愣了一下后,全都恍然大悟的嘩然吼叫起來,只有沈飛傻愣愣的看著這些興奮得亂吼亂叫的傢伙,不明白他們為何突然變得如此興奮。[

等手下發泄一陣后,大隊長突然臉色一綳大吼道:「現在解散!可以離營徵召人手!記住!這次國王陛下特許你們在把功勛兌換完懲處時間后,可以兌換騎士領!能兌換到多少塊騎士領,那就看你們的功勛有多少了!陛下可是說了,只要功勛夠!騎士領的數額沒有限制!」說完掉頭離開了,而人群立刻再次沸騰起來,數嘰嘰喳喳的話語傳入了沈飛耳中:

「哈哈!難得陛下大方一次啊!我家還差一塊騎士領就能弄個男爵噹噹啦!這次絕對要賺足功勛!」

「沒錯沒錯!我家新晉騎士都有十來個了,家裡的那些富裕領地又不捨得劃分出來,可遲遲不賜予領地,這些騎士又會離心離德的,正苦惱著呢,沒想到這次陛下居然就開恩啦!哈哈!這次老子不徵召那些垃圾賤民,老子回去直接把那些騎士給徵召過來!爭取建立最大的功勛!最好就把陛下拿出來的領地都給換掉!」

「靠!你的野心也太小了吧?就你家那十來個騎士能把陛下拿出來的領地都給換掉嗎?沒聽大隊長說只要軍功夠領地數額限制嗎?嘿嘿,這次我可是決定建立一份大功勞,然後直接跟陛下商議把我家的舊領給換成新領,相信陛下肯定會同意一比二或者一比三的兌換條件啦!」

聽著這些人說得熱火朝天,沈飛眨巴下眼睛,然後咯噔一下子明白過來:「我靠!金錢換領地的事情是假的!可是軍功換領地的事情是真的!因為金錢換領地是對那些隨軍雜役來說的,隨著對曼雅城邦開戰是虛假的而變得法實現。可這功勛換領地的,是因為這些有資格換的人全他|媽|的都是貴族啊!那國王能夠騙那些傭兵和雜役、貧民們,但絕對不會騙這些貴族的!」(未完待續……) 營地大門打開,然後一票黑甲劍士排成一列,從烈武大隊的營地大門到外面的營地大門,就這麼被組出了一個通道。然後隨著這些大搖大擺三三兩兩走出去的大隊成員,黑甲劍士全都高聲大叫:「長官好!」

對這樣的事情,沈飛已經見怪不怪了,從大隊成員的閑談中已經知道,這些傢伙很多都是原來近衛軍的軍官,只是犯了事被趕進烈武大隊而已,同樣除了這些軍官外,還有大量的貴族,所以黑甲劍士們高呼長官是一點問題都沒有的。當然,其中不少是像沈飛那樣既沒有身份又沒有地位的人,不過這種人卻是真正的亡命之徒,等閑人不敢招惹,所以也能當得起這聲長官。

沈飛很是自然的混在人群中朝外走去,並且趁機找一些比較喜歡嘮叨的傢伙打聽情況,終於明白為何大隊長一說「在城外三里坡集結」就所有人都明白是怎麼回事。

原來數十年前,德萊克王城曾經被敵人攻入到這個地方,然後王城的所有貴族團結一致,把敵人打敗於這個地方,所以一說這地方大家就都知道這次準備攻擊的是哪一個國家。

或者那個地方不應該叫做國家,而是一個地方勢力,最早之前也是德萊克王國的一份子,然後不知道什麼緣故,直接獨立出去不再承認德萊克王室的統治權,因為這個獨立的大領主以及他的跟隨者們加起來足有三萬平方千米的土地,而且最高武力也擁有一個大|法師和黃金騎士,因此當時根本奈何不了他,甚至還給他反攻過來,差點德萊克王城就變成德萊克郡了。因此眾人一聽到城外三里坡就知道要干這個分裂出去的傢伙,也因此才各個興奮不已。至於為啥這麼興奮,沈飛就搞不清楚了,因為他只打聽到這個所謂獨立勢力的名稱是維爾特大公國,至於上面的土地肥沃不肥沃。有啥特產,那些人就不願意說了,不過看他們藏著掖著的樣子,就知道這領地肯定非常非常的肥沃了。[

和沈飛想的一樣,這些人一旦離開軍營,根本就沒有去貧民窟招收貧民。反而急匆匆大的各自回家,很顯然是準備把他們家族內的武力給抽調出來跟隨他們去建立功勛,以便換取更多的騎士領。

而按照德萊克王國的習俗,一塊騎士領大概是5-10戶佃農100畝田地的樣子,可以隨著田地的肥沃和貧乏而有所增加或減少,但大致是這個價位。所以三萬多平方千米的維爾特大公國。按照10%的開發度,大概有三千多平方千米的農耕面積,可以劃分出45000塊騎士領!還別說,這個數字足以讓全國的領主、騎士、強大劍士們振奮不已,因為按照德萊克王國的規矩,擁有10塊騎士領就可以晉陞為勛爵,而擁有100塊騎士領就可以晉陞為男爵!1000塊是子爵!10000塊是伯爵!

別小瞧這個爵位晉陞。要知道爵位代表著在貴族議會的發言權,爵位越高發言權越大,成為侯爵后甚至能夠挑戰國王的地位,只要得到大多數貴族的支持,說不得能夠來個國王輪流做的狀況呢!所以知道底細的人,那是絕對不會真的帶著貧民跑去打仗的,真靠這些貧民,恐怕才剛和敵軍相遇就被殲滅了,命都不保,更不要說建立軍功了!

有身份地位都去找有本事的手下了。而那些和沈飛這樣啥都沒有就自身彪悍的,自然跑去招募雇傭兵,只有沈飛一個人走向貧民窟,在貧民窟隨意的逛了一圈,沈飛身後多了十名極為彪悍的大漢。懂行人立馬就能看出,居然是清一色的青銅劍士。

沈飛對於這10個手下,那是滿肚子的不高興,原因他,自己3500名手下,其中居然大半都附身到黑鐵、青銅這樣等級的人身上,甚至還有幾個運氣極佳的居然附身到了騎士、勛爵的身上!其中有一個還超級牛逼,居然好運的附身到了一名白銀騎士身上,不過可惜距離自己這兒非常的遙遠,是在其他國家內,而且還面臨家族內鬥的問題,不但沒法過來幫助沈飛,還得沈飛把那附近的陰魔都給派過去幫忙。

剩下的也附身到一些武士身上,各個都彪悍不已了!這可是讓沈飛羨慕妒忌恨啊!居然各個都比自己牛逼!自己不是主角嗎?幹嘛最弱的就是自己啊?!不過想想倒也能明白,這年月真正死得多的絕對不是些貧民,反而是好勇鬥狠的武士,貧民除非餓死,或者遇到意外,不然能夠老死的還就真的是貧民比較多了。所以沈飛的手下才會附身到這麼多擁有鬥氣的人身上。

只是讓人愕然的是,以前一直都沾了好處大頭的那票女兵,現在就倒霉了,因為她們居然絕大部分附身到妓|女身上,只有很小一部分才附身到貴族女子身上。對於這點,沈飛只能安慰她們,並且讓她們逃出妓院,然後和其他兵丁匯合在擁有爵位之身的陰魔麾下暫且安頓。

陰魔們對於這個世界的身份等級根本沒有在意,就比如現在沈飛身後的那票人,各個都是青銅級,比沈飛的大武士高了兩級,本來完全可以視掉沈飛,但心在卻個個俯首帖耳唯命是從,因為他們知道,這只是個任務世界,一切都是虛假的,只有幽冥世界的才是真實的!而且這個世界還是鬥氣與魔法的世界,憑藉長官的資質不用多久就能重新站到巔峰上面,所以乖乖的聽話有何不好啊?

沈飛不爽的原因除了妒忌他們附身好之外,還有一個就是他們居然法教會自己凝聚鬥氣種子,因為他們附身的身軀都只記得把全身力氣凝聚成一點,然後猛的爆發,鬥氣種子就出現了。靠咧,這麼簡單的一句話,鬼知道應該怎麼做啊?

不過沈飛倒也是一邊往城外走一邊嘗試著凝聚力量於一點。畢竟自己這些手下不可能騙自己的。至於為何選擇鬥氣?而不是魔法?拜託,自己都莫名其妙的達到大武士級別,不走鬥氣路線,難道還能廢掉一身的力氣去走魔法學徒路線啊?而且自己這麼多年來憑藉力氣橫掃,都已經習慣了肉搏的戰鬥。所以自然就走鬥氣路線啦。

一開始沈飛把臉蛋逼得通紅都沒法把全身力氣聚集在一點上,不過隨著他把氣勁在這具肉體經脈上運轉,隨便動動就刺疼得很,才赫然醒悟過來,自己現在的力氣根本就是憑空增加的,這具身體還是屬於那種沒有修鍊過。沒有鍛煉過的!現在自己真要用五百斤力氣去轟擊牆壁,恐怕不是牆壁倒塌,而是自己的拳頭直接變成肉末!因為自己的身體強度還沒有達到大武士的等級,自己就想要突破到鬥氣種子?恐怕真讓自己成功突破的話,這具身軀也剛好是炸裂成肉末的時候了!

明白到這點,沈飛也不再埋怨自己為何還是大武士了。而是開始準備把這具身軀的肉體給鍛煉一番,畢竟這次的任務很恐怖,居然是讓這個世界自願給幽冥世界吞噬,真不知道要獲得多少世界功勛才可以完成這個任務,同樣也不知道自己需要在這兒停留多久,不把自己的身軀鍛煉好怎麼行啊。

不過這個世界功勛該怎麼活得啊?1號微小碎片世界的是能不殺人佔據全國就是最大的功勛,而在本源世界是用民望換本源液再用本源液換功勛。那麼這個世界呢?還真搞不明白啊,哎,想到自己現在的世界功勛也才是0點,沈飛就不由得嘆氣。

沈飛就這麼一路低著頭的領著十個手下朝城外走去,不懂行的人見到這一票人,各個鄙夷的朝沈飛撇撇嘴,因為沈飛一看就是個王室衛隊的小兵,後面十個大漢雖然模樣彪悍,但又沒有兵器,而且還一身破舊的打扮。一看就是些苦力,所以都以為這是小兵領著苦力去做搬運還是怎麼的。


可是明眼人卻各個咋舌,這可是十名青銅級的劍士啊!說起來好像黑鐵級、青銅級沒啥了不起的樣子,可真要明白的話,那就可以知道。一個黑鐵級戰士,不管是劍士還是騎士,都絕對能夠一個打五十個普通壯漢,而一個青銅級的卻可以打十個黑鐵級的!而這裡就等於是一百個黑鐵級劍士,5000名壯丁的武力啊!

所以在這個世界,真正的戰鬥,其實就是這些鬥氣武士的戰鬥,那些凡人兵丁就是做些擺威風和打雜的活兒。而至於魔法師?嘿,那是戰略武器,平時都不怎麼冒頭更不用說當普通鬥氣武士來使用了。而且魔法師的數量極為稀少,除非大危機或者大機遇,不然魔法師是根本不會上戰場的。從這就知道魔法師的地位崇高,這也是威爾遜*格萊斯身為黃金騎士卻是國王的手下,見了國王得下跪行禮,而那大|法師卻可以和國王平起平坐的緣故。

如此武力招搖過市,而且還故意裝扮成這樣,到底是因為什麼事啊?而一些消息靈通的人自然知道一票烈武大隊的成員正領著家族騎士和武士的朝城外趕,自然知道這應該就是烈武大隊的一員,有這個認知后,眾人對沈飛的目光馬上就變得與眾不同來。

走到城門的時候,那些城門衛全都是眼力驚人的傢伙,不但沒有攔截,反而還殷勤的指點沈飛朝哪兒走才能抵達三里坡。

而隨著越靠近三里坡,沈飛就越是驚愕,因為這一路來見到的重甲騎士也太多了點,特別是那感應提示,更是不斷的冒出來,這一路來隨便看看,都能見數個白銀騎士,青銅黑鐵就更不用說了,隨便遇到一個都是。而當沈飛抵達三里坡的時候,更是被震得有些發愣了,密密麻麻一兩千名氣勢逼人的重甲騎士排著整齊的隊里聳立在那兒,而後面就是數量更多的重甲劍士排列。[

沈飛只覺得眼睛被閃得發光,因為這裡面居然足足有五六名黃金騎士!靠咧!當初還以為王城就兩個黃金騎士,沒想到這兒就冒出五六名來!至於白銀級戰士更是有百名左右,還有上千名的青銅級戰士,剩下的絕大部分都是黑鐵級的,只有寥寥幾個是大武士級別!不過就是這樣的大武士身邊也跟著一票黑鐵級以上的戰士。

「我靠!這等於把王城內的高端戰力都給集結過來了吧?都可以直接發動滅國戰爭了!」沈飛有些語的呻|吟道。(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ps:哎,話可說,努力保持一天兩更。 因為這兒絕大部分人都是鬥氣戰士,而且各個都很有身份的,所以沈飛一個大武士級別的少年居然擁有十名青銅劍士,根本就沒有引起絲毫波瀾,要知道那個最早和沈飛搭話,渾身上下都是個混混模樣的傢伙,居然帶領了全是重裝甲騎的36名黑鐵騎士、10名的青銅騎士、4名白銀騎士,以及數倍於這個數量的騎士侍從,可謂是牛逼得一塌糊塗!

而那名黃金騎士的大隊長,帶的人數估計是最少的,只有一個騎士侍從,只是沈飛見到這個騎士侍從后的感覺評價,直接就語了:「黃金騎士」,靠!比國王都還要牛逼,國王是拿黃金騎士當將領使用,這大隊長居然把黃金騎士當侍從使用!不過沈飛也明白到,人家能夠當上這樣一個大隊的大隊長,除了自身實力強悍外,還有背景深厚,估計除了自己之外,全大隊的人都明白這點,所以大家才會雖然嘴花花,但卻依舊聽令執行命令。

瞄了在場數千人一眼,大隊長mny的點點頭:「很好!大家都非常精明,居然沒有一個人傻愣愣的聽從我的命令真的去徵召那些貧民!」這話一出,大家立刻轟然大笑起來,一些比較活躍的更是大叫道:「要是以前那樣把我們當炮灰,我們自然是去徵召貧民當炮灰!可這次可是關乎到領地的大問題,白|痴才會去徵召貧民!不把自家的精銳拿出來那就真是白|痴啦!」

「哈哈,沒錯沒錯,我家老頭子可是特意把家族中最精銳的武力調撥給我了!這次不賺回幾塊騎士領,那可就虧大了!」

「幾塊?你的胃口這麼少啊?我這次的目標可是最低都十塊以上啊!我回家可是請人計算了一下,最低都能夠劃分出四萬五千塊騎士領啊!」[

「別做夢啦!不可能有那麼多的!一旦我們佔據上風,那就會有數的貴族投靠過來。最後的收益最多就是一萬多塊的樣子!」

「嘿嘿,一萬多塊也不錯啦,足夠我們這些人分的啦。」

「想得到美,國王和那些大貴族首先就瓜分了一大塊的蛋糕,然後其他中小貴族又得瓜分一大塊的蛋糕,真正給我們分的恐怕只有兩千塊而已!」

「我|操!最低四萬五千塊直接縮水到最多兩千塊?他媽媽的!這是坑人還是怎麼的?!」聽到最後,數聲怒吼直接就爆發起來。

大隊長揚揚眉高舉雙手,然後緩緩的一壓,場面立刻安靜下來,而大隊長也慢條斯理的說道:「大家都知道你們自家老爺子的德性。更加知道王城上層是怎麼想的,因此不用去求不用去爭,我已經跟國王陛下說好了,這次戰鬥,我烈武大隊將佔有所有利益的三分之一!」

「哇哇!大隊長威武!」

「靠奧!大隊長霸氣!」

「啦啦啦!我就說一哥牛逼啦。看看,居然直接拉出這樣的條件!三分之一的利益歸屬我們烈武大隊啊!爽!就是一萬塊騎士領也足有三千塊由得我們自家兄弟來分啦!」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