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這裡,末軒靈光一閃,「剛剛她說的禁制是怎麼回事?!」一般的洗澡這種私密的事情,不可能沒有做防備,特別是這種矚目的美女,應更甚之才對!

「咳咳,不要在意這種細節,趕緊拿出符籙大全。」老者輕咳了兩聲,隨後一陣催促道。

「原來是你個老色魔,害老子幫你背鍋!」末軒一陣怒罵!

按照這老頭的尿性,要是不是他做的事情,肯定會回罵自己一個狗血噴頭,豈會如今日這樣遮掩。

「色狼,你還打算逃,受死吧!」

「七劍訣!第一式,一劍破空!」

清脆的聲音落下,空氣中彷彿出現了一把無形的長劍,朝著末軒劈來。

「要不是老夫將她的禁制悄然化解了,你能有這福氣!你個狼崽野心的,吃了蜂蜜還偏說蜂蜜不甜,還來怪采蜜人了!」

「你!」末軒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這是什麼鬼歪理!

感知到劍氣,老者控制的末軒雙腳如履冰沙一般,迅速到了另一棵樹上。

「這賬,稍後再算!」末軒十分氣憤的說道。

現在當務之急是怎麼讓秦嫣停下來,總不能因為這件事,讓對方的真把自己結果在這裡吧。

「你還敢逃,七劍訣第二式,鳳落九天!」

原本平靜的山丘在這一刻,一陣狂風掀起,無數透著月色的劍鋒直擊落下。

「這女娃子,好生厲害,不就看了一會兒身子嗎,又沒幹什麼事!」在老者控制下的末軒,將無相造化訣發揮到了極致,喘著大氣,成功躲過了對方的攻擊。

「呵呵……」末軒在靈海之中白了這老傢伙一眼,看人洗澡你還有理了。

「換你,我輔助!」老者話落,直接把末軒推到了前邊,一副疲憊的神態。

「我上?」末軒瞪著大眼睛,不可思議的望著老者!

「不想死就趕緊上,你不是號稱幻靈界絕世鬼才嗎,連個女娃娃都搞不定?!」

末軒融合記憶之時,老者也窺知一二。

「那年四歲,如今十六歲,姑娘都熬成大媽了,還絕世鬼才!」末軒嗔怒道。

「天賦不是時間可以埋沒的,不過這女娃子確實棘手。」

「罷了,今日老夫心情不錯,將符籙大全調出來,老夫親自引導你銘文之術。」

老者坐在末軒的靈海之中,悠然的說道。

「說得我好像不是在為你擦屁股一樣……」末軒嘟囔道。

雖嘴上嘟囔幾句,老者的話依是照做,末軒靈光一動,符籙大全所有的信息盡數浮現眼前。

緊接著老者醍醐灌頂,直接將一堆的銘文信息傳入末軒腦海。

面對如此大的訊息,末軒來不及完全消化,根據自己的本能迅速將指頭咬破,以手為筆,以血為墨天地為紙,在秦嫣攻擊來臨前,刻畫出了第一道符籙。

「定身符!」符籙收筆剎那,末軒彷彿全身精氣被抽幹了一般,面色蒼白。

剎那間,一道道無形的枷鎖將秦嫣四肢囚住封在了一顆古樹前,整個山林又陷入了沉靜之中。

秦嫣杏眼圓睜,皎如秋月的面龐又驚又怒,隱隱還帶著一絲羞色。

她怎麼也沒想到,對方竟能在戰鬥中臨場刻畫符籙,再加上自己輕敵忘記防禦,一不小心竟栽了大跟頭。

被人用號稱最難使用的定身符籙給困住,且還剛出浴,妝容未整!

偷看自己洗澡就算了,還用定身符將自己困住,簡直是太過分了。

因為聲音也被這定身符籙給封住了,言語不能,只見她用殺人般的眼神看著末軒,似是在警告對方趕緊解除。

末軒當做沒看見,慢步剛剛秦嫣戲水的湖畔走去,采了兩株銀月花放入了空間戒指。

此時,靈海中的老頭簡直是興奮岔了氣。

「孺子可教也,孺子可教也啊,居然使用了定身符這麼偏的符籙,趁其不備將對方封禁,果然不辱這絕世鬼才之稱啊。」老者在靈海之中拍手稱快道。

一般人面對如此險境,只會想到怎麼用威力強大的符籙與其抗衡,可這小子卻反其道而行,避其鋒芒,趁其不備用偏僻的符籙將其困住,不論是戰鬥天賦還是領悟能力皆令人汗顏。

「老頭,你還好意思笑,今天這個鍋簡直是背大了!」末軒嗔怒道。

這可是學院女神級的導師,要是別人知道自己竟偷看其洗澡,恐怕自己將成為碧泉宗所有男弟子包括男導師們的公敵,這是何等的恐怖!

這老傢伙居然還好意思笑!

此時,末軒來到了秦嫣面前,末軒還是第一次近距離接觸對方。

一雙盈盈的大眼睛似乎透著神秘的魔力,婀娜小蠻,纖纖玉手。肌若凝脂般雪白,如幽蘭般的體香讓人此生難忘。

雙鬢隔香紅,翠彩發蛾眉,月容花貌,秀色可餐。

這般容貌,怕是任何一個男人瞧上幾眼都會難以自拔,難怪如此多的男弟子奉其為神聖不可褻瀆的女神導師。

「秦嫣導師,今晚確實是個誤會,您要是答應我不再追究,我就解了這定身符。」末軒看著對方那幽怨的眼神,對著對方說道。

被這般欺辱,秦嫣怎會妥協,雙眸盯著末軒,空氣彷彿在這一刻凝固了下來。

畢竟是高級修士,那雙目中帶著的寒光,不禁讓末軒心頭一顫。

「秦嫣導師,我真不是故意的,這真是個誤會,誤會……」末軒一副很冤枉的模樣。

秦嫣目光中非但沒有透出一絲妥協之色,反倒還多出了些憤懣的神情。

如寒冰一般的眼眸緊緊地盯著末軒,殺氣瀰漫。

末軒知道,要是這個時候給對方解了那定身符,對方定會全力擊於自己。

看來好好說是不行的了!

…………

(未完待續……) 26章小姐姐被嚇哭了

只看到末軒的眼神中,多出了一絲邪氣,嘴角掛著色眯眯的獰笑。

此刻的他,彷彿換了一個人!

「秦嫣小姐姐是真的不打算原諒我了是嗎?」末軒帶著獰笑,湊近問道。

一米六幾的秦嫣被末軒壁咚在樹前,唇目之距不過拇指之長,秦嫣高高挺起的鼻樑差點就觸到了末軒的臉。

男性獨特的氣息撲鼻而來,各自的心跳之聲皆入於耳。

「好,果然得老夫真傳,上!上啊!」老者在末軒的靈海中咆哮。

當然,末軒此時並未理會對方。

此時秦嫣的眼中明顯多出了一絲恐慌的神色,而在那恐慌中更多的是羞澀。

她極力的扭著頭,奈何身體盡數被封住,根本動彈不得半分。

「秦嫣小姐姐,你說你現在被我封住了身體,我若是打算魚死網破,你覺得我會做些什麼。」末軒縴手一摟,婀娜小蠻已然入懷。

末軒經過羅剎場的歷練,本身帶著濃濃的戾氣,再加上那帶著邪氣的笑容,簡直將色狼的人設發揮的淋漓盡致。

秦嫣貴為導師,身份又極為特殊,那裡遭受過這種情形,盈盈的大眼中,連淚花都快被嚇出來了。

見此,末軒知道,自己已然成功了一半,當然這樣是遠遠還不夠,既然恐嚇,那就要乾脆逼真。

「好香啊。」末軒縴手摩挲於臉頰之上,深吸了一口氣。

「既然嫣兒小姐姐要逼我犯錯,那我就只能恭敬不如從命了。」末軒裝作一副迷離,十分享受之勢。

被他摟住小腰的秦嫣,此刻拚命的眨著眼睛,楚楚之勢,讓人為之蕩漾。

靈海中的老者流著哈喇子,興奮得像個老頑童一般。

末軒縴手輕紡秦嫣胸前,如剝開柚子般輕輕一側,一件雪白映入雙目。

末軒的神情更為熾熱了。

而秦嫣拚命眨著的杏眼,一行行水晶划落。

終於,在最後一層禁區被打開那一剎那,秦嫣絕望的閉上了雙目。

末軒自知目的已然達到。

只見他單手托著秦嫣的下頜,一手撐於樹前。

「嫣兒小姐姐,只要你答應我,今天的事情不在追究,我就不再繼續。」末軒嘴輕觸與秦嫣耳邊,帶著壞笑言道,「若是嫣兒小姐姐答應,那便在我話落之時睜開雙眼,若是嫣兒小姐姐燃了情,那我就……」

末軒那邪氣的壞笑,彷彿就是與生俱來的一般,渾然天成。

此時,秦嫣心理防線早已崩潰,末軒話落,她如同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一般,睜開了通紅的雙眼。

那盈著淚的雙眼中已沒有之前的殺氣,戾氣,更多的是委屈和害怕。

末軒手指一動,周圍一道靈光閃現,定身符此刻成了過去。

這般恐嚇后,就算秦嫣內心再如何強大,恐怕這一時半會也緩不過神來。

果然,定身符解開剎那,秦嫣如同受了傷的鳥兒般,緊緊抱住自己蹲在地上,梨花帶雨,久久未回過神來。

末軒本來想一走了之,可轉念一想,畢竟是自己把對方嚇得不輕,這般走了好似有點不負責任。

為了安全起見,末軒在周圍布置了兩道可助全身而退的符籙后,來到了秦嫣的旁邊。

剛剛的接觸,他發現這個秦嫣導師其實年紀並不大,也就十九不過二十歲出頭。

「那個……」末軒也沒安慰過女孩子,一時間不知如何開口,只是輕輕的觸碰了一下對方的肩膀。

「你別過來,再過來我就殺了你!」秦嫣臉上兩行盈盈之水,冷冷的說道。

這一輩子,自己就沒有受過這樣的委屈。

那些追自己的人,哪一個不對自己恭恭敬敬,從小到大自己潛心於修鍊之中,被寵的跟個小公主一般,那裡受過這樣的委屈了。

這傢伙簡直就是個混蛋,居然用這麼惡毒的符籙施展在自己的身上,還這般凌辱自己,簡直是罪不可恕!

「嫣兒小姐姐,這你可就錯怪我了,我可是來安慰你的。」末軒攤著手,一副很冤枉的模樣。

「你還敢如此輕薄於我!」聽到嫣兒二字,秦嫣手中一團真氣湧現,對著末軒攻擊而來。

末軒趕緊將之前布置的符籙點輟而出,一股無形之氣蔓延於二人周圍。

似乎是對末軒的符籙有了陰影,秦嫣的攻擊明顯畏首畏尾了起來。

兩人僵持了一會,比末軒戰力高之百倍的秦嫣,竟與末軒的符籙戰成了平手,一時間無何奈何。

「沒想到,你的銘文造詣居然如此之高。」秦嫣收回真氣。

她自知在一個銘文符籙師的陣中,自己再這樣戰下去恐怕也是於事無補罷了。

「嫣兒小姐姐倒是有些誇獎我了,這不過是一些提前布置好的符籙陣法而已。」末軒輕笑道。

「聽說你連續參加了九年入門測試,今年恰是我主持,可我卻看你對功訣之領悟遠超於常人,明顯不像一個廢了八九年之人,倒像是隱忍了八九年。」秦嫣蛾眉一飄,帶著好奇之色說道。

此時她倒也平靜了下來,反倒覺得這個末軒倒有些意思。

換做其他人,剛剛那些個情景,那還安耐得住,停下手來!

「嫣兒小姐姐倒是有些謬論了,我末軒一介廢人,整個外門後勤人盡皆知,那是有什麼隱忍,都是運氣好罷了。」末軒聳聳肩笑道。

「好一個運氣好罷了,難不成你這銘文之術也是運氣好大街上撿來的?」秦嫣櫻桃小唇微嗔道。

「嫣兒小姐姐還真說對了,前些時日上山採藥,無意中偶遇一仙風道骨老者,硬是要將這銘文之術傳於自己,今日恰巧用上一二,萬萬沒想到運氣竟如此好,恰好睏住了小姐姐您。」末軒一副老實的憨笑看著秦嫣。

秦嫣不禁翻了一個白眼,這鬼話怕是騙鬼都不信。

那些個仙風道骨的人除非腦子長包了,才會硬塞銘文之術這種貴重的東西給一個素不相識的人。

「既然你不願意說那也作罷,正巧我對這銘文之術有點研究。」

「銘文之術,分控獸、煉丹、煉器與符籙,我熟知煉丹之術,卻對著符籙空白一片。」

「若是你牽引我至那符籙之術,今日之事我就原諒你,不然我就將你輕薄我之事,放出一些風聲。」

…………

(未完待續……) 27章脈晶

「嫣兒小姐姐,你確定你沒搞錯?!」秦嫣話落,末軒不可置信的看著對方,剛剛掛在嘴角的笑容如同結了冰一樣。

「你大可試試。」秦嫣冷冷的說道。

末軒此時一臉苦瓜之色,剛剛還威脅別人,才這一會兒掉坑裡了,反倒被對方給威脅了,這都做的什麼事呀。

見到末軒吃癟的模樣,秦嫣掩嘴偷笑。

「自今日起,每隔五日來此一次,這是葯池的令牌,若是盤問,便說是我的葯童。」秦嫣手中一枚金色的令牌交到了末軒面前。

「嫣兒,小姐姐……我這十流的技術,你確定要我教你……我什麼都不會啊!」末軒幾乎是帶著哭腔在咆哮。

「你大可不來,不過這後果嘛……」秦嫣嘴角微揚,給了末軒一個眼神。

「完了完了,這回被賴上了。」末軒心中苦笑道。

「都說了直接上!直接上!,你看,現在又攤上事了。」老頭的聲音在末軒的意識海中響起,一副十分氣憤的模樣。

「既然嫣兒小姐姐約我私會,末軒豈有拒絕之理,今日夜深,來日再探嫣兒小姐姐,告辭!」末軒聲落,一躍而起,消失在了原地。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