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自己之前曾對她動心,顧修明就覺得噁心。《我的弟子皆是天驕》第五百九十三章:內卷墨曉嫣始終覺得:有些人,分開了就是永別,比如上輩子的苗晨希,比如這輩子的賀小姐。

而當她看見廳堂中央站着的少婦時,把賀小姐從永別的名單上劃去了。這不就又見到了嘛!

「小姐,你是怎麼找到我的?」某種意義上,賀小姐也是墨曉嫣的娘家人。墨曉嫣看見她有些親切感。

「找你有何

《拿錯劇本投錯胎》意外訪客 林商言剛走上來就聽到她們的交談,直接接過話來。

「林先生。」看到他,蘇韻欠身站起來,他擺手示意她們都坐下,另一隻手還牽著個小傢伙。

「阿姨好。」林南很有禮貌的打招呼,聲音脆生生的,稚氣未脫的童音聽著讓人很愉悅。

「南南好。」Lisa笑眯眯的應道,跟他應該是有點熟稔的了。

蘇韻也頷首跟他打招呼,「你好。」

小傢伙手裡還抱著個包裝精緻的盒子,鬆開拉著爸爸的手,徑直走到蘇韻的面前,把盒子遞給她,「蘇阿姨,我爸爸說,是你救了我。救命之恩無以為報,小小禮物,還請不要嫌棄。」

別看年紀小,話說起來還是一套一套的。

如果是林商言給的,她可能就拒絕了,但因為是孩子,想著估計也不會是太貴重的禮物,再加上盒子也不大,不好拂了孩子的心意,便接過來道,「謝謝!」

看到她接了禮物,林南這才退回到自己父親的身邊,看著就是乖乖巧巧的樣子。

蘇韻從心底對孩子生出幾分好感,想想這麼小個孩子卻有著敏感的過敏體質,也是怪心疼的。

幾人都落座下來,林商言說,「你們都還沒點餐嗎?」

「您還沒來,我們怎麼敢開餐呢。」Lisa半開玩笑的說。

林商言笑了笑,「其實你們可以先點的,是我來遲了,抱歉!」

也沒看點餐單,便直接叫了waiter,熟練的點了幾個菜,又特意問蘇韻,「有沒有什麼忌口的,或者格外喜好的?怕你吃不慣,這邊中西餐都有。」

「我都可以。」在外面,她還是不太挑剔的,更何況這次來主要也不是為了吃,還不是為了還個人情往來。

「薯條可以嗎?」低下頭,林商言很輕的聲音是在問孩子的。

林南點點頭,又說,「可以加點番茄醬嗎?」

眉心微蹙,林商言沒開口,林南的小表情就顯得很緊張,但在聽到他頷首說,「可以。」時,又一瞬放鬆了下來。

孩子的微妙表情都落在了蘇韻的眼底,她想起方才Lisa說的關於孩子的身世,想到這個孩子不是因為愛而出生,而是被當做一種綁架挾持愛的工具,就更加心疼了幾分。

「其實只要避開致敏原,飲食上應該問題不大的。」她開口說道。

林商言抬頭看了她一眼,淡淡的說,「但是,他的致敏原並不很明確。」

「……」蘇韻很吃驚,「什麼叫,不很明確?」

乳蛋白過敏,堅果過敏,海鮮過敏,花粉過敏……不管什麼過敏,都有個過敏原,查出致敏原盡量避開,一般影響就不會太大,可他說不明確?難道說,他也不是很了解孩子的身體狀況?

點了餐,他一邊幫孩子倒上溫水,一邊說,「南南的體質比較特殊,最初過敏是在兩歲的時候,那會兒是羊奶過敏,我以為不喝羊奶就好了,後來吃麵包過敏過,吃花生也過敏過,甚至一些以前曾經吃過沒事,後來又吃卻會過敏的,所以也不能明確的說,他的致敏原到底是什麼。」!!!

蘇韻看他的樣子並不像在胡說八道,再看看小傢伙的面色,白皙可愛,但是膚色的那種白,卻透著孱弱的不健康,讓人心生憐惜。

「怎麼會這樣……」

「說是有遺傳的可能性,不過也不確定。世界這麼大,總有些疑難雜症,不稀奇。」他講述這些的時候格外平淡,看上去克制且冷靜,完全沒有長吁短嘆,彷彿這只是一個再稀鬆平常不過的病罷了。

而再看看孩子,乖巧安靜,跟林商言的平靜倒是如出一轍。

看到蘇韻盯著他看,可能覺得她的眼神里充滿了憐惜,竟然主動開口道,「阿姨,我不難受,我都習慣了的,沒關係。」

「……」

越是這樣,她就越覺得挺難受的。

畢竟是個孩子,小小年紀就要受這樣的罪,還這樣的懂事,竟然還反過來安慰她,這麼好的孩子……

「沒有治癒的辦法嗎?就像你說的,世界這麼大,或許有根治的可能性。」

林商言搖頭,「也去看過不少醫生,但這種體質比較特殊,而且過敏這種事,應該是基因上的一種缺陷,想要治癒,很難。」

短短几句話,但也說明了不是他不過問,實在是難以根治。

「嗨,反正南南還小,科技醫學都在進步,說不準哪一天就能治了呢!再說了,現在南南不是也挺好的,不就是有些東西不能吃嘛,那咱就不吃,吃其他好吃的,對不對?」Lisa大概是想要緩和下氣氛,沖小傢伙開玩笑的說。

林南很靦腆的笑了笑,沒說話。

「是,來日方長。」林商言大概也覺得在孩子這個問題上糾結的時間過長了,便換了個話題,「對了,蘇小姐在香水品鑒大賽奪冠的事,我已經聽說了,還沒恭喜你呢!」

說著,端起了面前的酒杯,「恭喜!」

「謝謝!」蘇韻舉起酒杯,而一旁的Lisa也忙著端起杯子,「我我我,還有我!Su,你真是太棒了!我爸爸回去對你都是讚不絕口的,你知道,他很少誇讚人的!」

蘇韻微微一笑,「謝謝!」

「別光謝謝啊,你為什麼拒絕了我爸爸的邀請?你要是答應的話,你就可以留在這裡,我們能經常見面了呀!」Lisa也知道這件事,不無惋惜的說,「難道留在這裡發展不好嗎?」

Lisa的話顯然也引起了林商言的興趣,「是啊。據我所知,法國的香水,調香業是全世界最興旺的地方,在這裡,應該會有更大的發展,和更多的機會,為什麼不留下來呢?」

其實不止一次有人問過她這個問題了,蘇韻淡淡的笑,「這裡的確很好,但我,更想回去發展。」

「蘇小姐還是個愛國人士。」林商言意味深長的說。

「也不算是什麼愛國人士,只不過心有牽絆罷了。」

關於家,關於朋友,關於愛人,這些都是牽絆,牽絆著不想離開,不舍離開。。在明洋甲區逛了一陣后,楓野對成為海王有了更明確的規劃。

甲區是海族對靠近陸地區域的稱呼。由海象王與海刺王掌管,分上下南北。海象王因此又有北聖王的稱號。

海族族群龐大,各式各樣,海王之下除了其直屬部的海將,其餘海將也是數量繁多,且互不統屬,平常里是互相征伐,族群混戰。

。 秦王府多了一個名叫魏釋錦的小孩子,原本不是多大的事兒。

養孩子么,在秦承嗣的印象中,也只是多了一張吃飯的嘴而已。

秦王府財大氣粗,別說養這麼一個小豆丁了,就是養五十萬隴西大軍,都不是問題。

然而,養孩子和養軍隊畢竟是不一樣的概念,需要耗在裡邊的心血,自然也不可同日而語。

魏釋錦進了秦王府三天時間,秦承嗣一張俊臉,就黑了三天。

池玲瓏看的好笑,每每見到魏釋錦像頭髮了瘋的小獅子一樣,對著秦承嗣拳打腳踢,都有種不忍直視的感覺。

秦承嗣啊,那可是動一動手指,都能讓鄰國滅國的人物,連弘遠帝都得給他五分顏面,這小豆丁竟然敢對秦王動粗?

哈哈,果然是初生牛犢不怕虎么?

池玲瓏看著眼前又開始上演的一幕,笑的肚子疼。

雖然被秦承嗣哀怨又略有些彆扭、委屈的,那雙烏沉沉的眸子掃到的時候,心裡很心虛,但是,她也想拯救他啊,可是,誰讓魏釋錦就認準了秦承嗣一個人呢。

興許是到了京城之後,見到的第一個人是秦承嗣的原因,魏釋錦雖然總是對著秦承嗣齜牙咧嘴,又是哭喊又是撒潑要「父親」「母親」,然而,他在清醒的時候,也是寸步不離秦承嗣,只把秦承嗣惹得冷冽的俊臉都開始發青。

「行了,你快別逗他了。」

池玲瓏用帕子捂住嘴,盡量忍住笑,看了看沙漏,便也一邊無奈的搖頭失笑,一邊也對秦承嗣道:「該用午膳了,你把他拎出去。交給墨乙洗漱一番,可是再別鬧了,都鬧了三天了。我頭疼。」

池玲瓏面上的表情很哀怨,但是,她那雙顧盼生輝的瀲灧黑眸中,笑意卻是壓制不住的流露出來。

秦承嗣被她打趣的眼光看的唇角緊抿,雖然面上的神情還是很正經,深邃的眸子中的光輝。卻是有些惱羞成怒。

不由就又是一個砍刀過去。劈在魏釋錦後頸上,池玲瓏驚異的一聲「喂」才剛發出來,便又見到。魏釋錦竟是又白眼一翻,昏死過去。

「丟出去。」

秦承嗣嫌棄的,將魏釋錦直接拋給守在門邊的六月,六月精準的接到人,之後便也匆匆的抱著魏釋錦離去。

嘖嘖,自從致遠齋中添了這麼個小東西,她們這幾天可是被吵的腦袋都要炸了。

池玲瓏正對著秦承嗣討好的笑。卻是不妨,下一秒便覺得一陣失重感傳來,條件反射一把抱住秦承嗣的脖子,池玲瓏哀怨的瞪他一眼,「你幹麼?」

「去沐浴。」

由於池玲瓏的隔岸觀火,只知道看好戲而不知道去解救秦承嗣每當秦承嗣忍無可忍將魏釋錦砍暈了丟出去的時候。秦承嗣便又會抱著池玲瓏去沐浴。

秦王爺有輕微潔癖。除了願意和池玲瓏接觸,其餘亂七八糟的人。趁早都給他離得遠遠的。

墨乙等和秦承嗣一同長大的玩伴,尚且不敢近秦承嗣的身,偏卻魏釋錦一個小豆丁,仗著年紀小,竟是敢上趕著找秦承嗣的不痛快。

進了西偏殿的溫泉浴池中,池玲瓏拿著一塊兒乾淨的帕子給秦承嗣擦背。

秦承嗣之前還滿面鬱卒,現在全變成了愜意,任由池玲瓏將他前前後後一番擺弄,也是傲嬌的冷哼一聲,將池玲瓏抱著坐在他腿上。

池玲瓏嗤嗤笑,一邊拿著小剪刀給秦承嗣修剪指甲,一邊也對他道:「我倒是沒想到,你對小孩子這麼有耐心。」

秦承嗣身上的氣息,當即一凝滯,臉色變得鐵青,他憤憤的瞪著池玲瓏,好似要在她身上盯出一個窟窿來。

秦王爺的視線太灼熱,若是放在別的什麼大臣身上,現在指定都被嚇得癱軟在地,偏卻池玲瓏知道,這人在她面前,也就一個紙老虎,看著厲害的很,其實,不過傲嬌罷了。

不由也就笑的美眸彎彎的,「吧唧」一聲在秦承嗣左右兩頰各烙下一個濕漉漉的吻。

最後一個吻原本是要落在秦承嗣下巴處的,誰知,秦王爺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恰在此刻一抬下頜,於是,就造成了如今這麼個兩唇相接的狀態。

池玲瓏眨巴眨巴水靈靈的眸子,看著近在咫尺的,秦承嗣一張五官冷硬的俊臉,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她惡作劇似的,在秦承嗣微涼的唇瓣上,輕輕咬一口,便見秦承嗣的眸色瞬間便的暗沉,之後,那人卻是狠狠鉗制住她纖細的腰肢,將她好一番啃噬。

等兩人氣喘吁吁分開的時候,從兩人唇瓣間,還牽扯出一條奢.靡的銀絲來。

池玲瓏臉色當即更加通紅,透明的耳垂兒也變成了粉紅色,耳後根更是燒紅的幾乎要滴出血來。

秦承嗣的喉結上下滾動幾下,最後,才一邊換個姿勢,將池玲瓏抱的更緊一些,一邊也將面頰埋在她散發著馥郁香氣的脖頸間,輕輕的舔舐著她耳後根的皮膚,低沉的聲音,嘶啞而性感的微喃道,「阿愚,別誘.惑我。」

池玲瓏一張小臉上,瞬間便漫上來如同三月桃花盛開一般糜.艷的紅光,當即便又看的秦承嗣的呼吸粗重起來。

兩人在溫泉池水中好一頓溫情繾綣,直等時間過了約莫半個時辰,才起身。

上岸后,池玲瓏一邊騷紅著臉,一邊惱恨的瞪秦承嗣一眼。

擦乾了身子,穿上了褻衣和白色的繚綾中衣,卻也顧不上去收拾自己,池玲瓏卻是忙不迭的去侍候那大爺穿衣絞發。

等終於將秦承嗣打理好了,池玲瓏才坐在之前秦承嗣坐的位置上,被秦王爺愚笨的侍候著。

「哎呦,你可輕點,疼的很呢……」

池玲瓏怪叫一聲,面上沒有絲毫被扯動了頭髮的痛色,卻滿滿的都是要擰出水來的笑意。

秦承嗣手一頓。接下來給池玲瓏擦頭髮的動作,果真溫柔了許多。

池玲瓏眯著眼睛享受著大魏唯一異姓王的侍候,心裡只感嘆著:男人啊。只有好生調.教過了,用起來才會順手。

比如她身後那一隻。

頭髮半乾的時候,池玲瓏便也一邊吩咐了七月,將午膳擺出來,一邊也回內室更衣。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