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聖山中那大量的先祖英靈,神武心中隱隱有些不安,可此戰已接近尾聲,他也唯有和秦稷忠一起離開。

收颳了一下九號身上的寶物,其招魂燈也在身軀旁找到,作為靈海境武者,九號的面容已趨於穩定,不再像普通魂族一樣面容詭異。

在九號身上,神武還摸出了一枚鬼面令牌,上面繪製著一張變幻莫測的鬼面,那鬼面的模樣在時刻變幻,宛如活物。

秦稷忠面色微變:「鬼面令牌,紫面鬼吏,這是閻羅殿發出的令牌,難道魂族已經重建閻羅殿了?」

也由不得秦稷忠不震驚,鬼面令牌乃是閻羅殿內值守鬼吏的身份象徵,在魂族統治天武大陸期間,鬼吏就如同那鬼魂的掌控者,對所有魂物都有著生死予奪的權利。

在這紫面鬼吏之上,還有牛頭馬面,黑白無常,索命判官等等身份更為尊崇的鬼吏,判決人之生死及靈魂的歸屬。

雖已知曉紫面鬼臉就是魂族的高手,可鬼吏的身份在魂族之中也相當高貴,同時也代表著閻羅殿的掌控輪迴之權利。

神武收起鬼面令牌:「魂族不僅滲透進了蠻族,在人族之中恐怕也少不了他們的姦細。」

「現在魂族躲在暗處,若是有機會,我希望能順藤摸瓜,找到他們的大本營……」

鬼面令牌乃是鬼吏的身份象徵,神武又將紫面鬼臉的靈魂收入魔魂珠內,顯然是要從他口中知曉更多關於魂族的秘密。

他在畜生道時煉化了無數獸魂,吸收了那純凈的魂力之後,精神力強度又有所增強,偽裝為魂族也有把握。

秦稷忠也點點頭:「天武大陸此時正是多事之秋,外族紛紛崛起,魂族更是試圖跨越紅塵海,重新回歸,一個大時代又要開啟了。」

「神武小友乃是我人族至尊,有此心思,也是有心了。」

兩人沒了魂族的阻截,進入龍騰城的舊址,發現此地已成為人族大軍和蠻族大軍的戰場。

當秦稷忠一身白衣,手持戰劍如同劍神降臨,人族大軍之中響徹起一片「大將軍回來了!」的振臂高呼。

秦稷忠在大楚國軍中的威望簡直是超乎想象,他殺入蠻族大軍之中,橫掃無數蠻族高手,更是在萬軍從中斬殺了蠻族的大將。

當白衣劍神提起這位蠻族的靈海境大能的頭顱,人族大軍紛紛歡呼起來,士氣大振之下,殺得蠻族大軍節節敗退。

秦稷忠在無數人族武者崇拜的目光下,他卻是帶著神武直奔楚風皇城。

「神武小友,此次龍騰城被攻破,責任全在我,秦某必須要到皇宮內向皇帝陛下請罪。」

「秦某在此還要多謝神武小友的救命之恩,下次再報答!」

秦稷忠十分決然的和神武告辭而去,獨自前往大楚皇宮面見大楚皇帝,而神武則來到了英靈天碑前。

當一身白衣的神武出現在天碑前時,所有的天才武者紛紛默默的看著他,同時在英靈天碑上那個最頂端的名字正在熠熠發光!

神武!

不僅僅是個人積分第一,更是以個人積分碾壓了七大宗的宗派積分,若是有宗派的話,神武才是真正的宗派第一!

在七宗會武上,從未出現過這種情況,所以在場的諸多宗派長老甚至掌門都有點不知所措。

神武淡然一笑,他風輕雲淡的走到英靈天碑前,獎勵結算隨之開始!

只見英靈天碑上降下一道金色光芒,將神武籠罩,那神聖無比的光芒讓神武體內的雜質被剔除,特別是這段時間以來殺戮帶來的負面情緒更是被一掃而光。

神武有一種心念變得晶瑩剔透純粹無比的感覺,這種光芒洗凈了他的罪孽和雜念,對他以後的修鍊都有著極大的好處。

英靈天碑內陡然飛出三枚丹藥,其形狀類似於肉球,甚至還長出了雙翼,如同有靈性一般在神武面前飛舞。

「聖葯有靈!」

有如此靈性的,唯有是絕品聖葯,乃是英靈天碑內存儲的絕世獎勵!

每次七宗會武,七大宗門都會向英靈天碑內存放各種獎勵寶物,英靈天碑還具有溫養寶物的功效。

最終由英靈天碑根據參與者的積分來發放獎勵,這三枚絕品聖葯,是在數千年前就放入英靈天碑內的獎勵,直到現在才有人有資格得到其獎勵!

「沒想到是千年前就被放入英靈天碑中的九竅天元真丹,這乃是打通靈竅,淬鍊真元的絕品聖丹!」

「一枚九竅天元真丹,就足以助武者打通最為關鍵的幾處穴竅,修鍊後天戰體的幾率大增!」

「當初天極觀耗費百年積蓄,才煉製了那麼一爐,助使天極觀誕生了七名後天戰體,其中三枚放入英靈天碑內,沒想到一次性全部被英靈天碑賜給了神武!」

在場有見識的宗門長老紛紛倒吸一口涼氣,之前大衍劍派獲得宗門第一的獎勵,也比不上九竅天元真丹,如此高等級的獎勵,也是出乎了他們的預料。

神武抓住九竅天元真丹,他張口吸了一口氣,都感覺到渾身神清氣爽,舒服無比,全身上下的毛孔似乎都因此打開,吸收靈氣的效率都提升了數倍!

「一枚九竅天元真丹雖說比不上至尊丹,可其足以助我貫通更多的穴竅,轉化出更多的靈液,倒是極有價值。」

神武微微興奮,九竅天元真丹隨便拿出去,都可以助一名武者修鍊出後天戰體,這可是無價之寶!

正在所有武者以為神武獲得此次七宗會武第一的最終獎勵就是這三枚九竅天元真丹時,從英靈天碑上卻是又衝出一道金色光芒。

隱隱約約可以看到那是一枚印刻著武字的金色令牌!

「那是……陷空島武神殿的無上聖武令!」 無上聖武令的出現讓整個英靈天碑前一片沸騰,很多宗派的長老甚至一不小心捏碎了自己的座椅扶手,猛的站了起來。

「居然真的是無上聖武令!這可是打開陷空島武神殿的鑰匙,聖武令出世,代表著武神殿也即將重現於世!」

「有的武者一生也遇不到武神殿開啟,神武甚至有可能是此次第一個得到聖武令的人,這難道就是大時代開啟的象徵?」

「我只在典籍中看到過關於聖武令的記載,沒想到其出現的如此突然,還是從聖殿的天碑中出世,真是出乎我的意料。」

無上聖武令之所以會引發如此劇烈的反應,便是因為這枚令牌關係到武神殿的開啟。

陷空島乃是一處十分隱秘的秘境,其像是一座空中島嶼,時刻在天武大陸上空的虛空中徘徊,位置十分隨機和遊離。

即使是蠻王級別的強者,也無法捕捉到陷空島的位置,要上陷空島,就得在武神殿要開啟時通過登天台進入。

陷空島內有著無數寶物和天才地寶,而讓無數武者趨之若鶩的便是陷空島中央的武神殿。

這座神殿本來名字是天武殿,可自從有一個男人從天武殿走出后,便無敵於天下,更是掀翻了魂族的統治!

此人便是通天武神!

通天武神崛起於陷空島天武殿,經歷了天武殿的歷練后,他便開創出了自己的絕學,開始橫掃天下,一人獨戰魂族!

當通天武神將魂族十大閻羅殿一一擊潰,將魂族趕到紅塵海后,天武大陸的所有武者尊稱其為通天武神,天武殿也隨之改名為武神殿!

武神殿開啟時間隨機,可每一次開啟,均代表著一個大時代的來臨,蒼穹女帝也是從武神殿內走出,開創出了蒼穹皇朝!

除了通天武神和蒼穹女帝之外,最為出名的一次武神殿開啟之日便是千年前的百族大戰時。

在那場大戰中,武神殿突然開啟,百族天才入內,最終卻是人族的一位絕世天才橫掃四方,成為最強者!

這正是絕世武帝的發家史,他同樣是從武神殿歷練中崛起,直到現在仍是天武大陸的第一強者!

神武一把抓住無上聖武令,他心中湧現出了無數的記憶,那是通天武神關於武神殿的記憶!

他比其他人更為清楚武神殿內的情況,那是遠古大能留下的一座歷練之所,可通過武神殿前往其他世界,經歷無窮大戰,洗盡鉛華,蛻變己身!

通天武神就是通過武神殿,前往了一處無比殘酷的戰場,在那裡經歷了上百次生死危機,最終才完成蛻變,開創出了通天神功!

「武神殿居然有著如此功效,等其開啟時,我必然要前往那裡歷練一番。」

通天武神是在先天境時進入了武神殿,不過實際上武神殿並未限制進入者的修為,只要持有聖武令,就可開啟武神殿的試煉。

「小友,不知你是否願意出售手中的聖武令,我紫霧聖殿願意以一件通靈寶具兌換。」主持著英靈天碑的聖殿長老忍不住開口道。

他看著聖武令的眼神充滿了渴望,在通天武神、蒼穹女帝乃至絕世武帝的事迹之後,武神殿已被所有武者看做一次龍騰的機會,乃是一種無上機緣!

想必今日無上聖武令出世的消息,定然會傳遍整個天武大陸,武神殿將引動無數人的注意。

神武知曉無上聖武令的價值,他毫不猶豫的搖頭拒絕:「不好意思,就算是拿十件通靈寶具來,我也不會換。」

這名聖殿長老知道是自己唐突了,作為少年至尊,與蒼穹女帝一般驚才絕艷的人物,怎麼可能會將無上聖武令交換出來。

英靈天碑此時也是神光大漲,隨著神武領取了獎勵,天碑也開始結算其他武者的積分獎勵。

一時之間無數寶物帶著璀璨的光芒四散開來,有丹藥、有寶具還有功法武技秘籍,每一樣都不是凡品。

「哈哈,我得到了一枚五品丹藥,憑此丹藥,我一個月內就能晉陞到先天大圓滿,對我修鍊到靈海境也有著極大的好處!」

「居然是聖靈劍訣的劍譜,這下我終於可以觀悟這門無上劍訣……」

在英靈天碑前的無數武者紛紛沸騰了,此次殺入蒼莽荒野之中雖然歷盡危險,可收穫同樣喜人,有這麼多的寶物,足以將諸多武者的修為、戰力推升不少。

神武此時也在無聲無息之間消失於英靈天碑前,他眼前一花,秦稷忠的身影出現在他眼前。

「神武小友,過幾日我就將戴罪立功,率領我大楚國的大軍前去清理楚寧郡中的蠻族武者。」

「不如神武小友隨我前往我秦家坐坐,希望小友不要推辭。」

秦稷忠雖說是去皇宮內領罪,大楚皇帝自然是不會真的賜罪於他,而是讓他戴罪立功,繼續領軍與蠻族抗衡。

大將軍將蒼穹戰劍遞還給神武,感覺到蒼穹戰劍遠比之前活躍的靈性,神武心中感嘆,秦稷忠的劍道修為真是不簡單,隱隱間引動了蒼穹戰劍的劍靈,使之有復甦的跡象。

「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大楚秦家的名號我算是久仰多時了。」

秦稷忠與神武一見如故,兩人坦誠相交,在大將軍的引導下,神武來到了秦家大院。

秦家作為大楚國的四大家族之一,其在大楚皇城內有著大片的宅院,其中有山有水,甚至還有著豢養蠻獸的園林。

「叔叔!你真的安全回來了!」秦素雅的聲音在兩人身後響起,絕色少女笑中帶淚,欣喜異常的走來。

她好像很怕眼前的一切都是夢境,走的小心翼翼,生怕打碎了眼前的夢境,夢醒之後又是虛妄。

白衣劍神始終冷峻的面容出現了和煦的笑容,他微笑著點頭:「我回來了……」

「素雅,我跟你介紹一下,這位是少年至尊神武,此次我可以逃出蠻族的地界,還多虧了神武小友搭救……」

秦素雅看到白衣少年的模樣,她驚呼出聲:「李……神武!」

神武朝絕色少女眨了眨眼睛:「我答應過你,要將大將軍救出來,沒有騙你吧……」

少女抿了抿紅唇,她嬌俏的點頭道:「那是自然……在你答應我的那一刻起,我就知曉你絕對能做到!」 三人步入秦家大廳內,連秦家當代家主秦孟忠也十分熱情的迎了出來。

一番寒暄過後,神武落座在右上首,秦稷忠正坐在他對面,兩人相視一笑。

「神武小友,我們兩人一見如故,若不是我要率軍抵禦蠻族大軍,定然要邀請你大喝三天三夜,做一對忘年交。」

秦稷忠非常豪爽,他暢快大笑,與神武有種十分默契的感覺,兩人一路從呂氏部族殺到了龍騰荒野,經歷了好幾波大戰,齊力擊退了近十名靈海境大能,自是培養了非常深的默契。

神武淡然一笑:「我因有要事在身,不然倒是可以和大將軍一起殺入蒼莽荒野,殺到蠻族膽寒為止。」

已經換成一身無垢白衣的秦稷忠指了指蒼莽荒野的方向:「此次因神武小友近乎將呂氏部族滅族,蠻族的攻勢大大減緩,給了七大宗門調兵遣將的時間。」

「斷魂谷六國中,天元國和宇元國都已派出大軍支援過來,只等我們站穩龍騰城這座橋頭堡,就可與我等一起殺入蒼莽荒野之中!」

「我們不能一直被動挨打,而應該主動出擊,趁著呂氏部族受到重創,讓蠻族看看我等的悍勇!」

秦稷忠進入皇宮中向大楚皇帝請罪,實際上也與大楚皇帝還有其他幾大國度的高層達成了共識,要將蠻族死死的遏制在蒼莽荒野內。

唇亡齒寒的道理,斷魂谷六國還是懂的,若是讓蠻族攻下了大楚國,以大楚國的豐富資源來培養勢力,斷魂谷六國就難以抵擋住蠻族的進攻了。

此前呂氏部族只是攻下了龍騰城,侵蝕了楚寧郡,那豐厚的收穫和戰功就讓其他王族蠢蠢欲動。

若是整個大楚國被攻下,那整個蠻族恐怕都會聞風而動,徹底發動大戰。

唯有在兩族大戰徹底打響之前,將蠻族打痛,他們才不敢輕易進犯。

神武同樣覺得秦稷忠等人定下的策略十分主動,與他的想法不媒而合。

「神武小友,這是我在聖武劍宗時得到的聖靈劍訣的劍譜,其中記載了劍一到劍七的劍訣,同時還有我們這一脈關於聖靈劍訣的心得,也算是我對小友的報答吧。」

秦稷忠遞給神武一本古樸的書籍,封面上面的聖靈劍訣四字中都蘊含著充盈的劍意。

從大將軍口中,神武才知曉他居然是聖武劍宗的弟子,更是聖武劍宗五大劍脈之一庚金劍脈的嫡系傳人。

聖武劍宗乃是天武大陸中的超一流勢力,也被譽為是天下第一劍宗,其中封存著數門無上劍訣,聖靈劍訣就是其中一種。

聖靈劍訣乃是在天武大陸中流傳非常廣的無上劍訣,曾有一位絕世劍神靠著聖靈劍訣的前七招就無敵於天下,成為天下第一劍客。

聖武劍宗便是收錄聖靈劍訣最全的劍派,聖靈劍訣的前七招都被收錄進劍譜之中。

甚至有傳言,在聖武劍宗的聖武劍鋒之上,還留有那位天下第一劍客留下的劍痕,可借之參悟更為深奧的聖靈劍訣。

像大衍劍派同為一流劍派,可他們保存的劍譜之中也只有聖靈劍訣的前三招,雙方的差距極為明顯。

聖武劍宗共有五座主峰,其分別掌握有一門強大無匹的劍訣,五門劍訣組合在一起,更是可化為聖武劍宗的另外一門無上劍訣五行混沌劍訣!

每一座主峰,都代表著聖武劍宗的一隻劍脈,任何一隻劍脈與其他一流宗派相比絲毫不弱,加上聖武劍宗最中央的聖武劍鋒,聖武劍宗這才被譽為是天下第一劍宗。

秦稷忠在聖武劍宗中成為主峰之一的嫡系弟子,自是得到了聖武劍宗的真傳,戰力驚天,比同級武者可強得多。

神武也沒有推辭,他順手接過那本劍譜,其中記載的乃是聖靈劍訣的前七招,神武簡單翻閱一番,便被聖靈劍訣所吸引。

這門劍訣據傳是源自上界的無上劍訣,蘊含著劍道至理,像劍一就蘊含著劍道的極速之理。

要將劍一修鍊到極致,就要出手如電,宛如流光,一劍了無痕!

神武只是簡單一看,就感覺自己對剎那劍訣有了更深的理解。

剎那劍訣同樣是講究唯快不破,出劍速度越快,威力就越大,甚至讓敵人沒有任何反應的機會就將之絕殺。

兩種劍訣相互印證,神武對如何做到劍道極速有了新的認識,兩種劍訣均是瞭然於胸。

在劍譜之中,還記載著庚金劍脈一系對聖靈劍訣的理解,深入淺出,就像是有多位劍道大師在當面傳道解惑一般!

神武以極大的毅力合上劍譜,他怕他要是認真的看進去,會陷入其中幾天時間都難以自拔。

秦稷忠微微一愣:「神武小友真是有大毅力,居然可忍住參悟無上劍訣的誘惑,不得不讓我佩服。」

秦稷忠可是記得他當初剛剛拿到聖靈劍訣的劍譜時,激動的三天三夜沒合眼,枯坐幾天參悟聖靈劍訣。

神武收起劍譜,他正視秦稷忠:「大將軍,聖武劍宗的聖武主峰上真的留有那位天下第一劍客的劍招?聖靈劍訣的後續招式就被記載在那?」

白衣劍神點頭道:「那位天下第一劍客出世於萬年前,他曾挑戰天下劍客,當時共有四大劍宗存於世間,可卻沒有一人是其一劍之敵。」

「最後他在聖武主峰上挑戰天下劍客,無敵世間,聖武主峰上的天劍石上印照出了他的劍招,這才有了聖靈劍訣的後續劍招被留在聖武主峰上的傳言。」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