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悠地,這時陸妍馨也走出了洞口,抬頭就看見洞外的秦凡,俏臉不禁一陣通紅,二人就這樣對視著,秦凡也十分尷尬,不知道說點什麼,

「你…你還好吧,」

秦凡二人同時開口,又同時停住了,而秦凡也想打破眼前的尷尬局面,

隨即秦凡輕聲問道:「你沒事吧,」

聞言,陸妍馨低著頭說道:「我沒事兒了,謝謝你啊,」

說完,陸妍馨臉蛋兒上的紅潤之色已經暴露出現在她是多麼的羞愧了,

聞言,秦凡又嗯道:「嗯,沒事就好,我們還是快點離開這裡,這個地方總感覺很詭異,」

緊接著,陸妍馨也順水推舟,避開了先前的尷尬嗯道:「嗯啦,那我們走吧,」

聞言,隨即秦凡道:「好,我們走,」

說完秦凡就帶頭飛掠而去,而陸妍馨也緊隨其後,

此時一片荒蕪的大地上,兩道身影迅速的飛掠而來,直到那兩道身影停下,那低沉的音爆聲才傳來,

而這兩道身影正是從那怪異石林趕過來的秦凡與陸妍馨,秦凡剛一站定,那陸妍馨就已經來到他的身邊,

畢竟陸妍馨是煉帝之境的武者,速度並不比秦凡慢多少,

緊接著,陸妍馨開口道:「對了,秦凡,你為何一定要追和你一起的那群人呢,依我看他們好像對你很疏遠啊,」

此時陸妍馨已將面紗帶了起來了,面紗又再次遮住了那絕世容顏,

聞言,秦凡沉思了片刻隨即道:「陸妍馨,我們必須得追到他們,他們中間有一個人知道怎麼從這裡離開,」

說完,秦凡抬頭看了看遠方的的大地與那遍地的骷髏,

然而,就在這時帝老的聲音再次響起:「嗯,秦凡注意腳下的骸骨,」

說完,帝老的聲音沉寂了下去,

聞言,秦凡有種預感,這裡的骷髏碰不得,所以前行時已經提醒陸妍馨注意腳下了,

陸妍馨聞言抬起頭,聲音略帶嬌羞的說道:「秦凡,你叫我馨兒吧,叫我名字聽著彆扭,怪難受的,」

說完,面紗底下的俏臉也有了一絲紅暈,自從與秦凡經歷過那件事後,陸妍馨一見到秦凡就十分不自在,彷彿秦凡身上有種吸引力一般,

聞言,秦凡一愣,隨即嗯道:「嗯,好吧,馨兒,那我們加快速度,我感覺他們就在前方不遠處,」

說完秦凡的身子再次縱躍了出去,

陸妍馨聽到秦凡叫她馨兒,心中有一種莫名的觸動,望著秦凡賓士的背影,飛快的跟了上去,

然而,此時林駱指著前方越來越多的骷髏對著擎麟厲聲吼道:「擎麟,這就是你說的正確路線麽,TMD,老子要宰了你,」

聞言,葉無道沖著林駱陰沉著臉道:「TMD,林駱你給老子閉嘴,他不傻走錯路他也活不了,現在我們得團結,是吧,」

林駱聞言微愣,眼中的殺機與怨恨之色漸漸壓下,他們能夠修鍊到如此地步,心境定然不凡,

然而葉無道此番話並無道理,

此時就算有著血海深仇也應該放下來,在生命面前一切都不在重要,特別是活到如此地步,他們對生命看的極為看重,

「擎麟雖然將我們帶入這九死一生之地,但如果各位還想活著出去,離開這該死的地方的話,那麼便齊心協力,不計前嫌吧,」緊接著羅峰沉吟片刻,緩緩地說道,

「嗖,」

「嗖,」

「嗖,」


隨之遠處傳來一陣風聲,兩道身影急速飛來,葉無道等人立刻戒備起來,這兩道人影頓時就飛掠到他們面前,

隨即,秦凡見到擎麟仍然在他們中間,心中微微鬆了口氣,客氣的說道:「葉兄,蕭兄,羅兄別來無恙啊,」

「啊,」

「原來是秦兄啊,歡迎回來,」

葉無道等人初見秦凡臉色微變,之前秦凡的恐怖攻擊他們都看在眼裡,對於秦凡十分忌憚,轉念想起這詭異的地方有秦凡這實力強勁的傢伙在,也許會方便許多,

然而再加上那個女子從之前交戰中可以看出她也是煉帝之境的武者,多份實力不是壞事,

聞言,幾個人各懷心思的笑道,場面十分和諧,秦凡也將陸妍馨介紹了下,只不過眾人看秦凡與陸妍馨的那種眼神他們都懂得,這眼神讓秦凡十分無奈,

緊接著,秦凡一眾人再次踏上了探尋的步伐,踏入埋骨之地的大地,秦凡雖然實力依在,但並沒有絲毫的鬆懈,雙眼更是緊盯著前方地面,精神力四處掃蕩著,生怕自己不注意就踐踏到骨骸,


從帝老先前的話中,秦凡猜測,如果一旦踐踏這些骨骸,那麼發生某些事,很有可能是這些骨骸像之前那般擁有生命,雖然這樣的事很難以想象,但在這禁戮之地卻是很有可能,

隨即秦凡仔細的打量地面,發現地面之中的骨骸大多數是破碎的,那些並不完全的骨骸在詭異的琴音響起的時候,幾乎是原地掙扎,而那些完整的則在緩慢的前行,

見得此情景,秦凡的內心猛然閃過一道亮光,那琴音響起,這些骨骸為何紛紛往前行走,難道是想去那琴音的來源之地,

這無數年來,又有多少骨骸能夠到達琴音來源之地,

而且,這些骨骸為什麼會要朝著琴音前進,這一切的一切令得秦凡腦海之中一片混亂,無法猜測半點,只能歸根於這埋骨之地太過神秘,

此刻這裡讓他們感受到了未曾有過的艱辛,他們的源氣被禁錮,而長時間打起精神謹慎周圍,極為消耗他們的心神,越往深處,眾人的面色就越沉重起來,絲毫沒有與離那端山脈越近而欣喜,

然而,就在這時候,那擎麟沉聲道:「這按照我那家族祖先的記載,那天心琴音聲,今晚便會再次響起,我們最好能夠找個地方躲避一番,一旦琴音響起,那些骨骸會自己行走,朝琴音方向而去,就像普通人朝見帝王一般,一旦碰到他們,後果將不堪設想,」

聞言,此時秦凡卻是另有一番想法,這令得秦凡內心極為沉重,進入埋骨之地深處,此時秦凡發現這些地面上的骨骸竟然擁有一定的力量,雖然這股力量薄弱,但卻是存在,而那些完整的骨骸其擁有的力量更濃,精神力已經感覺到了那些骷髏體內微弱的光芒,

悠地,秦凡心中冒出一個想法:「嗯,難道是聽久琴音會讓他們擁有力量,」

突然間秦凡為自己內心的想法猛然一震,如果真是如此,那麼越往深處,那骸骨擁有的力量不是更加強大,如果一旦觸摸,骨骸蘇醒,那麼將臨萬劫不復了,


頓了頓,緊接著那擎麟又道:「對了,當務之急,儘快找個藏身之處,一旦琴音響起,那時我們就算不去觸摸這些骨骸,恐怕這些骨骸也會觸摸我們了,而一旦觸摸,便會遭受此地骨骸的攻擊,據我家族祖先記載,一旦觸摸到一個骨骸,都會遭受其餘骨骸的瘋狂攻擊,」

說完,擎麟打量著四周,眼中滿懷無奈之色,

聞言,隨即秦凡壓住了內心的猜想,環顧四周,卻發現四周有著千瘡百孔,但是一眼望去,皆有森白的骸骨,空間雖大,卻是無法找到容身之處,

這時,陸妍馨聲音略帶顫抖的傳音道:「秦凡,這地方好詭異喔,」

畢竟,陸妍馨是女孩子,對於魔獸她並不恐懼,可是這裡越來越多的詭異骷髏,令她心中十分不安,

聞言,秦凡頓了頓,隨即回傳音道:「馨兒,待會兒不論發生什麼情況,不要離我太遠,」

待得秦凡說完,隨即陸妍馨更加靠近秦凡了,她感覺到秦凡身邊有種安心的味道,

隨即,秦凡的精神力散開,謹慎的朝著周圍擴散而去,生怕會驚醒這些骷髏一般,片刻之後,

「嗯,前方十里處有一個小山丘,在山丘之上有個山洞,應該是無數年前攻擊所造成,我們過去躲躲吧,」悠地,秦凡抬起了眼皮望向前方,緩緩地說道,

聞言,葉無道等人呵呵道:「秦兄,這可不能開玩笑啊,」

然而葉無道等人根本就不相信秦凡的話,在這未動就能知曉前方几十里的事情,真是荒謬,

唉,十里,若是以往,對於葉無道等人來說,只是一個念頭的事,

而此時,卻是令他們四人面色微變,見得秦越與陸妍馨徑直往前疾走而去,

看見秦凡不搭理他們,葉無道等人也不多說,紛紛跟著秦凡,雖然他們不相信秦凡的話,但現在留在這也不是辦法,再說呢,秦凡也不會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

「錚,」

「錚,」

隨著一聲聲詭異的琴音傳來,這荒蕪的大地猛然抖了一下,無數的骷髏也微微顫動起來,漸漸的這些完整的骷髏慢慢的爬了起來,不完整的骷髏也在慢慢的爬行著,埋骨之地頓時傳來無數的咔咔骨骼相撞之音,

「嗯,」

「不好,」

聞琴音,葉無道等人隨即知道情況不妙,一邊小心翼翼的避開那些骸,一邊審問著擎麟:「擎麟,這琴音怎麼現在就響起來了,」

待得葉無道等人說完,擎麟小聲額道:「額,我家族祖先記載這裡的時間變化很詭異,應該是這裡的白天沒有外界那麼長時間,」

說完,擎麟也是一身冷汗,

然而在第二次琴音剛剛響起,秦凡等六人已經進入了小山丘上的山洞之中,不等秦凡動作,葉無道等人便用巨石將洞口堵上了,只留下一絲縫隙,

隨即,秦凡進入洞穴之後,精神力瞬間掃過洞窟,整個洞窟大約長九丈,寬約九丈,高約一丈,容納眾人綽綽有餘了,此時陸妍馨也倚靠在秦凡身邊坐下,眉頭深鎖著,

…… 隨著,眾人坐下開始恢復消耗的力量,都拿出了各種魔核和丹藥,而秦凡卻未動,他到現在一直使用的是精神的力量,源氣雖然被壓制,但是靜演的力量今天卻一直沒有動用,


此刻林駱的目光一直盯著擎麟,越想心中的怒火就越大,

竟然,將自己騙到如此危險的地方,不由殺氣騰騰的站了起來,狠狠的盯著擎麟,

然而,正在林駱站起身來走向擎麟之時,封住洞口的巨石突然發出了一聲悶響,這令眾人同時大驚,不約而同地看向洞口,

驟然他們臉色大變,洞口不知何時竟然聚集了數個完整的骸骨,這些骸骨竟然在攻擊著那塊巨石,而遠處更有殘缺的骸骨朝著這裡爬來,

「嗯,這…這是,」

此時幾人吸了口冷氣,瞪大眼看著這一切,

隨即,葉無道猛然想到了什麼,厲聲啊道:「啊,這是埋骨之地,禁止一切殺戮之氣,林駱快將你的殺機隱匿,」

聞言,林駱一愣,連忙隱匿殺機,外面攻擊巨石的骨骸突然之間彷彿失去了目標一樣停止了攻擊,緩緩朝著走去,

秦凡目光凝重的看著前方喃喃自語道:「好詭異之地,殺機竟然會引起這些骸骨的攻擊,」

喃語完,秦凡的精神力猛然向外探去,入眼處無數的骷髏,緩慢的前行著,遠遠看去,灰壓壓的一片,就像一片潮水一般,中間偶爾還夾雜著黑色和金色以及晶瑩剔透的晶體的骷髏,他們的前行擋在他們前面的骷髏全都被推開或擊碎,地面上更多的骷髏艱難的爬行著,瞬間就被骷髏大軍踩成碎片,無數的藍色光焰四散飛出,被骷髏大軍瞬間吞沒,

「嗯,那天心琴到底擁有何等神秘,竟然能吸引如此之多的骷髏向它朝拜,」

此刻秦凡精神力掃視著這骷髏大軍,陷入了沉思之中,

秦凡見外面的骷髏大軍,一時無事就閉目調息起來,源氣被封,只剩下靜演之晶的力量在體內不斷的穿梭著,慢慢的秦凡將心神都沉入了靜演的力量之中,靜靜的感悟起來,

隨後那道紫色的氣勁漸漸的旋轉的更加迅速了,秦凡盤腿而坐在洞中的身體也漸漸亮了起來,紫色的光芒將這洞窟染成了絢麗的紫色,

「嗯,不好,該死的,怎麼在這個時候突破了,」

秦凡心中驚駭莫名,但也沒有辦法,全力陷入對靜演的控制之中,

然而在這道紫色光芒亮起來的時候,眾人就注意到秦凡的動靜,這洞外的琴音也漸漸遠去了,

此刻葉無道和羅峰同時睜開了雙眼,相視一眼,目光閃爍,而蕭白鳳此時淡漠的睜開雙眼,撇了眼兩人,

隨後蕭白鳳的目光落在秦凡身上,面色微微詫異看著盤坐的秦凡,

而且秦凡身上的紫色光芒他是再熟悉不過了,經歷過幾次,他已經知道這紫色光芒乃是秦凡所修行的一種強悍的武技,眼中貪婪的光芒閃爍起來,想到如果他也修行了這個武技那他將可以在這天靈池之中橫行了,

即使他們家族的天才煉帝六重之境的蕭晨也不是他的對手了,


秦凡的實力雖然強悍,但此時好像已經陷入一個深層次的修鍊之中對於他來說是個絕妙的機會,雖然他身邊還有個煉帝之境的女幫手,但許飛也不想錯過這次機會,

此刻蕭白鳳看著秦凡,他腦海里的念頭不停的轉動起來,他的內心不敢亂動的是,不知為何,他從秦凡身上感受到一股奇妙之感,這奇妙之感他也無法說清,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