恨天恨地滿意極了……

因為、他不喜歡震驚、驚恐!

緣以,他的老婆紅杏出牆的那刻……

他一生的震驚,被他徹底用光、用盡!

而七夜、柳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只因為,不敢相信一直身份迷離的「恨天恨地」,竟會恩將仇報,斬殺第五葬情?

第五葬情真的……死了?

一時間、七夜、柳笑已無暇細想,因他們忽然發覺,周遭一片昏無暗地,就如末日降臨……

隨即拾首一望,七夜、柳笑登時一呆。

赫見兩人頭頂的數丈,不知何時竟綻放一朵龐大的血雲……


可是、瞧真一點……

這哪裡是什麼血雲。

這竟是、一朵邪紅邪艷的巨花……!

那股血花不但濃得像血,更深得密不透光,儼如來自地獄的魔花……

而柳笑更認出它的來歷,即時脫聲驚呼:

「啊……!是……它!」

「它……就是……」

「輪……回……魔……花!」

是的,那不僅是恨天恨地的魔花,更會爆齣劇毒的毒氣,倘若有人吸進一點兒,體內的血液,也會登時被蒸發乾凈……

而恨天恨地、彷彿並不懼怕它!

只因,他正站在花頂俯視著柳笑、七夜……

一時間,向來處變不驚的七夜,罕有的全身繃緊!

緣亦,恨天恨地的那股唯我獨尊的威壓,已將在下的他、柳笑壓至的跡近窒息。

恨天恨地的強大,他們不得不全神戒備。

但聽身在巨花中的他,卻語氣惆悵的嘆道:

「唉、百年來真的荒廢了修為……」

「至聖的我,卻被硬生生壓制到至尊?」

「不過,還是先宰掉你們,在想辦法吧……」

「哈哈哈哈……」

狂笑聲中,半空中的恨天恨地身如電轉,遂然間、那朵龐大的血花漸漸的枯萎,化為一道道劇毒的血紅,更慢慢的融進他的氣息……

一時間,他爆發出的氣息、不僅將周遭的沙石倒卷橫飛,更將半空的沙石、毒的變為漆黑的粉末!

接著……

他整個人化為一道劇毒的血輝,直奔七夜、柳笑強壓而下。

赫見來勢強不可擋,七夜心知不宜硬拼,口中立沉沉吐出兩字:

「危、險……」

火石間、兩人「唰」的險險避過……


「轟隆」一聲巨響,恨天恨地身化的血紅、登時撲了個空、但強橫的毒氣,還是方圓五丈內的地面、毒的如同黑墨……

霎時間,毒霧瀰漫四周,眩人心目……

… 而恨天恨地,一擊未能得手,猝然間便揮掌向左邊的柳笑,迎頭痛擊而來,喝道:

「花之力……紅潰掌!」

好紅的掌、好烈的掌……

眼見、他的勁掌來的更快,近在咫尺的柳笑、心知避無可避,唯有豁盡十成炎氣,強運迎上,喝道:

「金之力……天哭掌!」

【天哭掌】【哭塔經歷的痛斷肝腸、悲痛莫名,在混合柳傲天的新力量,而漸漸開發的最強一掌,由悲悍的氣息凝聚,一旦用出、會爆出誅神殺聖的力量……】是的,即使來者強不可擋,但無俱生死的柳笑,也暫要一擋……

但四等階別的柳笑,能將天哭掌發揮幾成?

然而,就在恨天恨地、柳笑將要觸碰發剎那,一個聲意突從遠處響起:

「柳……笑!」

「千萬別與他硬拼……!」

千萬別與恨天恨地硬拼?

這句話不但使柳笑、七夜愕然,吐出這句話的聲音,更教兩人愕然……

全因為,遠處急喝的聲音……

正是剛剛「死去」的第五葬情!

不錯,為了逃避恨天恨地的殺戮,第五葬情唯有用出屬性分身,但也因如此,他的人也和分身互換……

奇變忽生、柳笑料不到「復活」的第五葬情,叫他不要硬碰?

不過,柳笑的天哭掌亦是脫弓的箭,早無法收回,他的掌和恨天恨地的血掌霹靂硬拼……

滿以為、此番霹靂硬拼會爆出雷響,誰知一碰下……

竟然沒有!

不但沒有,柳笑的掌如轟中無物,霎時失去重心,整隻掌、直插進恨天恨地的遍體的血紅內。

同一時間……

但見、恨天恨地的血紅急轉,赫然將柳笑的整個人、吸進劇毒的紅氣內……

「柳……笑!」

眼見柳笑身陷險境,火石間、但見七夜的九冰死斬一幌,如一道冰龍般的斬至恨天恨地的身後……

「老鬼……去死吧!」

怒喝中,冰冷刺骨的死斬,殺至恨天恨地的身後,而他猶在滿臉的鄙夷、道:

「嘿……要我死?」

「你、簡直痴心妄想……」

說著,他全然沒將七夜的死斬看在眼裡。

不過,他未免小覷七夜的九冰死斬了……

當七夜的死斬,勢如破竹地掃進他的紅氣內時……

一件奇事發生了!

只見、斬進紅氣內的死斬,赫然暴綻一股奪目豪光,豪光之強,就連恨天恨地的紅氣也給壓制下去。

「啊?為何……會這樣?」向來胸有成竹的他、首次如此震驚:

「難道,這是潛藏在……你體內的力量?」

「火、之、碎、片……?」

猜對了、恨天恨地曾經不愧是至聖,僅僅一招、就知曉這是火之碎片的力量……

驟見七夜的強悍,恨天恨地滿臉的邪笑,一股久違的戰意漸漸湧出,更挑釁道:

「哈哈……想不到火之碎片會如此強悍!」

「但我偏偏不信,我的劇毒不能破你。」

「來吧!就讓你嘗嘗、毒的最高境界……」

「花之力……滅天毒網!」

暴吼聲中,恨天恨地籠罩全身的紅氣、遂地急速向外擴散,瞬間化為一個徑闊十丈的血紅巨網,更向著他們迎頭壓來……

他要將他們一網打盡……

七夜、第五葬情豈會束手就擒?

「炎」「神」「下」「凡」

「嗡」的一聲,炎神下凡的火焰熊熊燃燒起來,遂然間,七夜更將全部的火焰,盡數凝聚在九冰死斬上……

而哭塔后的第五葬情、更有驚天蛻變!

但見,第五葬情的雙掌呈運,渾厚的瑩綠炎氣磅礴而出,不僅有一道溫和的綠斬漸漸的凝聚,周遭焦黑的土地,更漸漸的恢復著……

不過,他們沒有去理會這些奇觀。

只因,他們的兩斬一網亦僅在咫尺……

猝然間,第五葬情、七夜的人影雙雙縱去,終亦、祭出他們最強悍的一擊!

「轟隆」一聲震天巨響、如旱天一道驚雷、彷彿蒼天也被世人的血肉之軀、所能發揮的最高極限震驚。


更沒有人能夠看見,他們硬拼時的驚世情景。只因為……

當三人正面火拚時,赫然發生一場石破天驚般的巨爆!

巨爆過後,一切一切歸於死寂……

然而,這次霹靂硬拼,到底誰勝誰負?

不知道!只知道這回霹靂硬拼,直教石破天驚,當場迸發一道奪目紅光……

瞧真一點,這道紅光是……血!

而吐血的人,正是七夜……

此時,觸碰到毒網的七夜,臉色變的一片火紅,同時「嘩啦」一聲……

狂噴大蓬鮮血!

第五葬情撲跌地上的七夜,赫見他不但滿臉火紅,遍體冒汗,呼吸異常急促,更陷入深度的昏迷,不由焦急的道:

「啊……?我為你驅毒……」

說著,第五葬情慾要閃縱過去。豈料……

異變陡生!

「彭」的一聲,剛剛站起的他雙腿一軟,登時也滿臉火紅、遍體冒汗的倒在地上……

原來、第五葬情也觸碰毒網身中劇毒!

恨天恨地的毒……

不愧世間最強,強悍的能忽視木系的炎氣!

但好個堅毅不屈的第五葬情,雖身中劇毒,卻仍勉力的爬至七夜的身畔,將溫和的炎氣強行的灌輸進七夜的體內……

恨天恨地看在眼裡,冷冷的目光閃過一絲異樣神色,彷彿無論他如何冷冰無情,也在為第五葬情此舉而……

然而、第五葬情貫不多久,忽的奇變……

赫聽「嘩啦」一聲!七夜霍的再狂噴鮮血。

只是,他這次噴出的血,居然是火血。

一團甫落到地上,立即迸出烈火的血!

這一變當真非同小可!

七夜的血竟……赤熱如火?

第五葬情見狀,當場雙目赤紅,全然不顧自身的劇毒, 五夫臨門,我的蛇相公 ,僅求能保住他一命……

但第五葬情這樣做、也會有可怕的下場!

他炎氣的枯竭,只會使自身的劇毒……

毒發!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