恍惚間,竟然有了一種家的感覺。

雖然說他心裡早把這裡當成家了,但現在心中的感慨更加濃郁。

「風韌哥哥,回來了。不錯,這次還挺快的。」還在炒菜的風輕柔回首一笑,風韌房間里被她臨時改造出的廚房只佔了一個角落,很是簡陋,但是也足夠她發揮。

很快,最後一碟蓮花血鴨也是完成,她笑嘻嘻地端起往桌上一擺,開心地說道:「正好全部做完,開飯吧,風韌哥哥。」

點了點頭,風韌掃了一眼桌上,頓時眉頭一跳。

清炒菠菜,豬血豆腐,醬爆豬肝,當歸紅棗排骨湯……這些,全是補血的食物。

「看來,你都猜到了。」他搖了搖頭一嘆,順勢坐在桌前,心中再次一暖。有些時候,這麼一個善解人意的女孩在自己身邊,真的挺好的。

只是,在某些時候,風輕柔又是最不善解人意的……比如說,看到別的女子出現在風韌身邊。

「那當然,我一看到那個艾莉珞就明白,風韌哥哥又要受苦了。」風輕柔一邊端碗盛著湯,一邊幽幽嘆道:「風韌哥哥,我知道你是為了我們與血族的盟約才如此的。可是,有些時候你真的用不著……這麼折磨自己。」

「沒事的,我早習慣了。這點疼痛,算不了什麼。」風韌強擠出了一絲微笑,伸手接過風輕柔遞過來的那一碗湯,輕輕抿了一口,清甜與肉香都蕩漾在唇齒間,很是美味。特別是那股溫熱的湯汁順著咽喉滑入腹中,帶來的暖意更令他渾身精神一振。

風輕柔的廚藝,無論什麼時候都是他大為讚歎的。當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到家中之時,這樣的慰藉稱得上最為心中一暖的溫馨。

他之前的壓抑與疲憊,也是在這一頓午飯中一掃而空。至少,這種時候無需再去擔憂眼前迫在眉睫的浩劫,只需去靜靜地享受難得的一時安逸。

飯後,風輕柔收拾著桌子上的碗碟,招呼道:「風韌哥哥先去洗個澡,然後睡一會兒吧。這裡有我在,沒事的。」

「嗯,辛苦你了。」

當他走進浴室之時,浴桶中早已是熱氣騰騰,一片氤氳,水光波動,顯然是風輕柔早已准好了。

見狀,風韌一笑,迅速脫去了內外衣物,進入了浴桶之中,溫熱的水流輕輕蕩漾舔舐著他酸痛的四肢肌膚,很是舒適。

氤氳水霧中,他也是覺得眼皮開始沉重起來,索性仰頭靠在了浴桶邊緣,合上雙眼想著就這麼小憩一會兒。

很快,積累的疲倦攀上渾身,越來越累,倦意更濃。

不過也就在風韌差不多入睡之刻,輕微的開門聲將他驚醒,隔著瀰漫的霧氣一望,只見風輕柔躡手躡腳走入了浴室中,而後雙手遞到了她自己的領口上輕輕一解。

下一刻,輕盈的衣裙瞬間從她身上滑落,落於腳下。

本書首發來自,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作者有話說editorbyjack2014-09-19–>

#includevirtual=”/fragent/6/”–二維碼廣告start–>.qrcodeidth:590px;argin:0auto;background:#fff;border:1pxsolidc;padding:15px20px;overflo:hidden;.qrcodeigfloat:left;.qrcodeulargin-left:120px;font:14px/1.5″icrosoftyahei”;padding-left:15px;.qrcodelilist-style:square;argin-bott:5px;

掃描二維碼關注官方微信,最新章節也可以在微信上看啦!點擊微信右上角+號,選擇添加朋友,搜索公眾號「ap_」關注我們。回復”大獎+你的qq號”參與活動。10部iphone6,萬名qq會員等您來領!–二維碼廣告end–>–15574+dth+19138430–> ?瞬時間,風韌打了個激靈,xt下載再望過去只是,已是看到脫去衣裙的風輕柔正在緩步朝著自己走過來,頓時失聲叫道:「輕柔,你這是做什麼?」

聽到質問之聲,風輕柔也是一驚,愣在了原地,臉上一抹羞紅浮現,隨即將臉撇到一邊,嘀咕道:「還以為風韌哥哥睡著了,沒想到還醒著……那個,輕柔沒有別的意思,只是覺得風韌哥哥想必也很累了,想在你泡澡的時候幫忙捶背按摩,緩緩疲倦。」

說罷,她也是挪著小步上前,終於來到浴桶前。

這麼近的距離下,眼前的霧氣也是不再能夠遮掩什麼,風韌瞥了一眼就在一旁的風輕柔,也是心中鬆了口氣了。

原本,他還以為風輕柔脫去了所有衣物,現在一看,她至少還穿著最後貼身的一小件肚兜,因為那絹白色在朦朧的霧氣中望上去就好像與她細膩嬌白的肌膚一般,剛才一時間不曾發覺。

不過也不知道為什麼,就在風韌心中鬆了一口氣的時候,也是莫名有一種遺憾感。好像,其實他心裡也在期待著些什麼。

似乎察覺到了這一點,風輕柔低著頭,纖纖十指攪在一起,輕聲說道:「難不成,風韌哥哥是以為輕柔什麼都沒穿就過來了嗎?只是覺得,穿著外衣容易碰濕,就脫了。不過,不過……如果風韌哥哥喜歡的話。最後的這點一起脫了也可以。」

說罷,她的左手已是繞在了自己的後頸上,只需撥指將系在此處的繩結輕輕一扯,最後的遮掩便將落下。

「不必了,這樣就行!」風韌急忙阻止,雖然說他心裡還是有著幾分燥熱的衝動,不過尚存的理智卻是將其壓下。

「那好,嘻嘻,我現在就來幫風韌哥哥揉肩按摩。」風輕柔一笑,雀躍著繞到風韌身後,兩隻小手一抵捏在了他的雙肩上,用勁一捏,不斷揉動著。

感受著陣陣酸痛在風輕柔的指間從自己雙肩中漫出,風韌舒服得忍不住哼了一聲,很是享受,不由說道:「輕柔,謝謝你。」

風輕柔滿意地笑道:「這有什麼的,能夠幫風韌哥哥做這些事情,輕柔再開心不過了。真希望,以後每一天都能夠這麼過,幫風韌哥哥做飯揉肩,不用再去理睬什麼湮世閣,什麼亡靈族,那該多好?」

抬手一按在自己肩上,五指重疊在風輕柔的手背上,風韌柔聲說道:「那樣的一天一定會有的。我不是早就說過了嗎?現在所經歷的苦難,都是為了以後的安逸。到了那時候,我們不再過問這些瑣碎雜事,只過自己的溫馨日子。」

「嗯。」風輕柔眼中喜色更盛,不過很快雙眸中卻又掠起一絲淡淡的傷感,嘀咕道:「若是到時候只有我和風韌哥哥兩個人,該多好?若是……一切都不曾發生過,我們兩個依舊在那個山谷中終老一生,那該多好?」

風韌嘆道:「一切都已經發生了,無論怎麼想都不可能挽回。雖然曾經確實遭遇了許多悲痛,但是這一路上卻也因此結識了很多新的朋友,有痛苦,也有歡樂,比起平平淡淡的一輩子,現在無疑精彩許多,人生應當如此才對。每一天早上睜開雙之時,迎來的應該是一天全新的挑戰,而不是沒有激情的不斷重複。這樣,才有追求,才有樂趣,不枉此生。」

「嗯,輕柔知道。」風輕柔輕輕一嘆,繼續按摩著風韌的雙肩,幽幽說道:「雖然輕柔更嚮往的是平平淡淡的生活,不過既然風韌哥哥是那樣想的,那麼我也不會阻止,而是一直跟在你身邊,幫你去完成一切你期待之事。 前妻,誘你入局 那樣的話,想必輕柔想要的生活也能更早到來一些,不是嗎?」

「謝謝你,輕柔。有你一直在我身邊,真好。」

風韌合上雙眼一笑,卻不曾想到,就在此刻風輕柔向前一撲,雙臂一環緊緊摟住了他的頸脖,嗚咽聲傳來:「風韌哥哥,能不能答應輕柔,為了那樣一天的到來,一定要好好活下去,行嗎?如果真的有什麼不測,我願意代你去承受……」

「不!」風韌頓時一喝,沉聲說道:「不會有事的,一切都會好起來的。再強的敵人我們之前也不是沒遇到過,可不是這麼一路都闖過來了?多少次生死徘徊,我們都與致命的刀鋒擦身而過,最後倒下的只是我們的敵人。輕柔,我答應你,絕對不會有事的。但是你也要答應我,無論發生了什麼,你也要必須活下去。」

「嗯,輕柔答應你,風韌哥哥說什麼,我都答應。」風輕柔含著淚點了點頭,緩緩鬆開了雙臂,繼續幫風韌揉肩按摩。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氤氳的水汽與溫熱都不曾減少,不過風韌已然覺得身上的疲倦緩緩褪去,感覺差不多了的時候,他再次抬手一按風輕柔的手背,輕輕點頭:「夠了。」

聞言,風輕柔抽回了雙手退後幾步,俯身將風韌先前脫下的衣物一件件拾起,輕聲問道:「風韌哥哥,衣服都髒了,還是換一套吧。」

實際上,又何止是髒了,之前激戰中的道道裂縫蔓延在衣物上,早已襤褸。

片刻之後,換上了一身乾淨衣物的風韌穿戴整齊走出了浴室,一眼就望見風輕柔正在幫他整理的床鋪。不過,對方卻是沒有將之前脫下的衣裙穿好,僅僅只是隨意將外衣披在了肩上,俯身整理床鋪中時不時露出身上一抹雪白的肌膚。

剛才在氤氳水霧之中看得不清楚,而且大部分時間都是背對著風輕柔,風韌還沒有什麼感覺,現在清清楚楚在這麼近的距離下隱約望著女孩時不時無意中露出的幾抹旖旎,頓時覺得心中好似有一團燥熱之火在涌動,差點就忍不住直接撲了上去。

不過,他的理智尚在,自然不會那般禽獸,不由搖了搖頭,心中暗嘆,飽暖思那啥欲的,這倒還真是不假。泡個澡后加上風輕柔的捶打按摩,身上疲倦消去大半,也是暗暗有了一股別的衝動。

不得不說這幾年來,風輕柔也是真正長大了,出落得越加水靈,楚楚動人。

還在鋪床中的風輕柔也是動作突然停下,似乎感覺到了風韌有些炙熱的目光,不由低頭看了看自己,瞬間也是反應過來現在的穿著太過隨意暴露,頓時雙頰掠起一抹羞紅,堪堪轉過身去,對上了風韌的目光。

「那個……那個,風韌哥哥是不是現在就睡覺休息一會兒。」

「嗯?不,不不不,現在怎麼能夠睡覺呢。」風韌搖了搖頭,緊接下來的一幕,卻是令他雙眼一瞪,身形瞬間凝固在原地。

只見風輕柔羞紅著臉輕輕點頭,緊抿著雙唇細語道:「輕柔知道,既然是風韌哥哥的話,怎麼樣都可以。」

說罷,她雙手一寬,披在身上的外衣順著滑膩的肌膚直接飄下落地,而後靈巧的手指抬起捏在了最後系起肚兜的繩結上,不過依舊還有著幾分羞澀與遲疑,一絲動不了手。

「輕柔,你這是在做什麼?」風韌急忙將臉撇到一旁去,他哪裡想到風輕柔竟然會如此理解自己的話。況且,這種時候他的抵抗力可是大大降低,恐怕再看下去,真的就要把持不住了。

雙臂環於胸前,風輕柔低著頭嘀咕道:「難道,風韌哥哥現在不想睡覺,不是這個意思嗎?放心吧,輕柔都準備好了。下一戰生死未卜,輕柔也不想留下些遺憾。」

瞬間身形一晃,風韌挪位至女孩身後,探手一撈將落下的衣裙拾起重新披在了她身上,柔聲說道:「輕柔想到哪裡去了?我指的不去睡覺是因為時間寶貴,剛才沐浴已經解了不少疲憊,卻也是消耗了不少時間。下一戰生死未卜,留給我們的時間不多,該做的應該是抓緊時間儘快恢復消耗的勁力,同時試試能不能再精進一步。」

臉上又是一紅,風輕柔的臉龐輕輕抽搐著,心中嘀咕連連,不過很快就回過神來,點頭道:「好的,輕柔也會幫風韌哥哥的。」

當她回首之時,已是發現風韌不在自己身後,而是盤腿坐在了床上,雙目緊閉,手掌順勢一翻,指間隱有淡色金光波動。

見狀,風輕柔也是一躍落至鋪好的床上,就在風韌身邊坐下。

「對了輕柔,之前我在與罡崛交手的時候,最後碰撞的那一招時,你可曾有過什麼特殊的感覺。比如說,血脈里的某種呼應共鳴?」合上雙眼的風韌尚未入定,輕聲開口發問。

「啊?」風輕柔一愣,細細回想一番後點頭道:「風韌哥哥這麼一說的話,倒還真是有點。好像是一股冰冷的波動迅速從身後蔓延過去,隱約中我體內的血脈都因此顫抖呼應。那個,究竟是什麼?」

風韌回道:「那是凰魄一脈的力量。你也知道,九大古族中龍魂與凰魄息息相關,她們的力量與我們的力量相互呼應的話,能夠融合出一股空前強大的毀滅之力。對了,就是之前你誤會我時所看到的那名女子,她叫雀穎眉,便是凰魄一脈的人。」

小嘴嘟起,風輕柔哼道:「原來是這樣,不過她的實力似乎比起蘭瑾差多了,卻好像與風韌哥哥的力量融合之時,爆發出了很是強大的力量。」

「這其實也正是我疑惑的地方。我之前與蘭瑾攜手多次,對於龍魂與凰魄的合擊之力也算熟悉,無論如何,雀穎眉都不應該能夠讓我體內湧出那樣的新生之力,甚至,冰冷的波動將我手中焚寂涅炎的溢出邪火都壓制回去了……」

說到這裡,風韌突然渾身一顫,雙眼睜開,失聲驚道:「不對,那不是她的力量,而是……對,之前我又為什麼就不曾想到呢?」

本書首發來自,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作者有話說editorbyjack2014-09-19–>

#includevirtual=”/fragent/6/”–二維碼廣告start–>.qrcodeidth:590px;argin:0auto;background:#fff;border:1pxsolidc;padding:15px20px;overflo:hidden;.qrcodeigfloat:left;.qrcodeulargin-left:120px;font:14px/1.5″icrosoftyahei”;padding-left:15px;.qrcodelilist-style:square;argin-bott:5px;

掃描二維碼關注官方微信,最新章節也可以在微信上看啦!點擊微信右上角+號,選擇添加朋友,搜索公眾號「ap_」關注我們。回復”大獎+你的qq號”參與活動。10部iphone6,萬名qq會員等您來領! 傲嬌妻拒愛99次 –二維碼廣告end–>–15574+dth+19138431–> ?「風韌哥哥,你到底在說什麼?」風輕柔歪著腦袋,一臉的疑惑。

風韌心中一喜,笑道:「輕柔不是想知道之前幾天我究竟去了哪裡嗎?現在可以告訴你,在那期間我有了一番奇遇,遇到了一位前輩,他傳授了我新的武學秘訣。不過在剛才之前我都是那麼認為的,卻沒有想到其實他給我的遠遠不止如此。」

聞言,風輕柔更是聽得雲里霧裡,搖著頭嘀咕道:「不明白。」

「剛才最後我擊敗罡崛的力量並不是來源於雀穎眉,而是那位前輩伴隨著傳授秘訣一同留在我體內的另一股力量。雀穎眉的力量是極致之冰屬性,誤打誤撞將那股潛伏的力量激活了。」風韌微笑更濃了,原本只以為冰封龍骨帶給他的是一個尚不成熟掌控的零之眼。現在看來,遠遠不止如此。

若是能夠將那些力量全部掌控的話,顯然到時候勝算更大。

只是,這樣新的問題就來了,那具冰封龍骨究竟在傳授零之眼時順帶著將多少力量注入到了他的體內,竟然蟄伏得如此隱蔽,若不是雀穎眉誤打誤撞地出手恰巧激活了,恐怕還不知道何時才能夠發現。

另外,它究竟是何方神聖,死後被冰封尚有如此能耐,若是尚存活於世間,又是何等恐怖的實力?

望著風韌有些失神的思索樣子,風輕柔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嘀咕道:「風韌哥哥,你說的那位前輩究竟是誰?想不到在南大陸,竟然還有那樣的強者。」

「是啊,我也從未想到過。」風韌應道,而後重新合上雙眼,雙掌一翻,體內經脈中勁力全速運轉,他再開口道:「輕柔,我要徹底感應一下體內多出來的新力量。入定期間,還希望你為我護法。」

「沒問題,這期間輕柔絕對不會讓任何人打擾到風韌哥哥的。」

風輕柔鄭重地一點頭,縱身躍下了床,眼中一抹冷厲精光浮現之刻,魔吻雙獠的劍刃已是展現在空氣中。從現在開始,誰也別想邁入這個房間半步,直到風韌結束閉關。

……

鼓動的狂風席捲著大地,鬱鬱蔥蔥的青草之上已是佔滿著點點猩紅之血,濃郁的血腥味在空氣中瀰漫,放眼望去,此處早已是一片屍山血海,尚還倖存之人都是拄著手中兵刃在大口喘息著,眼中流露出驚恐之時,亦是有著一抹劫後餘生的慶幸。

最前方,一道壯碩的身影聳立在堆積如山的屍體正上方,背後猩紅色斗篷在風中舞動,身披重鎧外側強有力的雙臂表面經脈突兀,一柄形狀怪異猙獰的大槍斜持手中,寒光閃爍的鋒刃上不曾沾染著一絲鮮血。

然而,誰都清楚,這裡倒下的上千名強者中,至少有五百名是死在此人之手,他的名字一旦說出來,便足以令中域之人聞風喪膽,談虎色變。rong>

湮世閣天罡星,不敗戰鬼,澹臺霄承。

放眼整個湮世閣,除去凶名赫赫的洛熏與深藏不露的姜淵、巫臨武,恐怕再無人能夠勝過他。即使是餘下的另一位副閣主關興霸,依舊不行。

「天罡大人,此處墓牢之人已是盡滅,我們是否暫且退軍重整旗鼓?這一次,我們的傷亡也是不小。」一名湮世閣的部下畢恭畢敬上前俯首一拜,眼中充滿著炙熱。只要目睹了澹臺霄承戰鬥之人,無一不會如此。

那樣浴血廝殺以一己之力扭轉戰局的悍將,任何人心中都會情不自禁地湧起敬佩之意,以及……還有畏懼。

「盡滅?你錯了,至少還有一人尚存。」

澹臺霄承一聲冷哼,輕輕扭頭望向側面。

順著他的目光,那名部下也是朝著那個位置一望,心中不由一驚。

只見在屍山血海之中,不知何時竟然多出了一道纖纖身影,一襲輕舞白裘輕輕抖動風中,在血腥蔓延中儘是纖塵不染。

女子?

還有,她又是何時出現的?

手中大槍一橫,示意部下退去,澹臺霄承踩在屍山之上,俯視著下方那道神秘而又鬼魅的身影,哼道:「若是沒猜錯的話,你便是最近墓牢中聲名鵲起的那位冷血妖姬吧?正好,剛才的戰鬥我還沒有過癮,一個能接我三招的人都沒有。你來了,再好不過。」

不敗,那是對他赫赫威名的彰顯。戰鬼,那是因為他幾乎就是為戰而生,嗜血好鬥,以此為樂。

來者輕輕抬頭,雖然帶著面紗的臉上流露出一抹深寒之意,雙眼微眨,輕聲說道:「湮世閣天罡星澹臺霄承,今日便是你的最後一戰,拿命來吧。」

話音落時,她的身影剎那間已是躍到了澹臺霄承的面前,速度之迅疾好似直接破開空間奢望束縛進行挪移,探出的掌中一抹森冷銀虹驟然閃現,化為一支纖細劍刃徑直朝著對方左胸而去,劍氣嘯動凌厲無匹。

一上手便是殺招,無需糾纏,更不必留情。

「來得好!」

澹臺霄承卻是興奮一嘯,手中大槍猛然一揮,無數道虛影瞬間划動擋在身前,一抹寒光更是從中破出突刺,尖銳的寒光頃刻間奔騰為陣陣驚濤駭浪。

一出手便要全力以赴,這就是不敗戰鬼的必勝之法。

乒!

霎時間,兩抹寒光衝擊碰撞,看似纖細的劍影一縱,竟然正面強行破開大槍的厚重揮擊,劍尖一挽撕裂奔騰寒光,呼嘯的劍勢一釘,正中斜起的冰冷槍刃末端。

兩般兵刃一碰,澹臺霄承神色猛然一變,竟然身形一退從屍山上縱身退下,手中虎口傳來一陣撕裂般的劇痛,緊握的大槍竟然還在顫抖著。

那一劍之力看似迅疾森冷,想不到竟然更是雄渾至極,劇烈衝擊中的強橫之力摧枯拉朽,足以開山裂石。

「好傢夥,真看不出你一纖瘦女子,力氣倒還真是不小!」

澹臺霄承一哼,同時低頭一望,只見自己胸甲之上赫然多出了一道纖細劍痕,還瀰漫著絲絲寒氣。剛才那一招交手,顯然是他敗了,力量不敵的同時更是有一抹劍氣穿過了防禦,好在這身重鎧是湮世閣所鑄造的引以為傲之物,不然的話絕對不會只是這點創傷。

「能夠在我一劍之下近乎全身而退,天罡星不敗戰鬼,確實有兩下子。」冷血妖姬冷冷一哼,不知為何,她說話的聲音隱有著一絲斷斷續續,口齒不清略帶僵硬。

「哼,不過一時勝我半招,你還得意起來了?小丫頭,老夫在中域成名之時,你還不知道有沒有出世呢!」

澹臺霄承猛然一喝,大步上前一踏,手中大槍揚起一記重重上挑,磅礴的勁風洶湧撲出。

那一剎那,他身前的那座堆積屍山轟然一爆,無數斷肢殘軀瞬間震裂為無數血霧碎屑擴散半空,雄厚剛猛之力絲毫不減,朝著上方順勢起身躍出的冷血妖姬緊追而去。

縱身晃動飄舞在虛空中,她的身形極為詭變莫測,奈何縱使如此依舊不能擺脫那一槍攻勢的窮追不捨,就好似那一道兇悍勁力認準了她一般,無論如何逃竄,都緊緊咬住不放,根本無法躲避。

見狀,冷血妖姬輕輕一哼,右腕翻動一劍斜斬。

鐺!

劍裂天穹,森冷瞬間撕裂剛猛,爆裂的波動令虛空為之一顫。

幾乎與此同時,澹臺霄承壯碩的身影躍至半空,赫然出現在了她的背後,高舉的大槍狠狠一砸劈落,槍刃所至之處,無數圈空間扭曲漣漪泛起。

然而,那一瞬間,他又是眼神一變,大槍劃過那道潔白的纖瘦身影,奈何竟然只是一道隨風消散的虛影,所有的凝聚勁力皆是轟鳴擊中在虛空中,未收寸功。

怎麼可能,她在哪裡?

驚詫中,澹臺霄承突忽覺肩上一沉,猛然抬頭一望,只見一身白裘隨風舞動的身影已是立在了他的左肩上,一抹倒持的劍光瞬間往下一釘。

「休想!」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