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到了這,竟然又是一片林子,在林子里長滿了雜草,都看不見有人走過小道的痕迹。

「我們這真的是出了黃城嗎?」還是講他們通過了這個洞到的地方還是在黃城的城內的某處?

「應該就是這裡了,我們應該是出了城的。」被問到這話,守門小兵也不大確定了。

聽出來守門小兵的不確定。林沐也不好再問,只能先往前走走再講了。

想著。也就從腰間再次抽出來了皮鞭,一邊清理腳邊的雜草,一邊往前前進著。

兩人餓了,林沐就掏出來饅頭,自己啃著,也順便遞給了那個守衛小兵一個,就這樣走了快到傍晚,他們終於看到了這林子的盡頭。

在這林子的盡頭,林沐看到了一片荒蕪的土地,「這才是出了黃城的地界了吧?」

「等一下!」守門小兵突然喊道。

「怎麼了?」林沐奇怪了,不過也是聽話地站在原地,轉頭回過問他又發現了什麼。

「這裡好像有結界。」守門小兵若有所思的說道。

「你從哪裡看出來的?」林沐上下左右打量著,她還是沒看出來。

「小的正是幹這一行的,所以對結界這東西很是敏感。」

「哦?」

「小的之所以能進了二院,然後當上這守門的門衛,都是多虧了祖上都是幹這一行的,其次有著對天生對這些魔法結界的敏感。」

「可這又跟你干守城門的又有什麼關係呢?」林沐不覺得這兩者有任何關係,難道這裡當個看門的還需要附加這麼多條件。

可事情確實是打破林沐的認識!

讓她更加清楚地認識了一點,在清川國國城裡不要小看任何一個人,哪怕是街上賣菜的大嬸,他們平時看著誤天然無公害,可要是當你惹到她了,沒準人家丟了菜籃,轉身就是一個高手,打的你落花流水!

守門小兵打開了畫匣子,差點連他祖上十八代都給扒了出來,估計是兩人有在一同共過患難吧,現在看著他比之前知道自己的身份時,隨意多了。

他之所以還沒靠近結界,就能感知這裡有結界的存在,還多虧了在清川國國城有過當看守城門的經驗,清川國國城的城門,看著是誰人都可以進的,其實並不是這樣的。

在那裡有看不到的一道結界存在著,只要他們有沒達到進入清川國國城的等級,那麼那個結界是會自動判斷出來,然後便會沒有進去的許可權的。

也正是有了這一規則,才會保證了清川國國城位於清川國其他城市之首,所有的人才會拚命的想要往裡面去,只要到了這裡面,基本上只要有修為,修為高能煉化出能量石,在這裡基本上生存壓力不大的。

可要是換作是在別的城市,都使用著金幣,那麼他們會想著怎麼去賺錢,去生存,那麼在自身修為上也就放在了第二位了。

時間一久,也就慢慢地演化出來目前這樣的清川國。

國城的城民向外出售能量石來換取高額金幣,然後再用金幣去換取低價勞動力,去為他們創造更高的價值,然後這價值轉化為更高級的權勢,壓迫著其他城民緩不過起來,必須去做出賣勞動力的事情。

扯遠了,還是回到眼前守門小兵發現的這個結界上面吧。

「我們可有出去的方法?」林沐想著小兵既然能發現,那麼他肯定也是有著破解的方法吧。

果然……

一提到這個,守門小兵也是兩眼放光,頗為自豪地說道:「林小姐,這麼問,可就真的是找對人了!我這一生會的不多,除了識人這一項本領,還有一項就是這結界了,我干守城門的也有許多年了,每天沒事就是在研究這守護結界的各種設置方法,破解方法也自然不在話下了。」

「那咱們趕緊破完走人。」

「好的,您就在一旁好好看著。」

說完這話,守門小兵沿著四周轉了起來。林沐看著他這番動作,也不禁打開了念力去探索這結界到底在什麼位置,很可惜的是,她並沒有發現這裡有什麼異常,只是一個很普通的樹林,實在不知道他是從哪裡看出來這裡有結界的。

守門小兵一邊在尋找這結界的突破口,另一邊可也是有留意到林沐的神色,在看到她一會兒皺著眉頭,一會兒搖了搖頭,不由地回頭跟她解釋道:「這結界並不是任何人都能看到的。」

「還有限制什麼人才能看到?」林沐不解他這話到底為何意。

守門小兵本身就是一個話多的,問到了這,這又是他一個自豪點,於是裝作無奈地說道:「小的很不巧,就不處於被那些限制的人之中,像您看不見也是正常的,一般看不到這些變化的,都是不適合走這一結界封印體系的。有人天生就對這些東西比較敏感,所以學起來就會很容易,而且這東西要是從小就開始培養的,像小的這個歲數再學,頂多都是些皮毛,而且還是那種不管怎麼努力都是在做無用功的那種。」

「那就是說我看不見,因為我對這一類魔法封印沒有感知能力?」林沐問道。(未完待續。。)

… 「大體來說是這樣的。」守門小兵低頭思考了一下,這關於修為什麼的,要非要說出來一個章程,他還真的說不出來一個一二三呢,這東西只能是意會不能言傳,要是說的多了,沒準被上頭心血來潮給發現了,興許就此再改變規則也說不定的。

這是他想了半天,最終才說出來他覺得自己能說的某些話。

「那你看我適合什麼?」林沐不願相信自己不適合學習魔法封印這些東西,如果不適合學這個,然後在招式上她也是不行的,那麼她還真不知道有適合自己的東西了。

甚至她不禁懷疑自己是有著到底多好的運氣,才能走到今日,還連贏了好幾場比試。

說到底,她還是覺得自己並沒有多差的。

只是這麼被人赤/裸/裸地揭開了,讓她脆弱的小心臟一時有些受不了。

唉……

林沐一時沒忍住嘆了口氣。

問完這話,她還是抱有一些期待的,希望他不要回答的那麼乾脆的,哪知他卻連懶得理都不理,直接朝她還搖了搖頭,她本來還想問為什麼的,但這貨又是朝她打了一個「噓——」的手勢。


這下林沐更是鬱悶了,但也還是很為配合地放輕了步子,貓著腰跟在小兵身後,一邊看著小心留意著周圍的景物變化,一邊等待著他下一個指令。


直到過了將近十分鐘,只聽小兵長嘆了口氣。接著就是開口說道:「好了,沒事了。」

「剛才怎麼了?」林沐說出這話有些遲疑,本來是不想問的。可最終還是抵不過她想知道這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她可不想處在陌生地方,然後發生意外,要是突然掛了,也掛的不明不白的,這樣可就不好了。

她才不會講她剛才什麼都沒發現嗎?

可又怕自己什麼都沒發現又會遭到鄙視!

想到這,林沐怨念更深了。這人怎麼能這麼討厭呢!她都沒有對他擺架子,這貨竟然這麼自來熟的,就是因為自己跟他一起蹲在樹根那塊啃過饅頭。有了交情,還是太接地氣了嗎?

其實小兵心中也正是這麼想的。

本來也是覺得跟城主有關係的人,怎麼說也該是那種飄然欲仙的,有著高高在上。不可高攀的氣質在的。自從她不拘小節的迎著自己詫異的目光蹲在了那一棵大樹下喝著清水就著饅頭。然後朝自己看了一眼,說道:「兄弟,你要不要來兩個?」

他還沒從震驚中回歸神來,就見對方已經把兩個饅頭往他手中一塞,又說了一句:「快吃,不要客氣,我這還有幾十個沒吃呢,放這放著目前也是沒人吃的。」

她是毫不在意地說完這話。守門小兵是徹底地凌亂了,下意思的咬著手中的饅頭。反應了好久才反應過來。

不過有了這麼一出,林沐在他心目中算是徹底是從神壇上降了下來。

就在剛剛,他之所以「噓」了那麼一聲,倒不是因為發現了什麼異常,而且他要專心的來破解這個結界了,通常他在專心做事的時候都不喜歡讓人打擾他。

可林沐是誰?就算兩人有了那麼一點交情,他還是有分寸,不能得寸進尺的,只能想出這麼一個辦法來讓她轉移注意力。

果然這個方法是對的。

如果她沒有這個為什麼,那麼也就會更好了。

「那不重要的,重要的是小的已經破開結界了,咱們還是趕緊出去才是正事。」守門小兵依舊保持走在她的前頭,仔細地在前面探著路。

「我都沒見到你怎麼破的誒!」林沐略微有些責怪自己太大意,怎麼竟然把他給忽視掉了,只關心周邊的草叢去了。

可是事情過去都已經過去了,林沐也只好作罷,點了點頭,算是同意他的說法。

從這片林子一出來,果然視線就豁然開朗了,她看到了熟悉的地方,那就是黃城所特有的荒原。

在林子里還沒感覺到時間過的有多快,等他們出來了之後,這才發現太陽快要落山了。

「我們這裡距離這附近的城鎮還有多遠?」林沐蹙著眉頭,目光朝著遠處飄去。

「要是速度快的話,應該在天黑之前,我們應該能到洪城。」小兵出來之後,也沒有一刻是閑著的,看著地圖約莫著他們該往何處走。

說實話,他是基本都沒有靠近過黃城,也沒有打算有一天會到黃城看看,可就是造化弄人,沒想到最讓自己從來沒想過的事情實現了,而且竟然還會來這裡當差。

「那我們從這能到清川國國城嗎?」

她如果沒有記得沒錯的話,她有聽過飛馬有講過從這黃城繞過去也是可以到達清川國國城的。

「到是能到,只是有些遠了。我們是想今晚入住城鎮的客棧的話,還是去洪城比較好,要是去清川國國城的話,恐怕在天黑之前是到不了的。」小兵默默地在心底計算好了兩者的距離這才說道。

「那我們要是回清川國國城則需要多長時間?」林沐看都不用看戒指空間的,她戒指空間裡面是一枚能量石都沒有,就算去了洪城又有何用,還不是一樣露宿在外面。

既然一樣都露宿在外面,街頭跟野外應該是沒什麼區別的。

還不如早點趕路回去,然後回到自己窩裡睡呢。

「前半夜應該是能趕回去的。」守門小兵回答道。

這個距離,她還是能接受的。

「那我們趕緊走吧,就回清川國國城。」林沐下了定論。

守門小兵自然是沒有異議,但是礙於自己的有在那裡當過差。還是不得不出聲提醒她道:「我們要是在前半夜趕到的話,很有可能會進不了城門,城門一般都到了那時候會關掉的。」

「你有金幣嗎?哦。不對,是能量石嗎?」林沐突然問道。


「這個,小的……小的,真沒有。」要是不缺這東西的話,他肯定不會來這當差的!

「那我們就回清川國國城吧!」

去洪城的那一條,因為沒有住店的錢,算是行不通了。

守門小兵起先還沒有明白能量石跟他們去洪城又什麼關係。不過等到該吃晚飯時,再次嚼著手中的白饅頭時,瞬間明白了這兩者還是有著很大的關係!

……

「蔣兄弟。這還得走多少路?」

這是林沐一路上不知道第幾遍朝著守門小兵問道。

「還有很遠呢。」守門小兵,哦,不,應該叫他蔣盡才對。他再回答林沐這話時。連大腦都沒過。純屬於被問多了,自然反應。

兩人在路上閑著無聊,有的沒的瞎扯了一大堆,這其中當然是蔣盡說的話最多。

說的最多的也無非是二院。

這畢竟都是兩人都有待過的地方。

提到二院,林沐心中是對它沒有任何好感,可架不過蔣盡的口才好,聽完之後,讓她對二院更加的討厭了!

就拿她上次被關的地方來說。說是什麼二號牢房,誰知根本就不是。那裡是關押重罪犯人之地。

把她一個沒有什麼大錯的人關在那個地方,那就是失職。

好在聽到後來,林沐從蔣盡的話語里琢磨到了他們都受到了該有的懲罰,心中頓時舒服了不少,可這又讓她忍不住想起了在二院的那個牢房裡遇見的一個熟人——洛雲。

洛雲怎麼會在哪裡?

林沐心中也蠻是奇怪的,不由地向蔣盡打探了一下她到底有犯了什麼錯。

哪知蔣盡的表情有些隱晦,想說又不想說的樣子,徹底地把林沐的好奇心給勾了出來,忍不住跟在他身後一直纏著他透露出一點情況。

蔣盡被纏的沒辦法了,向她招了招手,有些神神秘秘地說了他的猜測。

對,沒錯,又是他的猜測。

其實他只是一個小小的守門的小兵,對二院的事情本該不清楚的,奈何架不住他有顆喜歡八卦的心,然後依著他守門這個優勢,可以裝作無意地正大光明地聽著來往之人談論城內的大事小事。

說到了這,他又忍不住不提到令他頗為自豪的一個專屬天賦,那就是他有見過一面的人,便會過目不忘的特性,甚至連他/她說過的話,只要稍微用點心,他都可以回想起來。

在他小時候,還對這一特有的算是天賦吧,還感到怪異跟不習慣,一直都覺得自己是一個怪物,跟別人不一樣,而且在小的時候,他還控制不了自己這項本領,不管是在休息還是在做功課什麼的,那個天賦總是自動去記憶,他控制不了,為此還苦惱了好久。

等到他年歲大了,這個天賦也就漸漸「收斂」了許多,沒有像之前那麼不受控制,他開始習慣把一些特殊的人記下來,然後再去收集他們的信息。

也正是有了這個天賦,他才躲過一院跟二院的每一次大清洗,才能安安穩穩位於守門這一崗位而不變。

要知道能他們的崗位,或許在別人看來都是一些打雜的,可是等你真正的進去之後,便會發現讓你離開時,你肯定是不舍的。

主要還是上頭給的福利太好了,還有就是雖然不能往上晉陞,但是這福利也是隨著你在崗位年限增加而增加,比如他已經在清川國國城當了有五年的守門小兵了。

這福利已經夠他在清川國國城買一座宅子了。

本來他是不打算留在黃城的,可是又忍不住想到自己有聽過那些人在私底下議論的,還有根據他以往的經驗判斷,他覺得自己要是再在這個時候留在二院,肯定是一個不明智的選擇。

都是二院那一幫人爭權爭的鬧的太凶,破壞了原本該有的平衡,這才導致讓他們一院的人有機可乘。

當然,這其中肯定還有他現在的城主,顧城主在其中的引誘。

不過這些也是怪不到他們的。

聽林沐提起那個重罪罪犯的牢房,這也是導致他們二院這次事件的發生的一個方面,不是他說要按往年平順時期,是根本不可能會有這麼多的重罪犯被關押的。

今年這麼多,絕對都是他們有私自收人好處,然後把人給關了進來。

上頭人在忙自己的事情,心有餘而力不足,下面的人見上頭的人不管了,便覺得自由,不再約束自己,久而久之的,這二院不出事情那就是不可能的,就是他猜不到的是有人是專門針對他們二院的,還是專門針對他們上頭人——他們二院的管理者的。

如果是針對他們二院管理者的話,那麼他們離不離開二院,就變得沒那麼重要了,可要是針對他們二院的,那麼他們再留在那裡,下場肯定要會比那些關押著的重罪罪犯還有慘。


他摸不清這一點,所以最保險的選擇,還是離開那裡比較好,儘管他捨不得福利那麼好的位置,而且將要安家的清川國國城。

想到這,他也是蠻無奈的,別人都是想進清川國國城安家,他倒好,可以安家留在那裡了,結果到頭來,為了讓自己心安,來到這麼一個什麼都是新的黃城,還扯出來這麼多的事端。

真是天意難測啊!

「那也就是說……」林沐忍不住驚呼出聲,只不過這話還沒說出口,就被蔣盡眼疾手快地把她的嘴巴給捂上了。

「大姐,咱們小點聲啊!」雖然現在身在野外,可這些事跟她說已經是破例了,再讓她給嚷嚷出去,被人知道了,蔣盡想撞牆的心情都有了。

縱使他心裡也覺得這裡肯定是不會有除了他們之外的人出現的,可他還是覺得小點心比較保險。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