徹底,驚呆了…!!

……

「糟了…!」

此刻,一道焦急聲音響起!

下屬幾乎是屁滾尿流,沖了過來!

「公子,大事不好啊!」

唰…!

曹昊皺起了眉頭,擺了擺手,「不是什麼大事的話……給我滾一邊去!」

而,此刻。

那名下屬,面色凝重至極!

「莽雀吞龍營,數十艘戰艦……來了!!」

「這,是西天王啊!」

聞言。

曹昊先是一愣。

旋即,冷笑起來…!

「秦蒼穹,來了?」

他倒是沒想到,這傢伙……居然還敢出現?

上次,覆滅寧王族。

已經讓京都,不少勛貴心存不滿了。

而,現在。

那傢伙,是要找死,一舉得罪京都?

「公子,現在怎麼辦啊?」

下屬的面色,焦急到了極點…!!

那,可是戰無不勝,功勛赫赫的西天王啊!

「急什麼?」

曹昊冷哼一聲,「現在該急的人不是我,而是……我們的西天王!」

「我倒要看看,他敢出手不敢?!」

在他眼中。

這,不過是虛張聲勢罷了…

前方。

無盡人馬,瘋狂衝殺。

讓宋王族的宅邸,看起來…搖搖欲墜!

可,就在這時。

轟…!!

一架戰鬥機,呼嘯而來!

尾部藍焰噴薄!

在矢量發動機,那恐怖的作用下。

戰鬥機,驟然懸停在了空中!

下方。

曹昊皺眉,看著上空!

而,此刻。

轟…!

艙門開啟!

一道身披黑色西裝,面容冷戾的身影,緩緩出現…!!

這,赫然…是秦蒼穹!

他眸光冰冷,眉眼含煞,看著下面的這一幕!

「先生,是否…」

一旁,下屬遞過來降落傘。

但,秦蒼穹卻是擺了擺手,「不必。」

他淡淡掃視下方一眼,一步……轟然踏出!

轟…!!

空中。

一道身影,如流光墜落!

直接,轟然越過近百米距離,重重砸在了人群之中!!

砰…!!

地面,驟然爆裂!

裂紋瘋狂蔓延,轟然搖晃!

震耳欲聾的聲音中。

硝煙,瘋狂瀰漫!

「啊…!!」

凄厲慘嚎,不斷響起!

這一擊。

赫然,蔓延數百米…!!

直接讓那些人,都是被震的跳了起來,重重摔在了地上。

爾後,倒在了深坑之內…!

這,簡直…

金陵宋家宅邸,門口。

一片混亂!

遠處,曹昊眸光陰冷,盯著硝煙瀰漫的地方。

他的心中,泛起一絲荒唐。

這,簡直…

堂堂西天王。

那等人物,直接…從數百米掉下來,摔死了?

這,未免也太滑稽了…

而,就在這時。優質免費的閱讀就在閱書閣『』 忽然,身後飛過來一把匕首,正中綠衣男子的胸膛,男人應聲倒下。

尋韶容驚魂未定地看着倒在血泊當中的男子。

眾人轉過頭去看,卻沒有看到後面有任何人。

真是奇了怪了?

尋韶容看向門窗緊閉的屋子,窗戶紙破了一個洞,想必是越少淵丟出來的匕首。

留在這裏不安全,難保沒有投毒之人的同夥,要趕緊帶着小淵離開。

「白村長,既然下毒之人已經找到,村民的病也都治好了。」

「我們就不叨擾了。」尋韶容行了一禮,準備告辭。

白村長本想留下他們再歇息一晚的,可是看着她面色慌張,便也沒再挽留。

「好,多謝尋軍醫。」白村長行了一禮,他身後的村民們也都恭敬地沖着尋韶容行了一禮。

尋韶容微微欠身算是回禮。

隨即尋韶容上了馬車,越少淵也趁亂偷偷溜上了馬車,隨行的士兵們跟在後面。

一行人準備回軍營。

馬車駛過村莊的村口,行進在滿是砂石的官道上。

「娘親真是神了,又能治好百姓們的病,又能抓到下毒之人!」

越少淵一臉崇拜地看着尋韶容。

尋韶容摸了摸越少淵的頭,「要不是小淵及時出手,恐怕我就被那人傷了。」

「娘親知道是小淵?!」越少淵驚喜地看着她。

她微微點頭,輕輕撫摸著越少淵的小腦袋。

這次的事情讓她明白,危機四伏,敵人無處不在。

但凡是無意間動了別人的蛋糕,損害了某一方的利益,自己就會陷入到危險之中。

甚至,可能會連累到身邊的人。

「小淵,這瓶葯你拿着。」尋韶容從懷中拿出一個紅色的瓷瓶放在越少淵的手心。

「這是什麼呀?」越少淵把瓶塞拔出,聞了聞,好奇地問道。

「這是解毒丹,日後,你若是中毒了,不管是什麼毒藥,都可以先服下一顆,壓制住毒性。」

「記住了嗎?」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