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羅征身上隱隱逸散出來的威勢,讓他意識到此人乃是絕頂的強者!

他與羅征的修為差距太遠,根本無法看透羅征的真正實力,但他卻可以猜測,羅征的修為至少是化神三變的修為,甚至有可能是一位界主!

七絕界不是被他們聖族佔據了么?這樣的強者敢踏入七絕界,豈不是找死?

「你,你是誰……你想幹什麼?莫非你是打算投誠我聖族……」這聖族武者的修為或許不高,但腦袋還是比較敏捷,瞬息之間就得出了這樣一個答案。

如果此人真的是投誠,那麼他可能還有一絲活命的機會,人遇到事情總是選擇往好的方向去想,聖族也不例外。

「你沒有資格知曉我的目的,」羅征淡淡的瞥了一眼對方,就鬆開了手指,那條鞭子便自動垂落,收縮回那聖族武者手中。

羅征的這個舉動頓時讓這聖族武者心中微微一喜,他覺得自己猜中了羅征的目的,此人果真是來投誠的,不過並不願意告訴自己而已……

但羅征下一句話,這聖族武者剛剛升起的希望卻是重重的碾碎。

「弱者,都去死吧,」羅征隨即閉上了眼睛。

羅征的靈魂威壓驟然釋放出去,以他為平面朝著四面八方擴散而去。

這半空中還有三四位神丹境修為的聖族武者懸浮著,他們看到這邊的動靜,保持著一定的距離,也是小心翼翼的打探著羅征的動靜……

當他們聽明白羅征話的瞬間,這些聖族武者心中頓時升起強烈的危機感,意識到不妙后一個個就要轉身逃遁!

可是他們逃跑的念頭剛剛誕生,就感覺自己的腦袋一沉,彷彿有百萬斤重物狠狠地壓在了他們的腦袋上,隨即自己的靈魂就像是脆弱的水泡一般,瞬間炸裂,與靈魂一同炸開的還有他們的腦袋。@^^$

神丹境武者的靈魂不曾經受過鍛煉,脆弱的就像是初生的嬰孩,根本沒有絲毫抵抗的手段。

這幾位押解人族的聖族武者頓時成了一具具無頭屍體,朝著下方直墜而去。

偌大的山谷之中一片沉默……

所有的凡人都抬頭看著羅征,目光之中滿是不可置信之色,此人僅僅只是閉目冥思之下,就讓那些不可一世的聖族人頭顱爆裂,此人是何等的存在?

在這一刻羅征在他們心中已經化為上天派遣而來的救世主,就是為了營救他們溪國的子民。!$*!

羅征只是淡淡的掃了這些凡人一眼,隨即就要離開,卻聽到下方一個聲音驟然響起,「這位恩人請留步!」

隨後就有一道身影疾馳而來,此人就是溪國國主,他擁有照神境修為,可御空飛行。飛

在溪國中也有渺渺數人擁有這等修為。

「這位恩人,我是這些子民的國主,恩人既然敢出手相助,能否帶我溪國子民離開這七絕界!」國主浮現出祈求之色,他知道自己的修為和羅征差太多,此人肯於出手相助已經是天大的恩情了,他不該再有其他的奢望。

可是國主心中也明白,就算現在羅征將他一國之人救了下來,他們也不可能在七絕界中生存,幾十萬人的目標太大了,很容易被聖族武者發現。

關鍵是這血咒術一旦成功施展,整個大界中所有人都沒有活命的機會,即便是藏身在地下千丈的洞穴中,一樣會受到血咒術的影響!

唯一的出路就是離開這個大界……

那位羊角辮女孩從國主寬大的手臂中探出遠遠地腦袋,一雙黑丟丟的眼珠盯著羅征,對於羅征的好奇似乎已經壓制了她的恐懼和悲傷,瞪著眼睛小心翼翼的打量著羅征。

羅征何嘗不明白這位國主的話,卻是微微搖頭,「人太多了,我帶不走。」

國主的臉上流露出黯然之色,他的要求的有些強人所難,此人能夠出手相幫已經是天大的恩賜,他的請求其實是有些過分了。

不過羅征的目光一閃之下,卻是望向一旁峽谷上的山壁,沉吟了一下。

隨即他靠近那山壁,伸出一根手指在山壁上輕輕一扣,山壁便在瞬間坍塌出一個丈許高的大洞。

羅征順著這洞口鑽進去,手指宛若刀鋒一般,在其中不斷地切割,將這個洞穴朝著下方不斷地擴大,僅僅耗費了十來個呼吸時間,羅征就挖出了一個寬達萬丈,深達十萬丈的洞穴。

等到羅征回到洞穴外,對那國主開口問道:「你們的食物夠用嗎?」

國主明白了羅征的用意,臉上流露出為難之色,「食物的確是夠的,可是藏在這洞里……」

他們溪國被聖族威逼之下舉國遷徙,在離開之前,國主已經動員所有人將能夠帶上的糧食全部帶上,眾人剩餘的口糧支撐半個月都沒什麼問題。

但藏身在洞中有用嗎?血咒術一旦生效,藏在哪裡的結果都是一樣。

羅征當然明白這位國主的憂慮,「我不會讓血咒術生效的,你們只需要在其中躲避數日即可。」

聽到這話,國主的臉色微微一驚。

溪國國主的修為或許低微,但不代表他的眼界低,他終究是上界武者。

聽羅征的意思,他似乎要阻止聖族施展血咒術?

「相信我,」羅征淡淡的說道。

看到羅征堅定而淡然的表情,國主心中忽然湧出一股信賴的感覺,或許此人真的能夠做到……

「多謝恩人相救,若恩人能助我溪國度過這一場大劫,我等、我等……」

國主原本想要道出感謝之言,可是說到一半,忽然不知道下一句應該如何開口。

他是一名照神境武者,只有武者才明白強者與弱者之間的實力差距。

凡人們反而分不清楚,在凡人的眼中,神丹境武者和界主的差距似乎也並不大。

這國主隱隱能想明白羅征的實力,他敢獨身前來七絕界,至少也是界主修為,甚至是天尊的存在都有可能,這樣的人他們根本無以為報。

「我等……無以為報,只有給恩人磕頭重謝!」

話音落下,這國主凌空而跪,卻是拜倒在羅征跟前。

溪國的國主都匍匐而跪了,下方的凡人們哪裡還有站著的道理,這密密麻麻排成一條長龍的數十萬凡人們,在這一刻紛紛朝著羅征匍匐在地上。

羅征微微搖頭,開口說道:「你們進去吧,我會在洞口布下一道幻陣。」

國主點點頭,便是發號施令,便是一番調遣。

這幾十萬人魚貫而入,鑽入了羅征開闢的洞穴之中,羅征利用神紋術在洞口隨意布置了一道幻陣,當他激發這幻陣之後,整個洞口就從視覺上詭異的消失了。

這個幻陣無法阻攔界主,甚至連神變境武者都能輕鬆找到幻陣的破綻,發現洞中的數十萬人類。

不過押解這些凡人的任務,都是由神丹境的武者完成,以羅征現在的實力布置的幻陣,別說是神丹境了,就算是虛劫境,生死境也無法看破這幻陣所在。

所以他這番布置之下,這些人應該是安全的。

安置妥當之後,羅徵才飄然離去,繼續朝著七絕仙城進發……

站在洞口處的國主,抱著那位羊角辮女孩愣愣的望著羅征遠去的背影。

「國主,他是誰啊?」羊角辮女孩用清脆的聲音問道。

國主則是微微一笑,「他……是我們人族的大英雄!」

「大英雄?很大很大的英雄嗎?」羊角辮女孩問道。

「嗯,很大很大……」國主回答。

羊角辮女孩點點頭,望著羅征消失的方向久久不肯挪開視線,她小小的心靈之中,已經將羅征的形象深深銘刻其中。 這峽谷距離七絕仙城距離並不遙遠,不過一百多里路程,羅征只需要一步便能挪移而去。

出於謹慎羅征並沒有這麼做。

從神煉禁地中回歸,羅征的實力有了長足的進步,但不代表他可以面對聖族肆無忌憚的橫行。

越是靠近聖族,羅征越是謹慎,甚至放滿了速度低空潛行。

這一路之上,羅征也發現了好幾隻凡人的隊伍,人數從十多萬到五十多萬不等,其中都有聖族武者押解,顯然都是送往七絕仙城。

羅征並沒有再出手營救他們,距離七絕仙城太近,爭鬥之下引起的波動很容易被城中的強者探查到。

何況問題的根源還是在七絕仙城中,只要破掉七絕仙城,阻止他們施展血咒術,相信聖族也不會對凡人進行大肆的屠戮,畢竟這些凡人的實力太過於輕微,就像人類對屠殺螞蟻也沒有興趣一樣,聖族也不會因為無聊去擊殺這些凡人。

很快,一座金光璀璨的主城便出現羅征的視野之中,這七絕仙城乃是七絕界中最為龐大的仙城。

眺望之下,就看到這七絕仙城的上空浮著一塊巨大的血色圓盤,那血色圓盤幾乎將整個主城覆蓋,圓盤之中則有無數個細小的血色符文不斷地滾動著。

這七絕仙城中有四條血柱朝著上方延伸,與這血色圓盤彼此相連,血色圓盤似乎通過那四根血柱,源源不斷的吸收著殷紅色的血液,然後再將這些血液拋灑在天空之上,形成一道道血色雲霧,擴散到整個七絕界中。

越是靠近這七絕仙城,那股血腥味就越來越濃烈,彷彿前方就是屍山血海,昔日極為繁華的仙城現在已經化為貨真價實的修羅煉獄。

打量了一番后,羅征悄然朝著一側飄去,醞釀一番,他目光中的殺意已消失的無影無蹤,同時丹田也完全封閉起來,整個人在瞬間改頭換面,化為一個氣息衰敗的凡人,悄然降在一條大路的中央,這是進入七絕仙城的必經之路。

不久之後,就有一支凡人的隊伍順著這條路緩緩而來,半空之上則有數位聖族武者押解這些凡人,此刻距離七絕仙城越來越近,那些神丹境武者也越來越沒耐心。

「動作都快些!」

「三百里路趕了足足九天了!速度太慢了!」

那聖族武者在空中咆哮著,揚起手中的鞭子在空中狠狠地抽打了一記,那鞭聲刺耳至極,一些凡人忍不住用雙手捂住了耳朵。

這些凡人們這般趕路之下,早已經是精疲力盡,速度再快也快不到哪裡去,但依舊擠出渾身上下的一絲力氣,機械的邁動腳步。

就在這時,為首的聖族武者就發現了躺在地上的羅征。

「怎麼有個漏網的!」

話音落下,聖族武者手中的長鞭驟然朝著羅征抽打而去。

羅征的目光微微一閃,他倒是不畏懼這一鞭子,躺在這裡讓這武者抽打,也傷不了他一根毛髮,但這一鞭子若是抽中了,他恐怕就要露餡。

「啪!」

這一鞭子終究沒有抽在羅征身上,而是抽打在羅征的身側,頓時將地面抽出了一個大洞。

「你,給我跟上隊伍!」那聖族武者冷聲對羅征說道。

聖族的目的是為了獲取人類的血液,若是人族能夠極力配合他們,以最快的速度趕往七絕仙城,他們也不願意濫殺,現在距離七絕仙城已經相當近了,羅征在這聖族武者眼中就是一隻走丟的綿羊而已,順手就將羅征趕入了人群之中。

羅征臉上的氣息衰敗至極,且渾身包裹著泥濘,他且隱匿了自己的修為和靈魂,此刻他自然是將這戲做足了,便是連滾帶爬的混入了隊伍之中。

周圍的凡人們都是一臉的木然之色,他們甚至連打量羅征一眼的興趣都沒有,宛若行屍走肉一般,只知道應該往前走,可是走向哪裡,命運如何,他們都已經無法思考了。

此地距離七絕仙城只有二十餘里路程,幾乎就是近在眼前,對於這些精疲力盡的凡人來書,也足足耗費了半天時間,才來到這七絕仙城的大門前。

這七絕仙城恢弘的城牆之上,矗立著一排聖族武者,其中多數是神海境武者,少部分神極境武者,他們卻是聚集在城頭閑聊。

「你們聽說沒有,蒼蘭小隊好像被人出手誅殺了?」

「那支小隊的七個人都是神變境的精英,有人竟然能神不知鬼不覺的將他們擊殺,此人的實力至少是界主!」

「界主?你知道蒼藍小隊曾經擊殺過界主么?」

「不是界主,難道還是天尊啊?天尊敢來七絕界?」

「怪就怪在這裡!大衍之宇的天尊數量不多,他們可不敢輕舉妄動,萬一隕落一位天尊,對人族來說都是巨大的損失,他們怎麼可能為了這樣一個邊緣大界,讓天尊出手?」

「此事的確很奇怪……」

羅征耳明目聰,那些武者距離自己雖然遙遠,但卻是一字不漏的聽在耳中。

當他和諸多凡人們一起進入城門的時候,這些武者將自己的感知釋放出來,在眾人的頭頂之上一一掠過。

這血咒術雖然可以一勞永逸的佔據一個大界,但是施展起來相當麻煩,而且血咒術所布置的陣法極為脆弱,稍有不慎,被人破壞掉就會前功盡棄。

聖族在其他大界中施展血咒術時,就遇見過這種事情,聖族汲取了教訓,為了防範於未然,對於凡人的篩選就嚴格起來。

想要被送入血池中祭煉的生靈,都會通過三層篩選,進入城門要篩選一次,城中再篩選一次,靠近血池的時候還會再度篩選一次。

這第一關,聖族武者們並沒有發現任何異常狀況。

順利進入七絕仙城的羅征,依舊隨同這些凡人在城中寬闊的道路之上前進。

七絕仙城被聖族佔據后,城中的武者們早已經屠戮殆盡,昔日繁花的街道之上也是空無一人,伴隨著越來越濃烈的血腥味,宛若一座氛圍驚悚的鬼城,就算是聖族武者呆在其中,也覺得很不自在。

為了施展這血咒術,聖族在七絕仙城中布置了四座巨大的血池,每一個血池都能容納數十萬人之巨,宛若一座小型湖泊,在城南血池的要道之上,又出現了六位神變境武者。

這些神變境武者臉色陰冷,氣勢強大,相比城門口的那些聖族武者來說,他們則更加警惕。

一道道強悍的感知力,在所有人的頭頂上不斷地掠過,其中更是有一道感知在羅征的頭頂上停了下來。

羅征踩著晃晃悠悠的步伐前行,隨時都會倒地的樣子。

那神變境武者留意了羅征一眼,看到羅征一副髒兮兮的樣子,卻是將目光挪開了。

終極小飛俠 高境界的武者面對低境界武者隱匿,原本就是有優勢的,他並沒有發現什麼破綻,只是潛意識覺得羅征略微有些不同,但具體是他卻說不出來。

通過了這些武者的篩查后,羅征距離血池就越來越近。

當那血池展露在眾人眼前的時候,人群之中頓時傳來了一陣騷動……

雖然這些凡人們一路趕來,早已經是精疲力盡,但看到眼前宛若阿鼻地獄的一幕,宛若行屍走肉的他們頓時清醒了。

血池之中漂浮著各種破碎的肢體,在血水的表面浮浮沉沉,濃烈的血腥味便是從血池之中飄逸而出。

而血池的一旁,一群群凡人排列成整齊的隊伍,就在驅趕之下朝著血池一躍而下。

當凡人們跳進這血池的瞬間,半空之中就出現一股無形的力量,將這些凡人擰成麻花一般,血水便從那扭曲的肉體中濺射出來,場面煞是駭人。

===========================

最新最快最火最爽的連載完本小說,盡在書叢網(shucong.com)

=========================== 這血池邊緣是一條長達數十里的寬敞通道,而整個通道之中則積壓著上百萬凡人!

由於隊伍過長,後面的隊伍看不到前面的情況,只能跟著隊伍緩緩向前挪動,而前面的凡人們看到血池的時候,已經沒有回頭路可以走了。

這些凡人們尖叫著,掙扎著,但總有一股無形的力量推動著他們前行,就算是摔倒在地上,身體依舊不由自主的朝著血池滑落。

羅征混在這隊伍中,小心翼翼的打量著血池上的情況。

在這血池的上方,有一座巨大的法陣,這法陣之上大大小小的神紋疊加起來,恐怕有上十萬道之多!

「這法陣竟然如此複雜,」羅征雙目凝視之下,心中也是微微吃驚。

聖族的血咒術能夠針對某一個特定的種族施展,且威力如此強大,的確有其獨到之處。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