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知這些事情,秦家的人被驚呆了。

秦天擎、瓊淑瑤、柳顏冰三人,幾乎絕望。世上沒有什麼,比親人生離死別更加讓人難過的了。這些天,他們眼看著秦石從一個靈脈盡斷的廢物,爬到秦家的天之驕子,卻不料,最終竟然勞的這般田野。

他們的心,就好像被人,一道道的割開,那種苦楚根本不是旁人能理解得。

「想不到,一個秘境,竟然發生了這麼多的事……」秦老爺子也顫抖下,他紅著眼,掃過楊家的人,冷道:「殺得好!當真該殺了楊家那群雜碎,楊家的雜碎死了,也就等於斷了楊家的後路。」

說完,秦老爺流露出難過之色:「唉,只是可惜,秦石那娃了!」

許巧兒的美眸難以遮蓋內心的悲憤與傷痛,眼眶中矇矓的霧水傾瀉而出。

「楊家……我親手滅了他們!」許巧兒的雙眼透出凄涼,六層淬靈境的力量,一瞬間爆發而起,一股強大的怨恨升騰,整個人猛的朝楊家人飛去:「楊家狗,還我石頭哥的命來……」

「巧兒,不可,你站住!」

可這時,秦老爺子一把攔住她。

「爺爺,你讓我去給石頭哥報仇!」許巧兒使勁掙扎著,淚水止不住的湧出。

「爹、爺爺,向楊家開戰吧!」暴走的不光是許巧兒,連秦天宇、秦天擎、秦私雨、秦飛等所有人,都是義憤填膺的低吼,現在只要秦老爺子點頭,他們馬上就會奮不顧身的殺向楊家人。

秦老爺子也猶豫了。

秦石之死,讓他悲痛欲絕。

可要知道,秦石是他這些年,見過資質最好的弟子。年紀輕輕,就擁有六層淬靈境的力量,並且對武學更是有著得天獨厚的天賦。在他看來,秦石突破封靈境,那是遲早的事情。

再不濟,不說實力問題,秦石也是他的孫子啊。

可這時,秦月玲忽然站出來,一臉凝重的攔住眾人。她也紅著眼,顫抖著,但卻冷道:「夠了,如今楊家小輩,已經盡數死絕,秦石也算是殺人兇手,兩家扯平了,此事就此作罷!」

「娘,姑姑,月玲,你說什麼?」

「我說,此事就此作罷。七日後,就是我和楊霄翰的婚事,你們難道非要鬧的兩家不愉快才肯善罷甘休么?」秦月玲不理眾人,冷道:「我希望半個月後,我的婚禮能夠正常進行!」 萬里無雲,晴空如洗。

轉眼,秘境之事,已經過去七日。

這七天,荒鎮陷入死氣沉沉的寂靜中。

秦家,由於秦石之死,所有人都悲痛欲絕。可是在這種關鍵的時刻,秦月玲卻堅持著要嫁到楊家。這讓秦家的人,對秦玉玲紛紛指責,甚至很多人在說,秦月玲是因為秦家落敗,才想要攀上楊家的高枝。

就連許巧兒,對zi的母親,也產生了質疑。

當然,無論是譴責也好,痛罵也好,秦月玲始終沒有改變她的觀念。

最讓人意外的是,楊家的所有小輩,除了楊子云以外,全部都慘死在秘境當中。如此大事,他們卻沒有任何反應,反而還照常的準備婚禮,張燈結綵,等著娶秦月玲過門。

秦越和楊家兩家的做法,讓荒鎮上的人,陷入迷茫之中。

今天,就是秦月玲大婚的日子。

清晨很早,她就獨自呆在廂房中,穿上了一襲紅衣,畫起厚厚的濃妝。

「畫這麼厚的狀,難道就能遮蓋掉你的黑眼圈,遮蓋你的淚痕,遮蓋你的眼袋了么?」這時,一道冷峻的聲音,忽然在廂房中傳來,只見秦天擎臉色憔悴,一步步的走進來。

看見秦天擎,秦月玲楞下,臉色陰沉下來:「怎麼?你也想阻攔我?想要為石兒報仇?我勸你,還是放棄吧。我馬上就是楊家的人了。」

「月玲,別裝了,我們從小一起長大,沒有人比我了解你!」不料,秦天擎長嘆一聲,抬起手在秦月玲的眼角摸下,帶下一道銀漣,道:「我知道,你嫁給楊家,是有苦衷的吧?究竟是為什麼?」

聞聲,秦月玲哆嗦下,旋即她狠狠的抬起手,一下將秦天擎的手打掉:「哼,少自以為是,我能有什麼苦衷?我嫁給楊家,只是因為秦家落敗,難道你想讓我,讓巧兒跟著你們受罪么?」

「別做夢了,只要我嫁到楊家,不光是我能夠享受榮華富貴,巧兒也同樣如此。」秦月玲的聲音非常冰冷,道:「而且,你不知道,楊家已經答應我了,只要我嫁過去,他們就為巧兒搭線,讓巧兒去雲鼎宗發展。」

「雲鼎宗啊,那可是古城的大宗門,他們能給巧兒的修鍊資源,豈是秦家這種小家族能比得?」秦月玲不屑的哼聲:「巧兒天資卓越,只有雲鼎宗這樣的大宗門,才配得上她。」

「你……」

一席話語,秦天擎愣住了。

他不敢相信,這些話是出自和他從小長大的妹妹口中。

「秦月玲,我看錯你了!」可這時,一道冰冷的聲音響起,只見許巧兒,不知道何時,已經站在廂房的門口。她滿臉憎恨與厭惡的神情,凝視著秦月玲,顫巍巍的直呼其名,道:「秦月玲,從今天開始,我和你斷絕母子關係,以後你再也不是娘,我不會和你去楊家,也不會去什麼雲鼎宗!」

「早晚有天,我會親手為石頭哥報仇,親手屠殺了楊家,就算是你!也攔不住我。」許巧兒兩眼充血,氣憤的咆哮,罵道:「秦月玲,秦月玲,你太讓我失望了!你怎麼對得起我死去的爹?」

碰!

一聲巨響,許巧兒摔門而去。

「巧兒!」伴隨著摔門聲,秦月玲的心口絞痛。

看著離去的許巧兒,秦天擎也是無力的搖搖頭:「這就是你想看見的么?」

「不用你管我!」不料,秦月玲仍然堅持著,她運轉靈力,一把將秦天擎推開,冷道:「一個靈脈盡斷的廢物,你能夠為秦家人做什麼?快滾開,我不想看見你,只要過了今天,我就有數不盡的榮華富貴!」

將秦天擎攆走,秦月玲獨自靠在門框上,這一刻,她哭了。

她站起身,抹掉眼中的淚水,努力的讓zi平靜下來。冷靜下來后,她繼續坐在化妝台前,拿著胭脂水粉,努力去擦拭著臉上留下的淚痕:「爹、哥、巧兒、對不起,我只有這樣,才能夠保全秦家!憎恨我吧,這樣在你們的心裡,或許能夠好受一些!」

「石兒,早晚有天,姑姑會親手殺了楊家的人!替你報仇!」

……

楊家,張燈結綵,好不renao。

「爺爺,為什麼?整整七天了,怎麼還不對秦家動手?」

楊家高堂中,楊子云拖著殘廢的雙手,一臉氣憤的表情,沖著楊家的家主咆哮道:「秦家人殺了子龍他們,還廢了孫兒兩條手臂,你們現在竟然在這大辦婚禮?你們若再不動手,我就回雲鼎宗,直接讓我師父,前來滅了秦家!」

「子云,你別激動!」

楊霄翰站在旁邊,嘆了口氣,道:「這也是權宜之計,秦家雖說這些年落魄了,但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底蘊豐厚,若是和他們正面交手,我們未必能夠撈到haochu。」

「況且,娶秦月玲,也是焚天宗的交代。」

「只要能夠攀上焚天宗,別說是秦家,就是整個荒鎮,也是我們楊家的囊中之物!」楊霄翰的眸中,閃過道寒光,大罵:「秦家,敢殺我兒子,今天晚上,我就從秦月玲開始,讓她生不如死!」

高堂上,坐著一名滄桑老者。

老者正是楊家家主:楊浩。他如今也是悲痛欲絕,楊家所有的小輩,在秘境當中,被人盡數誅殺,這等血海深仇,讓他怎能忍氣吞聲?

在他的眼底,閃過一道戾色:「秦家的人,絕對活不過今日子時!」

……

與此同時。

在荒鎮的後山上,封閉的秘境里。

一片廢墟的底下,有一隻巨熊,巨熊靠著雙手撐開一處狹小的空間。

在這個狹小的空間里,一名俊俏少年,盤膝而坐。

這個少年,不正是秦石么?

他的周遭,圍繞著大量的靈力,一塊塊的靈石被他不斷抽空,終於他全身哆嗦下,猛的睜開眼睛。他的眸子,漆黑而深邃,如同朔夜的星空,給人中膽寒的威壓。

「呵呵,想不到被困在這,反而還因禍得福了!」

「如今,我藉助這裡龐大的靈石,已經突破到了七層淬靈境。憑我現在的實力,若是再碰見楊子云,就算不藉助嗜血劍,也能夠完敗他!」秦石站起身,使勁的活動要筋骨,嘴角上揚的笑道。

驚世冷後 原來,前幾天墓穴崩塌的時候,巨熊憑藉龐大的身軀,在一個角落裡,為秦石撐開了一個安全的空間。秦石本身之前吞噬了不少荒獸,因此在這個空間里,藉助墓穴中碎裂的靈石,一舉突破到七層淬靈境。

「吼吼吼!」

當秦石欣喜的時候,巨熊忽然發出顫巍巍的低吼。

聽見巨熊的吼聲,秦石楞下,拍拍腰間的焚書,道:「玉姐,這大笨熊說什麼呢?怎麼叫的像收了虐待,跟殺豬似的呢?」

「白痴,胖熊說,再不離開這,它要支撐不住了!」

「額……大笨熊,你別急啊,咱們現在就走。」秦石尷尬的抓抓naodai,旋即皺起眉頭,暗道:「臭泥鰍呢?還沒回來么?不是叫它去開洞了么?不會zi私自溜走了吧?」

轟隆隆!

這時,周圍的地面顫抖幾下。

只見龍鰍順著遠處翻騰而來,在廢墟當中開了一個大洞。

做完這些,龍鰍非常乖巧的蹭蹭秦石,發出幾聲像是在邀功的低吼。

「哼,算你聰明,這些靈石就獎勵給你吧!」秦石看見龍鰍開的洞,滿意的點點頭,隨手在地上撿起幾塊靈石,朝著龍鰍撇過去:「以後好好聽本少的話,少不了你的haochu!」

接過幾塊靈石,龍鰍卻一下泄了氣,抱怨的吼道:「吼吼吼!」

「怎麼?不滿意?喏,再給你幾塊!」秦石聞聲,不以為然的聳聳肩,在地上又撿起幾塊靈石,朝著龍鰍拋去:「就這些了啊,再要也沒有了,趕緊帶著我們離開這鬼地方。」

在這墓穴里,最不缺的就是靈石。

這幾天,龍鰍和巨熊,幾乎都是靠吃靈石來填飽肚子。現在的他們看見靈石,就有種想要嘔吐的gdong。結果秦石還給他們靈石?而且竟然是當做打賞來給的?這還有沒有天理了啊?

當然,心中不滿歸不滿,龍鰍的嘴上卻不敢說些什麼。

它可是怕了邪魔圖騰,因此不敢吭聲,甩動下尾巴帶著秦石離開廢墟。

「藍天,大地,我終於出來了,我終於重見天日了!」剛離開廢墟,秦石就激動的撐開雙手,深吸了口氣喊道。一邊喊著,還一邊狠狠的跺幾下腳,罵道:「該死的墓穴,困了本少好幾天,總算讓本少出來了!」

離開墓穴,秦石找了條小溪,狠狠的洗把臉,將這些天的塵土抹去。

「太他媽痛快了!」涼水拍擊在臉上,秦石滿意的大呼聲。等到洗乾淨以後,他的眼珠轉動下,忽然看見遠處天空中閃爍著七彩的霞光,讓他心都一驚,大罵:「結界霞光?難道秘境已經關閉了?」

「該死,也不知道過去了多少天!」

之前被困在地下,秦石對時間完全沒有概念。

意識到這,他不敢在大意,一下翻到巨熊的背上,喊道:「大笨熊,快帶著我去秘境出口的位置。」

可是,剛剛抵達出口,秦石就欲哭無淚。

只見秘境的出口,已經被七彩霞光的結界牢牢封死。

「烮天拳!」

「黃泉九劍!」看著封印的結界,秦石不甘心的揮舞出他所有的招數。但是他的攻擊,在還沒有觸碰到結界的瞬間,就被強大的靈力給消散,別說是破開結界,就連接近結界,都非常的困難。

最終,秦石使出全身解數,但仍然無法破開結界,他癱軟無力的坐在地上,一臉苦逼的神情:「不是吧?難道,難道我就要這樣被困在這裡了?難道我的餘生,就在這個秘境里度過了?」

「老天爺,你這玩笑開的也太大了吧?剛讓我看到點希望,就讓我陷入絕望?你存心和我作對啊?」秦石喘著粗氣,望著眼前的霞光結界,眼角狠狠的抽搐下:「咱不帶這樣玩的啊!」

ps:6月15日,我們偉大的父親過節,祝願天下所有父親,能夠開心愉快,身體健康。

這幾天小淺在家裡,難得回來陪陪爸媽,更新不是很穩定。望大家理解。 「老天爺,你不帶這樣玩的吧?」

「這玩笑開的未免也太大了吧?你存心和作對啊?」望著七彩霞光封印的結界,秦石眼角抽搐幾下,絕望道:「難道本少真的要被困在這前不著村,后不著店的破地方一輩子?」

「一輩子?用不上。」

看見秦石頹廢的樣子,書中玉飄忽而出。

秦石楞下,趕忙激動的追問:「玉姐,你是說,這秘境還能打開?」

書中玉沉思了會,裝作很認真的樣子,點點頭,道:「當然,像這種秘境,每隔幾十年就會再打開一次。你只要堅持住,早晚有一天會守得雲開見月明的,石頭加油,姐姐支持你!」

「幾,幾十年?」

秦石差點沒直接昏過去:「你是故意的吧?」

「我有么?你不是問我,這秘境能不能打開么?我實話實說而已啦!」書中玉裝作很無辜的樣子,使勁眨了眨兩雙可愛的大眼睛。

「難道就沒有別的辦法么?我還要回去阻攔姑姑的婚禮!」 重生梟妃之盛世大嫁 秦石懶得和書中玉調侃,一臉不甘的攥緊拳頭,暗道:「我還有很多事沒做,我怎麼能在這秘境裡面待上幾十年?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碰!

絕望的心,秦石抬起拳頭,一拳狠狠的砸在地上。

「嘻嘻,想出去啊?」

書中玉苦笑的搖搖頭,道:「算了,不逗你了,你求求姐姐。」

「求求姐姐?」聞言,秦石猛的抬起頭,好像看見了再生父母似的,一把抓住書中玉的肩膀,使勁的晃動幾下:「玉姐,難道你有辦法讓我離開這?你能破開這個結界?」

「當然,難道你忘了,我可是操控結界的高手!」書中玉高傲的仰起頭。

秦石恍然大悟,狠狠的拍下腦門,暗道:「對啊,我怎麼把這點忘了呢,玉姐可是操控結界的高手,這秘境的結界應該難不倒她。」想到這,他大喜的朝書中玉道:「玉姐,你果然是萬能的啊,我愛死你了!」

「滾蛋,先說幾句好聽的再說!」

書中玉被晃悠的有些迷糊,白了眼秦石道。

「咳咳,玉姐,你這屬於過河拆橋啊!況且了,你若不想辦法讓我出去,我怎麼給你找治癒靈魂的草藥?」秦石回過神,知道書中玉剛才是故意調侃他,因此駕著膀子搖搖頭,道:「咱倆現在屬於一條線上的螞蚱,要患難與共。其實吧,本少被困在這秘境里幾十年,倒也沒什麼,fanzheng這裡荒獸多得是,我也不能餓死。可是你就不一樣了,你還要治癒靈魂的草藥,否則魂飛破散,我可是會很傷的心啊!」

「你……」

幾句話,書中玉眼角抽搐幾下。

她本來想逗逗秦石,卻不想反被秦石擺了一道,氣的她狠狠跺下腳,破口罵道:「哼,算你有本事,等離開秘境,你要是不給我找治癒靈魂的草藥,看我怎麼找你算賬!」

「讓開!」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