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到自由的葉藝瑤稍微鬆了一口氣,她說:「只有三個要求。」

「嗯。」

「第一,我給我弟弟和他前女友買的房子,我希望你能幫我拿回來,也就是說我弟弟的前女友一分錢都不到,房子是我弟弟的。」

「小事情,我答應你。」

「第二,我可以跟著你,但我希望你可以給我一套單獨的房子,小戶型就可以,我不喜歡酒店,我總覺得不幹凈,你鑰匙想我了,我可以直接到我家裡來。」

「考慮的很周到,我可以答應你,明天就帶你去看房子。」

「第三……」葉藝瑤覺得自己額頭有點出汗了。

她看著面前的秦天,他也很自然的把西裝外套脫了,大概也是感覺到了一點熱。

「第三就是,我跟著你,你每個月要給我一定的生活費。」

「你要多少?」秦天一邊脫了外套,一邊問道。

「三五萬可以嗎?」葉藝瑤在拖延時間,也在讓自己的理智變得清醒。

「我一個月給你五萬,小數目而已,你要是表現的好,我會給你更多,你知道我多有錢的!」秦天驕傲的說道。

「好,那我出去一下,馬上回來。」

「出去做什麼?」秦天蹙眉。

「準備一個好東西,放在外面了,我一會兒就回去。」

「不會是什麼成人用品吧?!」秦天邪惡一笑,是知道葉藝瑤賣這種東西的。

此刻,說出來的時候,反而身體還有了些反應。

果然葉藝瑤挺能讓他衝動的。

「反正你等我。」葉藝瑤沒有說明。

秦天那一刻就已經認定了,也壓根沒有想過葉藝瑤會耍什麼花樣。

葉藝瑤趕緊走了出去。

她深呼吸一口氣。

迅速離開了卡座,去露露指定的地方去找她。

露露看著她臉蛋異常的紅,蹙眉道:「別告訴我你喝了兩杯。」

他們可是一眼就能夠看出來。

「不是,是我喝了一半,他喝了一半。這種藥物的藥性大嗎?一半可以嗎?」

「你喝一口都行。」露露無語的說道。

「那好,那現在他在裡面,你看看大概多久可以進去,最後等他睡著了才進去,我怕他會發現什麼。」

「放心吧,我也不是用一次兩次了,知道分寸,倒是你……你這樣怎麼辦?」

「我就先回去了。」葉藝瑤也覺得眼前開始有些搖晃了。

「你確定自己回去?」

「嗯,應該可以。」葉藝瑤說。

「隨便你吧,半路上被人欺負了可別怪我。」

葉藝瑤咬著點頭。

「對了,記得晚上回去要做,否則會折磨得你生不如死。」露露提醒。

葉藝瑤也不想再多說了,身體好像就真得有了一些反應。

她趕緊離開了名刀卡座。

此刻天色已經黑透,葉藝瑤跑向了一輛計程車,對著司機急急忙忙的說了地址。

就怕下一秒,自己會突然昏睡了過去。

她此刻此刻真的好想睡覺,好想睡覺。

她甚至已經快要抬不起眼皮了,面前的街道景色也變得越來越模糊了。

難以想象,藥性居然真得這麼奇特。

真的有這種讓人吃了之後就會昏昏欲睡,甚至一會兒還會身體反應的藥物。

她用手狠狠地掐著自己的大腿,卻還是抵不過睡意。

不能在車上睡著了。

千萬不能在車上睡著了。

她突然大叫了一聲,「停車。」

「啊?」

「麻煩停車。」

「還沒到。」

她知道。

但她怕真得在路上睡著,然後……一個女人很容易發生危險。

她直接丟給司機一百塊,也沒有讓找零錢,直接衝進了面前的小區。

這是林源的小區。

睡在林源家門口,至少比睡在計程車上要安全很多。

她到這一刻還能想到這麼多,她其實都很佩服自己。

她咬牙走進了小區,然後走進了小區大門。

她運氣不錯,這次又碰到有人回去。

她真怕,自己最後會躺在小區門口,那樣應該會很丟人。

她摟抱著自己的身體走進電梯。

和她一起進電梯的是一個女人,她看著她的模樣,忍不住問道,「你是不是要去醫院,看你的樣子好像是生病了。」

「不用,謝謝。」葉藝瑤勉強的說著。

勉強的讓自己不要睡著,一定不要睡了過去。

電梯終於到達。

她甚至是跑出去的。

她眼前一片混亂,周圍根本就看不清楚。

她是憑著直覺衝到林源的門口,身體是直接撞上去的。

她沒有按門鈴,因為找不到門鈴在哪裡了,她就敲了敲門,力氣有些大的敲門。

敲了好一會兒。

大門沒有打開。

林源可能還沒回來。

他總是很忙。

而他從來沒有跟她說過,他家的密碼。

在那一刻,她也確實支撐不下去了。

她蹲坐在門口,抱著自己的身體,瞬間就陷入了深度的睡眠。

睡得很沉。

林源加完班,回來的時候確實已經不早了,而他還沒有吃飯。

他一邊想著今晚回家做什麼吃,一邊從電梯里出來。

那一刻,就看到了一個人蹲坐在他家的家門口。

他喉嚨微動。

就這麼靜靜的看著葉藝瑤,看了她好一會兒。

不是說了,他沒有主動找她,她就不用過來的嗎?!

他皺了皺眉頭。

走過去。

走過去,居高臨下的看著她,「葉藝瑤。」

葉藝瑤沒有抬頭,頭依然埋在她的膝蓋上,她頭髮傾斜,根本就看不到她的臉。

「葉藝瑤。」林源的聲音大了些。

說真的他很累。

工作時間長了,他只想回家簡單的做份晚餐,然後洗完澡看書睡覺。

他其實不喜歡應酬任何人。

然而面前的葉藝瑤在他兩聲的叫喊下,依然一動不動。

林源只是蹲下身體,有些粗粒的抬起她的頭。

臉色紅潤。

呼吸甚至有些急促。

而這個女人此刻似乎正在睡覺。

他手指微動。

感受著她身體的滾燙。

艾滋的癥狀,似乎就是發燒。

他這幾天居然還好好地了解了一下這種病。

他彎下身體,還是將葉藝瑤從地上抱了起來。

然後按下家裡的密碼,將她抱了起來,抱著熟睡的葉藝瑤,他不知道她時不時發燒燒昏了頭。

他把她放在了沙發上,去房間拿了一床被單蓋在她的身上。

然後就沒有再搭理了。

他去廚房做晚餐。

做自己一個人的晚餐。

做得其實有些出神。

導致這段晚餐並不太美味。

他剛把一份有些煎過頭的牛排放在餐桌上。

沙發上的人動了動身體。

她摸了摸自己身上的被單,抬頭看了看四周。

這一刻甚至是有些茫然。

完全不知道自己發生了什麼。

就好像做了一個漫長的夢一般,此刻還在做夢。

她從沙發上坐起來。

就是一個很簡單的舉動,身體好像在那一刻也有了無法形容的衝動。

她很想。

她控制住內心的渴望,轉頭看了看。

那一刻看到了林源。

看到他坐在餐桌上,在靜靜的吃晚飯。

她眼神就這麼放在了他的臉頰上,然後放在了他的嘴唇上。

她很想。

那一刻,身隨心動。

她不知不覺的走向了林源那邊,走到他面前。

但是現在要不要,要不要等到他吃完飯之後。

她內心在做著無限的掙扎。

她此刻覺得自己的大腿,好像都已經不是自己的了。

她自己都害怕。

這種葯原來這麼猛。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