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有力氣奈若何,

仰天長嘆,

淚下何方?

王師披甲,

手執三尺長劍,

人也飛,劍也飛,

直衝天際,

斬惡魔,搏虎狼;

欲向長空追問?

吾劍鋒利否——!」

整個中州大陸在一瞬間沸騰了,這種沸騰並不是出於對於遠征軍這樣一樣來自於異域他鄉的強大的軍隊,而是來源於五大宗門的內幕,來源於對這幾個統治著中州大陸數千年的權威的懷疑,來源自於對於人類這個共同種族的認同,更是來源於成仙成神這樣長生的輕而易舉,有長生,又有幾個願意去死?四大宗門在一瞬間承受著比以往更加大的壓力,他們再也不是那些高高在上的五大宗了,在一瞬間,他們成了人類的背叛者。

遠征軍指揮部之中。

空明和所有的指揮部成員一臉驚訝的看著還在不斷的解說著小世界之中遠征軍與魔頭戰鬥的諸葛一卜,真的是神棍啊,說死人都還讓人給數錢啊!(未完待續) 戰爭就是一個巨大的怪獸,這個怪獸有一個很奇怪的特點,那就是你可以決定它的開始,卻無法決定它的結束。戰爭是雙方以上的行為,有的時候甚至涉及到三方以上的行為,所以從它發起的一瞬間的開始,它就再也不會以發起人的意志為轉移了。空明不知道魔域的後面居然是魔界,或許那些只不過是魔界一些落破的連魔王都不到的強者,但,就連魔人級別的強者在魔界也不過是被人呼來喚去的角色,在來到了中州大陸這樣的一個地方都算得上是一個絕世強者。在這樣的地方,這樣的年代,真的是讓空明無語了,魔域如此,其他四個宗門想來也不會太差了,雖然空明可是神王級別的強者,但是,一個神王級別的強者的他可以一巴掌將所有的魔物拍光,卻難以讓遠征軍的將士們在與魔物戰鬥之中真正的強大起來,而他需要的是一支強大無敵的軍隊,而不是一群綿羊,所以非到萬不得已,他不會直接干預那些事情。只不過這樣一來也將遠征軍陷入一場極大的危機之中,可是這一次,諸葛一卜的話就將遠征軍從一個非常尷尬的位置之中拉了出來。

諸葛一卜的話語直接將遠征軍到達中州大陸的性質改變了,由一個入侵者變成了一個解放者,由一個中州大陸同仇敵愾的敵人,在一瞬間變成了幫助那些中小型宗門,那些散修走向強大的盟友。一個偉人曾經說過,有人的地方就有矛盾,有矛盾的地方就有爭鬥,也有人說過這樣的一句話,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在統治中州大陸幾千年之中,五大宗門不知道做下了多少大快人心的事情。當然也做下了無數的惹人惱火,更有甚者是亡族滅家之恨的類似的事情,而人類的天性本就是被幫助是轉眼就忘。而恨意總是綿綿不止,無限放大。幾千年下來人望雖然積下了不少,但是積下的怨恨更多,如果將那些恨意收集起來的話,足夠將五大宗門所有的人淹死了很多遍了,而那些人之所以沒有起來反對五大宗門,一個就是因為他們的實力不夠,二個就是那些怨恨是分散的,而不是集中的。禍事總是發生在別人家,與他們無關,而當發生在他們家之時,卻更會怨恨那些不幫他們的人,這本就是人之常情,修士也如此,無可改變;第三個就是沒有一個帶頭的,棒打出頭鳥,許多的事實正明誰出頭,五大宗門第一個就滅了他們。如此一來,又有哪一個會帶頭;第四個就是整個中州大陸幾千年下來,與五大宗門有著千絲萬縷關係的宗門無數。不論是通過聯姻,還是通過間諜,五大宗門都會將自已的手伸入到他們控制地域的所有的宗門之中,甚至於還滲透到別的地域的宗門之中;最後一個,也就是最大的理由,那就是五大宗門的身後有著仙界的宗門的支持。現在五大宗門之一的魔域讓遠征軍直接覆滅掉了,不僅如此,還暴出了魔域後面的後台,就是魔界。是魔界的魔物,是一群以吃人為樂的東西。而幾千年來魔域就是一個吃人的地方,如果說之眾人還在畏懼著魔域的強大的話。那麼現在就相當於是恐懼著魔界的入侵了,雖然說魔界那些巨頭根本就看不上這個位面的貧瘠,來這裡的根本就是那些找不到吃的,在魔界混得非常差的傢伙,但是,無論你承不承認,它們的實力就在那裡,躲也躲不掉。魔域的魔物出現,為所有被五大宗門壓迫的人找到了一個發泄的借口。如果說散修與那些中小宗門不知道魔域的後面是魔界,是魔物那還說得清楚,但是說其他四大宗門不知道這一件事情?無論如何也說不過去,也就是說其餘四大宗門與魔域是穿同一條褲子的,如果不是同穿一條褲子,那麼為什麼這幾千年來從來沒有合起來消滅過魔域,我敢說五大宗門不是穿同一條褲子,你敢信么?這一切一切的考慮和思量,諸葛一卜居然在一瞬間就想清楚了。

現在他更是通過直播戰爭,將這樣的話語傳遍了整個中州大陸。這樣一來,其他四大宗門支援魔域不是,他們可不會承認自已與魔物是同盟,支援遠征軍更加的不是,畢竟他們與遠征軍是敵非友,但是如果他們不參加平定魔物的戰爭就更加不是,這與他們中州大陸支柱宗門這樣的身份非常的不相符。所以諸葛一卜一番話直接將魔域在中州大陸的援軍逼退了,真可謂是一言定軍山。口舌抵百萬大軍,古人誠不我欺!

「唉!看來當時我被扔不是偶然啊!這樣一來,我們所要面對的只有魔物了,要知道那些魔不僅僅是我們的敵人,也是仙界的敵人,而現在仙界的支持者居然與魔達成一致,這就很有問題了,如果說魔的那一邊是魔人,真正的人類魔修也就罷了,偏偏是真正的魔物,以人為食,這樣一來,那四大宗門的後面的支持者不瘋才怪,偏偏事實就擺在眼前反對也反對不得,而真正可以辯解的人,不是被我們消滅光了,就是讓魔人吃光了。這一下可有好看的了!」空明一邊感嘆,一邊大笑道。對於空明所說的被賣,一開始諸葛一卜還有一些惴惴不安,可是時間一長,相處多了,才知道空明這個人本就不是一個小心眼的人,而他說這種話的時候,都是以玩笑居多,畢竟以空明的實力和地位,如果真的是想報負他,簡直就是玩一樣,所以到了後來,諸葛一卜直接無視這一句話了。

「古人曾有一言抵百萬大軍的說法,現在總算是見識到了!而有我想,那四大宗門不僅不會再與我們為敵,或許還會派出一部分兵力支援我們,而那些散修也會有一部分支持我們,這樣一來,我們兵力的問題就可以直接解決了。」張一鳴嘆道。


「妖孽啊!」所有的人都在想到。

正如遠征軍指揮部眾人說討論的一般,這個時候四大宗門的高層也正在集中在一起看著遠征軍的直播的影像,與中州大陸的那些人持懷疑態度不一樣的是。他們可是知道這都是真的,因為諸葛一卜說的本就是一件事實,只不過這一件事情只有五大宗門的絕對的高層才會清楚。而與他們相連的那仙界的宗門,也是清楚的。而且為了這件事情他們還曾經爭執過,但是,無論如何,內部的爭執並沒有影響他們的五大宗門的位置,畢竟雖然魔物在不斷的吃人,而四大宗門在幾千年的時間垵愣是沒有做好與魔物一戰的準備,或者說是決心更好一些,所以在這幾千年之中他們都是以盟友的方式存在於大家的眼前的。現在破局的來了。華天大陸的遠征軍在毫不知情的情況之下,直接打下了魔域,更是攻入了魔域的小世界之中終於將那些魔物惹了出來。他們該如何面對?

「現在大家都說一說該怎麼辦吧!」陽宗的宗主陽明古嘆道,進攻魔域不是,進攻遠征軍也不是,按理進攻魔物是他們身為仙家在世俗的代言人應該的盡的本份,畢竟他們一向說的是斬妖除魔,之前是由於魔域的勢力太大了,現在則是由於魔域後面的勢力太大了,所以斬妖有意。除魔無力,總之就是以他們現在的實力根本無法去參與這樣的一場戰鬥,至於請動後面的仙門。那是想都不要想了,除非那些魔物直接攻入身後的小世界,否則的話,那些仙人們的眉頭都不會皺一下,就如同人們不會去在意螞蟻的死活一樣,那些仙人也不會再意他們眼中的這些如同螞蟻一樣的人們的死活。

「唉,我們現在也正在商量,只過從目前的形勢來看,還能怎麼樣?看著吧!」劍宗的宗主丁一劍嘆道。沒有一絲身為劍者的覺悟,或者在幾千年的時間裡。已經將他身上的劍的精神磨得一乾二淨了,他有的只不過是劍和劍意。精神早就沒有了。他在第一時間接到這個消息的時候,就與劍宗的其他長老在不斷的商量,而現在也正在商量之中,與陽宗宗主的通話不過是在通過法術進行的而已。至於看著吧,意思就是有兩樣了,一個是遠征軍打勝的話,他們就出兵,至於是錦上添花還是背後一槍就不得而知了,一個就是遠征軍失敗了,那麼這個時候他們也要出兵,搞上一條防線,防止那些魔衝到他們的地盤上來,至於說現在出兵,對於他們來說不是很合適,畢竟無論是遠征軍還是魔界的魔,對於他們來說都是外來者,統統都應該去死,人類不人類的,到了他們這個級別看得已經很開了,畢竟在宗門之中也有著很多的化形妖獸或者是人妖混血的存在。

「我認為這樣子做不是很妥當,一個同為人類的,我們多少要做出一些表示,派一部分的人員去哪裡,既是表示,是偵察,也是監視,我們可以直觀的從遠征軍那裡得到第一手的資料,而不會再像之前那樣一無所知,等他們打下了魔域之後,我們才知道他們真下的實力。」御獸門門主武破龍說道。他們雖然名為御獸門,在門內妖獸也是非常的多,但是真正了解內情的人都知道,在御獸門之中,那些妖獸大部分都是他們的弟子從小開始培養起來的,所以那些妖獸雖然名義上是那些弟子的契約獸,必須服從主人的命令,但是往往也正是那些弟子的經歷,加速了妖獸的成長,而一旦妖獸成化形之後,往往兩個人之間就是以師兄弟相稱,關係相當的好。而一旦那些主人老死或者是戰死,那些妖獸往往可以憑藉著強橫的身手和漫長的壽命活下來,再回到御獸門之中,這樣一來,在御獸門之中那些妖獸早就多於那些人類,而且也正是這些妖獸的保護,讓御獸門成為了五大宗門之一,的一個主要原因。

「沒錯,如同武門主所說的,我們派出一些兵力可以減少許多負面的影響,畢竟現在華天大陸的遠征軍來了這一手之後,許多的人必然會質疑我們的立場和我們的目的,我們不能落人於口實,當然也不會讓他們當槍使,所以派出一些人是必要的。」玄宗宗主玄青雲開口道,魔域離他們很遠,所以在很長的時間裡面他們是沒有抵禦魔界的憂愁,但是,不論如何,他們也需要派一些人去參與遠征軍的行動,畢竟以後他們肯定要跟遠征軍打交道,不論是敵是友,知道多一些總是好的。

……

不論這四大宗門是如何現挽回形象,或者是充當間諜,這都與遠征軍無關,畢竟他們願意參戰是一回事,而遠征軍讓不讓他們進入又是另一回事,說一句實在話,他們如果不出動那些小世界之中的從仙界而來的強者,以他們的實力真的不會放在遠征軍的眼裡,所以來不來也都是那麼一回事。至於大陸的其他的許多的宗門,現在都看到了一個機會,一個讓他們各自宗門崛起的機會,那就是讓遠征軍與四大宗門兩敗俱傷,如此一來他們就可以乘機而起,所以他們大部分的宗門都開始觀望起來,反倒是許多的小宗門和那些散修也看到了另一個機會,那就是讓他們崛起的機會,他們可以通過加入遠征軍,利用遠征軍的能力強大起來,亂世出英雄,許多的散修認為他們就是其那一個英雄,畢竟如果沒有遠征軍的話,他們肯定還是在不斷的散修,在五大宗門的壓迫之下。

中州大陸不是因為遠征軍的到來而陷入了一個前所未有的混亂的時代,而是因為五大宗門的前所未有的壓迫,讓遠征軍其中插了一腳,這樣一來直接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混亂的年代。

空明沒有預料到,諸葛一卜沒有算到,其他的那些人更是沒有人想到,由於遠征軍的這一次突然襲擊魔域小世界,真正的引起了一場中州大陸之上始無前例的神仙魔大戰。而這一切現在只不過是一個開始。(未完待續)

ps:祝各位中秋節快樂。 無論外界是如何的猜測,無論整個中州大陸之中的人有多少的想法,也無論那些東西有多少是靠譜的,這些都與第六軍第四師沒有任何的關係,因為他們當前要面對的就是那一群正在向著他們衝擊過來的魔物。

車衍神情專註的通過魔法屏幕看著那些衝擊而來的魔物,心中早已經沉靜下來,多年的爭戰,已經沒有什麼東西可以動搖他的心靈了。

「目標距離二十千米,以其現在的速度來看,只需要三分鐘就可以到達這裡。戰鬥時間前三分鐘!」

「目標距離一十五千米,以其現在的速度來看,只需要三分鐘就可以到達這裡。戰鬥時間前兩分十秒!」

「目標距離十千米,以其現在的速度來看,只需要三分鐘就可以到達這裡。戰鬥時間前一分半鐘!」

旁邊一個作戰參謀不斷的將情況通報出來,讓整個第四師的指揮部知道他們的敵人到底還有多遠。

「萬千劍影,攻擊——!」車衍沒有等到戰鬥時間點的到來,而是直接開始了遠程攻擊,要知道對方在這樣的高速之下進行這樣的攻擊,必然是有所依仗,而這種依仗如果順利的話它們可以將整個第四師完全的淹沒撕裂掉。為了不讓敵人衝擊而來,整個遠征軍並沒有完全的散開,而是以一個半圓形的隊形,成空地一體的配置,這樣一來也以最大限度的利用了戰場的空間,可以消耗掉了魔物們數量和質量上的優勢。當然由於對方的魔人一級的強者實在是眾多,所以遠征軍在這一個方面上也不敢掉以輕心,否則的話一個大意之下損失肯定會慘重。也虧得遠征軍的將士對於戰鬥向來是十分的在行,所以即使是以尊者對魔人,他們仍然有著很大的信心。雖然不一定可以打贏,但是交著還是可以做到的。

無數的劍影直接插向前方,從高空到地面。轟然而起,整個遠征軍的前方剎那之間被無數的劍影直接充滿。然後撞向了魔物群之中。一股股的蘑菇一般的灰雲拔地而起,一隻只高速移動的魔物被擊中,化成了肉泥。如果說在平常的戰鬥之中,那些劍影不過是一種騷擾的舉動而已,但是,一旦兩者都是在高速之中的碰撞的時候,能量就無限的擴大了出來。就連魔人級別的強者也頂不住這種高速對高速的碰撞。魔物的前排高速狂奔的都被直接被射得一個對穿,無論是魔人級別的強者還是別的都是如此。沒有等它們的掉下來,就直接被後面高速行進的魔物踩得一個稀爛。而前排的突然降速對於後面無疑是一種災難。就如同堆山一般,無數的魔物不僅是尊者級別的就連魔人級別的也是一樣,倒在了遠征軍前排十公里以內的距離上,後面那些沒有指揮也不需要指揮的魔物還在不斷的以高速向前衝去,劍光,魔倒,整個死去的魔物形成的肉山在不斷的向著遠征軍這一個方向來臨,後面還有著無邊無際的魔物在不斷的衝擊而來,不斷的踐踏著前方降下速度的魔物。也不斷的被後面跟上來的高速的魔物所踐踏,戰場是一片的慘烈。

在這個地方對於神人的戰鬥來說沒有太多的影響,畢竟這裡與魔界接近。神人戰鬥的能量補充完全可以直接來自於空氣之中,而不需要動用遠征軍儲備的神石,而那些吸魔陣上所產生的魔石也在不斷的向著外邊運出,然後直接變成無屬性的能量,以用於支援神人級別的戰鬥。

在一個相對來說比較穩定的空間之內,神人與魔人級別的強者破壞力是有限的,而至於尊者級別的破壞更加的小,但是在這種成千上萬人的戰鬥之中,那些破壞完全的顯示出來了。畢竟小世界就是小世界,即使它的級別高一些。但是基礎太過於薄弱,所以在雙方交戰的地方可謂是空間波動極大。很多的地方完全的陷入了空間亂流之中,彷彿就要崩潰一般。

魔物不是動物,也不是魔獸和妖獸可比擬的,在第一波的攻擊出現了這些問題之後,它們很快也採取了遠程攻擊的辦法,無數的魔界物的法術從天而降,打在了遠征軍前方兩三千米的地方,那些法術完全的沒有任何的準頭,有的甚至於打到了魔物它們自已,畢竟它們是在移動的過程之中,只能被動的向著前方攻擊而去,當然讓人高興的是,它們還有許多的法術直接打在了它們攻擊的鋒頭之上。當然,也有一些攻擊直接打到了第四師的本隊之中,將不少的級別不高的傢伙直接放倒了。

戰爭的殘酷不僅是對於人類而言,對於魔物變是如此。整個交戰的地方顯得是一遍的昏暗,唯有無數的劍影與無數的法術交戰而動,轟鳴不斷,遠征軍的將士早已經看不到對方,就連神識也沒有辦法再去探知,但是他們知道敵人就在對面。攻擊仍然沒有停止過。魔物也在不斷的向前衝擊著,迎著無數的劍影和無數的空間隙縫,向前衝擊而去,與遠征軍站在原地不動相比,它們要困難得多,一個方向它們要迎著劍影衝擊,速度不可避免的降了下來,第二個,它們的速度降下來之後產,就會迎來另外一個困難,就是後方生力軍對於它們的踐踏,第三個,就算是衝擊過去,前方雙方的法術打出來的空間隙縫仍然是要命的陷井,而當它們將這四個方而克服掉之後,它們將會迎來遠征軍近戰的隊伍。所以,在這幾個方面的作用之下,魔物的損失是慘重的。

很快兩軍直接打到了一起,犬牙交錯,劍氣橫飛,魔氣縱橫,整個兩軍相交的戰鬥的地方打得是空間隙縫頻頻出現,無數的人與魔物都在一不小心之中直接被吸到了其中,相對來說,遠征軍還算好一些,畢竟他們在惡魔島的戰鬥之中從惡魔皇族的身上得到了空間移動這一個技能,所有的人對於空間這種東西並不陌生。所以在空間隙縫多的地方生存仍然有一定的保障,反到是那些魔物,並沒有經歷過類似的事情。所以頻頻的讓空間隙縫殺傷。戰鬥不僅發生在地上,天上也是如此。強悍的戰鬥打得是天昏地暗,日月無光,讓整個中州大陸的人看得是驚恐不已。異地相處,如果是他們自已去的話,真的是只有找死的份。

龍百奇是第四師的一班長,神人修為,此時的他正在小世界的天空之上與魔物進行著戰鬥。龍百奇一劍將一隻衝過來的魔物直接一劍劈成了兩半,藍色而粘稠的血液將他一身漸得都是。難聞的氣味沖鼻而來,也虧得他是一名老兵,否則的話當真是噁心不少。一時間沒有別的魔物向著他來,他看了看四周,整個班十個人,包括他在內還剩下七個正在不斷的戰鬥,另外三個,兩個受傷,一個慘死在了魔物的手上,那是一個不錯的小夥子。可惜只有神者修為,頂不上太大的用處,被一個尊者級別的魔物直接撕裂了。由於當時太過於混亂和敵人的衝擊力太大,讓他們根本來不及救援就死掉了,實在是可惜了。

「嗷嗚——!」一聲凄厲的叫聲從前方傳來,龍百奇看過去,一隻巨大的魔龍正在向他直衝而來,那氣勢一時無兩。

「呔!」龍百奇另沒有因為對方的氣勢而退縮,更沒有因為戰鬥而進行,他必須保持在現在的位置之上,與其他幾個人隱隱成為一個整體。一旦他離開了這個區域,那麼整個以他為中心的班級就會產生一定的混亂。給魔以可乘之機。

這一次他沒有選擇使用飛劍,而是直接一道劍光劈向了對方。但是。顯然龍百奇低估了魔龍的強悍,對方將兩翼直接擋在了前面。

「轟隆!」的一聲,魔龍的沖勢直接被扼制住了,甚至於還倒退了上百米的樣子,將後面衝擊而來的其它的魔物直接撞飛甚至於是撞成了肉末。

「嗷嗚——!」又一聲凄厲的聲音傳了過來,原來魔龍小看了龍百奇的劍光,原以為不過是一點小小的衝擊而已,那裡想到這道劍光之中還包含著一股銳利之意,直接將它那厚厚的鱗甲撕裂,兩隻翅膀的前翼骨頭都有一些裂開了。

「人類,你惹火了我,你將要承受魔龍的怒火!嗷嗚——!」魔龍用中州大陸之中的人聲叫喊出來道,它來這裡已經很多年了,一直難以再進一步,所以一直呆在這裡以吃人為樂,哪裡想到突然來了一大群這樣的人,還想跟偉大的魔族作對,這不是找死的節奏么?當真以為神人就可以橫衝直撞了么?

「去,像你這種傢伙,老人家沒殺了一百,也有八十了,不過是一個魔人級別的魔龍而已,有什麼好牛皮的?真的是鄉村裡面出來的!」龍百奇嗤笑道,所謂是輸人不輸陣,戰鬥力上面還沒有分出一個勝負不太好說,但是口頭上一定不能輸人,至於他有沒有殺上一百或者是八十個神人級別的強者,這個東西就直接被他忽略過去了。

「人類,你要為你的自大付出代價!」魔龍直接吼道,大意之下受了一點兒傷,直接將它身上的那一股戾氣激發出來了。

「去,又不是沒有見識過,不過如此而已。魔蟲,留下來作肥料吧!」龍百奇大叫一聲,向著魔龍直接沖了過去。


「吼!」魔龍再一次的衝過來,張口就噴出了一口龍息,龍息可是龍族的絕技之一,通常直接將對手噴倒,不是腐蝕就是燒焦,或者是凍成冰塊,總之就是因龍而異,至於魔龍嗎,只有腐蝕的功能。

「萬千劍影!」隨著龍百奇心中一聲道,一片強大的劍光直接在前方形成,將噴過來的龍息直接打得七零八落,消散而去。

待到龍息消散,劍影無蹤,兩者再一次的相遇在了一起。

「轟!」

一隻龍爪和一把劍直接來一個大碰撞,兩者相撞之後,各自向後飛了百餘米。龍百奇吐了一口鮮血,看了看手中的長劍,劍的中央由於撞擊產生了一條非常明顯的裂痕,就好像稍為再用一點兒力,就可以將劍折成兩段一樣,龍百奇無奈的搖了搖頭,遠征軍的長劍就是這樣的質量,總是不經用,如果是別人的配劍,一般的情況之下可能會用上一輩子,更有甚者有著劍在人在,劍斷人亡的傳統,這一點對於遠征軍來說就完全的不存在了。

「哈哈,小子,你的劍快要斷了,接下來看看你用什麼東西與我斗,哈哈!」魔龍一面咳著血一面大笑道,它對於人類的用劍的一些奇怪的規矩還是很清楚的。至於身上被劍氣所傷的傷口,它就直接忽略掉了。

「呃!麻的,你怎麼會帶上那麼多劍,你們家是做劍的么?」魔龍笑聲還沒有停下來,就看到龍百奇的手一閃,五六把同樣的長劍出現在他的手上,這到底還要不要龍活了?


「靠,你才多賤,你們一家子都做賤!」龍百奇開始還想顯擺一下,哪裡想到那條魔龍居然如此口毒,不由的罵了回去。

魔龍不知道對方說的是什麼意思,但是,並不防礙它知道對方在罵自已,不由心中一怒,再一次的向著對方衝擊而去,兩個神人級別的強者大戰再一次的暴發。強大的戰鬥的波動,將他們周圍的人群與魔物都直接排開了,沒有同級別的實力靠著就是一個死,戰鬥的波動擦著就是亡,所以兩方的人馬都下意識的避開了那個位置,不僅是他們這一組這樣,在整個戰場之中有著無數的地方都是如此。

「嗷嗚——!」

「轟!」

當最後一聲的轟鳴之後,所有的人都看到了一隻四分五裂的魔龍從開空之上,直接向著地面砸去。

「轟隆!」將下面正在前行的魔物直接砸死了一片,然後人們就看到無數的魔物直接沖著那隻魔龍的屍體撕咬開來,無數類似的爭鬥在魔物之間進行著,它們搶奪的不僅是魔人級別的魔物的屍體,更多的是搶奪著尊者級別魔物的屍體,從某種情況上來說,魔物與魔獸、惡魔並沒有太大的差別,如果非要說一個區別的話,或許就是強大與弱小,以本性生活和戰鬥。(未完待續) 看著那些正在不斷的淹沒著那死掉的魔物的魔物,然後再一次向著遠征軍衝擊而來,車衍心中並沒有一絲的波動。這就是人與獸的區別,在戰鬥之中,對於人來說,只要紀律還在,那麼即使前方是千萬個死,他們也會前行毫無懼意,即使前方是無數的金錢美女,他們也會毫不猶豫的揮劍劈開,然後前行。但是,動物不行,魔獸也不行,現在看來魔物的智商也成了問題,對於這類的誘惑也抵抗不住。這樣一來,遠征軍就沒有什麼好擔心的了,畢竟他們這十幾年來一直都是與這種對手進行作戰,相關的經驗豐富得要命。

「師長,現在我們能夠戰鬥的完好的兵力只有一半了,不到五萬人了,其他的大部分都因傷撤出了戰場,有一部分則永遠的留在了這裡!」彭海庄嘆道,他沒有想到魔物的力量是這樣的強大,而且數量是那樣多,即使整個師都卡在了小世界的出口之中,佔據了有利的地形,戰力仍然是急劇的下降,傷亡的人數也在急劇的增多。而現在前方的敵人似乎還是一樣的無窮無盡,而他們的兵力已經有一些支持不住了。

「沒有關係,第五師已經來了,我與他們勾通過了,他們會馬上接手我們的防線。」車衍的話語有一些低沉,畢竟損失過半,就意味著他們這個師在很長的一段時間裡面沒有辦法保持全盛時期的戰力,那樣一來就沒有辦法參與接下來的戰鬥,畢竟遠征軍的修行與別的修行方法不一樣,他們唯有通過不斷的戰鬥之中吸取那些實或者是虛的物質來增加自已的潛力,然後再進行突破,這也是遠征軍一直在戰鬥的一個主要的原因。也是遠征軍為什麼可以在短短的十幾年的時間裡絕大部分的人都可以突破到尊者,甚至於神人級別的原因,至於那些神者。有的是剛剛招進來的,而有的則是在不斷的壓制著自已的突破。提高潛力,以期達到一鳴驚人的目標,或者說是為了在神人之上的級別之中更具優勢。畢竟神者與尊者級別都是在打基礎,為將來的神之路線更加的容易,錯過了就沒有了。

「呵呵,說到就到,第五師的李得來了。」彭海庄一隻手指了過去,車衍順勢看來過去。只看到第五師的李得師長帶著他的參謀長劉平和十個團長直接飛了過來,而更後面就是他們的隊伍正在不斷的集結整理陣形。

「麻的,老李,你來得也太及時了!」車衍並沒有因為李得的到來而有什麼歡喜的舉動,完全是一付看著人家就要吃自家的肉一般,心疼。

「得了,老車,不是我說你,作人要厚道,不要那麼小家子氣。你們師損失這樣重了,該去修整一下了,剩下的事情就交給我們了。哈哈!麻的。悶了半年多了,終於可以放開了。哈哈!」李得大笑道,看到這樣的大戰,就彷彿看到了美味佳肴一般,當真是讓人留戀不已。

車衍最看不慣就是這貨的得意勁,兩人從大學的時候就較勁,後來到了同一個部隊,不論是在戰場之上,還是在酒桌上。都少不得拼個你死我活。

「那好這裡交給你們了,我們撤。麻的,反正頭湯讓我們喝了。你們就喝一喝洗腳水就好了。」說完之後連忙向著小世界的出口就是直接瞬移,根本就不給李得反擊的機會。

「你個孫子,跑那麼快乾什麼!」李得大吼道,對於這個缺德的罵了就溜的傢伙,他真的是一點兒辦法都沒有,現在還有急事,否則如果放在平時,他非要追上去罵回去不可。

「麻的,沒見過這樣子的人,還師長呢?麻的,連一個兵都不如。看什麼看?你們師長逃跑了,也只有你來進行交接了。靠,老彭,你怎麼受得了這個傢伙?」李得一邊罵罵咧咧,一邊道。

「車師長是一個好人!」彭海庄笑道。

接下來的事情就相對來說簡單了許多,只能由彭海庄與李得進行戰場交接了,由於有了第五師的生力軍,戰場一下就向著魔物那一邊推進了幾百米,讓第四師的人員有充足的空間和時間安全的撤離了戰場。而第五師直接頂上去了。

戰鬥一直在進行著,不知不覺間,時間過去了三天,在這三天之中,遠征軍的陸海空三軍所有的人都進去戰鬥過了一回,就連遠征軍直屬隊都進去戰鬥了一回,而指揮部的成員除了空明之外,所有的也都進去戰鬥了一回,這是空明的要求,遠征軍的每一個人,除了他之外,都必須在一線戰鬥過一回,這是空明的命令,也是這十幾年來遠征軍不知不覺之中形成的一個傳統,歸根到底還是讓指揮部的人的潛力得到真正的開發,而不是只能成為遠征軍之中修為最弱的一環。

這三天之中,中州大陸的人仍然在不停的觀望,四大宗門原定來支援和偵察的人也沒有過來,而其他的那些散修在開始階段的熱血過去之後,也開始逐漸的冷靜了下來,再也不復開始的時候那種支持遠征軍的熱血了,反倒是中州大陸所有的宗門都在不停的觀看著遠征軍與魔界之間的戰鬥,神與魔的爭鬥,兩者對於他們來說都是外來者,無論誰勝誰負,得益的始終是他們中州大陸的人宗門,他們才沒有那麼笨,去參與其中,消耗自已的實力呢!

甚至於開始出現一種論調,那就是魔物原本不存在,如果遠征軍不來,那麼它們永遠不會出現,中州大陸還是一個和平的大陸,一個仙境一般的地方,倒是遠征軍的到來,將魔物召來了,所以遠征軍才是這一次魔界進攻的真正的罪魁禍首,要為這一次的魔界的進攻負責,而遠征軍的指揮官更是要為這一次的魔界的入侵給中州大陸的一個說法,最好是自殺,省得讓中州大陸的全體修士來審判。有的開始叫囂中州大陸是中州大陸人的大陸,遠征軍滾出中州大陸。無數的閑言碎語將整個中州大陸的所有的地方充斥著。至於那些為遠征軍說話的人或許有,但是很快都被那些反對遠征軍的聲音蓋了下去。

遠征軍指揮部之中,現在所有的人都在看著小世界之中的戰鬥。

「指揮官。再這樣下去可不行,我們的犧牲太大了。從開始戰鬥到現在,三天了,死掉了近十萬的將士,其中還包含了幾百個神人級別的強者,傷的更是接近五百萬,佔了我們遠征軍兵力的三分之一左右,而敵人卻絲毫不見少一些。這樣下去,我們的兵力只會越來越少。」李飛志在一旁說道。他現在已經沒有坐著的心情了,他剛剛從第一線回來,在前方親自動手幹掉了幾個尊者級別的魔物,渾身上下瀰漫著一股血腥味,其實整個遠征軍指揮部之中,除了空明身上的軍隊是一點兒血跡都沒沾上之外,其餘的人無不帶著或多或少的血跡,只不過有的是敵人的,有的是自已。

「沒錯,敵人的背後是魔界。且不論對方有多少的支援,光是它們的尊者級別的魔物就不是我所能比擬的,這幾天。如果不是收縮防守,我們的士兵死掉的還會更多。」諸葛一卜嘆息道,其實作為一個實際上的軍人,骨子裡的文人,他更多的是希望其他幾大宗門和那些散修參與進來,分擔遠征軍的壓力,這樣一來,就直接結成事實上的盟友,讓遠征軍可以不再通過戰爭的方式得到那些他們需要的御劍術和陣法之類的東西。但是。現在看來,是他們太過於一廂情願了。那四大宗門統治中州大陸日久,他們現在更在乎的是他們的地位。而不是中州大陸的存亡。事實上,中州大陸四大宗門的做法是將諸葛一卜這樣的一個更喜歡和平的人往另一方向上推了,至於遠征軍的其他的將領,除了少數幾個之外,其他都是好戰份子,沒事還想找事,更不用說現在有事,他們還巴不得是大事了。

「如果放棄的話,那麼那些魔物肯定會直接離開小世界,大肆殺戮,傷害的依然是中州大陸人平民,讓人情何以堪?」唐明野道,他是華原帝國的開國皇帝,也是明宗的宗主,更是中州大陸的一員,對於這裡的感情極深,所以他更希望遠征軍頂在前方,爭取四大宗門和其他宗門的支援。這樣一來,遠征軍在中州立足就名正言順了,而明宗的成立也不過是瞬間的事情而已。

「沒錯,如果我們現在放棄,那麼不過數天的時間,這萬里的山河都會變成魔界一般,讓人難以成活。這樣一來可是大孹啊!」雲平泰嘆道。

「指揮官,現在中州大之中流傳著許多關於這一次我們遠征軍與魔物戰鬥的流言。」看到兩人並不同意撤離,司馬偉開口道。

「哦?都說了一些什麼?」空明對於是戰是退一時之間還定不下來,至於下面的其他的將領大多數已經傾向於退兵了,畢竟他們來自於華天大陸,對於中州大陸的情感並沒有太多,他們對於中州大陸的更多的是一種征服的快感和一種完成一件事情之後的歡喜,不說他們,就連空明也是同樣的想法,只不過不管如何,這些魔物都是遠征軍放出來的,他們總需要給中州一個交待,否則的話,有的東西實在是說不過去。畢竟好好的一個大陸,他們一來就直接暴發這樣的事情,無論是怎麼說,他們都脫不了關係,就是因為這樣的顧慮,讓空明正在不斷的思考著接下來該怎麼辦?戰,沒有支援,以他們的兵力撐不了幾天,他倒是可以直接一巴掌將整個魔物直接拍死,但是,那樣沒有任何的意義,而且還會給整個遠征軍帶來滅頂之災,畢竟現在的遠征軍還沒有強大到一個令人畏懼的地步。退,以小世界為中心,方圓萬里之內有太多的平民,他們算是無辜的,遠征軍撤得快,他們肯定是要喂魔了,這樣一來空明的心中也不太好受。

「他們說那些魔物原本不存在,如果遠征軍不來,那麼它們永遠不會出現,倒是遠征軍的到來,將魔物召來了,所以遠征軍才是這一次魔界進攻的真正的罪魁禍首,要為這一次的魔界的進攻負責,而遠征軍的指揮官更是要為這一次的魔界的入侵給中州大陸的一個說法,最好是自殺,省得讓中州大陸的人全體修士來審判。他們有的還叫囂中州大陸是中州大陸人的大陸,遠征軍滾出中州大陸。總之就是無數的閑言碎語將整個中州大陸的所有的地方充斥著,歸根到底就是讓我們滾蛋!……」司馬偉直接說道,這一講直接講了三十多分鐘,一句句都有出處,其中不乏有人有證的出現,而為了配合司馬偉的話語,在一個魔法屏幕之中還出現了那些現實的場景,當真是句句確鑿,條條挖心啊,聽得其他的將領更是怒火衝天,恨不得現在就在那裡,直接將這些王八蛋給殺掉,遠征軍的將士在前方流血,這些王八蛋卻在說風涼話,讓他們情何以堪,如果放過之後,對於將士們該怎麼樣去解釋?且不說是有圖有真相,即便是流言,聽了也會讓人惱火不已。

至於唐明野、雲平泰和李幕血早就是滿臉的蒼白了,不是嚇的,而是氣的。

「你是不是將這些都集中在了一起,而其它對於我們遠征軍讚揚的話語都砍掉了?」空明多問了一句,這太明顯了,明顯到是一個小孩子都可以察覺到的地步。只不過空明不這樣問還好,問了之後,司馬偉的回答更是讓他惱火不已。

「不是我砍掉的啊,而是在那裡凡是說我們好話的人,都讓那些人給直接鎮壓了!」司馬偉嘆道。

「麻的,那些還是不是人啊?簡直連畜牲都不如!」龍天賢直接罵開了。

「說他們是畜牲都是對畜牲的污辱!」張一鳴氣道,作為文人為官,他一向是以兼兼君子的形像出現,極少看到如此失態,如此話語。

……

一時間,整個指揮部之中,無數惱火的話語直接衝天而響,將整個指揮部震得不得了,要不是知道裡面正在開會,那些護衛,都會直接衝進來了。

明宗的唐明野等三人聽到之後,更是一臉的絕望,本來空明在看到小世界是連接著魔界之後,就有放棄這一次行動的想法,只不過還沒有一個合適的借口而已,現在借口來了,還是中州那些宗門放出來,讓空明有了一個離開的堂而皇之的借口,其實根本就不是借口了,而是理由了。

空明並沒有被這些情緒所影響,他是指揮官,他需要考慮一些事情。他對著旁邊不遠的唐祥問道:「從魔域的繳獲之中有沒有御劍術?」

聽到空明的話語之後,所有的人一時間都停了下來,看著空明,也不知道這傢伙唱的是那一出?

「初步清理出來的,有各種不同的御劍術秘笈兩萬三千多本,其中可以修行到神人級別以上的有四十本。至於其它各類的秘笈更是多不勝數,一時間還沒有來得及清理。」唐祥回答道。

「唔,既然我們的目的已經達到,那麼也該是我們離開的時候了,至於明宗的建立,宗主,我想用不了多久我們就可以回到這裡來了,建立明宗也不過是這幾年的時間裡了,急不得,我看你們不如利用這段時間培養一些骨幹、人員,不然的話以後地盤大了,人少了可不太像話。」空明淡淡道。(未完待續) 古人有云:自助者,天助之。

中州的事情對於遠征軍來說,並不是什麼重要的事情,他們本來就不是來進行什麼佔領與侵略的,只是為了幾部御劍術而已,如果不是因為唐明野的要求,空明甚至於將軍隊帶到了中州,到一些那些宗門的面前炫耀幾次,顯示幾次武力,拿到他們的御劍術,無論高低都可以,就可以完全的達成目標了。至於魔域發生的事情,雖說是意外,卻也在情理之中。如果不是遠征軍的到來,魔物進攻中州也是一種必然,畢竟無論是對人類或者是一些別的生物,佔領都是永恆的話題,即便是沒有智慧的蟲子,對於擴大地盤也是一種生物的本能,而魔域的成立顯然就是對方的第一步。只不過讓遠征軍無語的是,為什麼四大宗門會對這些魔物進行妥協?這讓遠征軍真的是百思不得其解。只是現在這一切都不重要了,在付出了近十萬的將士的性命,在五百多萬的將士受傷之後,中州那些宗門仍然沒有任何的反應,這樣的作派已經讓遠征軍的所有的人心沉到了深淵之底了。就如同一個土匪要打劫一家人,而一個路人恰好經過的時候,與土匪戰鬥在了一起,並且受傷了,而那家人卻在一旁看著,並且高談闊論,不說土匪如何如何,只是說那路人如何如何不對一般,換了個人都受不了,何況是遠征軍又不是傻子。

唐明野等三個人也沒有辦法說話了,如果說遠征軍僅僅是意思意思一下,就退走,那麼他們還可以憑著自已的資歷勸一下,但是,在死近十萬的將士。傷五百萬人之後,這已經不是一個老資歷就可以讓人不動的了,更何況。空明還給足了他們的面子。

「現在,幾件事情要做的。一個事情,就是儘快將附近的平民全部撤走,從傳送陣之中直接撤往海外,另一件事情就是立刻破壞小世界的空間,讓將魔物過來的時間稍為往後推一些。」空明說道,他們是軍人,但是在這樣的戰爭之中,如果不管平民的死活的話。他們完全可以在不長的時間裡直接撤走,但是,如果他們撤走,那麼平民的損失將是巨大的。至於破壞空間,對於每一個世界來說它們都有自我修復的能力,問題不過是時間的長短而已,至於遠征軍的破壞可以將整個小世界的出口處搞成一團亂麻,但是,即便是如此,也不過是可以拖上個把月的時間而已。而他們就只能利用這個把月的時間來進行著人口轉移。

「如果那些人不撤走怎麼辦?」張一鳴問道,畢竟無論是誰對於家鄉都有一種特殊的情感,不是說想走就走的。特別是那些常年生活在那裡的老人,對於家鄉的感情特別的深厚,對於他們來說與其背井離鄉,不如直接死在家鄉就算了。

「我們不是慈善團,而且時間就是生命,我們不會在那種事情上浪費功夫,到了每一個地方,有一定的時限,直接利用傳送陣將他們傳送到達港。然後再傳送走,原則上以家為單位。進行傳送。」空明說開口道,在這種條件下可以逃生已經算是命大了。還顧得了那麼多?如果是放在別的人的身上肯定要想很多的東西,例如名聲,例如完美,但是對於一個沒有成人就是被逼著走向戰場,被逼成軍神的人來說,人生本就有很多的缺失,有很多的遺憾,他只需要將事情做得差不多就可以了,至於其他的,他哪裡管得了那麼多的東西?那些人不肯走,那就不要走了。

「是!」李飛志在一旁說道,接著空明的命令被李飛志以一種飛快的速度擬定成了作戰命令,傳達到了每一個軍之中。

魔域小世界之中。

「麻的,可惜了,不是每一次都會這麼爽的!」車衍嘆息道。此時他們師與第五師一起執行對抗魔物戰鬥,由於遠征軍的戰損率太高,所以只能採取合併隊伍,統一指揮的手段來進行戰鬥了,直接的說就是將兩支殘破的隊伍湊成一支強大的隊伍來執行任務,而這一次的四師與五師合作以車衍為指揮官。

看著滿地的不斷冒出來的魔石,李得心裡也不由的一陣嘆息,作為遠征軍的高級指揮官他哪裡不懂得這個東西的重要性?這玩意可以讓遠征軍之中的神人級別的強者在中州那個位置上毫無顧忌的出手,而不用擔心級別會降低,說白了這種東西將神人的核武器一般的能力完全的發揮出來,雖然說這些年來,遠征軍利用天劫儲備了不少的神石,但是,這種東西誰會嫌少?

「得了,那個魔界不是我們現在可以惹得起的,還是趕緊的,完成任務走人。」李得說道。

「唔,參謀長,按計劃開始吧!」車衍不太情願的下令道。

一時間,在與魔物交戰的地方,飛起了上千個神人級別的強者,只見他們的手中都拿著一個個的捲軸,沒有任何的猶豫,直接撕開,瞬間在他們前方三十公里的範圍之內無數的烈火伴著隕石從天而降,那些隕石直接將天空之上的魔物撞得粉身碎骨,而烈火則將那些魔物焚燒殆盡,在底下的魔物和那些一時間沒有被擊中的魔物開始了反擊,它們並不是向著那些施放捲軸的戰士進行攻擊,而是直接利用法術或者是身體直接將那些隕石擊毀,烈火磨滅。無數的攻擊與反擊就圍繞著這個小世界的出口進行著。無數的捲軸再一次的撕掉,又是一波神人級別的「隕石天降」。

神人級別的戰鬥對於中州大陸來說可謂是毀天滅地的,而對於這樣介於凡間與魔界之間的小世界來說,毀傷效果要差上不少,畢竟這裡的空間要穩定很多,但是,即便如此,這種小世界也頂不住成千上萬的神人級別的強者的戰鬥對於小世界的破壞。在進行了三天三夜的戰鬥之後,整個小世界出口的位置早就是岌岌可危了,畢竟無論是遠征軍還是魔物們對於這個小世界的保護意識都不是很強。對於遠征軍來說,這個地方連著魔界。對方的增援是源源不斷的,而自已一方的兵力則是實在是有限,所以即便是小世界對於每一個強者來說都是一種奢侈品,但是對於正在進行戰鬥的軍人來說,它更多的是一種禍害或者說是隱患之類的存在,所以並沒有什麼可惜的。而對於魔物來說,它們天生就懂得破壞,至於建設是什麼東西?唯有更高一個層次的魔才會想到。與它們無關。所以雙方的戰鬥都沒有任何的剋制,特別是遠征軍一方,難得可以無限次的使用神人級別的力量,而不會因此而出現什麼不適,哪有不盡興的道理?

一方無意,一方有心,在這種情況之下,遠征軍這一批的神人級別的捲軸成了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整個圍繞著小世界出口的三十公里環形上,由於遠征軍的幾次捲軸攻擊。直接造成了無數的空間破碎,從天上到地下,整個一環形的空間破碎禁區在剎那之間形成了。很快。整個環形之內的魔物直接被遠征軍直接消滅光了。此時整個小世界呈現出了一種異樣的美麗。由於整個小世界並沒有太陽存在,所以一它的光源直接來源於無盡的星空,而在空間破碎之後,無數的不知從何處射來的光線直接透過空間碎片之中折射進來,一時間,整個環形上形成了一種七彩的異樣的景色,讓人流連忘返,再加上戰鬥之後,地面上那無數的藍色、紅色的血流。讓整個戰場呈現出前所未有的美景。

此時,由於環形之內的魔物已經消滅光了。而環形之外的魔物一時間也沒有辦法進來,而且它們對於破碎的空間有一種極為害怕的本能。讓它們恐懼的看著這些美麗的景象。

「真美啊!」彭海庄嘆道。

「唔,真的是看不厭煩的景色啊!」車衍也嘆道,由於沒有了敵人,一時間整個戰場全都靜了下來。所有的人都沉浸在這種美麗的景色裡面。

「咳!咳!兩位,我們是不是先將這裡的戰場打掃乾淨之後,再來欣賞這裡的東西?」許久之後,李得第一個醒悟了過來。

「真是的,難得看到這樣的情景,感嘆一下人生,你又何必打擾?」車衍與李得本就是一起戰鬥了許久的戰友,所以言語之間並沒有太多的客氣。

「咳!咳!車師長,我想李師長說的沒有錯,我們先幹完活先,反正這一時半會的,這東西也消失不了,跑不掉。」彭海庄連忙打圓聲道。

「說是跑不掉,但是總是第一次看的時候才覺得驚艷,再過一會兒的話,就沒有那種感覺了!」車衍嘆道。

反應過來的遠征軍開始打掃戰場,當然這種東西是不會在屏幕上直播的,這一回遠征軍將士完全的專業化打掃戰場可是讓所有的人都敬佩的。整個戰場所有的魔物的屍體全部打包運走,不留下一點點東西給魔物們。所有的有價值的東西全都讓遠征軍運走了,包括整個小世界出口處的那些「礦石」,說是礦石,其實就是原先用來裝飾的那些材料,要知道這些材料在神界、魔界不過是一些普通的石頭而已,但是在凡間它們可是神級的材料。於是出現了一種之後的魔物極為抓狂的現象,空間已經平穩下來,它們來說小世界出口的地方的時候,它們發現,出口離地面居然有近四十餘米高!而且不僅僅是這一點,整個環形之內比之前的地方都矮了近四十米的高度,整個出口就是懸在半空中。

遠征軍的行動並沒有任何的隱瞞的意思,完全是在整個中州的眼中進行的,同時遠征軍將撤離的消息一併發出去了。所有的中州人全都傻眼了,他們沒有意料到,遠征軍會這樣的絕決,會不顧一切的後果的將軍隊撤走,他們原以為遠征軍既然打開了魔界的出口,那麼肯定會為了彌補「罪過」而會堅守直到最後一人,即便沒有如此,也會人道的守得再久一些,到了那個時候,他們只需要再出手就可以了,白撿了一個小世界不說,還可以向著天下人宣告他們的強勢,又可以消滅遠征軍這一批入侵者,一箭三雕也不外如是。但是,他們的願望落空了,其實在他們沒有第一時間裡增援的時候,就註定了這樣的結局,所有罵遠征軍的聲音頓時沒有了底氣,所有看遠征軍笑話的人,也沒有了心情。遠征軍可以走,因為他們本就是中州大陸的一群過客,而他們這些中州大陸的原住民呢?他們又能躲到哪裡去?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