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笠智先製作了恢復大肉包給大家吃了,恢復體力。唐舞麟則開始安排稍候的衝擊。

仔細思考之後,他已經有了計劃。

修為上來看,大家都是五環,但論魂力,原恩夜輝已經達到了五十八級,是距離六十級最近的一個。葉星瀾也有五十六級了。其他人也大多在五十五級左右,只有唐舞麟自己還是五十一級。

所以,魂力問題不大。最重要的就是身體承受能力了。

——————————-

求月票、推薦票。 ?唐舞麟有了先前衝鋒的經驗,正面所承受的毀滅之力衝擊是最強烈的。毫無疑問,他要擋在最前面,而其他人也要承受來自於四面八方的衝擊。這種時候,他的金龍狂暴領域就將起到重要作用,再加上需要眼的星辰鎖鏈。重重加持之下,應該能夠讓他們度過難關。

一個小時后,所有人準備完畢。

唐舞麟道:「包子拿好,聽我命令再吃。準備。」

一邊說著,他把自己的黃金龍槍橫在身前,槍尖向外。

所有人都穿好了斗鎧,唐舞麟沉聲喝道:「沖!」一邊說著,他一馬當先就沖了出去。

一條條星辰鎖鏈迅速將所有人連接在一起。唐舞麟卻沒在第一時間用出金龍狂暴領域,因為領域消耗太大,前期還用不到。

原恩夜輝用的是墮落天使變身,而不是防禦力更強的泰坦巨猿變身,之所以如此,唐舞麟是有考慮的。如果是泰坦巨猿變身,體積太大的情況下,原恩夜輝受到的衝擊也會更大,反而不如用墮落天使變身,有自己在前面擋著,大家承受的衝擊就會小一些。

已經有過一次經驗,唐舞麟沖的很快。他一個人擋住了正面那恐怖的能量。但那能量是無處不在的,從四面八方衝擊著他們的身體。

所有人都將自己的魂力提升起來,樂正宇手中聖劍揮動,除了原恩夜輝之外,其他幾人身上全都多了一道聖光。雖然下一刻聖光就破碎了,但能夠抵擋一瞬間總是好的。

葉星瀾手中星神劍揮動,點點星光向四周揮散,那星光也同樣快速破碎,只能略微減輕一些壓力。

所有人都各展其能,強忍著那要將自己撕碎般的痛苦,緊跟在唐舞麟身後前沖。

因為有星辰鎖鏈的存在,所以唐舞麟能夠清楚的感受到大家的消耗,毀滅能量衝擊在身上,他們是平均消耗的。唐舞麟自己雖然在前面,但要比他個人衝鋒時消耗大得多。

這個時候不能節約。唐舞麟深吸口氣,腳下光環亮起,金龍狂暴領域釋放,他的身體也在瞬間膨脹到了三米。

三米高的身軀比先前更要雄壯的多,擋住了絕大部分能量衝擊,速度也隨之加快。史萊克七怪其他六人得到唐舞麟身上散發能量的加持,痛苦頓時減輕了許多。

唐舞麟黃金龍槍一抖,金龍升天開路,激昂的龍吟聲抵消著正面衝來的毀滅氣息,他的身體也開始劇烈的顫抖著。

每前進一步壓力都在提升,而現在是七個人的承受。

唐舞麟將黃金龍槍交到左手,全身鱗片光芒大放,右手金龍爪彈出,金龍恐爪悍然揮出,但和以前不同的是,他金龍恐爪揮出的時候,金龍爪彷彿虛幻的閃爍了一下,那一瞬間,金龍爪實際上是完成了連續九次的揮動。

這是金龍九式中的金龍探爪,唐舞麟將師祖傳授的金龍探爪和自己的金龍恐爪相結合,獨創出了這一式金龍寂滅,前方空氣被瞬間撕碎,就連那些毀滅之力也在剎那間破碎開來。唐舞麟氣血之力猛的衰弱了一下。

「豆沙包、水晶包,吃!」他爆喝一聲,黃金龍槍猛然刺出,金龍飛翔!

藉助金龍寂滅破開空間,再以金龍飛翔瞬間前沖,他相當於是給夥伴們開闢了一條通道。

身後眾人全速跟進的同時,也將嗜血豆沙包和堅固水晶包都吃了下去。

每個人斗鎧外面都迅速出現了一層晶狀體,隔絕著外面的毀滅之力。

堅固水晶包唐舞麟也是第一次吃,效果比想象中還要強得多,感覺上就像是全身又多了一層鎧甲似的,那毀滅能量雖然也在分解著水晶體,但卻要比直接分解他們自身防護慢得多。

在金龍狂暴領域、嗜血豆沙包加上堅固水晶包的作用下,眾人都感覺到壓力減輕許多,全力發起衝鋒。

食物系魂師早期的戰鬥力最弱,增幅也遠遠不如那些直接產生增幅的魂師。但伴隨著修為的提升,食物系魂師的能力就會逐漸顯現出來。他們的增幅更加直接,副作用更小,持續時間更長。而且沒有被打斷的危險。

食物系魂師要比輔助系魂師修鍊更難,他們需要更加渾厚的魂力來提升自我,可一旦食物系魂師達到一定程度之後,他的作用肯定要在輔助系魂師之上。

「噗!」瞬間放空的感覺令唐舞麟精神一振,這就證明了,之前他見到那名老者並不是在做夢。

其他人也都是感覺到全身一輕,下一刻,他們就出現在了唐舞麟之前曾經到過的山谷之中。

壓力陡然減輕,再加上瞬間用來的彭湃生命能量,不禁讓每個人都大口大口的喘息起來。同時也流露出了釋然之色。

唐舞麟金盔金甲,手持黃金龍槍站在最前方。其他人因為之前沒有回復過魂力,此時一個個都顯得十分疲憊。

正在這時,唐舞麟看到了一名黑衣老者,同樣是鬚髮皆白,但卻沒有之前他見到的那位看上去那麼和煦,眼神陰沉,鷹鉤鼻,雙手背在身後,正冷冷的看著他們。

「前輩,您好。」唐舞麟收回黃金龍槍,向那老者點頭致意。

老者看看他,在看看他身後正在喘息著的眾人,一揮手,「跟我來吧。」他的聲音聽起來有些陰柔的尖細,怎麼都讓人覺得有點彆扭。

「是!」唐舞麟一招手,帶著夥伴們趕忙跟上去。

黑衣老者走的不快,路線和之前唐舞麟走的那條一樣,再次來到這裡,觀察著四周,唐舞麟對遠處那道紫黑色光芒的感受就更加深刻了。

儘管這個地方充滿了濃濃生機,可遠處那巨大的紫黑色光柱卻依舊給人強烈的恐懼感。那充滿毀滅氣息的味道會讓人為之膽寒,完全是下意識的,不受自身控制的恐懼。

史萊克七怪其他六人也都是向四下觀察著,流露著好奇之色。這才是他們此行的目的地嗎?雖然歷經艱險,但總算是到了。

穿過一片樹林,黑衣老者帶著他們來到一片空地停了下來。

「知道你們來這裡是幹什麼的嗎?」黑衣老者淡淡的道。

唐舞麟道:「學院讓我們前來服兵役,也算是軍訓。」

黑衣老者突然笑了,他一笑,臉上的皺紋彷彿都要疊加在一起似的,說不出的詭異。

「對,是軍訓。軍訓的內容很簡單,只要不崩潰,你們就可以一直留在這裡,最多兩年。期間,只要你們的精神崩潰了,就會被送走,離開這裡。所以,小傢伙們,你們自求多福吧。介紹一下你們自己。」

精神崩潰?聽到這四個字,唐舞麟七人沒來由的都感到心底一寒。

「我是隊長唐舞麟,五環魂王。一字斗鎧師。」

「葉星瀾,五環魂王,一字斗鎧師。」

「原恩夜輝,五環魂王,一字斗鎧師。」

「謝邂,五環魂王,一字斗鎧師。」

「徐笠智,五環魂王,一字斗鎧師。」

……

———————————–

求月票、推薦票。 ?眾人的情況都差不多,所以也基本就是報個名字。

聽了他們的介紹,黑衣老者臉上並沒有流露出半點驚訝,淡淡的道:「我叫噩夢,相信你們很快就會記住我的名字了。這裡是魔鬼島,你們所在的地方,是魔鬼島的中心地帶魔鬼山谷。而我就是這裡的魔鬼,你們可以叫我噩夢老魔。」

噩夢老魔?他明明是人,為什麼要自稱魔鬼?

唐舞麟心頭驚訝,但也沒好去問。

「前輩,那我們現在要做些什麼?」唐舞麟問道。總要搞清楚在這裡他們能幹什麼才行啊!

噩夢嘿嘿一笑,「不用急,有的是你們要做的。以後這裡就是你們休息的地方。記住,不要因為好奇心嘗試去靠近那邊的毀滅之光,如果被毀滅之光沾染,沒有人能救得了你們。明白嗎?」

毀滅之光?唐舞麟當然好奇,不只是他,其他人也都很好奇那毀滅之光是怎麼回事。那衝天而起的紫光只是看一眼都會心悸半天,那究竟是怎樣可怕的存在啊!而且他們能感覺到,這魔鬼島之所以外面充滿寂滅,應該也和這毀滅之光有直接關係。

「你們今天剛到,明天,你們的軍訓將直接開始。食物自己去找,森林裡有的是各種食物。好了,就到這裡。」說完這句話,噩夢老魔轉身就走,他的身體突然變得虛幻了,似乎只是一閃身,就消失在了眾人的視野之中。

噩夢老魔走了,唐舞麟道:「大家先原地休息,恢復了體力和魂力再說。這裡生命氣息非常濃郁,對我們還是很有好處的。」

眾人早就有些迫不及待了,從絲毫天地元力不存的地方,來到這如此生命氣息濃郁之處,他們怎能不抓緊時間呢。對於魂師來說,還有什麼比魂力充盈更重要的事情?

夥伴們休息,唐舞麟也盤膝坐了下來,凝神冥想,這裡的生命能量濃郁的遠超他以前在任何地方感受過的,就算是在海神島上,也沒有如此濃郁的生命力。這對他的修鍊有極好的幫助作用,藍銀皇在生命氣息濃郁的地方修鍊,絕對有事半功倍的效果。

唐舞麟正要進入冥想狀態,突然,一股危機感傳來,他下意識的睜開了眼睛。然後他就看到,一道黑影正朝著自己的方向抽來。

不好!

他下意識的雙手抬起,同時推出。

但那黑影來的實在是太快了,唐舞麟悶哼一聲,一股大力傳來,他就被抽擊的飛了出去。

不只是他,史萊克七怪其他人也遭受到了同樣的攻擊,一時間,七人在猝不及防之下,全都被抽擊的東倒西歪。

什麼情況?

他們幾乎是迅速釋放出自己的武魂,趕忙聚集在一起。但也就在這時,身上傳來陣陣刺痛。

低頭看時,只見被抽擊的地方,都扎出了一個個小孔,隱隱有血液流出。刺痛感下一刻已經變成灼燒感。

謝邂第一個慘叫出聲,用手就要去抓被刺的地方。

「不要動!」唐舞麟一把抓住他的手。他同樣也感覺到強烈的刺痛,更讓他吃驚的是,就算是以他的血脈之力,也無法將那刺痛感減弱。

「毒?」葉星瀾強忍劇痛,臉上神色卻也是變了。

「就你們這警惕性,也被稱為史萊克七怪?難道你們認為,這裡就安全了?」噩夢老魔的聲音從四面八方傳來。

「好好享受這神經毒素吧。不用嘗試治療或者用魂力抵抗,沒用的。疼夠兩個小時,自然就會恢復了。嗯,快讓我看看你們痛苦的樣子,已經好久沒有心情如此愉悅了。」

神經毒素!

就在噩夢老魔說話的工夫,唐舞麟七人身上的疼痛感已經開始飛速加劇,強攻系的幾人還好一些,謝邂、許小言和徐笠智已經是臉色慘白,疼的全身顫抖,如果不是咬牙忍耐,恐怕早就承受不住了。

他們終於有些明白噩夢老魔那噩夢二字是從何而來的了。

可是,他們這才剛來啊!而且,只是提高他們的警惕性,這有點太狠了吧?

唐舞麟的情況最好的一個,不是因為他不疼,而是因為他的承受能力遠超常人。經過了那麼多次金龍王血脈的折磨,他忍耐疼痛的能力超強。

可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他也是額頭見汗,身體輕微的顫抖著。

「啊——」謝邂終於忍耐不住,又叫了出來。他這一叫,就像是發出了信號似的,其他人也是紛紛悶哼出聲,忍耐不住的發出痛叫。

疼兩個小時!唐舞麟心頭抽搐,這也算是訓練的一種方式嗎?

只是過去了十分鐘,除了唐舞麟、葉星瀾和原恩夜輝之外,其他四人就已經疼的在地上打滾了。

原恩夜輝和葉星瀾都盤膝坐在地上,身體不停的顫抖著,距離崩潰也不遠了。

說也奇怪,這劇痛一直都在增強。

唐舞麟勉強還能站著,但身體也開始晃動。

正在這時,疼痛感突然減弱了幾分,然後開始緩慢衰減。

人體的潛能是無限的,當痛苦開始減弱的時候,雖然依舊痛苦,但至少感覺上就會好很多。

終於,又過了十分鐘,疼痛感已經降低到一個可忍耐的範圍時,眾人勉強坐了起來。

「這也太狠了,我們還什麼都沒做呢。下馬威嗎?」謝邂抱怨道。

唐舞麟苦笑道:「是我們大意了。連蔡老和師祖他們都很忌憚這裡的軍訓,我們應該更小心才對,以後只要是休息,一定要留人警戒。幸好,那位前輩說的兩個小時只是騙我們的。」

原恩夜輝突然道:「未必,神經毒素我了解過一些,這玩意兒不是那麼容易消散的,它有可能是一陣、一陣的……」

她話音才落,眾人身上的疼痛感突然又開始變得劇烈起來。果然,沒那麼容易化解啊!

疼十分鐘,再緩十分鐘,再疼……

這個過程對人的身體折磨是一部分,對精神折磨也同樣是極其劇烈的啊!那種感覺就好像是,剛好控制的你不至於疼的昏迷過去,卻又讓你深刻的體驗到什麼叫疼痛極致。

一個小時下來,眾人身上汗出如雨,都快要虛脫了。

唐舞麟也坐了下來,他、葉星瀾和原恩夜輝還勉強支撐著能坐住,其他四人能保持清醒就已經很不容易了。

徐笠智在不是那麼疼的時候騰出手會製作一些恢復大肉包給大家保持體力。

謝邂看向唐舞麟,「老大,你把我打暈過去吧,我要受不了了,太疼了。都疼到骨子裡了。那種痙攣的疼痛真的好難忍。」

原恩夜輝瞪向謝邂,「不行,不能暈過去,神經毒素如果是在昏迷狀態下,很可能會傷到內臟。清醒時才能通過激發魂力守護住自身。熬過去就沒事了。謝邂,堅持住。」一邊說著,原恩夜輝想謝邂伸出手,將他拉到自己身邊。

有了原恩夜輝作為依靠,謝邂的情緒穩定了一些。

正在這時,一個讚許的聲音響起,「不錯,一個小時了還沒昏迷。你們的承受能力還是相當不錯的。看在你們表現優異的份上,這第一次考驗,就算是過了。」

噩夢老魔重新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之中,他手中還拿著一個小罈子,走到唐舞麟面前,他把罈子遞給唐舞麟,「吃一塹長一智,怎麼做不用我教你們吧。這是解藥,直接抹在傷處。」

唐舞麟接過罈子,一臉的苦笑。有些無奈的道:「噩夢前輩,您這還真的是一上來就給我們個下馬威啊!」

噩夢老魔淡淡的道:「你們既然來到了這裡,我們就要對你們負責。你們現在所承受的一切,都是未來有可能面對的。人體有一個很重要的特點,那就是二次承受和初次承受的承受力有著天壤之別,尤其是心裡的承受。好了,就這樣。」

說完,他站起身,又一次消失了。

—————————

最近家裡出了點事兒,對我影響非常大,我努力保持更新,但周一的三更暫時停一下,正常兩更。非常抱歉。但請大家讓我調整一下狀態。拜謝了。

之前我說過,對我來說,這可能是一生中最煎熬和痛苦的時刻,希望大家能理解。正常更新,我會努力保持的。 ?噩夢老魔的話令唐舞麟心中略有領悟,他隱約抓住了這次軍訓的特性,但又沒法完全說清楚。

唐舞麟把罈子遞給身邊的葉星瀾,「你們先抹。我來警戒。」此時,身上的痛感已經不是那麼強烈了,唐舞麟支撐著站起身,這次他不敢大意,取出黃金龍槍,警惕地觀察著四周。

洞窟。

噩夢老魔從虛幻中浮現而出,洞窟內有一個碩大的水晶球,直徑足有一米。裡面光影閃爍,可不正是唐舞麟和他那些夥伴們此時的情況嗎?

破滅老魔站在水晶球前面,口中「嘖嘖」出聲,「殘忍,你真的是太殘忍了。不是說好了要輕一點的嗎?怎麼一上來就這麼狠。要是他們承受不住崩潰了怎麼辦?那我們豈不是沒得玩了?」

噩夢老魔沒好氣的道:「少來這套,你不知道有多興奮,我還不知道你嗎?針對不同的情況,當然要調整難度了。這些小傢伙能夠憑藉自己的力量進入山谷,身體承受力是相當不錯的。那就讓我們逐漸尋找他們的極限好了。不過,他們還真是單純的可笑。居然什麼都信。」

破滅老魔嘿嘿一笑,「明明是一個小時,你非要說是兩個小時。你剛給他們的是什麼葯?」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