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備箱打開,兩人被粗暴的拽下車。

陸眠一個踉蹌,直接跪在了地上。

頓時,惹得一陣大笑。

「這還沒開始呢,就先給咱們跪下了。真是識相啊!」

「先別急著跪,一會兒咱們哥兒幾個陪你慢慢玩。」

「哈哈哈,這細皮嫩肉的,帶勁!」

「還沒玩過千金小姐,一會兒我先上,誰都別跟我搶!」

聽著這些綁匪的污言穢語,陸焰沖著聲音發出的方向,用身體狠狠撞過去。

這群畜生!

他的雙眼被蒙住,綁匪的眼睛可沒有,他撞過來,便一腳踹上去。

看著他身體被飛踹出去,眾人又是一陣哈哈大笑,極其囂張。

「剛才就是這小崽子求救的,兄弟們,知道怎麼做么?」

「明白!」

陸焰感覺自己胳膊被人拽住,身子被一股巨大的力道牽引,而後又是一摔。

倒在粗糲的水泥地上,骨頭劇痛,皮膚更是火辣辣的痛了起來。

「唔!」

陸眠聽到聲音,心都揪了起來,頭皮發麻,血液開始倒流,寒從腳起。

她想阻止,拼了命的發出聲音,最後都變成一陣嗚咽聲。

怎麼辦?

他們開始對小滿動手了?

心底的恐懼,像是一個黑洞,不斷的擴大吞噬,她感覺自己快要不能呼吸了。

像是被誰扼住了咽喉。

拳頭如雨點般,密集的落在他身上,陸焰咬緊牙關,生生忍著,不敢吭聲。

他怕。

怕自己出聲了,會讓姐姐擔心。

他是個男人,應該保護姐姐才對,可是現在,他恨自己無能,恨自己保護不了姐姐。

為首的綁匪叫阿三,臉上一道疤痕,給那張兇相的臉更添了幾分兇狠。

儼然一個窮凶極惡的模樣。

「這小子,你們慢慢玩。」他拎起陸眠,往樓上走。

這是一座廢棄的工廠,荒廢了十幾年,早就雜草叢生,殘破不堪。

空氣里,滿是粉塵和潮濕的霉味,地面上,隨處可見的蟑螂,和肆無忌憚橫行的老鼠。

被拽住胳膊,陸眠不斷掙扎,抗拒。 「粗略的已經知曉的差不多了,接下來,就是實際演練!」雪麗道,說著,從指尖飄出一粒光子,「對我下詛咒,我要親自感受一下!」

「哦?你就這麼相信我?」

夜白眉毛一挑,確實,說那麼多都不如親自體驗下有效,但雪麗就不怕他夜白亂來嗎?要是夜白別有用心,如此作為,雪麗豈不是直接受制於人了?

莫不成,是真實之眼給了雪麗自信?可不要忘了,夜白比任何人都熟悉真實之眼,也知道真實之眼的缺陷,想要規避這個話題,可是非常容易的。況且,現在這樣想不代表未來也這樣想,一旦得到了雪麗的身體組成部分,未來夜白想另外再下什麼樣的詛咒,還不都是由他自己說了算!

「你一直都在信我,更是毫不猶豫的接受了我的提議,既然如此,我又有什麼理由不去相信你?」雪麗反問道。

夜白聳了聳肩,

「就算這樣,準確的說,我還是第一次施展詛咒,你就不怕期間出什麼差錯?」夜白說道。

「正是第一次才有必要!如果錯了,那說明你記憶里存在錯誤或者缺陷,根據實際問題,才能儘快找到補救辦法。要是一直把錯誤信息當成正確信息,那反而才是致命的。」雪麗講道。

「好吧,那我也不浪費時間了。」

······

就這樣,時間過了一個月,

「白夜哥哥,不能再耽擱下去了!」

留給夜白的時間,一共才只有半年,如今都過去一個月了,夜白還沒有開始行動,這著實讓人擔憂。

「可詛咒都還沒能成功破解呢。」夜白道。

「那要等到什麼時候啊!難道半年破解不了,你也要等上半年?!」白天叫道,「這世上很多東西,並不是知道原理就可以破解的。哪怕找到了方向,要實現它還不知道要多久,從一開始我就說這不靠譜嘛!」

夜白搖頭,

「其實不是不靠譜,只是。。。。。。罷了,聽你的。本以為這段時間魔族一定會有所行動,但看起來我是等不到那一天了,不得不設法潛進去了啊。」夜白說道,要不然的話,說不定就沒有機會了,因為那件事一旦暴露,夜白可能立刻被人除掉。

「我也一起!」白天立刻跟道。

夜白臉色一正,

「雖說因為契約的原因,我現在不可能阻止你,但那實在是太危險了。以我現在的身份,被發現多少還能解釋一下,可帶上天天你的話,那就無法解釋清楚了。」夜白認真說道。

白天不開心的鼓了鼓嘴,

「好吧。」

她就算任性,也不會亂來,

「白夜哥哥,你答應我,一定要成功歸來!不對,這是基於契約的命令!你不答應也要答應!」

「我答應你!相信藉由你給我的這份力量,我也一定會成功的!」夜白承諾。

「你要是沒成功的話,那我也不活了!」白天賭氣道。

夜白摸了摸她的頭,要是沒成功的話,他的存在就將消失,包括如今的對話也一樣,沒有承諾,沒有保證,誰都會活下來,除了夜白自己。。。。。。

······

里世界,

沒到這裡之前,總以為會是個相當陰暗的地方,就如同另外一個海底世界。但實際上,卻截然不同。這是一面鏡子,與外面世界對立的鏡子,就好比是水面上的倒影一般!天上有個月亮,水裡也有個月亮,水上有個人,水下也有個人。

某一個瞬間,你自己跟自己的影子調換了下,那麼,就進入到了里世界。

鏡花水月!同樣的道理,里世界中雖然也有陽光,也有花朵,但一切都是假的。這種狀況看似虛無飄渺,不過夜白應該會很熟悉,因為就跟夢中世界差不多。能摸到,能碰到,甚至能感受到,但就是假的。整個裡世界當中,唯有魔族是真實的!當然,如今進入到裡面的夜白也是真實的。跟夢境世界最大的不同,在這裡死了,那就真的死了。

這一天,里世界,熱鬧了,

「怎麼回事?」

「長老,這傢伙好像是我們的人!」扶著夜白的魔族開口說道。

「我們的人?你是笨蛋嗎!現在這種時候,外面怎麼可能還會有我們的人!」長老氣急敗壞道,被人騙了不說,好傻傻的把人帶回來了。

「不是,我們見到的時候,他正在被外面的傢伙追殺。」魔族解釋道。

「苦肉計!苦肉計都不懂嗎!殺了,立刻把人給我殺了!」長老當即下令。

「你不能殺我。」夜白抬頭說道,表情平淡,甚至自信滿滿。

「什麼?」長老怒了,他還就不信有他不能殺的人!「殺了!殺了!立刻給我殺了!」長老大聲叫道。

「你可要想清楚了。難道你打算成為魔族的罪人嗎?」夜白道。

「魔族的罪人?」長老眼睛一眯,多麼耳熟的一句話啊,「哈,那我就聽聽看你有什麼好說的。現在還能讓我不殺你的理由,我實在是想不到。」長老微微搖頭。

「那我就給你一個理由!我對那個於你們而言威脅最大的人下過詛咒!」夜白直接說道。

「哦?這種話你讓我相信你也可以,那你把那人的身體組成交出來。」長老淡淡的伸手道,詛咒嘛,總要有點說服力吧。當然,就算夜白真把東西交出來了,這長老估計還是會懷疑東西主人的身份。你說是重要人物的,就是重要人物的?萬一只是個龍套的呢?

「沒有。」夜白的回答倒也乾脆。

「哈哈哈哈!」長老笑了,「真是沒意思。給我殺了!」

「等等。」夜白打斷。

「怎麼?」長老皺眉,這傢伙是要無理取鬧嗎。

「我想我剛剛應該說的很清楚,我說的是下過詛咒!」夜白強調道。

「那就更沒價值了,曾經下過詛咒,如今詛咒沒了,這也能成為你活命的理由?」長老不削道。

「呵呵!」夜白也笑了,「看你還是個長老,莫非連這代表著什麼也不清楚嗎?詛咒,真的是沒了就沒了的嗎?」夜白說道。

「你?!難道。。。。。。不可能。。。。。。」

長老突然面色不定起來,想了想,又看了夜白一眼,

「把人給我帶回去!」

夜白笑了笑,沒有反抗,任由人把他帶走。

別看他表現的那麼淡然,實際上心裡一點底都沒有。不過不管如何,潛入總算是成功了。 里世界,一切都是假的。

很快,夜白對這句話有了更為深刻的了解,因為周圍看似充沛的魔法元素,夜白卻一點都無法調用。一開始,夜白還以為是自己的契約之力失效了,慢慢的,他才反應過來,原來四周根本就沒有任何的魔法元素,包括反魔法元素也沒有!有的,只是一種錯覺而已,就像那天上的太陽一樣。

這裡,就是一個虛無的空間,一個虛假的空間!所見的一切,更趨近於幻覺。不過,這恰恰是里世界最可怕的地方!

夜白被押在了一處廣場上,不知道冥冥當中是否有聯繫,這正是上次那個魔族被處刑的地方。

「看到天上那個太陽了嗎?」一老者站在夜白面前道,「那是假的。」

夜白聳了聳肩,

「所以?」

就聽老者發問,

「那你身上有沒有感受到溫暖?」

感受到了!

這正是這個空間的奇異之處。按理說,太陽是假的,就不該有溫暖,但夜白確確實實的感受到了溫暖,就如同他能感受周圍那些魔法元素一樣。

「那又怎麼樣?」夜白說道。

「這是幻覺,但幻覺有時候也是可以殺人的!」老者振聲道,「聽說如今外面人類已經落敗到了底層。」

「哦?」夜白眉毛一挑,魔族知道外面的一些基本情況,這不奇怪,但這老者突然說出這種話來,莫非是看出他原本是個人類?這不可能吧。如今的夜白,還哪裡像個人類了?總不會魔族的情報網已經強大到連他是誰都能知曉吧。

「但你是否知道,當年的人類,以區區肉體脆弱之身,憑藉著武技跟幻術,就能跟元素種族並肩!」老者講道。

「你到底想說些什麼?」夜白無語,原來竟不是發現了他的人類身份。這老頭,拐彎抹角的,就沒說出個實在話,不能直接爽快點嗎。

「我是要告訴你,我們在這裡生活了上萬年,早就學會了用這些虛無的幻覺殺人的方法!在這裡,你們用不出你們所擅長的魔法,而我們,相比起人類,卻擁有不死之身,並且詛咒之法也照樣能夠施展。明白了嗎,一旦你們膽敢踏進里世界半步,這裡,就將是你們的墓場!」老者大聲吼道。

夜白眼睛一眯,糟糕了,他終於明白了這老頭的意思。如今魔族的態度很明顯,在里世界里,他們不怕跟任何人戰鬥,而且,他們也沒有任何要出去的打算!

這是夜白事先萬萬沒想到的發展。魔族不怕外面打進來,自己也沒準備打出去,那好像就沒有留下他夜白的必要了呀!

「那麼,你還有什麼可說的?」老者冷冷盯著夜白道。

夜白額頭滴出汗來,眼睛不停的閃爍。他把事情想的太簡單了,現在好像真的難以自救了。

不!

不對!

夜白突然一定,冷靜一點,這老頭為什麼要跟自己說這麼多?之前那個長老為什麼要把自己帶回來?很顯然,他夜白肯定是有利用價值的!老頭的這番話,壓根就是交涉前的壓迫,試圖把他夜白直接逼往底線。目的就是讓夜白為了活命,無條件選擇服從,而不讓夜白提出任何條件來!

那麼,這老頭說的話其實是騙人的?

不一定。但,其中必然有誇大的部分!沒錯,魔族在里世界或許是佔有巨大的地利優勢,但卻勢單力薄啊。如今,外面聯合軍隊共同對抗魔族,更有人類的十萬元素大軍,魔族也是非常害怕外面真正打進來的!想到此處,

「還是那句話,你們不能殺我。」夜白鎮定的回道。

老者臉色一沉,

「你要是再說這種毫無意義的話,我立馬把你殺了!」

夜白冷笑一聲,倒也不去諷刺對方這色厲內荏的表現,主動道,

「那我就再透露一點好了。天使族,有一個半神計劃,他們創造了一個半神出來。而那個當今世上唯一的半神,正是我所施展過詛咒的對象。」

老者眼睛一閃,

「口說無憑。況且,就算果如你所言。身為一個半神,何其重要,豈能是你想下詛咒就能下詛咒的?而且,成功下詛咒以後,你又為什麼反而解除了詛咒?」老者質疑道。

「那是因為她想通過這種方法摸清你們詛咒的原理從而找到破解方法,所以才主動讓我下了詛咒,之後我也解除了詛咒。不過,顯然,她有些天真了,沒料到詛咒竟然還有另外的副作用,而這種副作用短時間內還不易察覺。於是,我趁他們發覺到問題之前逃出來了,同樣,這也是你們的人見到我被追殺的原因。」夜白回道,「至於你們要的證據嘛,我確實沒有,但這件事你們只要稍微打聽一下,就能得到真相。我並沒有在說謊,也沒有在演戲!」

老者沉默一陣,終於重新開口,

「那就姑且相信你一次,不過,你的自由還是要受到限制。」

之所以老者會選擇相信夜白,不是因為夜白的話有多麼可信,就算真的出去打聽,誰能保證不是外面故意放出來的假情報呢?所以,夜白真正可信的地方,還是關於詛咒的秘密!下過詛咒的人或許很多,可下過詛咒又解除了詛咒的人,絕對是少之又少。所以,這麼一個秘密,就算是在魔族當中,能夠知曉的人數都不多,更何況夜白這麼一個外人?

老者相信,如果不是夜白真的施展過詛咒,之後又解除了詛咒的話,他是絕對不可能知曉這麼一件事的——詛咒,其實根本解除不了!

之前,雪麗實際上就已經看透了詛咒的本質:詛咒,就是魔族與目標之間建立起聯繫,成為一個「個體」,然後魔族再對他「自己」立下某種契約,從而達成詛咒的效果。由於兩人成為了一個整體,所以符合平衡原則。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