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顯然,「主人」只有認為接下來的戰鬥會很激烈,才會專門這樣做。

安德麗娜心裡明白,並非「主人」對她有多喜愛,而是自己對「主人」有用。倘若自己對他沒有用,他一定會毫不猶豫地把自己拋棄。

有用就不會被拋棄。

緊緊地貼著硬得像鋼鐵的背,安德麗娜臉色變幻,不知在想什麼。

「閣下上次借車入城,未能一晤,今天卻要好好談談。」明月的目光亮得像星辰,凜冽的戰意,讓白衣如雪的她有如一把纖塵不染的劍!

美不勝收,卻也鋒芒逼眉!

恰在此時,唐天驀地抬起臉龐,他的臉龐籠罩著一團黑霧,看不分明,但黑霧後面的眼睛,卻有如兩個深不測的黑潭。

眼前一花,對方的身影如同鬼魅般出現在她面前。

明月神色一凜,手中長劍倏地橫在身前。

叮!

尖銳的細刺劍劍尖釘在明月手中劍身,明月掌心一熱,雙腳啪地沉入一截。明月心中微訝,好強的力量。

叮叮叮!

細長的細刺劍在唐天手中,如同灑下一陣黑色暴雨,若是凌旭在這,一定會看得目瞪口呆,唐天揮灑出的劍雨,竟然比他的槍尖海還要恐怖。

更可怕的是,這暴雨般的攻擊,完全集中明月手中長劍劍身這片狹窄之地。

明月神色凜然,左掌叩指,驀地了一彈劍身。

鐺!

聲如洪鐘,悠揚遠播。

劍身嗡地一盪,那細密得驚人的劍雨,竟然被硬生生盪開。

忽然,明月手中的長劍,被一道黑色的鋼索纏上,赫然正是唐天手中的細刺劍。唐天順勢一帶,整個人如同一團黑影,呼地欺入明月懷中。

明月沒有半點驚慌,唐天帶起的氣流,把她的長發吹得高高揚起,那張絕美無瑕的臉龐,閃動著攝人的光澤。

玉指併攏,左掌如劍,眨眼便直刺唐天面龐,與此同時,一道森冷的劍芒,悄無聲息地直取唐天的下腹。

唐天無法閃身,如果他閃躲,背上的安德麗娜會被刺穿。

想也不想,唐天劍交左手,右掌五指如掄琵琶,五道鋒利無比的劍芒,錯落擊中明月的掌劍。在同時,他上半身紋絲不動,左腿小腿如同鐘擺般向後一盪,一道鋒利的劍芒,從他的左腿外側飛出,準確擊中明月腳掌踢出的劍芒。

兩人身形一搖,如同彈簧般分開。

明月臉上神情很奇怪,她緊緊盯著唐天:「十五琵琶劍!」

【十五琵琶劍】,兩百年前琵琶劍聖尚晚婷所創,源於琵琶技法。尚晚婷歌伎出身,精擅琵琶,后得高人所授劍法,四十七歲封聖。

明月臉上神色奇怪當然是有原因,十五琵琶劍並非指的是十五式,而是因為尚晚婷十五歲方習琵琶。這門劍法劍聖所創,自然是極其厲害,但是這門劍法只適合女子所習。

雖然她看不清楚唐天的臉,卻敢肯定,唐天一定是名男子。

若非親眼所見,她無法想象,一名男子竟然會學習女子的劍法。更讓她訝然的是,這門女子劍法,在對方手中,竟然再無法半點脂粉氣,而變得陰柔而凌厲。

她眼中閃過一絲欣賞之色,能把十五琵琶劍修鍊到如此氣象,對方於劍上的天賦,委實驚人。

「劍域,【劍體】。」

唐天緩緩吐出四個字。

明月臉色終於色變,雙方短短的接觸,對方竟然就能夠一口說破她的來歷,她心神劇震!

一點模糊黑芒,驟然在她面前放大。

趁著她心神劇震之際,唐天忽然偷襲。

明月心中陡然升起強烈的危險,情急之下,美眸含霜,左掌平伸臉前。

潔白無暇的修長玉指,泛著令人心悸的光澤。

叮!

唐天鋒銳無比的細刺劍劍尖擊中玉掌,發出一聲清脆的聲音,卻根本無法寸進。

唐天這一刺力量驚人,細刺劍瞬間彎到極致,讓人懷疑它是否會崩斷。

明月能感覺到,隔著那層模糊的黑霧,有一雙眼睛在注視著她。

不對!

她忽然感覺不對,彎曲到極致的劍身倏地彈回去,衝到她面前的唐天驟然消失。

下一刻,他幾乎憑空出現在湖面上空。

明月此時才恍然大悟,中計了!

對方那一劍,根本就不是偷襲,而是意圖借力。

她沒有追,而是靜靜地著向湖面墜去的唐天,眼中毫不掩飾欣賞之色。這是她出道以來,第一個讓她吃了暗虧的人。對方的來歷耐人尋味,劍域神秘至極,極少人知道。歷代弟子出來遊歷,都不會以真實身份示人。只有齊山這樣出身天路一流世家的弟子,才有可能知道。

對方竟然能夠一口道破。

她靜靜地立在湖邊,腦海中回味剛才那一戰。

忽然破空聲打斷她的思緒,卻是折而回返的齊山等人。齊山臉色鐵青,顯然心情極其糟糕,看到他的臉色,再加仙女宮的爆炸,明月心中一片雪亮。

「齊兄。」她平靜地打了個招呼。

「明妹,剛才你可是與人在交手?」齊山急聲問道,他剛才聽到明月那一指的動靜,循聲而來。仙女座沒有人有資格讓明月動手,只有那位神秘的劍客。

「嗯,一位神秘劍客,安德麗娜在他手上。」明月並未隱瞞,如實道。

齊山的臉龐抽動一下,眼中的猙獰之色,隱隱流露,他強自克制:「不知他們往哪裡逃了?」

明月道:「仙女湖。」

不知為何,此時的齊山,卻讓她感覺氣度稍差。

「多謝明妹!」說完齊山等人騰空而起,齊山身旁一位護衛的眼睛射出一束紅光,紅光不斷地掃過湖面。這是修習了瞳類武技,而且境界不低。一行人在仙女湖上空繞了一圈,沒有任何發現。

仙女湖水域暗河縱橫,水下支流極其複雜。

齊山心中的怒火終於達到極點,咆哮道:「封鎖仙女座所有的星門!查!挖地三尺也要給我查出來!」

他還沒走出仙女座,煮熟的鴨子就飛了。

要是讓我找到你,我一定要把你挫骨揚灰!

齊山的面容扭曲。 薔薇莊園。

窗戶的窗帘關得很嚴,房間里很黑。唐天坐在房間角落,他盤膝而坐,閉著眼睛有些入神。在不遠處,安德麗娜的胳膊托著下巴,看著入定中的唐天,有些出神。

想起這兩天的遭遇,她腦子裡有些亂。

她已經提不起勇氣和他抗爭。

這個傢伙的手段,實在太可怕。這兩天親眼見到,他是如何翻手為雲,覆手為雨,整個仙女城,都被他玩弄在股掌之中。

仙女城如今亂鬨哄的一團糟,缺少有聲望的人出來主持,導致局面依然混亂。當天早有蓄謀的大長老為了坐實塔頓的罪名,幾乎把仙女城所有的高層名流全都一網打盡,在這場大爆炸中,沒有一個人活下來。

當時他們急匆匆趕往仙女宮,來不及把消息傳出去。

整個仙女城,不,整個仙女城的高層,幾乎徹底地抹去,也把當時發生的一切,全都徹底地抹去。

仙女城內的治安陷入一片混亂,那些豪門世家皆是恐懼不安,他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最讓他們恐慌的是,他們的族長和長老們,都消失不見。各大家族只好一方面大門緊閉,守衛森嚴,一方面拚命地派人去尋找族長和長老們。

活要見人,死要見屍。

混亂,前所未有的混亂。

這樣的混亂,給齊山他們的搜索帶來極大的障礙。齊山帶來的人手很有限,面對如此失控的局面,那一點人手連水花都翻不出來。

然而,局勢的發展讓他們更加想象不到。

齊山的臉色鐵青,在他面前,鄒寧小心翼翼地稟報。

「……現在市面都在說,這場大爆炸是我們乾的。說得有鼻子有眼,說我們因為阿思黛拒絕結盟而惱羞成怒……」

鄒寧察覺到頭頂上方大人渾身散發的殺意凜冽有如實質,知道大人已經怒極,但事情太嚴重,他不敢有半點隱瞞,只有硬著頭皮繼續道。

「他們說,這不是普通的爆炸,威力如此驚人的爆炸,只有光明武會才能做到。而且,大爆炸的時間太巧了,我們前腳剛走……」

齊山身邊其他人不約而同臉色變得奇差無比,偏偏這種說法,他們無可反駁。這樣的流言,實在太有殺傷力,也太有說服力。

如果不是親身經歷,這樣的流言,他們說不定都會相信。他們之前的表演太逼真,前腳剛走,仙女宮就爆炸了,而且還不是一般的爆炸,爆炸的威力大得讓人吃驚。

他們面面相覷,相視苦笑。

這下是黃泥巴掉到褲襠,不是屎也是屎了。

齊山深吸一口氣,強自讓自己冷靜下來。這個時候憤怒沒有任何意義,他沉聲道:「查出來是誰散播的嗎?」

鄒寧猶豫了一下,只有如實道:「我們和大長老、凱琳和巴夫都是單線聯繫,現在我們沒有當地勢力的盟友,沒有耳目。」

此時有人建議:「那我們能不能拉攏一些本地的商會,我看那天他們對我們的態度很親近。」

鄒寧瞥了一眼此人,道:「這個時候,誰敢冒天下之大不韙,和我們聯繫?沒人會相信我們。而且,幾乎仙女城所有的大商會會長,全都喪生在爆炸中。」

「仙女環在安德麗娜手中。」齊山沉聲道。

鄒寧明白大人的意思,他搖頭苦笑道:「他們說,因為蘭蒂和凱琳都被大人所害,大長老和阿思黛為了保住安德麗娜,上演了一場苦肉計。也有說,阿思黛知道難以倖免,便把仙女環傳給安德麗娜,讓她從地道溜走。像這樣的流言,有好幾個版本。」

齊山氣極反笑:「放屁!」

「民眾都願意相信,那些家族也願意相信。」鄒寧沉聲道:「他們需要有一個人來主持局面,安德麗娜得到仙女環,名正言順。重要的是,沒有人相信,安德麗娜能製造這場大爆炸。」

「安德麗娜背後有高人。」齊山此時已經冷靜下來:「就是那位神秘劍客,安德麗娜肯定已經回到薔薇莊園,要不然也不會有這樣的流言。如今我們只有一條路,殺了安德麗娜,奪回仙女環。既然仙女座已亂,那我們讓它更亂!」

齊山眼中閃過一絲狠辣之色。

「我們去一趟薔薇莊園!」

「是!」眾人凜然應命。

他們早之前早就對安德麗娜調查過,對安德麗娜家族之地,很清楚。他們的人手不多,但是同樣,目標也小,化整為零,悄無聲息之中,便來到安德麗娜所住的薔薇莊園。

薔薇莊園守衛極森嚴,十步一崗,五步一哨,飛鳥難入。

眾人精神一振。

這種不同尋常的狀況,更是印證了齊山的判斷。更關鍵的是,莊園只有人進去,沒有人出來,這是一個極其反常的現象。其他家族的守衛也會森嚴,但會不斷有人出入。因為他們都在尋找在大爆炸失蹤的親人,可薔薇莊園,卻沒有人出來。

別的莊園都是燈火通明,徹夜等待消息,薔薇莊園卻是一片黑暗,只有一隊隊護衛一臉緊張地巡邏。

一切都很反常。

齊山看著守衛森嚴的莊園,眯起眼睛,毫無疑問,市面上的那些流言都是安德麗娜暗中傳播的。而在幕後出謀劃策的,十有八九就是那位神秘的劍客。

但是,所有的陰謀,在絕對的力量,都會徹底粉碎。

他帶來的人都是光明武會中的精銳,這樣的守衛對於普通武者來說或許有困難,但是對於他們來說,完全不成問題。

一行人悄無聲息潛入莊園。

很快,眾人便摸到安德麗娜的住處,這是一幢種滿攀牆薔薇的小樓,莊園里的人都稱之為薔薇樓。他們之前作的功夫沒有白費,此時發揮了極大的作用。

薔薇樓的窗帘緊閉。

這個反常的現象,讓眾人更加興奮。毫無疑問,安德麗娜藏在這裡面的可能性極高。

齊山朝鄒寧做了個手勢。

鄒寧會意,他正欲動手,驚變忽生。

一道雪白的光束,直直落在他臉上。

鄒寧的瞳孔驟然一縮。

光束是從距離薔薇樓四百米開外的樓哨上直射而來。幾乎在同時,啪啪啪,一道道光束從不同的高處,投射而來,照得他們纖毫畢現。

不好,有埋伏!

齊山心中一沉,不過他雖驚不亂,既然被發現,那就強攻!

他怒吼一聲:「殺!」

他手中的長劍,瞬間大放光明,亮如太陽,一劍斬向薔薇樓,驚人的劍芒。

其他人的光芒,也不約而同砸向薔薇樓。

轟!

薔薇樓瞬間化化齏粉。

齊山瞳孔一縮,樓里沒人!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