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簡單,以前周聖手也就是個賭場出老千的角色,說穿了就是個跟班。

他的老大鄒大強自從被殺了之後,他們紅星幫就散了,結果不知啥時候,紅星又在周聖手的帶領下,殺出了一片新的天地,這簡直是讓當時得知消息洪爺震撼了下,。

而且他還知道周聖手手下,全都有火力強大的武器,最差的都是拿著自動步槍,基本上啥西瓜刀,裁紙刀那都是表面現象,唬人的!

真正干起戰來,那就動用槍支了,這種黑道異類,簡直是匪夷所思,不是說洪爺他們搞不到武器,而是不可能像周聖手這邊么變態,連衝鋒槍都有,而且數量暴多,這些情報都是花了不少錢,從周聖手的內部搞出來的。

要說,沒有為了錢,出賣兄弟的人,那也太假了點!

當洪爺開始重視周聖手這個紅星幫的時候,發現他已經控制不住了。

周聖手的發展太快了,基本上跟他作對或者說他想要剿滅的對象,基本上都已經全部消失在這個世界上了。

所以,周聖手成了洪爺的最大敵人,因為他不聽話!

但要洪爺跟他開戰,也不是沒有勝算的,畢竟洪爺認為周聖手那點人馬,不可能跟整個香港黑道做對嗎?

開玩笑,香港整個黑道人數加起來有幾十萬!當然,不可能全部集中在一起,那還不得反了天了啊?

可想而知數目,是相當可觀的,等洪爺剛剛準備收拾周聖手的時候,誰知道又出了,銅鑼灣踩踏事件,中環警署爆炸案,一系列讓人頭疼欲裂的事情。

他也就是失去了動手的好機會了,當然,他又得到了一個至關重要的消息,那就是周聖手跟大陸的這個神秘駱少,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雖然那個泄露情報的人,沒有說具體的,但是肯定了一定那就是周聖手跟這個大陸駱少,絕對是有關係。

這也是洪爺親自來駱林婚宴,主要目的之一。

他到是要看看這個大陸靚仔,到底想在香港掀起什麼樣的風浪!

酒宴和後世大陸的那種新郎,新娘在台上說些廢話,表演節目啥的不同,更像是個酒會,主持人肯定是有的,是無線台的一個靚麗美女主持,先是祝福了下一對新人,接著就是開席。

開席那就灌酒啊!對於喝酒駱林還真不怕,何況他打算作弊,因為他不但要幫著周曼麗喝酒,還要喝自己的那份。

酒席一共開了上百桌,很奢華,這次光是訂酒席,就花了駱少一百多萬港幣,可想吃的是啥了!

場面很熱鬧,周曼麗的大肚子很明顯,很多富豪女家眷,都跟新娘子周曼麗親密的微笑交談著,基本上就都是駱林一個人在喝。

周曼麗也只是拿這個杯子,在哪做做樣子,她是個孕婦,別人自然不會叫她喝酒的。 盤龍城的街道之上,所有人都是心神顫抖,易建仁更是驚恐無比,剛才若不是最後他施展了黃泉魔印,他現在已經形神俱滅。「好的!」洛天邁步,走進了院落,看著一院落的屍體和血跡,目光看向易建仁,即使汪斷天不出手,洛天也會出手,這是關於天元宗的大事,洛天要證明,天元宗有保護他們管轄之地的實力和決心,哪怕

是這一座小小的盤龍城。

洛天雙手划動,無形的波動,在整個院落中蔓延,嗡鳴中,洛天雙手打出道道的神則,陣陣的吸力從洛天的手中傳出。

灰氣漸漸的飄蕩,最後在洛天的身前凝聚,一道……十道……百道……一百多道神魂出現在了洛天的身前。

「前輩,有些人已經進了輪迴,有些人直接形神俱滅,無法找到!」洛天沖著汪斷天開口。

「城主府一共兩百一十九人,現在剩下一百七十三人,死了四十六人!」汪斷天眉頭微微一皺,伸手一點,指向易建仁。

嘭……

易建仁的身軀再次崩碎,化成血霧飄散在地面之上,而這一次易建仁卻是沒有恢復過來,黃天殿聖子滅。

「一個仙王中期,就這麼滅了!」所有人驚恐,尤其是地獄鬼修,看著汪斷天,如同看著一座天神,需要他們去仰望。

「唉……」戒渡想要說什麼,但是最後卻是閉上了嘴。

汪斷天目光看向凝聚在洛天周身的那些神魂,抬手一揮,天地涌動,天地之力匯聚在神魂的身上,化成了一個個人影,落在了洛天的跟前。

嘩啦一下,一百多人對著洛天和汪斷天兩人跪了下去,剛才他們可是感受過真正的死亡。

「起來吧,我在這城裡已經住了幾百年了,也是緣分,不過現在,我們緣分已經盡了!」汪斷天看著眾人。

汪斷天雙手打出一道道複雜的手印,出現在天空之上,烙印在盤龍城的四面八方。

轟轟轟……

整個盤龍城劇烈的顫動起來,甚至有些地方,大地開始皸裂,濃郁的仙氣凝聚在盤龍城的上空。

「你們好自為之!」汪斷天沖著盤龍城的人們開口。

「這些東西,你們收好,可保住你們一次性命!」汪斷天又是打出了道道印記,烙印在了酒樓的那些夥計身體之中。

「小子,剩下的交給你了,該出現的時候,我自然會出現!」汪斷天隨後將目光看向洛天和戒渡兩人,輕聲開口。

「前輩,你其實不用離開的,我敢保證,盤龍城,沒人記得前輩的存在!」洛天懷疑汪斷天不願意留在盤龍城的原因是被人認出來。

「不必!」汪斷天輕輕的搖了搖頭,他若是想不讓人知道他在這裡,完全可以辦到。

「前輩,我已經替您打探汪忘兄的情況了,若是找到了汪忘兄,我該怎麼聯繫你?」洛天不死心,知道這個世界上,能夠讓汪斷天留下的,只有一個人。

聽到洛天的話,汪斷天的表情果然變化了一下,不過依然還是搖了搖頭:「我有件事情要做,不能久留了!」

「難道前輩不擔心汪忘兄的安危么?」洛天不死心,繼續挽留。

「我的兒子,沒那麼容易死!」

「小子,別廢心思了,你留不住我的!」汪斷天聽到洛天的話,臉上露出一絲自信之色,輕聲回應。

「好吧,既然如此,晚輩恭送前輩!」洛天心中長嘆,對著汪斷天躬身施禮。

「走了!」汪斷天邁步,拿著手中的那根魚竿,朝著盤龍城外走去,沒人敢動,臉上全部帶著恭敬之色。

直到汪斷天的身形消失,人們才敢喘口氣,隨後目光看向站在那裡的洛天。

「好了,大家各忙各的去吧,前輩已經將盤龍城改造過了,這裡的修鍊的速度要比起其他地方快上兩倍!」

「城主,若是有什麼事情,可以隨時聯繫我。」洛天目送著汪斷天離開,抬手遞給了盤龍城主一塊令牌。

汪斷天走了,洛天自然也不會留在盤龍城,洛天原本就是打算回去的,至於那些黃天殿的鬼修,洛天沒打算怎麼樣,讓他們離開了。

死而復生的盤龍城主,臉上帶著恭敬,看著洛天和戒渡離開。

「戒渡大師,你有什麼打算,你那個智障師傅可還在我們天元宗呢,求你趕緊把他帶走吧!」洛天和戒渡兩人行走在街道之上,沖著戒渡開口。

洛天對於戒渡的稱呼也是發生了變化,由以前的禿驢變成了和尚,現在又變成了大師。

「不知道啊,我百年的入世時間也到了!」

「或許會回須彌山吧,我須彌山雖然不入世,但是若是地獄真的打到上三天,那時候我們須彌山就必然會參與了。」戒渡輕聲開口,同洛天兩人一起,朝著天元宗的方向走去。

……

有些發黑的蒼穹之下,汪斷天邁步行走,一步邁出,便是數千丈,速度極快。

汪斷天出現在了天元宗的上空,並沒有引起天元宗絲毫的注意,可以說沒人能夠發現汪斷天的存在。

「嗡……」陣陣的波動從天元宗升起,化成一道結界,瞬間將整個天元宗圍攏起來。

「誰!」在結界升起的一瞬間,整個天元宗瞬間發出陣陣的爆喝之聲,同時天元宗的弟子飛速的集結在一起。

「不錯!」汪斷天輕聲開口,目光看向天元宗,眼中露出滿意之色,屈指一彈,符文漫天,從天空之上灑落,如同撒下了陣陣的光雨。

「那是什麼!」看到那漫天的光雨,天元宗的人們眼中露出驚駭。

驚呼間,那一道道符文從天而降,烙印在了天元宗方圓萬丈,消失不見。

汪斷天做完這些,身形消失,彷彿從來沒有來過一般,但是天元宗的人們卻是轟亂起來。

那些符文見到什麼東西,就沒入哪裡消失不見,卻是什麼變化都沒有。

「到底怎麼回事?是誰?」南宮御清等人大喝,目光看向天空,心中緊張無比,這結界是萬凌空布置的,若是有危機會自行升起,但是他們卻是連毛都沒看見,只看到那漫天的符文。「這符文不簡單,似乎蘊含著大道之意,是誰在出手,若是想對付我們天元宗,我們就慘了!」萬凌空開口,目光凝重無比。 天元宗的人們看著符文落下的地方,眼中露出驚駭,目光看向遠處,卻並沒有發現什麼人,這才是最可怕的。

「此人實力絕對超過了我!」向天明開口,目光之中帶著凝重,連他都沒有發現任何的蹤跡。

「戒備!」天元宗的所有人都是緊張無比,進入到了備戰的狀態,現在這個時期實在是太敏感了。

不過眾人足足等了一個時辰,卻沒有任何的風吹草動,反倒是等到了兩個身影,正是回來的洛天和跟隨洛天回來的戒渡和尚。

「洛天!」人們驚呼一聲,看著洛天走了過來,臉上帶著喜色。

「你個小王八蛋,總算是捨得回來了!」向天明大罵一聲,這段時間連他都忙壞了。

一陣拳打腳踢之後,洛天求饒著出現,臉上帶著笑意看向眾人。

「貂得助,又他嗎是你帶的頭!」洛天忍不住大罵一聲,抬腿一腳踢在了貂得助的屁股上。

「不是我啊!」貂得助大喊,聲音之中帶著憤怒,目光幽怨的看向洛天。

「以後,要是再有什麼事,我就打貂得助!」洛天心中暗自決定,同時看向其他人。

「為什麼受傷的總是我!」貂得助大喊著,不過卻是沒人搭理他。

「你們這是在迎接我么?」洛天臉上露出疑惑,不知道這些人為什麼這麼整齊的出現在這裡。

「剛才有強者出手!」聽到洛天的話,人們臉色一正,將剛才的事情,同洛天講述了一遍。

「原來如此,好了,大家回去吧,沒什麼大事,我想知道是誰了,該幹什麼幹什麼去吧!」洛天點了點頭,感覺應該是汪斷天的手筆,也沒有誰能夠不聲不響的做出這樣的事情來。

「看來,前輩還是關心九域的!」洛天心中自語,目光中露出笑意。

「對了,你會來的正好,地獄那邊好像來了使者要跟咱們談判!」眾人聽到洛天說沒什麼大事,也就安穩下來,同時沖著洛天開口。

「使者是?」洛天眉頭微微一皺,想到了易建仁。

「至於是誰,我們還不清楚,不過你應該認識吧,我們天元宗可不是什麼小勢力,隨便來一個人當使者可不夠分量!」貂得助臉上帶著得意。

「嗯,的確不小,如果我沒有猜測的話,應該是一殿的聖子!」洛天點了點頭了,同眾人一起進了大殿之中。

眾人紛紛落坐,最後目光看向了洛天:「你有什麼打算?」

「沒什麼打算,還是說說你們的計劃吧!」洛天知道這些傢伙一定想的比自己全面,畢竟這兩年洛天沒做什麼其他的事情,只是釣魚修身養性。「需要你去一趟地獄,跟輪轉殿溝通一下,最好是跟其他幾殿也溝通一下,我們天元宗自立,或許可以成為地獄八大天王那樣的存在,但是卻不受地獄任何一殿的管束!」江思惜開口,這是他們商量的最好

的結果了。

「而這一切都需要你,因為你是最了解地獄的人,所以這一次又要全部靠你了,而也只有你能夠完全代表天元宗!」江思惜眾人目光看向洛天。

「談判么?」洛天撇了撇嘴,這種事情,他的確不太擅長,不過他也知道,只有他最合適,而且,輪轉盤還在他手上,要還給輪轉殿,否則黑白無常那傢伙非跟自己拚命不可。

「好吧,我也的確打算去一趟地獄!」洛天點了點頭,目光看向眾人點頭答應了下來。

聽到洛天的話,眾人沒有絲毫意外,他們知道洛天必然會答應下來。

「好了,接下來等等看地獄的使者,到底是什麼態度吧!」江思惜點頭。

「還有,你們也別抱太大希望,因為地獄的使者,黃天殿的聖子,已經死了……」就在眾人驚喜間,洛天的話,如同一盆冷水,讓眾人呆愣。

「死……死了……怎麼死的?」幾乎是下意識的,將視線放在了洛天的身上,他們知道這肯定跟洛天有很大的關係。

洛天一五一十的將易建仁的事情講述了一遍,不過將殺易建仁的事情背在了自己的身上。

「真是……」

「殺了就殺了,沒什麼大不了的,不過這次地獄之行,你還是別去了!」聽到洛天的話,南宮御清等人卻是開始阻攔起洛天來。

「沒事,一個黃天殿,還奈何不了我,除非是黃天殿主親自出手!」洛天眼中露出自信。

「好了,接下來吃飯吧,我這兩年可是釣了不少魚啊!」洛天大笑一聲,看著朝著大殿走來的幾道身影。

「汪汪……」兩隻大黑狗,一下撲了過來,肥的跟個球一樣,讓洛天嘴角抽搐。

「你們……」洛天輕輕的拍了拍兩個狗頭,目光看向陳戰鏢和那個胖和尚。

陳戰鏢身軀依然健壯,不過洛天明顯的感覺到陳戰鏢身上的肉肥實了不少,而那個智障則是更胖了,整個人給人的感覺好像都能捏出油來。

「小子,聽說你搞了不少魚……來給大師我嘗嘗鮮……呃……」智障和尚張口打了個酒嗝,沖著洛天開口。

「你們幾個的伙食,得有多好!」洛天有些無語的看著兩人倆狗。

「師傅,汪前輩不是讓你戒酒么,你怎麼還喝!」戒渡連忙來到智障的身前,目光中帶著憤怒看向智障。

「回來了啊!」智障看向戒渡,目光之中帶著喜色,感覺到了戒渡的變化。

洛天伸手一揮,將自己這些年釣的魚都送給了陳戰鏢,沖著陳戰鏢開口:「省著點吃吧,這可要絕種了!」

汪斷天離開,那盤龍潭也是隨著消失,也許是汪斷天想要保護那些銀龍魚的關係。

「好嘞!」陳戰鏢樂呵呵的將魚收了起來,剛一收起來,智障和尚便是到了陳戰鏢的跟前:「小子,見面分一半啊!」

「滾……」陳戰鏢直接警惕起來,目光看向智障。當天夜裡,眾人在一起吃了個飯,商量了一下細節,第二天,幾道身影便是從天元宗中飛出,朝著地獄鬼門的方向飛去。 場面很嘈雜,也很喧嘩也很熱鬧,今天駱林很高興,應該說非常高興!

駱林,周曼麗深海還跟著陳勝,馬青松等幾個專門擋酒的大漢,一堆人在各個酒桌上穿梭著。

「…駱少!…我跟你介紹下!這位是洪爺!…」

終於輪到周聖手這一桌了,駱林,周曼麗等一行人,緩緩地端著酒走了過來。

周聖手馬上站起來滿臉笑容,朝來過的招呼駱林,轉身伸手指著坐在桌邊沒移動身子,一臉淡然的洪爺,小笑著說。

其實心裡肺都氣炸了,好個老東西!太囂張了,連駱少的面子也不給啊?還坐在那不起身?

當然,向氏兄弟和那幾個黑老大,全都滿臉傲然的看著一臉酒紅的駱林,眼神帶著異樣之色,不好說,譏諷還是挑釁呢?

「呵呵…這個什麼….洪…先生!…多謝光臨我的婚禮!…」

駱林可沒多喝,看到所謂洪爺的架勢,那就是不給他面子,啥洪爺?我擦!還敢在老子面前稱爺?

駱林心頭一陣惱怒,但是今天看在周曼麗的面子上忍一下。

微笑了下,掃視了下這一桌的黑社團老大們,要不是婚禮,駱林一揮就能把這些個所謂大佬們全給滅了!不過,他感覺這個洪爺,應該身懷絕技,是個會古武的人物。

駱林對著洪爺舉了下手中的酒杯,洪爺看到駱林那深邃如同星辰的漆黑眸子閃過一道金光,心裡一陣不由自主的悸動,嘶…第一個感覺就是這個人厲害!看不出深淺?難道他真是武林中人?這就叫以己度人了!

「呵呵!…老朽在這進你們夫婦白頭偕老!琴瑟和鳴!…」

洪爺話說得漂亮,但是身子卻沒站起來,很不給駱林面子,說得不好聽點,就是駱林沒啥面子,他需要給的,也許他是故意的呢?

「呵呵!…你很好!洪先生!你就是什麼香港黑社會老大?很囂張嘛!別給臉不要臉!….」

駱林是啥人,那就是吃不得虧得主,兩眼閃著狠厲,狠狠盯著洪爺的眯著的雙眼,皮笑肉不笑的,順勢掃了下在座的其他黑幫老大,帶著傲然譏諷說。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