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古籍中記載的失傳古經、古寶,這頭驢肯定知道。

天殺堂的人眼熱,所有的人心動!

唯有爭鬥中的韓星,嘴角流露冷笑,無動於衷,心中暗自咬牙:「奶奶的,今天是不打自招,往日牙口咬的可是很緊……連我也不肯透露半點,看老子日後怎麼收拾你!」

…………

大黑驢人立而起,一隻比山峰還沉重的巨大驢蹄子,發出讓人膽寒的能量波動。

驢蹄子遮天蔽日,踩碎天穹,朝九頭蛟蛇星空獸當中的那顆頭踏了下去。

九頭蛟蛇星空獸咆哮,十萬丈長的軀體,瞬間帶起一股颶風,突然仰頭張開血盆大口,吐出火光,噴湧出一個巨大的火球,流星一般射了出來。

巨大的火球烈焰騰騰,像是火山噴發打向大黑驢。

霸氣總裁小蠻妻,為你傾心 大黑驢一躍而起,足蹄騰踏挪移間,火球緊貼著蹄下而過。

遠處一座高山被擊中,山體被毀,火浪濤天,化為岩漿。

大黑驢非常的迅疾,騰踏間便到了九頭蛟蛇星空獸的頭頂上,山一般大的蹄子,鏗鏘作響,直接踏向那顆噴火的頭。

這一蹄子的力量勢不可擋,足可以踏毀一顆星球!

咔嚓!

九頭蛟蛇星空獸頭顱天靈蓋上的鱗甲迸碎,出現了一個驢蹄子形,像湖泊大小的血洞,它口中噴吐的火焰頓時息滅了下去。

轟的一聲,巨大的蛟蛇頭炸開,紅白腦漿隨同大片的鮮血灑落噴濺,染紅了高空。

蛟蛇星空獸遭受重創,身體劇震,被廢了一顆頭,讓它痛吼不一。

總裁的傲嬌蘿莉:老公輕點愛! 但蛟蛇星空獸並沒有逃避。

它不給大黑驢連續重創自己的機會,咆哮著仰身飛旋,龐大的蛟蛇軀如同萬里鋼鐵長城,猛然將赤色巨尾凌空抽下。

下方群山爆碎,古木炸開。

這一擊太快了,將虛空都給抽穿了,像雷霆一樣擊在大黑驢的后胯骨上。

大黑驢巨大的骨骼瞬間迸裂,黑色血液像井噴一般射出。

「今日必殺你!用你這身驢肉蘊藏的道痕,補我再生出一顆更強大的頭!」只剩下了八隻頭的蛟蛇星空獸,十六隻瞳孔冰冷,身上紅光暴漲,巨大的蛟蛇軀猛力向前絞殺而來。

這是驚天動地,威力無以倫比的絞殺,就算是「仙」被絞上了也必死無異!

大黑驢猛然抬頭,發出一聲撕心裂肺之長嘯。

它渾身灼痛,搖搖欲墜,根本躲避不開狂飆呼嘯、急卷而至的龐大蛟蛇之軀。

就在大黑驢命垂一線之時……

烏黑的天空中,突然劃過一白一綠二道閃電。

一條絢爛生輝的綠金色麒麟臂和一隻比整座大山加起來都要巨大的銀亮色狗爪子,炸雷般的轟擊在蛟蛇星空獸身上,擋住了對大黑驢的必殺一擊。

如山嶽般昂立在天地間的蛟蛇星空獸,猝不及防被拍飛出千百丈。

它發出痛苦的狂吼,蛟蛇之軀重重向後,轟的一聲,撞落在高山上。

整座巨岳被撞成齏粉,讓人驚人心魄。

「奶奶的,這樣打還不死!」白犬神獒身上的銀色毛髮倒立,額頭上的白色鱗甲突地裂開,現出了一隻豎立的神眼。

第三隻眼!

「轟」地一聲,從這隻眼中射出一束粗如井口的黑色閃電,竟直接向地下的蛟蛇星空獸洞穿而去!

與此同時,一聲狂震,水麒麟散發著滔天的凶威,也第一時間沖向蛟蛇星空獸。

它後腿一蹬,將虛空裂開,如同綠金打鑄的一對巨爪交織著符文閃電,震天撼地的拍了下去。

轟的一聲!

蛟蛇星空獸的第八隻頭顱被白犬神獒第三隻眼中射出的黑色毀滅光束貫穿,連帶頭上巨大的犄角一起炸開,從脖頸中噴出的鮮血衝起千丈高。

「喀嚓!」

隨後,它的第六隻頭連慘叫一聲都發不出來,就被水麒麟活生生一下子撕扯了下來。

蛟蛇星空獸憤怒咆哮,發出了最為慘烈的沉悶吼聲,震的大地一陣抖動。

它昂首齜牙狂吼,嘴裡鮮紅的蛇信子絲絲作響,剩下的五顆頭的喉嚨中竟奇異的爆發出刺目的光。

轟隆!

五道璀璨的光芒,從蛟蛇星空獸如同黑洞般的暗紅巨口中撕裂而出,如同神靈驅動的劍胎,向前斬去。

同時,從它頭頂上山嶽粗的獨角中,劈出一道又一道犀利的蛟蛇形雷霆。

游戲攻略指北 蛟蛇星空獸它發狂了,爆發的浩瀚能量,能毀掉一方天地。

它動用了剛傳承下來的星空之力,跟水麒麟與白犬神獒廝殺!

在此過程中,萬里範圍內的一座座高山被轟成了齏粉,亂石穿空,大地開裂,像要滅世一般。

砰砰砰……

蛟蛇星空獸噴射出的星空之力,全面爆發,一道又一道如密集的仙雷劈落下去。

白犬神獒第三隻眼的神光,護住了山嶽大小的狗頭,卻周全不了龐大的軀體,它的腹部被洞穿,鮮血四濺。

饒是水麒麟皮糙肉厚,硬如鋼鐵的鱗甲也被打得火光直冒。

噗的一聲,水麒麟鱗甲炸開,軀身上生生的被崩開了一個山洞大小的血窟窿。

水麒麟一聲狂吼,劇痛傳來,軀體橫飛。

它渾身是血,骨骼斷裂,縱身艱難躍起,帶著滔天的綠霧,沖向大地山脈深處。

「你這頭笨驢,風緊,扯呼……天塌下來,還有大個頂著,還不快跑!」光華刺目,白犬神獒也不見了。

「靠,忘了還有……」大黑驢一聲長嘶,四蹄下烈焰飛騰,追風逐電般也跟了下去。

似乎它們三個也不想真正跟蛟蛇星空獸血拚,第一時間選擇遁走。 城樓之上,龍帝離昀大驚失色,滿臉的死灰:「看來,這三隻神獸在蛟蛇星空獸面前,依然是不堪一擊,星空獸太過兇殘,已經逆天了,無人可以降服,宋城這次真的保不住了……」

龍帝離昀悲憤的喃喃自語,突然一口鮮血就噴了出來……

這是一種絕望的表現,無異是告訴眾人,宋城億萬黎民百姓都將屍骨無存的成為蛟蛇星空獸腹中的血食。

能將離昀這般的強大,逼迫到如此地步,足可見蛟蛇星空獸的恐怖。

屹立在城頭上的另一位老者,悲憤的道:「這一切的罪魁禍首乃是天殺堂,形勢縱然不能扭轉,我等也不能坐以待斃,受其輕辱!不如避開正面的蛟蛇星空獸,殺上虛空,就算是死,也要拉這些上族的殺手修士做墊背的!」

又一名老者,滿面怒容,沖向天穹,上前邁了一步,道:「對,寧臨地獄,也要用生命驚艷天下,同歸於盡,讓天殺堂記住我秦洲大陸護道者的名字!」

「我等這就衝上高天,相助韓星將天殺堂殺手的腦袋切下來……從然不敵,也要死得其所!」所有的老者長嘯,嘴角咬出的鮮血逐漸滲出,顯然己報定了必死之心。

龍帝離昀面色蒼白,無奈的搖了搖頭,喃喃道:「高天之上,除了韓星以外,皆為戰神級的修為強者,我敢打賭,其中不乏還有神尊大能,以我等的修為,絕非其敵手,憑著熱血便是衝殺上去,也是白白送死!而且宋城會因我等離去,瞬間崩潰!」

他接著用顫抖的手,指了指高空:「而且,你沖的過去嗎?太難了……這片天地,已經完全籠罩在蛟蛇星空獸的滔天凶威之下,只怕你的身形起在半空之時,便已經落入它的巨口之中……」

眾人向城外望去,果然只見蛟蛇星空獸的五顆巨大的頭顱在雲霧之中虛影浮現,恐怖的氣息如一片汪洋炸開,席捲天際,籠罩了四野,空中連一隻蚊子都飛不過去。

龍帝離昀在秦洲大陸修真界中不算是第一人也差不多,在這等情況下,已是被逼得走投無路……拯救宋城最後的一點希望,已經徹底破滅了!

他把最後的希望寄托在韓星身上,抬頭抑望……

「轟」虛空中廝殺聲震動,整片天際像染血了一般,這是強者戰神的血精化成的符文烙印所至……

讓龍帝立馬離昀感應到,韓星與赤桑正在忘死大戰,全力衝殺,業已經陷入了對方的重重包圍之中,生死難料。

「韓星!」這一刻離昀也不能平靜了,他雙拳緊握,戰氣爆發,但最終一聲大吼,雙拳緩緩鬆開,又鎮靜了下去。

他不能前去相助,哪怕是捨身成仁都不行!

因為,他是身後億萬黎民百姓的屏障!

離昀嘴角微微帶起一絲苦澀,略微思索,斬釘截鐵的拋下一句話:「鋌而走險,不如背水一戰,待到最後城破之時,便是強敵最終來臨之時,你我這些老骨頭,便自爆元神,集我五人所產生的威力,就是再強的對頭,也能讓其粉身碎骨……這樣也可為億萬黎民百姓逃生,爭取最後一點機會……」

強者自曝元神的威力很可怕,無論是誰處於爆炸中心,都能把其炸成渣,死得不能再死!

四位老人點頭,隨同龍帝離昀一起,自元神內開始不斷的醞釀凝聚自身浩大的能量。

當氣息達到巔峰時刻,他們每一個人頭頂之上,都懸浮著一塊由靈力戰氣凝聚成的蘑菇雲。

蘑菇雲裡面,忽隱忽現的有一個與它們長相一模一樣的小人,身上繚繞著無數靈力電絲。

老人們把各自浩大的能量漸漸匯聚在了一起,形成了一片更大的蘑菇雲,懸在城樓上方,彷彿會隨時都會發生天崩地裂的大爆炸。

「轟隆隆……」

突然間,那如山嶽般昂立的蛟蛇星空獸,從摩雲之中突然垂下了五顆山嶽般的巨大蛟蛇頭,咧嘴吐信,血口大張,仰頭一聲咆哮,在紅光夭矯中龐巨如山的軀體,筆直地破空飛起,狂飆般向宋城撲來。

該來的終於來了!

蛟蛇星空獸一聲長嘯,讓喧囂的戰場霎時間鴉雀無聲,當空張開的五張血盆巨口,彷彿五個巨大的暗紅黑洞,整個宋城皆在巨口的籠罩之中。

真正的星空獸,以吞噬星辰為食,蛟蛇星空獸雖然還沒有進化到那個程度,但吞掉一座城池卻也不是什麼難事。

相比之下,龍帝離昀等人聚齊的能量,在這般驚天動地的巨獸面前只是小兒科,能炸毀它其中的一隻頭顱,便是萬幸。

「轟隆!」

蛟蛇星空獸散發出無盡的死亡之氣,離城池越來越近,轟的一聲,一頭便撞開了護城大陣。

兇猛的衝擊波動,狂涌如滔天巨浪,整座宋城隨之陡然也跟著跌宕了起來。

城中所有的億萬百姓猛地睜開雙目,一臉的驚愕,遙望宛如血海地獄般倒懸在上方連天都遮蓋住了的血盆巨口。

「生靈塗炭啊……今日,我以我血濺蒼天,滅此獠,爆!」龍帝離昀等人毫不猶豫的將自爆元神的符文,凝聚在掌中,只待蛟蛇星空獸將自己吞入口中,便要一指點出,引爆元神中所有的能量。

蛟蛇星空獸離城廓越來越近……

十萬丈……萬丈……千丈……

蛟蛇星空獸腥風狂舞、巨口獠牙森森,唾沫如雨般落下。

所有人的心中都絕望了……

便在此刻,突然間,遮天的雲層劇烈翻湧,一聲裂天般的咆哮,如驚雷一般,在空中久久激蕩。

這吼聲震耳欲聾,雷鳴般的狂霸咆哮聲音,彷彿從荒古滾滾傳來,釋放出的亘古禁錮鎮壓氣息,讓天地失色,群山抖顫。

幾乎同時,蛟蛇星空獸頭上擎天柱般的獨角,如被一道白色閃電擊中,

接著,一隻從天而降的雪白小獸,雙爪將巨的的獨角緊緊抱住!

蛟蛇星空獸突然一震,俯衝之勢頓停。

它的蛟蛇雙晴中露出森寒而又緊張的神色,只感覺到莫大的威脅,降臨在了自己的頭頂上,一瞬間,它好像遇到了比自已強大千百倍的獸中之王一般,山嶺般的軀體開始不停的顫抖。

突然,蛟蛇星空獸只覺著頭頂上傳來一陣巨痛,頭顱直欲爆炸開來。

還沒等它反應過來,那跟擎天柱一樣的獨角,便被頭頂上的小獸用看似軟弱無力的一雙小小的獸爪,從頭頂上血糊淋啦的拔了出來。

「走……」小獸做了個標準的動作,側屈著腿,一爪背扶,一爪摯著獨角,指向宋城城外方向,抓住蛟蛇星空獸的細長脖頸奮力一拋……

蛟蛇星空獸發出了一聲天搖地動的悲吼聲,龐大如山的軀體,被這股拔山超海的力量,如斷線風箏般的被向外翻卷著拋飛了出去。

它鮮血狂噴,仰身跌落到了距離城外千萬丈之外的位置。

頓時,城內城外,爆發出如潮的歡呼聲,遍野回蕩。

蛟蛇星空獸痛疼已極,鮮血從頭頂上噴泉般灑落下來,眼晴周圍一片殷紅,劇痛,更加激發了它的凶性。

蛟蛇星空獸發出了一聲狂怒的嘶吼,猛地弓身反彈,將軀體飛旋聳立,十對凶睛怒火閃耀,血盆大口再度張開,狂暴無匹的向前躍起,欲向城廓撲去。

突然,它停止了咆哮,張著巨口,愣愣地瞪著城池的正前方,一動不動。

它的凶睛之中滿是的猙獰、狂怒、恐懼和疑惑……

蛟蛇星空獸竟然看到了一隻毛髮如綢緞般光亮,蓬鬆毛茸的小獸。

這隻小獸長的如同是一隻雪白的小虎,更像是一隻人畜無傷的小貓。

但從它的身上卻爆發出了令人震驚的遠古妖獸一族最純正的王者血脈氣息。

一聲似狗叫般的低嘯聲,讓蛟蛇星空獸身形一顫,好像遇到了比自已強大千百倍的獸中之王。

它一下子反應了過來……

就是這個毛茸茸的小傢伙,拔掉了自己頭上擎天柱般的獨角!

讓自己的天靈蓋上留下了一個湖泊大小的血洞,廢掉了第五顆蛟蛇巨頭!

蜷伏在地上的雪白小獸,在地上只有半尺多高。

它瞪著一雙黑寶石般的明亮雙眸,忽的站了起來,搓著一對雪白的小獸爪,對著巨岳般的蛟蛇星空獸仰天吠叫:「先前那三隻神獸與你對打,只是練練手,你真正的對手是我!」

小獸目光霎時間變得冰冷,弓體伏身做躍起狀,通體銀色的毛髮發出了刺目熾烈的光華,獸中王者霸道的氣息,衝天而起。

蛟蛇星空獸心中驚懼:「我靠,自己遇到鬼了……怎麼可能,形似虎,吠如犬,這分明是獸界傳說中的大荒十大凶獸之一……窮奇!」

大荒十大凶獸……早在上古時代便己步入仙獸的行列,而今妖獸遇上仙獸,這是何其可怕的事情?

蛟蛇星空獸忽然直立的蛇身一軟,先以頭觸地,隨後蛟蛇體撲倒在地,彷彿一整座小山坍塌落將了下來。

「是小雪虎……」與此同時,遠處的殷天祥與殷凌、鄒虎等人,爆發出了驚喜之聲。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