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已經暗暗嘆息,兩年前林宗能逃出林府,已是幸運;現在回來,豈不是自找死路?

不管如何,他們都紛紛放下了手中的事情,往龍虎鏢局匯聚而來。他們也想看看,這個兩年前的天才,現在變成了什麼模樣。

龍虎鏢局。此刻院門大敞,那些守衛的趟子手早就被柳雲龍解散了。

笑話,有林宗在這裡,守衛還有什麼勁。再說,憑他們還想攔住林,徐兩府的大軍?那簡直天方夜譚。

院子中,龍虎鏢局一眾高層齊聚這裡,期待中略帶擔憂的目光紛紛落在坐在一旁的年輕人身上。儘管他們已經知道這位就是『林宗大人』,但畢竟沒有親眼看過他的實力,也不禁有些憂慮之色。

即便是柳雲龍,也不禁手心出汗。他相信郭開山不會騙自己,也相信自己的判斷,但事到臨頭,還是有些緊張。

「林宗老弟,事情就是這樣的,林愈長為了靠上平西郡的那個大家族,竟然將家主令牌拿出去抵押,唉,若不是林愈遠兄極力阻止,悄悄的偷了出來,怕是林家再不聽他林愈長的號令了。沒想到林愈長竟瘋狂至此,為了自己突破先天,連家族的利益都不顧了……」

柳雲虎也跟著嚷嚷道:「現在不也一樣,簡直成了人家的一條狗,人家只不過給了他一點好處,就天天搖首乞尾的,東咬西咬,比街頭的惡狗還凶!連自家兄弟都不放過!」

林宗緩緩點頭。眼睛中寒芒一閃。「這麼說,他林愈長得償所願了,也進階到先天了?」

「不錯,前段日子閉關,聽說已經晉級。連帶著一眾長老都得了不少好處。」柳雲龍複雜之色一閃的說道。「老弟,你這次還是小心一點為好,林愈長能進階先天,徐向北也差不到哪裡去,若他們聯合起來不能小覷。還有那慕少爺,聽說他身邊跟著不少先天高手,老弟,要不……」

林宗擺了擺手:「不用了,我們就在這裡等著,他們一起來了也省的一個個去找了。」

看著欲言又止的柳雲龍,赫青青的緩緩搖著頭,先天?只要沒有領悟『道』,那麼就沒資格在林宗面前說話,即便他是先天頂峰高手也一樣……想著,她不禁怪異的看了林宗一眼,通過眾人的談論,她已經清楚了林宗在樂岩城的點點滴滴……兩年的時間,從一個玄級小高手到現在跨入奉安國頂尖之列,她也無法想象林宗是如何做到的。

雖然已經失神給這個男子,但男子的一切仍是一個迷。

剛才柳雲龍他們的談話,她沒有記住別的事情,卻唯獨記住了兩個名字,賀秀瑤,林怡月,聽到她們與林宗的過往,她心裡隱隱的升起一股不舒服的感覺……

噔噔噔……

一陣腳步聲響起,「就是他!」「呀,我見過他!他真是林宗!」「他回來了,這下有好戲看了!」……

由於方便林愈長他們的進入,龍虎鏢局大門敞開,許多樂岩城第一時間得到消息的人率先闖了進來。不久之後,四周的牆上,樓閣上全沾滿了密密麻麻的人影。

柳雲龍皺了皺眉頭。卻沒有多說什麼。他知道這些人中,有一些人他也不能輕易得罪的。

這時一個人從人群里走出來,對著林宗微微躬身:「林長老,您來了!」

「嗯?你是黃執事?」林宗緩緩抬起頭,頓時認出了此人。正是生死試練場的黃執事。當時『鍾老頭』送給他生死令后,他便成了生死試練場的長老。若不是再次看到黃執事,他差點忘記這層身份了。

頓時他不由拍了拍額頭。怎麼就忘了這一茬呢,有生死令的他可以在整個奉安國生死試練場中拍賣藥材的,而且都以很低的價格拍賣,若是以前全在這裡購葯,說不定此時已經進階到先天高階呢……

想到此,林宗懊悔之餘又慶幸起來,幸好這黃執事又跳出來了,要不然還真記不起來這事……

黃執事不知道林宗此時的想法,非恭敬的說道,「林長老,我們生死試練場的太上長老也來到樂岩城,聽聞您來了,想等您處理完這裡的事就見您一面。」

「太上長老?」

林宗微微一怔,他聽說過生死試練場的太上長老,那是生死試練場的掌控者。不由的心裡微微一動,這太上長老不是個簡單人物,單憑其拍賣場中源源不斷的藥材供應,若沒有一點本事誰信?

「好的。」林宗當即答應下來。

在林宗緩緩點頭的時候,四周的人群中,兩道身影緩緩而立。「都天,你說的就是這小子,看著挺年輕的,真如你說的那麼厲害?」

「老妖怪,你別不信,他可比你那徒弟強多了。」

「嘿嘿,你想帶他去參加巔峰強者之會,我沒意見。但丟了咱們的臉就好。這次其它國家都出現了非常妖孽的天才,若你說的這小子被人家三兩下放倒了,那你這張老臉就沒地兒擱了!」

「哼,你這老妖怪就放心吧,我推薦的人沒錯的。雖然不一定有那幾個人妖孽,但也不簡單。除了『雙劍』之外,我實在想不到還有誰能比得上他。這第三個名額,他是最合適的。」

「嘿嘿,那我就看看他有什麼本事,這次林,徐兩家請來的幾個人都不簡單,也好看看你說的小子哪裡不簡單……」

「你就放心吧,說不定會讓你大吃一驚的。」

「怎麼,都天?你對這小子這麼上心,不會是想讓他接管你的生死試練場吧,嘿嘿,那你那寶貝徒弟怎麼辦?」

[記住網址.三五中文網] ?「來了!」

就在各人暗暗嘀咕時,不知是誰驚呼一聲,頓時無數道目光向門口望去,只見數十道人影從龍虎鏢局大門闖進來。

總裁的女人誰敢動 「林愈長,徐向北,是誰讓你們進來的!」

柳雲龍頓時把臉一沉,冷聲的說道。什麼都能弱,就是不能弱了氣勢,儘管他們為來的這些傢伙打開了方便之門。

「嘿嘿……」林愈長和徐向北同時冷笑起來,看向柳雲龍的眼神毫不掩飾的流露出輕蔑之色。

「柳雲龍,或許你以前還有資格說三道四,但是你現在還入不了我們的法眼!」林愈長冷冷一笑。頓時輕蔑的神色將他瞥過,陰毒的望著坐在柳雲龍身邊月白色長袍的林宗,「林宗,沒想到你真敢來,知道每年的今天是你什麼日子嗎!」

「多謝林族長提醒,讓我想到了這個問題,那肯定是我最懷念你的日子。」

在眾人微微愕然的目光下,林宗按住臉色鐵青的柳雲龍,緩緩的立起身:「看在你曾是林府族長的份上,我會每年的這個時候給燒一炷香。」

看著淡然自若林宗,各色愕然的目光獃滯下來,林愈長臉色更加陰沉,徐向北也是微微愕然,怪異的打量了林宗一眼。隨後看向柳雲龍,難道你老小子沒告訴這林宗要面對的是什麼嗎。柳雲龍感到他鄙視的目光,立馬瞪回去,**,敢在老子面前裝逼,一會兒被人家揍得求爺爺告奶奶看你怎麼裝!

雖然眾人都理解林宗的心情,但林宗的如此大話,仍是讓他們覺得林宗自吹自擂。

若林宗是個強者,他說這句話他們肯定會鼓掌喝彩,但是他們都清楚林、徐兩家現在的實力,就算林宗再天纔此刻也就玄級頂峰吧,人家兩家可是有兩個先天高手,背後還有慕少爺撐腰,還能讓你一個小小武者走了不成?

不由的,許多看著林宗目光灼熱的人也有些冷卻下來,意識到了林宗的處境。

林愈長聽到林宗的話后,目光掃過眾人的神色,臉色不由微微一喜。他還擔心帶那麼多人殺死林宗會被人說三道四,但現在看來,是林宗自己自掘墳墓。

嘿嘿冷笑了兩下。不過他沒打算馬上動手。因為他看到林宗后探查他的實力。可惜林宗就像一個普通人般,竟然沒有流露出多少能量波動。

這讓他心裡生疑。不僅是他,徐向北等人也一樣。皆是沒從林宗身上發現多少底細。

「林風,你去拿下林宗!」林愈長目光一轉,看著身後的一個青年道。

林風應了一聲『是』,走出來看著林宗道:「林兄,若有得罪之處還請海涵!」他深吸一口氣,目光定然的看著林宗。這兩年他進步神速,早想跟林宗比比到底是誰劣誰憂。當初樂岩城第一天才的名號被林宗搶走,他還是頗為不服的。

林宗只是淡淡的瞥過他,心裡冷冷一笑。他本來對林風還是有些好感的,但沒想到他最終還是投靠了林愈長。

看林宗那淡淡沒有多少波動的眼神,林風暗暗一怒,「哼,你準備接招吧!」

他出手如電,眾人只看銀光一閃,他手裡已多了一把銀劍。頓時很多人開始憋口氣準備叫『好』,只看林風攻擊的姿勢與方位,簡直如水雲流動般妙到巔峰。

即便是林愈長和徐向北也看得暗贊不已。

但是,眾人的這一聲『好』憋在喉嚨間很久都沒有發出……因為林風攻擊姿勢很好,卻如被雕塑了般擺在那裡不動了。眾人不由得同時愕然,如此眾人等了十數個呼吸,那一聲『好』再也憋不住,紛紛咳嗽著紛喘起來。

再看向林風時,他們的目光說多幽怨就有多幽怨。你丫的,這姿勢擺得再好也不頂用啊。你這麼擺一天也傷不到人家半分毫毛!

林風此刻心裡冰涼的一片,對林愈長冰冷的眼神也無心理會。現在他除了眼珠子還可以隨意活動外,全身已經動彈不得了。

沒人能明白他這一刻心底的駭然……就在剛才,他試圖向林宗發出雷霆一擊的時候,他只看到了林宗一個彷彿穿透無數空間的眼神,那眼神落在他身上的一刻,周圍的空間完全凝固了……

那一抹來自靈魂的顫慄和震驚不足為外人道也。一句話也說不出,他就彷彿被抽幹了生氣的死屍一般,全身都沒了知覺。

不由的,看向林宗的目光中只有深深的恐懼。「這怎麽會!」他經常說『地獄般的眼神』,這一次他親自體會到了……

在愕然無措的人群里,兩道人影的目光卻格外明亮,他們的眸子緊緊的鎖定著林風的周圍空間。

「老怪物,看清楚了么!」都天散人得意的說道。

「有什麼好看的!」與他並肩的一個黑臉尖腦袋老者哼了一聲,然後看著林宗的目光閃了一下哼道:「他對於天地靈氣的控制比別人強一點而已。這一點還不足以說明他有多強的天賦!」

「嘿嘿,那咱們再接著看看,你看,那個慕家的小子帶著試驗品來了!」

整個院子里一片寂靜,所有人都不明白林風再搞什麼。唯獨柳雲龍等人,將驚異的目光放在林宗身上。

林宗依舊淡淡的看著林愈長。來時,他曾想過迅速的殺死林愈長,但在林愈長得意洋洋的出現在他面前的一剎那間,他決定不再讓他那麼輕易的死去了……

一掌殺死他太過容易,但無論是對霞兒,還是林怡月,或是自己,都太不公平,因為那太便宜他了。

「這個陷害兄弟,心腸歹毒的人,就應該在最殘忍中死去……他不是得意么,那麼就讓他在最得意的時候,讓他眾叛親離,然後再讓他帶著無盡悔恨死去。讓他的靈魂落到了十八層地獄也不得安生!」

一有此念想,他眸子里閃過一抹解脫之色。「霞兒,不知道你滿不滿意。」他心裡彷彿有最後一道枷鎖揭開,那一直沒有提升的心境,竟在此刻緩緩提升,全身隱隱放出一股隱晦的氣息,在外人的眼中,此刻的林宗突然變得虛無縹緲起來。

但只是一會兒,林宗再次變了回來,除了他自己,沒人清楚剛才發生了什麼事,包括都天散人兩人。林宗的目光再次恢復淡然,整個人給人的感覺更加內斂。

在他心神放開的時刻,林風再次能夠活動了。眾人只聽『撲通』一聲,他們看到林風汗流浹背的一屁股坐在地上,神色一片恐慌和茫然。

「林風,你在搞什麼!」林愈長的目光此刻無比陰冷。

「我,我我,」林風結結了一陣,『我我』了一陣才發現自己能說話了,驚恐的看了林宗一眼,「族長,我,我想方便!」

「嗯?」所有人不禁一怔,隨即轟然大笑。本來氣氛嚴肅的龍虎鏢局突然變成了一笑堂。

林愈長臉色驀地變得鐵青,林風終於意識到說錯話了,但仍沒理會林愈長吃人的目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的速度向後退去:「族長……我,我打不過他,你換人吧!」

見他狼狽的樣子,那些剛才還準備叫『好』的人掉了一地眼珠子,紛紛懷疑自己看人的眼光是不是變差了很多。

便在這時,一個囂張的聲音在門口響起。

「嘿嘿,林風,你根本不配做林府的弟子!」只見門口幾道人影一閃,然後林元龍和徐峰一起引著『慕少爺』等人走了進來。

林愈長和徐向北見此,皆大喜的迎上去寒暄討好起來。柳雲龍等人見到來人臉色微微一變,目光有些擔憂的向林宗望來。

眾人『呀』的一聲也是一陣議論紛紛。

「他就是林府和徐府的靠山,那個平西郡大家族的少爺!」「是啊,聽說他是先天高手呢!」「呀,那麼年輕就是先天高手啦,才二十多歲吧!」「是啊,聽說這次神詔大比他還是一個熱門呢。可惜咱沒那個福氣,要不然跟在他身邊學個一招半式也能受用終身了!」「唉,能見一面也是咱們的福氣了……」

看著被紛紛圍觀的『慕少爺』,林宗只是一瞥而過,將目光落在他身後的幾個老者身上,「一個高階,兩個中階,就憑這點實力么!」頓時冷冷一笑。

「凡是外來的人,滾出龍虎鏢局,否則後果自負!」林宗淡淡的話讓場中頓時平靜下來。

極品透視高手 眾人嘩然一片。

那『慕少爺』聞言微怔了一下,目光微微陰沉。 緣起情深 「你就是林宗?嘿嘿,果然自傲!」說罷,目光突地冷冽下來,先天高手的氣息猛然地向林宗迫去。

「那讓本少爺看看你到底有多硬氣!」

林元龍和徐峰對視一眼,陰狠一笑,趁此機會突然向林宗發動突襲。

「此時退出鏢局也晚了!」

林宗神色沉色一閃,在所有人一片獃滯的目光中,微微揮了揮袖子,那衝上來的徐峰和林元龍皆是慘呼一聲,飛撞在兩堵牆壁上然後沒入壁牆看不到了人影。

而林宗動作沒一絲停滯的繼續向前,在『慕少爺』先天氣息剛剛離體便閃至他面前,輕易的穿破他的護體真氣抓在他脖項上,「你要看看我有多硬氣,那我就讓你看看,你說我現在多硬氣?」

[記住網址.三五中文網] ?「你說,我現在有多硬氣?」

林宗語氣如冰,在『慕少爺』心裡撒下一片涼意。一個激靈回過神來,感受著咽喉間如鐵鉗般的手掌,滿臉的不可思議。「怎麼會,這這,這不可能~~」

一切發生的太快,現在那陷入牆壁的慘哼聲才剛剛傳出。

那聲音就如同一道悶雷一樣震醒了眾人。林愈長、徐向前等人臉上討好的笑意還沒退去,就看到眼前人影一閃,他們敬畏仰慕的『慕少爺』就被林宗一手提了起來。

看著這一幕,林府和徐府的眾人只覺得前一刻還陽光璀璨,下一刻就變成了冰冷般的地獄。

討好的笑意不覺間便被一片驚慌和恐懼代替……

無論是林愈長還是徐向前,完全的傻眼了。剛才那種歡呼雀躍的心情如同被寒風透進了骨頭,冰涼徹腑,腦子裡完全被一個恐懼的念頭填滿。

『慕少爺』被林宗抓住了?

他們記得,幾天前他們剛進階先天的時候,就曾跟這位『慕少爺』比劃過,當時在他們狂風暴雨般的攻擊下,這位『慕少爺』就如巍巍雄山一般絲毫不動。一拳一腳將將他們兩個迫退

那是何等的瀟洒,那是何等的狂放在他們印象當中,這基本就是無敵的。先天高手中的至強存在

而現在,他們心目中的『神』,前一刻還在俯視眾生,轉眼間就被林宗一掌拍到了角落裡,這這,這種視覺的刺激和感受實在太強烈了。

「不不,不可能……」林愈長眼睛幾乎凸出來,震驚恐懼的看著就如提起一根木頭般將『慕少爺』提起的林宗。

他仍舊還記得兩年前,林宗被他們迫得逃出林府的狼狽身形。可是現在儘管他們不願意相信,但這事實的一幕卻讓他們不得不信。

林宗,已變成了一個先天高手而且還是頂級別的那種

「逃」林愈長心裡突然冒出這麼一個念頭。但還沒等他行動,林宗身邊的一個女子冰冷的目光射來,他頓時不敢動了。他感到只要一動絕逃不過這個女子的凌厲一擊

又是一個先天高手……林愈長思維混亂了,林宗身邊的女子也是先天高手,甚至感覺比『慕少爺』更強大「這這……」林愈長與徐向北等人一片獃滯,只希望『慕少爺』還有后招,否則他們就真的完了……

突來的變故,不說柳雲龍等人對林宗的強大愕然不已,那些立在院牆四周的人群更是完全石化。

「兄弟,我不是在做夢吧?」

「這個好像不是,在夢裡拍『神』的感覺雖然爽,但拍『神』的應該是我才對,怎麼會是他人呢……」

「呃……這麼說,這這,這是真的了?」

「好像是吧,不過我懷疑他們是在演戲,你看啊,林宗就這麼輕輕一揮手,徐峰和林元龍就變成了鴨子,被人轟進牆裡了,哪有這麼容易的?還有,你看林宗這麼一抬手,就把『慕少爺』舉起來了,這就更不可能了,『慕少爺』可是奉安國都響噹噹的先天高手,怎麼會被林宗抓根草一樣抓起來?你說,他們是不是演戲?」

「那,那他們為什麼演戲?咦,你看徐峰他們被扒出來了,噢,我的天吶,他們倆身形都扭曲了,手臂也斷了一條,我說兄弟,這戲演得也太真了吧……」

「呃,這個,這個,好像不是在演戲……」

隨著林宗身上漸漸湧出一股強烈的氣勢,風捲殘雲般籠罩在整個院落,所有人不禁閉上了嘴巴,瞪著大眼望著林宗一片獃滯,『慕少爺』身邊的三個老者護主心切,嗷嗷的衝上,卻被林宗快速的三腳踹飛。

看到這一幕,所有人終於清晰的認識到,現在的林宗是多麼多麼的強大……他們都知道,這三個老者都是比『慕少爺』還厲害的『神』。

踹飛一個『神』還有可能是巧合,踹飛三個,絕對是厲害……

眾人的目光一片震驚和駭然。整個樂岩城都感到這一股氣勢,越來越多的人圍過來,看到這一幕紛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林宗目光如刀,冷冷的掃過飛跌出去的三個老者和面色慘白的林府徐府眾人。落在面色慘白的『慕少爺』臉上:「怎麼,你現在還覺得我有沒有自傲的資格?有沒有讓你們滾出去的資格?」

「你你,你到底是誰」『慕少爺』神色一片驚駭。他帶來的三個老者他最清楚不過了。一個先天高階兩個先天中階,被眼前的年輕人一個照面擊飛,這幾乎超出了他的承受底線

「快放開我,否則慕家絕不會放過你」『慕少爺』也見過不少人物,不久便想起了靠山,開始威脅起林宗。「剛才我已經給家族裡的長輩發出了信號,他們一會兒就能趕來,你敢殺我」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