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納蘭天浩和風玉婷走到風遠航身後站定,這才抬眼正式打量起寒中勝三人,尤其是在寒江雪身上停留的時間最長,目光戲謔,意味深長,又帶著濃濃的不屑!

此時下人連忙上好茶水,躬身退下。

「寒家寒中勝攜孫兒寒楓、孫女寒江雪拜見風執事!」

寒中勝畢竟是一流武道世家的大長老,很快便調整好心態,拉著寒楓、寒江雪對著風遠航躬身行了一禮,他從納蘭敬龍那裡得知這位風執事來自聖麟宗,不得不恭敬對待。

風遠航端起茶杯,吹了吹,眼皮都沒抬一下,悠然自得的品起茶來,絲毫沒有搭理寒中勝三人的意思,他這擺明了是讓納蘭天浩和風玉婷處理此事。

寒中勝此時頗感尷尬,不知如何是好,於是向納蘭敬龍投去求助的目光。

納蘭敬龍見此無奈的搖了搖頭,走到一側坐下,眼觀鼻,鼻觀心,表示愛莫能助。

這時只見納蘭天浩走上前來,看著寒江雪一臉笑意的說道:

「你就是寒江雪吧?我們雖有婚約,但我們終究有緣無分,不可能在一起,我的心裡只有師妹風玉婷,她是我此生的唯一摯愛,我想你還是另找一個如意郎君吧!」

語氣溫婉,充滿了對風玉婷的愛意,笑容和煦,讓人如沐春風!

寒江雪聞言,只覺心如刀割,俏臉愈發蒼白,怔怔地看著眼前從小就崇拜的人兒,是那樣的陌生而又熟悉,黃天詡那憨傻的笑容,不由得浮現在眼前,眼中水霧開始瀰漫,無聲亦無言!

「嘖嘖!這小臉蛋兒,還真是美呢,也不知會便宜了何人?我看不如這樣,如果你真喜歡我家天浩師兄,本小姐也是很講人情的,不如你就給天浩師兄當個暖床的丫頭如何?以你的身份也正好合適。」

風玉婷伸出玉手捏了捏寒江雪蒼白的俏臉,笑靨如花,很是大度的說道。

寒江雪聞言身形微顫,兩行清淚無聲的落下,如風雨中飽經磨難嬌弱花朵,寒楓眼中的怒火開始滋生,寒中勝的整顆心是一沉再沉。

「家主,慕容世家家主慕容壑攜孫慕容洛川來訪!」

這時管家程鶴進來稟報,似乎是發現氣氛有些不對,大眼一掃,已經明了個大概,心下也是嘆息不已。

納蘭敬龍大感頭痛,這慕容老兒早不來晚不來,非要這時候過來,這種情況哪裡還適合待客?

「慕容洛川嗎?呵呵,讓他進來,本執事正好也想見見這位能和天浩相提並論的天才人物!」

納蘭敬龍剛想拒絕,卻傳來了風遠航的淡笑聲。

程鶴知道風遠航乃是上宗來人,地位尊崇,也不敢怠慢,於是領命而去。

「寒江雪,考慮清楚了嗎?正好本小姐心情不錯,本小姐可不是隨時都能這樣大度的,要知道天浩師兄在聖麟宗整個青年一輩中,也是前五的存在,前途不可限量,你當他的暖床丫頭,那已是你天大的榮興!」

風玉婷看著無聲哭泣的寒江雪,毫無憐憫之心,笑意更甚,心中有股莫名的興奮與舒爽!

寒江雪不答,梨花帶雨,我見猶憐,目光始終定格在一臉笑意,如同謙謙君子般的納蘭天浩身上。

寒楓雙拳緊握,眼中的怒火開始燃燒!

「哼!看什麼看?難道想正房?真是痴心妄想,以你的身份連當妾室的資格都沒有!」

風玉婷見寒江雪的不搭理自己,目光始終放在納蘭天浩的身上,心下不由大怒,一巴掌扇了過去。

寒江雪手捂臉頰,雙目圓睜,目光終於轉向風玉婷,一臉的難以置信,似乎是沒有想到風玉婷這樣美艷的女子會是如此蠻橫霸道!

「賤人!去死!」

龍圖案卷集 寒楓見此,瞳孔猛縮,眼中的怒火燃燒到了極致,終於爆發,一拳向著風玉婷轟去。(歡迎來到起點閱讀,您的支持是我創作的最大動力!) 「哼!不自量力!」

就在這時,只見納蘭天浩眼中寒光一閃,后發先至,也是一拳轟出,迎上了寒楓那剛猛的一拳,兩拳相交,剎那間,寒楓只覺一股無可匹敵的力量傳來,整個人倒飛了出去,撞在了身後的牆上,牆壁瞬間龜裂,寒楓緩緩滑落下來,噴出一大口鮮血。

「哥!」「楓兒!」

事發突然,寒江雪和寒中勝這才反應過來,大驚失色的連忙上前將寒楓扶起,喂下療傷丹藥。

「納蘭天浩,你還是不是男人?竟然受一個女人擺布,不要讓我瞧不起你。」

寒楓站起身來,擦了一把嘴角的鮮血,看著納蘭天浩怒聲說道。

「哼!寒楓,我納蘭天浩做事還不用你來指手畫腳,看在寒江雪的面子上,我今天饒你一命,寒江雪,你我緣分已絕,到此為止,你們走吧!」

納蘭天浩無視了寒楓的指責,背負雙手,看著三人,冷聲道。

「啪!啪!啪!精彩,我一來就看到大名鼎鼎的納蘭天浩大發神威,實在是精彩!」

這時只見慕容壑等人走了進來,說話之人正是慕容洛川,邊拍巴掌邊笑道。

「我道是誰?原來是慕容洛川,真是稀客啊!」

看到來人,納蘭天浩不以為意的笑道,儼然又變成了一副謙謙君子的模樣。

「他滴是納蘭天浩君?不是納蘭天詡君嗎?」

慕容洛川身旁的岡本日川疑惑的問道。

「呵呵!日川少爺有所不知,此人卻是納蘭天浩不假,只是和納蘭天詡長相相似而已,沒有見過他本人的人,或許認不出來,但是我與之交手過兩次,卻敗了兩次,對於納蘭天浩,我可是記憶猶新,因此一眼便能認出。」

慕容洛川笑著答道,語氣中似乎帶著不少的怨念。

「索迪斯耐!」

岡本日川瞭然的點了點頭,接著又道:

「納蘭天浩君,世俗武道界年輕一輩滴第一人,你滴大名,我滴真是久仰久仰!」

「呵呵!客氣客氣,岡本家族的日川少爺,我也是敬仰已久,今日一見果然不凡!」

納蘭天浩虛偽的笑道,對於岡本家族,他的了解遠遠比納蘭敬龍等人了解的多,雖然不及聖麟宗,但比之慕容、納蘭之流強大的多,有著真人境的高手存在,堪比秘境二級宗門,值得納蘭天浩去結交。

「哈哈,納蘭天浩君,你滴話我是大大滴喜歡,以後你滴就是我岡本日川滴朋友!」

岡本日川的笑容將臉上的肥肉擠成了一坨,顯然納蘭天浩的話讓他很是受用。

「能夠和日川少爺成為朋友,在下樂意至極!」

納蘭天浩依然虛偽的笑道,好話誰都愛聽,雖然岡本日川本人難以入得納蘭天浩的法眼,但架不住人家有個好的靠山啊。

風遠航以及後到的納蘭均衡見此,滿意的點了點頭,風遠航雖然看不上岡本家族,但他不介意納蘭天浩多結交一些勢力,為以後鋪路,畢竟納蘭天浩是他的未來女婿不是。

「慕容世家慕容壑拜見風執事!」

這時只見慕容壑躬身對著風遠航行了一禮,而後轉頭看向岡本日川和慕容洛川道:

「日川少爺,洛川,這位乃是來自聖麟宗的風執事,你們還不快快過來拜見?」

風遠航的存在根本瞞不住有心人的查探,再者風遠航也沒有刻意隱藏,更何況慕容世家與納蘭世家本就不和,互相安插一兩個探子也很正常。

不過風遠航的到來,也間接的打亂了慕容壑的不軌計劃,本來由皓日宗長老何潤牽線,慕容壑暗地裡已經與納蘭均衡達成了某種協議,因為風遠航的到來而功虧一簣。

想想也是,人家納蘭均衡現在有聖麟宗風執事撐腰,拿下家主之位輕而易舉,又何必與你慕容世家合作?

因此,慕容壑很是鬱悶,不得不重新制定計劃,等待時機。

「岡本家族岡本日川慕容世家慕容洛川拜見風執事!」

岡本日川和慕容洛川也不敢怠慢,趕忙對風遠航恭敬的行了一禮。

至於一旁的納蘭敬龍則是直接被他們忽略了,經過探子的回報,如今納蘭敬龍的權利幾乎被架空了,家主之位有名無實,估計距離納蘭均衡上位也不遠了。

慕容壑頗為同情的瞥了一眼端坐一旁的納蘭敬龍,不免為這位相鬥多年的對手嘆息了一聲,納蘭敬龍的晚年怕是要在軟禁當中度過了,同時感嘆納蘭均衡的梟雄本色。

「嗯,免禮,二位都是當世不可多得的青年俊傑,以後可以和天浩多多親近!」

風遠航點了點頭,對於慕容壑等人的態度還是比較滿意的。

「哼!寒江雪,你們還賴在這裡幹什麼?還不快滾?免得礙了本小姐的眼。」

這時風玉婷見到寒江雪三人還沒有走,立馬不爽了,俏臉含煞的呵斥了一句。

「風小姐還請息怒,老朽這就帶他們走!」

寒中勝陪著笑臉,趕緊拉著眼中含怒的寒楓以及失了魂的寒江雪,就要往外走,這就是弱勢力的悲哀啊!

岡本日川看到寒江雪我見猶憐的嬌柔模樣,眼前一亮,心中升起一團慾火,不著痕迹的對著供奉新田高廣使了一個眼色。

「想必這位就是風玉婷風小姐吧?納蘭天浩能夠有風小姐這樣的角色佳人相伴,真是羨煞旁人啊!」

慕容洛川恭維道,他說的也並非全是假話,對於納蘭天浩能夠得到風玉婷的青睞,很是羨慕,納蘭天浩由此要比慕容洛川的前途遠大的多。

本來慕容洛川的天賦只比納蘭天浩稍遜一籌,同樣有著背後宗門的培養,由於風玉婷的關係,納蘭天浩所得的修鍊資源更多,慕容洛川與納蘭天浩之間由此產生了不小的差距。

要不是前段時間幽冥魔宗的赤.鬼王施展秘法,將慕容洛川的實力硬生生的拔高到了先天中期,估計慕容洛川此時還在半步先天徘徊呢,美中不足的是,若是沒有奇遇,慕容洛川以後的修為怕是再難寸進了!(歡迎來到起點閱讀,您的支持是我創作的最大動力!) 「風小姐,你滴美貌像太陽一樣滴耀眼,讓人不敢直視!」

岡本日川單手撫胸,躬身恭維道,頗有紳士風度,笑容擠著臉部的肥肉,才真的讓人不敢直視,眼底深處卻有著一抹淫光閃過,隱藏的很好。

不過岡本日川雖然好色,對於弱者是無所不用其極,但對於風玉婷,他雖然也存在著佔有的念頭,卻不敢表現出來,他是色,但並非傻,大家族出身的少爺,就算是一頭豬,也不可能傻到哪裡去,知道審時度勢。

就像慕容世家的慕容倩,也是一位難得的絕色佳人,以岡本日川的好色秉性,豈會不心動?但他知道一旦強行佔有了慕容倩,他與慕容世家的關係就難說了,他想要拉攏慕容世家成為自己的手下勢力,對慕容倩就只能徐徐圖之,不能用強。

風玉婷聞言也不答話,如大家閨秀般羞澀的抿嘴輕笑,一時風情萬種,和剛才潑辣蠻橫的姿態相比,簡直判若兩人。

岡本日川差點看直了眼,心中欲.火難耐,又看了看納蘭天浩和端坐在主位的風遠航,忍住了衝動,心下不由哀嘆一聲,如此美麗的花姑娘,竟然便宜了納蘭天浩,真是可惡啊!

「不知閣下為何要阻擋老朽的去路?」

正在岡本日川哀嘆之際,客廳門口處卻突然傳來了寒中勝喝問的聲音。

眾人聞聲望去,只見新田高廣堵在門口,正與寒中勝三人對峙,新田高廣也不答話,先天初期的氣勢壓得寒中勝三人連連後退。

寒中勝與寒楓眼中怒意橫生,卻不敢發作,先天初期的武者並不是他們所能夠抵擋的。

眾人見此,又將疑惑的目光投向岡本日川,畢竟新田高廣是岡本日川的人。

慕容洛川看了看失了魂的寒江雪,不以為意的笑了笑,心下瞭然,這岡本日川八成是看上寒家小姐了,真是男兒本色,秉性不改啊!

岡本日川的目光閃了閃,暗道這寒家小姐也不比風玉婷差啊,心下立馬舒坦了不少。

至於為何岡本日川不等寒家之人離開納蘭世家,再秘密動手?那也是顧慮龍神殿的存在,畢竟寒家在世俗武道界屬於一流武道世家,事後影響頗大,得不償失。

只見岡本日川看向納蘭天浩猥瑣的笑道:

「寒家滴小姐,納蘭天浩君滴不要,我滴大大滴喜歡,花姑娘滴給我。」

納蘭天浩聞言有些愣神,繼而眉頭微微皺起,暗道我剛甩,你就來要,寒江雪怎麼說曾經也是我的未婚妻,你這樣急不可耐,真的好嗎,若是真的答應了你,我這臉還要不要了?你想要寒江雪也要過段時間啊!

納蘭天浩有種被綠了的感覺,像他這種死要面子的人,難免考慮甚多,顧慮重重。

「寒江雪既然被我師兄甩了,自然和我師兄就沒有半分關係,一個小家族的千金而已,日川少爺若是喜歡,還請隨意便是!」

風玉婷看向岡本日川,忍著噁心的衝動,輕笑道。她見納蘭天浩為難,以為納蘭天浩對寒江雪依然存在著念想,於是就將寒江雪直接推給了岡本日川,若是寒江雪被岡本日川這頭豬糟蹋了,再美的事物也美好不起來了。

這也是風玉婷的私心作祟,她不得不承認寒江雪的美貌不下於她,尤其是寒江雪那嬌柔的氣質,風玉婷是難以匹敵的,她是有些嫉妒了。

「哈哈哈,既然如此,我滴就不客氣了。」

岡本日川聞言哈哈大笑,繼而轉身看向寒江雪,眼中淫光大勝,對著新田高廣命令道:

「高廣君,把花姑娘滴拿下!」

先前岡本日川沒有直接動手,也是顧忌納蘭天浩,如今風玉婷都這樣說了,那還有什麼好顧忌的。

納蘭天浩見此,心下有些可惜,可惜如此美人兒就要成為別人的玩物,他對於寒江雪的美貌還是比較心動的,若不是為了前途著想,他還真捨不得放棄。

雖然心下不舍,納蘭天浩還不得不裝出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樣,嘴角帶著標誌性的和煦笑容,看著新田高廣向寒家人出手。

「哼!想動我寒楓的妹妹,除非從我的屍體上踏過去!」

寒楓義無反顧的擋在了寒江雪身前,他本就身受重傷,此時頗有一種慷慨赴死的氣概,寒中勝化勁後期的氣勢猛然爆發,一雙老眼中爆發出攝人的光芒,保護孫女的決心異常堅定。

「你們覺得可以擋得住我嗎?你們放心,我不會殺死你們,那樣只會帶來麻煩,不過我會廢了你們,嘿嘿!」

新田高廣咧開嘴巴,露出兩排白森森的牙齒,先天初期的氣勢爆發開來,臉上帶著一抹瘋狂殘忍的笑意。

「且慢!岡本日川,你如此肆無忌憚地在納蘭世家動手,是欺我納蘭世家無人嗎?」

這時,只見納蘭敬龍沉著一張老臉,步伐沉重的走了出來,先天中期的氣勢緩緩升起,心下卻是哀嘆:唉!納蘭世家真是墮落了,放任一介倭寇撒野,而無人阻止,毫無第一世家的風骨,納蘭世家以後該何去何從啊!

看著氣勢勃發,緩步走來的納蘭敬龍,本來心情大好的岡本日川不由得眉頭一皺,新田高廣也停止了接下來的動作。

納蘭敬龍畢竟還是納蘭世家的一家之主,如今雖然大權落榜,但先天中期的實力猶在,在場之人除了風遠航,估計無人可以壓制。

寒中勝和寒楓眼中一亮,生出了新的希望!

「納蘭敬龍,本執事命你立刻退下!」

九天最強贅婿 這時,風遠航終於發話了,語氣中帶著一抹不可違逆的意志。

「這……,風執事,此事既然發生在我納蘭世家,不能坐視不管,恕老朽難以從命!」

納蘭敬龍稍作遲疑,態度忽而又堅定起來。

「父親,您這又是何必呢?」

納蘭均衡故作嘆息的勸道。

慕容壑、慕容洛川則是嘴角帶笑,作壁上觀,準備看一出好的戲碼。

納蘭敬龍沒有理會納蘭均衡,他對此子早已失望透頂,而是目光堅定的看著風遠航。

「哼!」

風遠航見此,頓覺臉面無光,威嚴受到了嚴重的挑釁,冷哼一聲,身形一閃來到了納蘭敬龍身前,對著岡本日川說道:

「你們繼續,有本執事在,看他納蘭敬龍能翻出什麼風浪來!」 岡本日川聞言,喜上眉梢,對著風遠航行了一禮道:

「執事大人滴胸襟像大海一樣寬廣,我滴大大滴佩服!」

繼而轉頭看向寒江雪三人猥瑣笑道:

「我滴花姑娘,你滴逃不出我滴五指山,高廣君,趕緊把花姑娘滴拿下!」

寒中勝和寒楓見此,心下沉重到了極點,準備放手一搏,剛剛回過神來的寒江雪,知道此時的處境,眼如死灰,暗淡無光,紅潤的俏臉毫無血色,絕望到了極點。

唯一可以救寒家三人的納蘭敬龍,則是被風遠航牽制,可以說,寒江雪他們已然陷入了絕境。

只見新田高廣獰笑一聲,向著寒中勝三人掠來,寒中勝和寒楓死命抵擋,奈何實力懸殊太大,幾個回合之後,寒中勝重傷倒地不起,口中鮮血狂噴,寒楓更是傷上加傷,二人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新田高廣向著寒江雪緩步走去。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