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花內只有數不清的彼岸花。

殷紅的彼岸花將天映成紅色,將「地」染成血色,甚至周遭空氣也難以倖免。

天尊置身花海內,盡量避免移動。因為只有她腳下三丈範圍內,沒有這種隨時能迷惑心智的奇花。

天尊確信,如果此刻在這裡的不是自己,而是三千天妃中的一位,會立刻情毒深中。

抬眼望向紅色的天空,天尊只覺別有一番滋味。

似乎自從成為「天尊」開始,尚未見過「天」能變成如今的顏色。

「你說你叫水色?為何弱水三千,本座從來沒見過這種色!」

天尊沒話找話,想要引水色現身。

方才還緩慢沖向自己的水色,此時早已不見了蹤影。

即使是天尊,在這樣的環境里,也感知不到「水」的存在。

只可惜。

回應天尊的是一陣陣清脆的鈴聲。

那鈴聲由遠及近,又從近到遠,就彷彿回蕩在天尊心底一樣。

「我的耐心有限……若不是想弄明白你的來歷,又豈會看你在此裝神弄鬼!」

言罷。

天尊身上散發出古舊的氣息,五種顏色的符文從她腳下生出,緩緩飄向天空。

每當一個符文消失,周圍天空里的紅光就會少一些。

就在這時。

凈世魚鈴的清音,像一陣風吹像天尊。

五色符文還未升入空中,便已化作煙塵。

天尊眉心的仙紋光芒大盛,流光披散在身,將其護在仙光內。

水色仍是水靈之姿,手握撥雲自空中落下。

「水之所以是這般顏色,難道不都是因為你沾上了魚的血么?」

「這麼說來,你認識魚臨淵?」

「豈止認識……」

「……」

天尊說出「魚臨淵」三個字的時候,撥雲從水色手中自行飛出,直接懸在天尊前方。

一段段和魚水有關的記憶,在天尊眼前飛快流過。

這一次。

凈世魚鈴沒有讓天尊忘記,而是憶起。

……

彼岸花外,千里之遙。

太乙太虛兩位真人追尋天尊而來,卻在半道上遇見靈鹿雲階。

還沒來得及詢問天尊所在,就被雲階又蹭又舔。

而神志不清的靈鹿雲階,已完全聽不懂他們在說什麼。

雲階眼現紅光,春心激蕩,儼然一副把兩位真人當作「情郎」的樣子。 不管是不是煉丹師又或者是毒師,至少從某方面而言,君凜想要找的丹爐是沒跑了。

嗯,不怕浪費了。

「可是為什麼……這個玄皇強者要在墓穴的入口就這麼麻煩?」

老實說,強者墓穴機關重重是常見的,但在還沒有進去就被攔下,甚至是這種強毒,讓人直感不寒而慄。

「撒,這個誰知道呢。」

問她有什麼用。

她又不是萬能的。

君凜繼續看著周圍,順勢找了個地方坐下來,乾脆原地休息會兒。

前不久繞圈繼續走動的人,大概還需要一會兒才能返回來相遇。

「主子,那我們現在是直接退?還是……」

「退路,沒了。」

君凜這話一出,引得聽著有些躁動。

沒有人不惜命,但出於信任和小少爺還在此,連家人這邊雖然有異動但相對還算安靜。

自然,跟著君凜的影首和影衛十三更是不必多說。

陛下在哪,他們就在哪。

「您的意思是,現在我們只能進?」

「進退兩難,首先還得先打破這裡。」

君凜大概已經理解了這個存在是怎麼一回事,身為「醫師」她覺得自己已經非常優秀了。

這種優秀是另類的自戀。

「打破?這是幻境嗎?」

虞子銘將肉乾收了起來,生怕等會兒要是碰到了毒,那就不能吃了。

「不是。」

要真是幻境,倒也分等級麻煩,現在這個……最多只能算是在陣法當中夾雜著毒素,雙重危機,所以看上去才那麼的危險。

但其實墓穴的主人也沒有想著從一開始就布滿危機要人性命。

寵妻NO.1:霍少,親夠沒! 所以這其中倒是有點意思。

「是陣法。」

連燁淮率先開口。

「陣法?」

有人疑惑。

連燁淮點頭更加確信了:「是陣法沒錯。」

環繞走不出去的陣法加上無法觸及的毒。

連燁淮雖然身體較弱,但他卻是在有限的時間裡觀閱了很多書籍,其中不乏有關於陣法的名冊。

「那你能直接破開嗎?」虞子銘表示他可是一點都不想待在這個鬼地方,又打轉又有毒的。

「……」

連燁淮沉默了。

陣法說簡單也簡單,說難也難。

在玄皇墓穴這外層的環繞陣法,連燁淮只能道出,卻沒有這個自信破開。

他怕自己若是判斷錯誤的話,到時候會帶來更複雜的陣法幻境。

君凜嗤笑了一聲,打破了這層沉默。

乾淨纖長的手指觸碰到連燁淮的腦袋,她沒有揉-搓,直接開口:「放手去做,有我呢,怕什麼。」

「阿九……」

連燁淮收起眼中的複雜,看向君凜,對上那雙充著笑容卻包含信任的眸子,一時間喉嚨竟感覺有點哽咽。

阿九還真是容易觸及他的柔弱點。

「這到底是什麼鬼地方,為什麼走了這麼久還在這裡!」

溫情的時候還沒有來得及繼續感觸就被打破。

聲音越發嘈雜,是走在前面的那些人,這迴繞到了後面和君凜他們相遇了。

「你們怎麼會在這裡?」。

不等魯長老先開口,他們領路走在前面的人看見他們就愣住了。 「天雲返靈,方化雲階……師弟你有沒有覺得,今日這靈鹿有些意外的黏人?」

太乙真人一臉古怪,挎在臂彎上的拂塵也被雲階的鹿角蹭落。

太虛真人摸著下巴,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大有非禮勿視的意味。

「我說師兄!以往這雲階見了你都是敬而遠之躲避不及,怎就此時對你如此親昵……我看呀,師兄還是要剋制,要剋制……呵呵。」

太虛真人調侃時的樣子,猶似看好戲的無賴,既不上前幫忙也不會繞道而行。

太乙真人一時語塞,不停地擼著衣袖,又一次次地被雲階以鹿嘴扯下來。

任誰也看得出,這雲階的「狀態」明顯不大對勁。

可既然雲階顯化出真身,說明天尊一定離此不遠。

太虛真人猛然睜開另一隻眼睛,用手揉了揉,仔細地端詳著數千裡外的那朵奇花。

「師兄!既然雲階以真身在此,那前方的血色天雲又是何物?」

太虛真人拂塵指向大如雲朵的血色彼岸花,難以置信地抖了幾下。

太乙真人眉頭一皺,即刻單手掐訣連施幾道清心咒語。

又是搖頭又是擠眼,血色的彼岸花這才漸漸在他視野里清晰。

「師弟莫要挨我,離雲階遠一些!」

太虛真人被這位師兄突如其來的正經,嚇得閃身飛出百丈。

「師兄,你……」

「那朵像花一樣的血雲你可看見?」

「嗯。」

「因為雲階的關係,我勉強能看清……而且,越盯著那朵花看,我也會越覺得雲階今日很美!」

「這又有何不妥之處?雲階乃天雲化身,本就是天下最美的靈鹿。」

「糊塗!以你的修為仔細瞧瞧……」

太乙真人說完盤膝閉目,屏息靜神,不再理會錯愕的太虛真人。

任憑雲階伸著舌頭舔在臉上,太乙真人巋然不動。

不是他不想動,而是不敢再動。

已經明白雲階身中情毒,他運轉靈力抵禦。

太虛真人置身百丈外,仍有些捉摸不透。

轉身拂塵一甩,雙指並劍,口中默念幾句法訣。

當眉心仙紋亮起的那一刻,仙光雲影伴他身側,十隻仙鶴從胸口的祥雲中探頭,依次翻飛而出。

「師兄也真是,直說不就好了么……天地乾坤,萬象天成,開!」

只見太虛真人眼中爆射出兩道金光,遙遙看向血色的彼岸花。

還不到半息時間,太虛真人噴出一口金色鮮血,一連後退數步。

十隻仙鶴中,已有五隻耷拉著翅膀,在太虛真人心痛的眼神中化作飛灰。

「唉,這……」

話說一半,又被太虛真人咽下。轉身看了一眼盤坐在那裡的太乙真人,回想剛才所見,仍然心有餘悸。

拇指拭去嘴角的血跡,順勢從天靈到眉心畫出一道印記。

「弟子自認無力沾染因果,即日起自封天眼……」

一陣獨特的氣息從太虛真人身上散去,其餘五隻仙鶴全部落在他身上,重新變成象徵天仙的紋飾。

輕輕閉上眼,再緩慢睜開。太虛真人眼中,再也看不到之前那朵血色的奇花。

至於他方才看到的,赫然是一雙腥紅的眸子,正盯著自己。

而天尊,正置身那雙充滿仇恨的眼瞳下,背對著他。

微微鬆了口氣,太虛真人將目光從下方的海水上收回。

美女總裁的妖孽保鏢 「天地無情,我等天道修仙又該如何辨明是非……」

正低聲呢喃著,太虛真人突然發現,還有一雙腥紅的眼睛直勾勾地盯著自己。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