彷彿根本一點都不在乎。

或許雪爾說這話真的也是無意的,也是真心想要邀請她參加,可是她現在是真的沒有任何的力氣和想法。

她只想安靜的呆在屋內,好好休息,慢慢的等著九叔叔找來。

其他的一概沒有興趣。

雪爾有些失望,只好作罷。

「那你好好休息,的確也是累了這麼多天,家裡還缺什麼嗎?我派人送去。」

丟掉撒旦總裁

「多謝殿下的好意,什麼都不缺,更何況,現在我來了,缺什麼可以自己去買。」

輕塵也算是真的看不出來雪爾對七七的感情了。

甭說沐北冥現在還生死不明,就算是真的死了,只要七七不喜歡,他也不會同意。

看七七這態度,對這雪爾是真的沒有任何的想法。

雪爾有些尷尬,終於閉了嘴,不再多說一句。

心中卻是疑惑不已。

怎麼感覺這輕塵來了之後,七七一家人都好像在防備著他似的。

一點都不給他面子。

他到底有什麼不好?

關心一個人也有錯嗎?

做父母的,既然已經知道女婿或許不在了,就不該為自己的女兒考慮嗎?

雪爾這心中一百個不舒適,甚至怎麼也想不通。

看了看七七,雪爾倒是有些著急了。

看輕塵和白凝霜的意思,怕是很快就會帶著七七離開啊,他要怎麼辦?

就這麼放任他們離去?

雪爾內心十分的糾結。。。。

一路終於平靜了,他們很快就到達了七七的家中。

此時,天已經黑暗了下來。

柳會如看到他們回來也是一個歡喜,立馬去把準備好的飯菜給端了上來。

七七和白凝霜客氣兩句想留客人吃飯,他們也沒好意思打擾,畢竟天太晚了。

這些人離開之後,一家三口坐在了一起。

七七越來越享受和家人一起吃飯的時光,只是想到九叔叔,倒是有些心不在焉的。

雖然已經說要穩住心神,但是還是忍不住的擔憂,只不過是沒那麼緊張罷了。

看了看柳會如,知道雪爾有回信,七七自然要著急看信,但是又不能表現太過,省的父母猜到麻煩。

終於吃完飯,七七剛想回屋去,卻被自己的娘親給叫住了。 仿製的太上破陣鼓,鼓聲驚天動地,雖然是仿製品,但充分繼承了太上破陣鼓破滅天下各種陣法的神奇力量。

當初大雷音寺的護山大陣大日如來陣被大周皇朝的神武誅仙陣所破,背後就有太上破陣鼓的功勞。

鼓聲化作一圈又一圈幾乎凝結成實質的波紋,海潮一樣湧向兩儀生滅陣。

兩儀生滅陣在第一時間就起了反應,如臨大敵,光影不停變換,演化種種變化,抵禦太上破陣鼓的攻勢。


但眼下的兩儀生滅陣,既無鎮壓陣眼的寶物,也無布陣的材料,完全是依靠一張陣圖,運轉周圍的天地靈氣組成陣勢。

林鋒本人還未能主持法陣,完全靠兩儀生滅陣自行運轉。

這種情況下,不要說太上破陣鼓專克天下陣法,就算當日古域大澤里的神武誅仙陣,今日再戰,也會是另外一番局面。

在「轟轟」鼓聲中,組成兩儀生滅陣的條條光線節節抵抗,但卻節節崩潰。

到了最後,整座法陣終於無法承受重壓,轟然破碎。

所有光芒收之於一點,化作一幅小小的陣圖,飛上九天,直入玄天寶樹開闢出的小洞天中去。

陳剛目光一閃:「終究都會是我的。」

他身旁的劉洋卻已經等不及了,一馬當先殺上玉京山,喝道:「姓林的小畜生給我滾出來!」

火鴉妖帥和烈風真人對視一眼,猶豫了一下,也都飛上玉京山頂。

陳剛雖然是最後一個落地,但隱隱然已經成為眾人首領,他環顧四周,臉上露出志得意滿的笑容。

鄉野美人圖 你若再不出來,別怪我揪你出來,讓你在徒弟面前沒臉。」

…………

玄天寶樹頂端直入虛空之中,在那裡,生長著一株體型小了許多的玄天寶樹。

這棵縮水版玄天寶樹上,此刻已經爬滿了淡金色的藤條。

對於明顯寄生在自己身上的藤條,玄天寶樹沒有絲毫反感,兩者反而達到一種完美的和諧,彷彿融為一體,不分彼此。

在這株寶樹的樹冠頂端,林鋒盤膝而坐,雙目閉合。

外面大千世界過去一個月,而玄天宙光洞天中的時間加速了一百倍,也就是一百個月。

林鋒在洞天中閉關修鍊,已經過去足足八年多的時間了。

在這八年中,林鋒一直苦心參悟道法,周身法力充盈,已經達到築基期的頂峰,距離結丹只差一步之遙。

突然,自洞天外飛進一道流光,落在林鋒面前,正是兩儀生滅陣的陣圖。

林鋒卻看也沒看陣圖一眼,似乎毫無所覺。

他此時全部的心神,都落在自己體內法力氣海里,靈台之上的丹鼎中。

至尊丹鼎之中,滾滾紫氣不停涌動,結合林鋒自身八卦諸天大道藏的法力,一起凝聚祭煉。

紫氣之中,宇宙星辰,山川風雷,飛禽走獸,人鬼妖仙,無數種物象起起伏伏,然後再一起泯滅,融入到一個圓滾滾的虛影中。

這個球狀虛影,也在紫氣中翻滾著,散發出淡淡的金色光輝。

這便是金丹的雛形,但還是虛幻的,遠非真正的金丹。

這八年多的時間裡,林鋒大部分時間都用來積蓄自身法力,為結金丹做準備。

但結丹又哪是那麼輕鬆的?修行一道,練氣期不過是預備階段,築基期才算真正入門開始打基礎,而結成金丹,才能說自己真正踏上修行之道。

為什麼這麼說?因為修真者練氣期基本不增長壽命,築基巔峰的修士,正常壽命也不過二、三百年。

只有才結成金丹后,修士的壽命會一次性暴漲到千年以上,真正的逆天而行,與天掙命。

所以修真界才有一句俗語,一顆金丹吞入腹,踏破生死無妄門。


結成金丹,便衝破人類正常壽命的極限,踏破生死玄關,獲得千載逍遙,有足夠的時間繼續探索參悟天地大道。

金性不朽,千古長存,是為金丹。

要做到這一點,除了積蓄足夠的法力靈氣外,還需要對於生死兩難間的感悟。

林鋒最近一段時間,思維進入了一個很奇妙的狀態。

一方面,集中全部精神,參悟道法,積蓄靈氣,打磨自身法力。

而另一方面,林鋒的腦海中閃過了無數幅雜亂無章的畫面,各種各樣的事物,千奇百怪。

有他來到天元大世界后經歷的種種事情,從初來新世界時的迷茫與彷徨,到之後連收小不點等四人為徒弟的經過,再到後來尋找玉京山的過程。

此外,更有許多前世的記憶,一些本來已經久遠到快要記不清的事情,不知是何緣故,這段時間又重新在林鋒腦海中湧現,清楚詳實,明明白白。

幼兒時在路上瘋跑,小學里撩撥同班的女同學,初中在球場上揮灑汗水,高考前一夜的失眠……

林鋒周身氣息漸漸沉寂,直到最後完全消失不見,彷彿整個人變成一具死屍,再無任何生命的特徵。

下一個呼吸間,生命的氣息又回到了林鋒身上,他整個人重新變得鮮活起來。

寂滅與復甦,兩種狀態在林鋒身上交替出現。

「生死之間,有大恐怖。」林鋒突然睜開眼睛:「有何辦法破解這大恐怖?」

生、老、病、死是為生命。

成、往、壞、空是為造化。

生命逝去之後,造化湮滅之後,並非就此結束,而是重新開始,再進入下一個循環。

如此周而復始,永不停歇。

結束,是為了重新開始。

這種堅定不移的意志,方才是永恆的真諦,沒有誰永遠不壞,永遠不朽,而是腐朽崩壞之後,獲得新生,重新開始。

金性不朽,千古長存,便是這種堅定不移意志的體現,便是結成金丹的關鍵。

修真者能否結成金丹,不在於行善還是為惡,不在於他豁達或是狹隘,不在於他道德高尚或是行為卑鄙,也在於他是勤奮還是怠惰。

結成金丹,重在一個「堅定不移」,不動搖的意志與信念,造就面對生死間大恐怖時的大無畏,大勇氣。

有此大無畏、大勇氣、大恆心,便可以踏破生死無妄之門!

林鋒臉上突然露出微笑。

「我來了。」

丹鼎之中的法力和靈氣齊齊一震,一起融入到金丹虛影之中,這道虛影突然間光芒大放。

金色的光芒漸漸轉變為紫色,而自紫光之中,隱隱傳來悅耳仙音,彷彿渡世之歌,來自無比遙遠的地方,充滿了天地間最玄妙的道理。

在那紫光中心,一顆渾圓金丹熠熠生輝。

林鋒呼得站起身來,一身白色羽衣星冠,突然間全部化為飛灰,不復存在。

手一招,無盡周天紫氣突然自虛空中湧出,圍繞在林鋒身體周圍。

林鋒安然淺笑,張開雙臂,周天紫氣遮住他的身軀,然後翻滾變化,最後化為一件紫色長袍,寬袍廣袖,數不盡的瀟洒愜意。

身下的玄天寶樹,枝葉無風自動,不停搖曳,彷彿也在為林鋒感到喜悅。

玄天寶樹,玉京山,周天紫氣。

他能感到自己同三者之間的關係達到一個嶄新的平衡,遠比之前穩固的多。

林鋒冷然一笑:「外面的不速之客,也該鬧騰夠了吧?」

(ps:還沒完,晚上十一點以後,還有一更!) 「七七啊,我們有事情想跟你商量一下。」

七七愣神,不知道父母會有啥事要商量,只好乖乖的坐著沒動。

「爹娘,什麼事情你們兩個商量就好了。」

爹娘做的決定她向來支持的。

看七七這麼乖巧懂事,白凝霜也是忍不住一個晦澀,看了看輕塵。

這下是輕塵開口了。

「這件事是我們一家三口的事情,還得問問七七你的意見。」

輕塵繼續。

「我和你娘呢,準備要帶著你離開雪國了。你看,雪國這邊的事情也都解決了,你娘在這裡有太多不好的回憶,這雪國也沒什麼留戀的了。」

「況且你的身體,還是要到春暖花開的地方調養好,這裡太冷了,哪怕是春天來了,也是冰雪不化的。」


輕塵一口氣說完,一直看著七七,似乎等著她的回應。

「現在呢,是有兩個選擇,一個是回北海大陸,我想你皇祖父他們肯定很高興你能回去。」

「還有一個就是琉玄島,我跟你爹也沒去過琉玄島,聽說那裡很不錯,一年四季如春,而且畢竟醫術水平還有什麼稀奇的玩意兒比較多,想來對你也是一個很好的選擇。」

「當然,我和你爹會一直跟著你,因為要照顧你嘛,所以,這件事還得主要看你,你想去哪裡就去哪裡。」

白凝霜也穩住了心神,立馬繼續說了起來。

七七聽聞,自然知道娘親和爹爹的意思,他們是為自己好,這雪國的確不該多留。

她先前也是打算解決了這邊的事情,立馬就離開。

但是前提是九叔叔已經來了,他們一家人高高興興的離開。

而現在,九叔叔還沒有來。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