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先祖此言一出,又是震驚全場。

「什麼!無屬性神龍血脈?!不是應該五行屬性神龍血脈嗎?」

「老夥計,無屬性神龍血脈,就是說無論什麼神龍血脈,他都能融進體內不排斥。其實他身懷五行屬下,陰陽特質和七種本質元素,這麼多東西能融合在一起,最根本的因素應該就是他無屬性神龍血脈,什麼屬性的龍珠能量都融合在一起。」

「這小子到底是怎麼是個怪胎,什麼好東西他都全佔了!」

「我看出他有神龍血脈,可是,看他血脈有點雜亂,還以為是偽龍或雜龍血脈呢。他身上有陣法加持,隱匿了他不少特質。如果不是有先祖點破,我都無法完全看透他。」

「……」

長輩們都議論開了,情緒有點激動。他們看向黑亦辰的眼眸,也溫和了許多,不少人帶著期待的神色看著這位小子,彷彿看到了神族的希望。

黑亦辰困惑地問道:「先祖,怎麼我又有無屬性神龍血脈?」

彭先祖一次一次對黑亦辰體內的揭秘,震驚了神族長輩們的同時,也震驚了黑亦辰。他內心也一次又一次接受著這種衝擊,讓他感覺有點陶醉得麻木了,彷彿議論的是別人,而他只是看熱鬧的旁觀者。

等眾人都安靜下來,彭先祖才道:「其實和你身上的特質有關。神龍血脈,就只有五行屬性的血脈,金木水火土,五種屬性,不可能再有別的血脈。當然,變異的黑龍族和魔龍族之外,他們的神龍血脈也不外乎還是由這五種屬性組成,絕無意外。有些神龍血脈可以容納兩種以上的屬性,只是你多一些罷了,所以有兩屬性神龍血脈、三屬性神龍血脈等等。你這種能容納所有神龍屬性的神龍血脈,就屬於無屬性神龍血脈。你身懷三顆還未完全成型的龍珠,證明你還沒有完全接受完任何一種屬性龍珠的傳承。能讓多顆龍珠在體內相安無事地存在,不急於求成,也證明你這小傢伙忍耐力很強,能經受住沖級的誘惑。」

變異的黑龍族和魔龍族,他們的血脈只是多了一些更變態、逆天的特質而已,本質上還是五行屬性,與帝龍血脈並無不同。

長輩們聽彭先祖這麼一說,又是嘩然一片,又開始三三兩兩竊竊私語,對黑亦辰的忍耐力和擁有堅毅的情懆,極其讚賞。

在修鍊上,除了神族之人,每一個修者都擁有一顆亟待變強的信念,也只有身懷這種信念,才會不畏艱辛不怕艱苦,忍受著孤獨的修鍊,經受非人的煅筋練骨,苦苦追求終身的一個個目標,讓自己最終成就仙體聖骨,成為屹立在大陸的強者。

正因為如此,許多人都總是想要尋找修鍊捷徑,想讓自己儘快變強。而修鍊的路徑只遵循一個哲理:欲速則不達!

這兩者之間,是矛盾的,一方面想要變強的心,渴望有一天一飛衝天。一方面是要你夯實打牢基礎,才能一步一個腳印,一點一點地提升,達到理想中的彼岸。

所有的人都懂得這個道理,因此,每一個修者都在修鍊中,必須克服各方面的誘惑,尤其是對抗各類沖級手段的誘惑。

身懷多個龍珠,卻能抵禦住誘惑不急於求成,可見這位後生對自己人生的目標,定得很高很高。

彭先祖眼眸中不掩飾自己對黑亦辰的讚許,他繼續說道:「小傢伙,你告訴先祖,你身上是不是還隱藏著一個天大的秘密?還是龍珠?因為你還沒有接受它的傳承,我無法看透它,只是隱約猜測到而已。」

對於彭先祖的坦率,黑亦辰愈加心懷敬意。一個大能能以如此謙虛的胸懷,不恥下問,絕對是一個偉大的人。

正因為此人這寬闊的心胸,卓越的眼光,成為了強大神族的締造者!

黑亦辰忙道:「是的,這應該是大長老驚動各位先祖出關的原因之一吧。我也是剛剛知道,自己身兼帝龍和黑龍血脈傳承。」

「轟……」

殿宇內幾十位恐怖老者身體內的光波山洞,蘊含著一團團巨大能量的雄偉玄氣,衝天而起,瑞氣升騰的天祿殿狠狠地震動了一下,頓時震驚四野。 穩如磐石的天祿殿震動,驚動了前來神族朝聖的香客和遠道而來的客人,每一個人都驚悸地望向這片不斷搖曳的虛空,彷彿那邊神獸咆哮,神禽怒吼,驚動天地,無數神威衝天懾人,令人敬畏。

神族神龍凰城外城,河西走廊一處建有亭台樓榭的船舫上,正在泛湖遊歷,此時卻被把波光驚動到,一行人憂心忡忡地盯著精光四溢的天祿殿方向。

站在中間的那位,正是此次帶隊來神族參賽的西魔帝的其中一位手下,為泰煞天宮宮主煞戈。

魔龍大帝把九幽大陸分為「東南西北中」五方帝郡,每一個帝郡的掌權者叫帝王,比如九幽東方帝王是青冥,南方為赤鬼帝王,西方為白靈帝王,北方為黑危帝王,中央地帶,則為九幽帝國的帝都,由九幽魔王統領整個九幽大陸。

九幽魔王實質上是魔龍大帝的血脈後代。

魔龍大帝究竟姓甚名誰,無人知道。

不過,曾有人傳說九幽帝國國姓為「冷」,而九幽魔王實際姓黃,因為他的父親,就是姓黃。所以有不少人猜測說九幽魔王並非魔龍大帝的後代。

九幽大陸這段極其隱秘之歷史,只有神族才真正掌握魔龍大帝和九幽魔王都是姓冷,至於九幽魔王的父親,並非那位黃姓的男子,他只是一個混淆別人視線的替身,並非九幽魔王真正的父親。

據神族猜測,九幽魔王的父親應該還活著,隱匿了身份生活在各大陸。他究竟是誰,他們還沒有掌握到確切的證據。

西魔帝白靈是一個天生疑心很重之人,他手下有六宮。唯獨最看不起西魔帝白靈的泰煞天宮宮主煞戈,卻是最得西魔帝白靈信任。這,真是千古奇聞!

泰煞天宮煞戈宮主身後,站著那所謂的六位九幽世子,李翔也赫然就在其中。

其他人世子都神色漠然,包括那天涯,都是淡漠地看著遠處的光暈一層層散開,面無表情。只有靈翎和李翔兩人,臉色陰沉,彷彿那天祿殿上有他們的殺父仇人。

其中一位手下問道:「宮主,那是什麼?有人在攻擊神族嗎?」

泰煞天宮煞戈宮主搖搖頭,道:「不像。僅僅震動了一下就平靜了下來,不像是大能之間的對殺。看著震動的威力,很像是神族內部因某事爭吵,無意中觸動了怒氣而忘記收斂所導致的。這樣看來,這神族這幾年的確變強了許多,再也不是百年前那任人魚肉的神族了。」

另一個官員模樣的人也說道:「宮主說的沒錯,真沒想到哇,短短百年,竟然讓這個苟延殘喘的神族發展得如此強大!」

那手下繼續問道:「那我們這一次的計劃,有什麼變動嗎?」

泰煞天宮煞戈宮主許久許久望著黝黑的虛空,那邊的光暈早已消散,只剩下滿是星斗的夜空,才道:「暫時潛伏下來,看情形再說吧。」

……

天祿殿短暫的氤氳靈氣爆發后,彭先祖沒想到自己這些後輩那麼輕率,震驚后直接就不加掩飾地爆發而起。

事發太突然,彭先祖連遮掩的時間都不太夠,只是短暫地控制往外溢的玄氣,更多的時間把黑亦辰和火智宸護住,不讓那些能量波及到他們。這樣一來,大能散發的磅礴氣勢難免外泄,令天祿殿微微搖動。

停留在殿宇內的前輩們都有點不好意思地面面相覷,想要告罪,遇到彭先祖略有點失望的眼神,更是愧疚難當,垂頭不敢說話。

黑亦辰有點難堪地看著這一幕,他沒想到神族的這些先祖反應如此激烈,搞出那麼大的烏龍。

細想之下,其實也不難理解。神族自從被暗越率領的軍隊差點趕盡殺絕之後,神族之人雖然留下了一些先祖照應神族,但是,神族不能殺人,對外敵來說,完全可以說是「手無縛雞之力」的。畢竟,神族沒有強硬的後台可以支撐,完全依靠外力保護,或者憑著別人的良心支撐神族,是無法長久保證神族的昌盛和繁榮的,還極有可能重沓百年之前那一場滅絕人性的遭難,讓神族萬劫不復。

這麼多年來,神族一起期盼著自己神族能出現一位蓋世強者,能統領神族。如果真出現這麼一位大能,神族將不再可能重蹈過去覆滅的命運。

可是,縱觀神族發展近百年,他們一直挑選不出有這麼一位人才,能帶領未來的神族走向輝煌。不是孩子的資質不行,就是對其品質不夠滿意,選來選去,從少年、後生中,都沒有找到一個非常滿意的人。

後來,他們終於把眼光放在了一直與火智宸一起長大的黑亦辰身上。這孩子天資聰穎,又身懷多種特質,人又好學,品質善良,還是黑雲主一手帶大的孩子,對神族一直懷著一種很深厚的感情。

為了培養黑亦辰,還在黑亦辰很小時,黑雲主就把他送到婼羯帝國去體驗人世間的人情冷暖,給他最好的條件卻讓他置身於最惡劣的環境中,讓他去適應複雜的社會。唯一給黑亦辰安慰的,就是黑雲主為他找到了一個世俗的家庭,安撫黑亦辰孤獨的內心。

雖然神族選擇了黑亦辰作為培養對象,而且還寄予厚望,但這都是神族的秘密,只有高層知道這一點。這麼多年來,黑亦辰獨子摸爬滾打,竟然不負眾望地成長了起來,一腳踏進了強者的行列中,這讓神族的先祖們都感到很是欣慰。

這一次,要黑亦辰奪魁,除了神族有其他戰略上的安排之外,神族更多的人是想檢驗一下黑亦辰的實力,再利用神族的便利條件,助他更進一步。

沒想到才初初見面,黑亦辰身上就出現如此令神族前輩們震驚的秘密,尤其是黑亦辰提到他身上懷有黑龍血脈,直接刺激到前輩們的神經,引爆了神族前輩多年以來的內心渴望。

如果黑亦辰僅僅說他身懷帝龍血脈,這些先祖們起碼心裡還是能承受的。因為他們很早就知道黑亦辰身懷神龍血脈,但因為黑亦辰從小受黑雲主呵護,而且他體內的血脈並未被喚醒,他們不清楚黑亦辰身懷什麼血脈,當然他們也能承受黑亦辰為帝龍血脈的事實。

可是,黑亦辰身上不但懷有帝龍血脈,還有正派神龍族群最頂尖的黑龍血脈,這才是最令他們興奮和激動的。

除了這些大能們知道的只有少量的黑龍族族人,存在世間之外,天界的黑龍族已經被陷害殆盡,誰知他們神族的土地上,竟然暗藏著這麼一位黑龍血脈之人,這如今不讓他們激動呢?!

彭先祖眼眸威壓地掃過這些大能的臉,每一個在外面叱吒風雲的大能,都噤如寒蟬,臉色露出慚愧之色。

彭先祖平時對這些後輩約束甚嚴,這些大能既尊敬彭先祖,但又略有些害怕彭先祖。

神族在彭先祖的約束和管理下,神族內部非常團結,極少有背叛神族或者出賣神族利益的叛徒出現。

可能是因為神族對本族人和外族人一視同仁,只要成功申請加入神族的外族人,所享受的待遇和神族子民一樣,絕無偏頗,所以真正加入神族后,想要背叛神族的人寥寥無幾;另外,神族對叛徒的懲罰非常殘酷,不但會處死他本人,還會波及他的家人、族人,但如果家人、族人主動舉報,神族也非常寬容,不會再追究家人或族人的責任。

因為有這麼嚴苛的約束力,神族的風氣這百年來都非常好,互助互愛,相處和諧。但無論是誰,對制定規矩的彭先祖視若神明一般,都非常敬愛。

如今這些大能見彭先祖有點生氣了,都感到愧疚不已。 彭先祖沒有出言責備,其實他內心的震動也是巨大的,只是作為神族真正的領袖,他更善於控制自己的情緒。

彭先祖溫和地說道:「孩子,你真的是黑龍血脈?為何我一點都感受不到?」

黑亦辰注意到彭先祖語氣中不再那麼輕鬆,而是帶著一種鄭重的語氣在詢問。

黑亦辰看了看黑雲主,只見黑雲主一臉鎮定,好像他早就知道這個秘密似的,黑雲主微笑著沖著黑亦辰點點頭,好像鼓勵他說出來。

黑亦辰心中有無數的疑問,可如今面對彭先祖溫和的眼光,黑亦辰不敢有隱瞞,把幽都帝國所發生的事,和自己爹娘的情況,也一一告知了彭先祖。黑亦辰唯一隱瞞的是,他的母后死在黑水之巔,而他和父皇則進入了黑水之巔。

因為在他看來,黑水之巔應該是黑龍族最大的秘密,在他還不了解的情況下,至少不能由他的口中隨便說出去。

彭先祖看了一眼黑雲主,略有點激動地說道:「原來你父親就是黑日!你就是黑龍族的遺孤!你身上流淌的是最純正的黑龍皇族血脈!上天不絕黑龍族啊!雲主,你是時候告訴小亦辰發生了什麼了吧?」

黑雲主一臉平靜道:「稟先祖,他只是不知道我是他的曾祖而已,其餘的,孩子都說了,他所說的,就是我這麼多年所了解到的。他慢慢會從傳承記憶中了解到許多我都不知道的往事,不急著告訴他太多!辰兒,過往的往事,我略略提一下,你聽著。那時候,我身在神族閉關,並不知道發生在族群的事。當我剛踏出神塔時,突然感受到血脈的呼喚。我急忙返回幽都帝國,卻中了敵人的埋伏,死拼之下,我才脫離了敵人的追殺,按照遠古先祖的冥冥指引,在黑水河畔撿到了一個男嬰,他就是小亦辰。先祖,我說的這些,你是知道的。」

師傅,竟然是我的曾祖?!黑亦辰吃驚地看著黑雲主,好像盯著一個陌生人一樣看著他。

彭先祖點點頭,道:「你說得對,身世之謎,讓孩子自己去尋找答案吧。我們如今要做的,就是為他護法,讓他快速成長起來。孩子,你還有疑慮嗎?」

黑亦辰點點頭,轉向黑亦辰,道:「師傅,哦不,曾祖,您,您真的是黑龍族的嗎?」

黑雲主平靜地點點頭,道:「我是你曾祖,自然是黑龍族血脈。只是,我從小受了傷,無法繼承和修鍊黑龍族的神功,還好上天待我不薄,賜予了我一雙與眾不同的雙眸,讓我在黑龍族還有一席之地,險險地登了基。」

原來,黑雲主的母親生了三個兒子,黑雲主為最小的一位,他身上流淌著純正的黑龍血脈,而且還隱含著多種特質,是一塊璞玉,是帝位可能的繼承者之一。

正因為如此,黑雲主從小就成為哥哥們敵視的目標,他總是遭到冷落和陷害,一直為一群大臣排斥和仇視的對象。

後來有一次皇家狩獵,黑雲主和他的隨從遭到暗算,黑雲主受了重傷,奄奄一息。還好被人救回皇宮,並沒有當場死去。

御醫們對黑雲主的病束手無策,都宣布了黑雲主不治。

黑雲主的母親一直守在愛子身邊。在母親的召喚之下,黑雲主憑著本能,硬是靠自己天生神眸所蘊含的神力,自行治癒了身上的傷處。雖然留下了缺陷,但只要他自己知道這一點。

神眸!黑雲主這一恐怖的特質震驚了朝野。黑龍族的不死特質已經夠威懾天下,突然多了一個令天下人嫉妒的神眸,無論任何一人,都對黑龍族重新多了幾分忌憚。

黑雲主的父親,在黑雲主痊癒的當天,就宣布立他為太子,結束了兄弟間對帝位的爭奪戰。後來,黑雲主在哥哥們無數的陰謀陷阱中,登基了,成為了黑龍帝國帝皇生涯任期最短的一屆帝王。

黑雲主登基之後,他發現黑龍族日益衰敗,儘管他想一己之力治理好黑龍帝國,無奈黑龍族身上背負著無數的條條框框那般的約束力,做什麼事都捆手捆腳。百般治國方略施展無效之後,黑雲主苦苦尋求救國的良策,最後,他被現實打醒,無奈之下,他無心於朝政。

於是,為了帝國,他決定放棄皇位,用別的方式救國。

把帝國禪讓給了他的長子,他自己周遊列國,直到認識了彭先祖。彭先祖也在尋求挽救神族的方略,於是兩人詳談甚歡,成了忘年之交。

在彭先祖口頭承諾之下,黑雲主就來到了神族,擔任了神族的大法老之職。

而神族,也兌換了自己對黑龍族的承諾。

有神族暗中相幫之下,黑龍族也慢慢恢復了一些元氣。是黑亦辰的祖父,不惜背上罵名,以雷霆手段,把爭奪帝位而鬧得神龍族雞犬不寧的幾位兄弟,全部斬殺,平定了黑龍族的內亂;是黑亦辰的父親黑日,征戰四方,拓展了黑龍族的疆域,讓黑龍族屹立在世界之巔,創造了黑龍族應有的輝煌。

身在神族的黑雲主,從來沒有放棄過對黑龍族的關注,他始終如一地關心著黑龍族的發展,也時刻為黑龍族的強大而鼓於呼。

黑雲主說到這裡,神情第一次出現了從來未有的波動,他眼眸多了一絲愧疚,道:「雖然我一再提醒你父親要注意黑希,可是,他過於注重親情,最後因為顧念心中的那點『善』,導致整個黑龍族滅亡。孩子,曾祖並非要評論你父皇的功過,但是,善惡是可以轉化的,對敵人過於慈善,等於對自己親人過於兇殘。你必須明白這個道理。」

黑亦辰咬咬牙,沒有接話。他是兒子,自然沒有權利去評判自己父皇的功過,不過,作為曾祖的黑雲主,卻有權利去評判。

彭先祖頗為欣慰地看著這一幕,他並不打算干涉曾祖與曾孫直接的交談。

一時間,整個天祿殿鴉雀無聲,都把眼光投注在黑亦辰身上。

黑亦辰沉默了許久,黑雲主也沒有去打攪他的思緒,任由他去決斷自己的人生。

黑雲主瞞了黑亦辰那麼長時間,他還以為謎底揭露的那一天,黑亦辰會對他懷著一絲怨恨,卻不料這小子比他想象的還成熟,他對黑雲主一如既往地尊敬和信任,好像他是師傅或是曾祖,在他心目中都是一樣崇高的地位。

黑亦辰此時思緒也亂成一團麻,黑雲主的話反覆回蕩在他的腦海里,時而又是他在記憶中所見到的父親和母親的對話。他並非不能接受黑雲主是他曾祖身份的事實,在他知道自己是黑龍族後代之後,他就猜測著與黑雲主之間的關係,只是他沒想到他們之間關係竟然如此密切。

得知這一事實后,黑雲主在黑亦辰心中多了一層「親人」的分量,黑亦辰心中暖暖地,至少他知道自己在這世上不是孤零零的一個,還有一個血脈至親一直默默地陪著他慢慢成長,對他無微不至地呵護和關注。

可是,只要一想起父母親的悲慘遭遇,黑亦辰胸腔里就有一股難於抑制的火,彷彿要衝出來焚毀世界。

從黑雲主的敘述來看,他顯然不知道黑日和辰月的下落,他只是接收到先祖傳來的預兆先機,讓他趕到黑水河畔救出了黑亦辰。

父親明明抱著自己投入黑水之巔中,為什麼只剩下他自己被黑雲主救回呢?他的父親到底去了哪裡?還是因為中了白水之毒,已回天無力,神歸天國了呢?

那麼,他的母親呢?是戰死了,還是被敵人帶走了呢?她是否還活著呢?

父母雙親的下落,是黑亦辰最想又最害怕知道的事。 不管如何,黑亦辰必須試探著問問。

打定主意,黑亦辰平靜地問道:「曾祖,你知道我父母的下落嗎?」

黑雲主搖搖頭,道:「這麼多年來,我在神石盤內,一直想尋找出那年所發生的真相,可是最令我奇怪的是,那一段歷史就像過眼雲煙一般,消失了。無論我如何用神眸探究,都找不到一絲痕迹。好像有人故意把幽都帝國這段歷史,慢慢地從歷史的長河中,抹去了。」

「抹去了歷史?怎麼可以?!」

黑亦辰幾乎驚叫起來。如果真的是這樣,那麼,自己腦海里的記憶,將是唯一對幽都帝國這段歷史的重現,異常珍貴。

彭先祖道:「上界忌憚黑龍族已經許久,他們不但長期打壓黑龍族,或用籠絡手段欺騙黑龍族,還往往使用一些令人匪夷所思的手段,讓江湖中流傳的一段段關於幽都帝國的傳說、歷史史記,慢慢湮滅、消失。其實魔龍族這麼多年來,也遭到和黑龍族同樣的待遇,魔龍族被徹底醜化,令各大陸人對他們恨之入骨。其實,魔龍族身為魔龍,部分魔龍修鍊神功時,要依靠殺人取魂,或者利用遊離在外的靈體、幽魂、游魄等等凝聚,壯大自己,魔龍族的百姓還有部分修者,還是沒有修鍊這種邪惡神功,他們並不嗜血。」

這就是所謂的「木秀於林風必摧之」!帝龍已經是異常強大的族群,從帝龍中分化出黑龍族和魔龍族兩個更為逆天的族群,難怪上天用盡手段打壓他們。

黑龍族採取順應天意的辦法,被欺騙被壓制,直至被消滅;而魔龍族一直採取抗爭的手段,懷著對天界和各大陸滿滿的仇恨,不斷強大自身實力,反倒在那麼惡劣的九幽之地生存壯大了起來,還把所有九幽的族群全部吞併,成為一個強大的帝國,還成為一些人心中的刺梗。

兩個卓越族群絕然相反的下場,不得不令人震驚和深省。

神族存在於世間,在某一種意義上來說,是為了對付魔龍族而存在的。這一點,和黑龍族有些相似。不過,神族和黑龍族有許多相通的地方,這也是神族和黑龍族兩個比較逆天的族群,一直相處和睦的原因吧。

黑亦辰內心從來沒有的鬱悶,他沒想到養父母對他說的「忍一時得寸進尺,退一步變本加厲」的教育,在兩族群的下場上,體現得淋漓盡致。

黑亦辰緊握拳頭,對彭先祖道:「先祖,我想接受帝龍傳承,請前輩們為我加持!」

以黑亦辰如今玄仙二階的修為,他要完全吸收一個卓越帝龍的傳承,是不太現實的。不過,帝龍的傳承與其他神龍的傳承有些不同,它必須一次過全部完成,中間不能有干擾和打斷,否則前功盡棄。

為了不浪費帝龍珍貴的傳承,帝龍族群都會採取長輩們為後輩加持的方式進行,以保證充裕到恐怖的能量不浪費。

彭先祖欣慰道:「行!現在你先回去調整一下,我們需要煉製一些丹藥輔助於你,在帝龍血脈的衝擊下,爭取讓你一舉衝到玄神。」

從玄仙二階衝到玄神?足足要衝八階的修為,雖然不是說不可能,可是會破壞黑亦辰打下的堅實的根基的。

一直在為小夥伴開心的火智宸此時坐不住了,他對彭先祖說道:「先祖,亦辰有這樣的血脈,日後要成長起來,也是極其驚人的。不需要急在一時吧?」

彭先祖笑著說道:「智宸,你上任前應該專門學過帝龍族、黑龍族的歷史吧,難道你忘記帝龍族可以『三次造神』的嗎?」

帝龍族族人的成長是極其驚人的。帝龍族在孩子出生后,他們並不傳授帝龍族神功給他們,而是讓他們不停地修鍊肉身,直至熬練到通體透亮,隱約有靈光流轉,才第一次給他們接受帝龍族群的血脈洗禮,讓他們從沒有修為,一步踏進玄仙修為。

這一步,在帝龍族是普遍存在的,往往資質好的小帝龍,他們還在幼兒時期,只要肉身修鍊到足夠的強度,就可以一步登天,進入到了玄仙。

之後,帝龍族一樣任由這些後輩強化肉身,用極限的諸多方法,練就肉身極限強度,當肉身通體散發出耀眼光輝之時,全身流轉霞光萬丈,此時帝龍族才讓這些精英後生接受真正的帝龍血脈傳承。

第二次接受帝龍血脈傳承的後生,可以從玄仙一躍到了仙人修為。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