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風看著徐婕的身材直流口水,笑道:「美女,別怕,我們不是壞人,只是想和你交個朋友。」

一個眼神,小弟鬆開了捂著嘴巴的手。

徐婕立刻大喊:「救命!」但剛喊出一句,立刻被捂住了嘴。

「小妞,還挺倔,沒辦法,勞資今天就來個硬上弓吧,把她的腿分開!」

徐婕瞪大了眼睛,想到即將遭到的不幸,兩行淚水流了下來,李正陽,快來救我!

一樓大廳,妖精們等了一會也沒見徐婕回來,李佳琪道:「我去看看,可能是喝多了,別睡在洗手間,可就丟人了。」

李正陽倒是心裡一樂,徐婕喝多了,正好大夥送她回去,這ktv可能就免了。

可是李佳琪馬上就回來了,說洗手間沒有徐婕,不知道去哪了,妖精們可就有點急了。

李正陽皺皺眉頭,立刻運用神魂探索,立馬臉色一沉,嗖的一下子就竄了出去。

如果大家看過動物世界,就會發現,獅子只要抓到獵物馬上就會吃掉,不會給其他競爭者留下機會。

但是貓不同,貓抓到老鼠之後,會慢慢的玩,等精神上得到滿足之後,才會咬死老鼠。

此刻徐婕正是老鼠,而不是獵物。

張風不是獅子,卻是一隻貓。假如他把徐婕抓來就開始,那麼徐婕現在已經是他的人了,但是他非得在精神上享受一下美女求饒等刺激,正一點一點的用剪刀剪著徐婕的半袖。

高聳的胸膛隔著半袖在視覺上都已經非常震撼了,如果剪斷內衣的話,會是什麼景色呢?大概只有徐婕自己知道吧。

還有就是那雙修長的腿,真是讓人慾罷不能啊。

此刻的她已經絕望,她的嘴已經被塞進了一個毛巾,想叫卻叫不出來。

痛苦的閉上了眼睛,等待著惡魔對她的懲罰。

李正陽趕到三樓,鬆了一口氣,徐婕此刻還安然無恙,點燃一根煙,走進了監控室。

張風與手下們還在享受著折磨獵物的快感,有個小弟一隻手按著徐婕,嘴角的口水嘩嘩的流,而一隻手摸著徐婕的腿,趁機卡油。

「玩啥呢?帶我一個唄。」 在星光中覺醒 李正陽的聲音讓幾個人嚇了一跳,在看清楚來人之後,張風眼色一沉。

「你特么誰啊,找死是不是?」一小弟指著李正陽鼻子罵道。

徐婕看見李正陽,內心又是一陣激動,但是她現在的姿勢又讓她臉一紅。

「不,不,不,找死的不是我,是你們。」李正陽非常裝逼的吐了口煙,徐婕心裡這個氣啊,你要是救我就快點出手啊,不知道我現在的姿勢很丟人嗎?

張風火氣立刻就上來了,「小子,打擾勞資玩女人,你還真是活膩歪了。」

幾個小弟從腰間拿出警棍,虎視眈眈的盯著李正陽,只要老大一下令,立馬廢了這個丫的。 李正陽鬆了松領帶,看了看床上抱成一團的徐婕,道:「上個廁所都能整出這麼多事來,我也算是無語了。」

徐婕流著眼淚,聽了李正陽的話直咬牙,你這混蛋就不會說些好話?要動手就趕緊的,墨跡啥?非得裝超人閃亮登場是不是?

張風看著李正陽在那裝逼,心裡一頓火大,「動手,廢了他!」

一夜驚喜:顧少輕點愛 一小弟揮動警棍沖了上去。

李正陽此刻動了,對著他就是一個飛腳!

砰!那個小弟一百七十斤的身子,撞在牆上,接著就滑落下來,不動了。

其他小弟警棍還沒揮到,眼睛就瞄到同伴飛起來的場景,尼瑪,飛起來了!

下意識的一哆嗦,心裡開始發怵,整個監控室一片寂靜。

張風明顯一激靈,尼瑪碰上茬子了,叫道:「一起上!弄死他!」

這些小弟的警棍毫不客氣的砸了下去。

砰!砰!砰!咣!咣!咣!

衝上來的小弟全部被砸到一邊,有的砸在監控的屏幕上,有的狠狠的摔在地板上。

張風此刻已經站了起來,他看得清對方的動作,一拳一拳的雖然笨拙,但也不是這些小弟能躲得過去的,「好,身手不錯,我張風出來混這麼多年,像你這等身手的人還沒見過幾個。」

李正陽此刻懶得跟他廢話,一拳就打了出去。

張風不愧是練過的人物,號稱影魅堂第一打手,道上的人稱他為孤鷹,身手相當不錯,曾經一個打十幾個,硬是為影魅堂搶了許多地盤。

面對擊過來的拳頭,本能的低頭側身,可尼瑪,怎麼就沒躲過去呢!

砰!這一拳打得實在,張風的身子側飛出去,嘴裡飛出一股血噴在牆上,兩顆大牙飛出去擊碎了一塊玻璃。

此刻張風的感覺就是在雲里霧裡,身子飄然然的,耳邊有許多隻小鳥嘰嘰喳喳的叫著。

「呸!」李正陽吐了口口水,看著躺在地上翻白眼的張風,道:「這個熊樣的,就別學人家玩強.奸了好不?」

張風短暫的迷糊之後,立馬就清醒過來,掙扎著想爬起,但是四肢卻綿軟無力。

李正陽瞄到牆角有個鎚子,伸手撿了起來,走到張飛的面前,看了看張風的小腹處,道:「最近忽然回憶起電視台有個砸蛋的節目,只要金花四濺,就能得到想要的東西,咱倆現在就玩玩砸蛋蛋吧。」

張風腿一抖,尿就出來了,尼瑪,啥金花四濺啊,這一鎚子下去,是血花飛濺好不?那個是道具做的蛋,俺這個是真蛋啊。

「大哥,饒命,大哥饒命。」面對滿是殺氣的鎚子,張風不得不服軟求饒。

李正陽笑了笑道:「你現在想起饒命,剛我朋友讓你放過她的時候你是怎麼做的?」

張風心一驚,心想今天十有**是廢了,但是廢之前能不能先保住蛋蛋?以後就算殘廢,也能玩女人啊,大不了咱在下邊就是。

「大哥,你廢了我的手腳我都無怨言,可千萬要留一手啊,我家幾代單傳,我馬上就結婚了,能不能不要玩砸蛋?」

李正陽回過頭看看徐婕,道:「你覺得呢?」

徐婕早已穿好了衣服,坐在床邊看著,聽張風那麼一說,心一軟,道:「畢竟沒做出嚴重的事情,饒了他這一回吧。」

李正陽心想,你還真是善良,你饒了他,以後他會繞了別的女孩子?「好吧,我朋友都發話了,我就給你個機會吧,但是懲罰是少不了的。」

一鎚子下去,張風膝蓋骨被砸的粉碎,「啊!」一聲嘶吼,響徹監控室,幾個小弟本在昏迷,愣是被這一嗓子喊醒了。

看見老大痛苦的表情,而且還尿了褲子,有個小弟乾脆眼睛一閉,裝暈!

李正陽走過去,腳起腳落,這幾個小弟接連發出嘶吼,在地上痛苦的打滾。

這一幕看的徐婕是心驚肉跳,同時心中充滿了安全感,跟著這樣的男人,何愁被欺負?

李正陽扔下鎚子,拍了拍手,道:「我們走吧。」

哪知剛說完走吧,腳下一個踉蹌,不偏不倚正好踩在張風的命根上。

「嗷~」這一聲撕心裂肺,張風白眼徹底一翻,暈了過去,從此加入無蛋大軍。

「對不起,對不起,不是故意的,腳滑了。」李正陽非常抱歉的道著謙。

其他小弟一個哆嗦,都閉上了嘴,雙手不在捂著斷腿,而是死死的護著蛋蛋。

徐婕看著李正陽滑稽的動作,笑了,輕輕的打了他一粉拳,道:「我們走吧。」

李正陽點了點頭,徐婕挽著他的胳膊下了樓。

大樓大廳這幫姐妹們還在著急,心想這李正陽剛才怎麼了一下子就竄了出去,去哪也不知道。

正擔心呢,就看見徐婕挽著李正陽過來了,而且徐婕還挽著李正陽的胳膊。

李佳琪一個心酸,咬著嘴唇,好像要哭了一般,道:「你們,你們,你們是不是借口去安靜的地方做了?」

「啊?」其他美女們都是一個心酸,「李助理,我們再也不要理你了。」

「對,在也不和他說話了。」

李正陽這個無奈,咱是去救人了行嗎?為什麼你們腦袋想的那麼歪?「沒有,我們什麼都沒做。」

徐婕低著頭,臉紅紅的,也不解釋,這樣就更加讓妖精們懷疑了。

李佳琪幾步就走上前,看了看徐婕的衣服和手臂上的抓痕,哭道:「還沒做?這明顯是去玩捆綁了呀!嗚嗚。」

李正陽這個憋屈,要是勞資玩了,你們怎麼說都行,問題是勞資連關鍵的位置都沒看過。

「我們走了,不理他們了!」妖精們異口同聲。

徐婕見在不解釋就弄出誤會了,將來大家還得一起工作呢,急忙道:「別亂說,我和李助理什麼事情都沒有,剛剛我被幾個流氓欺負,是李助理幫助了我。」

「嗯?被欺負?」妖精們回頭。

徐婕悄悄的打開一點衣服,露出裡面被剪壞的半袖,道:「剛去洗手間的時候,遇見幾個流氓。」想起那一幕,徐婕臉一紅,因為在那個時候,她竟然稀里糊塗的來了感覺?難道老娘有受虐傾向?

幾個人又圍了過來,嘰嘰喳喳的問長問短,最後終於弄清楚之後,才集體安慰徐婕。 當然會說話的都說是因為徐婕長得太漂亮,才招來禍端,換了自己的話,人家流氓都不一定會出手之類的。

經過這麼一鬧,妖精們都失去了繼續玩的興趣,一個個拿著包各自回家了。

李正陽又確定徐婕沒事之後,這才開著車回到人民路。

路過大市場的時候,看見蔣勝男還在那裡忙乎著炸腸,趙強幾個小弟在遠遠的看著,這才放心的回到家中。

想到飯桌上眾妖精的勾引,李正陽就有火,但總不能自己解決吧?急忙收收心,運氣了真氣。

將火氣降下來之後,李正陽撥通了趙強的電話,詢問著通陽市黑社會勢力的事情。

趙強將通陽市所有勢力、幫會、以及綜合實力等一五一十的向李正陽做著講解。

李正陽點點頭,原來自己一個不小心竟然得罪了三個黑社會集團,如果不是今天徐婕的事情,李正陽還真的不打算插手黑社會的事情,打定了注意之後,對趙強道:「這幾天結合你所有的兄弟,我捧你當老大。」

趙強在電話里直激動,他早就有當老大的決心,可是實力不濟,這麼多年,只能在這一代瞎混,如果李哥在背後支持,通陽市地下勢力還不都是自己的底盤?趙強早就有跟著李正陽混下去的決心。

掛了電話,李正陽心裡有些發抖,無論哪個城市都有黑社會,但是最多一個到兩個,哪裡想到通陽市竟然這麼多黑暗勢力,這得禍害多少老百姓? 豪門盛寵之一吻成癮 有機會就將他們統一,然後制定幫規。

心動集團,總裁辦公室,吳莎莎敲打著桌子,她幾天都沒有和李正陽正經的說過話了,尤其是聽到昨晚十二處員工聚餐,心裡更是不得勁,那幫狐狸精她是清楚的,一個個風騷起來不是人的,她要想個完全之策才行,更可氣的是,傳說徐婕挽著李正陽的胳膊,要多親密就有多親密。

再有兩天就是周末,到時候一定要確定下李正陽的心,對,今晚有必要跟他談一談。

李正陽一天都沒什麼事情,看了看已經到了下班的時候,顧不得妖精們的挑逗,一個人離開了辦公區,當他到停車場的時候,發現吳莎莎的車子就停在自己的車子旁。

「吳總,還沒回去啊?」李正陽打著招呼。

「在等你。」

李正陽一愣,等我?不是周末嗎?難道提前了?「等我?有事啊?」

吳莎莎看了看時間,道:「時間還早,我們談談。」

「談什麼啊?我們之間不就是那點事嘛,放心,周末一定不耽誤你的事。」李正陽打開車門,要上車。

吳莎莎趕緊從車上下來,一下子就上了李正陽的車。

李正陽看了看她,道:「遇到難處了?有用得著我的地方就說。」

「帶我吃東西吧,今天太忙,從早上在現在還沒吃飯呢。」吳莎莎靠在座椅上。

這幾天是怎麼了,怎麼老是有人找吃飯呢?「吃飯啊,想去哪吃?」李正陽發動車子問道。

「隨便,只要不是麻辣燙就行。」

李正陽看看吳莎莎的裝扮,道:「有個事能不能和你商量下?」

「說吧。」

「咱能不能先回家,你換身衣服,別打扮的這麼性感,會出事的。」李正陽的經驗告訴他,如果吳莎莎就這麼一身跟他去吃飯,指定有好色的流氓前來搭訕,弄不好還得打起來。

「怎麼?丟你的人?」吳莎莎不情願的說道。

「吳總,你誤會了,你長得這麼漂亮,在穿這麼一身性感的裙子,招蜂引蝶不說,咱們去吃飯也吃不消停。」

「這樣啊。」吳莎莎心裡馬上就開心了,李正陽這不是在誇她漂亮呢嘛。

「那好吧,先去我家,我換衣服。」

「吳總,最好是穿一些不暴露的衣服,比方說牛仔褲啊,休閑褲之類的。」車子發動,離開了公司。

當吳莎莎再次出現在李正陽面前的時候,李正陽長大了嘴巴,尼瑪,這就是隨便的衣服?

黑色的緊身褲,加上藍色的襯衫,襯托出性感的身材與修長的大腿,腰間的黑色短裙掩蓋豐滿的臀.部,更增加了幾分誘惑,披散著頭髮,顯出凌亂的美麗,黑色的平底鞋更突顯青春的信息。

雖然不是霸氣總裁的范,但絕對是標準美女大學生的感覺!

第一次見到吳莎莎這麼打扮,李正陽咽了口唾沫,如果這一身出去吃飯,不打起來才怪,人要是美麗,穿什麼都好看,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

吳莎莎臉色微紅,上了車,這是這兩年來第一次這麼打扮,第一次刻意的打扮,第一次在心愛的人面前這樣穿著。

吳莎莎慢慢的從包里拿出紙巾,臉色紅紅的遞給李正陽,羞澀的道:「擦擦吧,要不就滴在衣服上了。」

李正陽眼神向下一瞄,不會啊,咱還穿著褲子呢,再說我就這定力?看你就流出來?

滴答,一滴血從李正陽鼻子掉了下來,要不是李正陽身手好,非得滴答到褲子不可。

尼瑪,李正陽趕緊仰頭,抓過吳莎莎遞過來的紙巾,擦了擦鼻子,然後將紙巾擰成了條,塞進鼻子里。

「呵呵,最近天氣時好時壞,我有點感冒了。」李正陽傻笑了一下。

吳莎莎又不是傻子,怎麼不知道這些跟天氣無關,但也不能揭穿他,只是笑了笑,原來自己在他面前還是很有魅力的。

昨天晚上被宰了一頓,李正陽才不會去那麼高檔的地方,吃飯是為了填飽肚子的,不是去裝有錢人的。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