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若塵的額頭上冒黑線,冷聲道:「你可知道,這裡的墓,埋得都是我的先祖?」

老頭子微微一怔,頓時腰像是不疼了一般,仔細看了張若塵一眼,問道:「小夥子,你叫什麼名字?」

「張若塵。」

張若塵提起神使木杖,開始挽衣袖,露出半截手臂。

「姓張,好姓氏啊,老夫也姓張……幹什麼……小夥子……你這是要幹什麼?」

張若塵舉起神使木杖,便是亂棍打了下去,傳出「嘭嘭」的聲音。

「盜墓是吧?盜到我家來了,都盜到了什麼好東西,拿出來,全部拿出來。」

「哎呦,打老人了,有沒有人來救一救老頭子我,快被打死了……小兄弟,沒有盜到東西,一樣都沒有……救命啊,打死老人了……」

老頭子從地上爬了起來,向遠處逃。

張若塵的眼中,閃過一道精芒,越來越覺得這個老傢伙不簡單。

剛才,他揮出神使木杖的時候,不斷加大力氣,最後一棍打出,估計都能將半聖打死,但是老頭子除了慘叫以外,根本沒有受傷,反而跑得比兔子還快。

有點意思。

就在張若塵準備繼續追上去,擒住老頭子的時候。遠處,林中傳出數道強橫至極的聖道氣息,有五六位修為超過七步聖王境界的強者,正向此處趕來。y7

特別消息!!宅男福利漫畫(你懂的)盡在歡迎關注收看!

言情閱讀網址:m. ,

第242章

「新公司,未來發展很有前景。你是做數據分析的,正好那邊有適合你的崗位,試一試吧!」

「哦回頭再說吧,謝謝你啊!」

宋三喜搖搖頭,「不用這麼客氣。我,也是看你是個人才,名牌大學畢業。而且,當年那麼拒絕你,我還是有點愧疚,也就當彌補吧!」

「你」顧芸夢臉上一紅,略有些幽怨的說:「還好意思說呢?可傷人家的心了」

宋三喜一笑,指指那邊,「瞧,孩子們出來了。」

這女人的表情,出賣了她的內心。

宋三喜一眼看的出,她,似乎又在打他的主意了。

曾經,也是因為家勢,她想他。

現在,因為他手頭有錢了,她,又有點想了

晚飯後,宋三喜給林洛嬌發了郵件過去。

講明了和顧芸夢之間的關係,安排了一番。

林洛嬌回復表示一定照辦,但還是要考察一下顧芸夢。

她這風格,宋三喜,欣賞。

不過,林洛嬌同時提到:公司第一個樓盤,就涉及到三環電器廠的改建,還有後面大片土地的購買,還有些問題。

問題一:聯繫不上楊大禮,他老婆開口就要六千萬。

問題二:國有土地是一片荒地,但握在王家人手裏,所有人是王輝的姐姐王霞。

問題三:綠意·中海公司,也看中了那塊地皮,正在行動。

宋三喜的回復是:不急,做好你的預算,以及樓盤的設計圖等相關,包括我提出的「中海廣場」項目的設計。海蘭國際學校的分校事宜,談的怎麼樣了?

林洛嬌的回復:海蘭國際學校,的確是有意向合作,建立分校區,但對於各佔一半股份,有異議,他們要百分之六十,而且,要驗資。一個分校從幼稚園到高中,他們可以出資3個億,而我們,呵呵,有難度啊宋先生。

宋三喜回復:看你的本事,談到五五開的股份,他們三個億,我們也出三個億。

林洛嬌興奮了。

先生就是先生,一看就是有底氣的。

結束了溝通之後,蘇有晴都睡著了。

宋三喜洗漱一番,準備休息。

估計在省城,蘇有容和顧東,也沒發生什麼吧?

要不然,周文兵早傳消息回來了。

但洗漱完畢之後,郵件過來了。

打開一看,是周文兵處理的監控監聽文件。

於是,宋三喜認真的看了一下。

果然,是顧東。

曾經的寒門學子,成績優秀,和蘇有容也是相當匹配。

當年,人渣看上了蘇有容,也是拆散了人家。

正好那時候,蘇有容的父親重病,無錢醫治,宋家出了援手,花掉了五十萬。

不過,後來,蘇父被人渣氣死了。

現在的顧東,果然不再是窮小子了。

衣着華貴,體型健美,一身的男子陽剛氣。

加上人又英俊,的確是不凡了。

晚六點半,他和蘇有容,在省城的常青藤咖啡廳見面。

那,是非常高檔的場所。

從開門到打烊,都是真人音樂演奏。

蘇有容,還是有些激動,漂亮的臉蛋兒紅紅的。

坐在顧東的對面,都不知道說什麼。

顧東衣冠楚楚,面帶微笑:「有容,沒想到,五年過去了,你還是這麼美,一如當年。」

蘇有容苦澀一笑,捧著玻璃杯,「是啊,五年了。你,還好吧?」

「我還好。」顧東點點頭,表情里,多了些許的驕傲,「但我更沒想到,你被宋三喜那個人渣百般欺負。我,一定會讓他付出代價的。」《快穿之這個反派我寵了》第108章末世領主9「我有沒有底蘊,還不是一群只會亂叫的老狗,能夠議論的。」林寒看着端木賜身旁一群丹尊谷老者,冷冷一笑道,語氣帶着一份蔑視。

「小崽子,你!」

一種丹尊谷老者都是神色大怒,但他們大多數都是北疆的丹道大師,戰力並不強大,對於林寒,無比忌憚,根本不敢出手。

畢竟,這些時日林

《龍血神帝尊》第四百六十一章不堪一擊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應該是頭一天晚上唱歌唱得太久了,第二天醒來時白果只覺得嗓子有些疼。

今天只有園林花卉學,上完課便去奶茶店兼職。

結束后白果就接到了張律師的電話,對於那幾個引導粉絲對白果帶來侮辱謾罵的視頻和其他的二次製作的視頻,得到了公證處的公證。

並且對視頻平台的訴訟已經提交,並且視頻平台的法律負責人提出了和解。

而張律師已經按照白果的意思答應了和解,並提出了對應的條件,要求對方提供涉嫌嫌疑人信息,自己便會撤銷對其訴訟。

白果沒想到張律師的效率這麼快,由衷地感謝,並拜託對方直接依據所給出的信息,直接對小圓提起訴訟,要求小圓公開賠禮道歉,刪除相關視頻,並且製作相關視頻解釋清楚先前的事情緣由,承擔在這期間所產生的訴訟費、律師費、公證費和精神損失賠償。

這是白果在校園發布的視頻對自己的生活帶來了影響之後,在網路上查到的,又加上張律師的解釋,最終確定的方法。

她不是聖母,不會放任自己被欺負而不反抗,從前的林芒除外。

她也不是瘋子,對於咬了自己的人不會漫無目的地反擊,也不會像六子那樣被誣陷了還要剖腹自證清白。

簡而言之,神清氣爽!

「是又發生了什麼嗎乖寶兒?怎麼這麼高興?」扶桑剛拎著電腦從店裡出來,就看見白果面上掛著笑。

清雅動人,淺淺的,露著兩顆小虎牙,隱約還能看見淺淺的小梨渦。

杏眼彎彎的,晶亮亮的,彷彿收納著整個宇宙。陽光打在臉上,拉出半邊明媚,讓人看著就會很開心。

這樣純粹而發自內心的笑容,扶桑已經很久沒有看到它出現在白果的臉上了,一時竟有些看得呆了。

一時間竟然起了貪念,想將這樣的笑容永遠帶到屬於自己的世界里,藏起來,不教任何人看見。

白果還沒來得及回答,木葉就一臉得意地把事情原委說了個清楚。似是能和白果之間有專屬於兩個人才知道的事情,讓他很有成就感。

扶桑不知道木葉的小心思,只是將自己從那夢魘中拉出來。

弔兒郎當地將胳膊搭在白果肩上,挑眉笑道:「我就說我的好大兒不會蠢到讓自己受委屈的。」

白果也笑:「那你可放心吧,老猹,我可不能讓我的好大兒你失望啊!」

扶桑訕訕地收回了胳膊,摸了摸鼻子,小姑娘家家的嘴也挺毒。

因為心情好,又加上剛交給金主的設計及方案得到了肯定,除了收到金主給的尾款,還有打賞。白果領著扶桑和木葉先去花鳥市場買了幾盆植物,接著又去超市買了一堆食材。

白果雖然自己在外生活習慣了,但平時吃飯也都是點的外賣,或者直接約上安暖去食堂或者外面吃飯,很少自己動手過。

這次本來是想自己動手的,但是沒想到扶桑和木葉雙雙圍著圍裙搶先一步佔領了廚房,留給白果的就只剩下洗洗菜,倒倒水。

「你們散仙是不是都這樣賢妻良母啊?」白果閑著沒事幹,靠在一邊邊啃胡蘿蔔邊笑。

木葉一聽就雙眼發光,切菜的手也不停下來,臉上卻帶著「老子天下第一」的驕傲:「那必然,姐姐,我可是天地間長老門最得意的弟子,除了術法靈術,我做飯也是一流的奧。」

二狗子在家裡睡了很久,聞到香味便用腦袋擠開了門,想湊到廚台上偷吃,只是抬頭對上扶桑故意做出的陰惻惻的笑容:「二狗子啊,想不想試試狗肉火鍋?乖寶兒可能會喜歡的奧。」

魔鬼!

「嗷嗚嗷嗚嗷嗚主人不要吃我嗷嗚!」二狗子被嚇得手忙腳亂就要整隻狗往白果身上跳,白果躲閃不及,腦袋和脖子全被二狗子的四隻爪子抱住。

胡蘿蔔剛啃了兩口還沒來得及嚼,眼前就是一片黑乎乎的毛茸茸的觸感,嘴上更是一嘴毛。

硬了,拳頭硬了!

偏偏二狗子還在不停地「嗷嗚嗷嗚」地叫著,聽得白果腦門突突,一把揪住二狗子的後頸肉:「閉嘴!」

「嗷嗚嗚嗚嗚……主人你凶我嗚嗚嗚……」四條腿在空中不停撲騰,抓的白果的衣服上都是爪印。

娘的,這一個兩個怎麼個個都是不正常的?

扶桑已經煲好了湯,關了火一巴掌打在二狗子的腦袋上,讓它成功閉嘴,只能敢怒不敢言地耷拉著腦袋。

「稿子潤色得怎麼樣了?」擦了擦手,扶桑從白果手中接過垂頭喪氣的二狗子。

這還是扶桑第一次問起來白果的專業上的事情,以前總是弔兒郎當的一副不靠譜的樣子,認真起來還是蠻吸引人的。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