廚房,呂顧擼起袖子,整理著剛剛買好的食材和調料。

江白家的廚房很乾凈,一塵不染,似乎這個廚房以前沒有人用過,就是為了這次早餐而準備的。

此時呂顧紮起馬尾,圍著圍裙,還真有一絲賢妻良母的感覺。

不得不說,當一個女孩又漂亮又會做飯的時候,她的魅力是妖孽級的,江白一時間移不開眼了。

「江白,拿袋糖來。」呂顧吩咐道,但看江白遲遲沒有動靜,便回頭望去「你在幹什麼呢?」

江白驀然驚醒,摸摸頭訕笑的拿起包鹽遞給呂顧。

「這是鹽!我要的是糖!」

「啊?哦哦哦….」

十幾分鐘后…豐盛的早餐就從呂顧手中端上了餐桌,甜豆漿,荷包蛋,皮蛋瘦肉粥,都是一些很平常的早飯。

江白嘗了一口皮蛋瘦肉粥,眼睛一亮,「真不錯!」皮蛋瘦肉粥針不戳!

江白最喜歡粥里的皮蛋了,不過蘿蔔青菜各有所愛,就連站在食物鏈頂端的貝爺也扛不住生皮蛋的威力…

呂顧平常不吃皮蛋,看到江白讚不絕口,道「給我也嘗嘗。」

「喏!」江白舀了一勺皮蛋到呂顧碗里。

剛把勺子收回來,江白感覺有點不對,看看呂顧果然俏臉微紅,江白這才發現他的動作有些過於親昵了。

不等江白道歉,呂顧就把江白舀的那勺皮蛋送入嘴裡…

「確實不錯!」

吃完后,兩人在桌前聊了起來。

「今年的PW你去嗎?」

PW,是破站的漫展,全稱『PoLiPoLiWord』,每次PW,破站官方都會邀請大量up主參加。

「PW?我看看哈。」

江白掏出手機,打開polipoliAPP,點進私信,果然看到破站官方給他的邀請函。

「去!怎麼不去,這可是跟大UP主夢幻聯動的好機會!」

江白有一些題材需要很多up一起聯動挑戰,而現在可是瞌睡時送枕頭啊! 「你是誰?」

「我們見過嗎?」看着走過來的潘龍,蘇酥滿眼的驚恐之色。

曾經困擾她的噩夢,裏面的那個惡魔出現在了面前。不,這不是真的。

她打死也不願意相信,

所以,她努力想保持鎮定。可是身體不受控制,在步步後退。

同時,整個人也在瑟瑟發抖。那是發自內心的恐懼。

既然已經躲不開,只能面對。秦天心疼的摟住了蘇酥。

此刻,他只能用自己強有力的臂膀,給她最大的支撐和安慰。

潘龍有備而來,自然不會輕易放過蘇酥。他隱忍這麼久,就是要看到蘇酥這樣的表情。

他得到了極大的滿足,因為,他感覺到了上帝的掌控欲。

這個女人,果然是比五年前,更加的漂亮有韻味了。

怎麼回事?突然的變故,吸引全場的人都圍了過來。

「蘇小姐覺得我很面熟嗎?」表面看上去,潘龍彬彬有禮,笑容溫和,就是個非常有教養的公子哥。

他似乎努力的回想了一下,道:「我想起來了。」

「五年前,我去龍江出差,見過一個女人。還別說,現在想來,跟蘇酥小姐真的很像呢。」

「蘇酥小姐,那個人該不會就是你吧?」

穆飛飛摟住了潘龍的胳膊,冷笑道:「蘇小姐,原來你早就見過阿龍啊。」

「像阿龍這麼優秀的男人,你當時有沒有對他動心啊?」

「我不知道!」

「別問我!」

「我不知道!」

「我沒見過他!」

蘇酥整個人狼狽的像一隻被惡狗追趕,落入水中的小鳥一樣,蜷縮著身子,瑟瑟的發抖。

如果不是秦天緊緊的抱着,她真的就要當場崩潰了。

「老婆,別怕。有我在。」秦天低聲安慰。

「老婆?」潘龍挑了挑眉毛,他的目光,終於看向了秦天。

這一刻,他眼中的毒火,再也難以抑制。

「我五年前在龍江的療養院,有幸跟蘇酥小姐認識。當時,我還被蘇酥小姐驚艷到了。」

「後來聽說,她竟然在大過節的時候,拋下族人,跑出去跟一個小外賣員媾和。」

「那個外賣員癩蛤蟆吃了天鵝肉,搖身一變,成了有錢人家的上門女婿。」

「那個外賣員,該不會就是你吧?」

「阿龍,你說的是真的?」穆飛飛楞了一下,忍不住哈哈大笑。

「這位秦先生,你看起來一表人才的,沒想到卻是這樣的人。」

「竟然還想讓我代言你們的產品,你們這樣的人,能做出什麼好產品,我差點就被你們矇騙了。」

「現在我宣佈,解除跟酥玉集團的合約。同時我也呼籲大家,一定要擦亮眼睛,不要買這個女人的產品。」

「避免上當受騙啊!」

聽了穆飛飛的話,現場炸開了鍋。他們紛紛聲討蘇酥和秦天。

不久之前,還是神仙眷侶,光照全場的主角。一轉眼,成了人人喊打的落水狗。

遠處,目睹了這一切的柳青,再也忍不住了。

酥玉膏能有今天,傾注了她多少的心血。沒想到,一轉眼,就全部崩塌了。

「穆飛飛,你不要血口噴人!」

「酥玉膏經過專業部門鑒定,還拿了國際美妝博覽會的金獎!」她激動的喊道。

「博覽會金獎?」穆飛飛冷笑道:「蘇酥小姐,你應該最清楚,你是用什麼換來的吧?」

此時此刻,蘇酥臉色蒼白,意識混亂。已經不能正常的思考和說話。她只能瑟瑟發抖的緊緊抓着秦天的衣服。

柳青想要衝過去,被林雀給拉住了。

很意外的,負責貼身保護蘇酥的林雀,此刻竟然很平靜。 直接倒在了李泉的面前,如果是以前李泉絕對是連看都不敢看一眼,萬一這要是被訛一下他就直接被傾家蕩產了,可是現在醫術加持的李泉根本就不害怕這些。

他一眼就能看得出那個老人是真的體力不支,所以才倒下來的,李泉趕緊把車子放到一邊便小跑着走下:「那個老人?」

他輕輕地把老人扶進自己的懷裏,低聲問道,老人家你怎麼樣了,可是老人暈了過去根本就聽不到李泉的聲音。

還好,昨天晚上他仔細的溫習了醫術,不然的話今天碰到這樣的事情,他都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李泉仿照着昨天夢境裏的樣子,把手搭在了老人的脈搏上,輕輕地替她把脈,整出老人患有微弱的心臟病以及肺病時,頭都有些大了,這還是他第一次診病就直接整出這麼大的病,也不知道診的到底對不對。

雖然那些病很大,但是絕對不是這老人暈倒的疾病,李泉又仔仔細細的去把脈,發現老人是因為低血糖,所以才會暈倒在這裏的,李泉把老人扶到馬路邊上。

雖然是低血糖,但是你全身上也沒有帶有任何的東西,根本就沒有辦法治,現在只能送醫院了。

給醫院打了電話之後李泉就一直守在老人身邊,直到老人被送去醫院,李泉也沒有離開過醫生診斷出老人有細微的先天性心臟病時,都覺得有些頭大。

心臟病本來就不好治癒,再加上老人年紀這麼大了,能不能治癒好還要另說。

李泉一直守在老人的病房門外,就看到主治醫生拿着手術確認走向自己:「

老人患有先天性心臟病,現在病情有些嚴重,必須及時進行手術,麻煩你確認簽一下手術單吧。」

李泉有些狐疑了,雖然老人確實是有心臟病,但是絕對沒有嚴重到這種地步,況且老人暈倒也不是因為心臟病才暈倒的,現在要給老人做手術,那不是雪上加霜嗎?

「你們確定你們整的病情嚴重嗎?老人明明是因為低血糖才暈倒的,你們只要給他輸一瓶葡萄糖就好了,幹嘛要動手術?」

聽到李泉的話醫生露出一抹嘲笑的眼神,他看了李泉:「到底是你是醫生還是我是醫生?你的準確還是我們機器的診斷更加準確

如果你想要老人平安地度過這個階段的話,還請你馬上籤署手術報告單。」

李泉可不敢隨隨便便的去簽這個手術單子,畢竟他不是老人的直系親屬,更何況如果他要是簽了這個,那簡直就是把老人的命丟在丟在手術台上,這場手術能不能結束他還不知道。

「不行你們聽我的,給老子輸一瓶葡萄糖液,老人就能醒過來,他真的不是因為心臟病才暈倒的。」

就在李泉和主治醫生正在爭執的時候,老人的兒子帶着一個打扮妖艷的女人趕來了這裏。

他直接無視了站在一旁的李泉握著醫生的手:「醫生我爸怎麼樣不管用什麼方法,你一定要治好她!」主治醫生一眼就能看得出面前這個人,他就是萬建行。

「萬先生真的不是我們不儘力,是因為您父親患有先天性心臟病,現在我們需要緊急進行手術,可是這個年輕人一直不願意讓我們進行,所以才一直耽擱著。」

聽到醫生說這話的時候,那個中年男人直接狠狠的瞪了李泉一眼:「父親是我的,當然是我說了算一聲,我現在馬上就簽手術報告單。」

李泉聽到兩個人的對話之後,立馬用手捂住了手術報告單。

「我給你們說我說的話絕對不是鬧着玩的,如果老人現在進行手術的話,有80%的幾率下不了手術台,要想讓老人能夠迅速的緩過來,你們必須給老人住葡萄糖液。」

萬建行像看傻子一樣看着李泉:「,我為什麼要相信你?」

到底是你說的話更加可信,還是人家醫生說的話可信,你少在這兒阻止這場手術,說着我就要搶過手術單簽字,要是平常人的話,絕對不會願意再去管這件破事了。

可是李泉現在也是學過醫術的人,他知道什麼叫做醫者仁心,如果他不阻止的話,那就是把老人的命當做兒戲他直接but主治醫生拿着。的手術報告單給撕了。」

「我我向你保證,如果老人這一次醒不過來的話,我讓你殺了我,但是如果我要是能把老人救過來,你要允許我對他的後期治療腕進行,現在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時間緊迫,當務之急當然是進行手術了,可是看着李泉的信誓旦旦的樣子,她也想去賭一把,萬一李泉說的是真的呢。

「好,就按你說的,如果我爸有什麼三長兩短的話,我不僅要你死,我還要你們全家陪葬,以前沒有在乎萬劍行說這話,他直接跨過醫生進入了手術室裏邊。」

他對着躺在病床上氣息微弱的老人看了一眼,直接拿起旁邊的一瓶葡萄糖液掛起來扎入了老人的手腕處。

雖然李泉從來沒有做過這些,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在接觸到那些東西的時候,就是那樣熟悉運用起來也絲毫沒有任何的違和感所有人都狐疑的看着李泉不知道到底該走什麼么蛾子。

可是李泉全然不顧旁邊人那些質疑的眼光,只一味的守在老人的身旁。

半瓶葡萄糖液輸下去了,外面的萬建行已經急得團團轉了,主治醫生還用一副看好戲的眼神看着李泉。

萬家他都是不敢隨隨便便的去面對的,可是李泉這個不知天後地厚的人竟然直接撕了萬家老爺子的手術單,還用一瓶葡萄糖液去打發老爺子,萬一老爺子有什麼,好歹萬家的人還會放過她。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