府內,武定侯郭勛滿臉的陰沉,他知道自己殺了一百多火槍兵還搶了他們的槍械,外加重傷嚴嵩的事瞞不住,也沒想過能瞞得住。

郭勛也知道自己此舉是觸動了皇帝的逆鱗,但是沒有辦法,嚴嵩要收回他名下的金礦、銀礦和銅礦,這難道不是觸了他的逆鱗!

要知道這些貴金屬礦可是候府榮華富貴的保障,更是他結交朝臣的資金,豈能平白損失!

他這麼干就是賭皇帝不會對他如何,因為他很清楚嘉靖帝此番對礦藏伸手,就已經讓滿天下的勛貴還有那些手裡面有礦的士紳不爽,只不過沒人做出頭鳥罷了。

沒人做他來做,因為他覺得就算做了皇帝也不會拿他怎麼樣,當然事後想想皇帝也不可能讓他好過,因為他阻礙了礦政就是斷了皇帝撈銀子的手段。

這一點皇帝肯定不能容忍,但不能容忍又如何?最多申飭讓他妥協罷了,因為他的背後站著所有在礦藏上受益的階層,皇帝敢殺他,除非嘉靖不怕全天下的士紳和勛貴和他離心離德!

但是郭勛做夢都沒想到,皇帝竟然派遣三千精騎直接進入廣東,隨後悍然沖入英德將武定侯府團團圍住,傳旨的太監傳的旨意竟然是要緝拿他入京受審!

受審不是申飭!

郭勛儘管衝動,可也不是傻子,豈能不知道這意味著什麼?

很顯然,皇帝根本就沒考慮過什麼得罪滿天下勛貴和士紳的後果,他只要推行他的大政,任何想要阻擾他推行礦政的,他都會不惜一切將之剷除!

至於武定候祖上是不是開國元勛,這一點壓根沒在嘉靖的考慮範圍之內!

統領三千精銳火槍兵南下的乃是天策軍三營副將顏鋯,永王衛出身,武藝精湛,不過在如今的新軍當中,武藝並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槍法!

此番顏鋯奉旨南下,目標乃是索拿武定侯全府入京,本以為這事沒什麼挑戰性,卻沒想到郭勛竟然是塊硬骨頭!

這狗賊竟然扣留傳旨太監,還擺出一副武力拒捕的架勢,當真是不知道死字怎麼寫。

別看這些候府家丁一副如臨大敵,準備以死捍衛武定侯的架勢,在顏鋯的眼裡不過就是一群土雞瓦狗罷了,只需一個回合,就足以抵定戰局,要是連這點都做不到,那他顏鋯也不配成為一營副將!

「還有多久!」

「離午時還有不到兩刻。」

顏鋯點了點頭,他給了郭勛考慮的時間,很明確的告訴這狗賊,午時之前繳械投降,那麼他還會以禮相待將他護送入京,至於如何審判他,那是朝廷的事。

可要是過了午時還不出來,那就是玉石俱焚,格殺勿論!

「侯爺,還有一刻鐘!」管家郭蟠憂心忡忡提醒了一句。

郭勛神色陰晴不定,如今擺在他面前的只有兩條路,投降,死的慢些,頑抗……估計都未必能活到太陽落山。

的確,郭勛從來沒覺得自己能夠對抗,那是不可能的,獨石口之戰,五千火槍兵把蒙古五萬精騎打的跟狗似的,就憑他府裡面的一兩百個家丁?

估計給人家塞牙縫都不夠,而且要是真反抗,那就是謀反!

謀反等於族誅,那可就真的沒回頭路了……

但是讓他束手就擒然後被押送京城任人宰割,他不甘心!

時間在一分一秒的過去,郭勛終究還是沒能下定決心。

「轟!」一聲驚天動地的爆炸聲幾乎要震裂郭勛的耳膜!

這一聲過後,便是連綿不斷的爆炸,轉瞬間,武定侯府的院牆就被炸出了一個巨大的豁口!

外面槍聲響成了一片,幾十名戰兵抬著十幾面巨大的比人還高的長盾靠近院牆,然後扔出了炸藥包。

那些院牆上的家丁不管是用火槍還是弓弩射擊,又怎麼可能擊穿厚達半指的巨盾!

其實說是盾都不算準確,準確點說就是一面面厚鐵板,臨時打造,防禦性能一流。

脆弱的院牆幾乎是在瞬間被撕碎,原本守在院牆內的家丁直接被炸成了屍塊!

隨即便是衝鋒!

候府家丁欺負欺負小民還行,指望他們對抗全副武裝的精銳戰兵?

那和把自己的腦門頂在人家的槍口下面有什麼區別……

7017k 「姐姐,你可不要這麼凶哦,你也可別忘記了,我手裡還有你要的東西呢!」,女孩子對著安琪,溫柔的說。

安琪聽到那個女孩子的聲音就覺得非常的噁心,她沒有想到因為自己當時的一己之私,自己居然會被這個女孩子給糾纏上!

不過為了的到吳樾,讓吳樾待在自己身邊,安琪無論做什麼都無怨無悔!

「你沒有什麼事情的話,就掛了,我沒有那麼多閑工夫和你說!」,安琪已經不想在和電話里的人在說任何一句話了!

「好的,姐姐,那我就不打擾了你了哦,姐姐有什麼事情需要我的,告訴我一聲哦!」,電話了女孩子很乖切的對著安琪說。

掛了電話過後,安琪就給那個女孩子把錢打了過去!打了錢過後,安琪已經覺得很累了!很想休息一下!

楊良軍看著時間,馬上就到五點了,於是收拾了一下東西,準備去找王優,他想了很久,決定還是和王優說清楚,那個事情一直在他心裡過意不去,很難受!

「王優,下班了,我們走吧!」,楊良軍來到王優的辦公室,坐在

「你要帶我去那裡吃飯啊?」,王優看著楊良軍一臉的期待。

楊良軍看著一臉開心的王優,內心非常的糾結,可是,他已經決定好了,要和王優結束這一段不正確的關係!

楊良軍可以等王優忘記吳樾和自己在一起,可是他不能接受的是,王優到現在還和吳樾有聯繫,他現在甚至都不知道王優有沒有可能會愛上自己!

他猶豫了,疑惑了,不確定了,以前的楊良軍認為,只要時間充足,王優就會被自己融化,可是現在,楊良軍無奈的笑了笑。

「你想要去哪裡?」,楊良軍看著王優,已經決定好了,吃過飯後,他就和王優說清楚!

「隨便吧,都可以!」,王優看著楊良軍,總感覺到了楊良軍有一些不對勁,可是又說不上來。

「好吧!」,楊良軍看著王優,沒有任何情緒起伏的說。

楊良軍帶著王優來到了他們經常吃飯的餐廳,以往每次和王優一起來這裡吃飯,楊良軍都會很開心,可是這一次,楊良軍心裡難受極了,他看著身邊開心的王優,她估計還不知道自己等一下要和她說什麼吧!

「我點好了,你要吃什麼?」,王優看著楊良軍一直看著自己,有一些不知所措。

王優連忙摸了摸自己的臉,看著楊良軍奇怪的問,「我臉上有什麼東西嗎?你這樣看著我?」。

楊良軍聽到王優的話,回過神來,尷尬的笑了笑,「沒,沒什麼,只是突然這樣認真的看著你,突然覺得你還是有一點好看的!」,說完,楊良軍看著王優一本正經的點了點頭。

王優看著楊良軍,臉上寫滿了兩個字:心累!

「你什麼意思?什麼叫突然覺得?什麼叫還是有一點好看!我本來就還看好吧!」,王優用自己的金典白眼看著楊良軍,恨不得盯死他!

看著像一直炸毛了小雞的王優,楊良軍感到了一絲憂傷,『你也很累吧!和我一起演著這一次男女朋友的戲!』。

「你怎麼了?我怎麼感覺你沒有什麼胃口啊?」,王優看著楊良軍一直在哪裡,也不吃飯,今天楊良軍的行為讓王優感覺到很奇怪,看著楊良軍,王優心裡突然不安了起來。

「你到底怎麼了?」,王優看著楊良軍,一雙眼睛充滿了探索的意味。

「王優,我們……。」,楊良軍看著王優欲言又止,他真的是愛慘了王優吧,哪怕是王優和吳樾兩個人藕斷絲連,他也無法和王優吵和王優鬧!

「我們怎麼了?」,王優看著楊良軍一副有什麼話說不出口的樣子就急了起來。

「我們……,我們分手吧!」,楊良軍說完低下頭不敢去看王優,他其實有想過一直這樣下去,等著王優忘記吳樾的哪一天,可是他發現,他已經騙不了自己了。

或許是他自己知道,王優和吳樾兩個人之間,是剪不斷的情緣吧!所以他知道自己是比不過他們的感情的!

王優聽到了楊良軍的話,一時之間心裡好像是有一塊大石頭放下了一樣,王優看著埋著頭的楊良軍,不自覺的眼淚就下來了!

『王優,你為什麼會有一種釋然的感覺,你不應該感覺到傷心嗎?』,王優在心裡默默地問自己,可是卻說不出任何話,她本來想要問楊良軍為什麼的,可是她發現自己什麼話,也說不出來!

過了一會兒,楊良軍抬起頭看著王優,他看著王優的眼睛,看得出來,王優的眼睛里有一些難過,可是卻不是因為和自己分手才有的難過,想著,楊良軍心裡很是難受,就像是被一塊大石頭壓在心裡,感覺喘不過氣來了的樣子。

王優看著楊良軍,看著楊良軍盯著自己的眼睛,王優有一些不知所措,她很害怕楊良軍看著自己的眼睛……

「所以,你什麼都不打算問一下嗎?」,楊良軍看著王優,從自己說分手到現在,她一句話也沒有說!其實楊良軍很想知道,王優到底是難過還是不難過?

「為什麼?」,王優看著楊良軍,當她問出這個問題的時候,她自己都想要給自己一巴掌,這個時候,楊良軍一定是很死了自己!

王優不敢去看楊良軍,因為她知道,自己這個樣子很對不起楊良軍,可是也讓自己知道了,原來感情是不能培養的,或者說是愛情不能培養!

王優很想回到一起團建的時候,要是那個時候自己沒有答應楊良軍的告白,會不會有什麼不一樣呢!

「王優,我曾經想過,等你忘記所有關於他的東西,你會愛上我,可是一直到昨天晚上,我才發現,原來這一切都是我想多了!你太愛吳樾了,你們應該在一起的!哪怕是你們之間有那麼多誤會,你還是捨不得忘記他是不是?」,楊良軍說完,期待的看著王優,想著自己對王優的期待,楊良軍,瞬間,笑了,都這個時候了,他還在期待什麼!。 夜……

顧禎掛掉了視頻電話,關上電腦,緩緩的躺在床上。

姜夢兮剛剛給他說了一件事——她有事要出去幾天,可能會在期末考試前趕回來。

顧禎不知道自己的心情究竟是怎麼樣的。

落寞?傷感?不舍?

唉,或許……

每天早上能看見姜夢兮的那一張笑臉,逐漸成為了顧禎的習慣吧!

但是!!!

這些並不重要!

重要的是這次顧禎向姜夢兮問起:「如果我騙了你,你會怎麼做?」

姜夢兮只是淡淡一笑,眼中飽含殺意:「騙我?你有這個膽嗎?」

這一下,顧禎內心徹底慌了。

看來,我顧某人重生一事還要繼續隱瞞啊!

不然……

萬一柴刀了怎麼辦?

……

翌日,顧禎猛然驚醒。

慌忙的一看時間,6:50?

完了,完了,遲到了啊!

顧禎隱隱約約記得,鬧鐘似乎響了?

而他想著要不再睡五分鐘,便隨手給關了?

於是,便造成了這麼一個遲到的結果。

「造孽啊!」

顧禎痛心疾首的悲憤道。

……

「起晚了?」

早讀上,劉振華看著門口氣喘吁吁的顧禎,問道。

「嗯!」顧禎老老實實的承認了。

「那行!」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