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上的兩人實在是太過投入,根本就沒有理會葉香這個不速之客,驚疑不定間她看向被壓在床上的人,頓時眼睛都瞪圓了。

月光下,吳崢一臉的痛苦,顯然男人的侵犯讓他絲毫體味不到做女人的樂趣。

這……什麼情況?

葉香完全被眼前的畫面驚呆了,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辦。

突然,屋外人聲鼎沸起來,顯然有人將這事捅出去了,葉香的臉色異常陰沉,她雖然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但顯然眼前這兩個男人意圖對媚月不軌,只不過讓人給破壞了。

「怎麼回事兒?」

很快媚月的住宅內聚集了一大群人,有試練者,也有月之崖的管理者,一名中年男子臉色陰沉的看著已經離開媚月香閨的葉香。中年男子叫劉勤,是生活區總管,主要負責這裡的治安。

葉香臉色古怪之極,她的目光飛速掃過圍觀的眾人,咬牙道:「我接到有人通風報信,說有人慾對媚月行不軌之事,就急速趕過來,只是……」

「只是什麼?」

劉勤臉色猛地一變,他清楚媚月已經被上頭定位重點栽培對象,如果真被人搞了,他這個總管絕對吃不了兜著走。

葉香急忙道:「我並沒有看到媚月,出現在她屋中的是兩個男人。」

劉勤鬆了口氣,只要不是媚月有事,他基本上沒什麼責任,不過他的臉色仍然很不好看,這次沒事不等於下次沒事,其它地方他管不著,但在生活區絕對不能再出現這種情況。這次必須殺雞儆猴!劉勤冷哼一聲,帶著幾個手下直奔媚月香閨,當見到屋中一幕時所有人都有種傻眼的感覺。

「鐵五你在幹什麼!?」

嘴角一陣抽搐,劉勤死死盯著一臉陶醉的鐵五。

【邪願】的藥力猛烈異常,突然聽到劉勤的喝問,鐵五隻覺如若黃鶯出谷,讓他渾身都充滿男人的力量,扭頭看去立時就覺幾個極度妖嬈惹火的美女正兇狠的瞪著自己。一瞬間鐵五隻覺幸福來臨,兩年不知肉味,沒想到今夜竟然有如此多的美女排著隊等待他的臨幸。

「美人兒莫急,等鐵爺侍候玩她就來疼你們!」

說話間鐵五目露淫光,口水都流下來了。

此情此景氣得劉勤炸了肺,被一個男人這麼色迷迷的看著,他感覺夜間吃的東西都要吐出來,一瞬間他的眼中射出森然殺機。

劉勤可是先天武者,恐怖的氣息瞬間破體而出,他整個人只留下一道殘影,下一刻所有人都聽到一聲西瓜破裂的聲音,正在快活的鐵五腦袋完全消失。

劉勤一巴掌幹掉鐵五並未解氣,死死盯著已經昏死過去的吳崢,臉色猙獰道:「給我查,一定要弄清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還有媚月到底去了哪?」 「轟隆」一聲,主煉藥室的門終於關上,一路並沒有人跟隨,讓葉凡徹底鬆口氣。將月萌與媚月放在椅子上,然後來到牆壁陣圖前,手按於其上,模擬《玉龍訣》真氣立時一變。足足三分之一的真氣被吞噬,隱藏的密室門出現,葉凡費力推開石門,臉上終於露出笑容。

這次之所以選擇主煉藥室目的自然就是眼前這個密室,葉凡想要幫媚月緩解體內的媚葯發作,不管在哪裡都不安全,因為他根本不能保證那個女人會否監視他,萬一撞著了豈不要前功盡棄。

目光落在月萌跟媚月的身上,葉凡的眉頭皺了起來,幫助媚月緩解體內的媚葯發作,絕對需要肌膚相親,就算不走出那最後一步,同月萌的一樣的親吻雙修肯定免不了。兩人光溜溜的抱在一起,月萌怎麼辦?

葉凡絕不會將月萌仍在密室外,然後自己跟媚月親熱,他清楚今夜鬧出來的動靜很大,媚月失蹤肯定會有人來找,將月萌留在密室外很危險。思來想去,葉凡最終決定將兩女一同放進密室,他只能祈禱月萌不要在事情進行到一半的時候醒來,那時可就尷尬了。

兩女身體都很輕,葉凡不費吹灰之力就將她們抱入密室,密室中空空如也,他自然不會將兩女全仍在地上。將主煉藥室中的椅子弄進密室,先將月萌放到椅子上,至於媚月則留在地上,畢竟待會兒要幫她緩解媚葯的藥力,地上比較寬敞。

只留有一張陣圖。密室內是通風的,根本不用葉凡點蠟燭火把一類東西,裡面完全亮若白晝。從裡面費力的將石門合上,一瞬間縫隙完全消失,葉凡鬆了口氣,就在他欲要轉身之極突然覺得有一道目光落在自己身上,這讓他渾身一個激靈。

有人醒來了!

葉凡很是尷尬,早不醒晚不醒,偏偏就在他將作案工具都準備齊全,打算開工之時被逮了一個現行。扭轉身體,葉凡立時看到媚月已經站起身來,此時的她靨面緋紅,眼睛死死盯著他,只讓他壓力很大。

「這個……」

葉凡一時間也不知道解釋什麼好。

「我要!」

媚月根本沒有理會葉凡的話,一雙秀眸死死盯著他,內里一種奇異的火花在燃燒。

葉凡一愣,不過很快反應過來了,媚月體內的媚葯完全發揮作用,這個時候的她絕對被慾望掌控,一切都是身體的本能在主導她。葉凡一顆心瞬間火熱起來,英雄救美之後,自然就是美女以身相許,此刻不就是正朝這個方向發展嘛。

葉凡的腦中剛剛閃過這樣的念頭,媚月就朝他緊逼而來,她此時一雙眼睛已是水汪汪的了,隨著彼此距離接近呼吸更是顯得急促。葉凡的目光落在媚月因為自摸而拉開的衣襟,亮若白晝的密室中他能看到內里雪白的肚兜。

葉凡剛想咽口水,媚月突然朝他撲來,這一下又猛又急,直接將他撲倒,猛地撞在身後已經緊閉的石門上。媚月因為媚葯作怪,這一下根本沒有收力,只將葉凡撞得眼冒金星,差點背過氣去。

整個人狠狠砸在地面上,葉凡半天都沒有回過神來,就在他人還在發懵之時,媚月已經眼紅了,強烈的渴望驅使她將葉凡的衣物撕碎,在他回過神來時彼此就差霸王硬上弓最後一個步驟。

這一刻來得實在是太快,葉凡真的被嚇到了,在月之崖失身後果可是非常的嚴重,他一點準備都沒有,哪怕已經打通元竅不懼失身,他也不敢在沒有試驗的情況下亂來。

「等……」

葉凡的話還沒有說完,霸王硬上弓的最後一個步驟突然完成。

「啊!」

一聲慘叫中,葉凡整個人懵了,他完全沒有想到自己竟然會被媚月強暴,這可是他的第一次啊,哪怕你是美女也不能這麼欺負人。

葉凡悲從心來,媚月這個時候已完全紅眼了,她可不會去管他在想什麼,媚葯的力量在體內燃燒,讓一切都只剩下本能。

……

這是一個不眠之夜,不知何時,葉凡感覺自己的身體輕飄飄的,就彷彿要飛起來一般,很快意識開始變得渾渾噩噩,直到一股陰冷的感覺才讓他渾身一個激靈,猛地蘇醒過來。

睜開雙眼,葉凡發現所處地方一片黑暗,竟看不到一絲光亮,這讓他感到恐懼,想要大喊,可卻駭然發現根本發不出聲音來。

傅大佬的媳婦甜又野 怎麼回事兒?

葉凡察覺到事情的異樣,腦中回憶不久前發生的事情,忽然他只覺心肝猛地一顫,難道媚月清醒之後因為羞憤一刀將他宰了?

那也太憋屈了!

葉凡很想伸冤,他才是真正的受害者,怎麼能讓他做鬼也風流。

四周黑暗一片,只讓葉凡一陣驚慌,這難道真是陰間或者地獄?

驀地!

一道光亮閃現,幾乎在葉凡閉眼在睜眼的這一剎那間,他發現自己出現在一處幽谷中,谷內綠意蔥蔥,四周山壁陡峭,一條石砌而成的蜿蜒小徑延伸到幽谷深處。

葉凡摸摸自己的身體,發現一切完后之後鬆了口氣,他現在腦子有點亂,原本在密室中的自己怎麼會來到這麼一處幽谷?好奇四顧,一時無法的葉凡只得朝著小徑的盡頭探去,希望弄明白自己所處環境。

剛剛拐進一片茂林,一名青衫劍客抱劍盤膝而坐,將葉凡的去路擋住。青衫劍客劍眉星目,俊美不凡之極,整個人看上去也就二十齣頭。目光淡然直視葉凡,默不作聲,根本沒有半點讓道的意思。

葉凡感到氣氛很是壓抑,他想避過青衫劍客,直接繞過去。

「鏘!」

劍出鞘的聲音響起,青衫劍客完全將去路封住,目光冷冷的看著葉凡。

葉凡被這傢伙看得渾身發毛,皺眉道:「兄台為何擋住去路?」

「打敗我,就能通過。」

青衫劍客神色冷漠,持劍而立的他很酷。

葉凡皺眉一皺,沒好氣道:「為什麼?」

青衫劍客冷冰冰道:「這條路通往傳承之塔,只有擊敗所有守關者才能獲得進入其中的資格。」

傳承之塔?

葉凡一臉的茫然:「這是什麼地方?」

「試煉夢境。」

青衫劍客神色仍是那般的酷。

「這難道是我的夢中?」

葉凡吃了一驚。

「那我要怎麼出去?」

「很簡單,完成第一步試煉就成。」

一道聲音突兀的出現,就在葉凡吃驚之時,虛空蕩起漣漪,一名粉雕玉琢的小女孩浮現而出。

「你是誰?」

葉凡臉色微變,他感覺事情不簡單了,到底是誰將他拉進這個試煉夢境的,意欲何為?

小女孩笑嘻嘻道:「用不著害怕,人家只是某樣東西的器靈而已,由於我們已經滴血認主,人家絕不會傷害你哦。」

「器靈?」

葉凡清楚只有神器才有器靈,他手中能夠稱得上神器的也就那口鎮龍鼎而已,只是鎮龍鼎的器靈已經消失,他不由好奇道:「你是什麼東西的器靈?」

小女孩傲然道:「我乃是御天族第一鎮族神器龍刃是也。」

「龍刃?」

葉凡瞪大雙眼,他想過很多東西,可絕對沒有想過會是那口生鏽的匕首。 一口生鏽的匕首而已,也好意思自稱第一神器?

看著一臉傲氣的小女孩,葉凡心中腹誹,一口破匕首罷了,雖然切東西鋒利,但怎能當得起第一神器之稱,除非這個御天族只不過是一個小部族而已。

「御天族可不是什麼小部族,它的強大絕對超出你想象的極限,能夠得到龍刃的認可,你飛黃騰達的日子指日可待。」

小女孩癟嘴,口氣很傲。

葉凡還真是嚇了一跳,小女孩的話完全說出了他的心聲,這讓他有些心虛:「這個試煉夢境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兒?」

小女孩肅然道:「當年主人將自己的傳承放入傳承之塔內,然後將之一分為九,封存在無人知曉的世界中。要開啟傳承之塔就必須修鍊主人耗費畢生精力創造的《御天訣》,主人當年隕落之前將《御天訣》第一卷封入貼身佩劍龍刃之中,你修鍊了《御天訣》,又跟龍刃滴血認主,勉強能算後備繼承人。」

葉凡皺眉道:「後備繼承人?」

小女孩點頭道:「修鍊了《御天訣》,跟龍刃滴血認主只能算是一名後備繼承人,在無數年月中這樣的人還是有不少的,只可惜他們一直都只是後備繼承人。」

葉凡好奇道:「那要如何成為真正的繼承人?」

「很簡單,將《御天訣》第一卷修鍊成功,你就能成為真正的繼承人。」

「這個很難嗎?」

「《御天訣》那是大帝耗費畢生精力所創,第一卷的修鍊自然非常的困難。跟你具體說說吧,也好讓你有心理準備。第一卷共包括九大境界,你現在所處的後天境就是第一境,先天境為第二境,大先天則是第三境,至於後邊六個境界一個比一個難,一個比一個困難,你只有將九境修鍊完畢,才能算是真正的繼承人。」

聽到小女孩的話,葉凡嘴角直抽搐,他自然知道九大境界包括哪些,只是沒有料到這竟然只是《御天訣》第一卷的內容,而聽小女孩的意思,似乎有九卷。這未免也太誇張了吧,就算是前世的師父也只是超越九境的存在,跟這創造《御天訣》的那個大帝相比,簡直就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上。

葉凡這下算是明白了,這御天族絕對是超級大族,而這《御天訣》應當非常不凡,只是他並未覺得《御天訣》有多難修鍊。要說難那也只是沖開第一顆武竅之前,葉凡耗費數年的時間才在不久前沖開,可是接下來就容易了,只要培育出爐鼎來,一切都輕輕鬆鬆,這根本很難掛不上鉤。

「真的很困難嗎?可為何現在我的修鍊如此容易,是因為使用媚葯跟爐鼎的緣故嗎?」

小女孩不屑癟嘴道:「你現在連《御天訣》的門檻都沒有摸到,根本沒有資格評價難易。我問你,是不是覺得《御天訣》遠比其它功法厲害?」

葉凡由衷道:「現在我是後天四重,可體內的真氣強度絕對能夠媲美後天八重,這《御天訣》當然強大。」

小女孩不屑道:「這就是你所謂的強大?你是後天四重不假,但你不但打通了四條武脈,還打通了四顆武竅,加起來跟後天八重差不了多少,這算哪門子的強大,任何一種武脈跟武竅雙修的功法都能達到這個程度。」

葉凡忍不住好奇道:「《御天訣》在你口中應當非常厲害,那你說如果我真正練成了,能夠達到什麼程度?」

小女孩的臉上浮現出傲然之色,雖然人沒有葉梵谷,但卻用俯視的口吻道:「現在的你連《御天訣》的皮毛都沒有摸到,不妨告訴你吧,讓你清晰認識到自己到底有多遜。修鍊《御天訣》的關鍵是拓脈,如果你能夠將每一竅每一脈都練到極致,僅僅後天一重,打通一顆武竅跟一條武脈,你的實力能夠媲美後天九重。」

「不可能!」

葉凡直搖頭,吹牛也要有一個限度,後天一重跟後天九重之間相差實在是太大了,有上百倍都不止,就算是武脈跟武竅同修,也不可能這麼離譜。

「哼!看來你是不見棺材不掉淚了,既然如此你就跟他比試一番,放心好了,他只會用後天一重的修為,至於武技就用《月宮劍訣》的九招築基劍訣中的【電閃雷鳴】。」

小女孩伸手一指青衫劍客,眼中儘是幸災樂禍之色。

葉凡眼皮一跳,目光落在持劍而立的青衫劍客身上,他剛想說自己沒有稱手武器,龍刃就已出現在他手中,然後在他不可思議的目光下化為一口長劍。看著手中變為長劍的龍刃,葉凡一陣愣神,這難道就是龍刃的完整形態?

青衫劍客沒有任何動作,只是冷冽的目光落在葉凡身上,此時他的劍已經歸鞘,一點提前抽劍出鞘的意思都沒有。

葉凡的目光很冷,【真武之眼】清晰的告訴他,青衫劍客體內只打通一條武脈跟一顆武竅,他可不相信修為能夠媲美後天八重的自己打不過一名後天一重的武者。

葉凡出劍了,第一劍完全是試探,收了三分力,他想要看一看青衫劍客是否真的有如小女孩所說的那樣能夠媲美後天九重。

【電光火石】講究一個快字,雖然葉凡收了三分力,但他這一劍已快得不可思議,現在如果再碰到月狸,他絕對有信心一劍將對方幹掉。

然而,葉凡剛動,就聽到「鏘」的一聲,他連青衫劍客抽劍出鞘的動作都沒有看到,就覺眼前劍光一閃,劍已經到了自己咽喉近處。

太快了!

葉凡連躲避都無法做出,就被一劍封喉。

「啊!」

葉凡慘叫暴跌,就在他以為自己死掉之時,臆想中的一劍封喉並未發生,他這才意識到這是在夢中。葉凡的臉色蒼白之極,青衫劍客這一劍雖沒有見血,但那刺破咽喉的劇痛很真實,感覺真的被一劍封喉似地。

看著面無表情的青衫劍客,葉凡的嘴角直抽搐,腦中回放整個交手過程,從對方出劍到他被一劍封喉,幾乎就是一剎那間,他什麼也沒有看到,就被秒殺。葉凡清楚,如果這是在現實中,他怕是已經掛了。這讓他很是震驚,因為青衫劍客至始至終修為都維持在後天一重的水平,可剛剛那一劍卻真正的達到了後天九重。

這怎麼可能?

就算親眼所見,親身體會到了,葉凡也難以相信,後天一重的修為怎麼可能爆發出媲美後天九重的實力來。

難道這一切只是因為處在夢中的緣故?

這一定是在做夢!

葉凡在心中安慰自己,太離譜了,肯定是在做夢! 「你以為自己是在做夢?」

小女孩一臉不屑的看著葉凡,她再次證明自己能夠讀心。

被人窺破內心想法,葉凡索性道:「這難道不是在做夢嗎?後天一重啊,就算脈竅雙修,這未免也太離譜了。」

小女孩不屑道:「那是你根本不了解《御天訣》的真正修鍊之法,告訴你吧,打通武竅跟武脈,只是修鍊《御天訣》的第一步,真正的修鍊這才剛剛開始。」

葉凡真的很好奇,武者打通武脈跟武竅不就是全部嘛,除練這個外還能練什麼?

「那麼接下來該如何修鍊?」

「拓脈。」

「拓脈?」

「沒錯,你有一個非常不錯的天賦技能,在衝擊第一顆武竅時,一定看到身體中有四條奇特通道連通著武脈跟武竅。這種通道在武竅的修鍊體系中被稱為虛脈,它似是而非,將人的每一個器官,每一個組織緊密聯繫在一起,甚至於還能夠貫通了人體每一個細胞中。當初你在衝擊第一顆武竅時應當有很深的體悟,當四條武脈中的真氣衝進這四條虛脈中時,真氣足足消耗掉一半以上,這主要是你沒有找到正確的虛脈圖之故。」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