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乎在三絞架消失的一瞬間,本出現了。

“有意思,看來西方也不是沒有好貨。”

“謝謝誇獎,小小的替身術罷了。”本道。

“原來如此,竟是替身術,果然奇妙。”藍海說着終於掐完了最後一個印術,而對手本也不甘示弱,感受到藍海身上愈發龐大的氣勢,絲毫不敢掉以輕心,身體迅速後退,將巨劍懸於胸前,雙手開始結印。

這時藍海的印術完成,只見瞬間藍海背後張開一對羽翅,金黃的羽翅顯得威風凜凜。

“獄火境十重,開!!”

緊接着將手中的無名鐵劍在空中畫了一個圓,在藍海面前出現一輪圓月,赫然是當初藍海以金仙之身反殺仙將巔峯巨獸的月鏡殺。

只不過這次的月鏡殺更加恐怖,不僅融合了超強的魂力,還融合了三維時間與四維空間的力量。

導致這月鏡殺根本擋不住。

這輪圓月迅速向對手擊去,可對手不慌不亂,經過這夾縫中的一點時間,終於完成了自己的術。

身前的巨劍瞬間化爲人形,赫然是另一個本。

而由兵器所化的本則代替本體對抗月鏡殺。

藍海眉頭一皺,他沒想到對手竟然這麼難纏,各種奇怪的招式層出不窮,可本也同樣這麼想。

圓月很快與兵器幻化的本撞擊在一起,瞬間縮爲一點,然後徹底泯滅。

本見此,臉上瞬間露出驚駭的表情,沒想到這招這麼恐怖,幸好自己沒有隻身對抗,否則下場定然是死。

本飛快召喚出重劍,雖然重劍與月鏡殺一起泯滅了,但並不是毀滅,而是被帶往另一個空間,如果本體與武器擁有締結關係,是可以召喚出來的。

可本沒有注意被召喚出來的重劍上有一小光點,藍海嘴角微笑,輕聲呢喃:“花了那麼長時間的術怎麼可能這麼簡單……”

本一把抓住重劍再次衝向藍海,只見藍海卻忽然掐動空間轉移的術,這是仙界基本的術,仙將以上都知道。

對手啞然,不知藍海在想什麼,但並沒與停止手上的攻擊。

在重劍與藍海接觸的一瞬間,藍海消失,但本並沒有停止,一掌拍開了前面的空間裂縫,追着藍海就是一劍。

藍海沒想到對手會用蠻力打開空間裂縫,完全將後背露給了對手。

噗呲!

一聲悶響,藍海胸前出現一道巨劍,竟是被本貫穿了身體,鮮血順着藍海的胸膛流了下來。

“怎,麼可能。”藍海詫異道。

這時空間忽然有了一絲悸動,對手眉頭一皺,直覺不好,那本也是一代梟雄,只見此刻也不乘勝追擊,瞬間放棄手中的巨劍,快速掐印,一道堅實的仙氣盾將自己包裹起來。

果然,下一秒,本眼前的藍海消失不見,竟是幻術,而插在藍海身上的巨劍也慢慢變了模樣,成了藍海手中的鐵劍,懸在空中,這時一股恐怖的掌勁襲向本。

砰!!

咔嚓!!

在仙氣盾中的本很快便破解了藍海的幻術,但仙氣盾被瞬間破開,面對藍海襲來的左掌,本只能下意識的用雙臂擋下。

一瞬間,本被擊飛,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藍海的身影出現,原來那定格在本巨劍上的小光點是藍海故意佈置上去的,之前那長時間的結印也並非是一個印術,乃屬一個連環攻擊。

先是轉換魂氣爲獄火,開啓獄火境,實力瞬間翻倍,緊接着是月鏡殺,再然後便是那個小光點,被藍海成爲假光,迷惑敵人,然後便是幻術,一連四個術。

不過這本果然戰鬥意識強的可怕,竟然在途中察覺到了藍海的幻術,進而以最快的速度承受了最小的攻擊,雖然噴出一口鮮血,但並無傷及命脈,輕傷而已。

本退出近百丈才堪堪停住身體,不知藍海的掌勁爲何如此恐怖,明明是一個看似書生的孱弱身體,他哪裏知道藍海修煉的魔功九轉聖魔早就臻至完美,成就聖身魔骨,就算站着被同級的人打,也不會受傷,跟別說藍海還有玄武之甲了。

藍海並沒有乘勝追擊,對手本的強勢讓藍海不得不小心應對。

相對於藍海的敵人本,月穹的對手就沒有那麼強,剛開始月穹也沒辦法熟練掌握剛剛晉級的大圓滿力量,所以處於下風,但隨着戰鬥時間的加長,月穹妖孽的天賦迅速領悟大圓滿的力量,戰局也慢慢被追平,而對手也越戰越心驚。 第兩百六十六章我有幫手

「哼,你們的屬下都是垃圾,若不是他們先暗算了我,我怎麼會對他們出手?殺了便殺了,我也不後悔這麼干。」葉華知道無路可逃,也不屈服,鼓起勇氣面向天帝,冷冷地說道。

「好一句殺了便殺了,你的挺有骨氣的嘛!」天帝降落了下來,淡淡一笑,看向了葉華的臉上,微微的欣慰,但同時他的神色散發出無上威嚴:「我的屬下,就算對你不敬,那也是我的屬下,你卻殺了他們,跟我天帝結仇,真是不明智的選擇。」

葉華心裡咒罵,去你媽的,當時不是老子殺他們,就是被他們殺了!

「划」天帝手中一化,一道強大之力席捲了葉華的全身,控制住葉華的行動能力不讓葉華有任何機會逃掉,其實也一點不擔心葉華可以在自己的手中離開,他現在想怎麼玩弄葉華都可以,使用莫大的壓力,施壓到了葉華的身上,葉華感覺心口被一股重力鎮壓,他快要斷氣,五孔流血,武皇的強大,根本不是他這個層次的武者能夠認識,天帝想要殺死了他,輕輕鬆鬆出手即可,但對方似乎不想輕易的殺死他,一副需要慢慢的玩耍的模樣。

葉華知道對方強大,但葉華骨子內還有血氣,他昂首面目全是血液,怒吼一聲:「你以為我會屈服么?我不會,你就算是把我活活的折磨死,我也不會是一句屈服的話。「

」是么?那我倒想瞧瞧你有多大的勇氣了?」天帝哈哈的笑了一聲,加大力度!

「啊……」葉華髮出一道痛苦,他整個人接近崩潰,全身血肉,遭到了天帝的壓力碾壓。

天帝為人非常霸道,打出了一道力量,擊穿了葉華的左腿,一個血垌猙獰可怕!葉華遭到了殘忍的攻擊。

「小子,看你有多硬?沒有人可以在我面前能囂張,你不過是區區武霸,竟敢如此的放肆。」天帝狂笑連連。

逃出了星火城的武者,聽到了天帝的笑聲,他們均是皮毛髮麻,不敢想象,一個武皇不要臉的對武霸下手,而且還是極限折磨,葉華受到的痛苦之慘……

葉華心中發誓,要是他能對付天帝的話,他一定要雙倍奉還,這份恥辱,絕不罷休!

葉華從沒有試過如此屈辱過,他怒了……

可是此刻的葉華,就算拿出了底牌之力,那也無法對付得了天帝,敵人太強,層次差了天與地。

「死吧!」天帝果斷下手,沒有了玩心,打算一擊擊殺葉華。

就在此時,葉華的肩膀上,一個蛇女的圖案,發出了一道銀光,突然之間,一條女蛇出現在兩人面前。

這條女蛇就九條尾巴,每一條尾巴都靈動,女蛇出現之後,有些不悅的看向了天帝:「武皇級別欺負武霸,還要下殺手,真不覺得丟臉?榮耀王國的大臣都是這麼卑鄙的?」

「何人?」天帝驚呼了一下,竟然有人神不知鬼不覺的出現自己面前?


「妖域九蛇妖皇。」女蛇嗤嗤的笑了一聲,幻化成人形。

「妖皇?」天帝臉色大變,他知道妖域的最強者九蛇妖女,這女蛇非常的不簡單,武帝遇上了也得忌諱幾分!

得到了松解,葉華感到壓力大輕,但還是受到了重傷!

「妖皇,你怎麼來了?」葉華問道。

「我若不來,你不是被殺死了?我可不捨得你被殺掉。」九蛇妖女笑了笑,指了指葉華的肩膀,還好當初在你離開之前我已經與你建立了契約,我成了你的寵物,可以隨時被你召喚出來,當然,我雖然是你的寵物,但我卻可以不聽你命令。「

葉華看到了自己的肩膀上的蛇女圖案,才知道了怎麼回事。

在武元大陸,修為達到了一定的程度可以收寵物,增強自己身邊的戰力,強大的妖獸,能夠多一股力量!九蛇妖女在自己不知道的情況下建立了契約,葉華對此不滿,但也及時得到九蛇妖女的出手幫助。

天帝無比忌諱,警惕的問道:「妖皇,你的意思要出手阻擾我了?」

看著九蛇妖女在地上吐出了一口口青色的毒液,腐化了地面,非常的可怕,天帝臉色陰晴不定的看著九蛇妖女。

九蛇妖女的回答是:「老娘不止要阻止你,還要幫葉華出出氣,他有老娘在乎的東西,你沒有,你要倒霉了……」

葉華的臉上露出了一抹喜色,九蛇妖女幫助他的話,他一定可以報仇,這天帝整的自己真夠慘,心裡憋著一股惡氣無法發泄。

「你幫他出氣?哼,雖然我對你客氣,但不代表我天帝怕了你,你若要出手,隨時可以,我還不至於怕了你,你是在諸強大戰中活下來的妖皇,一定不凡,但我天帝也不是好惹的人物。」天帝冷哼一聲。

九蛇妖女懶得廢話,一口青色之毒吐了出來,覆蓋了天帝的全身。

她的攻擊大幅度,天帝無法躲避,被她的技能命中。

毒液中了天帝,瞬間天帝的血肉顏色變了,中了毒液,天帝大感不妙,立即的運功逼著。

「武皇在老娘的面前還不夠看。」九蛇妖女的修為高深,比天帝的功力更深厚,她張口又吐出一道蛇毒,這一次擊穿了天帝的左胸,天帝發出了一聲苦悶,連連後退。

「這霸道的蛇毒……危險……」天帝感到了危機,連連運功抵擋,同時取出了一把武器,注入武皇的力量,朝九蛇妖女發出一道劍氣。

「襲!」劍氣之強,掃蕩而來。

「不錯的劍法,你的武道不差。」九蛇妖女並不打算用身體迎接,而是帶著葉華躲開。

那霸道凌厲的劍氣,斬擊在了星火城,出現了一道一千多米的劍痕……


在外面的武者,見到這一幕,面色蒼白,心想裡面發生了什麼?難道葉華可以對抗天帝?讓對方打出了如此恐怖的力量。?

九蛇妖女避開了之後,嗤嗤的笑了起來:「小子,能耐不小呢!」

「哼,你堅決保護他,就休怪我不客氣了!傳聞,九蛇妖女修為不凡,乃一條九條尾巴的蛇女,我真想挑戰一下,你這樣的強者居然會為了一個武霸而出手?」天帝哈哈的笑道。 第兩百六十七章毆打武皇

「我已經說的很清楚了,葉華有我想要的東西而你沒有,你要倒霉。」九蛇妖女妖嬈的笑了笑!

「那可未必,你就肯定我不是你的對手?你的蛇毒雖然恐怖,但你的身體卻是不強,我拚死一戰的話,在蛇毒攻心死亡之前,可以先滅了你。」天帝分析了一下雙方的戰鬥說道。

「我的防禦不好?你小子真是天真,不知道妖獸的防禦強大么?你是怎麼成為一個武皇的?」九蛇妖女淡淡一笑,其實她真的是防禦不好,她主修蛇毒,即使妖獸天生防禦好,但也經受不了武皇的攻擊,這也是她沒有選擇硬抗。


「九蛇妖女,我們都是達到了一定實力的人物,你這點心思莫以為我看不出來?」天帝不是簡單的人物,一眼看穿地說道。

「哦?有意思,看來你也不是簡單之輩。」九蛇妖女笑了笑。

「封天劍法!九百九十九劍滅盡塵埃,無上的劍道,隨我意成。」這天帝開始凝聚大殺傷力的劍氣。

只見他的手上那把武器以恐怖的速度形成了一道道可怕之氣,大量風系元素之力匯聚上來,數百道風系元素劍氣在上面形成。

葉華看向了對方,對方的劍氣,都是元素之力,提醒道:「妖皇,小心一點,這是風系元素,可以瞬間划穿你身體的速度類元素力量。」

在手游中葉華修鍊五行合一最高境界知道了風系元素的厲害,九蛇妖女到底強不強他不清楚,可是這天帝確實是一位強者,從對方的劍勢之上可以感受的道,那種讓人絕望的威壓!

「放心,對付一個武皇,我還是有信心的。」九蛇妖女說了一聲,忽然,她的九條尾巴靈敏的動了,每一條尾巴都散發出青色的光芒,她口念一聲:「妖族神通,土木之盾。」

用尾巴化成土系之盾,用來抵擋天帝的攻擊劍氣,這些劍氣密密麻麻的斬在上面,但卻無法劈開防禦,更別說傷得了九蛇妖女,天帝的神色大變「你,你的防禦,這是什麼法寶?」

「天木盾,尊器中品,你以為憑你的那把尊器下品的破劍可以擊潰么?可笑,看我拿下了你。」九蛇妖女晃了晃手中的天木盾法寶,正是接著這個法寶而用出了強大的木盾之術,她的尾巴陡然甩動,狠狠的掃了一擊,擊飛了天帝,天帝的身軀在城中撞倒,連連的轟塌了幾十座房子。

「啊啊啊」


天帝苦悶的喊了幾聲,遭到了沉重的傷害。

蛇毒已經發作,他渾身痛苦,如同麻痹!

九蛇妖女的修為太強,移動速度也快的可怕,眨眼來到了他面前,甩動兩條尾巴,擊穿他的身軀。

「噗噗噗」天帝難以反抗,被再次重傷。


天帝怒吼一聲:「那小子有什麼你看上的東西?居然如此的對我下手?」

「當然有好東西了,神器碎片,你以為你的命有神器吸引?而且,告訴你一件事,老娘不喜歡皇宮的人,最討厭王國十二位騎士,你是第九騎士,看著就想打。」九蛇妖女用一條尾巴捲住了天帝,提了起來,在往地面砸下去,天帝大口大口鮮血吐了出來,一臉慘不忍睹的躺著地面。

九蛇妖女用五條尾巴控制住天帝的行動,轉身對葉華說道:「你想出氣的話可以出氣了!」

「真的?」葉華不太相信的神色。

「嗯,真的!」對方點了點頭。

葉華一臉怨恨的走了過來,冷冷的看著天帝:「剛才真是受了你的照顧了,現在我要好好地奉還給你了!你被拿下了,說什麼也要十倍奉還,武皇怎了?武皇就可以強橫無理的欺負武霸?」

天帝神色大怒:「小子,你想幹什麼?滾開,我天帝乃一位武皇,你要是敢對我下手你會死的很慘。」「哼,已經跟你結仇了,我怕毛?少來威懾我,不出一口惡氣,老子心裡悶著呢!」葉華不懷好意地走來。




發表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