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好是熟人,要是是別的人,讓別人怎麼看她?狂妄自大,一點都不尊重別人。。 第516章

「什麼狗屁陳天選,我還以為你多厲害呢!」

方婷婷下車后,高速路口上方南山已經在等著。

一下車,方婷婷的臉色就像是川劇里的變臉。

一人千面。

陰冷和高傲全無,取而代之的是委屈。

她一下撲到方南山懷裏,痛苦的哀嚎道:「大伯,我還以為再也見不到你。」

方南山多年沒見方家的人,對方家子女很心疼。

他抱着方婷婷,說:「婷婷,你放心這裏是南蠻,是我地盤!」

「走,跟大伯進軍營去!」

「我帶你見見鎮世大將軍旗下到底有多輝煌!順便在這裏等陳天選,我希望,他不是懦夫!」

首發網址et

方婷婷還是第一次進軍營。

她心底有了安全感。

進軍營后,她要認識一下裏面的人。

以後,只要在川州做生意。

提起南蠻的這些大人物,誰敢不給自己投資,誰敢當自己的對手?

方婷婷和方南山進入南蠻軍部,看到正在操練的戰士,一聲槍出如龍,氣勢磅礴,地動山搖。

方婷婷有些震撼。

「大伯,光是操練就這樣的氣場,那真打起來……」

方南山哈哈作笑,說:「要真打起來,眨眼之間就是刀山血海。所以,你們在內地的和平,來之不易!這裏還是最初等的戰士,走,大伯再帶你去看點更厲害的。」

這還是最初等的戰士。

方婷婷跟着方南山走進去,裏面的氣勢更是磅礴。

精英戰士里,任何一個人氣場不容小覷,都有開山之能。

「怎麼樣,更氣派了吧?」

方南山得意的說道。

方婷婷剛才的確是被震撼到,但看多了之後,她反而覺得沒意思。

這些人,有什麼用?

退役以後,還不是一口飯都混不上。

還不是只能成為富家子弟的保鏢。

這世界是資本的世界,只要有錢,就有足夠的力量。

方婷婷只是好奇的問道:「大伯,這些人能抵抗陳天選嗎?我聽說,陳天選這傢伙在北疆是個頂級的戰士。這次去中州,他好像是去領功的?」

方南山哈哈一笑,說:「哼,他陳天選的確厲害!但是,敢來南蠻,我讓他吃不了兜著走。」

說曹操,曹操就到。

方南山剛說完,門外傳來傳報的聲音。

「報,鎮世大將軍!外面,有人讓我告訴你,他已經包圍了我們鎮世戰部!」

方南山回眸,心想最近也沒戰事,難道雷家的簍子捅出來了?

「誰包圍的我們,雷家?」

方南山不在其位,但只要回到軍部里,他的手下依舊會給他足夠的面子。

「不是,他說他叫陳天選。」

來報的人,慌張說道。

方南山嘴角一抽,他等的就是這一天。

「效率挺快,他來了多少人包圍我們戰部?都是天刀的?」

來報的人還沒來得及張嘴。

陳天選已經從門外走進來,輕聲不屑的說道:「不,恰恰相反。我陳天選,一人,包圍你們,所有。」 【改良過,勝於香鹼的東西?那會是什麼東西?倒是可以去瞧瞧!】

聽到尉遲寶林的話后,李恪心生好奇,想要看看吐蕃國商人販賣的到底是一些什麼東西……

「處默、處亮,還有寶林,我今日正好沒事,就陪你們去看看那吐蕃國商人販賣的是什麼稀奇玩意!」

李恪微微一笑。

「好,大哥如此給面子,那我也不能差事,今日大哥的全場消費,由我程公子買單!」

程處默先是咧嘴一笑,然後扯著嗓子喊道。

「不行!」

「我最尊重大哥,今日大哥的消費得由我小程公子買單!」

在程處默之後,程處亮也是連忙說道。

而一旁的尉遲寶林見到這一幕,也是當仁不讓,他向程處默、程處亮兩人揚了揚「砂鍋大」的拳頭,故意麵露狠色道:「你們兩個程公子給我往一邊靠靠!」

「今日大哥的全場消費,一定得由我這個第二帥的尉遲公子買單!」

「嘿,我說尉遲寶林你跟我搶什麼?信不信我現在就將你錘爆了!」

程處默那牛脾氣一下就被尉遲寶林點燃了,他擼起袖子,大有要與尉遲寶林干一架的樣式!

「尉遲寶林,你也不打聽打聽我程處亮是誰?!敢與我搶?信不信我一巴掌將你打得皮開肉綻!」

程處亮的脾氣與程處默相仿,聽到尉遲寶林的話后,頓時不樂意了,擼起袖子,也是要干!

李恪見狀無奈的搖搖頭。

然後趁着他們三人還沒有干架,連忙打着圓場,「好了,你們三人不用爭了,既然我是大哥,那麼全場的消費由我李恪買單!」

「好!」

程處默、程處亮,還有尉遲寶林連爭都沒有與李恪爭,直接異口同聲道。

李恪:???

當李恪看到三人眼中的狡黠之色后,頓時明白他們三人絕對是商量好的!

不過對於這種小把戲,李恪也是輕鬆拿捏!

「我突然覺得你們三人可能並不適合當兵部三司的長官…這樣吧,明日我進宮一趟,向父皇提議撤銷你們三人兵部三司的長官職位!」

李恪嘴角微微翹起,一本正經道。

什麼?

撤銷我們兵部三司的長官職位?

聽到李恪的話后,程處默三人臉龐一抖,接着三人連忙圍攏到李恪身邊,求饒道:「大哥,大哥,我們知道錯了,不應該拿你開玩笑的。」

「還請大哥不要向陛下建議撤銷我們三人的職位!」

李恪聞言,這才露出滿意之色。

【三個兔崽子,敢跟我玩?你們還嫩得很!】

接下來,在程處默三人的苦苦哀求下,李恪才勉為其難的手下留情。

然後四人乘坐李恪的馬車,前往那個吐蕃國商人經營的地方……

……

長安城東街最裏面幾間商鋪,是大唐安排外部勢力做生意的地方,在這裏有吐谷渾、薛延陀,吐蕃國,還有突厥等地方的商人進行經商。

大唐雖然與突厥有讎隙,但是並不排斥突厥商人來大唐經商,不過在這裏經商的商人都需要被嚴格審查,以免他們是大唐周圍勢力派過來的姦細!

而此時,這些商鋪中,暫時只有一家商鋪在做生意,這間商鋪,正是吐蕃國商人做生意的地方!

「消息都放出去了嗎?」

就在這個商鋪中吐蕃國下人忙着整理、擺放商品之時,在這間商鋪的深處,有一個穿着粗布麻衣、滿臉鬍渣的男子看着另外一個身穿綾羅綢緞的華貴胖子問道。

別看鬍渣男子衣服樸素,但在華貴胖子問話時,眼中帶着一絲上位者的神色!

眼前這個華貴胖子,名叫庫奇,不是別人,正是這間商鋪的老闆。

而庫奇這個商鋪老闆在聽到鬍渣男子的問話后,絲毫沒有覺得不妥,他看着鬍渣男子,臉上竟然露出恭敬之色,「普拉達大人,消息已經放出去了。」

「相信再過一會,這長安城的豪族中人都會來我們商鋪購買從吐蕃國帶來的小玩意!」

「那些小玩意在咱們吐蕃國可是不值錢,可是拿到這唐朝的長安城來,價格卻能翻好幾十倍!」

庫奇微眯着眼,眼中,閃過一道精光。

「不錯,不錯,這樣就能從這幫愚蠢的唐朝豪族身上賺不少錢!屆時將這些錢財帶回吐蕃國,又能我們吐蕃國購買許多兵器與糧草!」

普拉達在聽到庫奇的話后,嘴角高高翹起,臉上露出一絲得意之色。

顯然,這個普拉達的身份絕非表面看上去的那麼簡單,而且庫奇也不會是一個普通商人,看這架勢,兩人極有可能是吐蕃國派到大唐的姦細!

至於他們的身份為何沒有被大唐調查出來,可能是因為他們藏的比較深……

「庫奇,等賺完了這筆錢,我會立即帶着這兩年賺到的錢財先返回吐蕃國,順便再採購一批廉價的東西,高價賣給長安城那幫愚蠢的豪族!」

「而你在這期間,也不要閑着,負責打聽長安城的各種消息,大到唐朝的發展方針,小到唐朝的官員動向!」

普拉達吩咐道。

「是。」

庫奇點頭應道。

就在這時,庫奇忽然想起什麼,若有所思道:「大人,傳聞李世民的兒子中,蜀王李恪平平無奇,最喜歡勾欄聽曲,沒什麼心計的樣子,要不我們與其接觸一下?」

「看能不能用糖衣炮彈與他打好關係?然後從他的口中套出一些關於唐朝的情報?」

顯然,這個庫奇是想從李恪身上打開一道口子。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