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這個疑惑,葉天並沒有退出修鍊狀態,而是繼續了下去。

但還是那個一直以來的問題,就是無法晉陞,現在的葉天感受著體內這些能量,就算是突破靈力第七段都是綽綽有餘,再加上那兩股莫名的龐大能量,根本不在話下。

但是無論如何,葉天就是找不到突破的瓶頸,以往要突破的時候,隨著靈力能量越來越充裕,就會自動出現一個可以突破的瓶頸,但是現在無論葉天如何尋找,都找不到那個平靜所在。

再度無奈的皺了皺眉,葉天也是有些認不清楚自己現在的這個身體。

想到這裡,葉天腦海之中突然蹦出了那個人的臉龐,那個和自己一模一樣的叫做「葉天」的人!

他是自己的先祖,他說自己和他的身體進行了互換,那麼就是說,自己現在這幅軀體,是先祖的?無法突破或許就與這個有關? 這個想法在葉天的腦海之中剛剛生成,卻像是駐紮已久,讓得葉天甩都甩不開。

但是,隨著修鍊狀態越來越深入,葉天也是不再在意這些事情,進入到深度的修鍊狀態之後,會達到真正的忘我境界,身邊發生的事情自己完全感覺不到。

而此刻的葉天,正是進入到了這種狀態。

葉天感覺到自己的面前一片昏暗,在昏暗之中,卻是有著一道微弱的青色光束,那光束呈一個圓狀,就在葉天的面前來回晃悠。

葉天想要努力看清楚那到底是什麼東西,但是卻無論如何都看不清楚。

緊接著,那青色光束突然炸開,呈分崩離析之狀,迸射出一點點青色的光點,那些光點散落在這一片昏暗當中,再也尋不到蹤跡。

葉天低頭看去,卻是發現自己竟是懸浮在半空,這片昏暗地域之中竟然連地面都沒有。

而那些光點也是掉落到了不知有多深的地方。

葉天再度抬頭,卻是看見自己面前有著一個熟悉的物件。

銅鏡。

那是葉天自己的銅鏡,葉天不解,自己的銅鏡明明在行李袋中,落在了葬天山脈,現在怎麼能在這裡遇見?

但這只是葉天現實當中的思維,此刻這個昏暗的地域,看起來卻更像是一個與世隔絕的虛擬世界。

那銅鏡緩緩對著葉天飄浮而來,葉天伸出自己的手掌,手指輕輕觸摸了一下那個銅鏡,那銅鏡便是猶如一團雲霧一般,被葉天這麼一點,直接是消散成了霧狀,最後消失在視線之中。

葉天感覺這裡邊到處都是古怪,但是卻什麼都發現不了,儘管這個場所是自己之前從來沒有經歷過的,但葉天卻還是有一種熟悉的感覺,這感覺不知道是來自剛才那個銅鏡,還是來自這整個昏暗的地域。

而後,一片昏暗當中忽的出現一道強光,強光照耀整個昏暗地域,讓得葉天不得不閉上眼睛,待得再度睜開眼之時,卻是看到了自己房間之中的一個熟悉的檀木衣櫃。

環視四周,是自己熟悉的房間,葉天再度低頭,看到了自己依然結著手印的雙手。

葉天緊皺眉頭,沒有著急動手,盯著自己這個既熟悉又陌生的手印,讓得葉天陷入一陣無法自拔的疑惑。

葉天知道,自己之前從來無法結出這樣的手印,而且正常修鍊的手印也並不是這樣的,但是現在看起來,這個手印卻又讓葉天感覺到一抹熟悉。

但無論葉天如何努力想要想清楚這手印的來歷,卻又怎麼都想不起來。

搖了搖昏漲的腦袋,葉天感覺今天這次修鍊讓自己渾渾噩噩,甚至感覺起來都不像自己的思維意識。

抬頭看了看窗外,天色已是一片黑暗,旋即葉天也是感覺到雙眼開始打架,而後便是一頭倒在床上,昏昏睡去。

夜,又是那個雕塑銅人的場景侵入了葉天的視野之中……

「吾徒之後,爾名葉天,救吾愛徒出困境,受吾一指真傳,得以延續吾畢生心志……」

一樣的對話,一樣的動作,當葉天想要看清楚那青衣雕像的去向的時候,卻是再度進入到一片昏暗當中。

這片昏暗,赫然便是之前深度修鍊狀態下的那個昏暗地域,又是那枚銅鏡……葉天伸手觸碰,又是粉碎成末……

第二天,清晨到來,陽光傾灑大地,葉氏家族內人們再度進入到一片忙碌之中。

迷迷糊糊中,葉天聽到了門口傳來了一陣敲門聲,旋即葉天也是緩緩睜開眼睛,卻是感覺到腦袋沉重無比,就像裝進了鐵塊一般。

打開房門,葉天卻是看見了低著頭的葉允,此刻的葉允看起來一副盈盈弱弱的樣子,而且那低下的臉頰上,也是有著一抹嬌羞。

「怎麼了葉允妹妹?」

想起昨天二人的尷尬經歷,葉天也是頓時打起了精神,旋即便是問道。

「今天是家族靈術閣的開放之日,你應該也會去吧?」

這時,葉允終於是緩緩抬起了頭,而後用水波眼眸盯著葉天,低聲說道。

「啊?我都忘了……去!當然去!」

葉天撓了撓腦袋,旋即也是有些尷尬的說道。

「嗯,加油!」

葉允點了點頭,一張唯美的俏臉之上終於泛起一抹笑容。

而就在此時,葉天卻是再度聽見一道聲音:「天哥!天哥!」

抬頭看去,葉天發現那人正是葉鞘,旋即也是無奈的搖了搖頭。

而葉允聽見這道聲音,直接是轉身對著另一個方向跑開。

跑過來的葉鞘有些不解的看著快速跑開的葉允,旋即也是對葉天問道:「我姐這是怎麼了?跟失了魂兒一樣。」

「沒怎麼,可能是有著急的事吧。」

葉天轉身打了一個哈欠,伸了一個懶腰,隨意道。

「哦,天哥,今天可是大日子,靈術閣一年一度的開放之日,你不會忘吧?」

旋即葉鞘小臉之上便是浮現一抹激動的對葉天說道。

「知道。」

葉天一邊梳洗著,一邊回道。

「哎……你晉入窺靈境之後,等待著靈術閣的開放之日,卻遲遲未開放,現在終於開放了,你卻……」

葉鞘轉眼卻又一臉的失落,說道。

而此時的葉天也已經梳洗完畢,一張乾淨的臉龐看著葉鞘,說道:「我卻怎麼?」

「沒什麼,天哥!我相信你!明年一定就能再度進入靈術閣!」

愛,只剩荒唐 似乎察覺到自己揭了葉天的痛楚,葉鞘也是再度補充道。

「為什麼要明年?」

而葉天卻是緩緩行出房門,深吸一口新鮮空氣,雙手叉腰,閉上雙眼享受著新鮮的一天,旋即說道。

「什……什麼?」

葉鞘感覺自己好像是聽錯了,旋即也是有些遲疑的反問道。

而葉天此刻卻是突然轉身,用堅定的目光盯著葉鞘說道:「就在今天!我要得到一份靈術!」

「天……天哥……這……這可不是鬧著玩兒的,每年的靈術閣冠軍選拔都是最為嚴格的,而且在比賽當中是允許將人打傷的,你可別衝動啊!今天不行咱們明年再……」

葉鞘一臉詫異,連忙移步來到葉天身邊急促道。

然而他的話未說完,葉天卻是打斷道:「就今天!」 葉天堅定的眼神讓得葉鞘怔了怔,但是片刻之後,葉鞘便是再度說道:「嘿嘿,是啊,天哥現在不同以前了,體質也得到了增強,一定能夠戰勝葉離的!」

葉鞘此話倒是屬實,在整個葉氏家族之中,如果想要在靈術閣開放之日,獲得冠軍,奪得那唯一的一份靈術,必須要過了葉離這一關。

當然,如果已經晉入窺靈境,自然就另當別論了,家族對於這種天賦優越的弟子一向是直接免費贈送的。

之前葉天在晉入窺靈境之後,原本應該獲得一份靈術,但由於幾位長老從中作梗,必須要讓葉天等到靈術閣開放之日,參加比試,方可得到。

這樣一來作為族長的葉濤自然是看不下去了,旋即也是不顧幾位長老的看法,直接從那靈術閣之中取出一份靈術,給了葉天。

而葉濤的這個舉動,也是和後來幾位長老合謀要讓他退讓族長之位的原因之一。

葉離,十七歲的年齡,在這個年齡段之中卻是有著靈力第九段的實力。

他能夠擁有這樣的實力,一方面取決於她自己的修鍊天賦,另一方面,自然也是和他父親大長老葉戰脫不了干係。

隨著葉濤在葉氏家族之中地位越來越低下,大長老葉戰的掌權之心也是越來越重,直到發展到現在,竟是直接想要成為族長。

不過葉天可管不了那麼多,不管他葉離獲得多少來自它父親的恩賜,葉天都不會有絲毫畏懼,鐵血男兒,錚錚漢子,又豈會糾結這麼一點阻力?

葉天的目光緩緩轉向了外邊的天空,看著那緩緩升起的朝陽,葉天嘴唇微微抿了抿,心中暗道:「楚陽,為了能夠真正的打敗你,就算是讓我再經歷一次死亡之門,我都無畏!」

「天哥?咱們走吧?」

葉鞘在一旁看著葉天如此入神的狀態,也是不由得拉了拉葉天的胳膊,旋即說道。

聞言,葉天也是從剛才那晃神的狀態中反應過來,旋即便是長吐一口氣,拍了拍自己胸口衣衫上的褶皺,而後便是對著靈源台走去。

去年的靈術閣開啟之日,葉天就參加了一次,不過最後卻遺憾輸給了當時已經是靈力第九段的葉離。

所以,今年的葉天再度提醒自己,一定不能再犯那樣的低級錯誤,雖然當時的自己也是靈力第九段,但如果小心一點的話,一定能夠戰勝葉離。

其實葉天今天之所以會表現出如此大的自信和決心,也是為了給自己打氣,之前已經和葉離進行過一次深度交手,葉天也大概了解葉離的一些手段和陰招。

雖然現在的葉天對於自己的實力還是沒有一個特別完善的了解,但因為之前在葬天山脈上的種種經歷,葉天也是感覺自己未必沒有和葉離一戰的能力,只不過,這次就看誰更小心,誰更陰詐了。

來到靈源台之後,葉天沒有浪費絲毫的時間,昨晚那似夢非夢的經歷讓葉天現在的腦袋都是有些嗡嗡作響,所以為了接下來的比試能夠讓自己達到最佳狀態,葉天決定好好調整自己的狀態。

然而剛剛坐下來,還未進入到修鍊狀態,一旁卻是走過來兩個十幾歲的少年。

「哎!你聽說了沒有,葉離師兄在昨天已經成功突破了窺靈境了!」

「什麼?終於突破了么?葉離師兄可是在靈力第九段停留了將近兩年呢!根基相當穩定,這一次突破,也算是應得的啊!」

「是啊!老天還真是開眼,剛好今天就是靈術閣開放之日,葉離師兄卻恰巧在昨天突破,看來今年的這份靈術,葉離師兄是必得咯!」

葉天剛剛閉上的眼睛再度睜開,旋即看著走過去的兩個少年,也是陷入了一陣沉思。

而一旁的葉鞘見狀,也是用並不友善的目光盯著那走開的兩個人,而後撇了撇嘴。

「天哥……」

葉鞘已經感覺到了葉天那有些失落的心情,旋即也是轉身看著葉天,說道。

葉天也是看了看葉鞘,從葉鞘那眼神之中,葉天似乎看出了什麼旋即便是說道:「你昨天已經知道了?」

聞言,葉鞘猶如是被審的犯人一樣,抖了抖身子,旋即卻是無奈的點了點頭。

見狀,葉天也並未有太大的情緒波動,只是淡淡道:「怎麼不告訴我?」

「我不是怕你失去信心嗎!」

葉鞘一臉無辜的抬頭看著葉天,旋即有些委屈的說道。

說完之後,葉鞘看著葉天並未再說話,只是緩緩低頭長嘆了一口氣,當即葉鞘便是再度說道:「天哥,就算他是窺靈境又怎樣?當初的你不也是嗎?相信自己,一切皆有可能呢!」

聞言,葉天終於抬頭,而後臉上也是漏出一抹笑容,說道:「有你這句話,我就不會放棄!」

說完之後,葉天便是不再糾結這件事,即便到時候這份靈術再度與自己擦肩而過,自己也不會放棄,畢竟距離家族比武還有一年半的時間,這一年半里,自己還有很多時間和機會!

心中這般給自己安慰著,葉天也是再度進入到修鍊狀態之中。

這一次,那雕塑青衣之人並未出現,昏暗地域也沒有出現,葉天感覺自己體內似乎一切都恢復了正常。

唯一不正常的,就是那兩股莫名的靈力能量依然在體內盤旋著,不過葉天還是無法控制它們。

正所謂磨刀不誤砍柴工,雖然靈術閣比武馬上就要宣布開始,但葉天還是不慌不忙,有條不紊的整理著自己體內那些零散的靈力能量。

這一刻,葉天還是搞不清楚,自己這些靈力如果全部聚集在一起,究竟會出現怎樣的效果。

但是有一點葉天可以肯定,那就是:只要按照自己的方式修鍊下去,即便實力不會有一次突破,但是自己的攻擊威力以及靈力能量還是會繼續上升!

只要有這一點,那麼也就足夠了,在天神大陸上,所有人都知道,實力從靈力第一段到窺靈境,再到通幽境……這是常識。

但是對於現在的葉天來說,既然身體不按照常識運行,那麼就按照這種不常規的方式修鍊下去,看看到底會有怎樣的效果!

作者刀徒說:兄弟們,如果覺得好看的話,不妨給點打賞吧!支持支持刀徒,支持支持《絕世天尊》! 葉天的修鍊進行的還算順利,期間並沒有再發生像昨天晚上那樣的事情。

而當葉天從修鍊狀態退出的時候,靈源台上已經稀稀散散沒有多少人了。

「天哥,你終於退出了,趕緊走吧,都已經開始了!」

葉天剛剛睜眼,便是看見眼前的葉鞘在那慌忙的活蹦亂跳,看樣子就像是馬上要掉進油鍋一樣。

而葉天也是環視了一圈,而後也是無奈的笑了笑,當即便是跟著葉鞘走下了靈源台。

此刻,靈源台的周圍已經開始緩緩擠扛不動了,人群涌動間,葉天看見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那人是秦家的族長,秦傲天,在秦傲天的一旁,站著秦焰和秦烈兩兄弟。

而此刻,那秦焰正是用憤恨的目光盯著葉天,但葉天也只是淡淡的回了一個禮貌性的笑容。

畢竟這是在自己的家族,秦家人過來,也算是捧場的,禮貌性還是要有的。

而一旁的那個秦烈看著葉天這淡然的模樣,也是微微皺了皺眉,不過片刻之後便是再度恢復了正常的表情,當葉天對著他看去的時候,他也是微微漏出一抹笑容,不過那笑容背後,卻像是藏著一把鋒利尖刀一般。

秦傲天此刻看上去也是意氣風發,不過來參加葉氏家族今年這一屆的靈術閣開放之日,他似乎是有些不悅,那臉龐之上雖看上去春光滿面,但還是掩飾不住那一抹不耐煩。

葉天也沒有跟他們過多糾纏,畢竟葉氏家族一年一度的靈術閣開放之日在這郾城也算是家喻戶曉了,每年都有很多人來參加,之前的秦家也是不例外。

而今年,雖然秦家和葉家暗地裡已經開始了各種碰撞和摩擦,但是這表面上的工作,兩家做的也還是很到位。

沒過多久,葉家的大長老葉戰就從人群中穿過,來到秦傲天面前,好一番言歡談笑,那張布滿褶子的老臉之上堆滿了笑容,就好像是在求和一般。

葉天看著這一幕,也是有些無奈的嘆了一口氣,這麼重要的場合,葉家的族長好像被人遺忘一般,站在一個並不起眼的人群當中,竟是沒有一個人前來招呼。

葉天尋到了自己父親的位置之後,便是走了過去。

「父親,母親。」

走到葉濤面前,葉天當即便是笑著開口喊道。

別人給與葉濤的壓力和不屑已經足以讓這個步入中年的男人感受到無窮的壓力了,葉天自然要想盡辦法討父親的歡心。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