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長於成打完電話,把手機放回口袋裏,驚恐的臉上,眼中閃過一絲寒芒,隨後又對着夜無際說道:“我已經讓人把你妹妹帶來了,你趕緊幫我幹掉他!快點。”

“人到了我自然會動手。”夜無際皺眉道,沒見到人他可不會相信市長於成,而且他也有自己的想法,若是他妹妹來了,他不但不會殺歐陽天,反而會親自解決市長於成,這幾年來的怨恨,也只有殺了市長於成才能填滿!

聽見夜無際這麼說,市長於成的臉色頓時變得有些難看,眼神一直向着四處飄着,也不知道在尋找着什麼。

歐陽天看見市長於成有些緊張的臉色,擺出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市長於成這

個老狐狸肯定沒把夜無際的妹妹帶來,就是不知道他剛剛打電話給誰了。

“市長於成,你這老狐狸還真是不厚道,給你一個機會打電話,你居然還敢使詐,看來你是活得不耐煩了!”歐陽天一聲大喝,頓時把市長於成給震住了。


“你…你說什麼,我使什麼詐,是不是害怕被無際幹掉,所以現在想挑撥我也無濟的關係!”市長於成大聲的辯解道。

夜無際在一旁聽的直噁心,就差吐出來了,現在他性命堪憂就叫無際,平日裏卻把自己當成一條狗一樣! 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


這片森林頓時無聲了,只剩下這個小東西可憐無助的叫聲在那裡響著。

眾人都震驚了,這到底是個什麼東西啊?體型跟老鼠一樣小,長的跟個兔子一樣,最後,叫聲還跟羊一樣!發現的地點還是在紫霞花的花心裏面!

寒夜獨殤無語望天,平復了一下內心裏面的驚訝。然後走上前去,把手放在花朵的旁邊,另一隻手輕輕地拍了一下花瓣。自己呆的地方在晃蕩,一種不安全的感覺油然而生,小東西驚慌失措的咩了一聲。隨著輕輕的一聲撲哧聲,小東西已經安全的落入寒夜獨殤的的手掌心裡。

這塊巴掌大的地方,對於這麼小隻的一個小生靈來說還是大了些。不過,在這個小東西離開這朵花后,它原本呆著這朵花顏色突然變得暗淡了,沒有之前那麼光彩明亮了。

壞心眼地把手掌給籠起來,讓它看不到光,小東西恐俱的叫著,咩咩咩時的聲音急促了點,讓人有種在欺負一個快要哭了的孩童的感覺。

「二十,還真是頭一次看你這麼幼稚,居然沒事幹逗弄一個小動物~」莫央夏在她的識海里發表了看到這一幕時的感言,她能夠這麼幼稚,還真少見了。

「這小傢伙一臉可憐兮兮的樣子,讓我忍不住想欺負它!」在識海裡面寒夜獨殤笑著回答了她。

感受到手掌里的那個小東西在用頭拱她的手,毛茸茸的軟呼呼的,這是不是就是撒嬌?感覺還不錯嘛。玩夠了,她終於把手掌打開,裡面的小東西跟一團雪球一樣縮在她手心,時不時發出幾聲嗚咽。

大家都很無語地看著她,而那個被人莫名其妙從溫暖的窩裡面弄出來的小東西則是睜著那雙小小的黑米眼睛怒視著她。

「小東西,別看了。」寒夜獨殤把手向它奇特的垂耳捏去,結果這個小雪球機靈的把頭一縮。眼看著就要捏到了,卻被它躲了過去。

看這個小東西一雙黑黑的小眼睛裡面閃動著怒氣,寒夜獨殤直接一指頭壓了過去,好不容易在他的亂扭之中摸到了耳朵,輕笑:「嘖嘖,你個小東西躲有用嗎?真是的,算了算了,不跟你計較了。奕奕,這個是你找到的,你自己來處理吧!」

眾人看著她跟一隻小動物計較了半天,一個個都眼神詭異的看著她。而奕奕才剛剛把手伸過去,那個小東西就迫不及待地跳上了他的手掌,好像是特別嫌棄寒夜獨殤。


寒夜獨殤有點哭笑不得,剛剛逗了它半天,果然現在被他嫌棄了嗎……

從奕奕手裡拿過了那枝它原本呆著的花,靠近,寒夜獨殤拿著那支花誘惑它,說:「回到這裡面好不好。」見狀,小東西毫不遲疑地推開了花。這朵花不在被它碰到的瞬間鮮艷起來,然而轉逝成空。

嗯哼?有蹊蹺,這花好像變了。鳳眼微眯,又用花碰了一下那個小東西,這花好像被它碰到就盛開得更加艷麗了?果然不是普通的小傢伙哪,想來也是,長得這麼奇怪,還在花裡面被發現,要是正常才有鬼了。 “無際,你快幫我殺死他,我已經把你的妹妹帶來了,你還不快點動手!”於成着急的喊道。

看到於成這副模樣,歐陽天就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歐陽天和夜無際都沒有動,於成簡直就是快急死了,剛剛他確實不是讓人去帶夜無際的妹妹過來,而是打了警局的電話!他不認爲那些警察可以打的過異能者,原本他是想讓歐陽天和夜無際拼個你死我活,然後在警察來的時候,趁機逃跑,但是很明顯,夜無際也不是什麼白癡,沒有見到自己的妹妹,他是百分百不會動手的,這讓他如何不急。

“咚,咚,咚……”鐘聲響了11下,把歐陽天的心神給拉了回來,這時候,忽然一聲細微的聲音傳入歐陽天的耳中。

歐陽天凝神一聽,片刻後聲音逐漸清晰,居然是警笛聲,正一點一點的朝着這邊飛馳而來。

歐陽天轉過頭對着於成冷笑道:“我就知道你不可能這麼老實的配合,居然還報了警,你的如意算盤打的挺響。”

夜無際一驚,片刻後也是聽到了警笛聲,看着於成吼道:“你居然敢耍我,快把我妹妹交出來!”

於成趕緊說道:“我是爲了把這小子嚇走才這麼做的阿。”

“早說了這畜生信不過,你給我起來,坐沙發上去,待會給我老實點,你現在的命在我手上,就是警察來了也救不了你,等下你要是亂說話,我就用這把槍招呼你!”歐陽天說完,從口袋裏摸出****,抵在了於成的腦袋上。

把於成給丟到沙發上,歐陽天躲到沙發背後,黑乎乎的槍口頂着於成的後腦勺,夜無際也躲到了窗簾後,隱蔽了起來。

過了好一會,樓梯忽然響起了一連串的腳步聲,頓時從樓下衝上來了好幾個武警,手中還拿着槍,一臉警惕的望了望周圍,發現於成正坐在沙發上的時候,趕緊衝了上來問道:“於市長,您沒事吧?”

於成有麻煩高層方面是知道的,但是他們這些底層人物可不知道於成已經出事了,所以一個個都相當的熱力,救了市長,這是多大的功勞!

於成正想要說些什麼的時候,歐陽天把****的保險栓打開,然後用力一頂於成的腦袋,保險栓開啓的聲音,還有冰涼的槍口頓時讓於成醒悟了過來,露出一個難看的笑容的對着那些武警說道:“沒事,可能是我多慮了。”

“於市長,您的臉色很難看阿,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中年武警雖然在和於成說話,但是眼睛一直警惕的盯着周圍,一點也不敢放鬆。

“沒什麼事,沒什麼事,你們回去吧,這不是沒什麼事嘛,是我看錯了。”背後有槍頂着腦袋,於成根本就不敢搞什麼花招。

雖然不知道於成在搞什麼,但是既然別人都說沒事了,自己也不好繼續礙在這裏,喊了一句收隊,就帶着人走掉了。

當腳步聲消失,引擎發動,警笛聲在一次響起,過了許久,歐陽天這才從沙發後站起身來,夜無際也從窗簾後面走了出來,一臉憤怒的看着於成。

“起來,鑑於你剛剛的所作所爲,讓我覺得很火大,所以……”歐陽天說完,一拳頭砸在了於成的手關節處,頓時一聲“咔嚓”響起,隨後“阿!”的一聲慘叫聲伴隨而起。

於成臉色瞬間變的蒼白,臉上也是冒出了細細的冷汗,在地上止不住的**着。

“我在給你一次機會,若是這一次你不把人帶來的話,你可以試試後果,我的忍耐是有極限的!”歐陽天此時也是相當的火大,這於成就是犯賤,不給他來點猛料,他是不會老實的。

“給我打!”歐陽天把於成掉在地上的手機丟給,命令道。

於成顫巍巍的伸出手,神色痛苦的撥通了一個號碼,只說了一句話:“把人帶來!”便掛掉了電話。

夜無際實在有些想不通,前一天還殺的你死我活的,今天卻幫自己的忙,這讓他有些疑惑,有疑惑自然要解決,夜無際沉吟了一會,向着歐陽天問道:“你爲什麼要幫我?你剛剛說的條件又是什麼?”

歐陽天笑了笑說道:“這說不上幫,只不過因爲你妹妹的主觀原因,你無法對於成下手罷了,所以算不上幫忙,至於我的目的…很簡單,就是想讓你投靠我。”

夜無際眼睛死死的盯着歐陽天說道:“投靠你?”

“沒錯,我的實力想必你也很清楚,所以我想我應該有這個資格吧,而且我的祕密也被你發現了,那你自然要成爲我的人,我才能放下心。”歐陽天無所謂的說道。

“當然我不會像於成那樣控制你的妹妹,從而控制你,答應不答應,那便是你的事情了。”歐陽天還在心中加了一句:“不答應,那你就要永遠幫我保存這個祕密!”

“投靠你?如果你能答應我一個條件,那也未必不可能。”

“喔?你說說。”歐陽天倒是有些好奇了。

“如果你能照顧我好我妹妹的話,那我就投靠你!”夜無際說道。

“你的妹妹,自然是需要你來照顧,你覺得呢??”歐陽天笑着說道。


夜無際一愣,旋即醒悟過來,對着歐陽天鄭重的說道:“謝謝!”他如何聽不出來歐陽天話中的意思,當我的小弟,我不限制你的自由,你的妹妹也同樣如此。

“這樣吧,到時候你還有你妹妹跟我的父母住一塊,你照顧了你妹妹,然後也保護了我父母,這也是兩全其美的事情了,到時候我在買套房子,你們就住進去吧,如果你妹妹想去上學的話,我也可以幫他搞定,還有…一個月我給你1萬塊錢,雖說你是異能者,但是賺錢也不是那麼容易的,1萬應該足以應付你日常的開支了。”歐陽天想了一下,說道。

夜無際一滯,沒想到歐陽天居然給出了這麼好的條件,而且還給了他足夠的信任,若不是信任的話,怎麼可能讓自己和他的父母在一起。

“你這麼信任我,我也不拐彎抹角的,我答應了!” 不過這奕奕找到的,還是讓他自己看著辦吧。這隻小獸究竟是留下來還是被放回去,他自己看著辦。

奕奕輕輕的撫摩著小獸身上的柔軟細膩的銀白毛毛:「唔,把它放回去吧,他畢竟是在這裡長大的。」

走到一朵開得正盛的紫霞旁邊,把它提溜起來,往花上面放。誰知這小東西一落到花上面,便開始急了起來。它所待的花朵和的這周圍的花全部枯萎,而它的體積好像稍微大了一點點。嘴一張居然吐出了人話:「不要走!娘親!」

原本他們一行人都已經開始往前面走了的,結果被這脆生生的一聲娘親給鎮住了。幾個人回頭查看一番,後面沒什麼東西啊?誰這樣叫?

寒夜獨殤突然想起來那個可以讓花開得更鮮艷的小東西,等會……難道是那個奇怪的傢伙?可是看他那麼小隻,應該不會是高級靈獸吧?

在這片大陸上面,主要分兩種獸類,一種神獸一種魔獸,而神獸和魔獸都是由靈獸進化而成。靈獸分低級中級高級,當然靈獸升級是很難的,需要很長的時間。而究竟是成為神獸還是魔獸,一切都得看他們自己的意志,有了主人的就看主人。靈獸的低級和中級都不會說話,只有高級以上才會說話。所以寒夜獨殤才會這麼驚疑,但是她也並不是沒有見過這種奇迹,所以才會想到這種可能性。

即刻便有事實證明她確實沒有猜錯,聲音確實是從這小傢伙身上發出來的,這也就是說他確實是一隻高級靈獸。

看著某隻把小男孩纏得緊緊的靈獸,寒夜獨殤心裡估摸著:看樣子是賴上奕奕了,把它看成自己的母親了。這小子運氣不錯,可以藉此獲得一隻高級靈獸。

東方奕奕則是被這小東西的指責聲給糊弄的一愣一愣的,最後直接連連認錯。

「我錯了,我錯了。我不應該拋下你行了吧?你不就想跟我契約嗎,契約就契約吧!」徹底被繞昏了,奕奕就這樣糊裡糊塗的把身份給確認下來了。

直到手指被咬破,鮮紅的血滲出,被小傢伙舔食乾淨。出現了一個法陣,經小東西確認完畢之後,契約結束。奕奕被這一系列的轉變給搞得還沒有回過神來,就已經多出了一隻高級靈獸成了自己的召喚獸了。

「娘親你繼續去冒險,我先去睡一會兒。」說著就直接消失不見了,跑去了契約獸的空間休息。

奕奕有些尷尬,有點不適應,有一些小小的高興,他居然直接就這樣的稀里糊塗的有了一隻召喚獸。事後,他雖是在跟隨他們走,但是臉上的興奮表情卻是溢於言表,是個人都能看出來。

不知不覺,他們已經在這裡面走了好一段時間。可是,除了初使碰見的那搶牌子的隊伍外,再也沒有碰到過其他的隊伍,難道說這森林真的有這麼大嗎?大到連當初那麼多人進入這裡,現在卻一個都碰不到嗎?如果真是這樣那還真是大到出奇了。而且到現在為止,連遇到的靈獸都那麼少,真的是太詭異了。 兩人這邊正在交談,渾然忘記了旁邊於成正痛的在一旁打滾。

“哎,對了於成,我很想知道你的錢是不是也放在保險櫃呢?”歐陽天忽然開口問道。

“我跟他那麼久了,他這些年黑的錢全部都分佈在各個戶口,要不然就是轉換成了固定資產,保險櫃之類的是不可能有的,不然這些可都是罪證了。”夜無際搖着頭給歐陽天解答了疑問。

“銀行卡我們也不可能動,不然到時候也要跟着遭殃,本來還想賺一筆呢,看來是沒機會了,對了,於成就他一個人嗎,他老婆兒子女兒什麼的一個都不在?”歐陽天疑惑的問道。

“因爲最近勢頭不對,他已經把他兒子和老婆安排出去了,否則的話,他一倒臺,他兒子和老婆絕對沒什麼好日子過,於成在位的時候得罪的人多的數不清。”夜無際這幾年都呆在於成身旁,所以對於他的事情幾乎是知道的一清二楚。

兩個人就這麼聊着,等着於成的人把夜無際的妹妹給送回來。

……

……

……

“噠噠噠。”安靜的樓道忽然響起了聲音。

“你給我老實點!啪!”一聲怒吼,和一聲清脆的聲音響起,夜無際的心猛地一跳,隨後整個人一下子如脫繮的野馬一般,向着樓梯口飛奔而去。

“哥!!是你嗎!”夜雨的語氣十分的欣喜,彷彿中了百萬大獎一般。

“小雨!我終於見到你了。你這個混蛋,居然敢打我妹妹。”

“砰砰砰。”“阿,饒命饒命!”

話音剛落,頓時響起了一陣沉悶的撞擊聲和哭喊求饒聲。

“哥哥,嗚嗚嗚嗚……我終於見到你了。”淒涼的哭泣聲從樓道傳了出來,哭的人真是讓人有些心酸。

“小雨,沒事了,沒事了,以後哥哥在也不會離開你了,這些年讓你受苦了,臉還疼嗎……”夜無際原本毫無感情的聲音,此刻也是多了些柔情,少了分冷淡。

“哥哥在我身旁,我就不疼……呵呵呵。”說完之後,還傻傻的笑了起來,這副雨帶梨花的樣子倒真是讓人心疼。

“好了,哥哥帶你去見個人,呆會你可要好好謝謝人家。”夜無際輕聲的說道。

“嗯,我知道了哥哥!”夜雨乖巧的應到。

樓梯又傳出了噠噠噠的聲音,隨後夜無際先走了出來,身後還跟着一個女孩子,身高大約也就1米55左右,長得倒是挺嬌小,看其年齡應該跟歐陽天差不多大,也就是15,6歲的樣子,只不過這女孩子模樣有些狼狽,一頭短髮留到脖子處,不過從頭髮的斷口處來看,應該是用剪刀剪的,臉上髒兮兮的讓人看不出美醜,兩道淚痕清楚的浮現着,顯然是剛剛哭過的痕跡,雖然臉上不乾淨,但是卻掛着一副甜甜的笑容看着歐陽天,一副天真無邪的模樣,一身破舊的衣服穿在身上,露出了許多的孔洞,大小極不合身,而且腳上光溜溜的,卻是一雙鞋子都沒穿,小腳丫還一動一動的。

“這位大哥哥,謝謝你救了我,我叫做夜雨。”看着夜雨一副甜美的樣子,歐陽天心中頓時涌起了對於成的憤恨,這麼一位單純的孩子,卻因爲於成,遭受了不知道多少罪過,這讓歐陽天如何不恨,如何不火。

“嗯,小妹妹很可愛,我叫做歐陽天,呵呵呵……對了無際,你先帶小雨到門口等我,我把於成解決了在下去找你們。”

“你要把於成??”夜無際皺着眉頭問道,因爲夜雨在身旁的緣故,所以他並沒有說出殺掉這兩個字。

“不要,不要!”正在疼痛中掙扎的於成,頓時被這句話一驚,趕緊喊道。

歐陽天瞥了他一眼,搖了搖頭說道:“於成不需要我來,自然會有人收拾他,不過爲了避免他逃跑,所以我得把他綁起來,不然到時候對你們來說是個威脅。”

聽見歐陽天這麼說,無際點了點頭,拉着光腳的小雨就要往下走。

“哎,等一下,這雙拖鞋讓小雨穿吧,不要嫌哥哥的腳髒阿,呵呵……”歐陽天說完,還親自把小雨的腳放進拖鞋裏,一點也沒有嫌棄小雨髒的感覺。

夜雨心中一暖,這麼多年來,還是第一次有人爲他穿鞋呢,對着歐陽天又露出了一個甜甜的笑容,輕輕的說道:“謝謝。”

夜無際的心中也是一顫,看着歐陽天望着夜雨那真誠,還有寵愛的目光,嘴角也是不自覺的露出了一抹笑意。

夜雨穿上這麼大的拖鞋還真是顯得有些怪異,走路都不是很好走,但是至少不磕腳阿!

夜無際領着夜雨下了樓,然後走到大門口,就站在原地等着歐陽天下來,夜無際原本還有可能帶着妹妹就這麼跑了,但是剛剛歐陽天的舉動,卻讓他改變了決定,也許跟着他會更好呢……

“於成,你可真是個敗類,這麼小的女孩子你都下的去手,簡直禽獸不如!”歐陽天吼道,在於成驚恐的眼神中,直接一腳將他踢到了牆上,“砰”的一聲,於成直接砸在牆上,吐出一口鮮血,隨後就昏死了過去。

於成從牆上掉落下來,歐陽天忽然聽見一聲金屬落地的輕響,往地上一掃,發現居然掉出來了一個金色的戒指,有些好奇的撿起來,查看了一下。

“於成的信物,10級以後可開啓特殊任務。”

歐陽天有些意外,居然出了個任務開啓物品,也不知道是什麼任務,難道於成的背後還有什麼勢力不成,否則怎麼會出現這麼一個戒指,而且還是信物?想了許久仍舊想不通,既然想不通,歐陽天也不去想了,反正現在等級還不到,想那麼多也沒用,把戒指放到揹包裏,歐陽天站起身來,看了於成一眼。

“真想親手殺了你!嗎的。”歐陽天恨恨的說了這麼一句,然後找出一捆繩子,把於成牢牢的綁在一根柱子上,勒的緊緊的,最近陳杰應該就要把於成辦了,還是綁緊點,省的於成跑掉了!

歐陽天把痕跡都給清除了一遍,這才放心的走下樓梯,因爲最近星神來到了Bj市的原因,所以歐陽天一切都顯得十分的小心,在下樓梯的時候遇見那個送夜雨過來的惡棍,此時這個惡棍已經昏迷了,顯然是夜無際下的手,看着昏迷的惡棍,歐陽天也沒有客氣,剛剛這小子抽的那巴掌可是真夠響亮的!直接把他的脖子一扭,也給他來個脆響,頓時一聲系統提示聲響起。

“恭喜您獲得600點經驗。”

歐陽天把屍體給丟到空間戒指裏,等以後有機會在做處理,搞定這人之後,歐陽天站在原地想了一會,還是決定用真面目來面對夜無際和夜雨,畢竟剛剛已經說過了要讓他們和自己的父母一起生活,那自然就沒有必要繼續用他人的臉了。 山重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正當他們都有些疲倦地穿梭在樹林之中,隔著幾步,寒夜獨殤一眼便望見了遠處忽明忽暗的光亮里隱隱映現出來的山洞。

「去那邊,有山洞。」

久久未得到消息的人們終於欣喜地抬起頭,向她指的那個方向看去。果不其然,那邊如果不仔細看的話,確實是看不出來有個山洞。

「呼……總算是找到了一個山洞,希望裡面有我們需要的紅炎草。」奕奕鬆了口氣,找了這麼久,他原本有了契約獸的那股興奮勁早就被疲累感給覆蓋下去了。這入學測試沒有了木牌子,還真是難搞。

在山洞口,陶凌霄停了下來,旁邊躍躍欲試的陶安辰和東方奕奕只想著早點找到東西,寒夜獨殤僅是眉眼淡淡地跟在他們後面,只是腳步放輕放慢了幾分。

男子悄無聲息的攔住了他們倆,寒夜獨殤見狀,一直緊繃著的心終於小小的放鬆了一下。她可是記著在,當初導師在講這種草的時候,說了這邊會有守護靈獸的,既然是守護靈獸,依據著她以前的經驗,不會是太弱的。

但是她卻並沒有阻攔他們進入,也是由於她想快點結束這種測試的心態。不過既然現在有人出來阻止他們了,那正合她心意,正好可以休息會兒。好好的調整下狀態,以最好的姿態去面對即將到來的危險。


待陶凌霄終於跟他們倆講明白之後,這才發現某人已經坐在地上調整狀態了,剩下的這三個人連忙跟著坐下來開始調整狀態。不可大意,這東西不可能是那種容易取的,從它的生長環境就可以看出來,生長在特別炎熱的地方,那麼內部肯定有什麼蹊蹺。

睜開眼睛,寒夜獨殤盯著其他三個人。受到這麼強烈的注視,令他們也紛紛睜開了眼睛。寒夜獨殤的手裡面不知何時有了一個藥瓶子,從裡面倒出三顆藥丸,精準的分射向他們三人,鳳眼微垂,看著手裡的白瓷藥瓶:「這個是可以全面增幅20%的冽丹,你們現在就吃,以免等會可能會有不必要的麻煩出現。」

說著,又從裡面倒出一個藥丸自己也吃掉了。這都是當時師傅給自己練的,現在是吃一個少一個,可是為了防止都會有意外,必須毫不猶豫地吃掉。

事情分輕重,她從來都分得很清。就算心裡再不捨得,可是對於生命的安危來說,就必須有這份毫不猶豫。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