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浩明雖身為玄天宗的副宗主,不過總內大小事務,基本上他已完全交予林思穎做決定,見到思穎做出決定,岳浩明也不在多說,他起身跟隨在林思穎等人的身後,走出去。

很快一行人走到玄天宗山門前,畢竟對方好歹也是一宗之主,無論對方此番前來目的是什麼,親自出去迎接,這是一種禮儀,副宗主岳浩明與諸位長老直徑朝著這邊走過來。

古豐宗主與六位古豐宗的長老,見到眼前這一幕,他們有些意外,玄天宗已是一方霸主,七宗之首,卻沒想玄天宗的副宗主岳浩明,大長老林思穎,還對古豐宗以禮相待。

古豐宗主與六位長老,有些受寵若驚,儘管在玄天宗里,大小事務均為林思穎處理決定,不過在外人面前,林思穎則站一旁,副宗主岳浩明,拱手道,「實在有失遠迎。」

「岳副宗主,你實在太客氣了,今日前到貴宗,其實是有事相求,不知岳副宗主能否讓我見一見玄天宗一名弟子,她乃是玄天宗外宗弟子,名為劉百合。」古豐宗主說道。

見到古豐宗主如此開門見山的說話,岳浩明轉頭看向林思穎,平靜道,「林長老,你覺得此事如何處理,古豐宗的宗主,他想見玄天宗的外宗弟子,劉百合。」

「既然古豐宗主指名道姓,要見我玄天宗的外宗弟子劉百合,這有何不可,古豐宗主,裡邊請。」林思穎說完此話,走在前方,古豐宗主見到林思穎如此,不由倒吸一口冷氣。

他未曾想過,玄天宗的大長老林思穎行事風格如此雷厲風行,她甚至問都不問為什麼要見外宗弟子劉百合,就直接答應下來,並在前方帶路,這究jìng是為何?她如此武斷。

很快古豐宗主注yì到,岳浩明對於林思穎的決定,似乎並未有任何異言,甚至岳浩明一臉不以為然跟在身後,古豐宗主與六位長老,很快將目光注視在玄天宗的長老身上。

古豐宗主驚愕發現,他竟看不出在場任何一人的修為,古豐宗主好歹是四重頓悟期修為,可即便這樣的修為,卻無法探視在場任何人的修為,這說明在場隨便一人都比他強。

這是古豐宗主第二次來到玄天宗,在幾年前,各宗門都好幾次前來玄天宗拜訪,可玄天宗對於任何人,都是閉門不見,沒想到短短几年時間裡,玄天宗竟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古豐宗主清楚記得,這些玄天宗的長老,正是當年在望月峰時的青年,當時這些人的修為,不過是初窺期修為而已,幾年時間不見,在次見面時,這些人已是頂尖強者!

他探視不出這些人的修為,說明玄天宗的十名長老,任何一個長老出來,身為古豐宗的宗主,他都不是對shǒu,想到這種可能性時,古豐宗主已完全傻眼,到底是怎回事。

玄天宗里究jìng存在著什麼,如此年紀的青年,竟能成為玄天宗的長老,而且他們的修為如何能提升得這般迅速,著實令人費解,這也難怪玄天宗連問都不問,就直接讓他們進。

原來玄天宗的實力,早就遠遠超出他的認識範圍之外,想到這裡時,古豐宗主臉上露出無奈苦笑,想想之前所作所為,實在幼稚,就憑那樣的小伎倆,居然還想消弱玄天宗?

玄天宗許多弟子們,見到玄天宗十位長老,全部在場,身後跟著幾個沒見過面的人,玄天宗弟子心存好奇,也跟隨在身後,朝著玄天宗的外宗走去,古豐宗主震hàn連連。

古豐宗主驚愕發現,玄天宗的弟子們,修為普遍高得嚇人,看似只有十七八歲的年輕人,竟有七重初窺期左右,還不僅僅是一兩個這樣的人,而是一大群,數不勝數。

這麼多天才青年,到底是從哪冒出來的,這般年紀,如此修為,應該在其他公國有所聽聞才對,就在古豐宗主震hàn不已時,沒過多久,眾人已來到外宗弟子的廣場面前。

劉百合接到林思穎的傳令,便迅速趕過來,當劉百合來到武場面前,見到古豐宗主時,劉百合不由得一愣,她似乎沒想過,在玄天宗里,見到當日在劉家裡見過面的古豐宗主。

「弟子劉百合,見過副宗主大人,諸位長老,不知叫弟子過來,所為何事?」劉百合恭敬行禮問道,對於站在一旁的古豐宗主,她絲毫沒有理會,當作不存在。

林思穎微xiào著點點頭,轉頭看向古豐宗主,不緊不慢的說道,「古豐宗主,你要找的人可是她?在外宗弟子裡面,名為劉百合的女弟子,也就只有她一個,人我已經找來了。」

說完林思穎站一旁,玄天宗的弟子們,見到林思穎的此番舉動,他們都不由得一愣,林長老要幹什麼?看這架勢,似乎將外宗弟子劉百合交給古豐宗主?古豐宗主想幹什麼?

其實林思穎和尚書,岳浩明,等人看似一臉隨意站一旁,但倘若古豐宗主和古豐宗的長老,真敢對玄天宗的外宗弟子劉百合出手,林思穎等人會瞬間將其打趴。

見到古豐宗主和六名長老,朝著她的方向走去,劉百合一臉警惕,而林思穎和岳浩明等人,也隨時準備出手,若敢來玄天宗要人,在玄天宗動手,思穎等人也不會手下留情。

可令在場所有人都料想不到的事發生,古豐宗主與六名長老,走到劉百合身前不遠處時,七人一下停止腳步,對著劉百合,直接彎腰行禮,一時之間眾人都不由得傻眼。

在場所有玄天宗的弟子們面面相覷,腦袋有些轉不過彎,這幾個人是誰,看不出他們的修為,他們應該是強者,可他們卻來到劉師妹的面前,就直接彎腰行禮,究jìng是為何?

劉百合,林思穎,岳浩明等人也是驚yà不已,沒想到古豐宗主與幾名古豐宗長老,突然做出這樣的舉動,在場知道幾人身份的,也就劉百合和林思穎等人,其他弟子並不知道。

「劉姑娘,我乃古豐宗的宗主,這幾位是古豐宗的長老,當日在白塔公國時,我們幾人受宗內弟子惡語蠱惑,迷了心智,做出那般無禮之舉,希望劉姑娘能夠原諒我等。」

岳浩明雖身為玄天宗的副宗主,不過總內大小事務,基本上他已完全交予林思穎做決定,見到思穎做出決定,岳浩明也不在多說,他起身跟隨在林思穎等人的身後,走出去。

很快一行人走到玄天宗山門前,畢竟對方好歹也是一宗之主,無論對方此番前來目的是什麼,親自出去迎接,這是一種禮儀,副宗主岳浩明與諸位長老直徑朝著這邊走過來。

古豐宗主與六位古豐宗的長老,見到眼前這一幕,他們有些意外,玄天宗已是一方霸主,七宗之首,卻沒想玄天宗的副宗主岳浩明,大長老林思穎,還對古豐宗以禮相待。

古豐宗主與六位長老,有些受寵若驚,儘管在玄天宗里,大小事務均為林思穎處理決定,不過在外人面前,林思穎則站一旁,副宗主岳浩明,拱手道,「實在有失遠迎。」

「岳副宗主,你實在太客氣了,今日前到貴宗,其實是有事相求,不知岳副宗主能否讓我見一見玄天宗一名弟子,她乃是玄天宗外宗弟子,名為劉百合。」古豐宗主說道。

見到古豐宗主如此開門見山的說話,岳浩明轉頭看向林思穎,平靜道,「林長老,你覺得此事如何處理,古豐宗的宗主,他想見玄天宗的外宗弟子,劉百合。」

「既然古豐宗主指名道姓,要見我玄天宗的外宗弟子劉百合,這有何不可,古豐宗主,裡邊請。」林思穎說完此話,走在前方,古豐宗主見到林思穎如此,不由倒吸一口冷氣。

他未曾想過,玄天宗的大長老林思穎行事風格如此雷厲風行,她甚至問都不問為什麼要見外宗弟子劉百合,就直接答應下來,並在前方帶路,這究jìng是為何?她如此武斷。

很快古豐宗主注yì到,岳浩明對於林思穎的決定,似乎並未有任何異言,甚至岳浩明一臉不以為然跟在身後,古豐宗主與六位長老,很快將目光注視在玄天宗的長老身上。

古豐宗主驚愕發現,他竟看不出在場任何一人的修為,古豐宗主好歹是四重頓悟期修為,可即便這樣的修為,卻無法探視在場任何人的修為,這說明在場隨便一人都比他強。

這是古豐宗主第二次來到玄天宗,在幾年前,各宗門都好幾次前來玄天宗拜訪,可玄天宗對於任何人,都是閉門不見,沒想到短短几年時間裡,玄天宗竟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古豐宗主清楚記得,這些玄天宗的長老,正是當年在望月峰時的青年,當時這些人的修為,不過是初窺期修為而已,幾年時間不見,在次見面時,這些人已是頂尖強者!

他探視不出這些人的修為,說明玄天宗的十名長老,任何一個長老出來,身為古豐宗的宗主,他都不是對shǒu,想到這種可能性時,古豐宗主已完全傻眼,到底是怎回事。

玄天宗里究jìng存在著什麼,如此年紀的青年,竟能成為玄天宗的長老,而且他們的修為如何能提升得這般迅速,著實令人費解,這也難怪玄天宗連問都不問,就直接讓他們進。

原來玄天宗的實力,早就遠遠超出他的認識範圍之外,想到這裡時,古豐宗主臉上露出無奈苦笑,想想之前所作所為,實在幼稚,就憑那樣的小伎倆,居然還想消弱玄天宗?

玄天宗許多弟子們,見到玄天宗十位長老,全部在場,身後跟著幾個沒見過面的人,玄天宗弟子心存好奇,也跟隨在身後,朝著玄天宗的外宗走去,古豐宗主震hàn連連。

古豐宗主驚愕發現,玄天宗的弟子們,修為普遍高得嚇人,看似只有十七八歲的年輕人,竟有七重初窺期左右,還不僅僅是一兩個這樣的人,而是一大群,數不勝數。

本部來自看書蛧

思︽路︽客~siluke~info更新最快的,無彈窗! ?古豐宗主前往玄天宗登門謝罪的事,那一切都是后話,凌天,胖子,青青,三人離開白塔公國,直徑朝著古豐宗方向飛躍而去,沒過多久,三人來到距離玄天宗不遠的山林里。

來到玄天宗的這片區域里,凌天,青青,胖子,三人很快意識到事情不對勁,附近幾千里內,他們趕過來時,竟沒發現任何一隻強大的猛獸,準確來說沒見到猛獸身影。

凌天來到玄天宗不遠處,暗中查看一番,見玄天宗一切正常,林思穎,藍月琴,藍月霞,三女都平安,凌天才準備離開,青青卻忍不住說道,「夫君,這附近的情況不對勁。」

「凌天,這片區域~豬~豬~島~.恐怕有強大的猛獸存在,有可能是王級以上的強大猛獸,這樣實力修為驚人的猛獸,為何在這片區域,它若襲擊你的家園,恐怕所有人都低檔不住。」

聽到胖子說出此番話,凌天臉上露出嚴肅神色,王獸對凌天,胖子,青青三人來說,並不算什麼威脅,可那隻王獸若攻擊百曉公國,玄天宗,簡直就是滅頂之災。

百曉公國和玄天宗會有可能受到前所未有的威脅,凌天對於這樣的事,怎可能視而不見,不過凌天也有些束手無策,這片區域怎麼大,要怎樣才能將那隻王獸給找出來?

就在凌天沉思時,遠處一股龐大能量傳來,凌天,青青,胖子,三人渾身不由得一顫,臉上露出驚愕神色,從那股龐大能量上判斷,恐怕比他們三人的修為還要強。

凌天卻毫不猶豫,身形一閃,朝著那股龐大能量方向飛躍而去,這股龐大能量肯定是王獸所釋放,林思穎,藍月琴,藍月霞等人會受到威脅,這種事凌天絕不允許發生。

見到凌天朝著那股能量方向飛躍而去,青青和胖子,兩人也好不怠慢,一揮手,兩人各自釋放出氣體巨劍,與丹火,也緊隨其後,跟著凌天,沒多久只見空中一個身影。

那身影很遠,凌天,青青,胖子三人只是見到空中一個飛行的小黑點,此時凌天更加肯定,遠處身影就是附近的那隻王獸,三人追逐在身形後面,不斷快速飛躍而行。

凌天驚訝發現,以他的奔跑速度,竟有些追不上遠處那黑影,連續追趕將近數個時辰,青青忍不住開口說道,「夫君,事情不對勁,那隻王獸好像故意讓我們追著。」

就算青青不說,凌天和胖子也察覺到,好像遠處那身影,故意帶著他們在飛行,不過凌天卻沒有任何辦法,為保障百曉公國與玄天宗的安全,凌天顧不得那麼多。

對於凌天來說,他倒很樂意讓那隻王獸帶他們飛遠一點,這樣一來,等交手時,釋放出在強的攻擊招式,也不會誤傷到玄天宗與百曉公國,凌天感覺距離已夠遠了。

他正準備使出全速追趕上遠處的黑影時,凌天,青青,胖子,三人突然發現,遠處那黑影一下停留在半空中,凌天三人很快追上那身影,當逐漸靠近身影,三人不由得一愣。

靠近空中身影時,凌天,胖子,兩人瞪大雙眼,一臉不敢置信,漂浮在空中竟是一個穿著火辣暴露的女子,女子身穿娟紗金絲繡花長裙,長裙似乎太薄,變得有些透明。

若隱若現,那對碩大波濤洶湧的輪廓若隱若現,兩條修長白皙的嫩藕一樣的手臂,自然而然垂在細若水蛇一樣小腰上,最驚人的是她的兩條白得反光,漂亮到眩目大長腿。

見到眼前這穿著火辣性感的女子,凌天和胖子,兩人怎也沒想到,之前一直追趕的人,竟是眼前看似弱不經風的女子,見兩人此模樣,青青提醒道,「夫君,她可是王獸!」

聽到青青這麼一提醒,凌天,胖子,兩人這才緩過神,沒錯,眼前火辣性感的女子,無論怎樣看似弱不經風,她可是王獸化身,絕對不容小視,更何況他們看不出此女修為。

當凌天注視著此女子時,此女子也在注視著凌天,她臉上露出詭異的笑容,見到此女子臉上的笑容時,凌天微皺眉頭,疑惑不解,她臉上露出這般笑容,究竟是什麼意思?

就在凌天疑惑不解時,遠處一股龐大氣息傳來,感覺到又一股龐大氣息朝這邊飛躍而來,凌天,青青,胖子,三人一下釋放出各自武道,警惕注視著遠處飛躍而來的身影。

不過很快,遠處空中的身影飛躍到凌天三人身前時,見到那身影,凌天,胖子,青青在次愣住,一臉茫然與驚愕,空中飛躍而來的身影,年紀太,太,太過於年輕!

虛空飛躍而來的是一名年紀看似只有兩三歲小女孩,小女孩來到火辣性感女子面前,便一臉興高采烈,撲進女子懷中,說道,「娘親,娘親,你又給我帶來什麼好吃的。」

這究竟是怎回事,看似只有兩三歲模樣的小女孩,居然是五重王級修為,凌天三人正驚訝不已時,火辣性感女子,一臉微笑道,「冬兒,你看娘親把誰給你帶來了?」

聽到小女孩將火辣女子稱呼為娘親,凌天和胖子有些驚訝,沒想到身材如此火辣性感的女子,竟是此小女孩的母親,小女孩見到火辣性感女子這麼說,她轉頭看向凌天等人。

在看向凌天等人時,小女孩逐漸飛躍而來,凌天,青青,胖子三人將氣勢釋放而出,一臉警惕,眼前小女孩雖只有兩三歲模樣,可她卻是實打實的五重王級強者!不容小視。

古豐宗主前往玄天宗登門謝罪的事,那一切都是后話,凌天,胖子,青青,三人離開白塔公國,直徑朝著古豐宗方向飛躍而去,沒過多久,三人來到距離玄天宗不遠的山林里。

來到玄天宗的這片區域里,凌天,青青,胖子,三人很快意識到事情不對勁,附近幾千里內,他們趕過來時,竟沒發現任何一隻強大的猛獸,準確來說沒見到猛獸身影。

凌天來到玄天宗不遠處,暗中查看一番,見玄天宗一切正常,林思穎,藍月琴,藍月霞,三女都平安,凌天才準備離開,青青卻忍不住說道,「夫君,這附近的情況不對勁。」

「凌天,這片區域恐怕有強大的猛獸存在,有可能是王級以上的強大猛獸,這樣實力修為驚人的猛獸,為何在這片區域,它若襲擊你的家園,恐怕所有人都低檔不住。」

聽到胖子說出此番話,凌天臉上露出嚴肅神色,王獸對凌天,胖子,青青三人來說,並不算什麼威脅,可那隻王獸若攻擊百曉公國,玄天宗,簡直就是滅頂之災。

百曉公國和玄天宗會有可能受到前所未有的威脅,凌天對於這樣的事,怎可能視而不見,不過凌天也有些束手無策,這片區域怎麼大,要怎樣才能將那隻王獸給找出來?

就在凌天沉思時,遠處一股龐大能量傳來,凌天,青青,胖子,三人渾身不由得一顫,臉上露出驚愕神色,從那股龐大能量上判斷,恐怕比他們三人的修為還要強。

凌天卻毫不猶豫,身形一閃,朝著那股龐大能量方向飛躍而去,這股龐大能量肯定是王獸所釋放,林思穎,藍月琴,藍月霞等人會受到威脅,這種事凌天絕不允許發生。

見到凌天朝著那股能量方向飛躍而去,青青和胖子,兩人也好不怠慢,一揮手,兩人各自釋放出氣體巨劍,與丹火,也緊隨其後,跟著凌天,沒多久只見空中一個身影。

那身影很遠,凌天,青青,胖子三人只是見到空中一個飛行的小黑點,此時凌天更加肯定,遠處身影就是附近的那隻王獸,三人追逐在身形後面,不斷快速飛躍而行。

凌天驚訝發現,以他的奔跑速度,竟有些追不上遠處那黑影,連續追趕將近數個時辰,青青忍不住開口說道,「夫君,事情不對勁,那隻王獸好像故意讓我們追著。」

就算青青不說,凌天和胖子也察覺到,好像遠處那身影,故意帶著他們在飛行,不過凌天卻沒有任何辦法,為保障百曉公國與玄天宗的安全,凌天顧不得那麼多。

對於凌天來說,他倒很樂意讓那隻王獸帶他們飛遠一點,這樣一來,等交手時,釋放出在強的攻擊招式,也不會誤傷到玄天宗與百曉公國,凌天感覺距離已夠遠了。

他正準備使出全速追趕上遠處的黑影時,凌天,青青,胖子,三人突然發現,遠處那黑影一下停留在半空中,凌天三人很快追上那身影,當逐漸靠近身影,三人不由得一愣。

靠近空中身影時,凌天,胖子,兩人瞪大雙眼,一臉不敢置信,漂浮在空中竟是一個穿著火辣暴露的女子,女子身穿娟紗金絲繡花長裙,長裙似乎太薄,變得有些透明。

若隱若現,那對碩大波濤洶湧的輪廓若隱若現,兩條修長白皙的嫩藕一樣的手臂,自然而然垂在細若水蛇一樣小腰上,最驚人的是她的兩條白得反光,漂亮到眩目大長腿。

見到眼前這穿著火辣性感的女子,凌天和胖子,兩人怎也沒想到,之前一直追趕的人,竟是眼前看似弱不經風的女子,見兩人此模樣,青青提醒道,「夫君,她可是王獸!」

聽到青青這麼一提醒,凌天,胖子,兩人這才緩過神,沒錯,眼前火辣性感的女子,無論怎樣看似弱不經風,她可是王獸化身,絕對不容小視,更何況他們看不出此女修為。

當凌天注視著此女子時,此女子也在注視著凌天,她臉上露出詭異的笑容,見到此女子臉上的笑容時,凌天微皺眉頭,疑惑不解,她臉上露出這般笑容,究竟是什麼意思?

就在凌天疑惑不解時,遠處一股龐大氣息傳來,感覺到又一股龐大氣息朝這邊飛躍而來,凌天,青青,胖子,三人一下釋放出各自武道,警惕注視著遠處飛躍而來的身影。

看書惘首發本書 ?凌天完全目瞪口呆,注視著眼前這一幕,傻愣愣站原地,不遠處那火辣性感女子,已將那股龐大氣勢收回,青青和胖子也反應不過來,劇情變化的速度太大,腦袋轉不過彎。

爹爹?凌天這傢伙還真是可以,什麼時候,還搞出一個女兒來,就在凌天三人都迷茫時,只聽懷中那小女孩,一臉委屈的說道,「爹爹,冬兒很乖,爹爹以後別拋棄冬兒。」

此話一出,胖子瞬間對凌天注視過來,那是怨氣極重的幽怨目光,凌天,怎麼能這樣,面對如此性感火辣的女子,你怎麼能忍心拋棄她們,更何況對方還是尊級強者!

有一個尊級強者的女子,[豬^豬^島^][].[zhu][zhudao].[com]願意跟隨他,這傢伙還能忍心將其拋棄,胖子一臉驚愕與茫然,而一旁的青青,聽到小女孩說出此番話,她則微微皺眉,不相信小女孩的這些話。

青青非常肯定,凌天絕對不會做出這樣的事,事情肯定有什麼是她所不知道的,夫君不會拋棄任何人,凌天剛準備解釋,卻見青青微笑著點點頭,凌天才不由得鬆口氣。

胖子這傢伙,別人說什麼都信,凌天在心中有些抱怨,不過回頭想想,胖子也是情有可原,畢竟對方可是一名尊級強者,一名尊級強者,帶著小女孩賴上他,這也算是絕了。

他不過是四重王級修為而已,對方可是尊級的強者,自己沒什麼被她所圖的才對,青青伸出手,撫摸向小女孩,一臉微笑道,「小冬兒,你爹爹為什麼會拋棄你,你能說…」

還沒等青青伸出去的手撫摸到小女孩的腦袋,只見小女孩的牙齒變成獠牙,張口就直接咬去,青青根本沒來得及反應,她驚呼一聲,急忙將手給縮回去,手上已被咬出牙印。

鮮血在不斷滲透而出,見到眼前這一幕,凌天頓時一驚,急忙將小女孩抓住,可當凌天抓住小女孩時,才發現小女孩用一臉無辜天真的模樣,正注視著他,凌天有些無奈。

「夫君,青青沒事,小孩子,總是比較好動。」見到凌天要責備小女孩,站一旁的青青急忙開口說道,畢竟小女孩的母親,她可是一名尊級修為的強者,不能小視。

青青生怕凌天打這小女孩,惹怒小女孩的母親,那他們三人可沒什麼好下場,更何況她被咬到手時,只是有些驚訝,下意識反應才驚叫,手上的傷口並不深,不礙事。

「我勸你別在碰她,她可是除了至親的人之外,任何人都不能隨意觸碰,否則到時,冬兒要是打死你,我可不負責。」不遠處性感火辣的女子,一臉不以為然說道。

凌天有些無奈,雙手著著小女孩的肩膀,仔細打量著她,卻對她沒有任何記憶,片刻之後,凌天有些無奈道,「呃,閣下,你與這小女孩,是不是認錯人了?」

「嗚嗚嗚,爹爹,爹爹認不得冬兒了,爹爹是不是又要拋棄冬兒,冬兒以後會很聽爹爹的話,爹爹不要拋棄冬兒跟娘親了。」就在凌天說出此話,小女孩頓時便哭出聲來。

淚汪汪的模樣,極其惹人憐愛,一旁的胖子,似乎有些看不過眼,他忍不住開口說道,「凌天,你,你別胡亂來,你趕緊,看仔細,別人怎可能無緣無故將你稱呼為爹爹。」

那可是尊級的強者,更何況這小女孩,才兩三歲的模樣,就已是五重王級修為的強者,如此天資過人的小女孩,也得虧凌天才忍心這樣拋棄,一般人怎可能會忍得下心?

「胖子,你,你,我警告你,我現在腦袋亂得很,你在惹我,我立即把你打趴地上,不信你試試,給我閉嘴,站一邊老實看著!」凌天有些氣急敗壞的低吼道。

胖子見凌天吼出此話,他倒也沒有繼續開口,只是繼續有埋怨的目光,注視著凌天,凌天有些無奈說道,「閣下,恕在下冒昧,在下可不曾記得與你發生過什麼關係。」

聽到凌天說出此話,胖子張大著嘴,正準備說些什麼,不過被凌天轉頭一瞪眼,他才急忙將到嘴的話給縮回去,不過胖子繼續用埋怨的目光盯著凌天,似乎在無聲抗議著。

凌天你夠可以了,既然跟如此性感火辣的女子,發生過關係,現在說出此話是什麼意思,難不成是想吃干抹嘴,不打算認賬?連孩子都有了,你就算在怎麼抵賴也無用了。

不遠處的性感火辣女子,聽到凌天說出此話,她一臉不以為然,開口說道,「呵,我只是說你是她的爹爹而已,我可沒說過你與我發生過什麼關係,是你自己想多了吧。」

此話一出,凌天,胖子,青青,三人更加疑惑,什麼意思,小女孩將她稱呼為娘親,將凌天稱呼為爹爹,現在聽性感女子這麼一說,事情又有些蹊蹺,總感覺哪裡不對。

凌天有些無奈說道,「閣下,正如你所說,在下與你未曾發生過任何關係,可這小女孩,卻將我稱呼為爹爹,這究竟為何,我真不曾記得在哪見過這小女娃。」

凌天剛說完此話時,見小女孩一臉天真模樣,注視一旁青青,用很認真卻很可愛模樣說道,「原來你對爹爹這麼好,看你能為爹爹捨命的份上,冬兒就允許你跟爹爹在一起。」

青青和凌天,胖子,三人不由得一愣,似乎沒弄清怎回事,眼前這小女孩好像很了解青青的模樣,不遠處的性感女子說道,「冬兒還年幼,抽取血液中的記憶,有些緩慢。」

抽取血液中的記憶?這什麼意思?凌天三人都微微皺眉,凌天努力嘗試著,他總感覺這句話有些熟悉,片刻之後,凌天恍然大悟,說道,「沒錯!我說感覺有些熟悉。」

「有一種遠古凶獸,只要咬中別人,就能從別人的鮮血里探視那人的往事記憶,方才青青被咬到手流血,這小女孩才通過鮮血得到記憶,了解到青青的交記憶,對嗎?」

正因跟凌天簽下血契的是鵟獅,凌天才記得這些,鵟獅有一個本事,就是通過鮮血,探視人的記憶,鵟獅?凌天頓時笑了,一把將小女孩抱在懷裡,笑道,「你都這麼強了。」

見到凌天似乎認出她來了,小女孩不斷用小腦袋貼著凌天的臉蛋,一臉興奮的說道,「那當然了,冬兒以後還會更加厲害,到那時,冬兒就跟娘親一樣,保護爹爹的家鄉。」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