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奧謙虛道,就很虛偽。

「你們想試試嗎?」

他朝雙胞胎邀請道。

這種嘗試有很強的誘導意味,他其實是想用這根魔杖把雙胞胎手裏的【假魔杖】換過來,但他又不能表現得太明顯,不然就是明擺着想窺視韋斯萊家族的鍊金術,兩個雙胞胎暫時不會多想,但他們的父母可不愚蠢。

巫師界卧虎藏龍,水很深,不可像湯姆一樣小覷天下英雄。

喬治猶豫了一下,但弗雷德迫不及待地接過了魔杖。

「清泉如水。」一股清澈的水流從魔杖頂端流了出來。

「換我來試試……熒光閃爍。」喬治接過魔杖,一團柔和的光被他點亮。

「簡直像是奧利凡德的魔杖一樣,而且質量上完全看不出是二手的了,它簡直被翻新了一遍。」

「確實,很不錯的工藝,雖然比我那根使用起來差了一點,但磨合久了,應該會是根好魔杖。」

說完這話,弗雷德望了喬治一眼,兩人從眼神中便讀懂了對方的意思。

「尼奧,我可以這麼叫你嗎?」

尼奧點頭,一派儒雅隨和,「當然。」

「夥計,說來挺不好意思的,但我們剛剛幫你省了五十加隆對吧?」

「還能多省一些的,但是你非要揣著那副老貴族的派頭。」

喬治和弗雷德同聲銜接的說話方式,讓抱怨的話聽起來都讓人感覺幽默。

「所以,你們是想說我欠你們一個人情?」

尼奧發現兩個搗蛋鬼的思路他有點抓不準。

「不不不,沒那麼嚴肅,我們只是想從你這買一根魔杖。」

「材料錢我們出….希望可以打折…還有分期付款。」

弗雷德和喬治一臉的懇切。

「可你們不是已經有魔杖了嗎,難道是因為蹤絲?」

魔法界給未成年的小巫師的魔杖上都施加了一種叫『蹤絲』的追蹤性魔咒,能檢測到小巫師的校外施法,這是不被允許的,一旦抓到,很有可能面臨被霍格沃茲魔法學校開除的懲罰。當然,周圍有其他成年巫師存在時,蹤絲也分辨不出來,只是,這種擦邊球的行為也沒法多做就是了。

「是這樣的,我們有一個弟弟,叫羅恩。」

「他是個愚蠢的小子,完全沒有我們韋斯萊家的聰明勁,但是他今年要入學了。」

「沒錯,可他還缺一根魔杖。」

「我們想請你給做一根魔杖,不然,他就只能用我們哥哥查理淘汰下來的那根了,上次我揮舞那魔杖的時候,它的杖芯都快飛出來了。」

這兩個兄弟說出了請求的原因,是他們的弟弟羅恩·韋斯萊。談及這個不斷被貶低的弟弟,雙胞胎的話語里充滿了一種在尼奧看來…..窮酸卻溫馨的情感。

「這事……」

他猶豫了一下,這可不是他的計劃,製作魔杖不是什麼難事,左右還是需要人來實際檢驗他的制杖術的。

但是,我只是想要你們手裏的那根假魔杖啊,怎麼扯到你們的弟弟身上了?

照這樣發展,是不是應該在三年後,自己站在霍格沃茲校門口,羅恩舉著一根由他親手製作的魔杖。

「伏地魔,我要打敗你!」

嚴重的資敵行徑。

尼奧搖了搖頭,「這又算什麼問題呢,當然可以。」

納吉尼甩了甩尾巴,為什麼人變小了就會言不由衷,我記得,曾經的好夥伴是那麼的殺伐果斷,霸氣四溢的啊。

三人就這件事達成了友好協商后,雙胞胎熱情地給尼奧介紹起了這間雜貨鋪,順便他們也把書單里本學期要求的教材給翻找齊了,只買了一套,因為他們的哥哥帕西給他們留了一套舊書。據說上面記滿了細緻到嚴苛的筆記,兩人忍了很久才沒有高價賣掉它們。

老威廉氣呼呼地給打了個折,畢竟老客戶了。

尼奧也從這家店入手了一批諸如《一個格蘭芬多的漂流日記》、《火龍,從飼養到宰殺再到烹飪》、《吸血鬼能生小孩嗎》這類雜書,喬治和弗雷德傾情推介,內容估計會很無厘頭,適合用來效仿學習這兩兄弟的靈感迸發。

出了店門,雙胞胎邀請尼奧去吃雪糕,居然是他們請客。

「我們想繼續和你聊聊魔杖的事,羅恩那小子這兩天都因為媽媽不打算給他買新魔杖悶悶不樂,我們想快點敲定,對了,尼奧,你要親自見到他嗎,就像是奧利凡德先生那樣用一把小尺子給他量鼻孔寬度?」

「對了,尼奧,看起來你對魔杖很有研究,那你能說說,真的需要用尺子量嗎,畢竟,我今年的胳膊可比去年長了一截,而魔杖又不會變長。」

兩人很有眼力見地挑了一些尼奧都沒想過的問題在那鼓搗,瞬間又給尼奧提供了一些研究思路。他立刻掏出筆記本,翻到最新的一頁將其記下。

「我還沒想過相關的問題,這可能是個有價值的研究課題。」

兩兄弟瞅了一眼那厚厚的彷彿能拿來當枕頭用的筆記,尼奧翻動時他們瞥見了密密麻麻的文字,還有一些複雜到比霍格沃茲的走廊還扭曲的煉金陣圖,瞬間對尼奧的制杖工藝又增加了信心。

這兩兄弟真是人才,尼奧對這對雙胞胎更友善了。

魔法的進步需要知識儲備,更需要繆斯女神的微笑,十個一可以加出一個十,但第二個一變成零,則能將這個過程所需的步驟縮短九倍。從奧利凡德的那把尺子,是不是可以推斷近代的魔杖製作和遠古的工藝是存在分歧的,而不是一脈相承。

畢竟,老魔杖是順從持有者的,只要他擊敗了上一個擁有它的巫師,而新時期的魔杖因為量身定製的關係,更貼合主人的同時,損失了那樣的威力。

所以,如果在魔杖的製作過程中想辦法把這種和持有者之間的聯繫給找到,然後反向逆推,解除掉這種聯繫,那適用性魔杖就能誕生,然後就只剩下增加威力的事了。

死亡聖器並不是無法複製的,巫師們將其看做天塹,殊不知這種思想正在堵住通途。奧利凡德希冀能製作出一根超越老魔杖的作品,他試了一輩子,甚至親自借來老魔杖研究,但他到現在都沒成功,也許,他的路還欠缺一些突破,也或許,他從一開始就走歪了。 「你在這兒等我?」

江塵微微皺眉,看葉蒼穹這副模樣,他在這似乎就是等待著江塵的到來。

「這裡除了你之外,其他人沒有資格讓我等。」

葉蒼穹瞥了其他人一眼,囂張道。

「好傢夥,好久沒有遇到這麼囂張的人,不知道他是不是跟紀無臉一樣不要臉呢?」

鹹魚也是斜著眼看著葉蒼穹,在心裡暗暗誹謗了紀無敵一番。

「放肆!你可知這位乃是南域聖師?」

宋湘軍震怒,聲若洪鐘的呵斥道。

「南域聖師又如何?依然不值得我等!」

葉蒼穹神色依然,絲毫不為萬天流的身份感到震驚。

「好大的口氣,哪怕是你父親在這兒也不敢說這話……」

宋湘軍當即想要教訓葉蒼穹一番,卻是被萬天流攔了下來,「你便是葉青天之子?好氣魄,只是可惜修了魔……」

「哼,我要是修正道,你們都無路可走。」

葉蒼穹冷哼一聲,眉宇間充滿了傲氣。

「葉蒼穹,葉青天在哪兒?」

江塵也沒有心思跟葉蒼穹廢話,開門見山的問道。

「你想要帶走鳳靈兒?還是我父親之前的那句話,用你的命來換。」

「只要你死了,鳳靈兒自然會回去。」

葉青天對之前發生的事情了如指掌,說明魔主葉青天跟分身之間的聯繫比江塵想象中要緊密的多。

「呵呵,我為何要死?用你去換我小師妹不就好了?何必如此大費周章。」

江塵一把抓著葉蒼穹的脖頸,哪怕葉青天是魔主,恐怕也不會對葉蒼穹坐視不管吧?

而且江塵之前就聽說葉青天對葉蒼穹無比重視疼愛,真是不明白他為何會將軟肋留在這兒。

面對江塵的挾持,葉蒼穹發現自己竟是毫無反抗之力,心中震撼的同時也是放棄了抵抗,「他的實力竟然達到了這種地步,父親說的對,絕對不能留著他!」

「江塵,你覺得我父親會把我留在這兒讓你殺么?你不但不能殺我,你還得賜我一場造化!」

葉蒼穹臉上毫無驚慌之色,只是冷冷的看著江塵笑道。

江塵看了看他額頭上的光芒,沒有發現有機緣降臨的跡象,「你哪裡來的自信?或許你便是傳說中的普信男吧。」

「我暫時確實不會殺了你,我要用你把葉青天逼出來,用不了多久你在我手上的消息便會響徹南域。」

既然手上有了談判的籌碼,自然是要好好利用一番。

「江塵,你是否去過無上葬土,還遇到了往生魔君?」

葉蒼穹依然淡定的笑道。

彷彿這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哪怕是面前有一堆高手他也毫不驚慌。

江塵心中警鈴大作,聽葉蒼穹這意思,是從挾持公孫南他們那時便開始算計他了?

讓他進無上葬土,又以鳳靈兒之名造勢,算準了江塵會在論道之後找他,這一環扣一環,令江塵感到一陣膽戰心驚。

「是有如何?你還不知道往生魔君已經死在了我手上吧?」

江塵忍住心中的膽顫,無比冷靜地說道。

「呵呵,他死在你手中是必然之事,這也在算計之中,在無上葬土……你應該也見到了天山靈猴吧?」

葉蒼穹齜牙笑著,這種掌控一切的感覺讓他十分享受。

「!!!!」

江塵心中翻起了滔天巨浪,這事兒他跟誰都沒有提過,這葉蒼穹怎麼會知道?

只能說,這一切也在他們的算計之中?

「你到底想要做什麼?」

江塵手上的力道重了幾分,令葉蒼穹呼吸有些困難,發出了幾聲乾咳。

「把你在無上葬土得到的東西交出來!」

葉蒼穹咳嗽著,似乎吃死了江塵不會殺他,依然有恃無恐的說道。

這回輪到陰陽子和楊小柔震驚了,他們從無上葬土帶出來的只有人皇骨,這事兒只有他們幾人知道,而且很有默契的沒有外傳。

陰陽子擔心江塵懷疑他,連連搖頭表示他沒有泄密。

江塵其實也沒有懷疑他,只是感覺到了一股寒意,手上的動作也漸漸輕了下來,「什麼東西?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哪怕這一切都是葉青天的算計,江塵大可不認,弄了半天他們原來是會了人皇骨,江塵當然不會把人皇骨交給葉蒼穹。

他雖不知人皇骨具體的作用,但傳言得人皇骨者得天下,他可不敢冒這個風險。

萬天流也是一臉詫異的看著江塵,他和聖皇當初就懷疑江塵把人皇骨帶了出來,如今看葉蒼穹這副模樣,十有八九是真的呢。

「非得讓我說明白么?把戰神蚩尤之心交出來!」

葉蒼穹似笑非笑的命令道。

「戰神蚩尤之心?!」

聽到這話,鹹魚下意識的後退了幾步,那玩意兒可是被他封印在他體內,想要心臟不是要他的命么?

「還好這小子不強……」

鹹魚躲在萬天流身後鬆了口氣,用小肉爪拍著胸脯直感慶幸。

「不是人皇骨,是為了蚩尤心臟啊……」

江塵也是鬆了口氣,弄了半天是誤會一場,就說應該葉蒼穹不會知道人皇骨在他身上。

但蚩尤之心同樣也不會交給葉蒼穹,要知道蚩尤是上古戰神的同時還是上古魔神,落在葉蒼穹手上還不知道會引發怎樣的後果。

「不是人皇骨?蚩尤之心也在無上葬土么?」

萬天流也是瞪大了眼睛,本來還以為江塵把人皇骨帶了回來,卻不知是帶了這麼個禍害出來。

「什麼蚩尤心臟?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江塵繼續裝傻,想從他這兒拿東西,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江塵,你可知在黑麋峰的魔神戰神,便是為了測試你身上到底有沒有蚩尤之心!」

「天血魔君他們的命牌都已破碎,你既然能破的了魔神戰陣,蚩尤之心必然在你身上。」

哪怕是魔道數千條性命也只是為了試探蚩尤之心是否真的在江塵身上。

這手筆不可謂不大,這手段不可謂不殘忍。

江塵也想不到葉蒼穹他們為了蚩尤之心居然瘋狂到這種程度,只是稍作思考,便開口道:「想要蚩尤之心也可以,先帶我見我小師妹。」

。 三林府的豪華讓葉新民一家着實開了眼界。

葉長瑩也終於看到了同學們口中的別墅到底是啥樣了。

「表哥,你別墅有沒有泳池啊。」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