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蕭陽抬腳準備踩下去的時候,青年眼神中閃過一抹恐慌,連忙身形狼狽的從地上爬了出去。

蕭陽沒有理會對方,再次轉身看著抱著小寶的中年婦女,眼神中閃過一抹冷意。

"最後一次,放下孩子!"

中年女人神色一慌,突然驚叫一聲,然後飛快的朝著前面跑去,蕭陽神色一冷,一伸手一把抓住了女人的辮子,結果中年女人神色一慌,雙手用力一扔,直接懷中的小寶扔了出去。

看的小寶哇哇大哭的飛出去,蕭陽冷哼一聲,顧不得修理面前的女人,突然用力向後一拽,將對方的身體拽倒在地,蕭陽的身體才唰的一聲彈射了出去。

周圍的眾人看到那個女人竟然直接將懷中的孩子給扔飛了出去,頓時爆發出一陣驚呼聲,有些擔心的女人甚至都尖叫著捂上了雙眼,彷彿是不敢看到孩子摔落在地的聲音。

啪!

突然一道身影閃現,眾人只感覺面前黑影一閃,五六米的距離幾乎是轉瞬既至,就在小寶的身體突然要落地的時候,突然一隻白皙的手掌伸出,一把抓住孩子的衣服,小寶的身體堪堪停在了距離地面半米的位置。

看到孩子安全了,不少人終於長舒了一口氣。

"靠,這個女人真么狠心!連個這麼小的孩子都不放過,大家一起揍她。"

"媽的,挨千刀的人販子,把他們抓起來送警局去!"

人群中頓時爆發出一陣大罵,很明顯剛才的一幕這些人販子的行為徹底的激怒了周圍的群眾了。

啪!

就在幾個打抱不平的路人衝出來準備教訓一下那個趴在的地上的女人時,一旁人群中突然再次出來兩個中年人,直接對方手掌一甩,手中多了一把泛著冷幽幽的光芒的匕首。

"誰敢上來?老子讓他當場見血!"

隨著對方兩人突然亮出了刀子,原本還想打抱不平的一些路人頓時有些謹慎的後退了幾步,沒有人敢和這些不要命的傢伙對抗。

"英雄叔叔好棒!我還要飛!"

小寶興奮的拍著手,把剛才的驚險一刻當成了玩,蕭陽無奈苦笑著搖了搖頭,然後對小寶笑道,"小寶乖,會數數嗎?"

"嗯!"

"那閉上眼睛,然後用雙手堵住耳朵,從一數到一百能做到嗎?"

"嗯!"

小寶興奮的點點頭,連忙興奮的用雙手捂住耳朵,用稚嫩的聲音開始數數。

"一二三……"

蕭陽緩緩直起身看向對面拿著刀子的兩個傢伙,眼神中寒光閃爍,對於這幾個人他已經產生了殺心。

"上!先教訓這個傢伙!"

一旁的中年人冷哼一聲,今天原本順利的事情竟然被搞亂了,而且這一切的始作俑者自然就是面前的蕭陽。

砰!

一把抓住對方揮舞過來的刀子,蕭陽單手抓住對方的手腕,然後嘴角露出一抹森然的笑容。

還未等對方反應過來,蕭陽突然用力向下用力一彎,眾人分明聽到咔吧一聲,然後從中年男人的口中傳來一聲殺豬般的嚎叫,眾人便看到對方的手腕已經被蕭陽彎曲成了一個詭異的弧度。

"嘶!這……傢伙的手臂被掰斷了!"

一下子掰斷對方手臂,蕭陽並未停手,抓住對方手腕用力向前一拉,然後一腳揣在對方胸口。

噗!

中年男人的胸腔頓時凹陷下去一段,一口鮮血吐出來,然後身體便倒飛了出去,剛才的那一腳蕭陽幾乎用上了六分的力氣,至少也得踹斷了對方的三根肋骨。

解決完一個之後,蕭陽並未停手,而是直接一邁步出現在另外一個傢伙面前,對方著急之下伸手握刀朝著蕭陽捅過來。

身形微微一側躲過對方的攻擊,劈手奪過對方手中的刀子,蕭陽反手一刀捅在對方的胳膊上,然後猶如是割豬肉一樣猛然割下來,頓時是一道長達十幾厘米的口子出現在對方的胳膊上。

趁著這個傢伙還未發出驚呼,蕭陽一家踹出,踢中對方的肚子,然後將這個傢伙踹飛出去,身體重重的砸落到剛剛站起來準備逃走的的那個中年婦女身上,將對方再次狠狠地壓到摔了個狗吃屎。

"……九十八,九十九,一百!"

此刻,一旁的小寶終於也是數到了一百,緩緩地拿掉胖乎乎的小手,有些好奇的朝著四周看去,但看的一旁趴在地上的幾個人的時候,頓時小臉閃過一抹興奮。

"英雄叔叔打敗了大壞蛋!"

"好!"

蕭陽的動作立刻贏得了周圍一群群眾的轟然叫好,對於這些人販子大家自然也是深惡痛絕,現在能夠看到有人教訓他們一頓,大家自然是在心中感到一陣過癮。

立刻上去幾個群眾將這幾個趴在地上的人販子看住,等著待會直接交到正在趕來的警察手中。

"小寶……"

人群外面突然擠進來一個打扮時髦的少婦,一身灰色制服將豐腴的身材包裹的凹凸有致,只是對方此刻有些驚慌,頭頂的盤頭也有細凌亂,在衝進人群后一眼就看到了站在蕭陽身邊的小寶。

"小寶,你可是要嚇死媽媽了……" "媽媽,英雄叔叔好厲害!"

在看到自己媽媽之後,小寶也立刻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告訴媽媽這個好消息。

"英雄叔叔?"

蔡芳菲有些好奇的一抬頭,視線剛好和蕭陽對視了一眼。

"蕭陽!竟然是你!"

蔡芳菲有些驚喜的說道,沒有想到這一次幫了自己一個大忙的竟然又是蕭陽,看來這個蕭陽還真是和小寶有些緣分啊。

蕭陽低頭一看,恰好和蹲在地上抱著小寶的蔡芳菲身上掃過,視線立刻便被對方吸引了,尤其是順著對方衣領位置敞開的那一道敞口,蕭陽恰好可以看到裡面那一片的雪白。饒是以蕭陽的定力都要忍不住吞咽了一口唾液。

蔡芳菲和蕭陽見過的其餘女人全都不一樣,她是一個成熟的少婦,身上自然而然撒發出來的那種成熟女人身上才有的氣質和風情根本不是年輕少女身上所具備的,這樣的少婦才往往是對男人最大的殺器,往往一個不經意的眼神和充滿風情的動作,就能夠直接秒殺一大片的男人。

蕭陽連忙將自己視線不著痕迹的移開,即使是生過孩子,但是蔡芳菲的身材依然是完美豐腴,讓人為之瘋狂,看得出來,對方平時極其的注重保養,因此三十幾歲的少婦看上去和二十幾歲的少女幾乎沒什麼區別。

"咳咳……那個我過來買東西,恰好碰上了小寶,看來我和這個小傢伙還真是有緣!"

蕭陽乾笑一聲,盡量不讓自己的視線往對方胸前那對碩大的炸彈上看去,他怕自己再看一眼就真的陷進去無法自拔。

這時候一旁的警車也已經趕了過來,不少群眾開始嘰嘰喳喳的對著趕來的警察說著什麼,似乎是在介紹剛才的事情經過,至於那幾個早已經奄奄一息的人販子則是直接被關進了警車。

聽到群眾的介紹之後,兩個警察緩步走過來看了一眼蕭陽,其中一個模樣十分年輕的青年警察的神色有些詫異的打量著蕭陽,似乎是在想這個傢伙剛才到底是怎麼一個人將那幾個傢伙打成了重傷。

"小夥子,這幾個人販子都是你一個人打成這樣的?"一個年長的老警探看了一煙蕭陽問道。

"嗯,抱歉了,剛才沒收住手,下手有點重了!"

蕭陽雖然口中說著抱歉了,但是臉上的表情卻一副風輕雲淡,哪有絲毫歉意的意思。

"呵呵,這也是他們咎由自取!"

老警察到是揮揮手,並不在意,剛才他們已經聽過群眾的介紹了,要不是面前這個年輕人,這位少婦懷中的孩子恐怕早就被人販子帶走了。

兩個警察在詢問了幾個問題之後便轉身離開,並未為難蕭陽,畢竟蕭陽還幫了他們一個大忙,抓到了這個人販子團體也算是大功一件。

"蕭陽,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感謝你!這已經是你第三次救了小寶了!"

蔡芳菲有些感慨的說道,自己的寶貝兒子似乎總是會遇到各種各樣的麻煩,而蕭陽則像是他命中的貴人一樣往往能夠一次次的救自己的兒子於危難中,蔡芳菲是真的對蕭陽充滿了感激之情。

"呵呵,蔡姨,你又和我客氣了,我和小寶有緣,這都是應該的!"

"這樣吧,你現在有空嗎?今天我請你吃飯怎麼樣?"

"蔡姨,不用了,我現在還有點事情,飯就不用吃了吧!"蕭陽笑著指了指一旁地面上的一堆禮品,示意自己確實有事情。

"那可不行,必須要請你吃頓飯感謝一下!不然的話就真的說不過去了!"

蔡芳菲臉色堅決的說道,"這樣吧,今天你有事請,你把你的手機號給我留下,這是我的名片,等我下次再給你打電話,你一定要來我和小寶要請你吃飯!"

"那……好吧!"

蕭陽接過蔡芳菲的名片,一股淡淡的芳香氣息縈繞,除了卡片上的香水氣味之外,還有一股淡淡的少婦身上的成熟味道。

蕭陽將名片裝進口袋,然後把自己的手機號告訴了蔡姨,這才拿上禮品準備告辭離開。

"蕭陽,你這是……去拜訪什麼人吧?"

看到蕭陽提著一堆禮品有煙有酒,蔡芳菲抱著小寶有些詫異的問道。

"嗯,我要去干姐家一趟,也不知道買些什麼,就隨便買了一堆!"蕭陽有些不好意思,總不能夠告訴對方自己要求裝別人的男朋友吧。

"哦?既然這樣你等一下!"

蔡芳菲突然眼睛一亮,然後拿出手機打了一個電話,吩咐了幾句這才掛掉電話。

"蔡姨的公司就在那棟大廈中,今天小寶沒課,所以才帶著他來公司,只是沒有想到我開會的功夫,這個小傢伙就一個人跑了出來。"

說到這裡,蔡芳菲也有些無奈,自己這個兒子實在是太調皮了,但是對方是自己的全部啊,罵罵不出口,打更是下不去手,所以蔡芳菲也是無可奈何。

"蔡姨,我看還是幫小寶請個保姆吧,這樣的話平時有人也可以照看他,而且家裡的家務活做飯也省的你一個人忙碌了。"蕭陽笑著建議道。

"嗯,看來這次是真的必須得請個保姆了!"

兩個人正說著話,遠處一個女員工提著一個包裝精美的禮品盒一路踩著高跟鞋小跑跟了過來。

"蔡總,這……這是您讓我準備的東西!"女員工跑得有些氣喘吁吁,小臉蛋有些粉紅。

"嗯,你先回去吧!"

蔡芳菲接過包裝精美的禮品盒笑著遞到蕭陽的手中,"這是蔡姨公司代理的化妝品,拿著它送禮的話不錯,這裡面有兩套化妝品,一套給你乾媽,一套給你干姐姐!"

聽到對方竟然想的這麼周到,蕭陽連忙拒絕道,"蔡姨不用了,禮品我都準備好了。"

"蔡姨給你你就拿著,不然的話蔡姨可就真的生氣了,再說了,小寶的性命可比這點化妝品貴重多了,所以,蔡姨給你的你就拿著!"

"那……好吧!"

蕭陽有些無奈的點點頭,最後還是伸手結果這個一看包裝就知道價值不菲的化妝品。

"那就這樣說定了啊蕭陽,等過幾天蔡姨給你打電話,你可必須要來,不然的話蔡姨可就生氣了!"

"一定,蔡姨的電話我一定來!"蕭陽笑著點點頭答應下來。

"英雄叔叔再見,下次你教我打壞人好不好?"

"沒問題!"

蕭陽笑著點點頭,然後和蔡姨揮手告辭,兩隻手提著大包小包的禮品往胡可家走去。

穿過一條街之後,蕭陽的腳步突然逐漸變的緩慢起來,因為從剛才自己下車去買東西開始,他就總有一種被人窺探的感覺,作為殺手和部隊的狙擊精英,蕭陽對於危險的感覺向來十分靈敏,也正是因為這樣,蕭陽才一次次的與死亡擦肩而過。

略微一思考,蕭陽轉身提著東西來到另外一旁的一條衚衕中,然後身形一閃迅速的消失了進去。

而在蕭陽衝進衚衕中后不久,立刻就有一道身影從大街上一閃也是衝進了衚衕中。

安靜的衚衕中,並沒有多少人從這裡經過,蕭陽的一個人緩步走在衚衕中,腳下發出噠噠噠的鞋子踩在地面上的聲響。

走了約么二十幾米的路程,幾乎來到了巷子的最中央,某一刻,蕭陽的腳步突然緩緩停下桑,嘴角扯出一個危險的弧度。

"終於是忍不住要出來了嗎?"

緩步轉身,然後便看到了站在自己身後的那個傢伙,一身黑色西裝,臉上帶著一副墨鏡遮掩了大部分的面龐,但是蕭陽依然能夠看到對方臉上的那一道長長的刀疤。

對方一米八的身高,再加上強壯的身材,和蕭陽比起來就彷彿是貓和老鼠的差距,在這個人面前,蕭陽就彷彿是一個毫無反抗能力的孩子。

當然,這一切還不是引起蕭陽注意的,從對方一出現,蕭陽的視線集中到了對方的腦袋上,因為那那裡有著一頭和華夏人明顯不相同的金黃色短髮。

"你是殺手?"

原本以為是陳靖派來的人,但是現在看來,之前自己的推斷是正確的,昨天槍殺自己的人真的是殺手。

黑衣人嘴角一扯,用略微有些蹩腳的華夏語回道,"真是沒有想到,殺手榜上排名第一擁有無敵戰績的浴血妖刀竟然如此年輕。

聽到從對方口中說出"浴血妖刀"四個字,蕭陽的眼神頓時一凜。對方的身份確實是殺手不會錯了。

浴血妖刀。簡單的四個字,但是對於當年的殺手界來說無疑代表著一股呵呵凶名,因為正是面前這個看似瘦弱,人畜無害的年輕人將殺手界攪動了一個天翻地覆,浴血之名可不僅僅是一個稱號,那是沐浴著無數敵人的鮮血一步步踩著爬上來的。

"看來我猜的沒錯,你的確是殺手!"

蕭陽緩緩地聳聳肩,然後走到一旁的牆角,將手中的禮品放在地上,這才再次站起來看著對方。

"堂堂的殺手之王,若是讓人知道你歸隱之後竟然甘願過著這樣的生活,恐怕會有無數人笑掉大牙吧!"

不得不說,對面這個金毛大個子的華夏語水平確實不怎麼樣,彆扭的普通話讓人聽上去有種大便不暢的感覺。

蕭陽根本沒有理會對方的話,而是雙眼緊緊地盯著對方。

"昨天的槍擊案是你做的?"

金毛聳了聳肩,"或許你可以認為是我乾的!因為……"

"那你就去死吧!"

蕭陽甚至沒有等對方把話講完,而是直接一個飛躍,腳尖在地面一踩瞬間飈射了出去。

對於蕭陽二話不說動手就打的表現,金毛同樣臉上閃過一抹訝色。

"好……快的速度!"

還未等他做出反應,蕭陽的身形已經近至身前,伸手一拳擦著空氣虎嘯朝著對方的臉上砸去。

看到對方十幾米的距離瞬間既至,金毛的臉上第一次閃過詫異,情急之下,連忙舉起雙手防禦,但是他的雙手只來得及橫檔在身前,一道拳頭便轟然而至,重重的砸在金毛的胳膊上。

轟!

金毛一聲悶哼,整個人忍不住向後倒退了幾步,胸腔一聲悶響,嘴角露出一絲血跡。 剛一接觸,蕭陽就已經讓對方受傷,但是很明顯,這不是蕭陽需要的,對與昨天的槍擊,蕭陽早就動了殺心,要不是胡可的發現,自己現在都說不定成為一具死屍了。

所以,對於這些緊追不捨的殺手,蕭陽也終於決定不再留手。

一拳轟開對方,蕭陽的身形迅速緊隨而至,第二拳也跟著呼嘯衝過來。

金毛臉色一凜,再也沒有了之前的盛氣凌人,他這才想明白,自己要面對的可是整個殺手界聞風喪膽的第一人妖刀。

砰!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