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此時貝長老他們也趕了過來,每人都是滿臉的感激之色,原本已經必輸無疑的戰鬥居然來了個大翻盤,己方雖然損失過半,可是敵方卻是全軍覆沒,死裡逃生的幾人自然對葉無鋒感激涕零,「葉長老,多虧你及時出手,否則後果真是不堪設想啊!」

「呵呵~,我好歹也是人族,而且還是商會聯盟的名譽長老,遇到這種事當然要出手了,你們也無需如此客氣。」葉無鋒呵呵一笑隨口說道。

「還多虧了葉長老煉製的高階神皇器,否則我等五人根本就頂不住五十個同級神族的攻擊,別說五十個了,就算是隨便其中十個就能夠把我們全部拿下了。」貝長老感激的說道,說實話,就真實的戰力而言,他們根本比不了同級的神族,能夠堅持這麼長時間還真的是依仗了手中利器。

「哈哈~,你們客氣了,那些可都是你們真金白銀買下的,東西好用,你們滿意,我也開心,這樣就好。」葉無鋒得意的笑道。

「滿意,太滿意了。」東西雖貴,但是關鍵時候可以救命啊,嘗到甜頭的幾個長老一個個笑的好似花朵一般。

「我這裡還有幾把高階神皇器,你們要是還有好的煉器材料的話,還可以繼續找本少交易。」大少趁勢提了一句道。

「一定,一定,我就算是砸鍋賣鐵,豁出這張老臉去借貸,也要換得葉長老煉製的高階神皇器。」青陽長老和竇冀長老激動的說道,戰鬥已經結束了,他們兩個手上的武器可是人家神武商會武嚴長老的,即使他們再不舍,那也要物歸原主的,這種保命的好東西說什麼也要擁有一個啊。

此時,龐長老這些煉器師公會的長老們也紛紛圍了過來,一個個直勾勾的盯著空中旋轉的『七星蓮海』,眼神說什麼也無法移開了。

「咕咚——」龐長老狠狠的咽了口唾沫,道:「葉小友,你這是,這是准帝器吧?」

「是啊!」葉無鋒打了個響指,七星蓮海上飛刀形成的蓮瓣一片片的綻開,核心的七星飛刀攜帶著恐怖的氣勢盤旋飛舞。

「這,這難道就是當初你通過煉器師考核所煉製的中階神王器七星飛刀七件套?」龐長老駭然的說道,畢竟七星飛刀他可是見過的,雖然當時只是中階神王器,現在是准帝器,但是外表模樣卻是沒什麼變化。

「嗯~,算是吧。」葉無鋒點了點頭,沒有做過多解釋,雖然和龐長老所見到的並不是同一套,但是這種說法倒也不算錯,當時的七星飛刀的確只是中階神王器而已。

「厲害,葉小友你真是太厲害了,這才多少年啊,你就已經可以煉製出准帝器了,還是一個威力強大無比的准帝器。」

「你在煉器一道的天賦簡直無人可比,相比之下,我真是,真是——,唉——!」龐長老嘆了口氣,眼中漫出一抹黯然之色,他可是一個真正的器痴,對於煉器一道痴迷無比,對自己的煉器天賦也是自信滿滿,可是現在他卻是被打擊的有些懷疑人生了。

「呵呵~,龐叔你謬讚了,你的煉器天賦可一點也不必我弱啊,再說了,哪有什麼所謂的煉器天賦啊?一切都是手熟而已,實力達標,修為達標,材料夠用,再加上大量的煉器經驗,煉製出准帝器自然也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沒什麼特別的。」葉無鋒笑呵呵的說道。

「沒,沒錯!」

「對,就是這樣!」

……

一番話使得煉器師公會的諸位煉器大師如同醍醐灌頂,眼中都再次閃現出璀璨的光芒,自信再次回來了。

「葉小友說的沒錯,煉器是老夫一生的追求,是老夫的道,我真的不該懷疑自己的,多謝小友啊!」龐長老感激的說道。

「葉小友在煉器一道之上能夠有此成就是必然的,是無數次煉器經驗積累所得,如果全部歸功於天賦的話,這對小友可就太不公平了。」

「如此短時間內煉製了幾十萬套神皇器,小友你的瘋狂程度,老夫也是自愧不如,看來老夫的痴迷程度還是不夠啊!」龐長老幾人不斷的搖著頭,似乎下了什麼可怕的決定一般。

「咳咳~,龐叔你們也不要太拼啊,我煉製出如此多神皇器耗費的時間可不算短啊!」葉無鋒趕緊解釋道,他可不想這些人拚命過頭了,把老命給拼掉了。 萬倍時間流速,『化外』層次的大道規則,神域以及異界的真正強者,還有那些各種各樣的本土原住生靈,這一切的一切聽得眾人眉飛色舞。

特別是聽到葉無鋒在那裡遇到了伏天神帝和金袍人兩大帝尊之時,蓮火神帝興奮的直跳腳,「我說怎麼很少有帝尊的消息,合著他們全都去了時空聖地修鍊了啊,『化外』層次的大道規則,哇哇~,好弟弟,我也要去!」

「這個,按說一個『時空門』不僅僅只能傳送一個人進去才對的,只不過,到底能夠傳送過去幾人,把別人傳送進去的具體方法我不知道啊,上次忘了問伏天神帝了。」葉無鋒搖了搖頭,不好意思的說道。

「這樣啊,我這就去問問九劫老大,看看他知不知道。」火紅的衣裳擺起,蓮火神帝一溜煙的跑了開去,看樣子她還是有點小秘密的。

其他諸人則是完全報著聽故事的心態,羨慕歸羨慕,真要讓他們去可是不敢的,他們又不是葉無鋒這種奇葩,神帝境之下的他們,去那種地方純粹是找死。

很快蓮火神帝就風急火燎的跑了回來,「我已經問清楚了,『時空門』可以幾個人進入是由其主人領悟出多少條『化外』層次的大道規則決定的,每增加一百條就可以多帶一人進去,還有,據九劫老大說,你在時空聖地之中放出大量蟲族一起歷練的行為是犯規的,一旦被天道發現,那可是會受到最嚴厲的懲罰的,被永久驅逐都是輕的,只有簽訂了血契的契約神蟲一類的才可以放出來,其他的不行。」

「這次你沒事,完全是因為你的運氣好,沒被注意到,千萬別有第二次了。」

葉無鋒眼皮不由得一跳,好險啊,他也感覺到自己這麼做是有點問題的,看來有些空子還真是不能鑽啊!

……

神族先遣軍精英部隊『神風戰部』全軍覆沒的消息不脛而走,接下來的航行變得順利無比,根本沒有任何一個勢力敢於招惹這支凶名赫赫的商會聯盟艦隊。

「轟——」蓮火神帝憑空出現摔在了甲板之上,這已經是她第二十次出入『時空聖地』的,葉無鋒領悟出一百零八條『化外』層次的大道規則,多出來的那個進入名額毫無懸念的落在她手中。

第一次進入的時候,僅僅幾息的時間,就鼻青臉腫的掉了出來,在一動不能動的情況下,被幾隻野狗當成沙包一般圍毆了幾個時辰,堂堂蓮火神帝終於受不了這種屈辱而主力離開。

接下來的幾次運氣還算不錯,至少沒有剛一進去就碰到敵人,在領悟出一種『化外』層次的大道規則后才被發現,揍了出來。

葉無鋒跟她一同進去了幾次,想要幫守護她一段時間,至少能夠自由活動了再說,結果事與願違,即使二人在同一個地點同一個時間一同進入,在時空聖地的落腳點也是完全不同的,甚至相差非常的遠,大少也不得不作罷。

經過了二十多次,蓮火神帝終於領悟出五種『化外』層次的大道規則,能夠自由活動了,其強大的實力也能夠部分使用,也算是在時空聖地之中站住了腳。

「紅蓮姐,這次堅持了一個時辰,換算成時空聖地之中的時間也就是三個月,看來是適應了啊!」葉無鋒恭喜道。

「嗯~,的確是已經基本適應了,不過可惜遇到了一群實力強大的『寒冰鳥』,幹掉了十幾隻之後被一隻鳥王給打敗了,哼哼~,要不是只能發揮出一成的實力,本姑娘一定把它們給燒烤了。」蓮火神帝點了點頭憤憤的說道。

「紅蓮姐,艦隊很快就要在『三皇城』著陸了,你還要進去時空聖地嗎?」

「當然,三皇城那裡我也沒什麼熟人,這次我再進去時空聖地短時間裡可不會出來,至少不會被那些混蛋原住民給打出來,本姑娘一定要找前幾次欺負過我的生靈報那一箭之仇。」蓮火神帝揮舞著拳頭咆哮道,趁著自己無法動彈之時,那些阿貓阿狗可把她欺負慘了。

葉無鋒不由得洒然一笑,這種心情他可是了解得很,當初他也是被一隻『蹬月血兔』給揍了,要不是碰巧被伏天神帝給救了的話,結果比蓮火神帝也好不到哪去。

很快,蓮火神帝再次進入了時空聖地,而且這一次果然沒有很快的出來。

……

三天之後,艦隊降落在了『三皇城』。

「呼——」葉無鋒長出了一口氣從戰艦之中走出。

「葉長老,我們只是在這裡停靠很短的時間補給一下,很快就會離開,終點站『九劫帝城』距離這裡並不遠。」貝長老他們熱情的提醒道,其中最熱情的要數青陽長老和竇冀長老,葉無鋒以友情價賣給了他們一人一個高階神皇器,如願以償的他們現在看到葉無鋒就像看到了親人一般。

「諸位,恐怕我們要暫時分離了,我在三皇城還有一些事情要解決,要過段時間才會去九劫帝城。」葉無鋒拱了拱手說道。

「這樣啊~,莫非葉長老的目標是那些即將對三皇城出手的卑鄙神族?」貝長老眼睛一亮道。

「嗯,我的確是有這方面打算,堂堂神族強者居然數千年來專門對剛出生的嬰孩出手,真是卑鄙無恥到極點。」葉無鋒淡淡的說道,平靜之中燃燒著的可怕的怒火。

「的確如此,不過這下好了,有葉長老出手,這次來犯的神族可怕要到大霉了。」眾人可是都見識過葉無鋒的戰鬥力的,連神族的精英部隊神風戰部都全軍覆沒了,更別說那些神族的雜牌流寇了。

「葉小友,來到九劫帝城之後一定要來煉器師公會落腳啊,器會長那邊可是對你朝思暮想啊!」龐長老笑呵呵的說道。

「噗——」大少頓時就樂了,朝思暮想這詞用的自己渾身雞皮疙瘩掉落一地,他拱了拱手認真的說道:「一定一定,還請龐叔回去替我多謝器會長的幫忙,這個暫時許可權對我很重要。」 在龐長老眾人向上彙報了葉無鋒的戰績,以及拿出來一個大少親手煉製的高階神皇器之後,煉器師公會的會長器天池果斷的力排眾議,破格給葉無鋒開啟了暫時的最高許可權,煉器師公會的所有資料都可以免費查閱,大少成為了煉器師公會歷史上第一個只有青銅令牌卻有最高許可權之人,他只需要人到九劫帝城,手上的青銅令牌就會立刻晉級為第二高的『傳奇令牌』。

要知道,煉器師公會發放的令牌分為青銅、白銀、黃金、紫金、鑽石、紫鑽、傳奇、史詩八種,從青銅級別的令牌直接到達傳奇級別令牌簡直就是一步登天,聞所未聞,煉器師公會之中只有器天池會長和幾個從不露面的太上長老才擁有史詩級別的令牌,傳奇級別的令牌一共只有五塊,分別在五位副會長手中,至於那些實權長老最多也只有紫鑽級別的令牌而已。

葉無鋒對於這個器會長雖然未曾謀面,可是卻很有好感的,提前學到了許多關於煉製准帝器的知識,特別是掌握了許多准帝級的銘文陣法,真是解決了大問題了,這段時間他也是進入時空聖地,將小夥伴們再次晉級,曜日生死劍、大日噬靈鍾。鳳舞流光雙翼、皇天厚土印、撼天雷錘、光暗神珠、天水雙月統統晉級為準帝器。

就連『五色乾坤鼎』這件曾經的准帝器也被他修復了,交到噬雷焚天焱手中,由他掌管。

新煉製了一柄准帝器『萬古青木權杖』交到世界樹小青凝手中,由她掌管。

新煉製了准帝器『流雲天河』交給天一神水小丫頭掌管,雖然這傢伙從來都沒有出來戰鬥過,但是葉無鋒還算很寵她的。

對於阿音他們幾個小傢伙,葉無鋒也都給配上了准帝器級別的武器,使得他們實力再次飆漲,新煉製的准帝器『血雲刀』則是專門給血神蟲小血配備的,那可是他眼下修為最高的契約神蟲,總不能在裝備上輸給其他人。

到了他自己的本命皇座,葉無鋒更是奢侈到令人髮指,月華石中金雖然只是稀有皇級材料,可是其功效和稀有程度絲毫不下於准帝級煉器材料,融入皇座之後使其憑空提升了一個層次,再加上上百種准帝級煉器材料的融入,大少的皇座已經到達了就算是用帝寶也無法轟壞的地步,強度上比一般神帝境的『帝座』還要厲害。

……

與眾人道別之後,葉無鋒下了戰艦,一個人進入了三皇城。

一股莫名的情緒在大少心頭浮起,三皇城給他的感覺只有兩個字,『好慘』!

三皇城怎麼也是緊鄰九劫帝城,就其城市規模來看還要比神火城大上許多,偌大的城門竟然只有兩個神王境象徵性的靠在那裡把門,出入城門更是不查也不收取任何費用,這也是沒辦法,人氣已經落到底谷,在收錢可就真的沒人了。

「唉~」葉無鋒嘆了口氣進入『三皇城』,寬闊的街道上稀稀拉拉的路人使得整個城市顯得更加的蕭瑟,最讓大少心裡難受的是整個城池散發出來的氣息,暮氣沉沉,完全沒有一點生氣。

整個城池十室九空,商鋪虛掩,半開半閉,沒有一點做生意的樣子,完全就是一個鬼城模樣。

陌生的城市,陌生的街道,葉無鋒信步而行,一個時辰之後,他發現自己來到了一個府邸之前。

很大的府邸,府門兩側坐著兩個守門的年輕人,神王境修為,靠著背後的石獅子,似乎是正在睡覺。

葉無鋒眉頭不由得一皺,三皇城本身就已經夠蕭條了,而眼前這個府邸之中散發出來的破敗氣息更是濃郁,給人的感覺就好像一個生命走到盡頭的老人一般,都處於毫無希望的等死狀態。

他抬頭望了望府門上匾額,『葉府』,一個府邸的正門匾額代表著其臉面,而眼前的這個匾額卻是布滿了蛛網般的裂紋,看起來是被人打碎了不知道多少次,現在只是隨便的粘合在一起罷了,一葉知秋,光是從這塊匾額就看得出來三皇城葉家已經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

「唉~,這就是葉天的家族嗎?」葉無鋒嘆了口氣自言自語道,看到這個光景他心裡很不舒服,雖然大少從不承認自己就是葉天的轉世,但是看到現在葉家的慘樣,還是莫名的憤怒起來。

「一筆寫不出兩個葉字,本少就幫你們一把吧!」葉無鋒施施然的走了進去。

就這麼毫無阻攔的走進葉府之後,大少不由得嘴角抽搐,門口站崗的兩人竟然毫無動作,他們不是好像睡著了,而是真的睡著了,還睡得很熟。

葉府之中空空蕩蕩,一眼過去竟然看不到有人走動,就連地上亂長的雜花野草也都耷拉著腦袋。

「我擦~,這玩意還有救嗎?」葉無鋒不禁頭疼了,正所謂哀大莫過於心死,面對一群毫無鬥志等死之人,他剛才的信心頓時就垮掉了。

連著穿過了兩個院子,直到進入了第三個破破爛爛的月亮門,葉無鋒終於見到了一個活人在走動,只見一個胖乎乎的小丫頭手拿一根枯枝正在逗弄地上爬行的一群小螞蟻。

「呼——」葉無鋒無語的鬆了口氣,還好還好,看這個小丫頭衣著還算光鮮,還有那胖嘟嘟的小臉,胖的好,胖的好啊,看來葉家還沒到要被集體餓死的地步,大少現在對於這個葉家的要求可是已經低到不能再低的地步。

「年僅六歲的小丫頭,神境修為,看來葉家雖然破敗了,血脈上還是很優秀的。」葉無鋒在這個小胖丫頭身上終於找到了一絲安慰。

「咦~,你是什麼人?我怎麼沒有見過你啊!」小胖丫頭抬頭一眼看到了站在眼前的葉無鋒,緊張的連連後退,戒備的問道。

「不錯,這個反應不錯,比門口那兩個東西強。」葉無鋒點了點頭道,這才是一個活人該有的反應,這個小丫頭的眼神靈動,整個人也散發出濃濃的生機,和城中那些暮氣沉沉的行屍走肉感覺不同。 「小丫頭,你叫什麼名字啊?」葉無鋒一副和藹的樣子散發著他的善意。

「我叫葉小花,今年六歲了,那個,我肚子有點不舒服,要尿尿去了。」小胖丫頭眼睛骨碌碌轉了幾下,邊說邊退,最後居然撒開兩條小短腿跑了起來。

「桀桀~,狡猾的小丫頭,在本少面前你還想跑?」葉無鋒一時興起,怪笑著追了過去。

「啊啊——,來人啊,快來人啊,有怪蜀黍來抓小花了!」胖丫頭竟然一邊跑一變扯著嗓子叫了起來。

很快,一隊人出現,小胖丫頭一頭鑽進為首之人的懷中,小腦袋不停的拱啊拱的。

「老爹,又有壞蛋闖入咱家了,他要抓小花!」

看著這個小傢伙一副狡黠的模樣在告狀,葉無鋒不由得微笑著搖了搖頭,拱了拱手道:「見過葉家家主。」

這完全是一種感覺,對面的這些人都給大少一種很親切的感覺,而那個胖丫頭的老爹,八級神皇境修為,身上所攜帶的氣勢也很是不凡,一看就是長年身居高位之人。

仔細打量葉無鋒片刻之後,來人不由得眼眸猛然一縮,回了一禮疑惑問道:「本人葉戰山,葉家現任家主,我與道友你素未謀面,為何道友你會知道我是葉家家主?」

「感覺,而且以現在葉家的情況,你這樣的修為若還不是家主,而只是一個長老的話,呵呵~,那可就真的有意思了。」葉無鋒笑眯眯的說道,八級神皇境若只是長老,那葉家豈不是會有九級神皇境,甚至神帝境的人物?如果真的有的話,那也不至於落得如此衰敗。

「老爹,你別跟他這麼客氣啊,這個壞蛋可是要抓你的乖乖小寶貝啊,快把他抓起來啦!」小胖丫頭嘟著嘴撒嬌道。

「啪——」一聲清脆的響聲,葉戰山一巴掌拍在胖丫頭的小屁股之上,響則響已,可明顯是不疼的。

「哎呀~,老爹你怎麼打我屁股啊?」

「哼~,人家可是九級神皇境,要真心想要抓你的話,你哪裡會有機會逃跑和呼救?」他可不傻,知道對方是在逗葉小花玩的。

「還不快向前輩賠禮道歉?」

葉小花噘著嘴,一副不情不願的樣子,死活不肯過來。

「呵呵~,算了,原本就是我一時興起給小丫頭開了個小小的玩笑,沒什麼大不了的。」葉無鋒呵呵一笑,眼中閃過一絲思念之色,算起來自己那四個未曾見過面的孩子差不多也該是這個年紀了吧。

「道友,請問你——」葉戰山神情疑惑,很明顯對方並沒有什麼惡意,只是不知道來葉家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在下葉無鋒,商會聯盟的名譽長老,三皇城城主不是發布了一個召集任務嗎,我剛好也是順路,既然趕上了,那就來試試吧。」葉無鋒淡淡的說道,雖然他的確準備幫助葉家,甚至是三皇城解決神族這個大麻煩,但是卻不想以葉天轉世這個身份來做,先別說轉世這種事是不是真的,就算是真的,大少也認為,前世是前世,今生是今生,沒什麼太大的關係。

「哦,對了,我想起來了,三位城主的確是通過商會聯盟的平台發布過這麼一個消息,可是一個月來一共也沒來幾個人,恐怕這次三皇城又該倒霉了啊。」

「不過你應該去城主府啊,怎麼跑到我葉家來了?」葉戰山疑惑的問道。

「剛好路過,而且來犯神族的主要目標不是你們葉家新出生的那個天驕嗎?早晚還是要駐紮在這裡的。」

「不知道這次三皇城到底召集來了多少援兵?修為如何?」大少隨口問道。

「唉~,一共就來了七個人,都是神皇境修為,而且還都是散修。」葉戰山嘆了口氣說道,眼中帶著深深的失望,倒不是他看不起散修,散修和那些有後台的修士相比的確是實力差裝備弱,但是最讓他擔心的是其品性,根據以往的經驗,來犯之敵要是弱的話,散修們肯定是作戰勇猛的,要是來人太強,散修們往往都會第一時間逃離,他們不會為了一點報酬而拚命的。

「胖丫頭的資質還不錯,莫非那個新出世的小傢伙比她的資質還要強上許多不成?」葉無鋒笑盈盈的看著小胖丫頭問道。

「呀呀呀~,我叫葉小花,不叫胖丫頭!」葉小花氣的張牙舞爪的叫道。

「小花,不可無禮!」葉戰山趕快怒斥道,生怕小丫頭惹惱了對方。

「哼哼!我小弟的資質當然比我好上百倍了,他可是我葉家未來的希望!」葉小花哼哼唧唧的說著。

「小花——」葉戰山臉色一沉,胖丫頭頓時兩隻小手捂住嘴巴,一個字也不敢多說了。

「葉道友,不瞞你說,犬子出生之時的天地異象的確是規模龐大,甚至可以和當年的葉天大哥相比,所以這次神族來犯的強度要比往常強上很多。」他苦笑一聲道,葉家好不容易誕生了一個天驕妖孽,這原本應該是一個喜氣洋洋普天同慶的事情,可眼下卻是一片愁雲慘淡不安等死的模樣,真是恥辱啊。

「哦,原來如此。」葉無鋒點了點頭,難怪三皇城的氣氛如此頹廢,這次不但誕生的是一個天驕妖孽,還是出自於葉家,神族這次一定會大舉殺來,他們是不可能讓這個孩子成長起來的。

「葉家主,我先去城主府看看,相信要不了多久我們就會再見面的,至於說此次的神族進犯,你們也不用太過於擔心,那些雜碎都交給我了。」葉無鋒淡淡一笑,轉身離去。

「哼!吹牛皮,老爹,這個怪蜀黍的臉皮真厚呢!」葉小花撇著嘴哼了一聲道。

「小花閉嘴,葉道友的實力很強,遠強於我,你——」葉戰山揉著胖丫頭的腦袋教訓道。

就在此時,一道紅光從虛空之中激射而出,正中葉小花眉心之處。

「啊——,小花!」葉戰山駭然驚叫道,紅光速度太快,事發也突然,他根本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 「胖丫頭,這個『火龍佩』就送給你了,在你生死危機之時會激活一個火焰護罩,絕大多數九級神皇境也無法擊破,記好了,以後可不許暗地裡說叔叔壞話了。」葉無鋒聲音飄飄蕩蕩的傳出。

「呼——」看到胖丫頭安然無恙,葉戰山這才鬆了一口氣,不過隨後露出了驚駭之色,這個什麼『火龍佩』,居然能夠防禦九級神皇境攻擊,這如果是真的話,這份禮物可就太珍貴了。

「哎呀~,嚇了我一跳,真的是,這個怪蜀黍居然偷聽小花我說話。」葉小花哎呀一聲,揮舞著小拳頭叫喚起來。

……

來到了三皇城城主府,這裡就顯得不是那麼寒酸了,至少大門上匾額是完整的,不是碎片粘合起來的,門口站崗的有四個人,而且都是睜著眼睛,沒有睡覺。

「站住,你是何人?此處乃是城主府,外人不得擅闖。」看見有人接近,幾個門衛立刻迎了上來。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