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指揮室里空氣陷入冰點之時,通訊兵拿著保密電話過來了。「長官,安德魯總參謀長讓您接電話。」

「喂……是長官……我知道……正在聯繫羅賓貝內特……」行動總指揮官泰德康格里夫,把情況向國防部那邊作了個口頭彙報。

等結束通話后,有軍官問道:「怎麼樣,安德魯參謀長說什麼了?」

泰德康格里夫搖搖頭,「還不清楚是什麼情況,海軍部那邊正在派人增援。」

「法克,一定是那個華國人搞的鬼。」

「那又怎麼樣,我們根本沒有證據。」

「想要證據還不容易,只要把那個羅賓貝內特抓過來,一切都會真相大白。」

「沒用的,情報局那邊肯定已經試過了。那個狂徒既然到現在都活蹦亂跳,行動一定已經失敗。」

「那怎麼辦?我不能眼睜睜看著我的士兵白白犧牲,必須要抓到那個狗娘養的為他們報仇!」

「……」

……

當海軍基地這邊激烈爭吵著的時候,堪培拉國防部那邊同樣也已經亂成了一鍋粥。

誰都沒有想到,巴布亞不僅敢率先動武,且把購自美國的超級大黃蜂都打掉兩架。

這已經不僅僅是挑釁那麼簡單,簡直是作死!

國防部經過緊急商議后,把游弋在阿拉弗拉海上的堪培拉戰略投送艦派遣了過去。

……

……

大洋洲發生的事情,不到三個小時便傳遍了全世界。

誰都沒有想到,巴布亞這麼窮的國家,居然有本事、有魄力把澳大利亞的戰鬥機給打下來,簡直讓人刮目相看。

中午11點,中海周家嘴某高檔寫字樓里。

正在趕一份設計稿的童奕,突然被右下角的qq輸入法彈窗給打斷了。

半天心情都不怎麼美麗的童奕,氣得差點把手邊茶杯砸上去。

晃動一下滑鼠準備關閉彈窗,然後看到上面的文字提示:【澳大利亞戰鬥機被巴布亞導彈擊落】

童奕楞了一下,她記得自己今天好像在哪裡聽過「導彈」、「巴布亞」這些辭彙來著。

「嘶嘶……什麼地方來著……」

童奕點開新聞,然後看到了發生在大洋洲的事情,隨後又看了看新聞連接。

很快童奕想起來,早上某個人趴在被窩裡哼哼唧唧了半天,說的好像就是讓誰誰誰把澳大利亞戰鬥機打下來什麼的。

雖然他說的又快又急,但她英文好,聽的一清二楚。

根據網上公布的時間推算,就在那個男人說過不到二十分鐘,澳大利亞戰鬥機就被打下來了。

童奕以手掩嘴、驚的目瞪口呆,貌似她知道了什麼了不得的事情。

隨後想到什麼更是嚇得兩腿都合不攏。

萬一那人知道她聽得懂英文,會不會把她給滅口了…… ﹄新八一中文網—﹃值得收藏的網路小說閱讀網

大洋洲局勢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

聯合國以及多個國家呼籲,希望雙方保持冷靜,把矛盾放到談判桌上解決。

但是澳大利亞不可能就此罷休的。

除了堪培拉級戰略投送艦啟程去往巴布亞,另外大批特工人員、雇傭軍組織也開始向巴布亞匯聚,一副不把羅賓貝內特政權瓦解掉誓不罷休的樣子。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澳大利亞幾大主要出口商品鐵礦石、氧化鋁、銅礦石等,交易量出現了大幅下跌。

從2月初開始,華國幾大主要礦石進口公司,陸續出現逾期訂單,導致必和必拓、漢考克等數十家坐等薅羊毛的公司,個個都傻眼了。

礦石開採都是有計劃的,每一次的計劃更改都涉及到很多部門,一旦哪個環節出現問題,都需要重新調配,更何況是跳單這樣的大事?

這意味著很多礦區需要停工,一旦停工,對企業來講意味著巨大的損失。

澳大利亞接近60的人沒有應急存款,這60的人里,其中20的人連500澳元都拿不出來。

這20的人里,有多少人是礦工家庭不得而知,但是一旦礦場停工,那麼可以預想的是,澳大利亞絕對會爆發大規模的遊行示威。

不過澳大利亞的幾大公司也知道,這回跟華國是一場無聲的戰爭,一旦以澳大利亞為代表的幾大礦企率先妥協,那麼以後定價權將被華國政府牢牢掌控。

所以這些礦企也是咬緊牙關死撐,就看誰先撐不住。

……

另外一邊,巴布亞首都莫茲比港某地下作戰指揮室里,羅賓貝內特也有些著急上火。

他不怕那些反政府武裝分子,還有那些被澳大利亞策反的土著部落在他眼裡也只是一些土雞瓦狗,一頓皮鞭加蠟燭,全部都會變成綿羊。

他怕的是澳大利亞以及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

擊落兩架大黃蜂還有談判的餘地,一旦連堪培拉投送艦也擊毀,那以後巴布亞跟澳大利亞只能不死不休。

可是……

羅賓貝內特有些苦笑,他算是被那個華國人忽悠上賊船了。

佔有姜西 前有狼後有虎,前進還有一線希望,後退的話就算那個華國人不會拿他怎麼樣,澳大利亞跟西方國家也遲早會把他放到絞刑架上!

也就是說,其實他現在已經沒有退路了,只能跟澳大利亞干到底!

想到這裡,羅賓貝內特振作精神道:「向堪培拉發送警告命令……」

新的戰爭一觸即發。

……

美國五角大樓,軍事情報分析中心。

此時大屏幕上正播放著一組防禦系統的技術參數。

赤狐b洲際納米制導導彈

彈長:102cm;

彈徑:14.33cm;

彈重:277kg;

戰鬥部:3枚共約24.77kg高能粒子炸彈,相當於9.43萬當量核彈頭;

導彈射程:攜完全戰鬥部950011000千米;

命中精度:圓概率差約79米;

制導方式:激光制導數字式空間計算機全球眼納米衛星制導;

推進系統:五級固體燃料火箭推進壓縮太陽能動力輔助;

發射方式:汽車平台、摩托車平台、三輪車平台……

看完導彈的技術參數后,五角大樓的一幫高官面面相覷。

10萬的當量的核彈頭,其有效殺傷半徑達3.22千米,有效殺傷面積達33平方千米。

更可怕的是,這樣恐怖的武器,其圓概率差僅約79米,他們無法想象,這樣的制導導彈一旦在紐約或者華盛頓爆炸,會發生什麼樣的後果?

不用說了,巴布亞後面的人就是那個韓義。

而這個赤狐納米導彈,一定便是對方的傑作。

「怎麼辦?澳大利亞的投送艦已經快進入對方領海,以那個瘋子的性格,一定會不顧一切的發射導彈。」

美國國防部副部長弗蘭克思艾森豪威爾、沉默良久,最終說道:「立刻把這份資料發給英國。」

……

英國在接到美國發來的情報時,嚇出了一身冷汗。

要是這樣的洲際導彈投放在澳大利亞,那就完蛋了。

隨後緊急聯繫澳方,讓他們立刻返航。

不過堪培拉早已經進入巴布亞領海,且在收到警告后,繼續前進了10幾海里。

當堪培拉接到國防部命令時,巴布亞莫茲比港東區的軍事基地里,一枚赤狐納米導彈已經升空,隨後帶著數米長的尾焰向著西南方海域急速飛去。

全球所有軍事強國,幾乎都注意到了這一幕。

接到英國示警的澳大利亞,更是嚇得亡魂皆冒,他們無論如何也不敢相信,巴布亞居然真的敢發射導彈。

就在澳大利亞軍方準備打電話給羅賓貝內特、讓他立刻停止時,莫茲比港西南方95海里處的海域,發生了強烈的大爆炸。

爆炸形成了巨大的海域黑洞,直徑超過50米,黑洞中心的海水更是彷彿沸騰了一般,「咕咕」向上冒著熱氣;幾十秒鐘后,黑洞被海水填滿,然後向上衝起近百米高的海浪,隨即海水帶著龐大的衝擊波及巍峨的海浪城牆向著四面八方倒卷而去。

天上的軍事衛星忠實的記錄下了這一幕。

此刻所有看到這一幕的人,無論是國家元首還是軍方要員,都是膽顫心驚。

隨著全球化的發展,現在各國戰爭已經越來越趨向於局部衝突,而像這種威懾性武器,已經不再會使用到戰場當中。

也正因為如此,看到這樣的場面沒有人不動容。

此刻,巴布亞莫茲比港西邊的領海里,數十米高的海嘯、帶著毀天滅地的能量滾滾向前。

距離爆炸中心大約5海里左右的堪培拉級戰略投送艦,正在瘋狂向著澳大利亞海方向駛去。

10幾秒后,衝擊波率先過來了,30000噸級的全通甲板投送艦,在距離有效殺傷半徑3海里的情況下,依然如同一個嬰幼兒般,瞬間被推出去數百米遠。

船上附屬設施發出一陣「噼里啪啦」的炸響;甲板上的七八家武裝直升機更慘,有三分之二直接被掀到了海里。

這才只是第一波傷害,在聽到大海嘯正在過來時,投送艦上的海軍官兵,更是嚇得肝膽俱裂。

這要是被撲在下面,不死也脫層皮。

也不管海里的武裝直升機了,堪培拉投送艦開足馬力向前駛去。

3分鐘后,海嘯過來了……

……

華國中海周家嘴,柏悅酒店。

韓義通過納米衛星觀看赤狐的爆炸效果。

巴布亞此次使用的就是天義製造的「荊棘鳥全防禦系統」,赤狐納米導彈就是荊棘鳥火控系統的加強版。

總的來說,還算滿意。

高能導彈清潔、高效、沒有污染,用來作為常規威懾足夠了。

看著澳大利亞投送艦狼狽不堪的樣子,韓義哈哈大笑的結束了觀看。

看看時間,已經6點鐘。

打電話給盧夢琳,那邊回答,正和幾個閨蜜在spa館里做美容!

反正也是無聊,問清地址后便趕了過去。

spa館就在周家嘴的八佰伴里。

晚高峰時期,金融中心這邊特別擁堵,2公里的路程花了足足半小時才到。

spa館裝修的富麗堂皇,且生意很好,哪怕是飯點時間,來做保養的女人也是一個接一個;

而裡面的技師,除了女性外,還看到好幾個帥哥技師……

在服務員的帶領下,來到了常規保養區。嗯,牌子上就是這麼寫的。

四個女人,一字排開躺在美容床上敷面膜;幾個顏值水平線以上的女技師,則在幫她們做足底按摩。

躺在最外口的盧夢琳、怕把臉上的面膜弄皺,嘟著嘴說:「來啦!」

韓義坐在下嘿笑說:「嗯!來?」

聞弦音而知雅意,盧夢琳說:「來就來!」

韓義:「來了沒?」

盧夢琳憋著笑說:「還沒。」

韓義說:「還沒來?」

盧夢琳一下沒憋住,笑噴了出來,「來了來了……」

旁邊躺在那裡的幾個女生也是笑得不行,最後全坐了起來。

「哎呦喂,笑死我了……」

「哇夢琳,你現在好污啊!」

「就是夢琳姐原來在我心目中,一直是知性女人的代名詞,現在形象完全崩塌了」

幾個女人邊笑邊說,完全沒注意到韓義已經一腦袋黑線。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