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慕風筋疲力盡、難以支撐之際,一道黑色身影掠進地心炎蟒之中,拳腳揮動間,將那些地心炎蟒殺得人仰馬翻。

「你怎麼來了?」看著掠至身邊的慕蛟,慕風驚訝道。


慕蛟笑了笑,道:「看你這麼久沒上來,我便和屍傀一起下來看看。」

「你們來的真是時候。」慕風笑道。

「沒有想到岩漿之下,還有這等妖獸存在,你怎麼招惹這些妖獸的?」慕蛟望著那些地心炎蟒,驚奇道。

慕風苦笑了一聲,將事情的前因後果簡短的說了一遍,聽得慕蛟也是肉痛不已,他顯然也是知道地心靈焰的珍貴,沒有想到被吞噬心炎一口吞食。

慕風手掌一伸,將一枚地心炎蟒的妖晶扔給了慕蛟,慕蛟將赤紅妖晶接住,仔細打量了一番,然後猛然捏爆而去,將這些能量吸收入體。

「好精純的能量!」慕蛟驚嘆道,他作為天毒蛟,吸收這些妖晶之中的能量,顯然要比慕風容易得多。

「這些地心炎蟒的妖晶,對於修鍊大有裨益,你明白我的意思。」慕風笑道。

兩人相視一眼,大笑起來,然後極為默契的同時沖入地心炎蟒之中,朝著那些已經潰不成軍的地心炎蟒出手,然後將一枚枚赤紅妖晶,收入虛空石之中。

有著二星武尊的屍傀作為掩護,慕風和慕蛟的壓力便要小了許多,每一次出手,都能夠轟殺一至兩條地心炎蟒,而屍傀出手更是狠厲,隨意一道攻勢,便轟殺一大片。

那條相當於二星武尊的地心炎蟒,看到這邊的情形,顯得有些焦躁不已,不過它被另一具屍傀糾纏,根本無法脫手,只得憤怒的嘶吼。

隨著激戰的進行,慕風手中的妖晶,愈來愈多,而且也是逐漸適應了妖晶之中的精純能量,那原本狂暴的能量引起灼燒的疼痛,也是帶來了陣陣熾熱的舒適之感。

這種廝殺,持續了一個時辰,上千條地心炎蟒,損失過半,這些悍不畏死的地心炎蟒,終於出現了一種恐懼,它們似乎明白,眼前的這些人,似乎不是它們所能夠招惹的。

因此在損失過半之後,這些地心炎蟒,竟是轉身逃竄而去。那條相當於二星武尊的地心炎蟒,也是感覺到疲乏,身形一轉,也是想要逃走。

「想走,現在可沒有那麼容易了?」

看到這一幕,慕風冷哼一聲,心神一動,兩具屍傀便是朝著地心炎蟒追殺而去,這些妖晶,對於他的修鍊大有裨益,因此慕風並不介意手中多一些這樣的妖晶,特別是那條相當於二星武尊的地心炎蟒,其體內的妖晶,肯定比起其它地心炎蟒的妖晶,又要強出不少……(未完待續。。)

ps:不好意思,公司有事,所以耽誤了! 「兩個小傢伙,這下面可不是你們兩個現在能夠去的地方。▲∴書▲∴書▲∴網,」

正在慕風和慕蛟帶著兩名屍傀準備趁勝追擊,想要多獵捕一些妖晶之時,一道突如其來的聲音,讓得兩人臉色猛然一變,身形驟然停止。

兩人都沒有想到,在這個人跡罕見的岩漿深處,竟然還有其它人的存在,更令他們駭然的是,此人的存在,兩人根本沒有絲毫的察覺。

慕風和慕蛟朝著聲音的來源望去,只見得在他們前方不遠的岩漿處,一道身著赤色衣袍的蒼老身影,緩緩的浮現而出。

慕風望著這位突然出現的神秘赤袍老者,體內乾坤真訣和血修羅之體,都運轉到了極致,且不說這位赤袍老者出現在自己身旁,沒有引起自己絲毫的察覺,單單能夠出現在這岩漿深處之人,絕對不是什麼泛泛之輩。

「閣下是誰?」慕風沉聲問道,對於這位神秘赤袍老者,慕風保持著高度的防備,他相信從頭至尾這位神秘赤袍老者都在一旁註視著他們,而他們卻毫無察覺。

看著慕風一臉防備的模樣,赤袍老者淡淡一笑,道:「小傢伙,看來你有些緊張。」

赤袍老者身形乾瘦,臉上儘是皺紋,如同一塊乾枯的樹皮,雙眼混濁,身體周圍也沒有絲毫玄力波動,看起來就和普通的老頭沒什麼區別。

只是這赤袍老者看起來越普通,越是讓慕風覺得有些詭異,以他現在的敏銳感知。就算是尋常三星武尊強者,都不可能在他毫無察覺的情況之下。靠近他的身邊。

一旁的慕蛟,則是眼中陡然掠過一抹冰寒殺意。身形一動,已經是出現在赤袍老者的面前,掌風如鋒利刀鋒,朝著後者的脖頸抹去。

「咻!」

鋒利的掌風,劃開赤紅的岩漿,朝著赤袍老者的脖頸劃去,就算是尋常九星武宗強者,恐怕都得暫避鋒芒。


「呵呵,好久沒見過天毒蛟了。只不過還太年幼,換你爺爺來還差不多。」

望著突然出現在自己身旁的慕蛟,赤袍老者淡淡一笑,臉色並未有絲毫的變化,待到慕蛟手掌即將落在其脖頸之上時,一股無形的力量,竟是讓得慕蛟動彈不得。

「砰!」

緊接著,一股愈發強悍的無形力量,如同潮水一般席捲而開。將慕蛟的身形震飛百餘丈。

慕蛟臉色蒼白,體內氣血翻湧,不過赤袍老者似乎只是打算教訓一下慕蛟而已,因此其並沒有受到什麼傷勢。

「空間之力!」

看到這一幕。慕風的臉色變得極其凝重,剛才赤袍老者動用的,顯然是只有武尊之境以上的強者。才能夠施展出的空間之力。

慕風臉色陰沉,這名看似普通的赤袍老者。實力太過強悍,已經是自己和慕蛟無法抗衡的存在。

因此慕風心神一動。那兩具正在追趕地心炎蟒的屍傀暴掠而回,然後朝著赤袍老者一拳暴轟而去。

兩具相當於二星武尊強者的屍傀,就算是尋常三星武尊強者,都要費上一番手腳,而這兩具屍傀,顯然也是慕風在亡靈谷最大的倚仗。

「這兩具屍傀,煉製得還不錯,不過手法還是有些生硬。」

望著暴掠而來的兩具屍傀,赤袍老者微微搖了搖頭,袖袍一揮,兩股無形的力量,便是讓得兩具屍傀無法動彈,一動不動,如同雕塑一般。

「呵呵,用不用得著這樣?我只是好心提醒一下你們兩個小傢伙而已,便招來你們如此對待,還好我這把老骨頭硬一些,否則真要被你們給拆了。」赤袍老者淡淡笑道。

「閣下究竟是誰?」慕風臉色陰沉,這名赤袍老者的實力,已經達到了一個極端恐怖的境界,遠遠不是他現在所能夠抗衡的。

「呵呵,我是誰,對於你們來說,並不重要。」

赤袍老者笑了笑,然後目光在慕風身上掃過,道:「只是你體內有些東西,讓我感覺到有些熟悉。」

聽得赤袍老者的話語,慕風眼神當中閃過一抹厲色,在他的體內,有著不少不為人知的秘密,而這些秘密,就算是九星武尊強者,都難以看透,這老傢伙怎麼知道?

難道這老傢伙是武聖強者?或者根本是詐自己的?

「閣下究竟想要幹什麼?」慕風問道。

「我不是說了嗎?我只是好心的來提醒你們,下面的地方不是你們現在能去的。」赤袍老者淡淡笑道。

看到慕風和慕蛟又準備動手,赤袍老者連忙擺了擺手,道:「你們兩個也別急著動手,雖然我老了,但要收拾你們兩個,綽綽有餘。不過我只是來提醒你們,你們再不走,地心炎蟒之中的強者,恐怕就要來了。」

「地心炎蟒的強者?」慕風驚訝道。

「這岩漿下方,乃是地心炎蟒的老巢,當中有著堪比九星武尊強者的存在,想要滅殺你們,易如反掌。」赤袍老者淡淡說道。

聽得赤袍老者的話語,慕風和慕蛟後背驚出一身冷汗,剛才兩人也是獵捕妖晶有些興奮過頭,仗著兩具屍傀,便要追趕下去,若真如赤袍老者所說,他還真的救了兩人一命。

「多謝前輩提醒,剛才是晚輩冒昧,請前輩見諒。」慕風抱拳道。

慕風逐漸變得冷靜下來,若是赤袍老者真想要對付他們,恐怕說秒殺也不為過,雖然不知道後者接近他們的真正目的,不過顯然並沒有什麼敵意。

「呵呵,無妨,年輕人,有點脾氣,也是正常的。」赤袍老者擺了擺手,笑著說道。

「前輩究竟是誰,能否告知晚輩?」慕風道。

赤袍老者笑著道:「我是誰對於你們來說不重要,地心炎蟒的強者就要來了,你們趕緊走吧。」

「那多謝前輩了。」慕風抱拳謝道,便是收了兩具屍傀,然後和慕蛟身形一動,便是朝著岩漿上方掠去。

「小傢伙,我們應該還會再見的。」

望著慕風和慕蛟漸漸消失的身影,赤袍老者臉上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身形竟是緩緩的消失而去……(未完待續。。)

ps:這兩天公司的事情比較多,因此更新時間恐怕不太穩定,請見諒! 慕風和慕蛟兩人掠出岩漿,雙腳輕觸陸地之後,心中的石頭,終於是落了地。※%書※%書※%網,

「剛才的老頭,實力好強,而且一眼便是看出我天毒蛟的身份。」慕蛟心有餘悸的說道。

「嗯。」

慕風點了點頭,心中也是有些慶幸,若是剛才的赤袍老者心生歹意,恐怕他們兩人無論如何,也難以走脫。

不過這赤袍老者的身份,更是令慕風心中起疑,不知道為何其為出現在岩漿之中,不過慕風卻是可以肯定,黑炎邪尊也絕對不知道赤袍老者及地心炎蟒的存在。

甩了甩腦袋,慕風也不去想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如今他們首要的事情,便是尋找七絕魂參。

「現在準備怎麼辦?」慕蛟問道。

「我們先在此處恢復一番,然後再前往亡靈谷深處。」慕風微微沉吟,道。

經過和地心炎蟒的一番廝殺,如今兩人的狀態都不是很好,亡靈谷處處危機四伏,只有待恢復到巔峰狀態,才能夠應付這些隨時都可能出現的危機。

慕風如今手中有著兩百餘枚地心炎蟒的妖晶,倒是可以趁著這個機會,嘗試著突破至八星武宗,若是能夠突破至八星武宗,再加上自己各種手段,慕風相信,武尊之境以下的強者,自己都是有著一戰之力。

這處岩漿之地,顯然是修鍊的好地方,因此慕風這才做出了這個決定。

慕風手掌一揮,將兩具屍傀放出,分別守衛在自己和慕蛟身旁。然後便是盤坐下來。

盤坐之後,慕風手掌一翻。上百枚地心炎蟒的妖晶便是出現在自己身前,頓時。一種狂暴的氣息迎面而來,感受到這些妖晶當中所蘊含的精純能量,慕風臉上都是露出驚嘆之色。

慕風並未立即開始修鍊,而是靜坐了一個時辰,待到自己呼吸平穩、心態平和之際,然後眼神陡然變得凌厲起來,手掌猛然虛握,將身前的地心炎蟒的妖晶,盡數捏爆而去。

頓時。狂暴而精純的浩瀚能量,從地心炎蟒的妖晶當中洶湧而出,然後將其身形籠罩其中,慕風體內乾坤真訣運轉,一股強有力的吸力,便是席捲而出。

雄渾的能量,以慕風的身形為中心,形成了一道能量漩渦,然後將其身形都是隱藏其中。

狂暴而精純的能量。鋪天蓋地的湧入慕風體內,引起陣陣炙熱的灼痛,不過對於這種疼痛,慕風早已習慣。眉頭微皺,雙手在身前結印,雙眼緩緩閉上。心神也是完全沉浸在修鍊之中……

在慕風修鍊之時,一旁的慕蛟看著其模樣。也是驚嘆一聲,對於地心炎蟒妖晶中的能量。他也是非常了解,雖然異常精純,卻也狂暴不已,慕風的這種煉化,雖然速度比較快,但也會帶來難以忍受的劇痛。

這種煉化,就算是尋常七階妖獸,都難以忍受。

「真是個修鍊瘋子。」

慕蛟搖了搖頭,然後也是緩緩沉浸於修鍊之中,有著兩具二星武尊實力的屍傀守護,他也能夠安心修鍊。

在慕風和黑炎邪尊交手之際,慕蛟便已經暗暗決心,要刻苦修鍊,儘快趕超慕風……

……


在慕風和慕蛟修鍊之時,在岩漿之下兩千丈處,突然有著大批的蛇狀赤影出現,為首的一道赤影,有著數百丈大小,渾身散發出一種強悍的氣息波動,那種氣息波動,竟然能夠媲美九星武尊強者。

「他們已經走了。」赤袍老者再度浮現而出,望著為首的地心炎蟒,緩緩說道。

「是你放走他們的?」為首的地心炎蟒,低沉的說道,聲音之中散發出一種凌厲。

「也談不上放,這件事情,可與我無關。」赤袍老者淡淡說道。

「他們就在上面,我能夠感受到他們的氣息。」為首的地心炎蟒望了望岩漿之上,道。

「你們地心炎蟒,只要離開岩漿,便無法生存,即使他們在上面,你也無可奈何。」赤袍老者面色古井無波,道。

「你忘記你和老祖的約定了?」為首的地心炎蟒惡狠狠的說道。

「呵呵,我可沒有忘記,這件事情,從頭至尾,我都沒有插手過,只是和那兩個小傢伙聊了幾句而已,算不得違反約定吧?」赤袍老者淡淡笑道。

「哼,待老祖閉關結束之後,我會將此事向老祖稟報的。」為首的地心炎蟒冷聲說道,旋即便是帶著密密麻麻的地心炎蟒,朝著岩漿下方潛去,片刻之後,消失得乾乾淨淨。

赤袍老者微微搖了搖頭,然後望向岩漿上方,喃喃說道:「那應該是大人的氣息……」

……

修鍊無時日,一晃便是半個月過去。

岩漿世界,兩道身影,如同雕塑一般盤坐在地,狂暴而精純的能量,在兩人周身環繞,讓得兩人的面目,都被濃郁的能量遮掩而去。

這兩人,自然是處於修鍊之中的慕風和慕蛟!

突然之間,慕風的身形猛然顫抖起來,其皮膚也是逐漸變得赤紅起來,一種滾燙的溫度,自其體內席捲而開。

經過半個月的苦修,第八次武宗劫,終於降臨!

以慕風的修為,本來突破到八星武宗,還需要一段時間,不過在岩漿之下與地心炎蟒激戰一番,再加上煉化了諸多地心炎蟒妖晶,終於是提前突破。

周圍的空氣,也是因為慕風的第八次武宗劫,變得狂暴和沸騰起來,隱隱間,有著凝聚成風暴的跡象。

慕風雙眼微閉,面色極為凝重,顯然,第八次武宗劫,讓得他也是感到有些棘手,其心神完全沉浸於渡劫之中。

慕風的皮膚,如今已經是一片赤紅,仿若燒紅的鐵塊,那種高溫,都已經超越了岩漿的溫度,讓人看了都頭皮發麻,心中生悸。

一道道炙熱的心火,在其體內蔓延開來,然後狠狠的衝擊著慕風的經脈、骨骼及血肉,而雄渾的乾坤真玄,也是朝著心火沖刷而去。

心火與乾坤真玄在慕風體內展開了一場拉鋸戰!

時間流逝,突然之間,一股極為強悍的氣息自慕風體內席捲開來,其雙眼猛然一睜,眼神當中有著一抹凌厲閃過。

突破,八星武宗!(未完待續。。) 「轟!」

強悍的玄力波動,如同風暴一般席捲而開,將周圍的空氣都是震爆開來。⊙,

八星武宗!

慕風緩緩站立起來,強悍的玄力波動逐漸收斂於體內,感受著身體之中暴漲的力量,其臉上也是露出一抹欣喜的笑容。

突破至八星武宗,不僅使得自己體內的玄力雄渾了不少,而且變得愈發的精純和凝鍊,只是可惜,自己嘗試著衝擊乾坤真訣第二條經脈,卻並未成功。

乾坤真訣若是要修鍊至大圓滿,必須打通體內的九條經脈,而這九條經脈,乃是屬於人體的九大隱脈,想要打通,可不容易。

慕風抬起頭,朝著身旁望去,只見離自己百丈遠處,慕蛟也是退出了修鍊,而從後者的體內,他察覺到了一種強橫的壓迫感。

在這半個月的時間裡,慕蛟也是藉助著地心炎蟒的妖晶,成功得到突破,如今其實力,足以媲美九星武宗強者。

「你還差一點,便能夠成為八階妖獸了。」慕風將兩具屍傀收入虛空石之中,笑著說道。

慕蛟白了慕風一眼,道:「還是不能和你比呀。」

慕蛟能夠察覺到,雖然自己得到了突破,能夠媲美九星武宗強者,不過若是和慕風交手,恐怕仍然不是其對手,就算他引以為豪的強悍肉身,在慕風手中,都難以佔得上風。

慕風笑了笑,不過心中卻是感嘆,慕蛟的優勢。自己也無法比擬,憑藉著龍族血脈。只需要稍稍修鍊,便能夠得到突破。

血脈的力量。看來也是不容忽視,難怪龍族能夠成為強大的種族,這種與生俱來的優勢,讓得其它種族都望塵莫及。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