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凌霄的左手即將觸碰到小球的一剎那,先是手上戴著的戰神戒指突然間散發出強烈的七彩光芒,接著那小球上竟然也散發出了類似的光芒,只是顏色上只有五彩,而且光芒全都束縛於三條凹槽之中。

光芒散發只是一瞬,小球上方就出現了一個氣流漩渦,卻是散發著耀眼的金色光芒,而且開始慢慢轉動起來,隨著漩渦由慢到快的旋轉,一股吸力向著凌霄的身軀攝來。

那吸力只是剛剛觸到身體,凌霄就知道自己絕對抵抗不了,只是匆匆留下一句,「在趙府等我!」就已被那漩渦所吞噬!

而漩渦在吸走凌霄之後,再轉得兩轉,已是煙消雲散,只留下了目瞪口呆的趙小寶和桃子!完全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的兩人,苦等兩天之後,也只好先返回趙府,只是私下安排一個精明點的下人每日守候在洞穴之中,希望著凌霄那天能夠再回來!

再說凌霄被漩渦吞噬后,身體隨著漩渦快速旋轉,早已是頭暈目眩,感覺上過了好久,才終於「咔嚓」一聲摔倒在地上。

還好,身上並沒有受到什麼傷害,只是可能轉得太多,一時還不能起身,索性就那麼躺在地上默默地恢復著!

雙眼緊閉,其它四感卻是開動起來,無風,有水滴聲,沒有什麼危險的感覺!想想也是,無論是誰,建造了這個神奇的機關,也總會是希望有後來人能夠發現,應該不會是置人於死地!


眩暈的感覺剛剛消弱一點,凌霄就迫不及待地睜開雙眼,想要看看自己到底是處在什麼地方,心底更是存了萬一的希望,說不定自己已經回到前世了!

可惜,看到的情形讓凌霄大失所望,竟然又是一個洞穴,也就十五六平米的樣子,除了角落裡趴著一隻金色的金屬老虎之外,再無任何東西。

而最讓凌霄失望的則是這個洞穴四周封閉,竟是根本就沒有出路!只是角落之中偶有絲絲縫隙,泄些空氣進來不至於讓人窒息而死,間或滴下幾滴水來。而地面一角也生長著一些不知名的植物。

而整個洞中,瀰漫著淡淡的金光,倒也勉強能看清楚東西。

死路!凌霄也只能自己安慰自己,倒是明白了那克萊克金屬球原來是用來定位傳送的,只是這千古之謎的破解卻註定沒有別人能知道了! 面臨絕境,凌霄只是靜靜地待了一小會就再次鼓起勇氣,四處搜尋起來。原因有二,一是凌霄堅韌的性格絕不允許他未戰先怯;二是凌霄依然堅信既然那個不知名的前輩將自己傳送到了這裡,那這個山洞就絕對不是死地,只是自己還達不到返回的要求罷了。

果然一番搜尋之後,凌霄更加堅定了自己的判斷,那滴水的縫隙下方赫然是一個石窩,已經聚集了許多清冽的山泉,而那片看似普通的植物,竟然是前世奉為神葯的何首烏,其中一個已是漸成人形,不知道生長了多少年。

有吃、有喝,生機就不會斷絕,只是依然沒有找到任何回去的線索。而且那些何首烏省著點也最多能勉強渡過三個月左右,也就是說那個不知名的前輩也不是一味地當好人。

這絕境中的生機,也僅僅是留下了三個月的時間。如果到時候凌霄依然不能脫困,結果依然唯有一死!

不死心的凌霄靜靜地坐於一角,認真地思索著,縫隙過小,只能是作為水的來源,那些何首烏也只是讓進入這個地方的人不至於立刻餓死而已,要說出去的線索也只能是眼前這隻金虎了!

可惜的是無論凌霄怎麼探查,這金虎也只是一隻死物罷了,渾然一體鑄就,軀體上沒有一絲焊接的痕迹,就彷彿一隻活生生的老虎就趴在面前,連那微微輕顫的鬍鬚都根根分明,只是化做金屬一樣。

要說奇怪也只有一點,那就是整個虎體都在散發著瀰漫的金色光芒,透著有點詭異的感覺。因為在凌霄的認知之中,還不知道有什麼樣的金屬會自身散發光芒。

最後,凌霄甚至於進入冥想之中,足足在老虎面前盤坐了一夜,也沒有從靈力和精神世界中發現任何線索。

雖然認定線索就在這虎身之上,可是凌霄終究還是有點絕望了,他知道既然沒有第一時間探查到這虎體身軀上的線索,那再探查下去,也是希望渺茫了。

就著山泉,吃了點何首烏,凌霄疲累至極,也只能略微拉緊身上的衣服,就那麼捲曲在金色虎體的邊上沉沉睡去!

也許是身心疲憊的緣故,也許是精神上萎靡的原因,凌霄睡的極沉,甚至於漸漸地沉浸到了深度睡眠之中。

要知道深度睡眠也不是那麼容易達到的,日常生活之中,人人處於奔波勞碌的壓力之下,睡眠往往一夜之中也只有瞬間能夠進入深度睡眠。或許,只有遠離紅塵那些深山古剎之中,極個別的得道高僧才能隨心進入深度睡眠之中。

而進入深度睡眠之人,基本上隔絕五感,類似於植物人一樣的存在,也只有這樣的睡眠才能極快地補充人體所消耗的精力。

但詭異的是,就在凌霄沉入深度睡眠的同時,身後所依偎的金色虎體,那光芒卻是漸漸刺眼起來,甚至於一點點地融入了凌霄的體內。

而凌霄的意識空間之中,本來一片靜謐黑暗當間也開始現出一片金芒。

「幫我!幫我!幫我!」


一陣陣似有似無的呢喃聲也開始回蕩,只是還不足以喚醒深度睡眠當中的凌霄而已!

山中不知歲月,更何況這沒有任何出路的山洞。睡醒之後的凌霄,神完氣足,再次鼓起了勇氣,開始每日一次的探查活動。

只是山洞依然是那個山洞,凌霄的探查也沒有任何的進展,倒是每日里盤坐於虎體之前的冥想,讓凌霄受益非淺,不光完全鞏固了他的境界,甚至還略有進步。


當然,或冥想或沉睡之中的凌霄並沒有發現,在他冥想、沉睡的時間裡,那虎體上的光芒會絲絲縷縷地進入到他的體內,量雖少,卻是綿延不絕。而虎體上散發的金色光芒每次讓凌霄吸收之後都會微微黯淡一點,只是並不能讓人發覺而已。

只是進來兩天,凌霄就發現那縫隙中的水滴也並不是隨時滴下,而是間歇性地滴下,而時間上差不多正是一天左右。無法看到日月星辰的凌霄也只能用這種顯得相當不靠譜的辦法來計算時日,水滴開始滴下的時候,凌霄總會在牆壁上刻下一道划痕。

就這樣,當凌霄刻下第二十四道划痕的時候,凌霄終究開始狂亂起來。畢竟一個人獨處山洞之中,時間一長,總會產生各種各樣的問題,而最大的問題則是生存危機。

哪怕依然有水、有食物,精力十足,但那種莫名的孤寂感卻是最為危險的東西,足以將一個人生生的逼瘋。也就是凌霄性格堅韌,換個人的話也許撐不過十天就會瘋狂自傷而死!

可性格再堅韌,凌霄還是一個人。只要是人都無法忍受這死一般的孤寂!

還好,那堅韌的性格再次發揮作用,瘋狂發泄一通的凌霄再次平靜了下來,木然地盤坐於地。開始慢慢地回憶自己前後兩世近五十年的生活。

還好,冥想與沉睡,凌霄還在堅持著。只是除此之外的一切時間都被他用到了回憶上,將一件件瑣事,掰開了,揉碎了,細細回味。藉此迴避那非同尋常的孤寂!

而凌霄所不知道的則是每日沉睡時,意識空間中那呢喃聲已是一日強過一日,「救我!救我!」

當凌霄在牆壁之上刻下第八十二道划痕的時候,身心已是疲憊異常,何首烏只剩下最後兩隻,山泉倒是還有不少,可沒有吃的,也堅持不了多久。凌霄清醒地知道自己已是沒有幾天可活了。

第八十三道划痕刻下,凌霄的思緒已完成了從希冀到失落、從失落到瘋狂、從瘋狂到絕望的轉變。記憶之中哪怕最為瑣碎的小事都已想過好多次,回憶也再不能喚起心中的希望!

凌霄已然決定要進行最後的瘋狂。計劃之中,凌霄會於今日整理好自己的衣服,清理好自己的軀體,吃完最後兩支何首烏,睡好最後一覺,養足精神,爾後會用盡最後的手段去擊破那隻金虎!

雖然直到現在凌霄還沒有什麼線索,但他能感覺到線索就在金虎身上,只是前些日子存著一線生機,凌霄捨不得將金虎擊破,如今生死已是一念之間,則是再也顧不上什麼金虎了。

而且,如果擊破金虎還不能找到出去的線索的話,凌霄決定趁著自己依然算是清醒,結束自己的生命!

就像一個虔誠的教徒要去覲見心目中的神靈,凌霄默默地開始清理身體,整理衣服,甚至精細地清洗了兩支何首烏,像是吃一頓奢華大餐一樣一口口地細細嚼碎咽下!

直到忙完這些,凌霄盤腿坐於金虎之前,開始靜坐養神!

時間緩慢流逝,凌霄竟然在靜坐之中達到了深度睡眠的程度,而更為奇妙的是凌霄還保持著意識的活動!


就這樣,短短半個時辰,凌霄已然神完氣足,雙手動處,左手龍形弓出現,靈力弦幻化而出,右手風羽箭出現,靈力動蕩,赤紅色的火系靈力綿延不絕地匯聚於風羽箭上,視線之中則是死死鎖定那金虎,即將一箭射中。

就在凌霄準備完畢,醞釀已久的驚天一箭即將射出的瞬間,意識空間之中竟然傳來極為清晰的兩個字,「救我!」

箭在弦上,目標就在眼前,發射的一切準備工作已經完成,就是凌霄也不敢冒然收回此箭,只能儘力將射擊的目標從金虎的頭部移向外側,可惜終究有些過遲。僅僅是移到左前爪的瞬間,凌霄再也控制不住那暴虐的靈力,風羽箭就此出手!

射出這一箭的凌霄想也不想,鼓動所剩不多的靈力,極速躲向早已看好的死角,以避開那支蘊含了太多靈力的風羽箭的攻擊範圍!

可惜山洞就那麼大一點,再躲也避免不了那靈力箭完全爆發后威脅!

不過凌霄卻是死死地看著那隻金虎,因為之前他確實清清楚楚地聽到了那「救我」二字!

好在山洞四壁還算牢固,轟然大響之後,並沒有因此坍塌,只是煙霧瀰漫之中什麼也看不清楚。不過一聲明顯的虎吼之聲還是傳到了凌霄耳中!

有動靜!

不等煙氣散盡,凌霄已是飛身站於金虎面前,死死地盯住了金虎那支左前爪!

竟然有血跡滲出!

有血跡就說明這金虎是活的,可這金虎受此一擊之後,竟依然不動,維持著之前的趴卧樣子,就是那受傷的爪子都沒有移動半分!

不對,不是不動,是動不了,因為之前無論是攻擊之前那「救我!」二字,還是攻擊之後的虎吼之聲,都十分明顯地傳達出一種無可奈何的悲涼!

既然有了線索,凌霄再次振奮了起來,細細思索著。這金虎顯然也不想做個死靶子讓人打,那問題的關鍵就是能夠讓它動起來。而之前意識空間之中的聲音也說明這金虎不是一般的虎,是能夠和人交流的。

而前期八十多天的探索也讓凌霄對這金虎有著很深刻的了解。這金虎周身上下都瀰漫著濃烈的金系靈力,卻不能被凌霄所吸收。而金系靈力則代表著鋒銳和堅固!

堅固!對了,說不定這金虎不能動彈,是因為吸收了太多的金系靈力才造成的結果。那麼問題就是只要能將多餘的金系靈力吸收掉,這金虎也就能動了!

得出結論的凌霄欣喜異常,找對了方向之後就簡單多了,無非就是動用各種手段吸收靈力嘛,這個自己很擅長!不對,是自己的戰神戒指很擅長! 靜坐,冥想,首先平復一下翻騰的靈力,接著凌霄開始進入精神世界之中激發戰神戒指那神奇的功能,想要一舉解決金虎的問題!

七彩光芒發散,凌霄能夠很清晰地感覺到金虎身上那耀眼的金色,可是無往不利的戰神戒指卻是第一次吸不到任何靈力!

能夠明顯地覺察到,戰神戒指的力量已是竭盡全力,那金色光芒之中也有一部分金色靈力被戰神戒指引動,可是似乎那團金色光芒之中也有一個力量源點在和戰神戒指相抗衡!

能夠抗衡戰神戒指!凌霄啞然!


好不容易才有這麼個脫困的機會,凌霄可不想輕易放過,當下一咬牙,靈力化絲而出,十三根閃爍著赤紅色的火系靈力絲已是在精神力的包裹之下,向著那團金色光芒之中被引出的部分靈力糾纏而至。

像是拔河一樣,凌霄鼓動著靈力不斷發力,只見那引出的部分越來越靠近戰神戒指,但偏偏就是不斷。最後還是凌霄靈機一動,控制一條靈力絲化做刀形,猛然間一刀齊根剁下,才總算是搶回了一部分金系靈力!

有個好的開始,接下來的事情就簡單了,先是戰神戒指**,接著是十二根靈力絲糾纏,最後則是靈力刀尋機剁開,一股一股的金系靈力開始被凌霄就那麼近乎於野蠻的搶奪了過來!

正所謂此銷彼長,當金虎身上的靈力漸漸衰弱而凌霄身上金系靈力漸漸強大起來的時候,奪取靈力的工作也開始越來越輕鬆起來。

而變化最大的還是那隻老虎,金色越來越淡,而本體的白色卻是越來越明顯起來!

而虎體上也開始逐漸瀰漫出一股精神波動,向著凌霄的軀體捲動過來!

凌霄的精神世界之中,戰神戒指依然散發著無所不能的七彩光芒,赤紅色的火系靈力由於動用過多顯得有些萎靡,不過那小火靈也似乎知道這是關鍵時刻,倒也沒有罷工。

凌霄自身的水藍色靈力沒有什麼太大的增長,依舊圓潤地自成一系,只是對比火系靈力團來說小了好多。

而隨著金系靈力的不斷吸入,一團金色光芒也開始漸漸綻放於精神世界之中!

正在凌霄準備一鼓作氣,徹底解決金虎問題的時候,一個顯得十分蒼老的聲音突兀地在精神世界中響起,「年輕人,謝謝你幫忙,算得上是救我一命啊!」

「誰?什麼人?」被嚇了一大跳的凌霄立刻跳起身來,靈力絲四周探查,想要發現敵蹤。

可惜觀察半天也沒發現什麼動靜,難道是?

凌霄的目光不由得回到了老虎身上。這才發現,老虎身上的金色已經快要褪盡,而那漂亮的白底紋路也開始展現出來。而左前爪上的那血跡更是顯得十分明顯。只是不知道為什麼依然一動不動。

暗自提高戒備,凌霄試著鼓動精神力向老虎發出一道信息,「剛剛是你在說話嗎?」

剛剛說完,凌霄還有些自嘲,難道是關久了,渴望有個說話的對象,這才認為動都不動的老虎是個有思維的東西?

可是緊接著精神世界中傳來的信息就讓凌霄即震驚又興奮了。

「不是我老人家還能是誰!」蒼老、無奈,還帶著一絲自憐!

這老虎真是活的!

看來脫困的希望就在這隻老虎身上了。凌霄不動強自不動聲色的繼續和老虎交流,「那個,虎兄,對不住了,剛射了你一箭,沒事吧!」

「什麼虎兄,我老人家都不知道活了多少年頭了,年輕人不要亂攀關係。倒是沒有你射的那一箭,也許我永遠沒希望活過來了!」

略微停頓一下,似乎在有些不知道怎麼和凌霄解釋,老虎的聲音繼續傳向凌霄的精神世界。

「說實話,要不是你有戰神戒指,要不是你小子竟然能進入意識空間,要不是你的攻擊力量足夠強,要不是你能收取這金系靈力,要不是!!總之,我老人家承你這個救命之情了!」

聽上去這隻老虎性格不算太壞,要是遇上什麼狂虐的主也許根本就不會承認自己救命的情誼,凌霄一邊暗自嘀咕著,一邊繼續發送著意念。

「那個,虎前輩,小子也只是碰巧罷了,還需要我做些什麼,虎前輩儘管吩咐,只是希望虎前輩脫困后,能帶小子離開這裡!」

「先別說這些沒用的,好不容易有了你這個希望,趕緊幫我老人家化去這該死的金靈再說!」

凌霄沒想到自己把老虎當作了脫困的希望,現在反倒是老虎前輩也把自己當作了脫困的希望,世事還真是奇妙,不過這個緊要關頭,凌霄卻是也不敢怠慢,集中注意力聽著虎前輩交待脫困方法。

仔細聽了一會兒,凌霄才知道,這虎前輩還真是了不得,居然是因為無意間吸取了一隻厲害的金靈,卻又承受不了那龐大的金系靈力,被金靈力逐步侵蝕軀體,這才被困於此,已是足足被困近九十年了。

而讓虎前輩脫困的關鍵就在於奪取那恐怖的金靈,還好有著奪取火靈的經驗,凌霄知道要是換個人過來還真不一定能幫上虎前輩。自己也是有戰神戒指在手,才能完成這個任務。

既然已經知道關鍵所在,凌霄倒是不再著急,先是盤坐冥想了兩個時辰,盡量梳理平復自身的靈力波動,這才小心翼翼地控制著戰神戒指向著虎前輩的軀體內探索而去。

果然,金色靈力涌動之處,一個小小的金靈牢牢盤踞於虎前輩體內,這時也知道情況不妙,正在竭力抵抗凌霄的收取。

還好,虎前輩本身實力不弱,以前是被金靈所禁錮,如今凌霄已將大量的金系靈力吸走,這時也拼了老命一般地向外驅逐著那個金靈。

終於還是戰神戒指的威力佔了上風,雖然那金靈萬般不願,但還是被戰神戒指吸了出來,接著事情就好辦多了,成了無根之木的金靈僅僅只掙扎了片刻,就被收到了凌霄的精神世界之中。

不過代表著鋒銳與堅固的金靈似乎到了這個地步還不願妥協,在凌霄的精神世界之中還試圖再起風浪,可惜五行之中火克金,凌霄已經收服的小火靈可不是吃素的,一個赤紅色漩渦掃過,虛弱不堪的金靈也只能老老實實地在凌霄的精神世界中尋一處角落安定下來。

而就在金靈安定下來的一瞬間,一聲巨大的虎嘯聲開始在這洞穴之內盤旋,充滿了一股子喜悅興奮之意!

還沒等凌霄說些什麼,那老虎已是陡然間從地上一躍而起,四處翻騰跳躍起來,看得出那種重獲自由的高興和歡騰。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