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凌天剛說完此番話,只見一道極快的身影,阻攔在凌天等人不遠處,三重風尊劉豐,扶著三重盾尊何飛,漂浮在身前,見到這一幕,凌天咬緊牙關,一臉無奈。

凌天本想使用噬魂錘的靈魂釋放,一錘將三重盾尊何飛擊殺,卻沒想到,在最緊要關頭,三重盾尊何飛,將全身的能量,全部聚集在巨盾上,拼性命硬扛『靈魂釋放』。

『靈魂釋放』的招式雖強,可靈器武道盾牌在靈器武道里屬於最強防禦,何飛又是三重尊級強者,他將體內所有能量,聚集在一瞬間,盾牌上的防禦力,也極為驚人。

當時三重風尊劉豐,在萬米窟窿的底部,見到何飛時,也被何飛的慘狀嚇到,何飛雙腿,雙手被震斷,圓形巨盾早就化為灰燼,胸口露出白骨,背部血肉模糊,滿臉鮮血。

半個腦袋已被震碎,奄奄一息,隨時都有可能喪命,劉豐急忙從儲存戒里取出肉身重鑄丹,喂何飛服下肉身重鑄丹,他才得以保住性命,並且重鑄肉身。

不過何飛雖傷勢全部恢復,他體內能量已全部耗盡,一時半會,根本恢復不來,劉豐笑道,「何兄,你先休息,恢復一下能量,這三個傢伙,讓我來收拾他們。」

何飛恨得咬牙切齒,恨不得將凌天千刀萬剮,對於何飛來說,今天是他一生中莫大恥辱,身為三重尊級強者,差點被一名一重尊級修為的青年擊殺,甚至連儲存戒也被搶走。

凌天在八方盾壘里,不僅將噬魂錘的『靈魂釋放』,還順道將何飛的儲存戒奪過,否則凌天也沒有兩枚肉身重鑄丹,何飛儲存戒里的東西出乎凌天意料。

肉身重鑄丹,靈魂重鑄符都有好多,還有一些其他的丹藥,何飛很想親手殺掉凌天,可他體內能量耗盡,也只能作罷,憤怒說道。

「這三個傢伙,修為雖低,實力卻出乎預料的強,若有機會將其殺死,千萬別猶豫。」

聽到何飛的話,劉豐笑道,「何兄,這些話,從之前一開始,我就提醒過你。」

何飛冷哼一聲,漂浮在一旁,恢復能量,不在理會劉豐。

劉豐並未打算與凌天等人耗著,他一聲輕喝,直接將自然武道旋風釋放而出,見劉豐準備出手,凌天也不敢怠慢。

凌天一翻手,一張獸符出現在手中,直接將獸符拋出去,怒喝道,「食骨獸現身!」

看書王首發本書 ?read_content_up();

思︿路︿客〝siluke〞info更新最快的,無彈窗!

眼看三重風尊劉豐要出手,凌天雖恢復傷勢,可他此時疲憊不堪,胖子也昏迷不醒,唯一還能繼續戰鬥的人僅剩青青,之前青青釋放太多能量,又怎可能是三重風尊的對shǒu。

打定主意,凌天手裡拋出的獸符,漂浮在半空中,獸符上一股龐大白色氣體釋放而出,只見一頭高達十米的龐然大物身影逐漸清晰,一股野獸氣息,從它身上源源不斷釋放。

很快氣體凝聚而成,一頭身高近十米,雙足而立,渾身褐色肌膚,身體看似體瘦如骨,背部卻長著四個鋒利的大脊刺,雙臂與身體看起來非常不相符,身體雖很瘦,可它的雙臂卻比身體還要大,手掌有三指,每個手指就像鋒利的彎刃,長約四米,散發著明晃晃的白光,上半腦袋看似鳥類,下巴卻很大,嘴裡滿是不對稱的尖銳獠牙。

不遠處劉丰神色嚴肅,目光鎖定眼前的龐然大物,食骨獸凝聚而成,雙臂咚嚨一聲擊打在地面上,地面瞬間裂開,張口發出如同哭泣般的怪嚎聲。

「喃喃…喃喃…」

看清楚出現凌天身前的龐然大物,三重風尊劉豐眼孔一縮,一臉不敢置信驚呼道。

「這,這怎麼可能,它正是我之前見過的那頭二重尊獸,它竟成為你的符獸了?」

剛驚呼出此話,劉豐似乎想起什麼,自顧自道。

「不可能,食骨獸乃遠古凶獸,尤其達到尊獸修為的獸族,絕不可能向人低下頭顱,更不可能心甘情願成為別人的符獸。」

儘管一切看似不可能,可食骨獸的確成為眼前黑髮青年的符獸,僅一重尊級修為卻能讓二重尊獸心甘情願為其所用,果然這黑髮青年甚是詭異,此人絕不能留著他!

打定主意,三重風尊劉豐,一揮手,自然武道旋風釋放而出,龐大能量不斷蔓延在他周身之外,劉豐已打定主意,趁凌天還未恢復,不給凌天有任何幾乎,一擊將其擊殺。

凌天之前與何飛戰鬥,已疲憊不堪,一招絕對能將其擊殺,正盤膝半空中,恢復能量的何飛,見到不遠處那頭不斷釋放著野獸氣息的食骨獸,何飛心中無比驚愕。

沒想看似窮途末路的黑髮青年,居然還隱藏著這麼一頭修為驚人的尊獸,二重尊獸實力異常驚人,就算對戰三重尊級修為的人類,恐怕也不會輕易被擊殺。

單憑這三個一重尊級修為的青年,差點將其擊殺,若從一開始,黑髮青年就祭出符獸,恐怕他早已落敗,果然劉豐的話不假,這黑髮青年修為雖低,卻不容小視。

就在何飛感慨之餘,劉豐不敢怠慢,一聲怒喝,周圍狂風大作,一股無形能量蔓延而開,劉豐一揮手,吼道。

「風卷平雲!」

一股狂風,化作千萬把風刃,猶如浪潮,襲向凌天的方向,凌天感到窒息,不敢怠慢,朝著食骨獸方向怒吼道。

「食骨獸,愣著幹什麼,上!」

「喃喃…區區一重尊級修為的弱小人類,竟敢對我大呼小叫,若不是當時我大意,怎可能被你降服!」

食骨獸轉頭,一臉不屑注視凌天,口吐人言道,根本沒把凌天當回事。

食骨獸話剛落,前方如潮水般湧來的風刃浪潮,已卷席到它的身前,食骨獸一回頭,雙臂朝著正卷席而來的浪潮劈去,一對利爪不斷擊打著源源不斷襲來的風刃。

只聽轟隆,轟隆,連續不斷巨響傳來,風刃浪潮威力雖驚人,可在食骨獸的那對利爪之下,竟生生被撕碎,可讓凌天沒想到的是,食骨獸絲毫沒理會凌天,青青,胖子的生死。

食骨獸只是抵擋住它身前的攻擊,對於那些襲向凌天等人方向的風刃,它絲毫沒抵擋,一眨眼,見到毀天滅地能量的風刃襲到身前,凌天頓時一驚,急忙一翻手,獸符握手裡。

「鵟獅現身!」怒吼一聲,獸符拋出,只見一隻體形龐大的符獸生物,兩個腦袋,六條腿,一下出現在凌天等人身前,符獸鵟獅展雙翼,將凌天等人包囊在其中。

轟隆,轟隆,連續不斷巨響傳來,只見鵟獅龐大身軀,不斷被鋒利的風刃割破,身上鱗片不斷脫落,龐大身軀被震飛出幾千米外,才勉強停止住身形,風刃逐漸平息下來。

鵟獅龐大身軀上,被割出無數道深可見骨的傷口,鮮血不斷湧出,鵟獅收回雙翼,疲憊不堪傳音道。

「凌天,我只能幫你到這,此人修為太強,他的招式,我難以招架…」

還沒說完此話,鵟獅龐大身軀化作氣體逐漸消失,半空中的獸符也逐漸散去,看著化作白光點點消失的獸符,凌天拳頭緊握,說道。

「鵟獅,謝謝你救我一命。」

鵟獅修為雖僅剩一重王獸修為,可它的防禦力,還是跟一重尊獸的防禦,不過即便一重尊獸,抵擋住三重風尊的一招,也以是極限,凌天一抬頭,憤怒不已注視著食骨獸。

凌天沒想到,在緊要關頭,食骨獸竟打算害死他們,若不是及時釋放出鵟獅,他們三人就算不死,也得身負重傷,一直以來,凌天都不運用契約壓制鵟獅,卻沒想…

「契約壓制!」

凌天咬牙切齒,一聲怒喝道,聽到凌天怒喝出此話,食骨獸龐大身軀不受控制,臉色變得猙獰扭曲,一旦簽下契約,凌天就能強制命令它做任何事。

感覺到自己的身體不受控制,食骨獸猙獰扭曲著臉,怪笑道,「喃喃…喃喃…契約壓制!你想讓我心甘情願認你為主,當你戰鬥的傀儡,還不夠資格!」

聽到凌天與食骨獸的對話,不遠處的三重風尊劉豐臉上露出笑容,這一切果然跟他猜測的一樣,眼前這黑髮青年不知用什麼方法,逼迫食骨獸成為他的符獸。

看來這頭二重尊獸修為的食骨獸,並非心甘情願聽從他的話,如此一來,就好辦多了,就算黑髮青年使用契約壓制,控制食骨獸的行動能力,它也發揮不出百分百的獸性。

每一種兇猛的野獸,都擁有自身獨特的戰鬥方式,憑著野獸本能,它才能發揮百分百的威力,區區一個人類,又怎可能了解野獸的本能戰鬥方式,若不能善於利用,威力減半。

食骨獸恨不得凌天被殺,若凌天死在這裡,它的符筆契約也就解除,不過同樣它的靈魂也會徹底消失,食骨獸情願消失,也不願成為人類的符獸,更何況此人比它修為還低!

劉豐也是看準這一點,一揮手,漫天狂風大作,怒喝道。

「風天眼刺!」

龐大能量氣息,化作無形的風刺,鋪天蓋地朝凌天的方向刺去,感覺到危險氣息傳來,青青不敢怠慢,自然武道冰魄釋放而出,一聲怒喝道。

「七層冰盾!」

一股嚴寒之氣瞬間釋放而出,凌天等人身前,眨眼間形成七層巨型冰盾,可沒想到,砰的一聲巨響,漫天襲來的風刺一下就將青青所釋放出的第一層冰盾擊碎。

緊接著連續不斷巨響傳來,第二層冰盾再度被擊碎,感覺到漫天襲來的風刺威力太過於強,青青一咬牙,不顧一切將全身能量不斷聚集,加強冰盾的防禦力。

連續不斷巨響傳來,威力驚人的風刺不斷撞擊在冰盾上,第三面冰盾被擊碎,第四面被擊碎,青青拼盡全力釋放出的七層冰盾,沒能抵擋住五秒,砰的一聲脆響。

青青口吐鮮血,龐大能量一下將其震傷,見到七層冰盾被擊碎,凌天控制著食骨獸,一下衝到三人身前,食骨獸揮舞著兩支健壯的利爪,不斷劈砍向前方襲來的風刺。

只聽一聲聲巨響,猶如驚天之雷,食骨獸劈砍風刺的速度異常驚人,不過凌天並不了解食骨獸的戰鬥方式,只是一味抵擋,食骨獸龐大身軀,不斷出現傷痕。

見到僅一招,二重尊獸的食骨獸,身上就被刺出如此多傷痕,三重風尊劉豐臉上露出冷笑,一切跟他所預料的一樣,眼前黑髮青年,果然對眼前這隻食骨獸一無所知。

若食骨獸心甘情願為他而戰,相信即便是三重風尊修為的他,也難以抵擋食骨獸的攻擊,可惜食骨獸並不打算幫黑髮青年,不能百分百發揮出食骨獸的威力,便不足為患。

打定主意,三重風尊劉豐一聲輕喝,不斷釋放出風天眼刺,龐大能量源源不斷化作風刺,朝食骨獸方向刺去,一時之間,食骨獸的龐大身軀傷痕纍纍。

感覺到食骨獸不斷受傷,凌天內心無比著急,若繼續這樣下去,等食骨獸能量耗盡,他們三人必死無yí,令誰都沒有想到,就在此時,一個女子聲音傳來。

「狂風利刺!」

漫天狂風從凌天身後襲卷而來,凌天感覺毀天滅地的氣息傳來,他猛然轉頭,心中無比震hàn,沒想身後竟又有攻擊招式襲來,凌天不知所措,可接下來發生的事,令他傻眼。

身後無形的龐大能量化作利刺,連續不斷撞擊向正面襲來的風刺,而檫身而過的利刺,竟沒有傷到凌天,胖子,青青三人一絲一毫。

兩股狂風凝聚而成的風刺與利刺,撞擊在一起,只聽咚嚨一聲,一股龐大能量氣息蕩漾而開,三重風尊劉豐,被蕩漾而開的能量波動,震飛出萬米之外,才停住身形。

劉豐一臉不敢置信,注視著凌天等人的方向,嚴肅道,「怎麼可能,同樣乃自然武道旋風,能與我旗鼓相當的人?在黑暗區域里,只有一個人!」

說到這裡時,劉豐臉色陰沉注視著遠處,質問道,「索命閣主!難道你打算與我鬼影樓為敵?」

就在劉豐說完此話,半空中形成一個空間黑洞,只見一個身穿黑袍的嬌小身影,從空間黑洞里漂浮而出,從黑袍中傳來一個女子的聲音。

「若你想殺這男人,索命閣與鬼影樓誓死不休!」

本部來自看書輞

思︽路︽客~siluke~info更新最快的,無彈窗! ?聽到黑袍女子說出此番話,三重風尊劉豐,臉上神色逐漸變得猙獰扭曲,而不遠處的青青見到黑洞中走出來的黑袍女子,她眼孔一縮,心中無比驚訝暗道,又是她!

青青一眼就認出,眼前此黑袍女子,就是上次黑暗區域里救過他們一回的那名神秘強者,不過讓青青疑惑不解的是,為何此人三番兩次出手相救,她與夫君究竟是什麼關係?

此人態度如從堅決,不容置疑,青青正一臉疑惑不解注視向凌天,可凌天臉上表現出來的神情則一臉迷茫,這讓青青更加費解,究竟怎回事,似乎夫君也不明白怎回事。%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

三重風尊劉豐與三重盾尊何飛,兩人臉色陰沉注視著黑袍女子的方向,一直以來,鬼影樓與黑暗區域里的其他三大勢力並無任何過節,其他三大勢力也不敢招惹鬼影樓。

卻沒想到在這節骨眼上,索命閣的閣主竟突然來到此地,並態度堅決,要保眼前黑髮青年,若三重盾尊何飛體內能量恢復的話,兩人自然不會顧忌眼前的索命閣主。

只是三重盾尊何飛現如今體內能量所剩無幾,交戰起來,劉豐只能獨自對戰索命閣主,據劉豐所知,索命閣的閣主修為與他一樣,三重尊級,況且對方武道也是自然武道旋風。

雙方同樣的修為,同樣的武道,在短時間內難以分出勝負,只要黑袍女子有意拖住他,眼前黑髮青年他們三人,絕對有足夠的時間逃離此地,想到這裡時,劉豐不由得著急。

本來還想著,將眼前三人擊殺,將其帶回獲得獎勵,可眼看到手的獎勵,就快沒了,劉豐怎能不著急,劉豐憤怒道。

「索命閣主,你難道想與煞靈族為敵!勸你別自尋死路!」

凌天,青青,目光緊緊鎖定在不遠處那名黑袍神秘女的身上,實在想不通她為何不惜與煞靈族為敵,也要救他們,黑袍神秘女並未說話,直接將自然武道旋風釋放而出。

見到索命閣主準備出手,三重風尊劉豐不敢怠慢,也急忙將自然武道旋風釋放而出,可就在這時,不遠處的半空中,一個空間裂痕形成,見到眼前這一幕,眾人不由得一愣。

一股龐大能量氣息從空間裂痕里傳出,感覺到那股龐大能量氣息,索命閣主臉色不由陰沉,轉頭看向空間裂痕的方向,一個蒼老的聲音從裂痕中傳來。

「今天好生熱鬧。」

話剛落,只見空間裂痕里,走出一名青發老頭,見到那老頭時,青青和凌天頓時一驚,沒想到在這節骨眼上,死亡穴的穴主突然出現,青青和凌天,胖子可是與此人有過節。

他們砸死亡酒樓好幾間,之前還被死亡穴主襲擊,若不是當時被這位黑袍神秘女子相救,他們早就命喪黑暗區域,青發老頭走出空間裂痕后,一臉冷笑注視向黑袍神秘女子。

不遠處的三重風尊劉豐,見到死亡穴主出現,他臉色更加猙獰扭曲,若是平時,黑暗區域的三大勢力,怎敢隨意進入鬼影樓的領域,可如今何飛體內能量尚未恢復。

若是死亡穴主跟索命閣主來此處是一樣目的,那後果不堪設想,劉豐就算在自信,他也不會盲目的覺得,自己能與眼前三重風尊,三重斧尊為敵,以一抵二,必敗無疑。

「死亡穴主,怎麼?難不成你也想與煞靈族為敵!你可要想清楚,與煞靈族為敵,會是怎樣的下場!」三重風尊劉豐,臉色猙獰質問道。

聽到劉豐的質問,眼前青發老頭一臉笑意,說道。

「兩位樓主,你們還真是不識好人心,老夫仰慕煞靈族已久,又怎會與煞靈族為敵,今日得知煞靈族有難,特地前來支援。」

劉豐見死亡穴主說出此番話,他先是微微一愣,臉上露出嚴肅神色,說道,「死亡穴主,今日你出手相救,煞靈族定會記得,待此事結束,我們二人定當重謝。」

黑袍神秘女子,見到死亡穴主,竟要幫劉豐,她憤怒異常,卻不敢冒然出手,青發老頭隨意打量著黑袍神秘女子,不過很快,青發老頭注意到,黑袍神秘女子身後的凌天等人。

當見到凌天等人時,死亡穴主臉色瞬間變得猙獰扭曲,憤怒咆哮道。

「是你們!還真是冤家路窄,小子,你們三分兩次壞我好事,還敢砸我死亡酒樓,今日的好好跟你算賬!」

聽到死亡穴主的咆哮,一旁三重風尊劉豐,臉上露出一抹冷笑,不以為然問道,「哦?死亡穴主,難道你與這三個傢伙認識?看樣子你們之間還有著什麼過節。」

「何止過節,乃深仇大恨,尤其這黑髮青年,區區王級修為,三分兩次壞我好事,呃,一重尊級修為!不,不可能,你們三人,何時達到一重尊級的修為!」

死亡穴主說出前半句話時,咬牙切齒,恨不得將凌天等人碎屍萬段,可當他探視凌天三人的修為時,後面說的話,簡直驚呼出來,不敢置信與驚愕,瞪大著雙眼,一臉茫然。

神秘黑袍女子,見到死亡穴主一臉震撼與驚愕,她也是微微一愣,下意識轉過頭,看向凌天等人,當她探視凌天三人的修為時,黑袍神秘女子也是愣在原地,似乎很驚愕。

她內心無比震撼,目光緊緊鎖定在凌天身上,黑袍神秘女子,清楚記得,一年前,她從死亡穴主手裡救出,他們三人時,他們三人修為不過是三重王級修為左右。

卻沒想到,在短短一時間,他們三人的修為突飛猛進暴漲,在短短一年時間裡,從三重王級修為不斷提升到一重尊級修為,她見過各種天才,卻從未見過如此逆天的怪才!

短短一年時間裡,從王級修為,連續突破好幾重修為,甚至直接提升至尊級境界,這種事簡直聞所未聞,突然黑袍神秘女,似乎想起什麼,在黑袍下的她,臉色竟不由得發紅。

「你是老子的女人!給我等著,再見面時,我會比你更強!」將身體交給邪惡凌天時,黑袍神秘女子,記得當時邪惡凌天所說的那句話,突然回蕩在她的腦海中。

黑袍神秘女子之前一直沒把這句話當回事,卻沒想到,在見此人時,此人已跟她同為一個境界,見到黑袍神秘女子若有所思的模樣,青發老頭死亡穴主臉色越發陰沉扭曲。

站不遠處的劉豐,將這一切看在眼裡,尤其見到死亡穴主與索命閣主有如此大的反應,他不由得微微皺眉,忍不住問道。

「死亡穴主,你為何如此驚訝?難道這裡面有什麼?」

「兩位樓主,眼前這三個傢伙,絕對留不得,幾年前,我曾與此黑髮青年見過面,第一次見到此人時,他修為不過是五重頓悟期的修為,短短兩年,他竟已是一重尊級強者!」

聽到青發老頭說出此番話,無論是劉豐,還是何飛,兩人渾身不由得一顫,抬起頭,一臉不敢置信注視向凌天,胖子,青青三人的身上,內心中震撼無比,感覺不可思議。

幾年前黑髮青年等人的修為,不過是頓悟期的修為,幾年後,此人從頓悟期快速提升到尊級修為,如此修鍊速度,他們聞所未聞,簡直不可能的事。

可從死亡穴主嚴肅無比的神色來看,他似乎並不像開玩笑,這怎麼可能,元蒼大陸雖大,但怎可能存在這種逆天的人,有些人耗盡一生,都難以達到王級修為。

尤其達到者級修為,修鍊速度更是異常緩慢,用一步一蹬天的難度來形容也不為過,凌天的修鍊速度,令死亡穴主感到恐懼,第二次死亡穴主如此恐懼與不安。

第一次讓死亡穴主感到恐懼的人,並不是凌天,而是四名少女,當時那四名少女來到黑暗區域時,即便三大勢力,也不敢得罪那四名少女,最終死亡穴主與四名少女達成協議。

四名少女打算硬闖黑暗區域,打算通過黑暗區域,進入元蒼大陸,不過死亡穴主找到那四名少女,並承諾,只要那四名少女,幫他煉製出一種毒,他就助她們通過黑暗區域。

後來四名少女妥協,並幫死亡穴主煉製出『情毒』,後來死亡穴主打算出爾反爾,對四名少女出手,可當時四名僅是一重尊級修為的少女,一出手,便讓死亡穴主感到恐慌。

甚至死亡穴主的性命受到威脅,在不得已的情況下,死亡穴主不得不按照四名少女的約定,讓她們四人通過黑暗區域,並進入元蒼大陸,那是死亡穴主第一次感到恐慌與不安。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