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八極聖君整顆心涼了大半截,有些絕望時,他釋放的靈魂之力突然感覺到了仙池聖君的氣息,立即向仙池聖君傳訊求援。

不過就在他傳訊求援時,他的速度受到了一絲影響,立即被身後窮追不捨的魔風和冥淵追趕上了。

「住手!」就在魔風和冥淵準備痛下殺手時,聽到八極聖君求助信息,快速趕來的仙池聖君大喝一聲道。

不過魔風和冥淵沒有理會仙池聖君大喝聲,手持各自的通天聖器攻擊向了前方的八極聖君。

當八極聖君再遭兩大聖君控制的通天聖器攻擊時,立即潰散了。

「你們敢!」仙池聖君看到魔風和冥淵竟然敢在自己面前擊潰八極聖君的,立即憤怒了起來。

「我們為什麼不敢!」看到八極聖君惱羞成怒的靠近,魔風和冥淵並沒有減弱攻勢,繼續控制各自的通天聖器對八極聖君進行致命攻擊。

當八極聖君遭到魔風和冥淵第二次致命攻擊時,終於不支破碎了。

毀去,八極聖君的靈魂就想包裹住聖君核逃跑,但這時,兩股靈魂旋渦出現在了他的聖君核周圍,將聖君核直接吞噬了,絞碎了八極聖君的殘魂。

當憤怒的仙池聖君趕來時,火焰、寒冰幕下八極聖君隕落了。

「你,你們為什麼要殺仙池,他得罪你們了嗎?」雖然仙池聖君與八極聖君關係一般,但他們畢竟同屬於仙族,所以看到八極聖君被殺,仙池聖君有一種兔死狐悲的感覺,憤怒的咆哮道。

「為什麼要殺他!我們看他不順眼殺他可以嗎?怎麼仙池,你還想為他報仇嗎?」魔風嘴角微微上翹,故意挑釁的說道。

「好好好,魔風,這次算你們狠,我們走著瞧!」雖然仙池聖君自認為自己的實力勝過魔風和冥淵,但他們二人聯手,仙池聖君卻沒有必勝的把握,深吸一口氣,壓制住內心的怒火,留下一句狠話就想離開。

「走著瞧!仙池,這個人最害怕的就是報復,為了避免日後的麻煩,今天我們只有殺死你了。」就在仙池聖君準備離開時,魔風身體微微一閃攔截住了他。

「魔風,冥淵,你們還想對我動手?」仙池聖君看到魔風阻攔住自己,眉宇間透出了濃濃的煞氣,低沉的質問道。

「仙池,你的廢話太多了。」魔風冷笑一聲,控制通天聖器十字刀斬向了他。

「寒晶劍!」魔風控制十字刀斬來,仙池聖君立即祭出了一把充滿寒氣,好似冰凌的長劍。

當這把長劍出現在蔚藍色海洋中時,劍中透出的寒氣將大面積的海水都凍結住了。

「嘭!」的一聲,魔風手中的十字刀斬破了凍結的海水,與仙池聖君手中的寒晶劍發生了激烈的碰撞,頓時一股可怕的能量瀰漫了出來。

硬憾仙池聖君一擊,被強大反震之力震退的魔風體會到自己與他之間的實力差距,雙臂出現了一陣酥麻感覺。

「哼!魔風,你畢竟不是血瞳,如果你敢在放肆,休怪我辣手無情!」依靠強橫的實力稍稍震退魔風后,仙池聖君冷哼一聲道。

「冥淵,你還在猶豫什麼,還不速速出手幫我擊殺他。」以往面對今日的局面,魔風絕對不會強出手,但如今因為大魔王的命令,魔風沒有退縮,沖著冥淵聖君大聲喊道。

「好!」想到自己已經收下了大魔王送給的聖源,再加上那張仙界藏寶圖給了冥淵聖君極大地誘惑,無奈之下,他只能與魔風聯手攻擊仙池聖君。

「好好好,既然你們找死,那我就成全你。」仙池聖君看到冥淵在這時突然向自己出手攻擊,面色瞬間陰沉了下來。

「寒冰劍,冰魄萬丈!」魔風和冥淵手持各自的通天聖器靠近,仙池聖君整個身體與寒冰劍融合在一起,大量碎冰出現在了他身體周圍,環繞著抵擋向了兩大聖君的攻擊。

「冥錘碎天!」

「十足聖斬!」被仙池聖君融合寒冰劍化身的冰魄抵擋住,魔風二人紛紛施展強大的聖技進行攻擊。

當魔風二人施展的聖技轟擊在仙池聖君化身的冰魄上時,強行將冰魄震碎了。

「九天之水!」冰魄破碎,仙池聖君立即召喚來九天之水。

「冥神之光!」九天之水傾瀉下來,冥淵身體中立即映射出一道紫色冥光進行抵擋,而魔風利用冥淵強行抵擋之際,手指尖出現了四根鋒利的黑針。

「聖魔針!」祭出了四根聖魔針,魔風大手一揚,立即射出了四根黑針,射穿了九天之水,刺中了全力召喚九天之水的仙池聖君。

「噗噗!」當四根聖魔針連續擊中仙池聖君身體時,成功破開了他的身體防禦,將他擊殺,大量的鮮血流淌了出來。

身體被魔風射出的聖魔針刺傷,仙池聖君立即施展逃命聖技,不惜代價燃燒了生命,化成一抹黑光,自私的捨去自己的手下,消失不見。 「可惡!讓他逃跑!」雖然魔風在冥淵的幫助下,成功將仙池聖君擊傷,但仙池聖君逃命手段太強大,魔風二人根本阻攔不住,只能任由他逃跑。

不過仙池聖君雖然逃跑了,但他六大聖人手下卻逃脫不了,遭到了憤怒的魔風和冥淵擊殺,很快全部隕落在天之墓第八層空間。

「魔風,如今我們怎麼辦,是繼續追查逃跑的仙池聖君,還是回去見聖魔王。」擊殺了六大聖人,瓜分了他們身懷的寶物,冥淵輕聲詢問魔風的意見。

「我們還是回去見王,讓王決定吧。」沒有完成任務,魔風微微嘆息了一聲說道。

「好吧,我們走!」說完,魔風和冥淵向海溝方向飛去。

燃燒生命,施展秘法逃出魔風和冥淵的追殺后,仙池聖君迅速拔掉了四根聖魔針,然後找到一處海溝鑽了進去,拿出傳訊陣,向仙界傳訊,將這裡的事情告訴了災難聖宮以及火焰、寒冰。

「怎麼樣,你們擊殺仙池、八極了嗎?」當魔風和冥淵返回到海溝時,虛立在海溝中等待的大魔王開口問道。

「八極已經被我們殺死了,但是仙池的底牌太多,我們沒有攔截住他,被他施展秘法逃跑。」魔風深吸一口氣,愧疚的說道,並將八極聖君的聖君核交給了大魔王。

「仙池逃跑了。估計他會第一時間將這裡的情況向上稟告。」大魔王一口吞噬了八極聖君的聖君核后,面色凝重了起來。

因為如果掌握著時間靜止規則的聖王下界,一旦施展時間靜止,自己這些人將會失去掙扎能力,任人宰割。

「魔風,速速將這裡的情況告訴魔天,讓他想辦法在仙界周旋一下,為我們爭取一下時間。」

「冥淵,雖然你和魔風配合沒有擊殺冥淵,但我還是將這張藏寶圖送給你,而且我希望你將這件事傳訊告訴你們族長白骨冥神,讓他與我魔族大長老一起周旋仙族,盡量拖延聖王下界時間。」大魔王將藏寶圖拿了出來,贈予了冥淵道。

「放心吧聖魔王,我現在就通過傳訊陣與白骨族長聯繫。」冥淵接過珍貴的藏寶圖,輕輕點了點頭說道。

因為仙池聖君逃跑,完全打亂了大魔王的計劃,而火焰、寒冰在得知八極聖君、三大聖人身死的消息時勃然大怒。

因為聖君、聖人不同於仙帝,火焰、寒冰幕下一共兩大聖君,八大聖人,而如今剛剛下界,八極聖君、三大聖人先後被殺,這讓火焰和寒冰憤怒了起來。

「走寒冰,我們去見災難聖王,請他為我們做主。」看到天域局面完全失控,火焰和寒冰立即前往災難聖宮,見仙族第一人災難聖王。

不過就在火焰和寒冰前往災難聖宮的途中,正巧與身穿黑色長袍,身材修長,一身魔氣的魔族大長老魔天以及骨瘦如柴,遠遠看去好似一具骷髏的冥族族長白骨相遇了。

仇人見面分外眼紅,當火焰和寒冰看到魔天和白骨時,無法壓制內心的怒火,怒視著他們二人。

「火焰、寒冰,我發現你們不但是兩個偽君子,還是兩隻瘋狗,幹什麼,你們還想咬我不成。」雖然同為聖王高手,但冥族族長白骨的實力遠遠勝過他們二人,並沒有將他們放在眼裡,毫不客氣的譏諷道。

「白骨,你不要欺人太甚。」遭到白骨譏諷,火焰身體表面立即燃燒起了熊熊火焰,雙眸噴火的看著白骨,惱羞成怒的咆哮起來。

「我就是欺負你怎麼了,有種你現在就咬我,看我拔掉你一嘴狗牙。」好似骷髏的白骨繼續譏諷他,刺激著他的神經。

「聖火掌,寒冰刺!」雖然火焰、寒冰二人的實力不如白骨,但被被他在仙族底牌一再羞辱,無法控制內心的怒火,雙雙施展聖技攻擊向了白骨。

火焰、寒冰含怒攻來,渾身魔氣纏繞的魔天立即出手相助,與白骨一起輕鬆抵擋住了二人施展的聖技。

「時間靜止!」抵擋住二人的攻擊,白骨立即施展時間靜止,瞬間靜止了火焰、寒冰身體周圍的空間。

「魔焰滔天!」身體被白骨施展時間靜止定住,火焰和寒冰立即施展有些生澀的時間靜止之力進行化解,但這時,魔天身體中湧出了大量的魔焰,速度極快的攻擊向了劇烈掙扎的火焰和寒冰。

「嘭嘭!」兩聲,將他們二人擊退了出去,要不是二人身穿通天聖器戰衣,遭到魔焰滔天攻擊,二人絕對不會只受到輕傷。

「火焰,寒冰,就憑你們剛剛突破到聖人的實力,竟然敢在我們面前囂張,我真懷疑你們是不是失心瘋又犯了。」與魔天聯手擊傷了火焰和寒冰,白骨沒有不依不饒的攻擊,而是繼續譏諷他們二人。

「我們走!」見識到自己與白骨、魔天之間的實力差距,火焰和寒冰不得不忍住心中的怒火,繞過二人前往災難聖宮。

「火焰、寒冰,你們可以回去,但是不能繼續前進了,如果你們敢在往前踏出一步,我們就真的對你們下殺手了。」白骨早就洞察出二人想要前往災難聖宮,身體微微一閃攔截住他們二人,冷冷的警告道。

「你,你們!這裡是我仙族,不是你們魔族和冥族,如果你們敢在這裡其辱我,我仙族聖王絕對不會坐視不理的。」被白骨攔截住去路,火焰氣的火冒三丈,大聲咆哮起來。

「我數到三,如果你們在不離去,就不要怪我不給你們機會。」白骨伸出枯瘦,沒有一點血肉的手指頭,冷冷的說道。

「一.。二……」

「好,算你們狠,我們走!」看到仙族聖王並未現身,想到白骨和魔天的實力,火焰和寒冰無奈之下只能屈辱的離開了。

目視著火焰和寒冰離開,白骨和魔天沒有動身前往災難聖宮,而是前往了妖族,準備聯合妖族下界。

整個仙界因為聖君身死,天之墓存在陷入到混亂中,雲天羽等人成功進入到了天之墓第十層空間中。

「好強大的靈魂力量!」當他們進入到天之墓第十層空間的一瞬間,立即感覺到天之墓第十層空間充斥著強大的靈魂力量。

就在雲天羽等人快速的深入天之墓第十層空間時,他們突然發現眼前出現了數十道陰暗的影子,以極快的速度向他們發動了攻擊。

遭到突如其來的陰暗影子攻擊,雲天羽等人紛紛祭出了各自的通天聖器進行攻擊。

不過當雲天羽等人控制通天聖器擊爆陰暗影子時,他們發現,每一隻陰暗影子消散,自己的靈魂都會融入一股奇異的力量,刺激靈魂最深層的東西。

「輪迴之力,這裡怎麼會存在輪迴之力。」輪迴在仙界都是最為神秘的東西,傳說當年仙界一位號稱輪迴聖王的大能想要掌控輪迴,但就在他強行召喚出輪迴時,自己立即被輪迴迸發的輪迴之力絞碎身體,輪迴和聖王核也被輪迴吞噬,永遠的消失不見。

擊散了數十道陰暗的影子,雲天羽等人迅速盤膝檢查靈魂,不過他們檢查了一個多時辰,都沒有察覺到靈魂有任何的異常。

檢查不出異常,雲天羽四人迅速交流時,雲晨空的傳訊珠亮了起來,大魔王傳訊告訴他,自己成功策反了仙界各大族,火焰、寒冰幕下的八極聖君已經身死,不過災難聖王幕下的仙池聖君卻逃跑,仙界聖人可能在不久的將來,就將獎勵整個天域了。

接到了大魔王傳訊,雲晨空知道留給自己等人的實力更少了,沒有再耽誤時間,繼續向詭異的天之墓第十層空間中行進。

不過擊殺了數十道陰暗影子,雲晨空等人沒有再遭遇麻煩,很快,他們就來到了天之墓第十層空間盡頭,看到了一顆灰暗的石頭豎立在眼前。

重生之武神大主播 而在這顆灰暗石頭周圍,出現了一大片能量光暈,隨著灰暗石頭緩緩地流動。

「這是,輪迴石!這天之墓第十層空間竟然有一顆輪迴石!」看到眼前灰暗色的石頭,雲晨空等人不由得震驚了。

因為輪迴石乃是宇宙最神秘的石頭,石頭中蘊含輪迴之力,而當年輪迴聖王如果得到輪迴石,以他的實力絕對可以通過輪迴石掌控輪迴,成為仙界最強的存在。

「走,我們過去,看有辦法收服輪迴石嗎?如果我們可以收服輪迴石,我們就有足夠的資本應付仙界帶來的危機了。」雲晨空深吸一口氣提議道,與雲天羽等人緩緩地靠近了輪迴石。

「嗡嗡!」當雲天羽等人靠近輪迴石時,立即感覺到眼前出現了大量的幻象,除雲天羽之外,雲晨空三人前世今生畫面不斷地眼前閃爍。

「嗯,為什麼父親、璇兒他們眼前不斷閃爍灰色光芒,而我卻不受一絲影響呢?」不受輪迴之石影響的雲天羽百思不得其解。

不過就在雲天羽一個人緩緩地走到輪迴石旁,伸手按在灰暗的輪迴石表面時,輪迴石突然爆發出可怕的輪迴之力,好似潮水一般,直接將反應不及的雲天羽以及雲晨空等人吞噬了。 雲天羽等人被輪迴石釋放的輪迴之力吞噬,雲天羽除了感覺自己動彈不得外,自己依然沒有勾起任何的輪迴記憶,彷彿他並沒有前世今生。

雲天羽不受輪迴石影響,雲晨空三人卻重新回到了前世世界中,只不過在他們的前世中沒有敵人,只有他們自己。

「古然天!」當雲晨空看著眼前熟悉的身影時,眉頭不由的皺了一下。

「不錯,我是古然天,也是你自己。如果你可以戰勝我,也就是戰勝你自己,你就可以離開你的前世世界,如果你無法戰勝自己,那你就只能墜入輪迴之中,永世不得超生。」古然天點了點頭,不帶一絲感情的說道。

「戰勝前世的自己。」人最難得就是戰勝自己,所以考驗方法,雲晨空不由得感到了一絲壓力。

就在他警惕的看著前世的自己時,古然天雙手快速的扭動起來,看著古然天打著的一個個複雜手印,雲晨空立即認出古然天施展的那是古天印。

「古天印!」當古然天雙手扭動的越來越快時,一個巨大的手印飛射而出,攜帶著毀滅天地般的能量,印向了雲晨空。

「古天印!」古然天施展古天印印來,雲晨空毫不猶豫施展古天印迎了上去,當充斥著同樣能量的大手印對撞到一起時,雲晨空明顯的感覺到自己力量不敵古然天,被兩大手印對撞產生的反震之力震退。

「古韻匆匆!」施展古天印將雲晨空震退,古然天整個身體化成了流光狀,突然消失出現在了雲晨空身後,繼續向他發動攻擊。

「古韻匆匆,我古家最頂級的身法聖技!」雲晨空看到古然天身體化成流光消失的一幕,立即認出這門身法的虛實,同樣施展古韻匆匆進行閃避。

「古玄印!」當雲晨空和古然天雙雙化作幻影時,二人心有靈犀般施展同樣的手印,攻擊向了對方。

「轟!」的一聲,兩大手印對撞,爆發的強大力量再次衝擊向了雲晨空。

「古神印!」滾滾對沖之力襲來,雲晨空深吸一口氣,雙手繼續的扭動,施展更加強大的古家絕學手印進行反擊。

當古神印迸射而出時,前世世界出現了大面積扭曲,滾滾湧來的對沖之力觸碰到古神印,立即消散了。

「古神印!」雲晨空施展最為強大的古神印襲來,古然天臉上並沒有流露出任何的表情,全身的力量瞬間彙集到了雙掌中,同樣施展古神印相應。

石破天驚,當兩大古神印轟擊在一起時,數股可怕的能量蘑菇雲直衝雲霄,雲晨空直接被可怕的對衝力量掀飛了出去,重重的摔倒了遠處。

而古然天雖然也受到了不輕的創傷,但因為古然天並非真實存在,所以他無懼生死,穿透了狂暴的能量,繼續向到底的雲晨空發動攻擊。

因為一開始雲晨空內心產生了一絲壓力,導致他處處被動,遭到古然天兇猛的攻勢,情況十分的危險,只能施展古韻匆匆進行閃避,在閃避中尋求機會雲晨空處境危險,納蘭璇同樣陷入到了絕境之中,面對九天玄女潮水般的攻勢,納蘭璇處處受制,只剩下了招架之力。

不過雖然身陷險境,但納蘭璇並不驚慌,沉著招架,尋找著機會。

而納蘭璇的依仗,乃是突然覺醒,完全融合了真理聖王的靈魂,她相信,自己掌握的這門強大底牌,自己的前世絕對不可能掌握,不過她也沒有輕易動用,她知道,要想戰勝自我,自己只有一個機會,只有把握住這個機會,自己才能力挽狂瀾戰勝自我。

與納蘭璇、雲晨空相比,武文太師的處境最好,因為一開始武文太師面對自己的前世武天涯就抱著玉石俱焚的念頭,所以在氣勢上並未落入下風,二人不斷地施展前世聖技對轟,不相上下,二人的身體傷勢也在一次次劇烈碰撞上,不斷加重。

就在雲晨空三人陷入前世之中,接受前世考驗時,被輪迴石映射大量輪迴之力滲透大腦的雲天羽目光漸漸迷離了起來,透過迷離的世界,他看到了天地混沌,世界黑暗一片,自己彷彿一道光年,不斷在混沌的宇宙中穿梭。

「咔嚓!」一聲,也不知道雲天羽穿梭了多久,突然,整個宇宙顫抖了一下,一道橢圓形的光圈出現在了宇宙之中,將黑暗的宇宙從中間劈開了。

接著,被劈開的宇宙發生著巨變,漆黑的時間中出現了太陽,月亮,星辰以及界面。

「那,那是仙界嗎?」在離宇宙核心最近的地方,漸漸形成了一片美輪美奐的世界,而這個世界中漸漸誕生了幾個生命。

由於這些生命剛剛誕生,吸收的本源之力最為精純,所以這幾個生命成長起來后變得異常強大。

當雲天羽看到其中一個生命成長起來的樣子時,露出了濃濃的震驚之色,因為他認出那個生命正是真理聖王。

仙界最為巔峰的幾大聖王成長起來后,仙界之巔出現了一團模糊地靈魂,緊接著,大量的生命之力在那團靈魂中湧出,融入到了仙界中,很快,仙界中出現了大量的種族,原來空蕩蕩的仙界漸漸恢復了生機。

仙界在宇宙之中形成后,仙界之巔曾經出現的模糊靈魂又出現在了布滿星空的宇宙中,開始以仙界為基礎,施展浩瀚的力量建造了數個低等級空間,如血界,骨界等等,開始創造新的生命。

「嗯,怎麼會沒有人界?難道宇宙之初並沒有人界空間?」遁入光年中的雲天羽看到眼前的一幕,早已經猜到自己看到的應該是宇宙誕生之時,創造各大空間的景象,不過看到神秘靈魂創造了仙界、血界、骨界等等后,並沒有人界空間的影子,感到了一絲詫異。

宇宙各大空間建造成功后,神秘靈魂突顯在漆黑的宇宙中,而雲天羽看著突然出現的神秘靈魂,立即瞪大了眼睛,卻發現自己只能看到一團模糊地影子,無法看清神秘靈魂的虛實,「嗡嗡!」神秘靈魂現身後,在它的身體中漸漸浮現出了一顆灰暗色的石頭,看到這塊石頭,雲天羽立即認出這塊石頭正是自己在天之墓第十層空間見到的輪迴石,只不過天之墓第十層空間中的輪迴石與眼前這塊輪迴石相比,就好像一顆細小的沙粒。

輪迴石出現,神秘靈魂開始改造輪迴石,漸漸地將足有數十萬米高的輪迴石改造成了巨大的輪迴。

掌控生死的輪迴出現,神秘靈魂立即控制輪迴融入到了各大空間中,不過就在輪迴融合各大空間時出現了一絲不穩定,一顆未被改造的輪迴石突然飛射而出,射向了宇宙核心。

看到這顆突然飛射出的輪迴石射向了,神秘靈魂立即分裂了一小縷靈魂進行阻攔,但這顆輪迴石飛射速度太快,雖然被分裂靈魂纏繞住,但還是撞擊到了仙界,撞斷了仙界一角沉落到了宇宙之中。

神秘靈魂看著墜落到宇宙的仙界一角,沉思了一下,以它為基礎,又建造了一個世界,輪迴石以及那縷分裂靈魂隨之消失不見。

不過因為這仙界一角的存在,這個世界蘊含的能量遠遠地勝過了血界、骨界等等,僅僅次於處於宇宙核心的仙界。

「人界空間原來是這樣來的。」看著最後因輪迴石撞擊仙界形成的世界,雲天羽立即認出這個世界正是人界空間。

人界空間形成,陷入光年中的雲天羽突然停止了遁形,就在他身體漸漸恢復行動能力時,他突然感覺到一股熟悉的力量感召自己。

然後,他眼前一花,等他恢復清醒時,他發現自己身處在了輪迴之中,而那股神秘的靈魂正在他身前三米遠處。

「你到底是誰?為什麼帶我來這裡。」雲天羽看著近在咫尺,但依然看不清樣貌的神秘靈魂,大聲問道。

「答案就在這輪迴之中,你有沒有膽量進入到輪迴之內自己尋找答案。」聽到雲天羽的詢問,神秘靈魂突然開口說話。

雖然神秘靈魂所說之話並非語言,但云天羽卻能聽懂他說話的意思,而且雲天羽內心還一種感覺,那就是神秘靈魂沒有惡意。

「答案就在這輪迴之中!」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