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像面對所有的羅家子弟,即便對方落井下石,趕盡殺絕,但是羅征還是念一份舊,饒其一命。

羅征雖然在小雨峰上呆的時間不長,但依舊把小雨峰當做一個集體看待,特別是在結交了莫燦,周顯,章無縣等人之後,感受到一絲友情的暖意。

可是這些內門弟子,態度竟如此惡劣!就因為他惹上了諸葛曄,就要跟自己完全劃清界限。

這樣也好,反正我從來沒有打算,受到誰的庇護,一會讓還指不定誰求誰!

想到這裡,羅徵收斂起笑容,恢復了那副淡然的表情,邁著腳步,走進蒼穹森林。

相比南方的熱帶雨林,蒼穹森林的光線被雲杉巨大的樹冠所阻擋,只偶爾有陽光從縫隙中照射進來,整個環境顯得昏暗而幽靜。

不遠處時不時傳來怪鳥鳴叫的聲音,遠遠近近,卻分辨不清楚聲音的來源。

當眾人進入蒼穹森林后,受到這股氛圍感染,眾人也是打起了十二分警惕,畢竟這是蒼穹森林。

農門丑婦 雖說在蒼穹森林前方,還有一座白帝城,在修羅戰場上正面抵禦著妖族的大軍,可還是有不少妖族斥候潛入蒼穹森林中,儘管那些內門弟子每個人,都擁有與普通妖兵一戰的實力,但真正的實戰一旦展開,誰都說不好結果,斷不了勝負。

郝世閣和郭子饒等小雨峰外門弟子,此刻的神色也十分緊張,紛紛掏出武器,一邊戒備,一邊跟隨在那五位內門弟子後面前進。

相比之下,羅征的表情最為輕鬆。

他的靈魂經過鍛造,遠遠要比一般人強大許多,即便是前面那五位先天生靈的靈魂也遠遠不如羅征。

所以羅征的感知能力更加強,對於周圍的風吹草動,探析的更加清楚。

隨著小雨峰一行人深入,與青雲宗其他山峰的弟子就越來越分散。

順著蒼穹森林中的小徑,這般前進了大約一二十里路后。

一位在前方探路的內門弟子,忽然踩斷了一根朽木,發出「噼啪」聲響。

「什麼事!」一直保持著高度緊張的郝世閣大聲喝道。

那位內門弟子扭過頭來,滿臉譏笑的說道:「郝世閣,用不著那麼緊張,不過是踩斷了一根木頭。」

「小心!」就在那位內門弟子同郝世閣說話的時候,從那又粗又大的雲杉樹榦後面,忽然冒出了一條猶如枯木的大蛇。

那條大蛇通體都是青灰色,與雲杉的樹皮顏色很像,故而它盤踞在那裡,竟然沒有人發現。

大蛇一探出投來,頓時就張開血盆大嘴,朝著那內門弟子一口咬過去,看樣子是要將那內門弟子一口吞下。

就在這時候,只見空中一道銀光閃爍,那道銀光徑自掠過大蛇的頭部,瞬間就將那條大蛇斬殺成了兩截。

「邱師弟,雖然現在還沒有碰到妖族,你還是小心一些好!」出劍的那位內門弟子淡淡的說道,在他的手中卻有一把銀光燦燦的寶劍。

那邱姓的內門弟子見狀,頓時拱拱手笑道:「多謝林更師兄出手相助!」

站在後面的羅征,看到林更出手的這一劍,眉毛也是挑了挑,即便小雨峰乃是排名倒數第一的山峰,在內門之中也不乏高手,這林更的實力就很強,雖說他斬殺的是一條四階妖蛇,但這般反應速度,比羅征也慢不了多少。

方才羅征已經把手扣在了須彌戒指中,倘若這林更不出手,羅征就會用飛刀將那頭大蛇射殺。

林更點點頭,將那把寶劍收好,帶領著隊伍繼續前進。

小雨峰的這十名弟子,便是以林更為首。

此去一路前進,倒是並沒有碰到什麼妖族,但是妖獸還是斬殺了不少,其中不乏一些實力強大的妖獸,但是在小雨峰五名內門弟子的圍攻之下,很快就被分屍,挖出了妖獸晶核。

至於郝世閣,郭子堯和羅征等五名外門弟子,此時便成了完完全全的看客。

就這樣磕磕絆絆的一路前進,到了中午時分,眾人才在一處山谷的邊緣停了下來。

那邱姓內門弟子,忽然一指郝世閣和郭子饒兩人,「你,還有你,去找點柴禾來,到這邊生一堆火!」

郝世閣和郭子饒兩人,乃是外門弟子中數一數二的人物,什麼時候被人指使干這種下人的活兒?

兩人的眼中都閃爍出一抹惱怒之色,顯然對那邱姓弟子指派這種任務十分不滿。

「怎麼?不願意啊?不願意可以啊,你們就別跟來,愛去哪裡就去哪裡!既然享受了我們的保護,就要去幹事!」邱姓弟子冷聲說道。

郝世閣和郭子饒對望了一眼,流露出無奈之色,的確沒辦法,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參加這個斬妖試煉,總不能現在折返回去吧?蒼穹森林這麼大,若是折返回去恐怕就只有死路一條。

眼看沒得選擇之下,兩人也只能夠低頭去找尋柴禾去了。

邱姓弟子命令玩了后,目光又掃向羅征等人,說道:「你們幾個,到山谷那邊去放哨!」

羅征有心想說些什麼,想了想之後,還是算了。

畢竟現在小雨峰十個人,算是一個團隊,做點事情也不算過分。

羅征順著峽谷的邊緣,爬上一塊滑溜溜的石頭,順著遠方眺望。

蒼穹森林的幅員遼闊,目力所及之處,除了一片片蒼翠的雲杉叢林,再難以分辨出其他。

「說是斬妖,結果在這裡晃蕩了這麼大一拳,連妖族的毛都沒有看見一根!」同羅征一起來放哨的外門弟子說道。

「蒼穹森林這麼大,哪有那麼多妖族?你真想見妖族,就越過這片森林,往那白帝城的城牆上一站,下面要多少妖族就有多少妖族!」另一位外門弟子說道。

聽到兩人的對話,羅征沉默不語,自從焚天王朝建立之後,東域的人族算是開創了一個盛世的局面,只是這百年以來,妖患不斷,一時間讓整個焚天王朝都有了岌岌可危的感覺。

也幸虧焚天王朝有兩人坐鎮,一位乃是焚天宮的那名絕世強者,另一位便是青雲宗宗主,這兩人的實力皆深不可測。

若非不是因為忌諱這兩人,妖族恐怕早已攻陷白帝城,將整個東域所吞噬。

大約過了小半個時辰的時間,山谷之中飄起來一縷炊煙,隨後便有人招呼羅征三人過去,那頓午飯倒是已經燒熟了。

眾人圍著那堆篝火,或站或坐,就這麼吃了起來。

「林更師兄,你真的斬過妖族嗎?」大家正在吃飯的時候,就聽那邱姓弟子問道。

林更撕開一塊狍子肉,嘴角露出一絲得意的笑意,點點頭說道:「那是四年之前,我還是小雨峰的外門弟子,當時的修羅戰場即將關閉,我也參加了那一次的斬妖試煉,碰巧我們幾人圍住了一隻妖兵,最致命的一劍便是由我斬出!」

能夠以外門弟子的身份,斬殺一隻妖兵,的確足以讓林更自豪了,「不過那時候,我實力尚淺,斬殺那隻妖兵,也是純粹的運氣而已,若是現在碰到妖兵的話,恐怕在我劍下走不過三招!」

林更侃侃而談之際,一位內門弟子低著頭悶頭吃肉,忽然尖聲怪氣的叫道:「是嗎?不知道我在你的劍下,能否走過三招?」

陡然之間,從那內門弟子身上,傳遞過來一陣洶洶妖氣!

===========================

最新最快最火最爽的連載完本小說,盡在書叢網(shucong.com)

=========================== 「斷劍重生之日,劍聖歸來之時!」

當請柬上那兩行字跡浮現之時,蕭寒的瞳孔不覺逐漸收縮。

不知為何,看著這兩豎行字跡,此刻,他竟隱隱感到有一股莫名的情感湧上心頭,是震撼,抑或是豪情頓生,他一時也說不上來。

「斷劍重生,劍聖歸來?這機緣到底是什麼?」蕭寒仔細打量了幾遍請柬上的這兩豎行字,目光看向冷寒霜,疑惑問道。

「你可曾聽說過斷劍山莊?」冷寒霜道。

「呃,沒有。」蕭寒尷尬地搖了搖頭,他來到南荒之後,便一直待在魔門中,對於魔門之外的勢力並不是很了解。

聞言,冷寒霜頗為古怪地看了眼蕭寒,這傢伙居然連斷劍山莊都未聽說過?

「神州劃分四荒,每一荒地域都極為遼闊,而在這南荒中央這片區域,也並非只有我們魔門一方霸主勢力,這斷劍山莊,便也是一方足以與魔門媲美的霸主勢力。」冷寒霜介紹道。

聞言,蕭寒目光微閃,點了點頭,難怪一封請柬便如此可怕,原來也是一方霸主級別的勢力。

「而在南荒諸多勢力中,當屬斷劍山莊的歷史最為輝煌,一百年前,那時,斷劍山莊並非叫斷劍山莊。」冷寒霜道,語氣似是有些感慨。

「那叫什麼?」蕭寒好奇問道。

「劍聖山莊!」冷寒霜目光閃爍,眼中也是有些情感波動,她接著說道:「一百年前,那時,斷劍山莊還叫作劍聖山莊,其創建者,乃是當時南荒第一強者,劍聖,當年,劍聖,一襲白衣,一人一劍,縱橫南荒,所向披靡,風華絕代,他一手創建的劍聖山莊乃是當時南荒上的頂尖勢力,足以與那些遠古種族一爭鋒芒,劍聖,碾壓一代天驕,即便那些遠古種族的天驕,也盡數敗於劍聖之手,劍聖一人一劍,同輩無敵,乃是那個時代當之無愧的絕世天驕!」

「後來呢?」蕭寒眼睛有些火熱之色,不覺心生仰慕之情。

劍聖。

霸道總裁的野蠻丫頭 無敵同輩,碾壓一代!

南荒第一人,時代天驕!

此等榮耀,哪個男兒不想如此?

男兒生於世間,豈能庸碌無為?來這世間一遭,就當如這般轟轟烈烈!

「後來…」冷寒霜美眸微黯,搖了搖頭,半晌後方才開口,繼續說道:「後來,不知是何緣故,劍聖隕落了,有人說他被仇家聯手擊殺,有人說他闖古迹時受重傷,出來后成為廢人,飲恨自盡,有人說他因情而亡,總之,劍聖之死,成為了一個永遠的謎團。」

「這般天之驕子,死後,竟然無人知曉?」蕭寒有些驚訝,又覺得很惋惜,一代天驕,身後之事,竟然如此離奇。

「一百年來,這個謎題,依舊無人能揭曉,劍聖無故隕落之後,從此,劍聖山莊便開始衰落了,昔日的榮光漸漸掩埋於滄桑歲月之中,隨著百年時光流逝,如今,只有關於劍聖的傳說在南荒之上流傳。」冷寒霜搖頭感嘆道。

蕭寒同樣感慨不已,劍聖在世之時,劍聖山莊乃是南荒頂尖勢力,足以與遠古種族一爭鋒芒,真不敢想象,那時的劍聖山莊,該是何等的榮耀與輝煌?

昔日那般驚艷絕倫的天之驕子,竟然無故隕落,又如何不令人惋惜呢?

不過,雖說劍聖山莊衰落,但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如今的斷劍山莊,依舊在南荒中央區域佔有重要的一席之地。

「那後來,劍聖山莊為何改名為斷劍山莊?這請柬之上又為何說,斷劍重生之日,劍聖歸來之時呢?」蕭寒目光閃爍,又好奇問道,對此很疑惑。

「這便是我要跟你說的機緣,在劍聖無故隕落之後,有一日,在一個殘陽如血的黃昏,南荒一座城市之中,突然憑空落下一柄斷劍,而那斷劍,赫然是劍聖所持之劍,當時,劍聖山莊之人慾取回那柄斷劍,但是,卻發現根本取不走,即便是斗聖強者降臨,也無法撼動那斷劍一絲一毫。」冷寒霜緩緩說道。

「這麼玄乎?」蕭寒一怔,有些吃驚,一柄斷劍,斗聖強者竟然都取不走?

「嗯,那斷劍之中留有劍聖意志,傳說斷劍之所以現世,是劍聖為了尋找傳人,而那劍聖山莊之人為了守護這劍聖傳承,同時也將山莊改名為斷劍山莊,而那座城,也取名為斷劍城。」冷寒霜道。

「那斷劍城中,留有劍聖傳承,南荒之上各大勢力,難道不會心動?」蕭寒眉頭微皺,疑惑道。

「當然心動,當年得知斷劍城有劍聖傳承后,南荒之上各大勢力曾因此爆發大戰,不過,各大勢力的大戰損傷實在太大,所以,後來,各大勢力約定,劍聖傳承共享,各大勢力皆可以去斷劍前領悟,不過這麼多年過去了,依舊無人獲得劍聖傳承,後來,諸勢力也發現了,每年冬至,那柄斷劍便會發出悲鳴之音,猜測在那段時間獲取傳承的可能性大一些,因此,諸勢力便約定,每年冬至之日,便可派人前往斷劍城領悟斷劍,或許是因為多年領悟無果,各大勢力的大人物已經感到失望了,隨著時光流逝,每一年的斷劍之約,各大勢力已經達成共識,都只派遣年輕一輩去領悟斷劍,希望能有優秀後輩獲得劍聖傳承,或許這也是劍聖所願,當年劍聖少年成名,何等風華絕代,他的傳人定然也當有他當年的風采。」

「而這斷劍山莊請柬,便是去斷劍城領悟斷劍的資格,我之前所說的大機緣,便是這劍聖傳承。」冷寒霜耐心講述著,她已經將來龍去脈都跟蕭寒詳細說了一遍。

「原來如此…」蕭寒目光閃爍,也算是徹底搞明白了冷寒霜所說的機緣,斷劍城,劍聖傳承,可以說,這是一份天大的機緣,只不過,劍聖傳承,又豈是那般容易得到?

要知道,百年時光過去了,那劍聖傳承依舊留存在那裡,百年時光,多少天之驕子曾踏足那斷劍之城,然而,他們,帶著豪情壯志而去,卻是帶著失望落寞而歸。

劍聖傳承,不傳庸人。

因此,無數英雄天驕,望劍嘆息,在百年時光的沖刷沉澱之下,南荒之上,終於流傳起了一句共鳴之音:

「斷劍重生之日,劍聖歸來之時!」

從這句話,便可看出,劍聖傳承者,必將肩負昔日劍聖榮光。

要想讓塵封的斷劍再次重生,要想讓昔日劍聖的榮光再次歸來。

此事,非絕世天驕不可為之,非曠世之才不可為也!

斷劍城,那裡,有斷劍悲鳴百年。

斷劍,因何而悲?

是悲無主?是悲寂寥?

抑或是,在悲鳴著某一段塵封歲月中不為人知的往事呢? 所有的人在此刻,臉色都是大變。

面對那洶湧而來的妖氣,所有的人在第一時間與那內門弟子拉開了距離。

「噌!」

林更的寶劍在手,劍鋒直指那內門弟子說道:「你不是徐恆,你是誰?」

「咳咳咳咳……」

那位叫做徐恆的內門弟子嘴裡發出怪異的笑聲,隨後便有幾根尖刺,從他身體之中延伸出來,詭異的是那些尖刺刺破了他的皮膚,卻沒有一點鮮血流出來。

「在蒼穹森林裡潛伏了這麼久,終於碰到人類了,人類的血肉果然還是美味啊!」那內門弟子伸出一條詭異的長舌,在嘴唇上舔了舔,隨後整個腦袋也四分五裂,露出裡面的本體。

這內門弟子竟然是一隻妖族!

「你是什麼時候吞噬了徐恆的血肉,藏在他身體中的?」林更質問道,手中的寶劍一道道銀光明晃晃的亮了起來。

那名妖族露出尖利的牙齒笑道:「人類,你覺得我有必要告訴你嗎?」說完,那名妖族忽然發出一陣刺耳的嘯叫,從山谷的一側便有十幾隻妖族竄了出來,一個個形態醜陋,張牙舞爪,散發出濃濃的妖氣。

「殺!」

面對妖族,幾乎沒有後退的路可選,林更不愧為內門弟子,此時倒也果斷異常。

這一次也算是小雨峰弟子倒霉。

一般來說,妖族斥候潛入蒼穹森林,都是分散行動,很少成群結隊,畢竟白帝城中的帝軍也不是吃乾飯的,若是妖族過重,被帝軍偵察到,很有可能被人類絞殺。

但是此前竟然有一隻妖族殺了內門弟子徐恆,將徐恆的血肉吞吃一空,披著徐恆的皮一路跟著小雨峰的弟子,自然給了妖族召集幫手的機會。

「啊……」

就在林更剛剛下達命令的同時,一位外門弟子傳來一聲慘叫。

那名外門弟子能夠通過考核,也算是勇武之人,但此次同時出現幾隻妖兵,心中太過於畏懼,竟然完全失去了抵抗的能力,被一隻妖兵一口咬掉了腦袋!

那隻妖兵洞悉人類的恐懼,故意將那名外門弟子的屍體舉起來,炫耀著它的戰利品。

四名內門弟子,現在各自為戰的找上妖兵廝殺起來。

而郝世閣,郭子饒等人,一個個臉色蒼白,牙關不斷地震顫,竟然站在原地發獃。

外門弟子中,只有羅征一人還保持著冷靜。

在異變突起的瞬間,羅征就已經將殘破飛刀扣在了手中,身體背對著山谷,眼睛眯著了一條縫隙。

這些妖兵一個個便如同地獄十八層爬出來的惡鬼,人類在他們眼中就如同鮮美的食物。

其中有一位妖兵,就找上了羅征。

那位妖兵揮舞著手中的尖刺,邁動一雙長滿鱗片的長腿,朝羅征飛撲而來。

「就是現在!」羅征嘴角微微一翹,手中的殘破飛刀已驟然射出。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