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以這四人為例,唐明玉聽他們說話的中氣和太陽穴鼓起的狀態再加上氣息,就知道他們大約是介於一流和二流之間的武者,在江湖上來說,這已經算是不錯的好手了。

四人聊著聊著,很快就說到了風雲刀客。

原來,長刀門門下也有弟子為神秘的風雲刀客所殺。

長刀門是一個極為團結的門派,門主長刀無痕尹無痕躋身頂尖一流高手之列,向來護短,這次聽說門下弟子被風雲刀客所殺,立即便派出大量弟子四處打探風雲刀客的下落,四人便是其中一批。

酒喝多了,自然容易吹牛皮,四人說著說著,便開始談論天下武功高手,正所謂文無第一,武無第二,四人很快便說到西北第一高手。

無極神劍打敗風雲第一刀客而被人稱為西北第一高手。

而作為用刀高手的長刀無痕對無極神劍並不服氣,然而天山派的高手遠比長刀門要多得多,長刀無痕自然不會沒事向天山派發出挑戰,免得影響兩派的和氣。

唐明月在邊上美美吃著食物喝著小酒呢,忽然聽到鄰桌大漢提到自己父親,大抵是說她父親應該打不過他們長刀門門主的意思。

唐明月雖然叛逆,但向來以父親為豪,那可是天下有數的用劍高手之一,陡然聽到這些人看低父親,哪裡忍得了這口氣,手上的酒杯往後一潑,正好潑在四個吹牛的大漢頭上。

被潑的四個大漢陡然大怒,騰地站起來看向唐明月,其中一個大漢沉聲喝道:「勿那丫頭,剛才的酒是不是你潑的?」

唐明月雖然武功不高,但畢竟是大門派出來的,氣勢倒是不凡,緩緩站起轉身嬌哼道:「是本小姐潑的,誰叫你們在背後亂嚼舌頭,天山派掌門是你們能夠胡亂評價的嗎?」

大漢叫方石川,聞言心裡一驚,這少女身旁放著長劍,處亂不驚,很可能是天山派的弟子,遂拱手說道:「在下長刀門方石川,請問姑娘是什麼人?跟天山派是什麼關係?」

唐明月傲然說道:「我乃天山派弟子唐明月,我父親便是你們剛才口中談論的無極神劍唐無極。」

四名大漢這下尷尬了,方石川當即陪著笑臉說道:「原來是唐女俠,剛才的確是我等四人酒喝多了,胡言亂語,還請唐女俠原諒則個。」

所謂伸手不打笑臉人,何況他們已經道歉,並且唐明月亦是知道長刀門乃是西北第三大門派,就算天山派也不會輕易得罪他們,於是當即說道:「既然你們是長刀門的人,那就算了,只是希望以後別在背後胡言亂語。」

方石川拱手說道:「多謝唐女俠,我們以後一定注意。」

小小風波化為無形,但唐明玉卻發現四人中有一人臉色有些異樣,這人跟同伴說上茅廁然後便離席向外面走去。 熊戰天,對於塑體境界的修士無疑就是禁忌,光是說名字就能讓人窒息,別說去和他戰鬥。

說句不好聽的,哪怕他站在那裡給別人打,一個眼神過來不尿褲子就算好的了,還打個毛?

確實有些誇張,不過現實也差不多就是這樣。

傳說那怪物曾經一拳就把一頭如山嶽一般的火雲狂獅擊成碎末,而那火雲狂獅實力也在王境,能夠秒殺王者的強者,無論放在那裡都能讓人顫抖。

對於熊戰天,人們時常私下調侃:

「熊戰天?他的實力都是虛的,別看五大三粗的模樣,不修生肖之力,終究是螻蟻,如果他和我對打,他一拳過來……我就死了!」

妖女涅槃重生 這種冷笑話令人忍俊不禁,可也絕對能證明熊戰天在眾人心目中的地位。

不是傳說…也差不多了。

可是,今天卻聽說有人去找熊戰天干架了,贏不贏暫且不提,可居然能活著回來,這就已經是個奇迹。

「他們居然…只受了一點傷而已,這是什麼情況!」

「誰知道呢!」

眾人都在驚訝于山河宗的表現,而他們呢,則平靜無比。

「從今以後,溪河宗永遠從世間除名,正是加入山河宗!」陳溪放出這一則消息是,再次引起了天河城的大地震。

不…應該說引起了這片地域的大地震!

天河宗,天河城城主府,冰河宗,靈河宗等等皆是一愣。

我知道你們兩宗來往密切,關係不簡單,可也不用這樣吧,好歹你也是一個宗門實力,怎麼放得下尊嚴加入另一個宗門!

腦子進水了吧!

「溪河宗在搞什麼東西,居然加入山河宗?這是真的假的?」

「她們是來搞笑的嗎,溪河宗先輩好不容易把宗門經營起來,她轉手就送給山河宗,真是敗家子啊!」

他們都在討論陳溪是個敗家娘們,可惜誰又能知道,這個加入的機會陳溪不知道努力了多少次才得到。

「其實陳溪這樣做,也不是沒有道理,你看…她姐姐原本是天乾聖地內門,自從在戰場上被仇家陷害隕落後,溪河宗就沒有了靠山,甚至某些人為了殺人滅口還把陳溪連同她自己的宗門推進幽靈谷送死…他加入山河宗,是為了尋求更強大的靠山。」天河宗宗主淡淡地道。

「可…她就算找靠山,也不用找山河宗吧,山河宗也做不了溪河宗的靠山吧。」天河城城主不解地道。

天河宗宗主蹙眉,看向遠處,瞳孔沒有焦距,不知道他在看什麼。

沉吟了不久…

「你把山河宗看得太輕了!」

天河宗曾經在幽靈谷待過,他自然知道山河宗的恐怖。

「算了…談這些有什麼意義?他們終究要回幽靈谷,而幽靈谷與此地相隔萬萬里,日後不知道還有沒有交集…隨他們去吧!」

天河宗宗主一笑。

……

「山河宗和溪河宗估計是想聯合吧,你看…他們都殺了那麼多強盜,算是綁在一條船上了,合併不合併都差不多。」

「可我還是覺得不值得…」

「管她呢,或許她這麼做有什麼深意呢?」

「呵…也對!」

他們的表情充滿嘲諷。

這段時間,所有話題都圍繞著山河宗展開,他們和戰神一族那一戰到底發生了什麼,沒人清楚,溪河宗為什麼加入山河宗,也沒人清除具體原因。

外界,風浪一波接著一波,關於凌風的傳言滿天飛。

有人甚至說他是什麼凶獸轉世,是什麼大能復活,傳言越來越離譜,有人說他背後站著一個古老而神秘的勢力,也有傳言說他被某個不出世的萬歲老女人包養了…

聽到這些,凌風自己都頗為震驚!

尼瑪…傳言真的太可怕了!

外面波瀾起伏不定,山河宗的人卻嚴謹自律,基本沒有理會任何傳言,他們要麼在療傷,要麼閑聊打發時間,等待傳送陣開啟。

「宗主…時辰已到,該啟程了!」陳溪道。

她已經正式成為了山河宗的一員。

「走吧!」

凌風從入定中睜開眼,整了整衣裳。

「走吧!」

……

傳送廣場,藍光涌動,傳送陣在蘇醒。

「凌宗主,近日關於你的傳說可不少!」陸爭春見山河宗的人前來,笑眯眯上前。

他也是御空強者,可是如今在凌風身上,居然也感受到了一絲絲壓力。

這讓他訝異!

莫非是錯覺?

「虛妄之言,不可當真!」凌風擺了擺手。

什麼被萬年老女人包養?什麼成為了老怪物的人寵…都是不存在的好嗎。

「其實老朽還真好奇,那日凌宗主率領全宗弟子追戰神一族而去,到底發生了什麼。」

是個人都好奇。

戰神一族有人來到天河城,作為本地主宰,天乾聖地肯定也在關注,可他們絕對不敢派人刻意跟著,真那樣,會惹大麻煩。

「沒什麼…外界傳言太誇張了,我們上去,根本沒和他們干架,都是以理服人,還好…戰神族的人也講道理!」凌風輕鬆地道。

講道理?

噗噗…

陸爭春一口老血差點吐出來,講道理你妹,他們怎麼沒和我們講道理?

估計是你們跪在人家面前苦苦哀求才撿回一條命。

肯定是這樣,要不然你們怎麼不好意思說?

「傳送陣已成,耽擱不得,日後有緣相見你我再好好聊一聊。」傳送陣已經開啟,就差傳送。

每一秒鐘都是靈石在燃燒。

「好說好說!」

至於靈石,天乾聖地會讓人直接送到幽靈谷。

「我們走…」凌風帶著山河宗的弟子陸陸續續進入傳送陣之內。

藍光涌動,空間之力浩蕩卷開…

「那我等告辭!」凌風道。

「一路走好!慢走不送!」陸爭春道。

瞬間…凌風等人消失在天河城。

再出現時,他們已經出現在幽靈谷中!

離開也沒幾天,這裡的場景依舊。

「又回到這裡了!」洛十香一陣恍惚,彷彿又回到了過去,他們第一次來到幽靈谷的畫面。

「是啊,又回到這裡了,以後…可能也不會離開這裡了。」熊大道。

……

…… 大唐武林十大正派都有黑狐殺手組織的人,唐明玉相信沒進入十大之列的長刀門肯定不例外。

那麼這個行跡略顯可疑的長刀門弟子會不會就是黑狐殺手組織的人呢?

疑惑之下,唐明玉便傳音跟風三娘說了聲。

風三娘說長刀門地處西北,靠近大漠邊陲,距離黑狐組織大本營很近,門下弟子被控制的幾率很高。

唐明玉便到櫃檯跟管事說了聲,然後打著燈籠也向外面院子里的茅房走去。

古代的茅房雖然簡陋,但很早的時候就已經分男女了,尤其是公廁,具體考究據說是在漢代已經開始分男女了。

大唐國民風開放,女子在外做事的人也不少,這龍門客棧便有兩間茅房。

唐明玉走向女的那邊茅房的時候就發現另一邊那可疑男子已經拿著燈籠走出來了。

唐明玉先是閃身進入茅房,然後吹滅燈籠,再悄悄出來通過黑暗視物的能力向那男子看去,發現那可疑男子打著燈籠向街邊走去。

唐明玉放下燈籠,借著夜色小心翼翼跟上,遠遠便見那可疑男子到了一家布匹店,然後敲了五下門,其中有一定的規律,看起來像是什麼暗號。

果然,布匹店的門吱呀一聲開了,一人輕聲說進來,那男子便進入其中,門接著關上。

唐明玉立即來了興緻,悄悄來到布匹店附近,看店旁有一小巷,她便悄悄鑽入其中,小巷有燈光透出,正是布匹店的窗戶所在。

唐明玉貓著腰小心翼翼靠近窗戶,並施展聽聲辨物之術,這時店內傳來可疑男子和店內人員的交談聲。

大意是說發現天山掌門之女唐明月,是否要派人把她抓起來。

抓人的目的唐明玉倒是知道,可能是想用唐明月來脅迫天山派交出她或者讓她主動現身。

重生之鬼醫傻妃 唐明玉心裡冷笑,看來黑狐殺手組織為了想讓她死,已經開始不擇手段了,不過這也符合黑狐組織的一貫做法。

店裡男人的聲音很冷,「抓,寧可錯殺一千,不可放過一點可能。你先回去,免得引起同伴懷疑,我這就向最近的據點彙報,在人沒來之前,不能輕舉妄動。」

「是。」男子應了聲便向外面走去。

唐明玉雖然對唐明月並不感冒,但是也不想因為自己而讓對方被抓,看那男子出門,她便心生殺意,既然對方已經成為黑狐殺手組織的人,那麼便要有死的覺悟。

那男子絲毫不知死神已經降臨,打著燈籠剛關好門,忽然背後有人將他的脖子給掐住了,背部肩井穴一沉,身體里的內力奔騰而出。

又有了四個孩子需要培養,唐明玉覺得既然上天讓她學會了九鳳噬天訣,那麼她就不能浪費,浪費是可恥的,這樣的人正好廢物利用。

這長刀門的弟子內力大抵也就是三四層左右,現在唐明玉的九鳳噬天訣已經強了很多,加上吸字訣運用越發嫻熟,幾個呼吸之間,對方的內力便被她給吸了個一乾二淨。

唐明玉將燈籠吹滅,連同屍體一起搬到小巷,為了以防萬一,她又點了對方的死穴這才放心。

剛來到巷口,唐明玉就見店裡的人從門內出來,一身黑衣。

黑衣的袖口繪有一隻老鼠,正是鼠組的標誌,只是另一邊袖口看不到,不然就能知道他的編號。

黑衣人出門后便施展輕功向鎮西而去。

對方使用的是蛇行鼠步身法,只是速度並不算快。

唐明玉現在藝高人膽大,遠遠尾隨,她想知道黑狐組織的據點在哪裡。

黑衣人非常謹慎,幾乎每隔一段時間都會停身回頭四處觀望,有時甚至是悄悄隱藏在障礙物之後觀察。

幸好龍一跟唐明玉說過黑狐鼠組的人都很謹慎,她這才依靠快速的反應來避免被對方發現。

黑衣人很快出了鎮子,這個時候尾隨的難度更大了,主要是鎮外比較開闊,並且空蕩蕩一片,很容易就被人發現。

唐明玉貓腰小心翼翼尾隨,時不時還得趴下,以免被黑衣人發現。

幸好這天晚上沒有月亮,連星星都沒有,天色一片昏暗,不然唐明玉就算再小心,也會被黑衣人發現。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