尬笑著拒絕,又以艾德里安著急了的借口溜走。看似滴水不漏表面上相處融洽,實際上卻把阿蒂緹娜拒絕的徹徹底底。

貴族女眷誰不是人精,看到這一副模樣大家都知道莉娜是一個看似沒什麼城府乖巧不諳世事的千金,但是她的手段並不在她們之下。

也是了……

身處這樣的環境之中,有幾個人是簡單的呢?

阿蒂緹娜一口銀牙都要咬碎了。

白白辦了這麼一場時尚秀,卻是什麼收穫也沒有。她的滿腹不甘和委屈只能往肚子里咽。好在她之前去往貝齊威爾斯古堡的事情沒有暴露出來,否則阿蒂緹娜會成為今天最大的笑話。

而通過今天的一番交手,蘇眉也大概了解了阿蒂緹娜的目的正是艾德里安。她此前並不知道兩人已經見過面並且還發生了讓阿蒂緹娜丟臉一輩子的事情,所以她還以為是這女主果然是對男主的興趣不一般。

不過……

就當著情敵的面這麼暴露自己真的沒問題嗎?

蘇眉想不通阿蒂緹娜的腦迴路。

莫非她是覺得,光是這麼撩艾德里安太簡單了,所以才想要從情敵正面肛過去,才顯得十分有挑戰性?

嗯……

果然是一個與眾不同的女主,她接受這份挑戰。

蘇眉心裡自動腦補了阿蒂緹娜令人費解的行為,並且把這個行動沒認為是兩個女人的挑戰書。

其實……這一次真是蘇眉自己誤會了啊!

在時裝秀中挑了幾件自己看得上眼的衣服,雖然之前已經準確表明了這只是發布會,而這是銷售還是要等些日子,但是對於貴族來說總會有些特權的。

所以蘇眉的購買不成問題。

然後回城。

在回城之前,艾德里安還派人先把馬車送回去,而他又轉身帶著蘇眉喬裝在皮克斯的地盤上多逗留兩天,也不知道在搞什麼名堂。

大概是達到自己目的得手之後,艾德里安才帶著蘇眉假扮農民混出城外。

蘇眉沒有問他的事情。

想到劇情內愛德里安獲得了三個公爵的古堡,並把阿蒂緹娜打造成王國的第一王爵,甚至凌駕於她父親之上。蘇眉就大概猜到,艾德里安應該是忙這類事情。

他是有野心的。

這一點野心從來不對任何人隱瞞,自從當上艾德里安公爵之後,他逐漸嶄露頭角。

蘇眉自然明白這一點。

更明白的是,橫在他們之間還有貝齊威爾斯公爵死亡的秘密。

蘇眉並不是不想調查,而是之前一直沒有機會。他幾乎沒有一點自己的私人時間,哪怕是有,也只能是在城堡之內。想要偷偷調查被其威爾斯公爵死亡背後的故事,那幾乎是不可能的。

如果說……

這個世界還有網路著一種東西,蘇眉就不用這麼煩惱了。

可惜的是,並沒有。

這個世界的背景參照於中世紀的歐洲,又有一些偏差,對於目前來說,科技發展還是比較落後的。想要查找什麼真相,只能靠自己的能力。 蘇眉:……

真當她是福爾摩斯還是名偵探柯南?

上一個世界他已經是為了任務才儘力幫忙破案,這個世界居然還是這樣?

她、罷工了!

蘇眉氣憤填膺,決定用一個最簡單粗暴的方法!

強行攻略艾德里安!

enmm……

這個方法好像就是她一直以來走的路啊。

算了這些都不是重點。

為此,造成的後果就是,艾德里安發現自時裝秀回來之後,莉娜對他的愛意更加深了。

以前還是艾德里安主動著,如今莉娜為他做的事情越來越多,艾德里安甚至覺得天堂的生活也不過如此。

可……

如果事情真的這麼順利就好了。

橫在他們兩個人之間的事,除了艾德里安的心結,還有阿蒂緹娜啊!

沒錯……

這個小婊砸又出來搞事情了。

而且這一次的她並不是一個人。

她還帶上了之前雙吉爾鎮引發暴動一些逃走了的主謀,聯合一些其他的公爵。

大概是覺得軟的不行她就來硬的。

這件事情恐怕皮克斯公爵都被蒙在鼓裡,他不知道自己的千金女兒竟然做出了這樣的事情,公然向一個公爵宣戰。

雖然阿蒂緹娜一開始的行動是隱蔽的,可戰爭這種事情,怎麼能夠瞞得下去?不到兩日,皮克斯公爵便過來了。

艾德里安十分兇狠。

之前才平息了暴亂的他,那一場戰爭之中讓他的那些為成長的士兵們一下子拔地而起,變成了獨當一面的戰士。

安斯艾爾的睿智叫他一打一個準。哪怕是阿蒂緹娜聯合了周圍的三四個小公爵想要瓜分貝齊威爾斯古堡的地盤,卻也硬生生的被艾德里安扛了下來,並且完美的做出了反擊。

他們潰不成軍。

皮克斯公爵是十天後才趕到戰場的。

此次阿蒂緹娜帶著人直接攻打到貝齊威爾斯古堡城堡所在地,可謂是在家門口發動的戰爭。

原本皮克斯公爵是想來阻止,可是看到艾德里安發狠了。想到竟然戰爭已經開始了就沒有停下來的必要,若是被他反擊回來,恐怕死的就是他們這邊。

於是,戰事愈演愈烈。

就連古堡里都是人心惶惶。

蘇眉對這對父女不要臉的程度再次刷新,心裡一腔怒火。雖然不知道兩方的矛盾是怎麼起來的,但是就算艾德里安有安斯艾爾坐鎮,對方的兵力還是強過他們太多,況且是在古堡本城市發動了毫無預兆的戰爭,儘管艾德里安能力通天,可是手裡下的人並不都是這麼優秀。

綜合起來,艾德里安還處於劣勢之中。

他的眉頭哪怕是面對著心愛的莉娜小姐都沒能鬆開了。

蘇眉決定暗戳戳的幫助他。

趁著艾德里安睡著的時候,以梵妙的手印結締祝福術,施加於艾德里安身上,讓他睡得安然。

趁著夜色無人發現,蘇眉偷偷遛出了城堡,直奔對方營帳而去。

如果不是條件限制害怕被天道盯上,蘇眉早就施展大型巫術了。

不過,就算是不需要巫術,她也還擁有著這麼多技能,不愁沒有辦法。 利用隱身術潛入對方的大本營,蘇眉給一個個吃飯的地方都下了瀉藥,隨後又直接把阿蒂緹娜連同另外的幾個主謀弄暈綁在一起,再將他們扔到自己空間裡帶出城去,隨手放在一個即將開船不知通向那個地方的商船上。

穩了。

這個可能是她目前為止乾的最大的一票。

嗯……

怎麼聽起來這麼像綁匪呢?

算了這個也不是重點。

總之解決了這些頭目,這一場戰爭就穩贏了。

……

於是,第二天醒過來的艾德里安帶著安斯艾爾上戰場,驚奇的發現只在一夜之間,對手都變得這樣軟弱無力。甚至……

他們還沒開打,這群士兵們就哭著喊著投降了。

嗯……嗯?

廢話,主帥和公爵全都不見了,面對這麼兇殘的艾德里安,他們如果不投降的話還有活路嗎?

艾德里安欣然收兵,順便……

順便發現那些主謀好像突然人間蒸發一樣沒了。

沒了?!

艾德里安面臨了一個未解之理。

不過,這些人都突然消失的話,那麼他們所在的古堡也都成了無主之物,那就更沒有放過的道理了。

蘇眉辦了一晚的事情還在睡覺的時候,就被艾德里安打包帶去繼承了周圍幾個小公爵的地盤。至於皮克斯古堡,儘管沒有了皮克斯公爵自己順位繼承人阿蒂緹娜,可是皮克斯家族還是很龐大的,這是一塊大肥肉,誰都想要。

他們內部家族爭搶掠奪,艾德里安立即接收,而是坐擁了三個小古堡一個中等古堡劃分自己的勢力。

進行融兵整合。

他的勢力越大壯大起來。

這是他的優勢,可同時也引來了更多人的矚目。

艾德里安的步伐,更像是一個野獸,逐步壯大起來一點點吞噬他們的地盤……

這些公爵人心惶惶。

惶恐了一個月也沒見艾德里安有進一步的動作,他們才漸漸放下心來。

其實,艾德里安的野心並不大,他起初只是想通過那些勢力來整合保住貝齊威爾斯古堡而已。自從得到了這些小紅覺得實力之後,便將所有地盤劃分,好似把古堡圍在最中央。

這個時候的蘇眉才看出了這麼一點兒端倪。

艾德里安似乎很看重貝齊威爾斯古堡。

可原因呢?

蘇眉看著他的眼神不自覺帶上了些疑惑。

屆時,艾德里安在背地裡準備了好幾個月的事情也快要放在明面上。

他和莉娜的婚禮。

之前因為還沒有把所有的人物財力收復,後來又有了暴動,以及阿蒂緹娜一行人發動的戰爭。

如今他的勢力穩了,自然就要把最重要最想做的事情辦妥。把莉娜永遠綁在自己的身邊,他的心才能徹底放心下來。

婚禮的消息被瞞得死死的,哪怕是作為婚禮的另外一個當事人,蘇眉也是一點風聲也沒有聽到,就這麼被一臉茫然地推上了婚禮的殿堂。

她:???

正常流程不應該都是任務完成之後,複製體才會和目標人物結婚……怎麼?

兩個人都到了這種程度了,卻還是沒有任務成功的提示。 蘇眉卡任務卡得有點莫名其妙,她還是第一次遇上這種奇怪的節點。

莫非硬肛不行,非得讓艾德里安把橫在心裡的心結解決了才行?

蘇眉一籌莫展。

儘管婚禮上沒出什麼意外。

貝齊威爾斯公爵一家沒什麼親戚了,所以蘇眉並沒有伴娘,索性艾德里安就直接讓安斯艾爾同格里瑞思兩人當了伴郎,把伴娘這個職位擼去了。

一個是,莉娜的所有事情都是由他親自操辦。他不喜歡那些小女生,覺得很麻煩,再一個也沒必要。

另一層原因是,艾德里安也沒打算辦一個傳統式禮節繁瑣的婚禮。

就算是司儀,也只是上來問了你情我願了這兩句話,就被艾德里安遣送下來。隨後是帶著新娘從教堂返回一個新收復的小型古堡,那裡幾乎被改的面目全非。除了古堡還在,所有景物被弄成了一大片的紫色薔薇花。

大朵大朵的競爭開放,艷艷一片紫色花海。

艾德里安鄭重地握著她的手,「莉娜,喜歡嗎?」

蘇眉從未覺得這麼一片瑰麗的紫色,迎著夕陽昏落,霞雲粉彩,天地相接也如夢似幻。

穿著莊重聖潔的婚紗和禮服的他們,也變成了畫中的人物。

「喜歡。」她說。

艾德里安低聲輕笑,「可我記得你是喜歡白色薔薇的。」

「嗯。」莉娜偏愛的白色薔薇,如同她一樣純潔。

「其實,我在貝齊威爾斯古堡的花園裡,已經把白薔薇改成了紫色薔薇。只是出了意外……你出來的時候它們已經謝了。」艾德里安不咸不淡的給她介紹,似乎一點兒也沒避諱著親手修改愛人偏愛花色的手段。

「不過,這裡是另一批,我叫人緊急移植的。一直想給你看的,關於我的愛。」

蘇眉:……

瞬間的感動都要被收回來了。

「你不該告訴我的。」蘇眉一臉無語凝噎。

「不,我該告訴你。」艾德里安的瞳孔深邃入畫,「莉娜,我想告訴你的是,從今天起你都不能再逃避我了……不。」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