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莉安回過神來,急急忙忙的說了一句,之後就轉身離開了。

「她是誰?」

葉錦回過頭,問一直在默默當背景板的負責人。

負責人想了一會兒,不好意思的發現,他對那個人沒多少印象。

「我也不清楚,大概是哪個研究員吧?」

實驗基地里最不缺的,就是研究員,他們整天穿著防護服,整個身體包的比木乃伊還嚴實,他不記得也正常,誰也沒辦法從厚厚的防護服下認出人來。

「哦~」

葉錦毫無誠意的應了一聲,目光直接轉向了伽藍,最終就這麼定格在他的臉上,不動了。

伽藍被看的有些不自在,他其實對別人的目光向來沒什麼反應,但不知道為什麼,被葉錦這麼緊盯著,他突然就有些胡思亂想起來,「我有什麼不對嗎?」

這麼看著,是他臉上沾了什麼?

〔同主播一起花痴,光看著元帥大大的臉,我就能下三碗飯。〕

〔不能再看了,再看下去,我都快找不到男朋友了,有這麼一個對比在,現在我看誰都丑!〕

〔話說,主播,你現在是全球唯一一個不用擔心流量的主播,我們全球為你打call,你能再教我們點其他東西嗎?比如機甲!〕

〔前面的,這是大型磕狗糧現場,想多學點其他東西,你得等到主播從熱戀中找到智商再說。〕

葉錦看著就快要懟到眼前的彈幕,想裝看不見都不行。

「主播智商下線中,請過一段時間再說。」

當然,談戀愛是一會事兒,但實力的提升就是另一回事兒了。

作為一個退出了實訓的人,葉錦得從其他地方找補回來,比如,學院里開設的各種競賽。

之前葉錦一次都沒參加過,她的所有知識,應付學院里的常規考試已經很艱難了,那些比賽,實在是離她有點遠。

這次之所以會突然打這個主意,這不是因為有一個現成免費的老師嘛!

想想看,兩人朝夕相對,一個教一個學,嘿嘿嘿……

打住!

…………

坐在桌前的葉錦十分想將當初天真的自己抽死!

「這裡錯了!」

依舊是那麼磁性低沉的嗓音,但葉錦只覺得生無可戀。

「將《聯邦螺旋與軌道概論》重新複習一遍!」

「我之前講解過得基礎法則抄寫20遍!」

葉錦低垂著頭,動作緩慢的調出了這本書,苦兮兮的埋頭看了下去。

〔主播,嚴師出高徒,加油,我看好你!〕

〔葉小姐,可以請您將光腦屏移一下位置嗎?我們也想重新複習一下這本書。〕

〔可以問一下,之前提到的海拇斯定律是什麼嗎?〕

〔那個公式有推導過程嗎,基礎公式是什麼?〕

〔……〕

葉錦和直播間的鹹魚被這種嚴謹求真的學習態度給嚇的瑟瑟發抖。 「你說什麼?」

茫收到傳訊,和尤莉安匯合的時候,得到了一個令他震驚不已的消息。

「阿瑞斯軍團不是還在回程的途中嗎?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茫因為地位的問題,消息還是很靈通的,但他完全沒有收到任何主帥離艦的消息。

現在知道這件事時,除了震驚就只剩下震驚了。

「我們安排在軍團里的人……」

「算了。」

茫也知道,這個問題和尤莉安討論是沒有什麼用處的,他們辛辛苦苦安插進去的人,不是被解決了,就是這次伽藍阿瑞斯離開的太隱秘,估計除了幾個心腹之外,誰都不知道。

想想主星上那些個還在討論如何名正言順的阻止伽藍阿瑞斯登上主星,還在垂死掙扎的人,茫就想冷笑,一個個還在妄圖掩住耳朵,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人家都快到家門口了。

晦氣!實在是出師不利!

他在紅蠍子星盜團待了那麼久,早就習慣了算無遺策,處處皆在掌控之中,現在接二連三的出問題,要不是星際不講究風水,他都想找人看看,是不是和葉錦八字不合。

「反正計劃也失敗了,不如,送你們一場大禮!」

茫轉頭看向尤莉安,「你的隨身攝錄儀呢?」

尤莉安恭恭敬敬的呈了上去,她那張算的上美艷的臉現在卻僵硬無比,猶如沒有任何活氣的牽線木偶。

要是葉錦在這裡,看到她的樣子,說不定立刻就能認出來,她現在的樣子,像極了當初在地下拍賣行里那些一個個的面具人。

當初葉錦發現了面具,就以為那一張張的面孔都是假的,事實上,混雜其中的,不知道有幾個是真的……

…………

簡函是個大明星,國民熱度很高的那種,她的地位決定了她待遇上高人一等。

坐在單獨布置的化妝間里,數個化妝師圍著她轉。

一個負責面部整妝,將用特殊異植製作出來的化妝品仔細的塗抹在她的臉上,動作細緻,邊邊角角都不放過,不管是多麼高清的攝像頭,也休想在她的臉上找到一點點的瑕疵。

那一層又一層的化妝品光價格就讓人心顫,純異植製成的東西天然又護膚,儘管有生物仿生面具這種隨意變換容貌的神器,但向來標榜天生麗質的簡函是不可能用這種東西的,那會讓她顯得很low。

在現在這個變個臉和喝水一樣簡單的娛樂圈,反而是天然美更吃香。

另一個負責髮型的的設計,每一次的演唱會,簡函的造型都絕不能重複,她的每一次「驚艷」幾乎耗盡了這位設計師的腦細胞。

還有幾人正在上千件的服裝中搭配簡函今天的穿戴,旁邊還有整整一個倉庫的小飾品供她選擇。

無論在任何時候,她都要是最完美的存在。

「都好了嗎?」

經紀人不停的看著時間,這次耗得時間實在是太長了,在耽誤下去,就得遲到了,這可是和當初立好的守時人設不符。

「快了快了!」

助理們一邊忙著給簡函整理衣服,一邊回到。

「都給我麻利點……」

終於,簡函準時坐上了專門迎接她的懸浮車,出發趕往市中心的競技場。那裡是整個主星最大的一個競技場,本來是用來進行機甲比賽的,它的最大容量可以達到五十萬人。

這還僅僅只是觀眾席,不算上選手區。

一坐上懸浮車,簡函便閉上了眼睛,擺出了一副拒絕交流的姿態,當然,也沒人自找沒趣的和她交流。

經紀人坐在簡函的身邊,也在等待著接下來的一場硬仗。

突然,他的通訊器響了起來,突兀的聲音迅速打破了寂靜,簡函皺起了眉,經紀人也有些不耐,隨意的瞥了一眼通訊器,「騰」的一下坐直了身體。

或許是他的動作實在是太大了,簡函終於轉頭看了過來,「怎麼了?」

經紀人什麼話都沒說,反而打量著妝容精緻的大明星,眼裡竟是奇貨可居的讚賞。

這種眼神讓她十分不舒服,她不得不加重語氣問到:「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事?當然是大事!」

經紀人激動的將剛收到的消息放到了簡函的眼前,其他的她都沒看清,她眼中只看到了加粗標紅的幾個大字:「阿瑞斯元帥身體康復,疑似進階sss級,大勝歸來,阿瑞斯家族再添輝煌!或可恢復蘭德阿瑞斯昔日的榮光!」

簡函的心突然跳的非常快,她死死的看著這幾個字,經紀人絮絮叨叨的話她似乎已經聽不清了。

「還是你有遠見,我當初讓你放棄伽藍阿瑞斯,選擇其他人,要是你真的這麼做了,現在可就後悔莫及了,不過幸虧你沒聽我的,你可是元帥迄今為止已知的和元帥傳聞最多的人,一定要好好把握……」

路邊已經有些歌迷在等候了,他們甚至連門票都沒有買到,只希望在必經之路上守著,能見一見自己心中的偶像。

可是,他們的偶像現在不要說見他們了,如果不是不想壞了自己的人設,簡函甚至連演唱會都不想辦了,她現在只想知道,元帥在哪兒?

這個消息還沒徹底放到星網,可以預見,一旦被星網上的人知道,那將會是一場巨大的地震。

她憑藉著自己的在星網新聞管理處上班的鐵杆粉絲,先一步收到了還沒有發出去的新聞,如果不能抓住這先一步,她將很難在即將瘋狂湧入的追求者中佔據優勢。

可是,她還有演唱會……

簡函從沒有這麼厭惡過那些將她捧上神壇的粉絲。

「你知道元帥現在在哪裡嗎?」

事關阿瑞斯元帥,簡函也顧不得大明星的架子了,她親自打通了通訊,問起了她最關心的問題。

卡洛斯的燭光晚宴 「簡函!真的是簡函啊!你竟然打通訊給我了,我真是太興奮了~據說,元帥的星艦正在返航途中。」

簡函硬是耐著性子聽完了這個粉絲無意義的話,終於聽到了她想要的,但這個消息可不怎麼好。

還在途中?

她豈不是根本不能第一時間見到他? 競技場已經遙遙在望了,歌迷的數量也漸漸地多了起來。

不時有人高呼著簡函的名字,他們正在為自己的女神歡呼著,根本不知道前方有什麼炸彈等著他們。

負責巡邏的警衛添了一個又一個,但總是人手不夠,這些粉絲實在是太瘋狂了。

演唱會已經快要開始了,簡函再怎麼也來不及細想了,只能暗自期望能儘早結束,反正只要有異能,這些粉絲好哄的很。

帶著這樣敷衍的想法,她走下了懸浮車。而場中的人群一下子沸騰起來。

「簡函!簡函!簡函!」

在工作人員的帶領下,所有的人有節奏地呼喊著,在她還沒有開口說一個字的時候,整個演唱會便已經達到了高潮。

簡函掛上了練了數千次的完美無缺的笑容,走上了專屬於她的舞台。

「登」燈光一打,

熟悉的站姿,

熟悉的前奏,

全場粉絲尖叫起來。

所謂的鐵杆粉絲背後,茫滿意的放下了通訊器,堂堂元帥的回歸怎麼能這麼悄無聲息呢?

他可是精心為他策劃了萬眾矚目的回歸方式啊!

這只是第一步,等這個消息慢慢發酵起來,擴散到足夠的影響力之後,他還有更有意思東西要和大家分享。

比如,你們心目中的男神,突然多了個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小女朋友?

…………

伽藍放下了通訊器,揉了揉額頭,目光深沉。

「發生了什麼事?」

葉錦的聲音當中帶著隱隱的興奮。

「別多想了,再大的事情也和你無關,我給你布置的作業必須完成,星球炸了也要完成!」

葉錦當即就「憤怒」了,「嗷嗚」一聲直接撲到了伽藍的背後,自動自覺的湊過去看向了他的光腦屏。

「咦~你回來的消息泄露了?」

「嗯,泄露的人也查清楚了。」

「這麼快?」

這才剛收到消息,就查清楚了?

「不難查,」伽藍伸手,將背後的牛皮糖撕了下來,按在了座椅上,指了指她面前的作業,十分的冷酷無情,「這裡來來去去就那麼幾個人,看到過我的人就更少了,只不過,那個嫌疑人失蹤了。」

「失蹤了?」

葉錦睜著一雙圓溜溜的大眼睛,企圖通過賣萌逃避作業。

「嗯,失蹤了,她離開基地后就沒再回來。」

伽藍不自在的「咳」了一聲,終於承受不住那眼巴巴看著自己的水潤的目光,大發慈悲的將她的作業減少了一半。

「現在的問題是,她究竟看到了多少東西?外面的人又知道了多少?」

其他的倒沒什麼,他就擔心,葉錦會被猝不及防的暴露出去,萬一……

葉錦倒是看的開,她早就想將男人給打上專屬標籤了,「暴露就暴露唄!其他人怎麼看我我都管不著,嘴長在他們身上,我還能掉幾塊肉不成?」

「你不懂!」

伽藍揉了揉葉錦的腦袋,那根摸狗狗一樣的姿勢讓葉錦無語至極。

輿論有時候,真的是一種利器,他曾利用輿論,讓自己的阿瑞斯軍團在自己極度虛弱的時候,還能保持超然的地位,現在,也必須承受輿論的反噬。

他被捧得太高了!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