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一愣,什麼玩意?都沒聽說過,一個窮酸小子能有幾個錢,想必也不是什麼值錢的東西,再看葉白彷彿就沒看到他們一樣,完全無視的態度,越看越不爽,譏諷道:「小子,你要買些破爛玩意就去……」

而同時,掌柜的臉上一愣,開口道:「有是有,就是……」

葉白臉上浮現一絲喜色,無視那少年道:「價格不是問題,有就行,拿出來我看看。」

少年臉色有些不好看,被葉白幾次三番無視,尤其是旁邊還有美女在看著,徹底惹怒了他,而這時,卻聽掌柜的開口:「這位公子,火陽玉和玄冰液價值都過了萬兩,珍稀異常,您確定要買嗎?」

掌柜並不是看輕葉白,而是他年齡的確是太小了,讓人沒辦法相信。

「去拿吧。」葉白淡淡說道。

掌柜雖然猶豫,但作為一個大商行的掌柜,基本的職業素養還是有的,猶豫了一下,說道:「這位公子,您聽我將話說完,本商行確實有不假,但卻不是在此處支行,你若是需要的話,我可以立刻通知總部調配。」

葉白眉頭皺了一下,問道:「需要多久?」

「從總部到這裡,最快也得兩天。」

「不行,太慢了,我給你加一千兩,最遲今晚就送到。」 男科女醫生,總裁求婚請排隊 ,與性命相比,無關緊要而已。

掌柜心中一動,知道葉白看來是真的要購買這兩樣材料了,並且非常著急,不過聚寶樓是大商行,任何東西幾乎都明碼標價,漲價倒不至於,但是總部離這裡確實路途遙遠,就算葉白加一千兩,也不可能在晚上送到,除非動用飛行妖獸,但那樣的話消耗太大,根本就沒有利潤。

「公子,晚上確實送不到。」

「兩千兩。」

錦天 公子……」

「五千兩!」

「公……」

「一萬兩,今天晚上我要拿到東西。」

掌柜的咽了咽吐沫,一萬兩,幾乎已經是天價了,他一輩子都賺不到這個錢,他狠狠咬了咬道:「好。」

有錢能使鬼推磨,像聚寶樓這種橫跨七八個大州的大商盟,豈會沒有快速的運貨渠道?一切不過是錢多少的問題。

葉白自懷中掏出一打地契,拿出一百畝,道:「我知道你們的規矩,這是定金,火陽玉和玄冰液務必晚上之前送到我的手中,不然……」

掌柜點頭,一臉嚴肅:「公子放心,我聚寶樓有聚寶樓的規矩,既然敢收下您的定金,定然會幫您完成您的事情,若是超過時限,十倍賠償。」

葉白點點頭,將地契交給掌柜,掌柜仔細審視了一遍,地契上居然印著葉府的大印,這讓他心中再沒有半點輕視之心,小心翼翼收起,同時掌柜的也寫下一個收據,交給葉白。

此時,旁邊幾位公子已經傻眼,獃獃看著這一切,張大的嘴幾乎能塞下一個雞蛋,火陽玉、玄冰液,這是什麼東西,聽都沒聽說過,怎麼就賣出這樣的價格?

更無語的是面前這窮酸一樣的小子是什麼人,一萬兩的價格,眼都不眨就扔了出去,而且還只是為了快點收到貨?

「掌柜,你們這裡可有枯雷青極木?」葉白將地契和收據收起,突然之間又問道。

幾位公子又是一愣,枯雷青極木?這又是什麼玩意?

就連掌柜的此時也同樣是一愣,隨後心中大喜,財大氣粗啊,看來今天是碰到大顧客了,一想到葉白剛剛掏出的一打地契,心中就極度火熱起來。

不過他並沒有立刻開口,反而是扭頭喊道:「來人,給公子上茶,上好茶。」

… 幽州城城西,一座府邸佔地數千畝,龐大無比,亭台樓榭,廊腰縵回,清湖花園,僕從如雲。

這是幽州城四大家族之一的李家。

李家雖然不如蕭葉周三家,算是新晉家族,但傳家也有百年之久,勢力根深蒂固,隱隱間已經站穩了腳跟。

此時,府主書房之中,李家家主李道玄將一封書信燒毀,皺眉思索,似是遇到了極大的難題。

李道玄年齡並不大,外表看上去就像是一個三十多歲的中年人,而實際上,他確實也是四大家主中年齡最小的一個。

周家家主周忘塵已有甲子高齡,蕭家家主和葉行道年齡差不多,同為將近知天命之年,唯有李道玄最為年輕,但三家家主,卻沒有一個人敢看輕他,李道玄雖然年輕,但一身武道修為卻極為高深,李家鎮族功法縹緲玄元決早已達到大成的境界,以他少年時展露出來的天賦,恐怕如今已經距離巔峰境界不遠了。

思索良久,李道玄卻似是遲遲拿不定注意,儒雅的臉上滿是猶豫不定,許久之後,他突然說道:「來人,讓眉兒前來見我。」

屋外有人應是,腳步聲急速遠去,大約一盞茶的功法之後,一個少女進入書房,身姿清麗,仿若幽蘭,十四五歲的年紀,略顯稚嫩的臉蛋已經可以看出麗質天成,正是最初葉白貶落祖陵時曾憑欄遠眺遠遠對上一眼的少女。

李黛眉進入書房,俏臉上冷冷清清,仿若冰女一般,沒有絲毫開口說話的意思。

李道玄嘆息了一聲,自從當年那件事之後,她就成了這麼一個性子,因此他也沒繞彎子,直接開門見山:「黛眉,你天賦奇高,如此年紀,便已經將縹緲玄元決修鍊到小成境界,我與你相比,簡直差了百倍萬倍,你日後的成就,不敢想象,因此,為了你的將來,婚約之事,你放心,我想盡一切辦法也要將其取消,不會讓它成為束縛你的禁錮。」

李黛眉微微點頭,卻並沒有說話,李道玄並不以為意,繼續道:「不過,這件事情關係到葉家的聲譽,以葉行道的脾氣,絕對是不可能同意的,這一點從他數日前的傳話就可以看得出來,而且葉行道那老匹夫修為的確是高深莫測,我自認不是他的對手,若是依靠我們一家的實力,想要逼迫他同意,恐怕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李黛眉秀眉微皺,此時終於開口,聲音清冷:「一月之後,便是真魔宗收徒大典,到時我便會前去參加,我希望這件事可以在這之前全部解決。」

李道玄臉上閃過一絲疑惑:「黛眉,冰雲仙子不是說到時親自前來收你為徒嗎?」

李黛眉點點頭,並沒有多說,顯然是有她自己的打算。

李道玄忍了下去,並沒有再問,臉上閃過一絲決斷之色,沉聲說道:「好,既是如此,那今日晚間,我便帶人親自前去葉家一趟,葉行道就算是再強勢,在真魔宗這三個字面前也得乖乖低頭。」

只是這樣的話,恐怕日後幽州城中李葉兩人將會徹底勢如水火,不過,為了李黛眉這個潛力無限的族人,他也顧不得那麼多了。

李黛眉點頭,就要退出去。

李道玄猶豫了一下,卻還是忍不住說道:「黛眉,雖然你母親的死錯在……」

李黛眉驟然回頭,稚嫩的俏臉上冰冷無比,冷冷掃向李道玄,目中猶若寒冰,居然讓李道玄深深打了一個寒顫。


轉身離去,再沒有半點停留。


……

周家,書房之中,周忘塵坐在書桌之後,前面三人站立,正是周成豹等三人,與昨日一模一樣的情景,唯一不同的,可能就是今日四人面色都微微有些蒼白。

「爹,這口氣我絕對咽不下,葉行道膽敢派人殺死藤兒,我一定要將他碎屍萬段。」周成豹恨意無窮,眼中血絲遍布,昨日前去葉家討要說法,最後卻全部被葉行道一人碾壓,給統統打了回去,這簡直是恥辱。

「是啊,父親,葉行道那老匹夫如此做,已經壞了規矩,定然不能如此輕易放過他。」

周忘塵面容枯皺,眼中卻深邃無比,臉上平靜。

「這件事我自有主意,我已傳信於李家和蕭家,你們不用去管,成豹,這些時日你待在家中不要出去,不得前去葉家尋仇,萬萬不可壞了我的大事,你放心,藤兒的仇我一定會讓葉行道百倍還回來的,好了,你們出去吧。」

周成豹聞言面上猙獰,憤怒無比,想要說什麼,卻被拉住退了出去。

周忘塵坐在椅上陷入思考之中,良久之後,忽然嘿嘿一聲冷笑,枯皺如同老樹皮的臉上一抖一抖的,他喃喃自語:「葉行道,你就裝吧,我看你能撐到什麼時候?老夫定然要將這道排名九十八的乾藍地元奪為己有,嘿嘿,練氣之境,仙人之流,壽元大增……」

門外,周成豹怒氣沖沖的看著將他拉出來的大哥,怒道:「大哥,這個仇我一定要報,你攔著我也沒用。」

「成豹,你稍安勿躁,沒人說不報這個仇,但你說實話,你是葉行道的對手嗎?即便是我們三人再加上父親一齊出手,尚且還打不過他,你一個人,不過是送死罷了。」

「那按你這樣說,這可仇就不報了,藤兒就白死了?」

「父親既然已經傳信於李蕭兩家,那便是存在聯合的心思,李家因為出了一個妖孽級天才,因此李黛眉與葉白的婚事已經沒有可能了,但以葉行道的性格絕對不可能會放棄,因此,我周家與李家便有了合作的可能,而蕭家雖然平時一直很低調,但幽州城第一世家的名頭,卻並不是虛傳,這些年葉行道行事肆無忌憚,恐怕早已引得蕭家不滿,因此也有了合作的可能,只有他們兩家同意,到時我們周蕭李三家合作,整個幽州誰敢反抗,葉家不服,就算是滅了他葉家又能如何?」

周成豹臉上閃過一絲凶戾,如同擇人而噬的餓虎,道:「好,那我就等著這一天,到時,我一定親手斬下葉行道的頭顱。」

……

而此時,聚寶樓,內間之中,葉白望著身前的掌柜,臉上有些陰晴不定。

「很多天才地寶珍稀無比,常人幾乎難得一見,甚至很多往往只是聽過名頭卻從沒人見過,最重要的是其中很多都極難分辨,就如枯雷青極木,外表焦黑,如同枯木,就算是一些經驗豐富的鑒定大家,若無特殊手段,也難以確定真偽,因此我聚寶樓針對這一點,這樣的天才地寶並不是直接售賣,而是靠運氣,憑眼光,拼手段,以賭石的方式來賣。」

ps:對不住大家了,工作上的事情耽誤了,實在不好意思,看在鳳眸凌晨一點半還在碼字的份上懇請大家原諒,不說了,得睡了,明天一早還要上班呢,這萬惡的資本主義家,簡直是慘無人道的壓榨我。

… 「哦?賭石?怎麼說?」葉白此時倒是升起了一絲興趣。

掌柜聞言滿臉儘是笑眯眯的,知道葉白顯然是被勾起了興趣,道:「這是我聚寶樓內樓的一種方式,根據寶物的珍稀度,我聚寶樓會偽造出不同數目的贗品,摻雜在真品之中,每一份遠遠低於市場價,能看能聞不能摸,只要有能力有眼光,你便可以以遠遠低於市場價的價格買到你想要的東西,就比如火陽玉,其實從外觀上來看與紅髓石、赤炎晶,幾乎一模一樣,以此,我們就會將紅髓石赤炎精和火陽玉摻雜到一起,一共十塊,一塊價值三千兩,也就是說,你眼光獨到的話,以原價三分之一的價格就能買到,這簡直是賠本生意啊。」

葉白心中頓時狠狠罵了一句,賠本?開玩笑,就如這掌柜的所說,紅髓石和赤炎精在外觀上幾乎和火陽玉一模一樣,根本就分辨不出來,而聚寶樓既然又敢這樣賣,定然是胸有成竹的,又怎麼會賠本?

他稍微一算就明白了,紅髓石赤炎精極為常見,十兩銀子便能買下一大堆,但和火陽玉摻雜了一起,一塊便是三千兩,十塊就是三萬兩,簡直是搶錢。

這聚寶樓不愧是做生意,簡直為了賺錢什麼點子都能想出來,這麼離譜的買賣方式居然也可以拿出來用。

突然之間,葉白一愣,隨後臉色陰沉下來,盯著掌柜的帶起絲絲不善:「這就是你們聚寶樓的做事方式嗎?」

掌柜的本來以為定然能引起葉白的興趣,卻不想此時葉白居然驟然變臉,迅速將自己剛剛說的話想了一遍,沒有失誤的地方啊。

「公子贖罪,不知哪裡招待不周,還望直言?」

葉白冷冷哼了一聲,道:「你不是說火陽玉和玄冰液需要從總部調配嗎?」

掌柜臉色一變,頓時苦笑:「公子贖罪,這一點確實是老朽忘記告訴您了,聚寶樓有內樓和外樓之分,不屬於一個系統,雖然沒有上下級統屬關係,但在整個商盟,卻有不成文的規矩,內樓要高出外樓半個等級,老朽不過是外樓的一個個小小掌柜,又怎麼可能做得了內樓的主?而且內樓自成系統,內樓中的東西只以內樓的方式來買賣,即便外樓缺貨,也不可能調配內樓的貨物來直接買賣。」

掌柜說完,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葉白,這樣一個財大氣粗的客人,他可不願意就因為這一點而飛。

片刻之後,見葉白終於不置可否地嗯了一聲吼,掌柜在稍微將心中的大石放下了一下。

突然之間,葉白開口:「你確定內樓中此時便有火陽玉玄冰液和枯雷青極木?」

「有,老朽百分百確認,雖然我外樓不能直接調配內樓的貨物來賣,但知道他們有什麼好貨,這一點老朽還是能夠做到的。」

「好,我再問你一個問題,我如何才能知道內樓所賣的東西不會全部是假的?以火陽玉為例,如果你們全部以紅髓石或者赤炎精來充數,根本就沒有真正的火陽玉,那該在怎麼辦?」葉白開口。

掌柜哈哈一笑:「公子這一點請放心,全部賣出之後,會當場鑒定,其中若無真品,我聚寶樓百倍賠償。」

掌柜說出這句話的時候自信無比,很是霸氣,讓人情不自禁地會去相信,不過確實也是,聚寶樓作為能橫跨數州的大商行,這一點的信譽還是有的。

葉白點了點頭,道:「好,既然如此,想必掌柜的還沒有通知讓總部調貨,那就先等一等吧,我這就去內樓看一看,若是運氣好買到了我所需要的東西,就不必麻煩了。」

掌柜心中一喜,暗道:「果然是年輕,我聚寶樓敢以此方式來售賣,豈會有這麼簡單?待你花了錢,吃了虧,什麼也沒落得,不對,是落得一堆破爛貨之後,還不是得乖乖地花大價錢去我外樓重新買一次,哈哈……」

「公子,您這邊請,內樓必須有人介紹才能入場,老朽不才,正好有這麼一個資格。」

掌柜的恭敬說道,做了一個請的姿勢,隨後當先向前走去,在前引路,面上卻滿是笑盈盈的喜色:「希望這小子能在內樓多買些破爛,十分之一的提成可是不少呢?看來這次我能進一筆大帳了,十四五歲的小屁孩,能有什麼見識,恐怕連火陽玉長什麼樣子都沒見過,就敢來買,只是無知者無畏啊,哈哈,而且這小子不但要買火陽玉和玄冰液,居然還要買枯雷青極木,他不知道我聚寶樓內樓的枯雷青極木是一式三十六份,一真三十五假的嗎?坑死你你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葉白走在後面,雖然看不到掌柜的表情,但有句話叫做無商不奸,不奸難成商,自然不會輕信了他的話。

不過對於掌柜的所說的話,他確實是起了興趣,一是他想要快速拿到自己需要的材料,二是這種銷售的方式也確實勾起了他興趣,極度想要看看是什麼樣的一種情形,尤其是說不定可以只花費極少的錢財就能買到價值無量的寶物,這又怎麼會不吸引人呢?

不得不說,聚寶樓內樓的這種銷售模式的確是極為可行的,以一樣真貨來做噓頭,摻雜大量的假貨,再以遠遠低於市場的價格來出售,抓住了人們撿便宜的心理,最重要的是名義上還突出客人的眼光、能力、經驗、見解,這樣的模式,一旦嘗試過,便極容易上癮,陷入其中。

對葉白來說,就如掌柜的所想象那樣,十四五歲的年紀,他的確是連火陽玉都沒見過,更不說是玄冰液和枯雷青極木了,如果真實的情況確實是這樣的話,那便真有可能如掌柜的所預料的那樣,成為一個冤大頭,白白在內樓花費巨額財富卻落得一堆破爛,最後還不得不去外樓再重新購買一次。

但唯有一點掌柜的不知道,那就是葉白體內擁有一個神奇的東西,黑色書籍。

以葉白上次在雲城購買培育牛魔練力拳的材料時所遇到的情況,如果這一樣材料是黑色書籍中所記載的,是武道種子所需要的,那麼,武道種子便會引發奇異的震動。

那麼,若是這樣的話,是不是不管聚寶樓做了多少假貨贗品出來,只要他站在真品的面前,武道種子便會劇烈震動,告訴他這一件便是真品?

ps:感謝無雪獨自黯然的打賞,感謝不偷人妻的再次打賞和兩張更新票,感謝閃電灬輪迴的打賞,感謝念念79的打賞,同時,感謝柯雲泣和0313天旺兩人的全部贊,謝謝你們的支持,唯有努力更新,鳳眸方能略表一二。

… 掌柜帶著葉白進入后廳,穿過一條婉轉曲折的走廊,片刻之後,進入一間屋子之中,葉白露出一絲疑惑之色,屋子中空空蕩蕩,不過數丈大而已。

掌柜的微微一笑,在左側牆上輕輕一按,「咔噠」一聲,地面忽然一震,一條通往地下的台階露了出來。

掌柜做了一個請的姿勢,隨後當先走了下去。

葉白猶豫了一下,隨後似是想起了什麼,笑了一下,跟著走入其中。

聚寶樓作為橫跨七八個大州的商行,豈會為了他身上區區幾百畝田地而動了殺人越貨的勾當。

地道不寬,卻也夠兩人並身行走,地面平整,鋪有一米見方的青石,兩側每隔一段距離便有一顆明珠鑲嵌,朦朧清亮。

地道並不長,前方隱約傳來有些喧鬧的聲音,不過是幾個呼吸的時間,眼前便猛然一亮,進入一個大廳之中。

大廳足有數十丈之大,燈火輝煌,一條條粗壯的柱子支撐起上方的建築,葉白估算了一下,若是換算成地球上的面積足有兩三千平米,相當於一個小型地下停車場了。

面積雖然說起來很大,但裡面的古玩字畫,刀劍弓弩,天才地寶,卻堆放的滿滿當當,至少不下數萬件收藏品,種類繁雜,大小各異。

唯一有些奇異的就是每一件東西都有數件之多,幾乎一模一樣,葉白甚至發現最中央的位置有一碩大展台,豪奢之極,上面整整齊齊擺放有數百件一模一樣的淡淡黃-色鵝卵石般大小的石頭。

「公子,這便是我聚寶樓的內樓了。」掌柜笑眯眯說道,見葉白望向廳中最中央處,忍不住解釋道:「公子果然有眼光,這是我聚寶樓內樓的鎮店之寶,一門黃級功法傳承石,總共三百六十五塊,一為真,三百六十四塊為假,三萬兩一塊,公子可以試試手氣,若是真一不小心得到了其中真的那一塊,那……」

黃級功法傳承石!

葉白渾身一震,心中震撼,這太過駭人,青玉鍛體術不過是白級上品的功法,便已經變︶態到這個地步,葉行道更是憑藉它有問鼎幽州武道第一人的趨勢,那黃級功法又該強悍到什麼地步?

此時有人向他們走來,是一個中年男子,面白無須,葉白收回落在傳承石上的目光,看向中年男子。

掌柜的向葉白開口:「這位是內樓的劉執事,公子,你需要買什麼,直接找他就行。」

此時劉執事已經到了跟前,掌柜的向側前方微微跨出一步,介紹道:「老劉,這位公子可是貴客,出手不凡,咱外樓寒酸,沒公子看上眼的東西,因為我就帶到你這裡來了,這位公子可是想要購買一些火陽玉玄冰液和枯雷青極木,你可要好好招待,萬萬不可怠慢了。」


劉執事雖然來時便臉上帶笑,但這不過是職業習慣罷了,其實心中並不以為意,一個看上去十四五歲的少年罷了,能有多大財力,暗暗責怪掌柜的浪費時間,居然也往這裡帶,卻驟然聽到掌柜的這話,頓時臉上露出真誠無比的笑容,抱拳道:「哈哈,我說今天怎麼左眼皮一直跳動,原來是有貴客降臨,這位公子,您來我這裡可是來對地方了,只要你想要的,沒有我這裡沒有的。」

笑容滿面,語氣真誠,但葉白卻並不以為意,輕輕笑了一聲便過了,可心中卻大罵不已,這掌柜的和姓劉的一唱一和,以為他聽不出來,表面上抬高他的身份,但其實不就說是他錢多人傻嗎?

若他真的不過是一個涉世不深十四五歲的少年,被這樣一捧,說不定就暈頭轉向了,但可惜,他不是,兩世加起來沒有四十歲了也有三十五六了,豈會如此簡簡單單就信了別人不過是恭維的話?

「先看貨吧。」

葉白不置可否的說道。



劉執事和掌柜的互相看了一眼,點點頭,道:「公子這邊請,正好現在也有幾人正在購買火陽玉,不如我們就先去看看。」

劉執事帶頭向前走去,葉白跟隨其後。

大廳極大,一個個展台上擺放著各種各樣的東西,或是天才地寶,或是功法傳承,種類繁多之極,確實極為齊全。

每一個展台旁都有一個下人模樣的奴僕守候,葉白自然明白這是怕有人不守規矩,雖然來的人一般都是有身份有財力的人,但不怕萬一就怕真出現了這樣的事情。

除去這些下人,此時廳中人來人往,有不下數十人之多,從衣著外表來看,一個個都是極有修養身價不菲之人,旁邊一般都有一個和劉執事同樣打扮的人相伴,這些顯然就是前來購買東西的客人了。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