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雞瘋狂地扭動著身子,喘息不止,嬌喊道:「再凶一點,下手再重一點,不要溫柔。」

軒轅缺一下子被刺激得找不著北。這種要求,非常特別。

他想了想,從記憶中搜出了幾個來自穿越的畫面,看了看,猛地雙手用力,掐住小雞的脖子,將她的頭按向自己的雙腿,巨大而又超長的第三條腿昂首挺胸地彈了出來,軒轅缺在她的臉上抽了幾巴掌,大喊道:「給老了全都吞下去。」

小雞看上去很爽,居然迫不及待地完成了,甚至還翻著好看的眼睛,討好地看著他……

這是一場新穎別緻的戰鬥。

軒轅缺玩得非常快活,而他心中,也彷彿被打開了一道門,這種方法,讓人沉迷……

不過,還是要辦正事啊。

兩人之間,很難以第三條腿為橋,建立起一個愛的空間。

小雞體內的龐大能量嘩嘩嘩地朝軒轅缺湧來。

至尊的規則,至尊的大道,至尊的感悟,至尊的傳承神通……

一一朝軒轅缺湧來。

陰陽合體術,將這一切很順利地引導進入了愛的空間,在愛的包圍之下,平衡地發生著變化,不再狂暴,不再凌亂,不再充滿死亡的味道……

提煉,融合,共享……

小雞慢慢地穩定下來,至尊七級。

軒轅缺大喜,神識鎖定小雞全身每一個細胞,慢慢地研究起來。

陰陽合體術,一次又一次地運行,體外循環系統快速地運轉。

道基,漸穩。

道心,漸穩。

道行、漸穩。

大道、漸穩。

天道、明亮。

大約過了三千年,小雞的境界終於徹底穩固下來。

而被規則和大道反噬的隱患,也完全被消除。

小雞感受著這一切變化,神識變得前所未有的清明,將所有的東西都反哺給軒轅缺。

軒轅缺也靜靜地接受著。

轟轟轟……

軒轅缺體內如同萬雷齊發,身體發生著根本變化,先天混沌體甚至出現無數裂隙,如同被大力撞擊后的擋風玻璃,只需要加上一指頭的力量,就會粉身碎骨。

然而,無數的能量又快速掃過他的每一個細胞,裂隙快速被修補,完好無損。

先天混沌體,進一步凝實。

而神識則自動擴大千倍,識海更是被強行擴容上億倍。

就連軒轅缺自己,也無法看到識海的盡頭。

而在識海上空,一輪天陽緩緩升起,散發出先天混沌之氣,不停地沖刷著整個識海,提升著神識。

一道道大道之光,從神識之中產生,直衝九霄,最終,形成了天道的初雛形。

軒轅缺滿心喜悅地看著這一切變化,這是,至尊嗎?

至尊,初成。

軒轅缺抱著小雞,將所有的興奮都化為最原始的動作,狂暴的抽動起來。

只有這種方法,才能表現他的興奮。

年輕人啊。 一激烈的戰況,讓近距離觀戰的彎彎也技癢,果斷加入戰局。

軒轅缺對這種戰局,早已習慣成自然,而彎彎自然是箇中高手,根本不怕有隊友,也不怕有人圍觀,甚至,她還是天生為大場面而生的戰士,人越多,表現得越興奮,戰意越高昂。

兩個絕世美女,一個是由軒轅缺親手把系統改造而成的生命體,有聖人骨骼為基礎,一個是由蟲族最有天賦的天才變化而成,戰鬥力驚人,抗打擊能力也是出類拔萃。

三人挑起戰火,就是天雷遇地火,精彩,激烈,刺激,花樣繁多……

戰況正濃時,麻煩突然風風火火地沖了進來。

她略略掃了一眼激烈的戰鬥,並沒有什麼吃驚的表情,對她來說,這個傻哥哥不做這種事,反而是不正常的。與兩百多萬人大戰的事都常干,何況只有兩個,完全是小格局。

麻煩見怪不怪,而是沖近軒轅缺,呼地一拳打在他的胸膛上,說道:「我成聖人了,我成聖人了,你是不是也升級了,至尊??」

軒轅缺正在興頭上,一把抓起剛剛成為聖人的麻煩,按在又腿上,啪啪啪地打著屁股,大聲說道:「你個瘋婆子,消失了那麼久,不怕我擔心啊?」

是的。麻煩不知道是什麼時候就消失了,連同一起消失的還有佟昊、萬大海、調戲、木頭。

這五個,與軒轅缺最親密的夥伴,居然從軒轅缺的感應中,消失了。

麻煩突然朝襲,非但不驚,反而十分開心,身體馬上就變軟,柔情似火,一個勁地往軒轅缺身上湊。

軒轅缺朝著彎彎和小雞,瘋狂出棍,亂毆數萬字,將二人都痛毆得暈了過去,這才一把拉去麻煩,一棍擊出。

噗……

粗魯而迅速。簡稱魯迅。

麻煩狂叫起來,顯得非常痛苦:「傻哥哥,弄錯地方了。」

軒轅缺低頭一看,果然弄錯了地方,那是另外一個禁區。然而,這種挑戰禁忌的興奮,卻從心底悄然升起。

錯,就錯到底。

這就是自由規則。

連續棍毆。

麻煩由痛苦漸漸變得興奮起來。稍稍緩過神來,竟主動反擊,冰火的感覺還在,但畢竟器官不同,感受也不同,造成的興奮點也完全不同。

軒轅缺欲死欲仙,流連往返,動作越來越大。

噗……

麻煩再次叫了起來:「傻哥哥,咋換地方了?」

軒轅缺抬頭一看,長棍果然跑到另外的戰場中去了。不由笑道:「都說電信好,我卻覺得移動和聯通更美妙。」

麻煩也被這種沒有禁忌的瘋狂帶動,拚命反擊,索取無度。

而彎彎和小雞已緩過神來,紛紛加入戰場,獻上自己的禁忌之門。

一對三,一個蘿蔔九個坑,一坑一世界,一坑一韶華,美妙滋味,已到極致。

軒轅缺瘋狂地舞動大棍,足足戰鬥了兩千七百年,這才暫時停了下來。

哪怕是至尊體質,他也累得夠嗆,不由得喘著粗氣。

戰局平靜下來。

軒轅缺長棍靜靜地插在麻煩的禁忌之門,雖然未變小,卻少了殺氣,他輕輕地問道:「你們去哪兒了?」

小夥伴們失去感應,這可是大事,軒轅缺一直很擔心。

麻煩輕輕扭動著身子,安撫著體內粗大的異物,沒有半分不適,反而感覺非常良好,這才慢慢地說:「我們沒去哪裡啊,依然在你的神識之中,只不過,我們五個人,研究出了一種技能,可以躲開你的神識,可以避開你的規則和神通。」

軒轅缺懷裡坐著麻煩,雙手也不閑著,分別撫摸著彎彎和小雞,渾不在意地說道:「哦哦,沒有離開就好……嗯?你說啥?」他突然雙手用力,狠狠地握住彎彎和小雞的雪峰,大聲叫道:「你是說,你脫離了我的神識和規則?」

麻煩沒意識到這中間的厲害之處,享受地靠在他懷裡,輕輕說道:「是啊,是啊,所以,你感應不到我們。」

軒轅缺的腦子中卻轟地響了一聲,說道:「你們能擺脫我的感應、規則、神通,那麼,是不是說明,我也可以擺脫主神?」

他這話信息量太大,內容太讓人震驚。三個美女一下子都僵直了,擺脫主神?

這意味著啥?從此不受主神的影響,不受他的控制,不受他的規則?軒轅缺成為一個正真的獨立的人!

自由!

系統對這種事反應最為強烈,馬上展開大容易的大腦,全力運行起來。她摸著麻煩學有尖挺的雪峰,甚至還色咪咪地伸出腥紅的甜頭舔了舔,這才說道:「快,把你們的方法共享。」

麻煩知道自己無意中做了一件了不得的事,對大家來說,意義實在太大了,從此,他們就是一個自由的世界,主神的陰影,不再籠罩在他們上空。

於是,她很快就將方法共享了。

軒轅缺全力研究起來,只看了一會兒,就馬上明白了,說穿了,一點也不值錢,只是用神力將規則之力分隔開來,包裝好后,扔在最不要緊的細胞之中。

就算這規則要爆發,也只能毀滅掉幾個細胸,對神體完全形不成威脅。

這種事非常好辦。

軒轅缺馬上運起和氣殘笈,在體內細細查找起來。

到了至尊境界,神識和神通都強大了無數倍,他很輕易地就將主神留下來的規則,輕鬆地找到了,然後,用自己的神通,將規則輕輕包圍起來。

軒轅缺本來想將主神的規則驅逐出體,可是,轉念一想,如果這樣做,主神會感應到,也許會引起一些麻煩,更重要的是,他可能再也感應不到同類了。

在沒有吞噬完所有同類,也就是主神的所有細胞之前,這樣做,不太划算。

所以,軒轅缺學著麻煩他們的做法,將這些規則壓縮進了一個最不起眼的細胞之中。再布置上幾次厲害的禁制,這事兒,就算是辦得妥妥的了。

再也不擔心主神的影響了。就算是系統威脅要抹殺,也無從抹殺了。

軒轅缺心情大爽。

而彎彎則開心地說道:「恭喜宿主進入至尊境界,發獎了,發獎了。」[.] 一在無盡的虛空中,無數星星閃爍著光芒,更多的星星則陷入了黑暗之中,龐大的星空圍在小雞四周。

上萬個星球上的蟲族都全部死光,化而純凈的蟲族特有的能量,如一條條河流,衝天而起,注入虛空之中,彙集成能量之河,平靜地朝著小雞慢慢流去。

能量之活流過數千個蟲聖,但是,他們卻強忍著吞噬的慾望,而是放過河流。他們在等,等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蟲聖吞噬下這龐大的能量,隨後一定會進入沉睡之中。

那麼,他們將群起而攻之,在極短時間內將這個蟲聖吞噬。

吞噬一個蟲聖,對同樣是蟲聖來說,比吞噬一萬顆星球的蟲族要有用得多。

蟲聖的能量和規則以及感悟和神通,都遠遠強於普通的蟲族,千萬億個普通蟲族也無法與一個蟲聖相比。

對於這一點,大家都非常清楚。

所以,小雞肆無忌憚的大屠殺,並沒有人出來阻止。

小雞輕鬆地伸出長長的尖嘴,插入能量之河中,輕輕一吸,就將龐大的能量捲入腹中。

這樣的能量,能讓她提升,但是,提升的速度已經很慢了,一萬個星球的能量,還不能讓她提升小小的一級。

然而,她在吸光這些能量之後,卻很快抓來一個巨大的流星,躺在上邊,很快就限入了沉睡之中。

周圍的蟲聖們,臉上浮現出了笑容。

但是,他們卻很有耐心,靜靜地等了大約兩天,只見小雞沉沉入睡,根本沒有任何多餘的動作。

兩天後,蟲聖們突然動了,一個個撕破空間,來到流星之上,伸出長長的尖嘴,就向小雞刺去。

然而,他們很快就呆若木雞,他們發現,無堅不摧的尖嘴,居然刺不破小雞的身體。

而小雞則驀然睜開眼睛,嫵媚地笑了笑,小巧的手兒,輕輕揮了一下。

數千蟲聖彷彿中了定身法一樣,被無數規則鎖定,而他們尖嘴上的規則,卻被小雞翹起小姆指,輕輕地摘了出去。

神通,也被摘了出去。

隨後,小雞突然變回本體,浩浩蕩蕩地鋪開一萬公里上,張嘴輕輕一張,就如黑洞一樣,將數千個蟲聖捲入腹中。

蟲族至尊!

遠在千億公里然躲藏的蟲族至尊們,突然驚呼起來。

蟲族什麼時候多了一個至尊?而這至尊為什麼會瘋狂毀滅蟲族?她要幹什麼?

這時,有神通廣大見識非凡的至尊突然驚訝地說道:「是聖女?」

「哪個聖女?」

「那個被稱為蟲族史上最有天賦的聖女!」

「她不是被毀了全身神通逐出蟲族世界了嗎?」

「她又為何能這麼快成為至尊?」

「聽說,她得到了古老的傳承,有秘法可以提升。」

「對,對,上一次,她出現之時,還是一個聖級蟲后,可是,現在卻已是八級至尊了!」

「她是怎麼升級的?」

「她為什麼不受時間的限制,難道,她不需要沉睡,就可以完成晉級嗎?」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