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成笑了,解釋道:「說是父債子還,這道理沒錯,不過在法律上來講,判決針對的是我父親,執行只能執行我父親名下的資產,我即便有錢也不能逼著我還債,所以,我替我爸把這錢還給您,您可得領情啊!」

丁瘸子忙點頭,「這事叔心裡有數!你這孩子仁義,還仗義!我領情!你和娜娜不也是同學嗎?以後咱這事就翻篇了,不打不相識嘛,以後有啥事,和我丁瘸子打個招呼,咱都好說!」

「哈哈,好!」小成爽朗一笑,「既然您這麼說,我就不客氣了,正好有件事,我想請您幫個忙!」

——————

感謝雲十三、致命蔥姜蒜、我愛的人名字叫Yh的慷慨打賞,讓本書一舉衝到了手機qq打賞榜的第一位,一般作者這種大額打賞都是要加更的,而我不是一般作者,所以,就當我已經加更過了吧。 「正好有件事,想請您幫忙呢!」小成笑眯眯的,再不提還錢的事。雖然嘴上沒說,但這態度也明確了,事給我辦了我才還錢!

丁瘸子一愣,沒想到小成真有事求他,一個打更的瘸子能幹什麼?剛才那仗義話無非是客氣客氣而已。

「什麼事?只管說!」

都到這了,說什麼也得硬撐著。

「其實也很簡單,呂松岩您還記得嗎?就是被我爸一刀砍在後背上的那個大個子,他和我說了當年的事情,我爸一刀砍您腿上,把後面的人都給嚇住了,然後張維海大喊:『他持刀傷人,打死也不犯法,給我往死里打!』當時您就在旁邊,這句話您肯定聽見了,所以,我想請您幫忙做個見證!」

丁瘸子沉默了,筷子放下,看向窗外,似乎在回憶當年的情景,也似乎在沉思。

「孩子,你想給你爸翻案?」

「是!」小成斬釘截鐵道。

丁瘸子的手有點哆嗦,低頭看了看自己那條瘸腿,不無悲憤地問道:「那我的腿就白瘸了?」

「把我爸斃了,你的腿能好了?」小成不需要他回答,繼續道:「這條腿是我爸砍的不假,不過,你就沒想想,是誰把這條腿送到刀底下的?」

「當年,他們讓你拿著棍棒往別人家裡沖的時候,就沒告訴你,人家家裡,做飯切菜都用菜刀?他們就沒告訴你,人是肉長的,刀再鈍也是鐵的!一刀砍下去,人是會死的,腿是會瘸的!他們就沒告訴你,泥人也有個土性!衝進人家家裡,人家會和你玩命的!」

丁瘸子獃獃說不出話。

「您這條腿,是我爸砍的,我爸已經在裡面蹲了五年!可是把你這條腿送到刀下那些人呢?他們可都跟沒事人一樣,該陞官陞官,該發財發財!這五年您過得怎麼樣?是給你算工傷了,還是發了見義勇為獎金?您落了個終身殘疾,心裡不平衡,我理解,可是您該恨我們嗎?」

「這條腿是我爸砍瘸的嗎?那是他們動遷辦忽悠瘸的!」

丁瘸子感覺自己的另一條腿也要被忽悠瘸了。

「丁叔叔,錢上的賬,我可以還,但理上的賬你應該找誰算,你比我心裡清楚!是誰,指使你衝進我家?是誰在時候又不管不顧,讓你如此凄慘落魄?這筆賬,算得到我爸頭上嗎?」

丁瘸子沉默了,半晌才道:「我不給你作證,你就不會還這筆賬是嗎?」

小成笑了,「賬我肯定要還的,不過到底先還誰,還得再研究研究。」

言外之意就是,誰作證,這筆錢就先賠付給誰。

丁瘸子猶豫再三,最後還是搖了搖頭,「小子,我和你也不兜圈子了,當年的仇怨,已經過去了,你爸出不出來,我不在乎,我這條腿,有自己咎由自取的成分,也可以認倒霉,就當我前半生的報應。我就是對那八萬塊錢感興趣,這八萬塊錢給我,我可以作證,不但自己能作證,當年一起進去的那幫人,我大多數都能找到,可以一起給你爸作證!咱就打開天窗說亮話,這句話,你得拿錢買!」

小成點了點頭,「可以。」

其實小成就是來買這句話的!

「那……你得先給錢!」

小成不說話,微笑著看著丁瘸子,看得人都有點發毛。

丁瘸子被看的有點心慌,解釋道:「你放心,我丁瘸子答應的事,沒有反悔的,說給你作證,肯定給你作證,不信的話,我先給你寫一份證詞,主要是叔這情況你也知道,手頭實在有點緊……」

「我知道你手頭緊,賭輸了,對嗎?」

丁瘸子一愣,沒想到自己欠下高利貸的事情,都傳到這孩子耳朵里去了。老丁有點不好意思,道:「最近手風是不太順……」

「嗯,輸的兜比臉都乾淨,然後還不算完,還去借高利貸……」

丁瘸子被說的臉上發燒,解釋道:「我就借了兩千塊……」

「兩千塊是不多啊,結果人家讓你還一萬八!」

丁瘸子又是那一副趙四找不到廁所的表情。

「錢還上了嗎?」

「嘿嘿,我丁瘸子以前在東風鎮這一代也是個人物字型大小,這點面子還是有的……」

「是你的面子,還是你女兒的面子?你可能還不知道吧?為了這筆賬,你閨女被逼的,差點陪人睡覺!」

要不是說出差點兩個字,丁瘸子真就瘋了。

果然不出小成所料,丁絲娜為了還賬受的那些委屈,都沒和自己的父親說,父女倆的溝通存在著嚴重的障礙。

「這八萬塊錢還給你,也不知道夠你輸多長時間的,丁叔叔,娜娜十五了,用不了幾年就得嫁人,你就不打算在她結婚的時候,大大方方的出一筆嫁妝,風風光光的把閨女嫁出去?」

幾句話說的瘸子眼淚差點掉下來,當爹的有幾個不願意在女兒出門子的時候敞亮一回?可是自己一個殘廢,遠路都走不了,能有什麼辦法?

「行了孩子,好賴話我聽的出來,這八萬塊錢還給我,我一分錢不動,給閨女存著!」

小成點了點頭,甭管真的假的,話說到這就算完事。

「那,你能不能先給錢……」

「既然說到這了,錢我是肯定得給的,不過現在有一個問題啊,我要是先給錢的話,我擔心到時候開庭你不去,可是讓你先作證,你又怕我不給錢,一般這種情況是要找個保人的,一手托兩家,可是咱倆又沒有一個雙方都信任的人……」

丁瘸子也有點為難,他心裡的小算盤也打的山響,不光是后給錢不行,就是先給錢了,肯定要打收條,不翻案還好說,主要是把前面的案子推翻了,說文心武無罪,無罪當然就談不到什麼賠償了,那已經賠了的錢也得要回去。

可是不打收條,誰能把錢給你啊!

小成用指甲敲打著桌面,面帶微笑,彷彿能看透瘸子心裡想什麼似的。

「孩子,我有什麼話也直說了,我不光擔心你不給錢,即便把錢賠償給我,你肯定得讓我打個收條吧?要是案子推翻了,你拿著這收條到法院——我聽說那個詞叫執行迴轉,我不白忙活了嗎?」

小成笑了,彷彿早料到這一手似的。

「你的擔心也不無道理,我還有一個辦法,只要你給我拍一個視頻,連收條都不用打!」

丁瘸子一捂前胸,「幹啥,你還要玩借貸寶裸條那一套?」

——————

追書的朋友,來qq閱讀支持一下吧,公布一下書友群:493159023,群內很污,未成年禁止加入。看書不要忘了推薦票啊! 一個鬍子拉碴,眼圈通紅的中年猥瑣大叔,你覺得你就是捨得脫,人家捨得看嗎?

小成翻了個白眼,不得不為丁瘸子的想象力點贊。

「拍視頻,錄一段證詞而已,大叔,你想哪去了?」

瘸子有點不好意思,趕緊轉移話題道:「這個倒是沒問題,不過錢……」

「上次咱們打麻將,那個戴眼鏡的瘦老頭你還記得嗎?」

「啊?」

「還記得,我是怎麼讓他贏錢的嗎?」

提起這事,瘸子到現在都沒想明白,打麻將的時候,兩人坐著對家,不見有什麼暗號,甚至都沒給送張點炮,這怎麼就讓那老頭不顯山不露水的贏了那麼多?

「我就這麼還你錢,怎麼樣?八萬塊,只多不少!」

丁瘸子把眉頭皺了起來,不用打收條,心裡是踏實不少,不過……20塊錢一鍋的麻將,一天再順,也就千八百塊錢,這得什麼時候才能湊八萬啊?

小成笑了:「你那兩千塊是在哪借的?那錢是在哪輸的?把你逼得東躲XC把你女兒逼得差點吃了大虧,難道你不想到他那把本撈回來?」

丁瘸子瞪大了眼睛:「你的意思是……」

………………

想要贏錢,先得明白自己是怎麼輸的!

賭博在國內是非法的,不過仍有撈偏門的對這一行趨之若鶩,每年公安機關破獲的涉賭案件不計其數。再看國外(大陸以外)的一些知名賭場,威尼斯人、新葡京、金沙無一不是奢華的讓人咋舌。十賭九騙,其實很多進賭場的人從沒想過這個問題,如果不騙的話,那金碧輝煌,紙醉金迷的誘人世界是如何運營下去的?金砂賭場在澳門博彩業重稅的情況下,開業僅僅七個月就收回投資,可見這一行業的暴利。

看似公平的賭博規則是不可能實現這樣的暴利的。

這和在麻將社裡,找幾個老頭老太太打麻將不同,賭場里其實是一個大騙局,賭徒在利益的誘惑下,傻子一樣的吞掉誘餌,最後輸的當了褲子。

打麻將輸了,可能是因為運氣,下棋輸了,可能是因為水平,但是在賭場輸錢,原因只有一個,就是因為你賭了,賭必輸!

可是,小成卻說要去賭場贏錢?

丁瘸子的眼珠都瞪圓了,一臉驚喜道:「你是說,咱能去老歪的場子里把那八萬塊錢贏回來?」

小成笑了,「不是我去,是你去!」

「啊?」

說話間,小成掏出了一千塊錢,遞給丁瘸子道:「明天晚上,就用這一千塊錢,贏回八萬來,只多不少!」

瘸子伸手接錢,不過表情很是為難。「小成,你不是考驗你丁叔吧?我說不賭了,給娜娜存著,你還信不過?」

小成搖搖頭,笑道:「這次不是賭,是去討賬!你按我說的做,肯定能贏!」

「真的?」

「明天晚上,七點鐘,你準時進入老歪的場子,一千塊全部換成籌碼,先別忙著下注,四處轉轉,最後去最新的那個百家樂的檯子上。卡準時間,七點十五分,從這一刻開始,正在進行的局不算,第一個新局,拿出200塊籌碼押庄!贏了你就有一千二了,第二局押300,這次押閑贏,第三次還押閑,這次押500!押一賠一,三局下來,你一千塊變成了兩千!第四局庄,你一次下一千,手風順了就應該敢下大注,放心,你還是會贏的,第五局下兩千,第六局押三千,一共六局,記住,是庄閑閑、庄閑閑!六連勝,你現在有了八千塊了,第七把押對子! 愚妻不候 全押上!押對子的賠率是1賠11!」

丁瘸子就跟聽天書似的,「怎麼著,這樣我就一千變成了八萬八了?」

小成點點頭,「對,多出來那八千算是你的辛苦錢!」

「小成,不是我不信你啊,你說這玩意也太懸了吧?財神爺給你微信發紅包了是咋的?你就能猜到那每一把開啥?」

「別忘了,那一千塊錢本錢還是我給你的呢,我總不會拿自己錢開玩笑吧?反正輸也不是輸你的錢,贏了的話,咱倆的賬兩清,輸了你的話,你也沒什麼損失,那八萬塊我還是會還你的,你怕什麼?」

「話是這麼個話,但這聽著根本就不靠譜啊!你要說和我一起去,咱甭管是推牌九還是賭骰子,你下注我跟著贏點錢,這我倒是信,可是你面都不露……」

「哈哈!」小成大笑,「我不是姓文嗎?你可以叫我文財神!」

……

其實老歪的賭場,小成已經去過了。不去一次,也根本發現不了賭場莊家必贏的秘密。

老歪的賭場雖然是地下的,但門口搜身,頭上監控,其嚴格程度和澳門的正規賭場也相差無幾。小成和王洋進去轉了一大圈,各種各樣的玩法很多,不過不管是哪種玩法,表面上看起來都是賭運氣,小成智力方面能夠發揮的地方並不多。

不過,還是有一些細節引起了小成的注意。

按理說一個規模不大的賭場,根本無需換籌碼那麼麻煩,上千元用籌碼容易理解,可是最低連十元的籌碼都預備了,而且檯面上禁止一切現金出現。當然,食堂用飯卡的理由差不多,方便管理。

第二,每次下注時,籌碼一定得規規矩矩放在下注區才行,哪怕稍稍有一點壓線,荷官也會要求你重新放好,據說是為了避免爭議,不過這個理由顯然不能說服小成。

第三,每一副牌,一般只用過三五次就會被插進專門的碎牌機里銷毀,說是為了防止有的賭客通過特殊手段在牌上留下記號。東風鎮這種小地方,如果買撲克牌的話,樣式無非是那麼幾種,而賭場里用的紙牌在市面上絕對看不到。

這就好像解一道題,已知賭場一定有手段控制牌局的輸贏,各種規則就是為了保障這一點的,那麼上面的那些小細節就顯得格外扎眼。

如果是公平的賭局的話,所有的場地、人員、道具,全部需要經過雙方的查驗才可以。而賭場則規矩森嚴,你不能看那張巨大的賭檯下面是什麼,你也不能過去把發牌機拆開來研究一下,在小成眼裡,這就好像把東XC在背後,然後張開雙手去騙孩子一樣幼稚。

那張嚴嚴實實的賭檯一定是空心的!那個神秘的發牌機裡面有什麼高科技?還有特製的防偽籌碼……把所有東西聯繫起來,答案就在我們眼前。

————————

十賭九騙,這裡的賭,也包括了各種各樣的體育、福利彩票。所以,把買彩票的錢省下來,打賞給老刀吧,總比被騙去好。我說這本書漲智商吧,原來你沒準打算去碰碰運氣的,現在看了我的書,不上當了——說明你變聰明了!

今天接到編輯通知,說我這文需要大幅修改,去掉校園對抗教師以及教師管制不力等內容,更不能基於校園暴力展開,而且本書還涉及管理不力,社會三觀負面,建議整改或更換推薦。簡單說就是不修改以後就沒推薦了,正在位置上的強推也都給下了,所以前文需要大幅修改,這期間很牽扯精力,所以暫時每天一更。今天晚上12:05之後,明天白天17:05更新就沒了。 「記住,七點進去,在八點之前一定得出來!不出來,你就出不來了!」

丁瘸子感覺面前就是個大師,說大師都不合適,這要是都是真的話,說是活神仙也不為過!

「另外,包括賭的錢數也要嚴格執行,押多了不行,押少了也不行,尤其不能貪!」

………………

丁瘸子進賭場的時候還是半信半疑,感覺自己似乎成了主角,一個偶然機遇,麻將社裡認識了一個神仙,現在神仙要點化他發財……

對了,神仙還給了他一千塊錢……

老歪的場子有好幾處,這個並不是最大的,但也有三四百平。外表看上去,這是個普通的農家院,農村這樣的三層小樓並不算少見,不過進去才知道,別有洞天。

瘸子來過的次數並不多,這還是一個麻友帶他來的,門口讓人全身上下都搜了一遍,又去櫃檯換了一千塊錢的籌碼,看看錶,剛七點過五分。

推牌九的,賭骰子的,炸金花的,百家樂的,這裡因為比較偏僻,所以更為明目張胆一些,每天24小時營業,從來不關門,也從來沒人來查過。丁瘸子各處轉了轉,尤其在炸金花的台案前多駐足了一會兒,上次就是在這裡輸了個金光,自己百年不遇的出了一把豹子,竟然遇上了千年不遇的雜牌235!(炸金花規則,三個一樣的牌叫豹子,是最大的牌,但負於雜牌235,就好像斗獸棋里大象和老鼠的關係)

屋裡煙熏火燎的,丁瘸子自己也掏出一顆煙點上,拖著腿來到了小成告訴他的那張百家樂賭桌前,點煙的時候看了看錶,七點零九分!

台上有四五個人在玩,此刻一局正在進行中,閑家已經開完牌,一張2一張J,是2點,百家樂的規則就是兩張牌比大小,個位的點數最接近9者為勝,10JQK都按照0點計算,2點是很小的牌,贏面不大。而莊家這邊開了一張方塊7,場上所有人都盯著最後一張牌,等著最後謎底的揭曉。

坐在瘸子旁邊的是個禿頭,兩眼通紅,不知道熬了多長時間,看到閑家是2點,先叫了聲好,莊家7點,閑家2點,最後一張牌莊家只要不開3、4、5,這三種牌面,他買庄就能贏。52張,從A到K,十三種牌面,其餘十種都是他贏,幾率還是蠻大的。

荷官舉重若輕,兩個手指輕輕捏住最後一張牌的一角,然後猛地翻開,梅花四!

「閑家2點,莊家1點,閑贏!」荷官宣佈道。

禿頭氣得一拍桌子,眼睜睜的看著荷官殺碼,眼前的四五千塊錢籌碼被人家收走。瘸子心有戚戚焉,彷彿看到了炸金花時候的自己。

獨寵傲嬌王妃 抬手看了看錶,時間還沒到。

禿頭走了,這時又過來幾個人,原本還比較冷清的檯面馬上熱鬧了起來,丁瘸子四周看了看,沒到時間,自己還是先不出手。

接下來又進行了兩局,都是閑贏,這時候錶針指在了十五的位置上,時間到了。

瘸子有點猶豫,已經連續開了三把閑了,玩百家樂有高手總結的經驗,見庄跟庄,見閑跟閑,有三有四,虧五贏六。這話的意思是如果一直開庄,那就跟庄准沒錯,開閑也是這個道理,有三有四的意思是連續開了三把庄的話,那麼第四把開庄的幾率會很大,反之亦然,現在整個口訣前三句都應驗了,應該跟著買閑才對,可是那位文半仙說七點十五之後開始第一局,要押庄!

媽的!不就是200塊錢嗎?押庄!

籌碼放到庄的位置上,今天也邪門了,平時連續三把閑的話,一般職業的賭徒根本不可能不跟閑,可是今天,竟然有一多半選擇了跳庄,尤其是剛過來的那幾位。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