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心的餵了一碗魚人酒,其中灑了大半,但是也有一小部分魚人酒灌了下去,這酒下肚,那人明顯從瀕臨死亡狀態緩過來,哼了一聲,他緩緩睜開眼,彷彿覺得光線刺目,他勉強伸手遮住眼睛,嘴裡咕噥了一句,不過,誰也沒有聽明白。

雷星峰思索了一下,說道:「給他喂一碗肉湯。」

金大亞道:「我來燒!」

雷星峰也沒有回鏡界去,只要有外人在,他還是很小心的。

金大亞拿出油木來生活,瘋鷹和嗜虎去林子里收集柴禾,雷星峰掏出很久以前使用過的黑弓,他盯上了一頭野鹿。

狩獵對雷星峰而言是一件極其簡單的事情,也就是片刻時間,他就拖著一頭野鹿回來,一箭射穿野鹿的頭顱,單手拖著野鹿回來,他找出一根繩索,將野鹿吊在樹杈上,迅速剝皮。

四尊力士,在周圍警戒,它們會毫不猶豫的殺掉試圖靠近的猛獸。

晶紫雅好奇的看著忙碌的雷星峰,她說道:「你們在幹什麼?」

雷星峰道:「吃飯啊,還能幹什麼。」

晶紫雅沒有吃飯的概念,她吃晶體,所以顯得非常的好奇,站在雷星峰身邊,看著他給野鹿剝皮,就算她實力超強,就算她是卡拉姆園地頂級人偶,可她從來都沒有見過如何處理獵物。

鹿皮剝下,隨手就收入鏡界,然後大開膛,將野鹿的內臟拋棄,他可沒有時間處理內臟,只取精肉和大骨頭,鹿肉烤著吃,大骨架剁開燒湯。

一套程序下來,一頭很大的野鹿就成了零碎。

瘋鷹端起裝著鮮肉的木盆,跑到河邊去沖洗,金大亞架起大銅鍋燒水。

等到水沸騰了,放下剁開的大骨,還有一部分野鹿肉,雷星峰拿出一些乾菜丟入鍋中,晶紫雅看的津津有味,雖然不能吃,但讓她好奇心得到了滿足。

拿出鋼製烤架,雷星峰笑道:「這是烤架。」

晶紫雅道:「幹什麼用的?」

雷星峰道:「烤肉,烤肉吃。」

晶紫雅眼裡很明顯露出一絲羨慕,她擁有智慧,卻不是人,當然會有這種情緒流露。

大骨湯要熬煮很久,所以雷星峰等四人,先烤肉吃,那股香氣飄散開來,躺在木床上的那人開始呻吟起來,哼哼唧唧,也不知道他說些什麼,但是雷星峰他們心裡都明白,估計這人已經餓很久了,聞到香氣,有點挺不住。

不過,雷星峰他們知道,這人暫時死不了,所以他們沒有去管,只顧自己烤肉吃。

都是野外生活的好手,各自烤肉,各自吃的香甜。


晶紫雅坐在一邊,眼巴巴的看著,雷星峰為黑鳥也準備了一盤鮮肉,招呼了一聲,黑鳥落下,吞吃著鮮肉,它還時不時的偏轉腦袋看晶紫雅,當然,給它一個膽子,也不敢再和晶紫雅得瑟,它知道這個女人厲害。

烤肉的香氣,熬煮骨頭的香氣也一樣誘人。

那人哼哼聲更響了,只是沒人理會,終於就聽那人嘶啞的叫聲:「給我吃一點啊……餓啊……」

金大亞道:「好像有人說話?」

嗜虎道:「本來就有人說話……」


金大亞道:「不是我們,是……那個人,他說什麼來著?」也不怪他們聽不清,這人的聲音不但嘶啞,還口齒不清。

瘋鷹大口吃著烤野鹿肉,手裡還拿著魚人酒,一邊吃一邊喝,說道:「管他呢,吃飽再說吧。」

晶紫雅倒是聽的明明白白,她說道:「那人醒了。」

雷星峰道:「你去喂他吃一碗肉湯。」

晶紫雅頓時有了興趣,她興緻勃勃的盛了一碗肉湯,來到那人面前,伸手扶起那人的後頸,說道:「喝吧!」

嗷!

燙死我啦……

原本似乎已經瀕臨死亡的人,陡然從木床上蹦起來,跳腳亂叫:「哇呀呀,燙!燙死了……哇……」

雷星峰等人目瞪口呆的看著。

晶紫雅手足無措的站在一邊,她也不搞不清是什麼情況。

黑鳥怪叫一聲道:「嘎,詐屍啊!嚇死鳥了……」

金大亞道:「一碗湯……救活一個人啊!」

那人使勁咂咂嘴,突然停止了跳動,身上閃過一道白光,但是明顯有些斷斷續續的,雷星峰判斷這人的傷勢相當重,然後就看那人走到烤肉架邊上,伸手拿起一根穿著大肉的細鋼釺,狠狠的咬了一口,快速咀嚼,然後閉著眼睛吞下,長長的吐了一口氣,冒出兩個字:「鹹的!」

然後眾人就看那人的表演,大口吃著烤肉,瘋狂的咀嚼,兩口一塊肉,這肉都有成人拳頭大,這傢伙最多咀嚼三兩下就吞了下去,吃肉的速度極快,也不知道餓了多久。

黑鳥道:「嘎,這傢伙……好奇怪啊!」

一口氣吃了十幾串烤好的野鹿肉,那人又盯上了大銅鍋中的肉湯,他拿起木勺,挖了一勺菜蔬,開始吃了起來,他就著大銅鍋,就這麼站著吃喝,那木勺來來回回,忙的不亦樂乎,眼看著那人頭上全是汗水,一滴滴順著眉毛鬍鬚滑下來。

黑鳥奇道:「嘎,咦……他又不怕燙了?」

金大亞說道:「笨蛋,他剛才是陷入昏迷中,什麼也不知道,高熱度的肉湯當然會讓他受不了,那只是刺激一下而已,又沒有傷及他,你沒看到他,現在都是一碗一碗的倒入口裡。」

黑鳥倒是沒有惱怒,說道:「嘎,果然!」

沒人阻止那人進食,也沒有人上前攀談,一個個看著那人,臉上的表情很奇怪。

終於,那人摸摸肚子,聲音嘶啞道:「臨死前吃頓飽飯,也算不冤了,只是我很奇怪,什麼時候,這地方就連真人也能過來了?是不是有了什麼變化?」

雷星峰道:「前輩的傷勢未必沒有治療藥劑,不過,前輩似乎早就不想活了。」

那人伸手撩開遮住眼睛的頭髮,露出兩隻小眼睛,他上下打量了雷星峰幾眼,說道:「也不知道是哪家秘門的弟子,不知道天高地厚,一個真人,嗯,九環真人,能夠拿出治療天君的藥劑?也許你自己相信,反正我是不信!」


雷星峰也不廢話,直接拿出一管藥劑,在那人眼前一晃,瞬間就消失不見,他也怕那人搶奪。

那人頓時呆住了,這藥劑他當然認識,不是道君絕對不能煉製出來,他都傻了,他從心底懷疑,一個真人竟然有治療天君的藥劑,是這個世界太瘋狂,還是這藥劑不值錢了?

黑鳥很不厚道的嘎嘎笑了幾聲,它最喜歡看到這樣的場景。

晶紫雅好奇的看著,這些是她不太明白的,她擁有智慧,但是從來沒有在這樣的人群中生活,好在她很聰明,看不明白就不說話,只是靜靜地觀看學習。

那人的眼睛很小,還有點渾濁,這一刻,那雙眼睛頓時變大了,而且閃爍著興奮的光芒,沒人想死,他尤其不想死,在這裡孤獨了幾百年,所有帶出來生活用品全部耗盡,就連鹽都沒有吃,更別提藥劑了。

那人說道:「好吧,你贏了,我要如何才能得到這藥劑?」搶劫是不行的,先別說他的傷勢,就算沒傷,他也沒有把握搶到藥劑,很明顯,這藥劑是收入輪藏空間了,就算他殺了雷星峰也得不到。

雷星峰很認真的說道:「這藥劑非常珍貴,你應該很清楚,需要大量的珍貴材料,而且需要道君級高手煉製。」先把價值說出來,然後才能討價還價,這點他非常的明白,沒人會白白送出這種藥劑,而這人在域外星空生活了那麼多年,他本身就擁有極大的價值。

那人明顯被藥劑刺激到了,他說道:「什麼條件?說吧,只要我覺得值,就交易!」

……………………

有氣無力的喊一聲,求票…… 雷星峰沉吟了片刻,他知道自己可以漫天開價,但是會留下隱患,要知道對方是和自己祖師爺同一層次的高手,一旦他翻臉,他除了逃以外,基本上沒有什麼反抗力量,當然,用晶紫雅去抵擋,也許可以拖延時間,但是最終的結果,他也搞不清楚,沒有打過,就不知道誰更厲害。

雷星峰道:「你去過磁暴山脈嗎?」

吉卦 :「去磁暴山脈?嗯,你是雷屬性的,不錯啊,單屬性,資質足夠晉級到真君了,你是想要去那裡晉級?」

一言中的。

雷星峰心裡還是挺佩服的,他說道:「你怎麼知道我要去晉級?」

那人嘆口氣,說道:「倒是大手筆了,據我所知,遠古的雷系修鍊者,就是在磁暴山脈晉級的,嗯,那裡也有禁地,我闖不過去,都是他媽的雷,打的人慾仙欲死。」

這個消息讓雷星峰精神一振,他說道:「晉級到真君,不是要用大印台嗎?」

那人淡淡的說道:「不自信的人,還有資質一般的人才用,你……不用,而且你不是決定不用了,要不跑到這裡來幹什麼?」

雷星峰早就打算自己升級了,而且和雷暴老人交流過很多次,他也得到不少意見和建議,加上一些星蟒錄的記載,還有充足的材料,最關鍵的是他擁有聖晶和遷耀藥劑,這些都是他晉級的信心所在,這一關,無論如何都要衝過去。

金大亞道:「你熟悉磁暴山脈?」

那人搖頭道:「不算熟悉,但是我知道磁暴山脈在哪裡,我去過那裡,只是沒敢深入,那地方閃電雷暴常年不停,我又不是雷屬性,進去受不了,但是帶你們去沒有絲毫問題。」

雷星峰猶豫了一下,還是將藥劑遞給他。


那人有點驚訝道:「不提條件?」

雷星峰笑道:「好吧,帶我們去磁暴山脈,就是這個交換條件。」

那人接過藥劑,說道:「那你可虧了。」

雷星峰道:「無所謂虧不虧的,你是天君,拿到藥劑,恢復了傷勢,如果反悔,我可沒有辦法,所以還不如賣一個好給你。」

修仙高手都市縱橫 ,說道:「聰明的小傢伙。」說著他將藥劑喝了下去,又道:「等我兩天,另外,我叫高野。」說著他回到自己的茅草屋。

雷星峰坐著沒動,金大亞,瘋鷹,嗜虎都看著他。

晶紫雅道:「你不怕他得到藥劑,恢復了傷勢后再也不理會你,或者殺了你?」

雷星峰攤開雙手道:「如果真是這樣,我也認了,當然,想要殺我的話,我還是有一定的反抗之力的,最少,你能幫我。」

金大亞小聲道:「有沒有問題?」

雷星峰也小聲道:「我不知道,我看他……不像是喪心病狂的人,賭一下吧,我們的要求不高,他可以輕易做到。」殺人是要理由的,哪怕是一個瘋子,他也會下意識找理由殺人,這人可不是瘋子,他只不過是一個受傷的天君。

黑鳥飛落到雷星峰肩頭,它嘀咕道:「吃點東西都不安生,嘎!」

雷星峰意識到自己有點魯莽了,不過,他還是相信自己的判斷,這人應該沒有太大的問題,畢竟自己對他沒有什麼索求,而且算是救了他的命,最主要的是,高野熟悉這個世界,相信以他的實力和見識,可以避開更多的危險。

由於有高野在,雷星峰不敢隨便回到鏡界,而是住在野地里,金大亞搭起了帳篷,晶紫雅和四尊金級人偶獸護衛在外。

兩天後,高野走了出來,他說道:「有沒有衣服?」他早就耗盡了日用品,衣服大都是獸皮製作而成。

金大亞拿出幾套衣褲遞給他。

高野道:「等我片刻。」他走到河邊去洗漱沐浴。

眾人在遠處等待,大約一個小時后,高野回來,這次他的形象大變,一個很精神的老頭,頭髮和鬍子雖然還很長,但是打理的清清爽爽,他笑道:「雖然傷勢好了,但是外貌沒法改變了,告訴你們哦,我剛晉級天君的時候,可是很帥的小夥子形象……可惜了,受傷后,就無法恢復了。」

雷星峰說道:「你現在也很帥。」

高野頓時開心起來,他說道:「那是當然!」

眾人面面相覷,這老頭有點自戀?

不過,自戀比自大要好,雷星峰道:「我們現在就出發?」

高野點頭道:「沒問題。」他表現的很平和,也露出和眾人交往的**。

眾人上路,雷星峰邊走邊問道:「高……老爺子,你是被誰傷了?」他原本想說高野的,可對方是祖師爺級別的高手,這樣稱呼就太沒有禮貌了,順口就叫出老爺子。

高野並不在意,他說道:「怎麼受傷的,就不說了,因為壓制傷勢,加上藥劑早就耗盡,結果逃到這裡后,傷勢就惡化了,原本打算在這裡等死了,沒想到會遇上你們,更沒有想到你還有天君可以使用的藥劑,嘿嘿,只能說我的運氣好到了極點,這樣都死不了,老頭我一定可以晉級到道君啊!」

雷星峰道:「你都已經是天君了,為什麼不回去?」

高野道:「不晉級到道君,我才不回去!這裡資源豐富,能夠找到很多東西,我幹嘛要回去,回去什麼都沒有,一堆無聊的人,搶那麼一點點資源,互相還不服氣,沒意思的很。」

高野繼續道:「這裡自由自在,除了缺少日用品外,沒人說話外,在這裡生活很好。」

金大亞道:「老爺子很自在啊!」

高野道:「那是當然了,這裡不用勾心鬥角,只要能夠對付危險,嘿嘿,這裡生活更好!當初我過來的時候,只是一個剛剛晉級到真君的人,實力低微,現在嘛,要不是受傷,我晉級到道君,問題不大,」

雷星峰等人嚇一跳,這人竟然快要達到天君巔峰了,和午陽差不多的實力,這就可怕了。



發佈回覆